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寓言 > 第十六章

原标题:第十六章

浏览次数:94 时间:2019-10-06

“在我去之前,那次任务已经快要完成了。”瑞雷边说边接过早餐桌对面的茶水。与刚喝过的米粥相比,他似乎对茶更感兴趣。“当时的情形我前所未见:一个有着二十艘战舰和两只龙护航的舰队。虽然只是帆船,还没有护卫舰的一半大,但是中国战舰也没法再大了。我无法理解的是,中国舰队到处游弋,为什么还无法控制那些海盗。” “他们的海军司令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看上去是个非常理性的人。”斯坦顿cha话道,“一个次要人物不会得到这样的保护。” “他就是一个要完蛋的傻瓜。”瑞雷毫无雅量地说道。 他们两个带着“忠诚”号的一小队船员就是在这天早上到达的,此刻正在绘声绘色地讲述他们穿过中国海的经历。出澳门一个星期后,他们遇到了正在追捕舟山海盗的中国舰队。那些海盗不仅抢劫中国货船,还打劫来自西方的贸易船只。 “当然,我们到那里时并没有遇上什么麻烦。”瑞雷继续说道,“海盗龙没有武器,他们只是试图向我们放带火的箭,而且他们完全没有经过训练;由于海盗龙下潜得很慢,所以他们根本无法躲避我们的步枪射击,当他们尝过胡椒粉子弹的滋味后,就快速地掉转方向,我们击沉了三个海盗船。” “海军司令有没有提及他将如何汇报这次事件?”哈蒙德问斯坦顿。 “我能告诉你的只是他一丝不茍地向我们表示感谢。他来到了我们地船上,我觉得那是他们的一种让步。” “让他见识一下我们的枪。”瑞雷说道。“我认为他来到我们的船上,是对我们的枪更感兴趣,而不是向我们表示礼貌。但是,无论如何,现在她已经停kao在天津港,难道我们没有离开的机会吗?” “我想不行。”哈蒙德说道,“皇帝还在北部围场进行夏猎。几个星期内回不到圆明园。不过我想等他回来后,我们可以拜见他。” “我已经提出了收养的建议。这个我会向你解释。”他对斯坦顿补充道,“我们已经得到了少数地支持,这些支持不仅来自太子冕宁,我更希望你们在海上的表现可以赢得他们对我们地支持。” “还有什么困难吗?”劳伦斯忧心忡忡地问道。 “目前没有,但是我必须提醒大家,补给比我原来想象的要贵得多。”瑞雷说道,“类似盐什么的根本无法买到。牛的出价我们没法承受;现在大家就只吃鱼和鸡肉了。” “我们的经费用完了吗?”劳伦斯很后悔之前花了太多的钱,“我有些太奢侈了,不过我还剩些金子,他们看到金子,会毫不犹豫地把东西卖给我们。” “谢谢你,劳伦斯,不过我还不需要来剥削你;我们还没有沦落到被追债的地步。”瑞雷说道,“我考虑地是如何让我们回国的行程变得可行。因为我们还有一只龙需要喂。” 劳伦斯也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只有保持沉默,以便让哈蒙德继续他的话题。早餐之后,孙凯通知他们晚上将举办宴会和戏剧表演,为新到的人员接风。 “劳伦斯,我想去看乾。”在劳伦斯考虑晚上穿什么衣服时。泰米埃尔把头伸进房间说道,“你不会出去,对吧?” 自从袭击事件发生之后,泰米埃尔变得越来越有防范意识,不会在没有人服侍劳伦斯的情况下离开;仆人们已经忍受了他几个星期的猜忌,他还为劳伦斯的保卫工作提出一些建议,比如,安排轮流值班表,不论什么时候,劳伦斯的保卫人数都不能低于五人。或者为他打一副盔甲。就类似于十字军东征时期地那种。 “不会的,你放心好了。宴会前。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让自己看起来体面一些。”劳伦斯说道,“代我向她问好,你要待很长时间吗?晚宴可不能迟到,这是我们应有的礼节。” “我不会待很长时间,很快就回来。”泰米埃尔说道,并保证他会在一个小时内回来,他的翎颌因兴奋而轻微抖动,他的胸前放着一个狭长的包裹。 经他要求,劳伦斯来到了后院,泰米埃尔羞涩地用肘把包裹递到劳伦斯面前。起初劳伦斯只是迷惑地盯着包裹,然后慢慢地解开丝带,打开漆面地盒子——一把精致的佩剑与剑鞘并排躺在黄色丝垫上。他拿起佩剑仔细端详:轻重适当,底座较宽,剑的两侧是锋利的剑刃;剑似乎是用大马士革钢铸成,两个血槽镶嵌在剑口处,使剑刃更加锋利。 剑柄由黑色亮皮制成,上面装饰着金珠和小珍珠,剑柄的底端装饰着带有龙头的圆环,龙的眼睛由蓝宝石镶嵌而成。剑鞘由黑色的漆木制成,上面也装饰了镀金的金带,并由丝线紧紧缠绕起来。劳伦斯把自己原有的寒酸地佩剑解下来,挂上这把新剑。 “合适吗?”泰米埃尔焦急地等着答案。 “真地非常好!”劳伦斯答道,并抽出佩剑开始比划起来。这把剑的长短正好配劳伦斯地身高,“亲爱的,它比任何东西都好;但你是怎么弄到它的?” “这不全是我做的。”泰米埃尔说,“上星期,乾说她很喜欢我的胸甲,我告诉她那是你送给我的;然后我想到我也应该送给你一件礼物。她说当一条龙找到同伴时,陛下或者贵妇通常会送礼物,所以从她的东西中我选了一样。我觉得这个是最好的。”他不断地晃着脑袋,十分得意地看着劳伦斯。 “你是对地。我再也看不到比这更好的礼物了。”劳伦斯试图控制自己的情绪说道,他真得太高兴了,即使回到房里继续准备晚宴的礼服时,他也不自觉地从镜子里欣赏自己戴着新佩剑的样子。 哈蒙德和斯坦顿都穿了中国式的长袍;其他的军官穿了绿色地衣服和裤子,被打磨得闪闪发光;领带被熨烫得整整齐齐,甚至罗兰和戴尔都明智地坐在椅子上,因为他们被警告不能在洗澡和打扮的时候到处乱跑。瑞雷穿着海军蓝。看上去十分高贵;他从红色船中带回来地四个水手,穿得跟他们离开驻地时一样。 广场中间搭建了一个奇怪的舞台。面积不大,涂着镀金的颜料,一共有三层。乾坐在庭院北部中间kao后的位置,太子冕宁和川在她左侧,在乾的右侧为泰米埃尔和英国人预留了位置。除了天龙,一些王龙也出席了宴会,包括梅。她坐在稍远的地方,穿着装饰着玉片和金子的礼服,看上去十分兴奋。当劳伦斯和泰米埃尔入座后,梅向他们点头示意。白龙莲也在,坐在永瑆地身边,离其他的客人有些远;一颗红宝石安静地垂在她的前额,雪白的肤色与其他天龙和皇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引起了人们的惊诧。她骄傲地挺起装饰着金网的翎颌。 “这是冕凯。”罗兰对戴尔低声说道。然后迅速向广场对面坐在冕宁身边的男孩挥手致意。那个男孩穿着与太子类似地服饰——暗黄色的长袍,戴着精致的帽子,笔直地坐在那里。看到罗兰挥手,他也挥手示意,但又马上放下,并向永瑆那一桌瞟了一眼。好像探查他有没有发现自己的举动。当发现没有引起那个老男人的注意时,他松了一口气。 “你到底是怎么认识冕凯的?他也来到了太子地驻地吗?”哈蒙德问道。劳伦斯也想知道,由于他下过命令,他的手下人根本就没有离开过他们的活动范围,根本就没有机会去认识其他人。 “怎么啦?”罗兰很奇怪的看着他们,“他是在岛上,你们介绍给我的呀。”此时劳伦斯的脸色很难看。他们可能见过这个男孩,可能混在永瑆的随从中,根本就没有办法辨别;穿上正式的朝服,那个男孩看上去完全不一样了。 “皇子冕凯?”哈蒙德低声重复道。“永瑆带来的男孩就是皇子冕凯?”他的嘴唇动了动。说着什么,突然间鼓声大作。他们什么都没有听见。很显然,这些乐器是藏在舞台下面地。 由于所有地表演都是中式的,他们在理解时遇到了很大困难。不过他们可以欣赏舞台布局和表演者地动作:演员们在三层的舞台上上下下。花朵盛开,云朵慢慢飘过,太阳落下去,月亮渐渐升起来。劳伦斯被这样的景色所吸引,虽然其中有很大想象的成分。但过了一会儿他的头就开始疼了起来,猜想是否就连中国人都无法理解台上在唱什么,因为周围鼓声震天,不时还掺杂着烟火的爆炸声。 他没法让哈蒙德和斯坦顿解释表演的内容,因为整个演出过程中,他们一直在用手势进行对话,根本就没有注意舞台上表演些什么。哈蒙德带了一只望远镜,用它来观察永瑆;而帮助演员完成表演最后一幕的烟雾和火光引来了他们的不满,因为那些东西打断了他们的观察。 演出中间有一段空隙,人们正在为第二个节目布置舞台。劳伦斯和哈蒙德抓住仅有的时间说了几句。 “劳伦斯,”哈蒙德说,“我得请求你的原谅,你是对的。永瑆不想泰米埃尔和你在一起,现在我知道了原因。他想把那个男孩扶上宝座,而他自己来当摄政王。” 劳伦斯很迷惑地问道:“皇帝生病了吗?还是他太老了?” “都不是。”斯坦顿意味深长地说道。 劳伦斯盯着斯坦顿看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先生,听上去您似乎在谴责他既要弑君又要杀害手足,您是在严肃地谈这个话题吗?” “我倒希望我这是在开玩笑,”斯坦顿说道。“他如果那样做了话,有可能在内战中期我们就都死了。” “不会那样的。”哈蒙德自信地说道,“太子冕宁不是傻瓜,我觉得皇帝也不是。永瑆没有理由让那个男孩隐瞒身份跟着他。首先,他试图贿赂你,估计是想给你官做,然后他地侍卫在船上袭击你;在你拒绝放弃泰米埃尔之后。他直接纠集混混来攻击我们;这样我们就可以大体猜到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哈蒙德兴奋地说着,但是没有留心周围。泰米埃尔一过来,他马上住嘴了。泰米埃尔异常愤怒,因为他听到了他们全部的对话,“你们是说永瑆正是这一切背后的主谋,是他试图伤害劳伦斯,是他杀死了威勒比吗?”他抬起大脑袋,马上转向永瑆。眼睛眯成了一道缝。 “泰米埃尔,不能在这里,”劳伦斯急忙说,伸手拽住了他,“记住,现在什么也不能做。” “对,什么也不能做。”哈蒙德焦急地喊道,“我也不确定。所有的都是假设,而且即使采取行动,也不能是我们动手,必须得‘借刀杀人’。” 当演员们重新回到舞台时,他们的谈话也就中止了;劳伦斯可以感觉到泰米埃尔的怒气正在胸中积聚。他地爪子紧紧抓着石板,鼻孔通红。冒着粗气;他根本就无心欣赏舞台上的表演,而将所有地注意力都集中到永瑆的身上。 劳伦斯安慰着泰米埃尔,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此时广场上聚满了客人,他无法想象如果泰米埃尔跳起来采取某些行动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尽管他十分乐于放纵泰米埃尔对永瑆的愤怒。更糟的是,劳伦斯不知道应该如何对付永瑆。他毕竟是皇帝的兄弟,而且哈蒙德和斯坦顿地推断没有任何证据,也不能轻易相信。 一阵击钹声和铃声从舞台后面传出,然后两只“米纸”龙从天而降,鼻孔里喷着火花;他们的下方。几乎所有的表演者都围着舞台旋转着。挥舞着剑和镶着宝石的匕首,模拟战斗中的场面。鼓声再一次敲得震天响。声音如此之大,劳伦斯感觉似乎挨了重重的一击,把肺中的氧气全部挤了出去。他开始大口地喘气,然后慢慢地把手举到肩膀,这时他才发现一只匕首cha在他的锁骨下面。 “劳伦斯!”哈蒙德喊道,并伸手去摸他,格兰比也叫着他地名字,慌乱之中踢翻了一些椅子,两人一同奔到劳伦斯的面前。泰米埃尔转过头看着他。 “我没事。”劳伦斯说。不过这件事十分蹊跷:起先,劳伦斯并没有感到疼,他只是试图站起来,并举起胳膊,这时才发现受伤了;在刀柄周围,血如泉水一般涌出来。 泰米埃尔失声痛哭,打断了舞台上的音乐以及人们说话的声音;每只龙都绷直了后腿向这边张望,鼓声也突然停止了。当人们静静地、愕然地看着这一切时,罗兰突然指着一个演员哭喊道:“他是凶手,就在那儿,我看见他了!” 那个人穿着浅色衣服,手中空空,站在那些手持道具武器的演员中间。知道自己被发现了,他转身试图逃跑。泰米埃尔突然向广场中间的舞台冲去,这时,舞台上所有地演员开始尖叫着四处躲藏。 当泰米埃尔的爪子狠狠地划过那人的身体时,对方发出狼嚎般的惨叫声,之后他把这具惨不忍睹的尸体狠狠地摔到地上,以确定是否已经死了。他抬起头,lou出锋利的牙齿,两眼冒着复仇的怒火向永瑆逼近。莲迅速地挡在永瑆身前,并抵挡住泰米埃尔的攻势。 发现莲来阻止他的进攻,泰米埃尔变得怒不可遏。他的翎颌伸长,头上地角向前突起——这是劳伦斯以前从未见过地。莲没有退缩半步,只是轻蔑地向他咆哮着,苍白色的类似羊皮纸似地翎颌也伸展开来,眼中充满了可怕的血丝,径直来到泰米埃尔面前。 广场上的人们惊慌失措地四处逃散,演员们拖着鼓、钟等乐器纷纷从舞台上跳下来逃命,猛烈的碰撞使乐器发出恐怖的声音。听众们纷纷拾起外套,快速从听众席上离开。与普通人不同的是,他们在匆忙离开时,尽量保持着尊严。 “泰米埃尔,不要!”劳伦斯喊道,不过已经太晚了。神龙们决斗的方式虽然不同,但是决斗的结果一定是一方死去或两者同归于尽。场上的白龙明显更大、更强壮,形势对泰米埃尔不利。 “约翰,把这该死的东西拔出去!”劳伦斯对格兰比说道,并挣扎着用那只没受伤的手解开领带。 “布莱兹,马丁,按住他的肩膀。”格兰比吩咐道,然后握住刀柄把刀拔了出来,还好没有伤到骨头。不过大量的血喷涌而出,他们用领带对伤口做了简单的包扎。 泰米埃尔和莲仍然相互对视着,双方都来来回回试探着佯攻了几次。他们没有多大的空间可以打斗,因为舞台占了院子中间的大部分空间,而那些空空的观众席又占据了院子边缘的空间。他们只有相互紧盯着对方。 “没有用的,”格兰比抓住劳伦斯的胳膊,把他扶起来,说道,“一旦他们的决斗开始,就只有等待死亡,要试着介入到他们中间,或者把他们的注意力从这场决斗中转移开。” “好的,就按你说的做。”劳伦斯放开了搀扶的手。虽然他的腿目前可以支持身体,但他有些紧张,而且心里并不确定能否挽回失控的场面,;还好伤口的疼痛能够忍住。“大家都听清了,”他转向部下命令道,“格兰比,带人回驻地把我们的武器取回来,以防那个家伙派人袭击我们。” 当其他人纷纷跨过座位,从打斗现场往外跑时,格兰比带着马丁和瑞格斯也向外冲了出去。除了一些勇敢好奇的旁观者和一些密切关心事态发展的人之外,广场几乎已经空了。乾带着焦急和不赞同的目光关注着这一切,梅离她有些距离,本来她已经和大多数人一起逃走了,不过到了中途她又返了回来。 太子冕宁也留下来观战,不过已经退到了安全距离以外,尽管这样,川仍然很不安,担心冕宁的安全。冕宁把手放到川的身侧安慰他,并对侍卫说道:“他们可能抓走年轻的皇子冕凯,无论怎样,把他带到安全的地方。”永瑆看着冕凯被带走,赞同地向冕宁点了点头,而他则拒绝从原地离开。 白龙突然发起进攻,劳伦斯因害怕而退缩了一下。但是千钧一发之际,泰米埃尔向后躲过了她的攻击,红色锋利地爪子差点就抓破他的喉咙。现在泰米埃尔伸出锋利的爪子,后腿用力蹬地向白龙扑了过去。莲被迫单腿蹦着后退,身体失去了平衡。当泰米埃尔又一次向她袭来时,她展开翅膀飞了起来,他也紧随其后。 劳伦斯随手夺过哈蒙德的望远镜。追踪他们打斗的轨迹。白龙要大一些,她的展翼也大得多;她快速地超过泰米埃尔。并在他周围来回翻滚,她的意图十分明显:她想从上至下给泰米埃尔以致命一击。但是当第一次冲击过后,泰米埃尔已经识破了她地招术,开始反击,他放弃追逐莲,而是跳离灯笼的光芒辐照范围,隐藏在黑暗中。 “做得好!”劳伦斯说道。莲在半空中盘旋。不断地由上向下俯冲,试图找到泰米埃尔,黑暗中只有她地眼睛泛着红光;突然泰米埃尔吼叫着向她俯冲下来。但是她以令人惊奇的速度躲开他的袭击。当泰米埃尔飞过时,他的背上留下了三道血淋淋的抓痕。浓稠的血滴在地上,在灯笼的微光下闪着黑光。梅低声轻呼着向前爬了过去;乾转身对她发出嘘声以表示不满,但是梅仅对她顺从地低了低头,把面前地一排树推开,让自己看得更为真切。 莲的速度给了她很大的优势。她飞快地向后飞去,远远地离开泰米埃尔,试图让他在追逐的过程中消耗体力;但是泰米埃尔也老谋深算,一直把俯冲飞行的速度掌握在自己能控制的范围之内,有时速度非常慢。莲成功地向泰米埃尔kao近,泰米埃尔突然伸出前爪抓向她的胸和腹部;她痛苦地尖叫着。疯狂地拍动着翅膀。 永瑆猛地站了起来,由于动作过猛,他的椅子被撞翻了,他不再保持冷静,手在身体两侧紧紧地握成拳头。伤口看上去不是很深,但是白龙看起来被吓坏了,她痛苦地哭着,而且一边tian着伤口,一边在半空盘旋着。当然,宫里地龙都没有伤疤。劳伦斯甚至觉得。他们可能根本就没有战斗过。 泰米埃尔缩回爪子在空中盘旋了一会儿,但当莲不再向他kao近时。他抓住了一个空隙飞快向永瑆冲了过去,那才是他真正的目标。莲抬起头发现泰米埃尔的企图,不顾身上的伤,大叫着尽其所能赶上他。她追上泰米埃尔,两条龙纠缠到一起,并把泰米埃尔撞离了原本的飞行轨道。 两条龙一起撞向地面,他们现在都无法呼吸,也无法使用“神风”对付对方。他们的尾巴像鞭子一样横扫广场上地树木和竹子。劳伦斯抓着哈蒙德的胳膊,试图把他从一片狼藉中拽出来。他的头和衣领上都挂着落叶,劳伦斯笨拙地用没受伤的手拨开头上的树枝。泰米埃尔和莲撞坏了中央的舞台,舞台结构开始倾斜,并逐渐向一面坍塌。虽然破坏严重,但是冕宁并没有躲藏起来:太子走到劳伦斯身旁,伸手拉着他站了起来。也许冕宁并没有意识到真正的危险;他的龙川也没有意识到危险,只是跟随他,试图让他远离那场决斗。 当那个带着镀金的舞台最终全部坍塌时,劳伦斯猛地把冕宁扑到,用他那只没有受伤的手护住了他地脖子。舞台砸向地面时所产生地锋利的木头碎片飞溅得到处都是,有一些cha入了劳伦斯地身上。即使他穿着厚厚的毛织衣服,还是有一块碎片深深地扎进了他的大腿,他的鬓角上的头皮也被击中了。 一切归于平静后,劳伦斯擦去他脸上的血迹向永瑆看去。只见永瑆显出不可置信的奇怪表情,脸朝下倒下去,他的眼睛上cha了一大块儿锋利的碎片。 泰米埃尔和莲试图分开他们纠缠在一起的身体,之后,一同跳开并摆好战斗的姿势相互怒视着,咆哮着,气恼地来回摆动着尾巴。泰米埃尔试图再次发起攻击,但是他回头瞥了永瑆一眼,吃惊地停了下来,保持着进攻的姿势不动。莲咆哮着向泰米埃尔冲了过来,他仅仅躲过她的攻击并没有反击,之后,莲也看到了永瑆的尸体。 她突然呆住了,此时,她的翎颌在微风中挺立着,鲜血从腿上淌下来。她慢慢地走向永瑆的尸体,低下头,用肘轻轻碰触着永瑆,似乎在确认一件她已经知道了真相的事情。 尸体保持着永瑆死时的样子。他平躺在地上,脸上吃惊的表情随着肌肉逐渐僵硬而消失,现在他面色沉静,手微张着,镶着珠宝的长袍在黑暗中仍闪耀着光芒。没有其他人kao近,那些没有离开的仆人和侍卫只是盯着他的尸体,而其他的龙都保持着沉默。 劳伦斯十分担心,因为莲没有哭出声,甚至没有任何声音;她没有再次向泰米埃尔发动袭击,只是用爪子仔细地把永瑆长袍上的木头碎片和竹叶清理干净,然后用前肢抱起永瑆的尸体,安静地向黑暗中飞去。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六章

关键词:

上一篇:来者不善【www.4155.vip】

下一篇:天龙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