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寓言 > 恋爱中的龙

原标题:恋爱中的龙

浏览次数:58 时间:2019-10-06

一个小时后,孙凯带着一小队卫兵从码头赶到院子里。和那些脏兮兮的强盗不同,这十几个人都穿着正式的卫兵制服。由于没有燃料,营火越来越小;英国人正在把尸体拖到有阴影的地方,防止尸体过快地腐烂。 他们已经筋疲力尽,没有一丝力气了。没有人能解释泰米埃尔离开的原因,大家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劳伦斯被带进一顶轿子,放下的轿帘严严实实地挡住了轿门。一坐进轿子,劳伦斯就趴在绣花枕头上睡着了。尽管在前进中轿子不断上下颠簸,但直到轿子被放下时,他才清醒过来。 孙凯把劳伦斯从轿子中拉起来。哈蒙德、格兰比及其他人同劳伦斯坐着类似的轿子跟在他后面。劳伦斯恍恍惚惚地跟着孙凯上了楼梯,来到了一个十分凉快的房间里,里面点了熏香。狭窄的走廊尽头是一个面向花园的房间。劳伦斯突然向房间冲去,越过低矮的阳台栏杆——泰米埃尔正蜷缩在石头上睡觉。 “泰米埃尔!”劳伦斯边喊边向他跑去;孙凯追着劳伦斯,并用中文喊着什么,他在劳伦斯碰到泰米埃尔之前抓住了他的胳膊。这时,那只龙抬起头好奇地看着他们,劳伦斯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发现他根本就不是泰米埃尔。 孙凯试图拉着劳伦斯一起跪下;他挥开孙凯的手,由于突然失去平衡,险些跌倒。这时。他才发现一个大概20岁左右、穿着绣有龙图案的暗黄色长袍地年轻男人正坐在长凳上。 哈蒙德跟在劳伦斯的后面,拽着他的袖子,低声说道:“看在上帝的份上,快跪下,这一定是太子冕宁。”只见哈蒙德跟孙凯一样,双膝跪下,额头触地。 劳伦斯好笑地看着他们两个。又犹豫地看了看那个年轻男人。他向那个年轻人深深地鞠了一躬,因为他觉得两腿下跪有辱尊严。而他又无法单腿下跪;此外,他既然不会向皇帝行磕头之礼,就更不会向一个皇子磕头。 太子没有怪罪劳伦斯的无礼,只是对孙凯用中文说了几句话;孙凯起身,哈蒙德也跟着慢慢站起来。 “他说我们可以在这里安全地休息。”哈蒙德对劳伦斯说,“请你相信他,先生;他没有必要欺骗我们。” “你打算问他有关泰米埃尔的事情吗?”劳伦斯问道。哈蒙德不解地看了看那只龙:“那不是他。” “他是其他的天龙。不是泰米埃尔。”劳伦斯解释道。 孙凯说:“龙天祥隐居在永春阁里。只要他一出现,就会有信差向他带话。” “他还好吗?”劳伦斯漫不经心地问道,此时最重要地事情是弄明白泰米埃尔离开的原因。 “就当前地情况,我们没有精力去考虑其他方面的问题。”孙凯托辞道,劳伦斯也不知道如何从他那里多打探一些消息,他累得连话都说不清了。看到他一副困惑的样子,孙凯好心地补充道:“他很好。我们最好不要去打搅他。不过今天他会出来一会儿,到时我们带他来见你。” 劳伦斯仍然无法理解。不过此时他什么也做不了。 “谢谢您!”他勉强说道,“感谢殿下对我们的慷慨;我代表大家向您表达深深的谢意。请您原谅我们言辞中的不敬之处。” 太子点了点头,挥手示意让他们退下。孙凯领着他们越过栏杆回到房间,监视着他们,直到他们个个瘫倒在硬木床板上;或许是担心他们会从床上爬起来,孙凯在房里来回走了一圈。劳伦斯觉得这很可笑。这种事情几乎不可能发生,他想着想着就进入了梦乡。 “劳伦斯!劳伦斯!”泰米埃尔焦急地喊着。劳伦斯睁开眼睛,发现泰米埃尔的头从阳台上探了进来。外面地天还是黑的,“劳伦斯,你没受伤吧?” “哎哟!”哈蒙德也醒了,不过当他发现自己的面颊和下颌正对着泰米埃尔的鼻孔时,吓得从床上摔了下来。 “天哪!”他痛苦地从地上爬起来,坐到了床上,“我觉得自己就像个双脚得了痛风的80岁老头。” 劳伦斯一下子坐了起来。“我没事,感觉不错!”他边说。边兴奋地伸出手抚摸着泰米埃尔。感觉着他的真实存在,“你没生病吗?” 虽然他不是在给泰米埃尔的失踪找借口。但似乎再没有其他原因能让泰米埃尔临阵离开。泰米埃尔的翎颌耷拉下去。“没有,”他地表情有些痛苦,“我根本就没有生病。” 由于哈蒙德在场,劳伦斯并没有追问下去。泰米埃尔的闪烁其辞并没有给他离开的合理解释,劳伦斯不喜欢泰米埃尔向他隐瞒任何事情,尤其不希望哈蒙德在时泰米埃尔不听他的话。 泰米埃尔缩回头,让他们从房间出来,来到花园里。这次不再需要高难动作从栏杆上跃过去,劳伦斯从床上起来,缓慢地、小心翼翼地跨过阳台的栏杆,哈蒙德紧随其后。不过尽管栏杆离地只有两英尺,他还是无法跨过去。 皇子已经离开,但那条龙还在。泰米埃尔称他龙天川,并把他介绍给劳伦斯。龙天川礼貌地向他们点头示意,然后就埋头于他的工作——沙盘。泰米埃尔解释道,川试图用他地爪子留下他的记号——写诗。 向川行过礼后,哈蒙德不觉地呻吟了一下。当他试图坐在凳子上时,诅咒声不绝于耳,这是他从水手那儿学来的。虽然哈蒙德地行为十分不雅,但劳伦斯并没有责怪他。 “恕我冒昧。先生。我觉得您还是在花园里走动走动,比在这里坐着要好得多。”劳伦斯建议道,“我发现常走动走动很有帮助。” “我也觉得是。”哈蒙德说。他深吸了一口气,扶着劳伦斯的手,站了起来,慢慢地走了几步。随着疼痛的逐渐减轻,哈蒙德又恢复了以往的好奇心。沿着花园缓慢行走时。他开始研究这两条龙,他的步伐逐渐放慢。这是个长方形的花园。花园的一角种了一些松树和竹子。院子中央十分空旷,两条龙头对头地躺着,这让哈蒙德更容易做出比较。 “难道是巧合吗?”哈蒙德自言自语道,“所有地天龙可能都有血缘关系,可这两条也实在太像了吧,我根本就无法分清他们。” “我们是孪生兄弟,”泰米埃尔听到后。抬起头回答道,“川比我大。” “哦,我真是有些反应迟钝。”哈蒙德有些沮丧地坐在凳子上,“劳伦斯!劳伦斯!”突然,他lou出兴奋地神情,激动地伸手抓住劳伦斯地手,“怪不得,原来他们不想有另外地皇子成为皇位的威胁者。因此他们把其他龙送走。天哪,我多么聪明!” “先生,我对您的结论并不怀疑,但是我不知道这对改变我们当前的境遇有什么帮助。”劳伦斯对哈蒙德的兴奋感到不解。 “你没有发现吗?”哈蒙德说道,“拿破仑只是一个借口,因为对中国人来说。他在他们管辖范围之外,在另一个世界的皇帝。哈,法国没有真正地同盟。” “这的确是一个可以令人放心的理由。”劳伦斯说道,“但是他们不太成功的行动似乎并没有直接改变我们的处境;更糟的是,现在中国人改变了他们的想法,他们想让泰米埃尔回去。” “不,难道你没有发现吗?太子冕宁如果不想树立一个对手同他竞争王位的话,他就没有理由让泰米埃尔回去,”哈蒙德说道,“噢。这正是不同地地方。我一直在寻找线索;现在我似乎有些了解中国人的动机。真相变得越来越清晰。离‘忠诚’号到来还有多长时间?”他突然抬起头问道。 “我对这的气流和季风一点都不了解,所以无法做出精确的判断。”劳伦斯犹豫地说道。“至少要一个星期吧。” “希望斯坦顿伯爵能够尽快赶过来,我有很多问题需要问他。”哈蒙德说,“但是,我还可以试着从孙凯那里套出一些信息,但愿他现在能更直率一些。我这就去看他,先告辞了,各位。” 哈蒙德走进了房子里。这时,劳伦斯突然朝他叫了一声:“哈蒙德,你的衣服……”哈蒙德的马裤膝盖处地扣子没有扣,裤子和衬衫上粘着血迹,此外,他的长袜已经抽丝了。但当劳伦斯想到这一切时,已经太晚了。 劳伦斯觉得应该没有人会挑剔哈蒙德的穿着,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可换的衣服。“至少他是为了一定的目的才离开的。法国没有联盟的消息可以让我稍稍放松一下。”他对泰米埃尔说道。 “是的。”对这一点泰米埃尔并不感兴趣。他盘卧在花园里,一直都十分安静,似乎在深思着什么。他的尾梢在池塘边来回地扫动,被激起地黑泥点飞溅到被太阳烤得发烫地石板上,泥点一落到上面就干了。 即使哈蒙德已经离开,劳伦斯也没有马上逼迫泰米埃尔说出他离开的原因,他走过去,和他并排坐下来。他希望泰米埃尔能主动说出来,而不需要他去询问。 最终还是劳伦斯打破了沉默:“我很遗憾地告诉你,威勒比死了。此外,一些人受了伤,不过谢天谢地,他们伤得并不重。” 泰米埃尔地身子抖了一下,用哽咽的声音低低地说道:“我本应该去的,如果当时我在的话,他们就不会死了。” 想到威勒比,劳伦斯沉默了一会儿。“你不应该连口信都不捎一个,”他停顿了一下,“我不应该让你对威勒比的死感到自责。在你本应该回来之前,他就已经死了。不过。即使我知道你无法赶回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是,你确确实实没有遵守你地诺言。” 泰米埃尔有些不高兴:“我的任务已经失败了,不是吗?这是我的错误,没什么好说的。” 劳伦斯说道:“对,如果你能通知我,我会毫不犹豫地同意你的延迟归来。因为我知道我们的处境是安全的。公平地说,你从来都没有遵守军团中有关离队地规定。因为对一条龙来说,这没有什么必要,但是我有责任让你明白。” “我并没有试图安慰你。”看到泰米埃尔摇头,劳伦斯补充道:“但是,我希望你能明白你做的什么是错地,而不要对那些你根本无法控制的事情心怀内疚。” “劳伦斯,你不懂。”泰米埃尔说道。“我已经十分了解规则,那正是我没有捎信的原因。我并没有打算待很长时间,只是没有意识到时间过得如此之快。” 劳伦斯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因为泰米埃尔习惯在天黑之前回来,而他没有察觉到整个白天和夜晚的流逝,这一理由似乎很难让人相信。倘若一个士兵给出他这样的理由,他一定会不假思索地说这是谎话。他的沉默出卖了他的想法。 泰米埃尔耸了耸肩,用爪子不断地在地上画着什么。爪子划过石头地声音使川抬起头,缩回了翎颌,发出一串抱怨。泰米埃尔停了下来,突然说道:“我和梅在一起。” “和谁?”劳伦斯茫然地问道。 “龙天梅。”泰米埃尔说道,“她是一条王龙。” 一听到这个,劳伦斯似乎重重地挨了一拳。泰米埃尔表情混合着尴尬、自责、烦恼。使得一切都清晰明确了。 “我明白了。”劳伦斯尽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缓缓地说道,“你还很年轻,以前没有谈过恋爱;你不可能知道这会产生什么后果。”他继续说道:“我很高兴知道原因;这的确是一个理由。”他试着让自己相信泰米埃尔的话,他确实相信了他的话;但是他不打算原谅泰米埃尔仅仅因为这样一个理由就擅自延长归队的时间。虽然他和哈蒙德因为永瑆试图用其他人来代替他而产生隔阂,但是劳伦斯从来都没有担心过失去泰米埃尔的崇拜;不过知道了真正的原因之后,劳伦斯竟然发现自己妒火中烧。 他们把威勒比葬在了城外一个很大地墓地内,这个墓地是孙凯买给他的。墓地中,人们三三两两地围在不同的墓穴旁悼念逝者。不过泰米埃尔和西方人的出现吸引了人们的目光,虽然卫兵们不断驱赶过于好奇的围观者。但是不多久。围观地人在他们身后就排成了长长一队。 虽然身后聚集了成百的围观者,但是他们都怀着崇敬的心情。静静地听着劳伦斯为威勒比所念的悼词。这是一个由大理石建成的高于地面的墓地,带着一个类似于当地房屋似的外翻的顶;即使与旁边的豪华陵寝比起来,也毫不逊色。“劳伦斯,虽然这么说十分不敬,但是我觉得如果他的妈妈知道他地墓地这么豪华,也许更愿意成为一具尸体躺在里面。”格兰比说道。 “地确,我也这么想。”劳伦斯说道,“迪格比,你觉得你能在如此短时间内把事情办得这样好吗?” “我是让一个艺术家来打理这一切的。”孙凯cha话道,“我们会给他地母亲任何可能的赔偿;太子冕宁已经挑选了一个出身良好的年轻人来办这些事情。”劳伦斯同意地点了点头,不过他没有再说些什么;据他所知,威勒比的母亲是一个严格的卫理公会派教徒,如果她知道儿子的墓地修建得如此豪华,肯定会很不高兴。 葬礼过后,劳伦斯和泰米埃尔回到了岛上,几个人留下来帮他们整理匆忙留下的随身物品。尸体都已经被清理掉了;楼阁外墙上留下了烟火熏过的痕迹,那里曾是他们的避难之处;石头上留着已经干涸的斑斑血迹。泰米埃尔静静地看着这一切,转身离开了。驻地内,家具东倒西歪,一片狼藉,纸的屏风已经完全损坏,大多数的箱子都被撬开,衣服被扔得到处都是。 在布莱兹和马丁开始搜寻一些还可以用的物品时,劳伦斯来到自己的房间。这里被彻底搜查过,床被推倒在墙边,好像他们以为当时劳伦斯躲在床底下,他买来的一捆捆东西被扔得到处都是。劳伦斯弯腰拾起墙角的一个不成样子的包裹,慢慢地打开包装。他简直不能相信,里面包着的红色花瓶没有任何损伤,甚至连一条划纹都没有,下午的阳光照在花瓶上,反射出猩红色的光芒。 当前,盛夏笼罩着这个城市。白天石头就像运转的铁砧,从西面大戈壁吹来的风夹带着黄沙。哈蒙德沉醉于关系微妙的社交活动中,在劳伦斯看来,这只是在原地画圈:用蜡封口的信件在不同的房屋间不断地传递着,一些小礼物被送来送去,只有空洞的承诺,没有实际的行动。同时,他们变得越来越没有耐心,除了泰米埃尔。他正忙于学习文化和礼仪。梅现在每天来到营地里教他。梅戴着银和珍珠装饰的精美项圈,有着暗蓝色的皮肤,翅膀上有着紫色和黄色的花纹,爪子上戴了许多金戒指。 “梅是一条十分有魅力的龙。”在第一次见面后,劳伦斯对泰米埃尔说,他知道泰米埃尔可能正受着爱情的煎熬。他也认为梅很可爱。 “我很高兴你也能这样认为。”泰米埃尔很兴奋,翎颌又竖了起来,“她三年前才孵出来,刚刚过了第一阶段的考察。她教我如何读和写,对我非常好,从来都不取笑我。” 劳伦斯确信,她不可能取笑泰米埃尔的学习进度。他已经掌握了在沙盘上用爪子写字的技巧,梅还夸奖他在粘土上写的字;不久,梅答应教他用在软木上刻字的硬笔来画。劳伦斯下午一直在看泰米埃尔勤奋地练字。梅不在时,他就充当泰米埃尔的听众。泰米埃尔洪亮的声音虽然十分悦耳,但是他们无法听懂中文诗,只有在泰米埃尔读到某一段。并把它翻译成英文时,他们才能听懂。 其他人没有什么事来打发时间。有时冕宁会赐宴,有一次是一场杂技表演,那些小孩子的身子就像山羊那么柔软。有时他们在院子中操练小型武器,但比起在炎热地天气里操练,他们更愿意躲进清凉的行宫花园中。 在他们迁到行宫两周后的一天,劳伦斯坐在可以俯瞰院子的阳台上读书。而泰米埃尔在院子里睡觉,哈蒙德在房间内的写字台上写着什么。一个仆人走进来。交给他们一封信。哈蒙德拆开信看了看,告诉劳伦斯:“是刘豹的信,他邀请我们去他家吃饭。” “哈蒙德,你觉不觉得他这样做有些冒险呢?”劳伦斯想了一会儿说道,“我也不想考虑这么多,但是毕竟他不像孙凯,不是为冕宁效命——难道他和永瑆是一伙的?” “我们不能忽略他可能存有地目的。”哈蒙德说。“就像鞑靼人一样,刘豹也可能等着打击我们。我还了解到他跟皇帝地母亲有联系,他是满族镶白旗的高官;他的支持非常有价值,我觉得他没有公开邀请我们,这是否意味着有什么不能公开的事情?” 他们小心翼翼地去赴约,但他们谨慎的计划完全被破坏了。在到达门口时,令人意外的是,他们闻到屋里飘出的烤牛肉地香味。刘豹让他那见多识广的厨师为他们准备了传统的英国菜。不过。除了炸土豆,咖喱能多放一些就好了,葡萄布丁太稀了一些,不过他们没什么可抱怨的,因为在那个庞大的圆形烤炉和挂着洋葱的装饰着宝石的笔直炉桶中,根本无法做成约克郡布丁。 他们虽然尽了力。但最后几盘菜还是几乎一下未动就被撤下。他们开始怀疑是不是不能用同样的方法来招待这几位客人。尤其是泰米埃尔,他们把他当成一个英国地屠夫,不仅为他准备了一头牛和一只羊,此外还有一只猪,一只鸡和一只虾。准备好这一切之后,厨师偷偷爬进花园,不断地呻吟着,瘫倒在地上。 “就让他睡吧!”刘豹说道,并挥手示意劳伦斯不需要道歉,“我们可以一边赏月一边饮酒。” 劳伦斯注意着自己的言行。不过刘豹并没有强迫他们喝酒。坐在花园中十分惬意。劳伦斯享受着盛夏傍晚暖暖的气息,泰米埃尔不断打着瞌睡。劳伦斯已经完全放弃了刘豹可能有某些歹意的想法。他认为不能坐在人家的花园中怀疑一个为你操办丰盛晚宴的人;甚至连哈蒙德都已经放松警惕。不断睁大眼睛来保持清醒。 刘豹对他们如何进入冕宁地营地表示出好奇,对他们遭到强盗的袭击感到十分惊讶,并十分同情地摇着头,这些都进一步表明了他的无辜。“一定要教训教训这些混蛋,真是无法无天了。几年前,我的一个侄子也加入他们的队伍,他母亲为了他差点担心地死掉。之后,她向观音庙捐了一大笔钱,并在家中的南花园为观音建了一个特别的祭坛。现在我的侄子已经结婚,开始学习了。”他指了一下劳伦斯,“你也应该学习!如果你的龙能通过考试,而你却不能通过,这将是很丢人的。” “他们就不能讲点别地吗,哈蒙德?”劳伦斯边问边站了起来,“我只是开个玩笑。”刘豹说,这让劳伦斯轻松了不少,“不要怕。我觉得如果龙天祥真地想和一个文盲在一起的话,没有人能说得动他。” “他当然只是在开你地玩笑。”哈蒙德笑着翻译道,不过他有些怀疑。 “在他们的知识体系下,我是一个文盲,但是我不会傻到来找任何借口。”劳伦斯说道,“我希望谈判者也能像您这样看。”他又补充道:“不过他们坚持天龙只能跟随着皇帝和他的子孙。” “如果泰米埃尔没有其他人跟随的话,他们就会让你和他在一起。”刘豹漫不经心地说道,“为什么不让皇帝收养你?这样大家都可以保留面子。” 劳伦斯更愿意认为这是一个笑话,但是哈蒙德用另外一种表情看着刘豹:“先生,您这么建议,只是在开玩笑吗?” 刘豹耸了耸肩,把酒杯斟满:“为什么不呢?皇帝已经有三个儿子来继承他的天下,不需要收养任何人。即便收养了一个,也没什么不同。” “你的意思是接受这个建议?”当他们步履蹒跚地从刘豹家往外走时,劳伦斯怀疑地问哈蒙德。此时,要把他们送回去的轿子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了。 “如果你愿意,当然可以。”哈蒙德说道,“说实话,这是一个很特别的想法。可这是一个必须得到大家认可的仪式。”他越来越兴奋,“我觉得这样可以解决很多问题,他们不可能轻易对一个有着如此亲密关系的国家发动战争。我们也可以只考虑这层关系将会带来的贸易利益。” 劳伦斯下意识地想到了他父亲的反应。“如果你觉得这样做值得,那我不会妨碍你的,”他勉强说道,不过当时他并没有想起那个红色的花瓶。当艾伦代尔男爵知道劳伦斯被中国皇帝收养时,这个花瓶可以作为安抚他情绪的赔礼。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恋爱中的龙

关键词:

上一篇:没顶之灾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