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寓言 > 离乡之谜

原标题:离乡之谜

浏览次数:124 时间:2019-10-09

二十年前。
  绿树包围的小村庄。
  泥垒的院墙,碎木制作的栅栏门,三间土房的烟筒上缕缕炊烟翩翩起舞。
  二十九岁、三个孩子爸爸的来祥,喂上猪牛,扫完院子,站在屋门口喊了一声:“桂花,我到前院来顺家转一遭就回来吃饭。”
  正在做饭的女人桂花站起身,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说:“大早晨到人家转悠什么?去小铺买袋盐回来吃了饭下地。”
  来祥从裤兜的布袋里拿出旱烟末和早预备好的卷烟纸,一边卷着旱烟,一边笑着回答女人的话:“你这个小娘们,眼里从来不容闲人。放屁的工夫也安排活给我干,盐到收工时捎回来,一袋烟的工夫我就回来吃饭。”
  桂花也笑了,“我就不明白,你的腿脚怎么这么不值钱?坐在自家的椅子上歇会儿多自在,偏偏到别人家转悠。”
  三袋烟的工夫也过去了,来祥还没回来。桂花纳闷了,来祥虽然爱转悠,更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他要说一袋烟的工夫回来,最多不会超过十分钟。今天怎么耽搁住了,是不是来顺家里有要紧的活,留他在那里帮忙?
  桂花理了理头发,把围裙摘下来顺手搭到椅背上,洗了一下手,信步走出了院子。
  甩着手走进来顺的院子,桂花奇怪了。来顺家静悄悄的,一点人声也没有。难道来祥不在这里?桂花站到院子里喊了一声:“嫂子,来祥在这里吗?”
  来顺的声音传出来:“没有,没来过。”
  “大哥的声音怎么变成这样了,感冒了不成?嫂子呢?”
  来顺沉默了一下回答:“你嫂子出去借鞋样还没回来。来祥可能去地里转了吧?一个大活人还能丢了?回家沉住气等吧。”
  桂花愣了一下,心里嘀咕:来顺今天怎么了,光出声音不见人,声音还这么难听,莫非两口子打仗正在生气?既然人家没说请咱屋里坐坐,只好回家去等了。
  在桂花等得不耐烦,要和孩子先吃饭的时候,来祥手里拿着两袋盐回来了。
  “你这只不着调的老母鸡,跑哪里疯去了,到现在才回来?”桂花嗔怪着去盛饭。
  来祥没说话,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手里的盐随之落地。
  桂花回过身,只见来祥脸色苍白,眼睛红肿,目光散乱无神。
  “他爹,你这是怎么了?别着急,有事慢慢说。发生了什么事?”
  来祥沉重地叹了口气,双手抱头,泪水滴落在桌子上。
  桂花这一惊非同小可。结婚十年来,痛苦波折也遇到了不少,从没见来祥这样失魂落魄,六神无主,更没见他掉过一滴眼泪。
  “能有什么大不了的事,说出来一起想办法,值得这样吗?”
  不管桂花说什么,怎么问,来祥就是一言不发。
  这次是过了一袋烟的工夫,来祥慢慢抬起头,颤抖的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梦呓一样的声音说:“桂花,我在东北的叔叔家里出了意外,要我马上去一趟。要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我舍不下你和孩子们。”来祥说着,红肿的双眼里又流出泪来。
  桂花握住来祥冰冷、不住颤抖的手说:“你叔家没有男孩子,出了事你去照应是应该的。我在家里带着孩子过没关系,地里有干不了的活可以叫亲戚来帮忙。你放心地去就行,别挂着家。什么时候把事情料理好什么时候回来,你叔家里出了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刚才在街上接到邮递员送来的电报,叔在电报上只说有事,速来!”
  “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现在去火车站看看,只要有去那里的火车随时就走。”
  “这么急?你先吃饭,我去给你准备一下。”
  “不吃了,拿几件换洗衣服就行。”
  桂花很快为来祥收拾好一个背包,拿出两百块钱递给他说:“现在家里就这些钱,如果不够用再去别人家借借。”
  来祥没去接钱,木然地回答:“我已经借到钱了,这两百块钱你和孩子们在家里花。”
  “不然我去火车站送送你?”
  “不用。我自己去就行,到那里后就给你写信。”
  来祥背上背包,眼泪又涌出来,握了握桂花的手说:“对不起,我这么走了在家会苦了你和孩子。但我没办法。”
  桂花皱了皱眉,随即笑了一下说:“今天我才发现你娘娘们们的,不就是去东北叔家一趟吗,怎么弄得像生离死别似的?别婆婆妈妈的了,快走吧。路上注意点。”
  桂花刚把来祥送到大门口,前院来顺家里传来一声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叫声。来祥愣了一下,但他头也不回,逃跑一般快步向远方走去。
  桂花定了定神,迷迷糊糊地恍若是在梦中。她来不及梳理自己的思绪,就快步往来顺家跑去。来顺两口子轻易不闹矛盾,一个多月前添了个宝贝闺女后更是亲热得不得了,今天怎么突然起了战争。听来顺媳妇红霞哭得这么凄惨,莫非一向谦和、宽厚的来顺动手打人了?
  眼前的一幕把桂花惊得目瞪口呆。
  身材微胖,一头长发的红霞坐在地上,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撕扯着自己的头发,不停地哭喊着:“闺女啊,都是妈不好,是妈害了你啊。你这样离开妈走了,妈也不想活了……”
  来顺在旁边抱着红霞,流着泪劝道:“霞,想开点。是儿不死,是财不散。她不是咱的孩子,是咱上辈子欠了人家债,人家来向咱讨债的,别哭坏了身子。”
  “大哥,这是怎么了?”
  “你嫂子今天早上起床时不小心把孩子包偏了,小被挡住了嘴,当时也没注意。你嫂子出去串门,我在家里收拾屋子做饭。因为孩子长时间没有哭闹,我感到非常奇怪,凑过去一看孩子早就不行了。把你嫂子叫回家埋怨了她几句,就成了现在这样子。其实这是谁都不愿意发生的事,我刚才也是在气头上说得有点过火。都怪我这不能忍的脾气,桂花,帮我把你嫂子拉起来扶到床上。你好好劝劝她,我去把孩子安排一下。”
  桂花被惊得打了一个冷颤,她抱住红霞的一只胳膊,和来顺一起把红霞扶到床上。
  来顺想把孩子从红霞怀里接过来,红霞依旧大哭着不放手。
  桂花也哭了。孩子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谁能舍得让孩子孤单单地去另一个世界?
  来顺流着泪抱住红霞的双臂,向桂花使了个眼色。桂花从红霞怀里把那个包裹严实的婴儿抱出来,来顺腾出一只手接过去,站直了身子。红霞还想扑过去抢孩子,桂花死死地拉住她。闻讯赶来的左邻右舍帮着桂花劝红霞,几个男劳力和来顺走出小院。
  从此这个小村子里出现了两个失魂落魄的女人。
  失去女儿的红霞陷入到后悔自责中不能自拔,丈夫突然离家的桂花恍然若失,不时地摇头叹息。
  一个月后桂花和红霞正在门口相互劝慰,邮递员出现在面前。
  两封从黑龙江邮寄过来的信,两张五百元的汇款单。
  信是来祥寄来的。一封寄给来顺,一封寄给桂花。
  两个女人打看信封来看。
  写给桂花的信上说叔叔家里的事情已经处理妥当,但因为叔叔年高思念家乡的人,不放来祥回来,在当地为来祥找了一份工作。要桂花在家安心照顾孩子,他会按时把工资寄回来补给家用。
  写给来顺的信上说,听说他失去了女儿心里刀搅一般难受。但事情已经发生,只能节哀。要来顺劝劝嫂子红霞,不要悲伤过度哭坏了身子,看在两个儿子的份上坚强地活下去。如果喜欢女孩子,就认他家的老三做干闺女。“哥哥,嫂子,远亲不如近邻,你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我的闺女就是你的闺女。我在家时两家相互照应,我出来了,心里也不会放下你们。这五百块钱是我以前欠你们的。在外面挣钱比在家里种地容易,可能短时间里我不能回家,所以我还会给你们寄钱,麻烦哥哥嫂子在家多多关照桂花和我的三个孩子。”
  时间一天天过去,红霞还会为她的女儿感伤,桂花还会有丈夫不在家的落寞。好在有来顺的帮助,桂花在生活中没碰到过不去的坎。两家人经常凑到一起干活,桂花的小女儿媛媛天天长在来顺家里,认了红霞做干妈。媛媛乖巧伶俐,深得红霞两口子喜爱,像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对待。
  红霞失去女儿的痛苦渐渐被有了干闺女的喜悦代替,只是桂花的心事越来越沉重。来祥一走就是五年,虽然经常往家里写信寄钱,就是不提回家的事。红霞也替她纳闷。来祥人实诚,顾家,虽然桂花没为他生出儿子来,但他从来没因为这事在外面发过牢骚。倒是常听他在外面笑呵呵地说有闺女更好,不为她操心娶媳妇,也细心体贴人。这叔叔再重要,也不能为了叔叔不要老婆孩子了吧?寄到家的钱再多,能代替丈夫和爸爸的身份吗?
  “嫂子,来祥不会和他叔叔一样重男轻女,到他叔叔那里安家落户,娶个小老婆生儿子去了吧?”桂花哭着问红霞。
  红霞叹了一口气说:“我和你哥也常议论这件事。你哥说相信来祥的为人,他只是过日子心切,想在外面多挣点钱存下来将来养老。不瞒你说,他哥俩还私下联系。我怕来祥也把你哥哥带出去,有次偷看了你哥写给来祥的信。但没发现什么,你哥在信里并没有出去挣钱的念头,而是在劝说来祥回家。但我能看得出来,来祥已经没有了来家守着你和孩子过日子的打算了。这男人的心理谁能猜得透?当初你就不该让他不明不白地走。”
  “我也一直在后悔呢。可惜他的爹娘死得早,不然他恋着爹娘过年过节的也得回来。那时看他心急火燎的样子,想起是他的叔叔帮他出钱成了家,又常常接济我们的生活,现在叔叔有事用到他,我哪儿好出面阻拦,原以为半月二十天就能回来,谁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后果?有时候真想去找他,可是又不放心家里和孩子,要不,嫂子,孩子你先给我带着,顺便瞅着点家,我去找他看个究竟怎么样?”
  “我是没意见。两个大闺女在上学,只是星期天来家里吃顿饭,媛媛也在我这里习惯了。家也不远,前后院,扭脸的事,不过这事要和你哥商量商量。”
  两个女人去征求来顺意见。
  “大哥,来祥不在家的这几年多亏着你和嫂子为我支撑着。但我不忍心永远连累你们,你的两个儿子越来越大了,你们有你们自己的一大摊子事。来祥这样一去不回头,我这心里真不是味儿。大哥,我想去一趟把他找回来。我不在的这段日子,家里和孩子还得请大哥大嫂多照应……”
  来顺一袋接一袋地抽烟。
  红霞沉不住气了,“桂花说得对。来祥是这个家庭的一家之主,凭什么一撂挑子就走人,把三个孩子舍给老婆一个人管?去外面打工也没关系,逢年过节总该回来看看大人孩子,牛郎织女还有七夕相会,他却图自己在外面快活,让桂花在家守活寡!”
  来顺摆了摆手说:“好了。你也不用替桂花打抱不平,桂花也不用伤心难过。我和来祥一直在商量这件事。现在我要弄明白的是,假如来祥真是为了家庭着想,在那边有了稳定的工作和住处,桂花愿意带着孩子出去和他过吗?”
  桂花想了想说:“虽然破家难舍,故土难离,但只要他心里还有老婆孩子,我就随他去。这么永远两地相处,哪里还有家的样子!”
  “这就好。我写信去和来祥商量,他要再不回来,暑假里就让他在那边为孩子们安排学校,你带着孩子一起去找他。”
  “大哥,他要是已经在那边安了家,有了儿子,我怎么办?”桂花说着哽咽起来。
  来顺笑了,“弟妹放心,绝不会有这事。他要在那边有了家,还会给你往家里寄钱?还会给我钱让我帮着你干活?你算一算,他一年中寄到家里的钱加起来有多少?你当他在开银行,钱来得这么容易,一边顾着家,一边在外面另寻新欢?”
  桂花被来顺说得破涕为笑。对来顺说:“就依大哥说的去做。”
  来祥给桂花来信了。
  他告诉桂花,两个大孩子的学校他可以去安排,也能在当地为桂花找到合适的工作。就是小女儿媛媛来了没处安置,既然媛媛认了红霞做干妈,就让她跟着红霞和来顺去过。家里的地让来顺种着,两家以后就当做亲戚走。
  星期天桂花带着三个孩子来和来顺两口子商量,来顺和红霞都没意见。两家人举杯换盏,欢声笑语。桂花的大女儿雯雯突然说话:“妈妈,明年我就中考了,听说将来高考还要回本地才能参加考试。不如着你带着二妹和媛媛去找爸爸,我留在家里上学。我和二哥(来顺的二儿子)一个班级,星期天一起来大爷大娘家过,我还能帮着大爷大娘干点活。我也认大娘干妈,你和爸爸挣了钱给我寄回来做学费就行。”
  来顺和红霞笑着不说活,桂花沉思了一下说:“我再写信问问你爸爸。”
  桂花带着两个小女儿去找来祥了。
  雯雯成了来顺家中的一员。
  听说来祥一家在外面过得顺风顺水,夫妻恩爱,两个闺女也争气,学有所成,最后都有了自己喜欢的工作。
  雯雯和来顺的二儿子同时考上高中,又同时上了大学。暑假里雯雯到爸爸妈妈那里去住过,平时过年过节还是到来顺的家里。红霞已经基本忘记了当初的粗心大意让自己失去了一个亲生女儿,雯雯成了她靠身的小棉袄。一家五口坐在一起吃饭时,红霞会笑着说:“我现在儿女双全,这辈子没有遗憾了。”
  来祥离开家乡的第十五个年头,雯雯和来顺的二儿子结婚了。桂花带着两个女儿来才加雯雯的婚礼,婚礼举办得风风光光的。
  雯雯结婚后一直不能怀孕,家人都很着急,也想了不少办法,却没什么效果。谁也没想到五年后竟一下子生了个龙凤胎。来顺和红霞喜得合不拢嘴,一致要求来祥带着全家回来祝贺。
  来祥回家了!
  离家二十年的来祥一进村头就忍不住掉下泪来。
  乡里乡亲都赶到来顺家对来祥问寒问暖。来祥好不容易才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他当着众人的面一下子跪倒在来顺面前,声泪俱下地说:“大哥,我来祥的这条命是你给的,请受兄弟一拜!”
  众人目瞪口呆,纷纷私下议论。
  来顺含着泪水把来祥扶起来。
  来祥哭着把隐藏在心底二十年的秘密说出来。
  原来当年来祥抽着旱烟来来顺家串门,不留神一屁股坐在在床头熟睡的出生不到两个月的女婴身上,女婴当场死亡。后悔不及的来祥要撞墙自杀,以命换命。被来顺死死拉住,并拿出五百块钱给来祥,让他到外面去求生,等过段时间冷静下来后再回来,然后故意把这个过失安排在红霞身上。
  二十年来,这悲惨的一幕一直重重地压在来祥心头,让他不敢回家来面对来顺和红霞。蒙在鼓里的桂花到现在才明白真相,她一手握着来顺的手,一手拉着红霞泣不成声地说,“嫂子,这么多年,委屈你了。大哥,谢谢你和嫂子成全了我们这个家。”来祥和几个孩子也纷纷拥上来,昔日的两家人紧紧地围成一个圆……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离乡之谜

关键词:

上一篇:深夜,静悄悄

下一篇:月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