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寓言 > 小女花不弃

原标题:小女花不弃

浏览次数:195 时间:2019-10-06

凤凰女 林家世代行医,儿女都以药为名。大少爷玉泉,二少爷空青,三少爷石英,四小姐丹沙。 大少爷二少爷都已成家,三少爷今年十七岁,也订了亲。四小姐丹沙今年十四,明年才及笄,说亲的人踏破了门槛。 林老爷极少亲自接看病人。三位林府少爷继承家业都能独挡一面,四小姐的医术也有小成。只是女儿家不方便抛头露面,小小年纪倒也接管了药灵庄部份后堂事物,打理得井井有条,深得林老爷宠爱。 这一晚的药灵庄灯火通明。先是有小贼进庄,紧接着西州府驿站快马送来了望京城的紧急快递。林老爷先是恼怒,再是惊喜。想起膝下四个子女,想起药灵庄的前途,他再也睡不着,心思不知道拐了多少道弯,想了多少事。 大少爷玉泉替莫若菲的书僮剑声看了背上的掌伤后来到书房回禀道:“爹,那个书僮的伤势无碍了。只是不管怎么问他,他都不肯说他家公子的来历。只说是姓莫。” “出去寻花不弃的人回来了没?可有消息?” 父亲不关心那个疑似小贼的书僮,却紧张花不弃离府?林玉泉听了奇怪,嘴里老实回道:“还没有消息。” 林老爷叹了口气,回转身摆了摆手道:“继续找。你去把空青石英和丹沙叫来,我有话要吩咐。” 不多时,人便都聚到了书房。 林丹沙打了个呵欠道:“爹,这么早叫女儿来干嘛?有什么事你和哥哥们处理便是了嘛。” 林老爷沉声道:“不早吩咐了你,到时候爹担心花不弃回来后,你出言不逊!那位莫公子武艺高强,刘管事都不是他的对手,他转瞬间就将刘管事抛在身后。他是看在他的书僮在药灵庄这才全力去追,他一定能将花不弃带回来。” “那*****走了就走了吧。她留在府里倒让人笑话说我药灵庄林府里住着*****,连累阖府名声!收留了她七年,我林家也对得住她了。”林丹沙想起闺中好友黄知府千金的话来。害她被闺蜜奚落,要不是看在林府的仁慈名声,她早就叫花不弃滚了。 林老爷苦笑。他怜爱的看着女儿温言说:“爹找你们来就是想吩咐一声。不弃回来,就得当你们的妹妹看待,当药灵庄林府的小姐看待。爹打算让她搬进丹沙的萃英园。*****话再不可提半句。” “什么?!”四个儿女齐声惊呼。 林丹沙长得像茉莉花一样清纯动人,唇若丹沙。因她是家中幺女,平素受尽父兄宠爱。听了父亲的话气得鼓起了腮帮子:“我不同意!我才不要闻她身上的狗骚味!没得熏晕了我!” 林玉泉已经开始出府行医,见的世面多,比弟妹老成。他赶紧开口说道:“妹妹别急,先听爹说完。爹这样安排,一早来嘱咐我们肯定是原因的。” 林老爷赞许的看了眼老大,取出一轴画来:“这是望京御史陈大人凌晨嘱驿站快马送来的。你们来瞧瞧。” 这是幅美人赏月图。画中明月高悬,丹桂飘香,一美貌女子抬头望月微笑。画笔传神,美人裙袂被晚风带起,似嫦娥欲奔月而去。 “看出什么来了吗?” 林家兄妹对着画像瞧了半天,同时摇了摇头。不知道这个陌生女子有什么特别之处。美则美矣,也就是个美人罢了。 林老爷的手指在画像中女子的脸上点了点说道:“你们再细瞧瞧,她和谁的神情有点像?” 林家大少爷林玉泉突想起父亲对花不弃的关心,回想花不弃,便咦了声道:“仿佛与花不弃笑起来的神情有点像。但是花不弃哪有这么美?” 林老爷赞赏的看了眼大儿子,满意的抚须笑道:“爹看着画像总有种熟悉感,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平时花不弃在菜园不过是个打杂丫头,若不是今晚她发现小贼闯庄,为父根本想不起她来。花不弃长得不如画中女人美貌,为父对她的笑脸印象特别深。越想越觉得这丫头和画中女子的神情相似。这样的画像大概在三天后才会传到西州州府衙门和所有的世家大族手中。为父当年曾替御史陈大人的夫人治病,所以陈大人提前将画像送到了药灵庄,还特意写了封信说明缘由。望京七王爷心急寻找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原因不明。十有*是七王爷留下的*帐,没准儿还是位流落民间的郡主。如果花不弃正是七王爷要的人,药灵庄便立下了大功。所以爹才想让花不弃住进你的园子,让你们把她当妹妹看待。” 林丹沙这才恍然大悟。心里随即又极不是滋味,小嘴一翘道:“*****居然能飞上枝头做凤凰!” 林老爷脸色一肃,厉声喝道:“住口!这句*****不可再说!” 她几时被父亲吼过,心里明白道理,却委屈得咬住嘴唇眼圈都红了。 林玉泉心疼妹妹,便柔声说道:“只是让她住进院子里,你让丫头收拾间屋子给她住下,少理睬她便是。将来等望京城来人见过了,要么送走她,要么赶她走,还不都由得妹妹作主?” 林丹沙这才破涕为笑。 林老爷看了看女儿,心里始终还是有些不放心。他想了想说:“算了,丹沙性子倔强,放她院子里我怕生事。还是单独拾缀一处院子让她住吧。也就一两月时日就能知道真假结果。” “不要!”林丹沙赶紧制止,脸上浮起一抹狡黠的笑来。她拉着林老爷娇声说道,“爹,听说七王爷膝下只有一个儿子。世子年轻英俊,不仅文采出众,而且从小请有名师传艺,武功不亚于江湖世家子弟。如果女儿与花不弃成了姐妹,将来不是就有机会见到王爷世子了?” 林老爷抚摸着她的头发呵呵笑了:“傻丫头,不枉爹宠你。爹让她住进你的园子,正是存了这份心思。药灵庄纵响誉江湖,却始终不能攀上真正的权贵。丹沙貌美可爱,医术也有小成。虽然皇室子弟少有和江湖世家结亲。如若花不弃真与七王爷有缘,七王爷欠我家这么大的人情,也不是没有可能。” 林丹沙脸一红,跺了跺脚道:“女儿不过是想见世子一面,爹扯到哪儿去了!不理爹爹了。女儿回房了。” 等她走后,林家三兄弟面面相觑。林玉泉鼓足了勇气说:“爹,王府如何看得起我江湖中人?就算丹沙进了王府,也少不得受欺负。咱们家就这么一个妹妹,与江湖世家结亲才不会委屈了丹沙。” 林老爷长叹一声道:“你们懂什么?那小贼闯进山上药圃,被你二伯父伤了。他偷药不成大闹药圃,差一点毁了黄知府要的丸药。为了那百花冷香丸,我药灵庄种了一年的药花,直等到冬季梅开才采药配丸。单是浇灌花木的药就费尽了千金。若是真的被毁,让药灵庄如何交待?药灵庄家业再大,也禁不住黄知府的狮子大张口。若是不给,又得罪不起。遇见区区一个知府就头大如斗。药灵庄纵有些江湖声望与江湖朋友,又有哪一个不是为利益而结交?” “哼,黄明松欺人太甚!不花分文要我药灵庄耗尽大量名贵药材替他制丸药,不过是送给他的几房小妾养颜!爹,咱们明的不敢,暗中杀了这个狗官!”林家二少爷气得满脸通红。 “空青,俗话说民不与官斗。走了个黄知府,安知不会来个李知府?药灵庄数代相传,在西州府也是颇有声望的世家大族,你以为不讨好父母官能存世于今日?为父拿到这幅画轴后觉得是个机会。只希望花不弃真的是七王爷要找的人。我林府养了她七年,总也有几分功劳。丹沙哪怕和七王爷世子无缘,药灵庄也能因为花不弃沾几分光。” 林玉泉想了想道:“若她不是呢?我看这神情相似,但模样却差得极远。” 林老爷轻轻一笑:“年纪相仿,神情相似,还遗弃在西州府。镇上所有人都能作证她是花九捡来的遗婴。陈大人信上说没什么明显的胎记,所以只能靠画像寻人。她有五分相似,但若好生打扮一番,穿戴齐整,就有七八分像。只凭一幅画像寻人,能有七八分也就是了。” 林家三兄弟佩服的看着父亲,相视一笑道:“但凭父亲安排!” 凤凰女 看到山脚下一大片连绵的屋宇,莫若菲扬了扬眉,不愧是世家大族。这片屋宇依山而建,青色的砖墙牢牢护住庄园内的幢幢房舍,气派非凡。离庄一里外立着座高大的石牌坊,药灵庄三个大字金光闪闪。 莫若菲嘴角飘起抹笑容,他停下脚步欣赏了会牌坊上的字,转头对不弃笑道:“到药灵庄了!” 远远的能看到药灵庄的大门,不弃有些迷茫。以后她的一生就真的在这座庄园里渡过吗?再大一点配个庄里的小厮,生孩子再给林家当丫头小厮?她讥讽的想,也由不得她,谁叫她没投个好胎,重生就是个小乞丐呢,能活着就不错了。 这样的心思一起,她对莫若菲的花容月貌也淡了几分兴趣。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只可以想,吃不到的。 她一声不吭脱了狐裘还给莫若菲,认真的行了礼道:“太阳出来很暖和,多谢公子赠衣驱寒还背不弃下山!不弃这就去和老爷说明,你的书僮不是昨晚闯庄的小贼。” 她说的有板有眼,识礼乖巧。莫若菲反倒有些不习惯了。他揶揄的笑道:“被我看穿就装乖,不知道肚子里是不是又在骂我禽兽了?” 不弃没有吭声。 “不说话就是承认了?” “没有!真没有!我发誓!我要是在肚子里骂公子是禽兽,我就是*****!”听到他话里的冷意,不弃猛的抬头回道。话说的铿锵有力,眼神诚挚可信。 莫若菲想笑,又皱眉轻声喝斥道:“女孩子不准说脏话!” 不弃慢慢低了下头。心想,我吃阿黄一口奶,我不嫌弃它。想起昨晚被打死的阿黄,心里又有些难受。 莫若菲见不弃耷拉着脑袋以为又被自己吓着了,便温言道:“进了庄,我会好生与林庄主说明。他知道你是不想拖累药灵庄,定不会责怪你私自离开的。” 不怪才怪!要不是她一早想好理由,否则只怕会被打断腿!不弃不屑地偷偷翻了个白眼。 才到门口,门房小厮瞧见,大喊一声:“他们回来了!快去禀报老爷!” 莫若菲偏过头看到不弃还板着脸,忍不住逗她道:“笑一个。我不会食言,一定送你只金饭碗!” 不弃抬起脸咧开嘴就笑,像石头上突然绽开了朵花。待看到莫若菲微微一笑,双颊一收,就似刚才没有笑过似的。莫若莫哭笑不得,心想这丫头胆子大的哪像个丫头。只得由她去了。 进了大门,绕过石屏风,莫若菲沿着抄手游廊往大堂走,不弃却直走到院子中间,一声不吭跪在了雪地上。 莫若菲正想说什么,想到一个丫头敢弃主私逃,世家大族的家法断不能容。她请罪也是应该,便没有阻挡。 等他走到大堂门口时,林老爷和三位公子几个管事的还有群小厮丫头一涌而出。莫若菲怔了怔,林府待客向来如此热情吗?他微笑着拱手行礼道:“在下望京莫……” 谁知这一群人根本没有理会他,直走下台阶奔向不弃。林老爷把不弃扶起,上下左右打量了番关切地问道:“不弃在外一霄可冻坏了没?” 不弃张大了嘴巴,她被林老爷的关心吓坏了。眼角余光瞟到莫若菲被凉在一旁,心想林老爷难道是当着外人的面扮仁慈?只要不打她的板子,她当然配合。不弃双颊往边上一挤,露出个极灿烂的笑容来:“没有冻着,莫公子把他的狐裘给我披了。昨晚我看错了,莫公子的书僮不是闯进庄的那个小贼!” 林老爷马上转身对莫若菲拱手礼道:“小女多谢莫少侠相救。少侠的书僮已无大碍,正在客房休养。待老夫忙过再向莫少侠致歉。小琴,引莫少侠去客房休息。” 她是药灵庄林庄主的千金?故意穿成丫头模样离家出去?莫若菲惊疑的扬了扬眉毛。想起听说过药灵庄的四小姐冰雪可爱,年纪虽小,家传医术已有小成,操持家务极为干练,莫若菲想起不弃的确与普通的小丫头多了几分胆色,不由恍然大悟。 此时见不弃被林府众人如众星捧月般团团围住,嘘寒问暖声不断,他苦笑了笑。自己居然还是被这小丫头一通胡说八道涮了。听到书僮剑声无碍,他礼貌的拱了拱手,便跟着小琴转身离开。 不弃听到林老爷的话也被吓了一跳。林老爷这回演戏过头了!没有打骂就已经让她感激涕零,为什么还要说她是他的女儿?难道有人来提亲,四小姐不愿意嫁,想让自己做替嫁新娘?除此之外,她想不出自己有哪点让林老爷如此抬爱,不弃的心思一个劲儿的往坏处想。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不弃,怎么一声不吭就要离开药灵庄呢?是林府有人欺负你?” 林老爷关切的声音里带了份威严。不弃一震,急忙摇头:“不是的。当年若不是有老夫人收留,不弃能活到现在与否都不知道。府里的人对不弃都很好。我只是听到那小贼说要回来报仇,生怕连累了大家,这才……” 林老爷松了口气,打断她的话舒畅的笑着说:“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义女!林府的小姐!有谁敢欺负你?那小贼敢找上门来,老夫非打断他的腿不可!” 义女……林府的小姐?林老爷不是真的想要她替四小姐做点什么事来报答吧?不弃眨巴着眼看着林老爷,心里盘算着这个交换条件是好还是坏,对她有利还是有害。 “不弃啊,老太太昨晚听说你出走,伤心得一宵没睡好。她直说和你有缘,一直把你当亲孙女看待。以前让你住菜园是顾及你和阿黄感情好。如今阿黄不在了,你就搬进内院来。以后就陪在老太太身边,你说好不好?”林老爷温和的看着不弃,眼里居然充满了柔情,轻哄道:“好孩子,叫声干爹。” 林老爷的话骗骗无知的小丫头可以,怎么骗得了她?林府收留她和阿黄,她一直感激,好歹赏了她一碗饭吃。至于林老夫人对她有感情,要她相信,她白再活一世了。林老夫人更看重林府的善名,而不是和她的感情。不弃相信,个中另有隐情。 如果她说高攀不起会是什么后果?不弃觉得自己没有选择。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进了药灵庄,论不到她说话。 她突然想到林府中人说她是*****,阿黄是她干娘,林老爷是干爹,有趣。她扑哧笑出声来,满脸喜色,大方清脆地喊了声:“干爹!” 林老爷如获至宝,高兴的应了声,对儿子们说:“玉泉空青石英,还不来见过妹妹!” 三位林少爷笑咪咪的喊了声不弃妹子。不弃也甜甜的叫了大哥二哥三哥。亲热得仿佛早就是一家人。 林老爷满意地笑着吩咐道:“你们几个送五小姐去四小姐的萃英园。不弃,丹沙只比你大一岁,你就叫她姐姐好了。她已经叫丫头把你的房间收拾好了,你先住在她园子里。如果不习惯,干爹再嘱人收拾一处院子给你住。” 反正住内院比住菜园狗屋好,当老爷的义女比当丫头强。走一步看一步好了。不弃满口应下,甜笑着的跟着丫头走了。 凤凰女 萃英院在药灵庄二门里头,取芳华群聚之意。药灵庄依着山脚修建,独独萃英院这里有处天然的温泉泉眼。有温泉滋养,四小姐林丹沙移种了不少名贵花木药草在园子里栽种。若说冬天能看到芍药牡丹开,也只有萃英院才有这样的奇景。 不弃在药灵庄七年,头一回踏进萃英园。月洞门一开,她不由自主的赞了声美丽。 迎面一座小巧的木桥,温泉水从桥下流过,水流半隐在雾中,却绽开了几朵白荷。地上已经素白一片,远处屋宇却被姹紫嫣红的花木围着。想必是温泉水被引着七曲九转,那层水雾淡淡的散布在园子里,衬得园子仙境似的。 穿越十三年,不弃第一次看到这样漂亮的景致,脱口而出道:“还是做小姐好啊!” 陪她前来园子的侍女芳华本是在萃英园侍候四小姐林丹沙的,听到不弃的话便掩口笑道:“五小姐如今也是小姐了!” 小姐二字咬得极重,带着眉毛也往上挑了挑。 是啊,菜园里的打杂丫头,*****臭乞丐如今成小姐了。换了自己何止满嘴冒酸气,牙早就被酸倒了。不弃心中腹诽,再一次笑弯了眉眼道:“芳华姐姐伶俐可人,要是能做不弃的丫头,这小姐就当得更舒心了。”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何况,你最多趿了双拖鞋。她想到这个便无视芳华气绿了的脸,耸了耸肩便进了园子。不弃现在好奇素来鄙视她的四小姐林丹沙嘴里会冒出什么气来。 耳边随即响起一声娇呼:“不弃!” 声音甜美娇柔,腻得不弃摸了摸手,生怕鸡皮疙瘩掉在了这么美的园子里。她一转头,看到林丹沙盛妆而出。 林丹沙明年才及笄,头发没有挽髻。从额心中分在左右分别拢了些发丝编了两根细辫子,在脑后成一束用丝带扎起,直垂到腰间。勒了条粉色细珍珠编就的抹额,衬得眉目如画,肤色白皙晶莹。她穿着粉红色的小夹袄,系了条绣梅的缃裙。腰间丝绦上压裙的玉佩随着她的走动撞击出细小而清脆的声响。 真漂亮!真……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娇娇女!低头瞧了瞧自己身上的青布棉袄,想起这些年的生活。羡慕嫉妒自怜的心思一古脑儿全涌了上来。瞧到芳华脸上不屑的表情,不弃扬起笑脸就拜了下去:“不弃给四小姐请安!” 林丹沙拉起她,嗔怪的说道:“爹都说了认你为义女了,还不快叫姐姐!” 不弃在市井长大,揣磨人心岂是林丹沙可比。她笑嘻嘻的说道:“蒙老爷不嫌弃,对不弃这样好,不弃已经很知足了。哪敢真和小姐一般平起平坐。” 林丹沙对不弃的态度很满意,仔细比较了下不弃与画中女子的神情,果然相似。想起父亲的嘱咐,心里总算舒坦了。她露出笑容责备的说道:“既然爹已经认你为义女,你也改口叫了义父,还与哥哥们见了礼,怎么就偏和姐姐生分?这样的话以后莫要再提。姐姐领你去梳洗打扮。” 说着示意不弃跟着她进内院。不弃瞟着林丹沙的背影更是惴惴不安。以林丹沙的骄纵性子应该一进来就给她下马威才是。自己服软示弱给了她台阶下,照以往,林丹沙必会吩咐她,在园子里当丫头,出去见客才端起小姐身份的。怎么一家人都像被雷劈傻了似的? 不弃一边环顾园内美景,一边甜甜地说道:“姐姐人漂亮,园子也布置得像仙境。听说来提亲的人把药灵庄的门槛都踏破了。不知道什么人有福气能娶到姐姐!” 林丹沙下巴一抬骄傲地说道:“没一个瞧得上眼的。那些来提亲的人全叫爹回拒了。” 看她神情听她话里的意思没有定亲?不弃更为不安。林老爷认自己做义女目的何在?怔仲间,林丹沙已带着她走进了园子里的一处亭阁。推开雕花木门,一股温热的水汽直扑出来。屋里热气氤氲,正中砌有一个浴池。靠墙是温泉泉眼,热水汩汩冒出。从一只兽头中泄进浴池,又从另一侧的兽口吐出流出。此时池边放置了一只大木桶,里面溢出药香来。 林丹沙笑道:“爹特意命人建了这个温泉阁。泡温泉对皮肤好,我还配了药草浸在木桶之中。不仅能除掉跳蚤虱子,还能固本培元。不弃,你多泡会儿,我已令人替你备好了新衣。你沐浴完打扮停当再去给奶奶请安。” 不弃顿时高兴起来。她身上可没有跳蚤和虱子。连阿黄她都洗得勤快。她高兴的是终于觉得林丹沙变正常了。表面上接纳她,认她是妹妹,骨子里还是嫌弃她脏,所以才调配了药草让她泡。这才是不弃熟悉的林丹沙。 林丹沙留下芳华侍候,先行离开。 不弃不习惯有人替自己洗澡,看到芳华的脸色,知道她也不情愿。便示意芳华在阁外守候。 见芳华眉开眼笑脸色由阴转晴,不弃便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小姐我水葱般柔嫩的肌肤,若是被你的长指甲戳破了可不好了。” 气得芳华冷哼一声,扭腰走了。不弃的心情瞬间好得不得了。 被林老爷摆布她没办法,要她顶着小姐的名头再看下人的脸色,不弃无论如何不肯吃这个亏。 阁里只剩下不弃一个人。她看着木桶随手从里面捞出一把药草看了看,桔皮甘菊益母草,的确是养颜杀虫的方子。她撇撇嘴道:“嫌我脏么?谁知道这木桶多少人用过!” 她三下五除二脱了个干净,直接进了温泉池。 水温正合适。流动的温泉水冲涮着身体驱走了寒意,她舒服得发出一声呻吟。不弃悠然的想,如果每天都能泡温泉澡,做林老爷的义女也不错。希望林老爷需要她做的事不会太麻烦,否则她还是只能带着花九传给她的陶钵溜之大吉。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小女花不弃

关键词:

上一篇:落雪时节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