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寓言 > 第十六章

原标题:第十六章

浏览次数:132 时间:2019-10-06

www.4155.vip,第十六章莲衣客 花不弃生病,婢女们分了班值夜。今晚值守的是青儿和棠秋。 琳琅彩灯照出琉璃世界,灯影绰绰间,几多凄清几多回忆。深宅大院内听不见车水马龙的喧嚣热闹,走马灯转过一圈又一圈,耐心讲述着八仙过海的简单故事。对大宅门里的丫头们来说,凌波馆里表少爷为小姐挂一院灯笼的故事,能议论上一年。 花不弃厢房外的檐下长廊上,生了火盆煨着汤药。 屋檐瓦当上垂着细小的冰凌,浅浅反射着灯光,绚丽剔透。 冬夜里的月冷冷清清,一块白饼子似的挂在天上。池塘结了层清冰,院墙上还有些积雪,结着冰晶松松堆着,被月亮的清辉一映,像铺了层银白色的细纱。院角的梅花吐着馨香,与水仙的香气混合着在院子里浅浅飘浮。 青儿和棠秋坐在草蒲团上,披着毛毡望着满院彩灯出神,棠秋偏过头对青儿说:“青儿,你甘心一辈子做婢女吗?” 青儿拢紧了毛毡,没有回答。 棠秋往火盆里加了块炭,嘀咕道:“青儿,你长得这么漂亮,怎么会是做婢女的命呢?公子房里的嘉欣和冰冰都没有你美呢。就连世子来看小姐,都会多瞧你几眼。” 青儿摸着自己的脸,想起莫若菲初见她时说厨房丫头竟有如此绝色,跟着打了她一掌试探。她长得真有那么美吗?青儿道:“棠秋,你说小姐美吗?” 棠秋往房里看了一眼,低声说:“小姐其实不美,只是眼睛亮得惊人。十个人站在一起,就数她脸上会发光似的,一眼就能看到她。真是奇怪,平凡的脸上怎么就独独生得这样一双眼睛呢?” 青儿轻叹道:“你说,若是一个脸比我还美丽的女人,还有一双小姐那样的眼睛,会是什么样子?” 棠秋惊叹道:“啊,天下真有这样的女子?乖乖,那可不得了,岂不是连公子都比下去了?!青儿,你说的女子是谁啊?” 曾经有人评定莫若菲是天下第一美男子,公子不仅生得美,人也像谜团似的。表少爷比公子只小两岁,为什么她觉得表少爷像棵白桦树,公子给她的感觉却像一座山?公子莹润双瞳中透出的是看尽世事沧桑的深沉,是因为公子十岁起就掌控了方圆钱庄,处理着莫府大小事情,人情世故历练得深?他出身豪富,相貌俊美,才能出众,会喜欢上什么样的女人?青儿想着出神,竟忘了棠秋好奇心重,巴巴地等着她说答案。 “青儿!你快说嘛,你见过吗?” 青儿抿嘴笑道:“你可真笨!咱们夫人年轻时可不是极美之人?否则又怎么生得出公子这样的无双人才?” 夫人?夫人美则美矣,可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棠秋想不出来,心思又飘到莫若菲身上。想起公子的浅浅笑容,一时竟痴了。 青儿也不再说话,撑着下巴望着月亮出了神。安宁静谧的夜晚,一个祥和的新年就这么过去了。 云琅提了坛酒,痛饮几口,手腕抖动长剑,潇潇洒洒使出一路剑来。想起自己借猜灯谜向花不弃道歉,心里得意,这一路剑比平时使得还要畅快淋漓。他擦了把汗,提起酒坛再饮。火辣辣的感觉自喉间一路烧下去,他吐出一口浊气,情不自禁又望向花不弃住的凌波馆。 一片轻云快速地飞向凌波馆的方向,云琅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喝醉了。再仔细瞧时,那片白色的轻云离凌波馆又近了些。 有贼!还是个高手!云琅眼中锐色一现,冷笑着提剑就奔了过去。来得可真巧,如果他今晚陪莫若菲去了灯节,以这人的武功,莫府里的护院们根本不可能发现他。 借着酒劲和对花不弃突然生出的保护欲,云琅的十分轻功提到了十二分。而来人的速度显然没有他快,只胜在悄然无声上。 云琅心里冷笑,见距离已然不远,挥剑斩下段树枝朝来人射了过去。 那人听到风声,挥动身上披风将树枝弹开,反手射出一枚铜钱。见是云琅,那人似犹豫了下,便要离开。 云琅用剑将铜钱劈成两半时,明月清辉正好照亮铜钱上的莲花刻痕。他伸手抄住铜钱仔细一看,呼道:“莲衣客!” 莲衣客停下了脚步,露在蒙面巾外的双眼冷冷地看着云琅。 因他找回花不弃,云琅对莲衣客甚有好感。他知道莲衣客是独行侠,喜欢独来独往,一个人行侠仗义。在云琅这种世家子弟眼中,莲衣客的行径自由潇洒,正是他所喜欢却不可能抛弃飞云堡的家规去做的。 他路经西州府时,听到知府黄大人家的小妾找药灵庄配养颜丸药。知府黄大人在地方上素有贪名,蓄得七八房小妾。想到黄知府没有丸药给他的小妾,被一群俗女人围着吵闹的情景,他就想笑。云琅一时兴起就去了药灵庄,没想到丸药没偷到还受了重伤,差点儿被药灵庄生擒活捉。 从药灵庄回到飞云堡后,他撒谎路见不平,不小心被剪径小贼伤了,被父亲骂得狗血淋头。骂过之后,父亲又一番苦口婆心,从飞云堡建立说起,从云氏家族旁支近亲九族说起。云琅肩头被责任压着,瞬间开了灵窍似的,决定再不胡闹了。 当不了自由自在的侠客终是种遗憾,云琅羡慕之余很想结交莲衣客这个朋友。 “你是来看花不弃的吗?” 莲衣客迟疑了下,点了点头。 云琅笑嘻嘻地走近,疑惑地说道:“传闻中你的功夫很高呀,怎么今晚脚步虚浮,身法似有凝滞的感觉?” “昨晚肩上中了一箭。无碍。”莲衣客简短地回答了句,转过身道,“花不弃若无事,我走了。” 原来他为了救花不弃还中了一箭,受了伤还赶来看她,这人真够侠义的。云琅此时已经把莲衣客想成正义的大侠,他赶紧叫住莲衣客,“等等!你既然来了,就悄悄去瞧她一眼吧。不弃受了寒,我听她咳嗽来着。表哥还没回府,我就守在这里,不会有人发现你的。我会保守这个秘密,不告诉别人。” 莲衣客意外地看着他,云琅的直爽热情让他心生好感。既然来了,还是去看看。他犹豫了下,低声说:“谢谢。” 他轻飘飘地跃向凌波馆。云琅尽责地守在通往凌波馆的路上,站了会儿他脑子里冒出个疑问,莲衣客为什么这么关心花不弃?昨天救了她,今晚又偷偷来看她,他和花不弃有什么关系?这样一想,云琅站不住了,他施展轻功也悄悄地走向凌波馆。 莲衣客轻车熟路地自墙角翻落院中。满院里的灯笼让他呆了呆,莫若菲很宠花不弃,连元宵花灯都没有忘记她,他觉得送花不弃回莫府是正确的决定。 院墙一角的老梅开着满树蜡梅,花不弃到莫府的第一个晚上睡不着就跑到了这里。莲衣客微笑着想,她也真会选地方,整座凌波馆只有这里能看到院子的全景,而从院子厢房的方向看过来却会被假山挡了。他从腰间取下几盏小小的兔儿灯,点亮了挂在树梢,轻声说:“不弃,来年愿你平安喜乐。” 花不弃住的厢房还亮着灯,想起云琅说她受了寒,莲衣客眉心微微蹙了蹙,目光又瞟向檐下长廊。 木质长廊上药香隐隐,地板反射着月亮的清辉。青儿和棠秋拥着毛毡靠着火盆,不知不觉已经睡着了。莲衣客轻轻地落在长廊上,静静地注视着二婢,想了想,伸出手指轻轻地按在二婢颈间血脉处,确定她俩晕睡过去。 青儿两颊带着冻出来的红晕,蛾眉微蹙,眼睫黑亮,鼻子挺直,红唇纤巧,下巴玲珑秀美。她像一枚带着绯色的嫩桃,虽然没有完全长成熟,已经散发出诱人的香气。裁剪合身的衣服箍出苗条的身段,棉袄领口露出一截雪白的脖子。莲衣客蹲下身轻轻地抬起了她的下巴,触手滑润,他突然看到她右颈耳侧下方有小小的一点痣,不禁疑惑起来。良久,莲衣客的目光突然亮了,他满意地站起身准备离开。 身后厢房中传来花不弃阵阵的咳嗽声,连串不歇气的咳嗽,撕心裂肺一般,咳得莲衣客跟着也有了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花不弃咳醒了。房里没有人,她瞥见床头小几棉套中的茶壶,坐起身想倒碗蜂蜜水润喉。拿起杯子,喉间似有片羽毛轻轻拂过,她控制不住又咳了起来,手里的杯子没有放稳,摔在床边踏脚板上,发出叮当的声响。她有气无力地喊了声:“棠秋!青儿!给我倒杯蜂蜜水来。” 花不弃的声音留住了他的脚步。寒风中满院灯笼微微晃动,花不弃穿着冰冷棉衣蜷在稻草堆里的脸在他脑中挥之不去。是再见她还是不见?就这一次吧,谁叫自己弄晕了婢女没人侍候她。他再不犹豫,端起火盆上煨着的药汤推开了房门。 听到动静闻到药香,花不弃以为是棠秋和青儿端药进来,喘着气说:“又要喝药啦?有枇杷止咳糖浆就好了,要不换蛇胆川贝液也行啊。可不可以不喝?闻着味道我就想吐!” 又一阵急咳从喉间蹦出来,肺几乎要从口中咳出来似的,花不弃按着胸口,浑身都咳得痛了。 莲衣客端着药碗走到床边,扶起花不弃低声说:“张嘴。” 低沉熟悉的声音惊得花不弃睁开了眼睛,他离她这么近,近得她能看清露在蒙面巾外面的他的眼睛。浓浓的睫毛,深得看不清楚情绪的双瞳。她喃喃地说:“我是在做梦还是醒着呢?你又来看我了。” 莲衣客没有回答她,只把药碗凑近了她的嘴。 扑鼻而来的药味刺激得花不弃皱眉,她下意识地扭开头,不想喝碗中的药。 莲衣客有些焦急,放软了语气道:“这里我不能久留,你把药喝了我就走。不弃,良药苦口,别耍孩子脾气!” 花不弃心里突然涌出委屈,偏过头说:“我就不喝!你答应了我为什么又反悔?既然不肯管我,还来莫府干什么?” 莲衣客沉默了会儿道:“今晚我不是来看你的。那两个侍婢晕睡过去了,没有人侍候你。把药喝了吧。” 如果青儿和棠秋没有被你弄晕,你就不会端药来?你更不会进来看我?花不弃小心眼儿发作,气得把头扭到了一边。 莲衣客不客气地将花不弃的脸扳转过来,药碗再次递到她嘴边。花不弃眼神幽怨,似怒似嗔地瞅着他,他的手一颤,差点儿把药荡出来。花不弃说喜欢他的话蓦地在耳边响起,莲衣客把药碗往床边小几上重重一放,什么话也没说,站起身就走。 “别走!”来不及反应,他背上已贴住了一个温暖的身躯。花不弃低呼一声,从身后抱住了他。她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忍耐不住地趴在他背后闷声咳嗽。滚烫的呼吸扑在莲衣客背上,烫得他有跳起来的冲动。 莲衣客闭上双目,缓缓说道:“不弃” 花不弃的眼泪涌出来,哽咽地说:“你不要生我的气。你中了一箭还来看我,我很高兴。”她伸手拿起几上的药碗一饮而尽,急切地说:“你看,我喝完了。” 浓浓的药味在鼻端萦绕,花不弃怯怯的表情像邀赏的孩子。莲衣客鼻子有些发酸,他的手不受控制地伸出,轻轻抹去她嘴角的药渍。 花不弃的眼睛瞬间变得明亮之极,傻傻地笑了。 那笑容像海上初升太阳的光芒,耀眼得让人不能直视。他若再看,会被这道光烧成齑粉!莲衣客后退一步,别过头硬下心肠说道:“花不弃,为了救你我中了一箭,我想不明白为什么要因为你受伤。你因我生病,咱们就算扯平了。你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你喝不喝药也与我无关。你就当从来没有见过我吧,当世上没有莲衣客这个人。” 花不弃怔了怔,当从来没有见过他?当世上没有莲衣客这个人?一瞬间,记忆蜂拥而至。天门关,他揽住她的腰避开黑衣女的长鞭;柴房中,他送来鸡腿;松林里,他细心替她结好披风的带子;南下坊,他紧追在海伯身后担忧的目光。她生命中突起波澜的这些日子里,能给她安全感的人只有他,让她怎么能当他不存在? 听到他的话,她没有伤心,只有后悔。花不弃目光空洞,轻声说:“我不该告诉你,我喜欢你。这样,你就不会像避瘟疫似的要离开我了。” 是的,他听到她说喜欢他,他就不能再见她了。莲衣客缓缓回头,花不弃泪盈的脸叫他忍不住地疼惜。都是他的错,怎能怪她呢?他低声问道:“不弃,你想看看我的脸吗?” 他的手已摸到蒙面巾正欲拉下,却见花不弃双手迅速地蒙住了自己的眼睛。莲衣客一愣,“为什么不看?你不想知道我是谁?” 花不弃转过了身,一个不像她的声音从喉间溢出,“看了,我就会一直记住你。你走吧,你的箭伤,因为我受的伤,要全好了,我才不会内疚地想起你。” 莲衣客叹了口气,决绝地离开。 一闭眼,他的身影清晰浮现。可是这个人,让她心脏怦怦乱跳,给了她无限遐想的莲衣客将永远消失在她面前。 花不弃的眼睛已经失去了神采,眸子嵌在苍白的脸上,像两汪深不见底的幽潭,绝望和悲哀在她心里膨胀,她按住咚咚跳动的心脏,飞快地跳下床,拉开房门跑了出去。 远远地只看到他的身影一闪,像片轻雪消失在黑夜中。花不弃腿一软,扶着廊柱滑坐在了地上。她握着颈中那枚刻有莲花印记的铜钱,脑袋越来越重,胸像被石头压住喘不过气来,眼前的灯笼不住地摇晃旋转,花不弃无力地垂下头晕了过去。 追进院子的云琅吃惊地发现长廊上晕睡着三个人,他抱起花不弃,触手滚烫。怎么又烧起来了?云琅心里焦急,将花不弃放在床上,旋身出了房门。 弄醒青儿和棠秋后,他急声说:“上回大夫开的药还有吗?” 青儿抚摸着脖子疑惑地说:“我怎么睡这么死啊?小姐怎么了?” 听了云琅说花不弃又发起烧来,两人慌了,叫醒了灵姑、忍冬和秀春,凌波馆顿时陷入一片慌忙中。 莲衣客进了凌波馆发生了什么事?他弄晕了青儿和棠秋,探望花不弃的病,可是花不弃为什么会从房间里只穿着单薄的中衣就跑了出去?今晚真是多事!他不让莲衣客来,花不弃就不会出房门吹风受寒再发烧。云琅悔得肠子都青了。 晕睡中的花不弃羸弱地躺着,像一只仰面躺着的刺猬,张牙舞爪,狡猾多端的刺藏在身后,露出了柔软脆弱的肚皮。 云琅想起她牙尖嘴利时的眼睛惊人地明亮,只觉得现在的花不弃怎么看怎么难看。她颈中滑出挂着的铜钱。云琅诧异地看着铜钱上的莲花刻痕,心里的疑惑越来越重。花不弃为什么会贴身戴着莲衣客的铜钱?莲衣客为什么中了箭伤还要来看花不弃? 他默默地把铜钱藏进了她的衣襟。这时,一滴泪从花不弃眼角沁出,晶莹剔透的泪滴濡湿了她的睫毛,轻轻从面颊上滚落。 云琅瞧着瞧着就惊跳了起来,揉着胸口低呼道:“邪门,心里咋突然像吞了个冰砣凉飕飕的?” 时近寅时,望京京都守备府后花园的门悄然被推开。一道黑影迅疾闪入院内,狸猫一般悄悄来到一间厢房外。 厢房之中仍燃着烛火,窗户纸上隐约透出一个走动的人影。 门被轻轻叩了三下,元崇三步并作两步,拉开门。屋外黑衣人闪身进了屋,元崇警觉地往外张望了几眼,关好房门问道:“怎么这么晚?” 来人没有答话,径直走向内室。 元崇跟进内室,手里已端着一盆热水。 内室中站着一个身形瘦削的男子,穿着夜行衣,黑巾蒙面,披着黑白二色的披风,正是莲衣客。 “灯节上出了点儿事耽搁了。”莲衣客说着拉下了蒙面巾,露出硬朗的脸,陈煜?! 他的嘴唇失了血色,眉心微皱,神情疲惫。他小心解开衣裳,右臂低垂动作迟缓,转过身坐在床榻前道:“伤口肯定裂了。” 元崇上前一看,白布上沁出了血迹。他埋怨道:“明知皇上元宵节召你观灯,昨晚陪你回了王府就该好好歇着。有什么急事又拿我作借口出府去?那花不弃不是被你救下了吗,难不成你还要亲眼看到她回到莫府才肯放心?” 他是救下了,却把她扔在了草棚中。昨晚他不出府向莫府报讯,花不弃怎么办?陈煜指了指自己的肩头,没有回答。 元崇没有再问,动手解开了包扎住伤口的白布,紧跟着他倒吸了口凉气,“才过一夜,怎么伤口会变成这样?今晚又发生了什么事?” 陈煜肩头那处箭伤血肉模糊,四周肌肤发红,触之火烫,像是一个甜柿子被用力拍烂,红血黄水溢出,惨不忍睹。 陈煜笑了笑道:“父王见了明月山庄的花灯之后晕厥,我向皇上讨了旨去查探。情急之下,从花舫直掠上岸。柳家大小姐似乎从我的身法上怀疑我是莲衣客,故意在我肩上拍了几掌,只能生受着了。” 柳青芜看似随意的几巴掌拍在他肩上的时候,肩头的锐痛直达心底,痛得他能感觉到脚指头死死地抠住了地。走出明月山庄花楼的时候,他的右臂酥软得用不上力。早知道这丫头狠辣多疑,他就不该送上门去。可是那张脸,叫他不得不去。 陈煜闭上眼,柳青芜和青儿的脸交替在他脑中出现。 在莫府看到花不弃的婢女青儿时,他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天门关黑色女斗篷下露出的晶莹玲珑下巴。今晚受了柳青芜几掌也值得,总算让他知道黑衣女就是她。强撑着去莫府也大有收获,细看之下莫府的婢女青儿和柳青芜眉目之间有细微的差别,绝不是同一个人。但两人耳侧位置都有同样的小黑痣,长相酷似的两女没有关系才叫奇怪。 元崇叹了口气道:“昨日你突然告诉我你是莲衣客也骇了我一跳。你我从小一起长大,我竟不知道江湖中神秘的莲衣客竟然会是你。听你语气,柳家大小姐不简单?” 陈煜笑了笑道:“我怀疑腊月三十莫府烟花爆炸也与明月山庄有关。今晚我不只见到了一个柳青芜,还见到了一个和她容貌极为相似的女子。那个女子在莫府为婢,我怀疑明月山庄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二小姐。” 元崇来了兴趣,大笑道:“长卿,你总算找到流言的源头了。明月山庄要和莫府争生意,生怕因为花不弃你父王会偏向莫府,所以要让她出意外叫莫府不好交代。没害到花不弃,元宵节就让王爷见了花灯晕厥。你父王病倒,皇上令你来主持今年的内库招标。你恨莫府收留花不弃,绝不会帮莫府。这样一想,事情就理顺了。只是,明月山庄的花灯有何特别?” “花灯无甚特别,只是勾起了我父王的一些回忆罢了。” 也许,不仅仅是争夺生意这么简单。明月山庄主要经营的是瓷器,莫府经营钱庄,合作比仇杀带来的利益更高。明月山庄为什么这么仇视莫府?柳青芜想要莫若菲和花不弃的命。那个青儿在莫府没有对花不弃下手,她进莫府的目的又是什么?都是明月山庄的人,为什么两人的行事完全不同? 一连串的问题在陈煜脑中纠结成了一张网,那个能解开网的绳结在哪里? 他停住思绪,趴在床榻上说道:“王府中人多嘴杂,就连我的近身侍从阿石也是皇上赐的小太监。今日又要麻烦你亲力亲为,再给我包扎伤口了。” 元崇知道现在不是细问陈煜的时候。他拿起布巾小心地将伤口擦拭干净,看着红肿的伤口,知道要把脓血全挤干净。他的手指轻触了触伤口周围的肌肤,踟蹰半天也没有动手。 “你常说自己是粗人,怎么动起手来像大姑娘绣花了?”火辣辣的感觉从肩上传来,感觉到元崇有点儿下不了手,陈煜眉心微蹙,嘴里调笑起元崇的小心翼翼。 元崇不满地嘀咕道:“我这不是顾忌你是千金之躯,怕你吃不消吗?好心当成驴肝肺。” 陈煜扑哧笑道:“一支小箭创就让你手软了?你平生志愿是投军报国沙场杀敌,我怕你真上了战场连刀都举不得。” 元崇被他说恼了,脸涨成猪肝色,手指毫不留情地压上陈煜肩头的肌肤,本已凝结成薄痂的伤处被挤破,溅出一股脓血来。陈煜的背瞬间绷紧,显是痛得很了。元崇忍不住说道:“你要不要咬块布巾啥的?” “你继续!”陈煜深吸口气答道。 “虽然我调走了小厮,你若喊出声来,还是会惊动府里的人。你真的不需要?你确认要充硬汉?你绝对不会呼天抢地惨叫出声?”元崇嘴里说着,手上并没有停,用力按压着伤口。 陈煜咬着牙说道:“以往只觉得渐飞话多,没想到你比他府上养的鹩哥还嘴碎。” “是八哥!想想你风花雪月当大侠飞檐走壁多快活呀,记得有回咱们三人一起说起莲衣客,你咋说的?他算什么独行侠啊,没准是个采花贼呢!你瞒我们可瞒得真好!”元崇说着话分陈煜的心,指尖感觉到肌肉渐渐放松,他拿起一壶烈酒对着伤口就浇了下去。 陈煜浑身一颤,闷哼了声,痛得抓紧了身下的棉被。他全身肌肉再度绷紧,冷汗从额上点点沁出来,被烧灼的感觉直达心窝。和看到花不弃眸中爆发光彩,对他傻笑时的感觉一样。他脑中炸开一道白光,失去了意识。 元崇眼中露出钦佩之色,拿起布巾细细擦拭。他发现陈煜晕过去了,这才喃喃说道:“大侠真不是人人都能当的。” 他虽不如白渐飞书读得多,却是粗中有细之人,给陈煜包扎停当,收拾好床榻,拉过被子盖好。弄好这一切,元崇一屁股瘫坐在凳子上,擦了把额上的汗道:“你还真说准了,少爷我连鸡都没杀过,上战场看到开膛破肚没准会软了腿。” 他拿起酒坛倒了一大杯酒干了,热意从肚中腾起,情绪才渐渐平静下来。 元崇绞了块热巾敷在陈煜脑门上,静静地看着这个一起长大的朋友,心里说不出的感慨。昨晚去南下坊,陈煜与他分头找人。再出现在他面前时,陈煜浑身湿透,上身赤裸,还带着箭伤,悄悄让他相助。他想起白渐飞说过,自七王妃逝后,谁也看不透陈煜。但是他相信自己,元崇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笑什么?看到我的狼狈样挺得意?”陈煜缓过气渐渐醒转。伤口已经包扎好了,剧痛之后再没有酸胀麻痒隐隐抽痛的感觉,他觉得舒服多了。他歪着头看着元崇,疲倦的脸上带着笑意。 元崇精神来了,挪近了椅子道:“长卿,要让渐飞知道吗?我的意思是可以再多一个人帮你。” 陈煜摇了摇头,“渐飞是要走仕途的,他将来会是皇上的人。以他的才华,他现在入仕也许还会被选中成为辅佐太子的人。父王能留在望京是皇上对太后的孝心,顾念着同胞亲情舍不得让父王远离。渐飞满腹经纶,心愿是有朝一日能登朝拜相。七王府和他牵连深了对彼此都不好。” 元崇瞪他一眼道:“我就不能入朝为官?你就不怕和我牵涉了?没准儿将来我还是手握兵权的上将军!” 陈煜微笑道:“你还记得小时候咱们三人一起陪皇子们读书的情景吗?” 元崇呵呵笑道:“记得,原本咱们三人要好,但渐飞懂事,顾及皇子多一些。不像我傻得很,总不肯替殿下顶包。”他放缓了声音,凝视着陈煜道:“他也不像长卿你。你成天贪玩,皇上见老师罚你总让免了。” 闲散王爷的闲散世子,一生锦衣玉食就够了,不需要他学富五车。习武强身是皇上应允。只不过除了大内侍卫教他,七王爷心疼儿子,掌管内库多少也认得些江湖中人,多找了几个师父陈煜又学得好了些罢了。 见元崇一点就明,陈煜心里倒有了些顾虑,元崇毕竟是京都守备府的公子。他思索再三后道:“用莲衣客的身份,我可以不必顾及自己是王府世子,行事更方便,但我在江湖中走动的消息传出去对王府没有好处。昨晚你我同时出府,我不见了踪影会让有心人联想到莲衣客的突然出现。虽是情势相逼,但是我也利用了你。有你相陪,我就有了不和莲衣客重叠的人证。元崇,你最好也”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元崇递来的酒打断了。元崇粗犷的脸上涌起和煦的笑容,“这是药酒,喝了好好睡一觉。我早就嘱人去王府送信,道我拉你赏灯饮酒醉了。” 陈煜心头一暖,接过杯子与元崇轻轻碰了碰,一口饮尽。他微笑着闭上眼道:“好酒。” 不消一会儿,陈煜的鼾声渐起。元崇轻声道:“有我守着你,好好睡吧,兄弟。” 远处传来鸡鸣声,年节终于过完了。 陈煜睡到日上三竿才起,精神已恢复如常。他收拾停当,穿好元崇替他备好的锦袍,俨然又是一副华贵世子的模样。 找了个宿醉的理由,元崇吩咐下人备轿送他回王府。 才到王府门口,就看到阿石伸长了脖子站在大门旁张望。见陈煜慵懒地下了轿,阿石苦着脸迎上去说道:“少爷你总算回来了,王爷醒了一直在找你。昨晚怎么不叫阿石跟着去服侍?” 陈煜揉了揉眉心道:“这个元崇真真害苦我了。他昨晚硬要赌酒,这会儿我的头还疼呢。王爷身体有无大碍?” “王爷回府没多久就清醒了,吩咐少爷回来就去书房见他。” 陈煜“嗯”了声,进了府门往书房走去,随口对阿石说道:“酒后口渴得很,想吃果子。找管事的拿些橘子、枇杷来。” 阿石为难地挠了挠头道:“现在是冬天啊,少爷!枇杷夏日才有,橘子府里倒是有不少。” “嗯,挑两篓好的送到我房里。对了,你去弄些蛇来!” “蛇?少爷想吃炖蛇羹?炒蛇皮?红烧蛇肉?不过少爷,冬天蛇冬眠,市集上没有。要找猎户进山去捉才行。少爷,你不是一向讨厌蛇虫鼠蚁,怎么突然想吃蛇啊?” 陈煜脸一板道:“谁说我想吃来着?是和元崇赌酒输了。他明知道我讨厌这些玩意儿,非要我亲自去捉二十条蛇。难不成少爷我还真的进山去捉?你去办,别声张出去让那小子知道了!” 他脸上不自然的神情让阿石忍不住偷笑,心想元崇少爷这招真狠。他大声应下后见陈煜进了书房,赶紧一溜烟跑去找人弄蛇去了。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六章

关键词:

上一篇:落雪时节

下一篇:指间秋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