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寓言 > 翱翔天际

原标题:翱翔天际

浏览次数:50 时间:2019-10-06

第二天早上,泰米艾尔开始在帆布床上撕扯起来,他转了两次想下来,但都没有成功,劳伦斯醒过来,帮他解开缠在身上的帆布,他才从完好无损的帆布床上挣脱下来,不满地发出嘶嘶声。劳伦斯赶紧帮他整理修饰一下外表,轻轻地爱抚他,平息他的愤怒,此时,泰米艾尔就像一只被冒犯了的猫一样,刚一下床,又开始喊饿了。 幸运的是,天已经不早了,水手们捕到了一些鱼,因此,那天他的早饭里有鸡蛋,鸡被省下来,留着另一天吃,小龙也得到了一条40磅的金枪鱼。泰米艾尔狼吞虎咽地把鱼连骨头都吃得干干净净,这时候,他太重了,没法返回帆布床,一跳上去,就像膨胀起来的一堆东西掉到地板上,于是他就在地板上睡着了。 第一周剩下的时间差不多就这样过去了:泰米艾尔除了吃就是睡,他饭量惊人,长得速度也惊人。到周末时,他不能再待在下面船舱里了,因为劳伦斯担心再这样下去,他就无法从里面出来了,现在,他比拉货车的马还要重,从嘴到尾巴比标枪还要长。考虑到他未来的成长,他们决定把贮备的货物放到前面,把他放到甲板上靠船尾的地方,以便保持船的平衡。 移动马上开始了:泰米艾尔不得不紧紧地收拢起翅膀向船舱外面挤,波立特先生检查时发现,头天晚上泰米艾尔长了另一只脚。幸运的是,把他放到船尾上,他的体积显得不是很大了,他每天都可以更好地睡觉了。他睡得很沉,尾巴偶尔抽动一下,即使水手们为了工作,不得不从他身上爬过,也不会惊醒他。 晚上,劳伦斯就在他身边的甲板上睡觉,天气好的话,睡起来没有什么困难。他越来越担心食物了,大约一天后,他们不得不把牛、还有捕到的鱼全部杀掉。按照饭量增长的速度,即使泰米艾尔也会愿意吃那些腌肉,他可能会在到岸前吃光所有的食物贮备。如果这样下去,会把船员们都逼到死亡的边缘。尽管泰米艾尔被套上了龙鞍,从理论上说是被驯服了,但曾经有一条野生的龙,从繁殖地飞了出来,找不到什么吃的东西,就会偶尔吃一个人,从大家不安的表情看得出来,谁也没有忘记这件事情。 第二个周的中间,天气第一次发生变化了,快黎明时,劳伦斯无意识中感到了天气的变化,醒了过来,几个小时前,开始下雨了。他们已经看不到“友谊号”了,晚上时分,由于风越来越大,“友谊号”没有跟上他们的船。这时,天空微亮,不久,第一次急雨开始了,雨点噼里啪啦地敲打着船身。 劳伦斯知道他不能做什么,瑞雷一定在指挥,因此他就让泰米艾尔保持安静,以免舵手分心。实际上,很难让他保持安静,因为龙对雨充满了好奇,不断地伸开翅膀去感受敲打在身上的雨滴。 他不害怕雷,也不害怕闪电,只是问:“它是怎么产生的?”当劳伦斯也回答不出来时,他有点失望,就建议道:“我们去看看吧。”然后就再次把翅膀展开一点,向船栏杆走了一步。劳伦斯十分惊恐,自从第一天之后,泰米艾尔没有再想飞,因为他大部分时间都用来吃饭睡觉了。尽管水手已经把龙鞍扩大了三倍,但一直没有换一根更结实的链子。现在,泰米艾尔还没有用力,铁链已经变形了,眼看着就要挣断了。 “现在不行,泰米艾尔,我们必须让其他人工作,就在这里看吧,”说着,他紧紧抓住了龙鞍最近一侧的皮带,把左臂伸了进去。尽管他知道,现在他的重量已经不是泰米艾尔的障碍了,但至少如果他们一起到高空,他可能会劝说龙最后返回来。但也有可能他会掉下去,但是这个念头一闪,他马上不再去想了。 谢天谢地,泰米艾尔停了下来,有点遗憾地返回来,看着天空,劳伦斯心中有个微弱的念头,想要找一条更结实的链子,但水手们都在忙,他不能去打扰他们。他怀疑船上是否会有人愿意为这个麻烦的东西提供服务,此时,他突然意识到,泰米艾尔的肩膀已经超过自己的头顶接近一英尺了,以前像女人的手腕一样细的前腿现在比他的大腿还粗了。 瑞雷现在正通过扩音喇叭下达着命令,劳伦斯尽量不去听,他不能去打扰瑞雷的工作,而且如果听到不喜欢的命令时,自己可能会感到不高兴。大家已经经历过一场骤风,因此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工作。值得庆幸的是,现在不是逆风,因此他们能够在风前面航行,此时上桅已经正确地落下了。一切都很正常,船正大体沿着向东的方向前行。但是身后,涡流状的雨正像一个不透明的幕帘遮盖了整个世界,很快追上了“自立号”。 水雾倾倒在甲板上,发着炮火般的声音。尽管穿着防水布,戴着防水帽,雨水仍然立刻浸湿了他的皮肤。泰米艾尔哼了一下,像狗一样摇了摇脑袋,水花四溅,然后迅速张开翅膀,将躯体蹲伏下来,为自己遮住雨水。劳伦斯仍然站在他旁边,紧紧地抓着龙鞍,他发现自己也在这个活生生的圆顶屋下避雨。奇怪的是,在暴风骤雨中,这里这么温暖,他还能够透过翅膀没有遮挡的地方看看外面的情况,一阵冰冷的喷雾扑面而来。 “那个给我捕鲨鱼的人在水里,”不久,泰米艾尔说。劳伦斯顺着他的视线看去,透过几乎形成水块的雨水,他看到在左舷横梁后的水中,一个红白相间的衬衫的影子,好像在不停地挥舞着手臂:那是戈登,曾经帮着捕鱼的一个水手。 “有人掉到了水里,”他把双手卷成筒状放在嘴上,大声喊道,然后又指了指波浪中正在挣扎的身影。瑞雷痛苦地看了看,放下了几条绳子,但这人已经被远远地甩在了船后,暴风雨不断推着船前进,已经没有机会把他再弄到船上了。 “他离这些绳子太远了,”泰米艾尔说,“我去把他弄回来。” 还没有等劳伦斯反对,他已经在空中摇晃了,断开的链条在泰米艾尔脖子下晃来晃去。当链条晃到劳伦斯跟前时,他用那只松着的胳膊抓住它,费了好大劲儿把它缠在了龙鞍的皮带上,这样可以防止它像皮带一样抽打泰米艾尔的身体。然后他紧紧地抓住它,把头靠在身体上面,此时他的脚悬在空中,没有什么东西支撑,如果松手的话,下面只有大海在等着他。 本能可以让他们到达高空,但还不足以让他们待在那里,泰米艾尔被迫到了船的东边。他尽力与扑面而来的风搏斗着,有那么一刻,在一阵疾风暴雨前,他们瑟瑟发抖,真是可怕、令人发昏的危险时刻呀!劳伦斯一度想到他们玩完了,一定会跌入汹涌的波涛中。 “顺着风飞,”他把自己在海上锻炼了18年的全部力量施展出来,咆哮着,希望泰米艾尔能够听到,“顺着风飞,该死!” 他脸颊下的肌肉紧绷起来,泰米艾尔调正了方向,转向东方。突然,劳伦斯感觉到脸上没有了雨点的敲击,他们正顺着风以惊人的速度飞着。他喘了一口气,急驰而过的风让他的眼泪禁不住流了出来,因此他不得不闭上眼睛。以10海哩的速度站在高空的感觉远远不同于在温暖平静的日子里站在田野中的感觉,他的喉咙里禁不住迸发出不受控制的笑声,就像小孩子一样,他几乎不能控制住这种情绪,也无法理智地思考了。 “我们不能直接对着他,”他喊道,“你必须抢风航行,必须往北飞,然后往南飞,泰米艾尔,明白吗?” 如果说龙回答了,不如说风回答了,他已经领会了这个意思,迅速向下降落,翅膀沿着向北的角度飞去,劳伦斯好像在波浪起伏的小船里一样,胃不停地翻滚着。风雨仍然敲打着他们,但没有刚才那么厉害了,泰米艾尔改变了方向,像一把精巧的刀具一样,角度转变非常柔和,他在空中呈之字型飞行着,沿着向西的方向逐渐地向戈登接近。 劳伦斯的胳膊又酸又痛,火烧火燎一般,他把左胳膊插到胸部的皮带里,防止不小心松了手,又把右手松开来缓解一下疲劳。离得更近时,他们越过了船,他能够看到戈登还在远处的水中挣扎。幸运的是,他会游泳,而且尽管风雨很大,但波浪并没有那么大,没有把他拖到水下。劳伦斯担忧地看了看泰米艾尔巨大的爪子,如果龙把戈登抓上来,救上来的同时也可能会把他给轻松杀掉,劳伦斯不得不调整位置,以便能够把他拉上来。 “泰米艾尔,我要把他拉上来,等会儿我做好准备,你就尽量慢点飞,”他喊道。然后他沿着龙鞍,一只胳膊抓住皮带,缓慢小心地把身体一点点向下移动。这是一个惊险的过程,不过等他到了下面,事情看上去容易多了,泰米艾尔的身体为他遮挡住了风雨。他拉住绕在泰米艾尔身体中间的宽皮带,把腿放在皮带和泰米艾尔的腹部中间,让双手解脱出来,然后拍打了一下龙的身体。 泰米艾尔像一只俯冲的鹰一样,迅速下落。劳伦斯在下面摇晃着,在接触到戈登浸透的衣服和身体前,他的手指划出了几码的水纹。他盲目地凭感觉在水中抓着,戈登顺势抓住了他的手。泰米艾尔向上飞了起来,翅膀激烈地拍打着,不过谢天谢地,他们现在顺风飞行,而不是迎风搏击。戈登的重量全部都到了劳伦斯的胳膊上、肩膀上、大腿上,他身上每一块肌肉都紧紧地绷着,皮带也紧紧地勒住了他的小腿,他几乎感觉不到膝盖下的腿了,只觉到全部血液都直接冲上大脑,非常不舒服。当泰米艾尔像箭一样往船上返时,他们像钟摆一样在空中沉重地摇晃着,周围发出一片惊呼声。 他们狼狈地降到了甲板上,船使劲地摇晃了一下。泰米艾尔后腿颤抖着站在那里,同时使劲收起在风中张开的翅膀,两个人仍然缠在了他的腹部皮带上,不停地向后拖他,他竭力保持着身体的平衡。戈登松开手,放开了劳伦斯,痛苦地在地上爬着;泰米艾尔看上去随时都会在他身边倒下;劳伦斯僵硬的手指还挂在带扣上,已经麻木了;韦尔斯突然拿着一把闪闪的刀子,把皮带割断了。 他砰地一声重重地摔到了甲板上,腿上血流如注,泰米艾尔也砰地一声跌在他的身边,整个甲板震颤了一下。劳伦斯四脚朝天躺在地上,气喘吁吁,根本不管正浇在脸上的雨,他的肌肉已经不听使唤了。韦尔斯犹豫不决,不知道该怎么办,劳伦斯向他挥挥手,让他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然后挣扎着要走。大家把他扶起来,他要求他们离开,回到工作中去,此时,疼痛似乎减轻了一些。 暴风雨依然肆虐,但风吹着上桅帆,船看上去现在正沿着正确的方向快速前进,甲板上的危险感明显减少了。由于不愿意看到瑞雷混合着自豪和遗憾的情感指挥工作,劳伦斯哄着泰米艾尔移动到船尾中间的部分,这样他的重量不会让船失去平衡。泰米艾尔再次安宁下来,马上哈欠连天,把头伸到了翅膀底下,没有像往常一样要吃东西,就准备睡觉了。劳伦斯慢慢蹲下来,靠在龙的身体旁,他的身体仍然因为刚才的紧张而感到钻心地痛。 他又站了起来,停了一会儿,感觉有必要说两句,尽管他的舌头由于疲劳已经感觉又厚又笨了。“泰米艾尔,”他说,“干得好,真是勇敢极了!”泰米艾尔伸出头来,眼睛睁开成了椭圆形,盯着他说:“噢。”听起来有一点不确定。劳伦斯心中由于内疚而感到一丝疼痛,在这之前,他几乎从来没有对小龙说过一句和蔼的话。在某种程度上,正是这个动物,打乱了他的生活秩序,但泰米艾尔只是在按照自己的本性行动,却要为此而受苦,这几乎不是什么高贵的行为。 但当时他太累了,想不出什么更好的词来,只是拍着光滑的黑色身体,一个劲儿地重复着:“做得好!”不过这看上去很管用,泰米艾尔不再说什么了,挪开了一点,试探性地半张开翅膀,将劳伦斯卷了起来,让他进来避雨。在遮篷下,暴风雨被阻挡住了,劳伦斯的脸颊感觉到了巨大的心脏跳动声,由于龙身上的热量持续稳定,他感到十分温暖,迅速地进入了梦乡。 “你确定这样安全吗?”瑞雷焦急地问,“先生,我相信我们可以弄一个网,或许你最好不要这样做。” 劳伦斯站了起来,又拉了拉绕在大腿和小腿上的贴身皮带,此时,他正坐在泰米艾尔的背上、翅膀的后面。“不,汤姆,这样不行,你知道,这不是一条捕鱼的船,你不能让这些人都打鱼,我们很有可能遇到法国人,然后我们会在哪里?”他把身体向前倾了倾,拍了拍泰米艾尔的脖子,小龙把头扭过来,饶有兴趣地观察着这个过程。 “准备好了吗?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泰米艾尔把一个前爪放在栏杆上说。此时,光滑的皮毛下的皮肤已经紧绷起来,他的声音很明显已经急不可耐了。 “站开一点,汤姆,”劳伦斯急忙说,他放开了链子,抓住了脖子上的皮带,“很好,泰米艾尔,让我们——”泰米艾尔一跃,两侧的宽大翅膀形成了弓形,整个身体伸展开来,像箭一样冲向了空中。透过泰米艾尔的肩膀,他向下看了看,“自立号”正在变小,像孩子的玩具一样在广阔无垠的大海上来回晃动着,他甚至还看到了东边大约20英里外的“友谊号”。风仍然很大,他紧紧地抓住皮带,此时,他无法控制自己,像白痴一样咧着嘴笑着。 “往西飞,泰米艾尔,”劳伦斯喊道。他不想冒险接近陆地,因为有可能会碰到巡逻的法军。他们在泰米艾尔脑袋下脖子最窄的部分系了条带子,通过它,劳伦斯能够更容易地给泰米艾尔指示方向。为了正确地驾驭,他在手掌中绑了一个指南针。龙一会儿向上飞,一会儿自如地向下冲去,一会儿又在水平方向上飞。天空十分晴朗,万里无云,海面上只见到浪花片片。泰米艾尔翅膀拍打的速度慢了下来,不再往上飞了,但即使如此,他们也已经冲出了几英里:“自立号”和“友谊号”都已经看不到了。 “噢,我看到一条,”泰米艾尔说。他们速度更快地垂直落下,劳伦斯紧紧地抓住缰绳,发出小孩一样兴奋的尖叫声,听起来十分可笑。这个距离让他更了解龙的视野了,在这样一个范围内,猎物必须足够大,他才能够看到。他几乎没有时间去思考,然后就看到水花飞溅,泰米艾尔抓起一只海豚,又飞了上去,海豚身上还滴着水。 还有另外一件令人吃惊的事:泰米艾尔停了下来,在空中盘旋着,准备吃海豚,他的翅膀垂直挥动着,身体像转动的弓一样。劳伦斯不知道龙还有这个本事。这样并不舒服,因为泰米艾尔的控制技术并不精确,翅膀疯狂地上下摇动着,但看上去还是挺实用的,一些内脏掉到了下面的海里,其它的鱼冲到水面上吃这些丢弃物。吃完这只海豚后,他立即又抓了两条大的金枪鱼,一个前爪一条,迅速地吃了下去,接着又吃了一条巨大的旗鱼。 劳伦斯把胳膊塞到泰米艾尔脖子的皮带下,以防被抛出去,然后地向四周看了看,感觉自己就像是大海的主人,因为周围看不到任何别的动物或船只。他不禁为自己能够成功地驾驭龙感到自豪,飞行的兴奋感真是无与伦比:只要不去想这要付出什么代价,他就会感到极度的快乐。 泰米艾尔吞下了最后一口旗鱼,好奇地检查了一下鱼锐利的前颚,把它扔到了海里。“我饱了,”说着,他又振动翅膀飞向空中,“我们再飞会儿吗?” 这是一个有诱惑力的建议,但他们已经在空中飞了一个多小时了,劳伦斯并不确定泰米艾尔的耐力有多大,就遗憾地说:“我们还是回‘自立号’吧,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在它周围飞一会儿。” 然后,他们快速地飞过海洋,降了下来,接近波浪了,泰米艾尔不时兴奋地拍打着浪花。薄雾扑到他的脸上,整个世界都变得模糊不清,不过,身下的龙不时会碰到水,他深深地呼吸着大海的气息,坠入到简单的快乐中。他不时地停下来,根据指南针拉一下缰绳,最后朝“自立号”的方向飞去。 泰米艾尔说他准备睡觉了,于是他们就着陆了。这次他落得非常好,船没有像以前那样摇晃,只是轻轻地沉下去一点。劳伦斯解开了腿上的带子,爬了下来,吃惊地发现鞍绑的地方有点痛,不过这都在意料之中。瑞雷飞速跑过来迎接他们,脸上的表情马上放松下来,劳伦斯向他点了点头,让他安心。 “不用担心,他做得很好,我想你不用再担心食物了,我们能够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他拍打着龙的身体说。泰米艾尔已经打瞌睡了,睁开一只眼睛,发出满足的咕哝声,然后又闭上了。 “听到这些,真是太高兴了,”瑞雷说,“至少今天为你准备的晚饭可以期待了:你不在时,我们采取了预防措施,又抓了一些大比目鱼,这下我们可以自己吃了。如果你愿意,我想请器械室的士兵也来和我们一起吃。” “我当然愿意,也非常期待,”劳伦斯一边舒展腿,放松紧张的肌肉,一边说。自从泰米艾尔被转移到甲板上,劳伦斯坚持把主船舱让了出来,瑞雷最后勉强同意了,作为补偿,他总是邀请前任上校每天晚上和他共进晚餐。不过由于暴风雨,共进晚餐的计划中断了,这意味着从今天晚上起,又可以恢复了。 这是一顿丰盛的晚饭,也是一顿愉快的聚会,尤其是大家举杯庆祝后,年轻的少尉候补军官们都喝得有点失态了。劳伦斯总算可以轻松交谈了,他的桌子总是军官们欢呼雀跃的地方。由于军衔的障碍已经清除,他和瑞雷之间真正的友谊得到了进一步的加深。 因此,这次联欢会又加上了另一种情绪,在狼吞虎咽吃完布丁后,卡弗发现自己放松多了,敢和劳伦斯直接说话了,便试探性地问道:“先生,斗胆问一下,龙真的能喷火吗?” 此时,劳伦斯正在几个雷司令杯子里装了满满的葡萄干布丁,听到这个问题,便放下杯子,回答道:“这要看什么品种的龙,卡弗先生,不过我想只有极少的龙有这种能力,我自己曾经亲眼看过一次,那是在尼罗河战斗中的一条土耳其龙,看到它喷火时,我得说多亏土耳其和我们是盟军。” 其他军官都浑身发抖,不断地点头,在甲板上,没有什么东西比无法控制的火更致命。“当时我在‘歌利亚号’上,”劳伦斯继续说,“当‘东方号’像火把一样起火时,我们离它不到半英里,消灭了他们甲板上的枪,从高空清除掉了所有的狙击手,因此龙能够自由地用机枪扫射。”他陷入了沉默,想起了当时的情形:帆着火了,羽毛状的黑烟在船后飘着,这个巨大的浑身是桔色和黑色的动物俯冲下来,从嘴巴里吐出熊熊烈火,翅膀扇动着火焰,发出可怕的咆哮声,最终巨大的爆炸声压了过去,从那以后将近一天的时间,所有的声音都在减弱。还是孩子时,他曾经去过罗马,在梵蒂冈,看过一幅米开朗基罗的画《地狱》,龙用火烧烤着该死的灵魂,和这个情景非常相似。 这时,又一阵沉默,那些没有到过现场的人都在想象着当时的情形。波立特先生清了清嗓子,说道:“我觉得喷毒药或酸水的龙更为普遍,就其本身来说,这并不是可怕的武器。” “是的,长官,”韦尔斯说,“我曾经看到过一条龙,不到一分钟就把一整根主桅吞了下去,不过这总比向弹药库喷火,让你脚下的船变成碎片要好得多。” “泰米艾尔能喷火吗?”正瞪着圆眼睛听故事的巴特西问道。劳伦斯呆了呆,他正坐在瑞雷的右手边,只是被邀请到器械库吃晚饭,一度他几乎忘记了,在他以前的船舱里,在他以前的船中,他只是一个客人而已。 幸运的是,波立特先生回答了这个问题,劳伦斯借此机会平息了自己混乱的情绪。“我的书里没有讲他这个品种,我们只能到岸上进行鉴别之后才能知道答案。即使他是能喷火的品种,也只能等他成年之后才能展现出这种能力,这至少要等几个月的时间。” “感谢上帝,”瑞雷向围坐在周围的人笑着说,劳伦斯也勉强笑了笑,和其他人共同举杯,向泰米艾尔致敬。 之后,劳伦斯向船舱的人道别,脚步不稳地走向船尾,泰米艾尔孤独而绚丽的身影躺在那里,当他不断长大时,水手们几乎不到这里来了。劳伦斯走近时,他睁开闪光的大眼睛,抬起翅膀做了邀请的姿势。看到这个姿势,劳伦斯有点吃惊地拿起一个草垫,蹲在温暖的羽翼中。他放下草垫,坐在上面,背靠在龙的身体上,泰米艾尔把翅膀放下来,在他周围形成了一个保温层。 “你认为我能喷火或者喷毒药吗?”泰米艾尔问道,“我不确定怎么做,我试了,但只能喷出空气来。” “你听到我们说的话了吗?”劳伦斯有点吃惊地问。船尾的窗户开着,在甲板上可能能听得很清楚,但他无论如何没有想到泰米艾尔也听到了。 “是的,”泰米艾尔说,“关于战争的那部分挺有意思,你曾经参加过很多战争吗?” “噢,我想是的,”劳伦斯回答道,“并不比其他人多。”这不完全是事实,他参加过许多行动,在战斗中表现神勇,因此,他可以在一个相对年轻的年龄,就被提拔为战斗上校。“但是这也是我们如何找到了你,当时你还在蛋壳里。我们把你作为战利品从那艘船上带到了这艘船上,”他指着远处的“友谊号”,补充道。此时,“友谊号”左舷上的船尾灯仍在亮着,依稀可见。 泰米艾尔饶有兴趣地向他看了看,“你在战斗中得到了我?我不知道这件事情,”听到这个消息,他看起来很高兴,“我们不久会参加一场战争吗?我想看看,虽然现在还不能喷火,但我相信我能帮上忙。” 对于他的热情,劳伦斯笑了,龙有着巨大的战争激情,这一点众所周知,也正是这种精神使他们在战争中显得十分可贵。“我们进入港口之前可能没有太多机会,不过我敢说将来我们会参加很多战争,英国没有太多龙,一旦你长大了,我们肯定要参加大量的战争,”他说。 他抬头看了看泰米艾尔,泰米艾尔正抬起脑袋,凝视着大海。从喂养他的压力中解脱出来后,劳伦斯现在可以全心全意地思考身后的这个动物的力量了。泰米艾尔已经比某些其它品种的成年龙还要大了,从他不太有经验的判断来看,他长得速度也很快。不论喷不喷火,他对于空军团和英国都具有重要的价值。他倒没有考虑自己的自豪感,至少他不用担心泰米艾尔会害怕战争。如果面前有困难任务的话,他几乎不能要求一个比泰米艾尔更可敬的合作伙伴了。 “你能再告诉我一些关于尼罗河战争的事情吗?”泰米艾尔低头说,“只有你的船和另一艘船,还有那条龙吗?” “上帝,不,我们这边有13艘船,来自空军团第三师的8条龙作后备军,还有来自土耳其的另外4条龙,”劳伦斯说,“法国有17艘船和14条龙,因此他们的数量超过我们,但纳尔逊海军上将的策略让他们全军覆没。”他继续说着,泰米艾尔低下头,把他更紧地裹了起来。黑暗中,他瞪着闪闪发光的大眼睛听着。他们就这么静静地交谈着,一直到深夜。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翱翔天际

关键词:

上一篇:下卷 第十章 劝导 简·奥斯汀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