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寓言 > 杏花春雨【www.4155.vip】

原标题:杏花春雨【www.4155.vip】

浏览次数:72 时间:2019-10-06

第三十五章 范小多以为真的就这么简单,哥哥姐姐就是想了解情况。这是情理之中的事。大哥范哲天并没有再仔细问她,看来已从哲乐那里知道了想要知道的东西。 小多和吴筱哲乐一起回去。路上小多问哲乐:“六哥,大哥说什么没有?” 哲乐看看吴筱再看看她:“小多,我觉得大哥是想调查取证后再行动。晨光很优秀的,我想应该没什么问题。” 范小多放了心,回家就给晨光电话:“晨光啊,今天吓死我了。” 晨光笑着说:“家里人不同意么?” “不是呢,就是问了一大堆问题,我见大哥很生气把六哥单独叫去问,以为他不同意呢。” 晨光惊喜:“你大哥没反对?” 小多呵呵直笑:“大哥很和蔼呢,说就是想了解一下,没别的。” 晨光放了心:“我还以为真那么厉害,害得我一整天心神不宁。想着他们要是不同意,就带你私奔去!” 这时吴筱抢过电话:“宇文晨光!” “吴筱?哦,六嫂!” 吴筱笑嘻嘻的:“没关系,叫不叫我六嫂都没关系!” 晨光奇怪了,吴筱态度怎么这么好?听到吴筱又说:“范家人真的个个都爱小多,肯定也会对你特别好的,我要嫁给哲乐,我也会对你好的。” 不知为何,晨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吴筱甜甜的语气带着股阴森森的凉气。晨光决定相信小多,她的哥哥姐姐想了解一下她的男朋友是很正常的事情,小多说了,她大哥很和蔼的,没别的。肖成飞以前也说过,范哲天很讲道理明事非的。 范哲天成功隐瞒了自已的情绪。把哲人叫到了一边。 家里老六是信不过了,老三介绍的李欢居然成了那个宇文晨光的姐夫,老三也信不过了。老二哲琴太感性,排除在外。老五哲和是学校老师,没那个能力,也排除。只有老四哲人。他在公安局上班,虽然是法医,不是干刑警的,但从单位从他的职业看,这事非他莫属。 哲人大概知道老大的想法,没等说就自动请缨:“只要宇文晨光是本市人,查他没问题。交我解剖了。” 哲天对哲人的态度相当满意。 三天后,哲人的解剖报告就摆在了范哲天面前。哲人觉得自已解剖尸体都没这样紧张过。他动用了同事的各种力量,派出了与他交好的警察哥们儿。把宇文晨光一家子的情况摸得清清楚楚。并调查走访了众多知情人士。摆在范哲天面前的报告里有几份还按上了手印。 据知情人士后来回忆,当时以为宇文家犯了案,涉黑要被一网打尽。好在来取证的警察问的问题全与经济无关,问题问得他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一个警察很严肃地问:“听说你小时候和宇文晨光常在一起玩,他欺负过你没有?”。该知情人士想了半天笑着说:“小时候打过架,有输有赢,欺负谈不上,那时小嘛,不过,那小子贼狠。” 就因他这句“贼狠”,警察连问了好几个问题。而这个证词之后写满了犯罪心理专家的评语,有一句写的是,此人好强,骨子里带狠劲,受重大打击后心理容易扭曲变态。 有一个问题是问的宇文晨光曾经与之相处过的女士。问题是:“听说宇文晨光和你谈过恋爱,为什么分手?” 女的笑了:“他十八岁。找个老师而已。” 来取证的人若有所思。 碍于配合警方调查,知情人士对此次取证都三缄其口。 范哲天看着哲人递过来的报告良久不语。哲人转悠了几圈问大哥:“这个宇文晨光不仅从家世到自身都很复杂呢。” 范哲天一字一句的说:“何止复杂,他比那个李欢要麻烦一百倍。你看看他有什么老子就知道了。” 哲人着急:“小多这么单纯!” 范哲天望着天花板沉思良久说:“我要单独见见宇文晨光。老四,你给我弄个摄像机,把过程偷*****下,我们再看。” 范哲天很是心烦。小多怎么就喜欢上这么个人呢。而且还是宇文家的独子。 宇文家他不陌生。宇文老爷子是个老狐狸。据说是开发海南那阵子发了家。为人耿直爽快,结交了众多江湖人,他做娱乐业从没人去找麻烦。近些年和政府关系密切合作。工程投标他的标底往往最低,质量上没话说。没有内部消息做不到。况且,招投标又怎样?他要开五个公司一起来投,中那家都是他一家。里面猫腻太多,根本无法去认证。是市里省里的著名企业家。 宇文家现在越做越大。而宇文家的生意宇文晨光却是在他姐姐要嫁人了才接手。报告上的宇文晨光是个标准的浪荡子,成天无所事事,在国外溜达了几年。宇文老爷子就他这根独苗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到三十了还由着他花天酒地。他要不做事,估计家里会养他一辈子。 这样的男人,范哲天摇头,不是他心目中小多的理想夫婿。 范哲天翻翻报告。哼!从小打架生事,老师评价小霸王,坏学生。上高中就泡夜店和人有一夜情。出了事也没事,家里会为他摆平。这样的人! 范哲天感觉事态严重。他绝对不要他的小多跟这种男人在一起。宇文晨光已经是个成熟男人,而他的小多才出校门大半年,根本没有任何社会经验。这样的小女孩最容易被成熟男人吸引。喜欢?怕是不明白受诱惑居多吧! 范哲天下了结论。 听说范哲天想和他聊聊。晨光很高兴,追着李欢问:“姐夫!你第一次和范哲天聊是什么情景?” 李欢心里暗笑:“我那是没准备,推开门就看到一大家子人。” 晨光不依:“你说具体点,越详细越好!” 李欢看了眼晨曦:“我不是没准备嘛,除了小多三哥三嫂一个也不认识,总的情形就象是论文答辩。他们问我答,答完了就过了。” 晨曦白他一眼:“我们家也要组织答辩赛。” 晨光这次不帮他姐了:“李欢,我就问你一个问题,只爱我姐一个人吗?” 李欢拉着晨曦的手,大声说:“对,只爱她一个!” 晨曦笑了:“好啦,快点说,晨光现在着急呢。” 李欢也笑:“他们问的问题怪的很。你只要把握一个原则,以范小多喜好至上就行,晨光,我问你试试呵。” 晨光乐呵呵地说:“先演练,这个好。你问吧。” “你喜欢范小多什么?” “什么都喜欢!” 李欢摇头:“这个答案没诚意,你得说小多清纯,可爱,美丽,有礼,大方,懂事……” 晨光大笑着说:“我还得再加一句,在我心中她不是天使,天使连她脚趾头都及不上!范家人这样看小多的?” 李欢严肃地说:“比这个还夸张,你只有比他们更夸张才能打败他们。”说完就笑了,把范哲人当时问他会不会讲故事这一问题告诉了晨光姐弟。 宇文晨光笑得肚子疼:“放心,要是问我,我就回答,我熟悉《一千零一夜》《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外加四大名著中外名篇。实在不行,我就现场给范家兄妹声情并茂说小红帽的故事,至少三种版本,我用三国语言翻译!” 李欢服了晨光:“我当时怎么就没现场开讲呢?我的口才不输于你啊。”然后又把知道的范小多的喜好告诉给了晨光:“万一问起你小多的喜好,你答不出来你就不是合格人选。照顾不好小多嘛。” 晨光又笑:“这个不怕,范哲乐已经给我温习了一遍,标准答案我让他们问小多去。保证每题答对。” 一番培训交流下来,晨光觉得范家人就是过于关心小多。生怕她受半点委曲,生怕自已照顾不好。这个,他完全理解。 李欢似乎比晨光还紧张这次见面。一个劲儿提醒他要着装齐整,千万别装什么花衬衫脖子上挂点零件之类的。去了态度要好,要有礼貌,要表现出对小多的一往情深。 晨光看看镜子里的自已。整一个正人君子。他转过头问李欢和晨曦:“怎么样?” 晨曦一脸欣赏:“你在大街上走小心被女孩子缠着脱不开身。” 李欢却摇头:“你还是穿得平凡一点去比较好,这身衣服可以上时装杂志。” 晨光开始换衣服。从西装到休闲装换了个遍。他微微喘气:“那个范哲天倒底喜欢那种?” 李欢看得眼花缭乱,慢吞吞地说:“我第一次见就穿的是西装,根本没准备。” 晨光拉下脸:“那种颜色的西装?” 李欢想了半天:“就我身上这件。” 晨光仔细看了看,回头对晨曦说:“姐,赶紧去帮我买件一模一样的,大一号的回来!” 晨曦摇摇头:“你找件相似的穿不就行了?”然后亲自给他配衣服配领带。 等晨光穿好了。李欢又说:“你衣服太挺,皮鞋太亮,头发太顺,怎么看怎么别扭。” 晨光用手扒扒头发,弄乱。 揉揉衬衫,免得太硬挺。 看看皮鞋,伸出脚对李欢说:“你踩一下。” 李欢使劲一踩,晨光疼得开跳:“叫你踩脏点,不是叫你踩得我走不动路!” 晨曦缩在李欢怀里开始狂笑:“晨光!我还从没见你这么紧张过!” 晨光不理他们。对着镜子左转头右转头,下定决心就这样了。吹着口哨往外走。听李欢笑着说:“千万别在范哲天面前吹,他会觉得你痞!”。 晨光不吹口哨了。他笑着对自已说,一滴水能反射出太阳的光芒,成败在于细节。 第三十六章 范哲人弄了套*****机,针孔镜头安装在范哲天上衣口袋的钢笔帽里。 哲人试了试镜头,看了看效果,笑着对大哥说:“大哥,动作别太大,镜头不然晃得厉害。” 范哲天点点头,他第一次用这玩竟儿,坐着就不敢动了。哲人又说:“大哥,你注意这个高度,记着要与他平视。” 哲天有点不耐烦:“要不你躲角落里拍,反正他不认识你。” 哲人嘿嘿一笑:“我不是准备了嘛,咱们两台摄像机,全方位拍摄。” 哲天放了心,夸他:“好,做法医的观察入微,你能把专长也用于生活中很好。” 范哲天选的时间是上午九点,选的地点是位于天台的某茶楼。这个时间,这间茶楼几乎还没有人。 宇文晨光走进茶楼的时候,看到一个酷似哲乐的中年男人坐在门口附近的座位上看着他。远处的角落里有个正在看报挡住了脸的男人。茶楼里没有别的人。 晨光径直走到了范哲天的面前:“是小多的大哥吗?我是宇文晨光。” 范哲天微笑着脸没有起身,哲人说过动作不要幅度太大。他点点头:“坐。” 宇文晨光坐下后眼睛看了看范哲天坐得直挺的身子,再看了看他别在口袋里的钢笔。心想,难怪李欢叫我千万别穿色彩鲜艳的衣服,范哲天不是一般的落伍。这年头,谁还在口袋里夹只笔。看到那只钢笔,晨光想笑,又拼命把裂得开了点的嘴努力往回收。 范哲天沉稳地打量着宇文晨光。他似乎找到了小多喜欢这小子的答案。宇文晨光比照片上看起来还英俊帅气。张嘴一笑,满口白牙把阳光全收在了脸上。举手投足间又有成熟男人的风度。正是小女孩最喜欢的那种类型。 范哲天想老六哲乐说这人不错。宇文晨光看上去不错。可是,他冷笑一声,老六啊,你只看外在,只听他谈吐,你要是见了老四的报告,我看你怎么评价他不错! 哲天还是老作风,没有把先入为主的意见带进这次见面里。他继续微笑着招呼晨光。简单做了自我介绍:“我是小多大哥范哲天,我比小多大十八岁。又当哥又当爹了。” 晨光及时补充了一句:“以后我会照顾好小多。” 范哲天虽说尽可能地去客观评价,但多多少少受哲人递交的报告影响。晨光接口说的话,听到他耳朵里就有点小多不再需要他的味道。一股子酸味就蔓延开来。哲天端起茶喝了一大口,想压下心里的这点不舒服。“令尊身体还好吧?” 晨光准备了满肚子应付稀奇古怪问题的资料,范哲天怎么问起了他老爹?晨光只有回答:“还好,精神特别好,闲不住,说是在家种花养草,公司有重大决策还是他老人家拍板做主。” 范哲天笑了:“有时间去拜访下他老人家。对了,宇文晨光,你在国外读了几年书?” 晨光心里想,进正题了:“叫我晨光好了,我在加拿大呆了七年,其实书只读了四年。有三年时间边打工边旅游。” 范哲天感慨:“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多走多看长见识,不象我家小多,长这么大就没出怎么出过A市的地界。家里总是放心不下,现在看来,早应该让她出去锻炼,多点生活经验,也不致于现在交男朋友都放心不下。” 晨光心里咯噔一下响起了警报,范哲天是真的赞叹自已见多识广呢还是说小多眼神儿不好找着自已没找对人?晨光笑着接嘴:“以后我多带小多出去走走。” 范哲天心里的酸味又重了几分。寻思我还没说同意呢,怎么句句话里小多都变成你的人了?哲天淡淡地说:“我家小多太单纯,其实以你的条件,你大可不必找上小多的。” 晨光想,这是不是变相问他有多喜欢小多?他正正颜色,张口流利地把李欢说的系列形容词外加自已的创作一口气说了出来。 天使?天使也不及小多?还说的这么溜!范哲天倒吸一口凉气。要不是知道宇文晨光的家世,他几乎要怀疑遇上专门勾搭单纯小姑娘的骗子。 晨光见镇住了范哲天,松了口气。等待下一个问题。范哲天好半天才缓和下来,语气转为冷淡:“我家小多我了解,绝对没有宇文先生您说的这么优秀。” 晨光一听坏了,宇文先生?多冷淡啊。心想李欢你害死我了。赶紧补救:“其实我只是想说,小多在我心里是最好的。” 范哲天还是冷淡:“小多没谈过恋爱,你十七八岁就去夜店。小多怎么和那些欢场女子相提并论。” 晨光暗道一声惨了,这个范哲天把他看成花花公子了。他解释:“那些是年少时不懂事,那时小,好奇贪玩。” 越解释范哲天越不满,心想,不管怎样,你十八岁可以找个二十八岁的女人当你的启蒙老师。我怎么可能放心把小多交给你。 范哲天缓缓问出了最后的问题:“你以后对小多有什么打算?” 晨光想,这句话是同意还是不同意他和小多呢?嘴里没半点犹豫:“我想和小多再相处一些时间,眼下刚接手公司,等事情少一些,我娶她。”说完眼睛正视范哲天。晨光尽量让眼神看上去能诚挚些。 范哲天盯着他和他对视。晨光不敢转移视线,他被范哲天看得眼睛都酸了。范哲天才收回目光对他说:“宇文晨光,我不同意你和小多谈恋爱,更不同意你以后的打算。” 范哲天说这些话时脸上还带着微笑,态度也很和蔼。宇文晨光坐了一上午聊了一上午态度好了一上午脸笑僵了眼睛瞪酸了,最终得到这么个结论。他很生气。强自忍住对范哲天说:“我尊重你是小多的大哥,所以征求您的同意,但是小多已经成人,她的选择才是最重要的。我不会因为你不同意就不和小多在一起。但是,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不同意吗?我愿意去改,我希望小多和我在一起能得到家人的祝福。” 晨光这番话说得不卑不亢,彬彬有礼。范哲天叫了一声好。原谅了小六的目光短浅。你看人家说得多好,还暗带威胁,小多成年了,你管不着了。征求你的同意是看在你带大小多,是她亲大哥的份上。同时又留有后路,你不同意拿理由来,我改还不行? 范哲天越发觉得宇文晨光不简单。他想了想,对晨光说:“明天晚上,你来家里,我告诉你为什么不同意。”范哲天想,报告里说宇文晨光是个贼狠的人,宇文家也不是好惹的,要不绝了他的念想,他怕是不会轻易放手。范哲天决定讲事实摆道理,彻底打消宇文晨光找小多的念头。 晨光一听,还有转机。笑着答应下来。 晨光一走,范哲人就从角落里坐过来:“大哥,我都听见了,这个宇文晨光真不好对付呢。” 范哲天一摆手:“今晚召集哲琴他们几个来,开看片鉴定会,把报告再影印五份。对了,通知哲乐时不要给他说来家里干嘛。省得这小子通风报信!” 晨光回到家,李欢和晨曦就围了上来:“怎样?” 晨光没好气地说:“死刑,缓期到明晚执行!” 李欢和晨曦都愣了。晨曦说:“小多大哥不同意?” 晨光往沙发上一倒:“什么叫政客,什么叫官场老狐狸!今天见识了。范哲乐出招出在明处,就丢你下海让你游上岸了事,范哲天根本就看不出他的情绪变化。一上午呢,他坐着上半身就没动过一下,判我死刑时脸上的笑都没变过,要不是眼睛变得冰冷,我还以为他戴了张面具。” 李欢奇怪:“不对啊,说没说为什么不同意。” 晨光沮丧:“不知道,没明说,聊了会乱七八糟的就下结论了。我估计是担心小多单纯,怕被我骗了。” 李欢呵呵笑了:“你这形象怎么也不象是那种油头粉面的骗子啊。” 晨曦冷静了会,对晨光说:“你把整个过程,所有的对话都说一遍,我们看看问题出在那里。” 晨光想,三个臭皮匠能抵一个诸葛亮,他慢慢回忆了从走进茶楼到离开的全过程。附加形容了每个对话范哲天的表情动作。 晨曦和李欢听完还是奇怪。没有特别的问题,晨光的回答也没有什么不妥。李欢说:“会不会是觉得你形容小多太过分,觉得有点假?” 晨光瞪他一眼:“那不是照你说的复制过去的?” 李欢一拍沙发:“是啊,从我这里听过一遍,你再重复,范哲天没准儿觉得你没诚意。” 晨光怒吼李欢:“看吧,就你坏事!怎么办?下次怎么补救?” 晨曦说:“他提到了你十七八岁去夜店?” 晨光点头。晨曦笑着说:“照你形容范哲天是很老套保守的,你这么不纯洁,他当然担心小多。对了,他怎么知道十多年前的事?” 晨光摇头:“感觉上范哲天对我很了解似的。他问的问题并不多。” 晨曦沉思良久说:“看来范家对你做了调查,但是不管他了解你多少过去,现在和以前毕竟不同,你实话实说,不要夸张!” 晨光觉得有道理。晨曦又说:“你三十了,人家小多才二十一二,你过的桥都比她走的路多,范哲天担心是很正常的。但是你只要有诚意,让他相信你不是逗小多玩,那还有什么问题。” 晨光听了,心里慢慢舒服起来。 晨曦打了个电话,回来笑着对晨光说:“老头子知道了,说晚上叫人把范家的资料全拿来,咱们也分析分析他们,有的放矢。” 晨光高兴的蹦了起来:“老爸插手帮我,真是太好了!” 晨曦用手指戳他:“谈个恋爱全家惊动,三十岁的人了还这么不让人省心!” 小多给晨光打电话:“你见过我大哥了?他没为难你吧?” 晨光笑笑:“明晚让我去他家里。小多,你大哥不让你在场呢。” 小多笑了:“我在场外给你助威!” 晨光豪情万丈:“好,明天武装到牙齿,拿下你哥他们!”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杏花春雨【www.4155.vip】

关键词:

上一篇:落雪时节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