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寓言 > 似水的天数

原标题:似水的天数

浏览次数:152 时间:2019-10-06

似水的流年 关心素跟简庭涛的相遇,很戏剧性。 那年,她还是个大一新鲜人。 一日午后,心素跟室友方慧约好出去逛街,方慧是有名的迟到大王,出门尤其磨蹭,心素便站在宿舍旁的小竹林边上耐心等待,她正百无聊赖四处看着,才一会儿,就听到竹林里面隐隐有哭泣声。 心素微微一惊,好奇心起,伸头看过去,就看到一男一女面对面站着,女生穿着裙子,长得很是漂亮,正在伤心哭泣,对面的那个男生身穿米色休闲服,个子很高,抱臂站着,蹙着眉,微微不耐的模样,表情很是淡漠。 哦,应该是一对吵架的情侣。 心素转回头。 从小在大学校园里长大,对这样的场景,她早已见怪不怪。 但是,对那个异常冷漠的男生,她还是有几分意外。 很少见。 不一会儿,女生有点激动地,大声而快速地说了句什么。 心素听到那个男生平淡而些微不耐地回覆着什么,但是,她听不清楚。 女生的哭泣声越来越大。 没过一会儿,那个女生便哭着一路跑了出来,差点撞到了心素身上。 心素有点无措地,看着女生哭红了眼,一路抹泪跑远。 心底有几分恻隐。 不一会儿,那个男生面无表情地大踏步走了出来。 心素瞟了一眼,嗯,长得还挺俊眉星目的,只可惜…… 她心里本能地起了几分反感。 但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因此,她且避在一边,低眼敛眉。 但她的眼角眉梢,隐隐有着几分不屑。 男生根本没有看她,便继续迈步往外走去。 仿佛她不存在。 有一就有二。 三天后的午后,心素跟爸爸的弟子,N大中文系美女老师萧珊约好去打羽毛球。 当她站在球场旁的榕树下等萧珊时,居然好死不死地,又碰到相似的一幕。 那个不远处站着的男主角是同一个人。 甚至她这个路人甲也是同一个人。 但是故事的女主角已然易人。 同样的年轻美丽,但相貌迥异。 只是结果,也还是同一个,女主角痛心之下,嚷了句什么,掩面哭泣而去。 当那个男生站立了片刻,再一次面无表情走向她这个方向时,心素极其无奈。 十八岁的她,早已懂得趋利避害。 于是,她眼观鼻鼻观心,低头不语。 她不想长针眼。 不劳她费心,那个男生还是没看她,旁若无人地走了过去。 仿佛她不存在。 让心素万万没想到的是,有二居然还有三。 这一次,她还是在等人。 周末,她站在N大校园门口那棵美丽的相思树下,等着爸爸一同去临近的师大听音乐会。 周末,恰逢晚饭高峰期,人来人往,摩肩接踵,心素孤零零站在树下,人潮涌动中,几次险些擦到人。 突然,一辆自行车从她面前急驰而过,她忙往后避让,顾得了前顾不了后,无巧不巧地,重重撞到一个人。 或者说,是那个人退让不及,撞到了她。 一个高大帅气,似曾相识的男生。 他正安闲自若地站着,两手潇洒地插在兜中,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心素微微蹙眉,她认出了他是谁。 但是,那个男生显然没认出她。 因为他的眼神很陌生,还有着一丝捉摸不定。 心素一愣,是那个熟悉的陌生人。 于是,她敛眉,简单说了声“对不起”,便转过眼去,继续安心等待。 那是简庭涛印象中,跟心素的第一次相遇。 周末,老妈贾月铭女士,刚从澳洲出差回来,有好一阵没见到自己的宝贝儿子了,让他务必回家一趟。 傍晚六点,家里的司机因故晚到,他站在那棵美丽的相思树下,手插在兜里,漫不经心地等着。 来来往往的人群中,不断有人跟他打着招呼。 新闻系的高材生,N市最大家族企业的继承人,他向来受人瞩目。 也总有流言包围着他。 所以,他的表情,永远有些淡淡的疏离,还有漠然。 原本只是无可无不可地打量着来回人潮的他,一不小心,重重撞到了前方一个避让自行车的人。 他有些吃痛,皱了皱眉,但是,多年来的教养还是没让他忘却礼貌,他转过头,刚想说对不起,便怔了一下。 因为那个人,是一个娇弱的女孩子。 而且,她只是冷淡地看了他一眼,便低头退到一边。 素来自制力超群的他,不知为什么,心中微微一震。 因为,当那个女孩子回眸的一瞬,八个字,蓦地盈上心间: 心素如简,人淡如菊。 如玉般的肌肤,恬淡的脸庞,纯净的双眸,一袭素雅的米色长裙,不算是绝色,但是,那种眉宇间透出的绝代光华和幽兰般气度,居然让向来自制力超强的他一时间,看得愣住。 简庭涛似乎明白了,徐志摩剑桥初见林徽因时来自心灵最深处的那种悸动。 你是天空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我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迹 …… 后来回想起来,他也几乎是有些奇怪自己当时的失常。 这在从小历练得处变不惊的他,几乎是从未有过的。 但是,当时的他,还是看着那抹窈窕背影的渐渐远去,心中若有所失。 没过几天,身为N大记者团团长的他,就很快寻访到,那个女孩子,就是D大声名赫赫的中文系老教授关定秋先生的掌上明珠,D大商学院金融系大一学生,而且,她的名字,就叫作关心素。 他暗中不露声色地观察着关心素。 果真,人若其名。 更何况,仿佛冥冥中,就注定要和他有牵连。 关心素,简庭涛。 心素如简。 他胸有成竹地,微微一笑。 或许,等了二十年,他的Ms.Right真的出现了。 素来眼高于顶的简庭涛,深受其母熏陶,极其固执,近乎偏执。 于是乎,仅仅一夕之间,简庭涛的密友叶青承就突然发现,这个N大最著名的校园贵公子,最近似乎有点不太正常。 他开始早出晚归了。 他开始神龙见首不见尾了。 他居然破天荒开始威逼叶青承,N大广播站站长,开后门为他播歌。 而且,为-一-个-女-孩-子-点-歌――? 饶是认识了简庭涛十数年,叶青承的眼睛还是瞪得比谁都大。 这、这、这、…… 他叹了一口气。 心素的烦恼至此正式开始。 每天中午,准时有一束玫瑰,送到她宿舍楼的传达室里,委托管理员代交给她,每日中午准时定点地,在校广播电台里,有人为她点歌。 还全是匿名。 就连她去上中文系美女教师萧珊的公选课时,都有花店小妹送花来给她。 弄得跟她情同姊妹的萧珊一直冲她暧昧地笑。 她一开始很有几分摸不着头脑。 以前几乎没碰到过。 三天一过,她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因为,从第三天开始,每天晚上,有人神通广大地,出现在她所可能出现的任何地方,无论教室,大礼堂,亦或是图书馆。 嗯,是那个熟悉的陌生人。 她冷哼了一声―― 他不是该在小竹林吗? 抑或是操场? 他确信,自己没有走错地方? 她摇了摇头。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她已经知道他叫简庭涛。 事实上,才进校没多久,她就对这个名字如雷贯耳,就连晚上她们寝室里室友津津乐道的卧谈会中,也经常听闻这位简庭涛同学的大名。 “今天我看到简庭涛了耶,就是简氏集团的那个公子哥啊,长得好帅!” “听说他还是学校篮球队队长呢,校队主力,篮球打得超棒!” “我还听说,很多女生倒追他呢,不过,他好像有点傲哦,身边的女生,经常换来换去的……” …… 心素清楚知道简庭涛乃N市十大家族企业之首的简氏集团掌门人贾月铭女士的独生儿子,未来简氏集团的继承人。贾女士长袖善舞,八面玲珑,还是N市人大代表,经常上新闻,并且,贾女士十分注重企业文化的培育和完善,曾慕名拜访过关定秋先生数次,关先生对这个见识远超一般寻常妇人的,大气雍容的贾月铭女士很有惺惺相惜之感,是以心素对这位报纸电视上常常可见的,看上去精明练达的贾女士,感觉并不陌生。 只是,在心素看来,基因这个东西,未必会显性遗传,就算刚进N大没多久,她也轻易得知,这位简庭涛同学,堪称新闻系男生的龙头老大,但是,简同学在N大最最闻名的,倒不是他显赫的家世,而是他身上所发生过的无数似真似假的花边新闻。 其中,就包括名列N大有史以来地下流传的十大最具轰动效应新闻第六位的,中文系系花因不堪被拒绝亦或被抛弃为他自杀未遂的流言,因此,对于身边有着这样一个十数年如一日深情依依缅怀前妻,即便美女当前也全然柳下惠一个的绝种好男人兼好老爸关定秋先生的关心素同学而言,简庭涛同学不啻是SPSS统计聚类分析中完全应该剔除掉的那个小样本。 所以,关心素对他,是敬谢不敏,且相见如冰。 这种男生,应该进炼狱,永世不得超生,居然把主意打到她的身上,最好,还是省省吧。 她又摸了摸颈项上的那个精致的项链,和项链上那个同样精致的心型吊坠,心里,蓦地一黯。 简庭涛倒是一如既往地,十分乐观豁达。 他就笃定关心素同学即便不看在他几乎天天风雨无阻地,鲜花赠佳人的苦心上,也会看在那个忠尽职守的花店小妹我见犹怜的模样上,不得不收下那束她显然看得很碍眼的玫瑰。 况且,一进N大,从无数的学长们津津乐道的口中,他早就知晓一个N大师生们表面上彼此心照不宣但暗地里传得风生水起的消息,那就是,中文系美女老师萧珊,不仅曾经一度是关定秋先生最为得意的弟子之一,更是关先生自十多年前丧妻以来,无数企图接近他而未果的女子中,唯一例外的那个,这些年来,萧珊老师称得上是关先生唯一的红颜知己。 尽管不知为什么,关先生多年来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地,似乎无意要跟萧珊老师发展超乎友谊的关系,但是,所有N大人都知道,萧珊老师痴心不改地,从二十多岁的妙龄女孩,一直等到如今三十几岁的风姿楚楚的知性女人,是为了什么,就连当时尚且年幼的关心素都清楚得很,一直陪伴她照顾她的亦母亦姐的萧珊阿姨在等什么。但是,这两个当事人,还似乎就准备这样乐此不疲地,一辈子这样耗下去了。 白白跌碎一地眼镜片。 但是,简庭涛一眼就看出这个姓萧名珊的名列N大四大美女教师之一的女子,堪称一支很具潜力的绩优股,只要善加利用,日后必定会获得丰厚回报。 因此,他其他时间一概不挑,就认定萧美女的课,并且,他同样认定,凭关心素和萧美女的深厚交情,必定不好意思翘她的课。 倒叫一直以为简庭涛只是一时兴起,随便玩玩而已,且心态颇有些复杂地冷眼旁观的,从小一起长到大的叶青承同学,心中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这个简庭涛,是已经完全疯狂了,且不怕疯得更厉害些!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似水的天数

关键词:

上一篇:真爱无敌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