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寓言 > 一封不该投递的情书

原标题:一封不该投递的情书

浏览次数:68 时间:2019-10-07

课堂上,班主任指着我向全班同学宣布:你已经被学校开除了。
  也不是犯了什么天大的事,我只是暗恋班上的英语老师吴美丽,而且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情书而已,小题大做了。当吴美丽哭泣着把我那含情脉脉的情书交到校长贾仁义手里的时候,似乎感觉到贾仁义校长震怒了,他发疯似的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嘴上念念有词:“太无法无天了,简直是个小流氓嘛!并且叫来了我的班主任毛胜利。毛胜利在凶神恶煞的校长面前只能低着垮塌的头,一言不发。在狂风骤雨了半小时后,挥手示意毛胜利退了出去,也不忘说上一句:“这件事我一定要严肃处理”。
  毛胜利传唤我的时候,我正在屙屎,来不及擦净一切,只能臭烘烘的赶了过去。当我慌兮兮的推开半掩的木门,霎时一个响亮的耳光迅猛的向我袭了过来,来不及闪躲,踉踉跄跄倚住了墙。当又看见毛胜利抬起那暴动的右脚,我不得不用双手护住了裆部,可我看见他抬起的脚又放了下来,然后转身气急败坏的坐进了沙发里。在无言中对峙了十几分钟后。毛胜利扔出了一句:“叫你家长来处理这事吧,现在就去”。此时,我仍然杵在原地一动不动。心里只是希望着毛胜利能收回让家长来处理此事的决定。因为这事毕竟是那么的难以启齿,那怕是面对父母。可当毛胜利再次说道要不我跟你一起去的时候。我拔腿快步的逃了出来。
  我跑过了空旷的操场,以飞快的速度穿出了学校大门。继续向郊外的田野处跑去。在那葱茏的尽头,我躺了下去。什么都没有想,也不敢想。只是一个劲的恐慌。盘算着如何向家里表述所发生的事,最后又不能引起地震的场面。看来是没有这种可能。不管了!就死这么一回吧!杀不了头的。
  我透过窗户依稀看到母亲忙碌的身影,她正在张罗着晚饭。父亲似乎还没回来,可能是上山去了。我鬼祟的推开门,一声不响的走了进来,母亲被我吓了一跳,盘问着今天并不是礼拜,怎么就回来了?我支支吾吾不知说什么好,编出话来说是不舒服请假回家来的。母亲摸了摸我的额头,并没有察觉出什么,“要不去看看医生”母亲僵硬的问我。“不用了,没那么严重”,我极力掩饰慌张的表情,于是盛了碗饭坐在门槛上吃了起来。父亲的出现让我惊出了一身汗,他诧异的看了我一眼,径直走了进去。当我起身去扒第二碗的时候,被父亲叫住了。“说吧,犯什么事了”,我可爱的父亲真是先知先觉,他戳穿了我的一切秉性,叫嚷着让我把发生的丑事吐出来。“没,没什么,一点小事而已”。我双手端着碗筷笔直的杵在父亲的面前,忽然感觉到我的裆部一阵臊热,尿已经禁不住的释放了出来。顿了一阵,我强制自己还是把事情说了出来。一刹那,我轻松了许多,耐心的等待着父亲的惩戒。我没敢抬起头来。可等了许久也不见屠杀的手落下,心生疑惑,抬起头来已看见父亲酌起了老酒。
  睡觉前后,一切相安无事,晚上也无甚梦境可寻。直至凌晨,我被父亲狠狠拽起,两人摸着残留的月光一起向魔鬼城堡赶去,前途生死未卜。我就像个被判了死缓的囚徒一路尾随着父亲,三小时以后将接受最终的审判。
  在阔绰的校长办公室,我和父亲没有坐下的权利,只能站立在那里。贾仁义校长的嘴里叼着湿透了大半个海绵头的烟卷似乎在翻阅着什么,刻薄的嘴脸显现出来,翘起的二郎腿在不停的晃动。我和我父亲此刻像两只已经褪好了毛的猪,正在等待屠夫的切割。随着吱吱的门响动,所谓的受害者吴美丽款款的走了进来。看她那楚楚可怜的模样,似乎还没有从委屈中剥离出来。脸开始泛起了红晕!十足一个没有受过任何爱情洗浴的处女。看着她胆怯的坐了下去。
  校长:好了,都到齐了,吕太帅的父亲!你先说说吧!
  父亲:校长,父亲谦恭的向前迈了一步。能不能给我孩子一个改正的机会?
  校长:你觉得你儿子还能改得过来吗?没发育的年龄能做出成熟的流氓才能做的事。才多大啊?就能干这种禽兽不如的勾当,何况吴老师还是他的班级老师,这不是乱伦吗?
  父亲:这怎么能叫乱伦呢?校长说重了!
  校长:是好像有点不恰当,但事情的严重程度是成立的。我们的吴老师刚来我们学校还不到一年,就发生这事,让她以后还怎么好好工作?怎么去交朋友?
  父亲: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全家向吴老师由衷的表示歉意,孩子可能就是表达一下爱慕而已,没有其他层意思,在此希望能得到吴老师的谅解,转向了吴美丽。
  吴美丽:……
  校长:太帅的父亲,我看你说的轻巧,你说你儿子没有那意思?好!我可以给你看看你儿子写的绝笔。话又说回来,我挺佩服你儿子的,这东西一般的人还真写不出来,太有才了,情意绵绵的文采,足够撼动一头大象了。
  父亲:孩子就是闹着玩的,不能把他当回事。要不让他写份深刻的检查,再给他个处分,算是惩戒一下。校长您看怎么样?
  校长:说笑了吧!
  父亲:那您想怎么处理,总不至于开除我儿子吧?
  校长:难道你儿子所做的事不够开除他的吗?
  父亲:就没有回旋的余地吗?孩子毕竟还小啊!
  校长:不行,我承诺过一定要严肃处理此事。
  愤怒的父亲:那也不是你想开除一个人就开的。
  校长:这个学校我说了算,我已经决定了。你跟你儿子现在可以出去了。
  此时的吴美丽:这事我看能不能就算了吧?
  我和父亲一起向吴美丽投去感激的目光。
  可恶的贾仁义:吴老师你不要太仁慈,这事不光对你个人,现在已经对整个学校都造成了不良影响。没有商量的话题,我要惩一儆百。不能让这种痴男怨女的丑事再次重演。这是必须的、必须的。
  在收拾完课本以后,我仓促的离开的教室,待我告别毛胜利的时候,他只是摆了摆手。
  之后的日子,父亲为我陆续联系了几个学校,可由于风声的夸大,没有谁愿意接收我。在求乞无门之下,我!辍学了!在家锻炼了大半年以后,我转身去了远方的城市。在众人的调侃戏谑中无声息的消失了。
  许久以后,牵挂我的母亲给我打来电话,并告诉了我一个惊人的消息:贾仁义被免职了,原因是与异性不轨。当场捉奸在床、绝无抵赖。浑身一丝不挂的还有那————楚楚可人的————吴美丽……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一封不该投递的情书

关键词:

上一篇:好心办坏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