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寓言 > 杏花春雨

原标题:杏花春雨

浏览次数:155 时间:2019-10-06

www.4155.vip,第三十九章 范家兄妹拿出厚厚的一叠纸,哲乐拿出纸笔充当书记员。 晨光神精一下子绷紧。他在心里咒骂,没骂别人,他在骂自已。怎么就找上了范小多这个麻烦,而且还老老实实的面对她带来的这一堆麻烦!他定定神,举手申请:“各位,你们的问题很多,我要全答下来,估计这一晚上都答不完。能不能抽样检查?” 范哲天想笑。板着脸说:“那就一人一题,我们五个人,要求全答对。答不对你考核重新安排。” 晨光想,范哲天你这个老狐狸,还一轮一轮的来啊!脸上却露出轻松的笑容:“大哥,从你开始?” 哲天摇摇头:“从哲和开始。” 老五范哲和清清嗓子:“第一题,做首七言绝句。要包含我们兄妹七人的名字,就是天,地,人,和,乐,琴,多。要求,七步成诗。” 晨光傻眼,一来就掉书袋?让他背几首唐诗宋词或现代诗,他还能撑一下,这个?他又不考状元!晨光又举手:“能否申请场外支持?” 哲和得意扬扬说:“可以,” 晨光起身往窗边走,刚迈出一步,听到哲和大声说:“一步!” 他没反应过来,又迈出一步。哲乐又计数:“两步!” 晨光停住脚步,回头看看哲乐,又看看自已的脚,他不动了,站在客厅给候在外面的晨曦打电话,眼睛瞟见范家兄妹虎视眈眈盯着他,他压低了声音:“姐,范家要我现场作诗!妈的,还七言绝句!七步成诗!我走了两步了我!” 晨曦接到电话,和李欢小多对望一眼,想笑又不敢笑:“写什么诗,什么内容?” 晨光说:“用范家兄妹的名字,天地人和琴多!” 晨曦说:“你等着!” 晨光站在客厅拿着电话。他不用看都知道这屋子里有人在偷笑。 哲和想,你要真的七步成诗,也算有点墨水了,场外支持,哼,能这么快写出来我也服了! 晨曦也着急,她只知道有首打油诗,就念给晨光听:“。我只知道这个!” 晨光不管,念了再说:“天上一笼统,地上黑窟窿。” 哲和笑出声来,这是唐代一个打油的汉子写雪景的打油诗,下面两句是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他笑着说:“继续,还有五句呢。” 晨光无奈又催晨曦。晨曦没法了:“我完成了百分之二十五,其它自已想办法!”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晨光瞪着手机想,真是没文化!他回头,发现自已还保持着迈步的姿势,着实难看,干脆两步走回来坐下。 哲和笑着说:“没关系,你不用迈大步,还有三步可想!” 晨光一赌气,就顺着那首打油诗往下说:“哲人身上白,哲和身上肿。”范哲人扑的一声就笑出来了。他们弟兄五人,范哲和是最胖的一个。哲和气得把脸扭到一边。听了这四句,其他几个人都爆笑出声。 范哲天盯着晨光涨红的脸想,那能这么容易就把小多给你,为难你是为了让你记牢,我家小多在我们眼里就是块宝。哲天脸一沉:“严肃点,下面两句不用说了,这一题不用考了,勉强算及格,下一题,哲人!” 晨光呼出一口气,他想,范家这群人真是变态,他现在特别想弄台摄像机把这个场面拍下来,以后放给他们看,羞死他们。 范哲人带着一脸好笑对晨光说:“我的题很简单,你做五十个俯卧撑。” 宇文晨光看看哲人:“这里?现在?” 哲人点点头。 晨光想,长这么大还没心甘情愿被人当猴耍。干脆丢人到家。以后一并还给范家。他露出满不在乎的笑容。挽起袖子往范家客厅里一趴,一五一十开始做运动。 哲人计数。晨光边做边想,就当是在健身房。还好自已喜欢运动,不然,这般折腾不死也要脱层皮。 晨光听到哲人数到五十,拍拍手站了起来:“过了?” 范哲天点点头,他对晨光轻松做完五十个俯卧撑感到满意。 轮到哲地出题。哲地说:“如果宇文家破产了,你会怎办?” 晨光笑了:“没有如果,不可能的事情。” 哲地强调:“万一呢,你会怎么办?” 晨光笑得很愉快:“我说没有就是没有。就这个答案!” 哲地看向大哥。范哲天想了想,说:“过关” 晨光笑得更是开心,三个人都过了,他觉得也不是好难的事情。 范哲琴等了老半天,终于轮到她了。哲琴问晨光:“你知道现在猪肉的市价吗?” 晨光嘴张了张,又闭上。他几时去过菜市场。只好蒙了:“八元?” 哲琴摇头。 “十元?” 还是没对。 “不超过十五元!”晨光没办法了。 哲琴说:“我看你真不是居家过日子的人。你没买过菜?” 晨光觉得这题不适合他。他说:“有保姆我为什么要去买菜?实在不行就吃馆子呗。” 范哲天摇头:“宇文晨光,你不懂生活的乐趣。这关过不了。” 晨光还想据理力争。哲琴就说:“有钱是一回事,过日子是另一回事,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能用钱买到的。” 范哲天说:“今天就这样吧,等你学会买菜了再来。” 晨光想了半天,对范哲天说:“那能不能你的题出了,到时候我就只过二姐这关了。” 范家兄妹都笑。哲乐一边记录一边观察,他觉得家里人开始喜欢晨光了。 范哲天问晨光:“你真的想答我这题,过我这关?” 晨光点点头。 范哲天往里屋喊:“思成!你出来!” 范思成早想出来看热闹,一听老爸召唤,跳的就站出来。范哲天看看儿子,笑着对思成说:“这个人想要做你小姑的男朋友。你出个题考考他。” 晨光看看十岁的思成。哭笑不得,范哲天怎么想的,弄个娃娃来考他?他脑子飞快回忆自已看过的动漫电影电视,生怕思成问及一个他实在不认识的动漫人物。 范思成摆出一张成人脸,歪着脑袋想了想,先问范哲天:“爸爸,我问的问题,他回答的答案是对是错由我说了算吗?” 范哲天笑着摸摸儿子的脑袋:“好,由你说了算。” 思成眼睛里闪动着狡猾的光芒,张口问晨光:“如果饭桌上有我妈妈烧的红烧鸡,一只鸡有两只鸡翅膀,我和小姑都想吃,而且想两只都自已吃,你会怎么办?” 晨光觉得思成太可爱了。这题有什么难,总不能让小多和小侄子抢鸡翅膀吧?他说:“叔叔把两只鸡翅膀都挟给你吃。” 思成高兴的鼓掌。他对晨光说:“答对!我喜欢你做小姑的男朋友!” 晨光露出笑容,正想再逗逗思成,却发现范家众兄妹脸色都不好看。他想,自已没说错什么啊。 范哲天看看儿子,再看看宇文晨光。见儿子一脸兴奋,晨光一片茫然。就说:“这题思成说了算。不过,你明天再来过哲琴那关吧。自已去买菜,然后拎家里来,晚上我们就吃你买的菜,记着一定要买只鸡,我老婆做的红烧鸡味道不错!” 晨光出了范家。望着外面的星空想。真是太他妈不容易了。 晨曦李欢还有小多都等得急了。见晨光回到家问他考得咋样。晨光看看他们,突然把小多抱起来,大笑着说:“只要学会买菜就行了!” 家里几人都长舒一口气。 李欢问晨光:“什么叫学会买菜?” 晨光笑着说:“小多的哥哥姐姐说我连菜都不会买,不是居家过日子的人。” 小多呵呵直笑:“明天我带你去买菜!” “恩,买完了拎你大哥家去,晚上在你大哥家吃饭!” 小多一脸惊喜:“看来大哥他们真认可你啦!” 晨光搂着小多坐在沙发上。对晨曦和李欢说:“我累了。我还做了五十个俯卧撑呢。”说完把头往小多身上一倒:“范小多,我要报仇,一定要报仇!” 第四十章 宇文晨光不是没买过菜。在外读书进超市一盒盒包装好了的菜拿了就走。他是从来没有在这样的菜市场里讨价还价的买过菜。 自从进了菜市场,范小多的笑就没有停止过。晨光瞪她:“每买一样,价全给我记好了,听到没有?” 小多拿着纸笔笑着答应:“知道啦。” 晨光除了鸡以外不知道还要买些什么菜,就问小多:“你哥他们喜欢吃什么菜?” 小多说:“喜欢吃的多了。” “那每个人说一样喜欢吃的,当然,还包括你喜欢吃的,我全买。” 就这一句话,宇文晨光走出菜市场时两手挂满了各种菜蔬。他得意地冲小多一笑:“这下好了,七个人做七道菜,每个人都不放过,一网打尽!” “晨光,我忘了对你说了,在我大哥家吃红烧鸡,鸡翅膀是我的专利,你要记得挟给我吃,不然大哥他们会觉得你不疼我!” 晨光脚步一滑,手里的菜差点落地:“那个,你小侄子考我的最后一题是红烧鸡的鸡翅膀要挟给他才对!” 范上多大怒,范思成,你人小鬼大,上次吴筱来挟鸡翅膀给她,现在晨光来,你居然敢让他把两只鸡翅膀都给你!想到这里范小多恨不得把思成吊起来打。她气鼓鼓地对晨光说:“在我们家没人敢动我的鸡翅膀,特别是范思成!你上当了,我看你怎么办!” 晨光想,这可怎么办才好呢。不给思成吧,自已说话不算话,不给小多吧,范家兄妹就觉得自已不够疼小多,他想,两只鸡翅膀难倒一个大男人?说不过去呢。范哲天还专门叮嘱要买鸡翅膀,不就是想看看自已到时候怎么办。晨光看小多气鼓鼓的样子乐了:“小多,你快二十二了吧?你怎么这么计较这两只鸡翅膀呢?让让思成如何?我买更多的鸡翅膀给你啃好不好?” 小多对晨光说:“别的鸡翅膀那能和我大嫂烧的鸡翅膀比。那个,太美味了!”说着眼睛里露出对大嫂鸡翅膀的神往和陶醉。 晨光觉得有必要和小多讲讲形势:“小多,今天你要是和思成争这个鸡翅膀,你哥他们会不会借题发挥啊?要是他们反对,我们怎办?” 范小多闷闷不多:“每次去大哥家,我最想吃的就是鸡翅膀!现在美味的鸡翅膀就没了,还要看思成得意的啃。我不要!” 晨光看在眼里,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这可笑的事情:“小多,你这么大人了,怎么还这样孩子气?” 范小多哼了一声:“我就是任性不讲理要和思成抢鸡翅膀,你怎么着吧?” 晨光心想,范小多在家里不知道还有多少这样任性的时候,等得到范家兄妹的认可,他一定要好好教育一下范小多。这个念头从范家兄妹对他使各种变态招术时他就有了。在这样的环境下,范小多在家不知道跋扈成什么样了。 他把菜放进后备箱,想了想,对小多说:“你在车上等我,我还忘了一样菜,我去买了就回来。” 范家今晚又齐聚一堂。全家老少眼睛都粘在宇文晨光身上。 哲地老婆和哲人老婆咬耳朵:“长得真是不错。听说哥他们为难他,都过关了。” 哲人老婆转过身与哲和老婆咬耳朵:“看来是很优秀的人呢,不知道他和小多以后谁管谁?” 哲和老婆跑去和大嫂咬耳朵:“你说小多能制住这么一个人?” 大嫂微笑:“小多是宠大的,晨光在家也是老小,这下有好戏看了。” 一张大圆桌坐着范家兄妹七人加晨光和二姐夫以及思成。 另一张大圆桌坐着范家兄弟的老婆和吴筱以及三个侄儿侄女。 两张桌子坐满了人,热闹异常。 范哲琴一点不含糊,吃一样菜问一样菜价。晨光对答如流。说话间还不忘时时给小多布菜。范家兄妹都很满意。 红烧鸡就摆在桌子正中。范哲天看了半天晨光没有去动鸡翅膀,就给思成使眼色。范思成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大声说:“宇文叔叔,昨天我考你的题,你是怎么说的?” 晨光好笑地看了思成一眼。慢慢把筷子伸向鸡翅膀。范小多眼看思成就要得逞,着急地说:“两只鸡翅膀都是我吃的。不准你给他!” 晨光挟着鸡翅膀没有理小多的话,送到了思成碗里。两只鸡翅膀,一只不漏。 范小多看看桌上的哥哥姐姐,觉得委曲丢脸。交了男朋友,居然是他来拆自已的台。思成还不知死活地边啃边赞:“妈妈烧的鸡翅膀是天下最美味的鸡翅膀,好吃!” 小多咬着嘴唇,笑不出来了。她平时只要在家做出这种委曲的样子,要天上的月亮哥哥姐姐们都会跑去摘来给她。 果然,范家兄妹都露出了舍不得的神色。责备地看着晨光。范哲天想,为了过关,你就不顾小多,果然是商人重利啊。 范哲琴想,你怎么就这么不细心,不注意小多的心情呢。 范哲地想,小多这么爱吃的鸡翅膀啊,你怎么就不照顾她呢。 范哲人想,现在就不顾着小多,以后还想你对小多好啊。 范哲和想,小多还是要找个对她百依百顺的好。 范哲乐想,晨光,你死定了,这才是大哥的最后一题呢。 宇文晨光眼睛往范家兄妹身上一转,心想,还好早有准备。以后再慢慢改造范小多。他微笑着把筷子又伸向了红烧鸡,居然又从里面捞出了两只鸡翅膀,送到了小多碗里。 一只鸡怎么会有四只鸡翅膀?范家兄妹眼睛都看直了。 晨光呵呵笑着说:“我多买了两只鸡翅膀,扔锅里煮了。” 范家人一下子找不着话说。哲天笑着说:“好,有勇有谋,从现在起,你就是小多的男朋友了。” 范小多瞧着碗里的鸡翅膀,露出了笑容,边吃边和思成比:“我的鸡翅膀更大!” 思成郁闷了,这样也不能独占鸡翅膀啊! 晨光看着范哲天,笑着问:“我是小多的男朋友,我只希望以后小多有什么事都找我商量,哥哥姐姐,你们可不能再什么事都插手。” 范哲天点头:“你们都是成年人了。自已的事自已商量着办,家里不管,只要你不欺负小多,我们绝不干涉。” 范哲乐看看晨光,心想,这小子这么说的是习惯了自已做主呢,还是别有用心呢?又找不出反驳的理由。毕竟小多以后要嫁的人是他,他们会有自已的小家。大哥也说了,只要他不欺负小多。就由他们去吧。 范小多听了这话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她当然是巴不得哥哥姐姐们别再象管小孩子似的管着她。 宇文晨光心想,范小多,你以后这些和小侄子争鸡翅膀,不讲道理在家刁蛮任性的习惯最好改了,不然,我也要动家法。想着,嘴边浮起了一朵极温柔的笑容。看在范家人眼里,只见着了宇文晨光对小多的含情脉脉。 出了范哲天家。晨光牵住小多的手散步。 他边走边笑。小多奇怪地看着他:“高兴傻了?乐成这样?” 晨光停住脚步,看着小多:“我能不高兴?终于得到你哥你姐的同意,据李欢说,他们一同意,就站在我这一面了。范小多,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人了!” 小多看他一眼,不理他:“我大哥忘了给你说范家家规第一条,以范小多意愿至上,违者斩无赦!”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杏花春雨

关键词:

上一篇:杏花春雨

下一篇:月临花春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