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寓言 > 烟锁重楼

原标题:烟锁重楼

浏览次数:190 时间:2019-10-06

那个颀长的人影,悄然立在那儿,抬头静静地看着天边那颗最亮的星。不知道站了多久。 是他。七年后重又出现在我面前的他。 他就那么站着,仿若根本没有看到我。 我怔怔地站着,完全怔住了。 哪怕就在一年前,在这个操场,如果我能看到他,那么我一定会飞快地、不顾一切地奔过去,紧紧抱住他,再也不放手。 是的,永远、永远、永远,我都不会放手。 但是为什么,现在的我,每走一步,我的心里都在深深下坠。 为什么,我的脚步像灌了重重的铅,根本就无法移开? 我深吸一口气,终究还是缓缓地走了过去。 我走到他身边,静立了一会儿,我听到自己的声音略带苦涩地说:“你好,秦先生。” 他仿若未闻,一直就那么看着,看着天边的那颗星。 我继续静静地站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任何回应。我心里的苦涩渐渐弥散,悄悄地准备绕开他。 突然我听到一个淡淡的声音,在夜风中飘散开来:“我在凭吊,凭吊我的过去。” 我默然,低头,无语。 还是那个淡淡的声音,带着疏离:“站在这里,我就会想起以往,并且时刻提醒我自己,我以前的天真、冲动和愚不可及。” 我心里的苦涩如荒草般,深深蔓延开去。 我默默地刚想转身离开去,他的眼睛终于转向我,那是一双我全然陌生的眼眸,无比锐利地带着探察地盯着我,“那么你呢,林老师,你又是为什么来到这里?” 我的嘴角牵起一抹虚弱的笑,“我……我……我只是因为带学生来实习,晚上随便出来走走,”我听到自己的声音逐渐低了下去,“就来到这里坐一坐……” 他偏了偏头,似是想了想:“是吗?我还以为,你偶尔,也会有想回忆一下过去的心情和时候呢,原来……”他的话音里有着淡淡的嘲弄,似乎还压抑了别的什么情绪。 我想我的心已经完全麻木了,因为我听到了自己极其平静的声音:“那么秦先生,不打扰你了,我先走一步。” 我转身,离开。 我的青春,是终于远去了,一去不回。 我走到了操场边上的小门旁。我记得这里有一个小小的活动拉门,夜晚进出的人会记得顺手关上。我眼前已是一片模糊,但是我仍然准确无误地找到了那扇门。 正在我要拉开它的时候,一条手臂挡过来,重重地合上那个小门,紧接着我的身体被粗暴地反扳过来,再接下去一个头颅俯下来,我的唇被重重覆住。 粗暴得没有任何怜惜地狠狠地来回、反复,带着淡淡的烟味,在我唇上重重碾过,碾过,再碾过。 他的手,如我做了千万次的梦一样,紧紧地箍住我的腰。 他就这样在晚春的深夜、在操场的微风中,紧紧地吻我。 他的身体紧贴着我。他的手,渐渐地移过我的腰间,抚上了我的发;他的吻,渐渐轻柔下来,似乎还带上了极其细微的怜惜,还有…… 他的身上,带着淡淡的烟味,还有当年那种熟悉的淡淡馨香。 他就那样,一直紧紧地拥抱着我。 他的唇,一直在我的额头、我的唇间、我的耳畔流连。 他的一只手,仍然紧紧拥住我;另一只手,轻轻地在我的发间摩挲。 最后他的唇,来到我的颈项。他深深地埋下头去,一动也不动。恍惚中,我听到了一声低低的叹息。我一时间,完全呆住了。 我没有任何反应。 不知过了多久,那个唇蓦地移开了。 接着我被猝不及防地,一下子推开。 仅仅是片刻之后,那个微带嘲弄的声音重又响了起来:“林老师,既然你曾经交过不止一个男朋友,既然你相过那么多次亲,既然……”他伸出手来紧扣住我的下巴,他的眼眸中闪着危险的光亮,“为什么你接吻的技术,一点都没有进步呢?又或者我应该说,你善于欺骗的本领,又更进一层了呢?” 我的泪,已经流干了。我的梦,也应该醒了。 于是,我一言不发地拉开那个小门,轻轻地走了出去。 再见了,G大。再见了,我的青春岁月。 回到C市,我大病了一场——重感冒,加发烧。 先是住了一个星期的医院,然后医生嘱咐我回去休息、静养。 前前后后,足足病了一个月。 大姐很着急,唐少麟很着急,妙因也很着急。 他们带我去看病,给我买药,陪我聊天,让我休息。 我住院的时候,唐少麟经常来看我。在我挂点滴的时候,他陪我聊天。 大姐也时不时煲了汤,送来给我喝。 妙因更是马上就帮我请了病假,同时她还把我目前所上班级的课程全部接了过去,帮我代着。 我的身边,总是有这样真心的朋友。 只是回到宿舍没几天,大姐就略略有些疑惑地盘问我:“你怎么去了一趟N市,整个人都变了似的,而且把身体弄得这么虚。”她仔细打量着我,沉吟了一下,“你是不是在N市碰到什么事了?” 她细细地观察着我,似是想要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欲言又止。 我淡淡一笑,摇了摇头。现在是真的什么事都没有了。 我只在我的心底,留下了最后的一滴眼泪。只是一滴泪而已。而生活,还在继续。 身体一好起来之后,我就又把妙因帮我代的课接了回来,重新开始了忙碌的教学生涯。 过了两天,当我在教研室里给学生答疑的时候,童妙因静静地走了进来,默默地坐到了我身边。 学生太多,我当时并没在意。 等学生走后,我看看她,或许是前两天帮我代课太辛苦,她有些瘦了。 但是她还是那个一直如当年的沙沙一样,和我无话不说,善良宽容的妙因。 她一言不发,若有所思。 突然她抬起头,问我:“林汐,你谈过恋爱吗?” 我手中的杯子微微一抖,水差点倾了出来,我掩饰性地垂下眼,“嗯。” 她看着我,“那你当时的感觉是怎样?” 我嘴角泛起了一朵略带苦涩的笑。 当时,当时,当时的感觉…… 在校园里那个长长的林荫道下,斑驳的阳光、清新的空气、追逐打闹着的我清脆的笑声,七年过去了,仍历历在目。 当时,我几乎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幸福的人。 只可惜…… 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我终于抬起了眼,平静地问她:“干吗想起来问这个?” 她美丽的脸上有些怅然,“随便问问,”她微微垂下眼帘,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你说电视上那些生离死别的真爱,现实生活中,会存在吗?” 她的眼神中,有说不出的复杂和淡淡的惆怅。 我愣了愣,沉吟了片刻之后,斟酌着:“妙因,你怎么突然会想到这些?” 她幽幽地说:“林汐,你知道吗,或许是我多心……”她若有所思,“当初我爸爸说他终于答应了的时候,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多天过去了,我都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她抬头看我,轻轻地摇了摇头,“林汐,那种感觉,”她的眼睛飘向窗外,“跟……” 她顿住了。 片刻之后她的声音重又响起,带着淡淡的忧伤:“而且自从我们谈恋爱以来,他几乎无可挑剔。经常来接我、带我去吃饭、带我去爬山、去看碑林,哪怕那天,在嘉年华上看见小孩子吃的棉花糖,我只看了一眼,他就立刻去买,而且一买就买了两个,一直看着我吃……” 我的心一时间痛彻心扉、痛入骨髓,几乎不可抑制。 我以为,我已经完全忘记了这种感觉。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我在心中呐喊,为什么每每当我下定决心要斩断一切的时候,往事还是会像幽灵一样,反反复复如影随形地缠绕着我? 爬山,碑林,还有棉花糖…… 那年,那个冬天…… 我的心底,痛得已经失去了任何知觉。 但我的脸上,仍然平静,我看向妙因。 她正有些苦恼地看着我,“可是,林汐,为什么我觉得他真正的心里,是很不快乐的。有些时候我觉得,他虽然在我身边,但他的心,始终离我很远很远……” 她幽幽地说:“他的过去,我一直都不了解,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当他不说话的时候,当他看着远方沉思的时候,甚至当他明明对着我却又好像根本没看我的时候,到底在想着什么样的过去、什么样的事,还有什么样的人……”到后面她的话音开始有些微颤抖,“我想了解他,我试着去了解他,但是……” 我听着她似曾相识的话,我看着她似曾相识的脸。 一如七年前的沙沙。 她现在的神色,七年前我从沙沙脸上看见过,一模一样。 不同的是,七年前的我,模模糊糊地知道一部分原因。 七年后的我,却连冰山的哪怕一角,都无法触摸到。 因为七年的时光过去了,早就已经时移事易、物是人非。不仅往事早已褪成尘封的脚印,积满沧桑和伤痛;就连回忆,都已经开始模糊成虚幻而无法触及的光影。 但是既然七年前,是我一手破坏了沙沙的幸福,并且最终也完完全全遗失掉了属于自己的那份幸福。那么七年后的现在,尽管与我有一丝一毫关系的可能性低于千亿分之一。但是只要有哪怕万亿分之一的可能性,我都要把它亲手斩断。 或者,这是一个现实与过往的分界。 一个命里注定会出现,也命里注定遁避不开的分界。 又或者这样做会让我的心里好受一些,也会让我的心里能够轻松一些。 因为七年前,我欠沙沙的那份幸福,七年后希望善良的妙因,能够加倍得到。 晚上十点钟。 我和唐少麟,站在我们宿舍楼下的小树林里,已经有十分钟了。 是我约他来的,但是见到他以后,我一直没有说话。 他就站在那儿,什么都不问,和我面对面地站着。 我看着他,他看着我。 一片寂静中,就只听到初夏的风声在寂静的林间,轻轻地穿梭来去。 当年我万念俱灰心灰意冷地躺在宿舍床上的时候,他闯进我们宿舍,当着我们宿舍所有人的面,一字一句地对我说:“林汐,我不奢求你等我。但如果六年后等我回来,你还是一个人,那么请你给我一个机会。” 说完他伸出手臂,紧紧地抱了抱我,转身离去。 隔天,他飞去美国。 我看着唐少麟,他也正一眨不眨地看着我。他的眼里,有安慰、有了解,还有着深深的怜惜。 一直以来都给了我莫大精神力量,永远站在我身后给我勇气和支持的唐少麟。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欠他一个答案。 我深吸一口气,走上前轻轻抱住他,“少麟。” 他的身体明显地一震,他一下子挣脱开我,他目光炯炯地盯着我,“林汐,你确信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他轻轻地说:“我不要你后悔。” 我看向他。我看着他真挚的眼睛。 少麟,请继续给我勇气。 因为我需要这样的勇气,来努力地从那段如烟往事中,逐渐抽离出来。 我重又伸出手去,轻轻地抱住他。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揽住我的腰,俯下身,将唇覆在我的额头、我的眼角、我的唇上。 我们认识这么多年来,这是他第一次吻我。 先是轻轻地,然后逐渐加深,越来越深,到最后他紧紧搂住我,几乎吻得我透不过气来。 不知过了多久。 他轻轻放开了我,然后他捧住了我的脸,“林汐,没有关系,我等你。我有足够的时间和耐心等你,等你想清楚这一切。”他把我搂在怀中半晌,又说,“无论最后结果是什么,你都要记住,永远我都希望你幸福、快乐。” 我默然半晌,然后我听到自己疲惫的声音轻轻地传来:“少麟,我真的累了,能借你的肩膀靠一下吗?” 他没有说话,但是他伸出手来轻轻揽住我的腰,然后慢慢地将我的头贴在他的肩上。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全身放松地依偎在他肩头,我听到他有力的心跳声,我听到他沉静舒缓的呼吸声。 我微微地闭上了眼。 苦苦撑了这么久,有这样坚实的肩膀可以依靠,我是应该心满意足了。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烟锁重楼

关键词:

上一篇:第十一章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