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寓言 > 缓缓坠落

原标题:缓缓坠落

浏览次数:172 时间:2019-10-06

日子流水般滑过。 转眼离我来到C大已经半年有余,新年过后的第二学期已经开始。 工作后的第一个寒假,我回了一趟家,陪爸妈他们过春节。哥哥早就已经结婚搬出去了,爸妈已经老了,他们有点小心翼翼地呵护着我。 偶尔老爸会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我,带着一些懊恼、一些歉疚和深深的探究,又有一些别的什么,我无暇分辨。 妈妈上次的眼泪和在每次我回家时的操劳让我终于明白一点:无论如何,子女的幸福,是父母心里最大的牵挂。 只是仿佛有某种默契一般,他们从来都不逼我去相亲。 我逐渐逐渐习惯了C大的一切。 那个每次我去买水果态度都很亲切的老太太,那对做西安凉皮称得上一绝的夫妻,那家经常偷工减料的干洗店和那帮我又气又爱的学生们。 我还是经常罔顾老师形象,在路上呼朋唤友地吃东西。 只是旁边的人换成了大姐,偶尔也会跟我班上那些没大没小的小女生们。 我和系上的老师们也逐渐熟悉了。系主任是一个和蔼的老太太,正统的老知识分子,很讲原则,做事不讲情面,但是很关心和照顾我们。至于同事们,我一向的原则是:有缘相处,合则聚,不合则君子之交,淡如水。 来到C大以后,多半是淡如水之交。也有合得来的,童妙因就是一个。 童妙因家就在C市,本地人,芳龄二十四,未婚。 她是一个玲珑婉约,心思缜密而灵秀的女孩子。 跟以前的我有点像,但不同的是她比我淑女多了,而且她生就一副古典美女的样子。 我发现我天生和美女挺投缘:沙沙是,丁叮是,如今的童妙因也是。 童妙因最近一直很高兴,浑身上下洋溢着藏不住的幸福。 我聪明地不问,该说的小美女自然会说。 终于有一天,童美女羞答答地跟我说:“林汐……我恋爱了。” 我斜睨她,“早看出来了,你额头上刻了三个字——‘幸福中’。” 她紧张地摸了摸,“不会吧。” 我笑,“看你紧张的,何方神圣,值得你开心成这样。” 妙因的脸上甜蜜地现出两个小梨涡,“林汐,我真的好幸福哦。我爸爸跟他……爸爸,”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到她的话音迟疑了片刻,“是大学同学,关系一直很好。去年,他从国外回来,到了C市,联系上了我爸爸,就来我们家拜访。以前,我爸爸就一直夸他有多年轻有为,我还一直不以为然。可是见到他,我才知道,原来他比起我爸说的,还要优秀,还要出色。” 她的脸微微一红,“那天,他站在我们家客厅,微笑着跟我打招呼,我几乎是立刻就喜欢上了他。每到周末,我都盼着他早点来,每次他来,我都盼着他多待一会儿。后来,我爸爸看出来了,一开始……”她欲言又止了一下,“但后来,我爸爸还是答应帮我。那些天,他一直没来我们家。我忐忑不安,怕他拒绝,怕他再也不来了,没想到后来,他竟然出现了。林汐,你知道我当时有多激动,多高兴吗?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直到现在,我都患得患失地怕自己配不上他……” 我看着她面若桃花、轻颦浅笑的模样,挑了挑眉,天,她形容的岂非人间极品? 于是我刮了下她的鼻子,半带打气半带调侃她:“知道我没有男朋友,也不用这么刺激我吧?再说了凭你的条件,多半是他配不上你吧!” 经济系的美女老师童妙因在C大一向知名度甚高,想要追求她的男老师多如过江之鲫。 她摇头看向窗外,声音中带有些微惆怅:“你不明白,你不会明白,喜欢上他对我的意义……” 片刻之后她回过头来看我,笑得很是满足,“林汐,你不知道,他真的真的很出色。”接着,想起了什么似的,“大学跟你一个学校呢,也是G大,去年秋天才刚回国。” 我微微一怔,接着不以为意地整理桌上的教案:“哦,G大校友啊。” 手头上的事情太多,并没多想。 一天,斜阳如血。我上完下午的三四节课,拖着疲惫的身体乘电梯下十五楼。 真是的,不知教务处没事干吗给我排下午三四节课,每次上完课我都跟浑身散了架似的。 出了教学楼,刚走了没几步,一个声音在前方叫我:“林汐,林汐——” 是童妙因。 她穿着浅米色大衣,同色短裙,同色长靴,脖上还系着一条浅米色丝巾,淡淡的妆饰,明媚照人。 我走过去,打了个招呼:“怎么到现在还没回家?”她今天应该是没课的啊。 妙因亲密地挽住我的手,答道:“今天帮王老师给上学期一门课的补考监考,刚结束。” 说完,她和我并肩走着。 我有些奇怪地侧脸看她,“妙因,你回家不是走这条路啊。” 她笑笑,“我刚接到我男朋友电话,他在你们宿舍那条路的路口上等我,那边好停车。” 我释然。 一路上我都跟她说说笑笑的,不知不觉很快就走到我们宿舍楼下了,我只顾着和她说话,直到她对着前方扬声叫了一声:“嗨。” 我顺着她的眼睛往前看。 我看到一个修长的人影斜倚在一辆车旁。 我的心刹那间缓缓坠落,如寒冰。 我握着教案的手下意识抓紧,抓紧,再抓紧。 想过几千几万次,想过几万几千次,从来没有想到过,我们竟然会这样重逢。 童妙因恍然未觉,一把拉住我笑着,“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我被动地跟着她走过去。 我的脚软软的,已经完全不是我自己的了。 恍惚中,我听到童妙因软软的声音:“子默,这是我们系老师,林汐,才从G大研究生毕业分配过来没多久;林汐,这是我男朋友,秦子默。” 我下意识地抬头,接触到的是一双平静的眼眸,他淡淡地如同一个陌生人一样看着我。 他……已经完全不是当年那副样子了。 一身剪裁得体的亚曼尼西服、外罩一件黑色风衣,显得颀长而不失优雅,头发梳得十分整齐,线条分明的脸,干净、成熟,一望而知生活优裕。 他看着我,他的眼里波澜不惊,他平淡且很有礼貌地说了一声:“你好,林老师。” 我有点想笑,或者我应该说,人生如戏,不是吗? 深吸一口气,我努力微笑,“你好,秦先生。” 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了。 六年来,无数次的午夜梦回,残酷地教我学会了什么叫做自制。所以我客套而不失礼貌地再加了一句:“常听妙因说起你,很高兴今天能看到你。” 童妙因热情地在一旁补了一句:“子默,你知道吗,林汐和你还是大学校友呢。” “哦。”他看向我,可能是我的幻觉,我似乎看到他眼中掠过些许复杂。他朝我投来深深的一瞥,他的声音顿了顿,但依然那么悦耳,还有礼貌的疏离,“是吗……” 我垂下头,嘴角微微一牵,真是很讽刺,不是吗? 但我继续保持微笑,“是啊。不过,G大太大了,好几万人,能相遇的概率实在太低。”我看着妙因,我听到自己的声音轻轻地说,“不认识,很正常。” 或者人生又何尝不是,时时刻刻,都宛如初相遇? 我看到自己抱着教案的手,一直在微微颤抖着。 但是看着他们,我一直在淡淡地礼貌地微笑。 妙因看了看手表,略带歉意地说:“林汐,我们约好了朋友一块儿吃饭的,快要迟到了,不好意思……” 我浅浅一笑,“没关系,别耽搁时间了,赶快去吧。” 他看着我,有礼地向我颔首:“抱歉,先走一步。” “好的,再见。”我回礼。 永远,永远,永远,不要再见。 他动作轻柔地给童妙因打开车门,接着他看了我一眼,也坐了进去。 车渐渐开远了。 我收回目光,我昂起头,再昂起头。 泪水流回到眼眶中,心就不会那么痛。 古人说得很对——哀,莫大于心死。 又或者,七年来,萌芽、生长,而终将湮灭的那份哀伤,所等待的正是这样一个句点。 于是,我一如既往地做着手头上大大小小的事情,留在教研室加班的时间也越来越多。 学期刚开始,准备教案、讲稿、写提纲、做PPT,琐碎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只是从那天开始,秦子默经常等在我们教学楼下。 每每童大美女都在大家善意的笑声中,娇羞无限地奔下楼去。 除了我自己,没有任何人发现我的异常。 或许,我也并没有太多异常的情绪。 所以某天,又一次在楼下碰到他们的时候,我居然还可以自如地微笑。 “嗨。”我愉快地跟他们打招呼。今天忙了一天,明后天都可以睡懒觉了,要不是因为晚上还有事,再加一个晚班我这一星期都可以高枕无忧。 妙因朝我扬起声音:“林汐,今天晚上嘉湖公园有嘉年华会,跟我们一起去玩玩吧。”她抬头似是征询地看看秦子默。 后者不动声色地瞥了我一眼,“当然没问题。不过,你要看看林老师自己的意思。” 我轻快地笑,拨一下头发,“我才不去当你们的电灯泡呢,好好去玩吧。”顺便抬腕看一下手表,“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妙因恍然大悟,“怎么,主任又介绍你去相亲了?” 我苦笑,谁说不是呢。举凡中华女性,大学毕业还没有男朋友,一定是三十岁至七十岁亲戚朋友师长同事重点关心的对象。我上研究生期间已经深深体会到了,没想到刚到工作岗位,从第一天起,主任的热情,比起师母来,就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昨晚,系主任——那个热心然而不容忤逆的老太太,在我屡次三番推辞拒绝、变尽花样临阵脱逃之后,在电话里给我下了一个极其严厉的最后通牒:“林汐,这个人条件真的非常好,前面那几个根本没法比,你一定要见,不见是你的遗憾。如果这个还不成,我保证从此不再管你!” 大有壮士断腕的悲壮和我不识明珠的慨叹。 老太太脾气上来,可得罪不得,我无奈,“好吧,您安排吧。” 于是,我今天就必须去赴鸿门宴。 妙因同情地看着我,“你还真的必须要去呢,主任一吼,地都要抖三抖。” 我点点头,“理解万岁。” 有人一眨不眨地紧紧盯着我。 同事的男朋友而已。 我挥手,作别。 这顿饭吃得还算愉快,而且有意外之喜。 照例,介绍一下彼此,介绍人功成身退,留下我们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不过,我压根就没听清楚,我只顾埋头吃。如果这种方式对我管用,早三年就有人天天给我画眉了。 对面有人低低地笑。 我横他一眼,没见过人吃饭啊,笑什么笑。 说真的从坐下来到现在,我还没来得及仔细看他。 一张娃娃脸,一双细细的笑眼——似曾相识。 他朝我又一笑,居然有点促狭的样子,“嘿嘿,果然是你,我还就怕是同名同姓呢。”他像变脸似的,瞬间一副极其恐怖的表情,“如果唐同学知道我来跟你相亲,啧啧……”一副小生怕怕的样子。 我记起来了,杨帆,唐少麟班上的同学,当年那个把下课跑来取笑我们当作每日一省的必修课的小男生。 也是我研究生时代的亲亲室友——丁叮小姐的噩梦。 我心里有了点数。这个人,借相亲之名大老远跑来见我,醉翁之意不在酒,简直是绝对的肯定的万无一失的。 怪不得屡次被我拒绝见面,还如此锲而不舍。 他还在津津乐道:“抗战也只要八年吧,你怎么就忍心这么折腾我们举世无双的唐同学呢?啧啧啧……” 我举起手指,不慌不忙地晃了晃,轻轻说了两个字:“丁叮。” 对面这个人立刻噤若寒蝉,而且还是一只浑身上下红得可疑的寒蝉。 我满意地笑,Bingo,丁美女,果然是他的罩门。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我,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红。 想必有不少事先打好草稿的精彩台词还没来得及慢慢铺陈就胎死腹中,滋味一定、十分、非常的不好受。 半晌,他停止脸上变化莫测的色彩转换,恨恨地瞪着我,又过了半天,才对我说:“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慢条斯理地看着他,“你最好不要知道我是怎么知道的。” 以丁大美女一贯的伶牙俐齿,她口中的噩梦,能有什么好形容词,为了他的心脏安全起见,还是不知道为妙。不过,我当时就直觉他们会是一对欢喜冤家。 成人之美的事,我向来做得很干脆。 不知道为什么,心蓦地痛了一下。 杨帆沮丧,“她搬家了,也换工作了,没有给我留任何联系方法。她是存心的,一定是。”说完,泄愤似的喝了一大口水。 我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张纸,写下丁叮的地址和手机号码,递给他,“解铃还需系铃人,自己去找她吧。” 我想,丁叮是不会怪我的。 无视对面笑得有点痴呆的人,站起身来往外走,走了两步我回头一笑,“你不能怪她,毕竟对无意中夺走她初吻的人,她没有拿把刀往他身上捅几个窟窿,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不出意料听到杯盘落地的声音,我忍不住笑得开心——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唔,好久没这么开心了。 一路心情颇佳地回到宿舍,走进大楼的一瞬间,我还是觉得身后有人。奇怪,怎么回事,最近总是疑神疑鬼的。 我转身回头看,一个人都没有,只有树影在晃动。 摇了摇头,我下定决心,过两天去拜拜佛求求签,据说C市南山寺的菩萨还是很灵的。拿出钥匙,我进了电梯。 上了十楼,打开门,室内寂无一人。 大姐又到上海探亲去了,说起她为交通部门作的贡献,绝对是可歌可泣。 洗了个澡,我擦干头发,嗯,又长长了,过两天该去修剪一下。 我打开电脑,好几天没上网了,又顺手打开M。 一行字迫不及待跳出来:“林汐,林汐,月球呼叫地球。” 我失笑,再一看,LION,那头狮子。 我问:“这么长时间了,还在美国摸鱼呢?” 飞快地有了回应:“嗯嗯嗯,乐不思蜀。” “那就别回来了,在那边好好找一个工作吧。”我漫不经心地打,“以后我失业了好去投奔你。” 那边突然停了半天。我狐疑地看了又看,还以为网络断了。 突然又跳出一行大大的字:“没良心的家伙,你就一点都不想我吗?” 我笑,胡乱地打:“想死了想死了想死了。” 那边发过来一个大大的笑脸,“嗯,不早了,好好睡觉,下次再聊。” 飞快下线。 我愕然,这个人还是这么不按牌理出牌。 不禁又想起从前。 当年…… 都过去那么多年了。 唐大哥和木兰早已相偕去了新加坡。据说在那边已经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儿,极像木兰,一大两小,想想就觉得恐怖,可怜的唐少麒。但于他而言,恐怕也是一种甘之如饴的甜蜜负担吧。 我安然入睡。 第二天一早,有人敲门。我一看表,才七点,不理,我要睡觉。敲门声很有耐心,一直持续。 我无奈,我的起床气一向十分惊人,何况是被敲醒的。火大地跑过去,“最好有什么天塌下来了不得的大事,否则……” 拉开门,一看到来人,我的话陡然湮没。 我擦擦眼,再擦擦眼,确信自己不是在做梦。 赫然是那个应该在美国摸鱼的唐少麟,旁边还有两个洋鬼子,一男一女。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缓缓坠落

关键词:

上一篇:小女花不弃www.4155.vip

下一篇:小女花不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