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寓言 > 四十万

原标题:四十万

浏览次数:69 时间:2020-02-11

  一、牛犊子和老狐狸
  牛犊子睡在自家院中歪脖子红枣树下的软床上,虽然很困,但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他强迫自己闭上眼睛,白天好好地睡上一觉,养精蓄锐,以利晚上再战。可是,极度兴奋的神经却令他的眼睛睁的比树上枣儿还大。
  牛犊子看着树上一颗颗的大红枣,一会儿树上的红枣在他的眼中,变成了一张张百元大钞,牛犊子再也憋不住了,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乖儿子,我牛犊子发了!
  牛犊子是黄河故道故河镇黄辛庄人。他儿子虽然都会叫他爸爸了,但他真正当上户主,还是半年以前的事。
  牛犊子在黄辛庄青年人当中,称得上是个大块头,五大三粗,1米86的个头,每年春天一过,立秋下霜以前,长达半年的岁月,他身上经常穿得就是那件刚刚掩盖住膝盖的大裤衩子,赤脚露蹄。充足的阳光,把他强壮的身体晒得幽黑发亮,在人群中一站,就像一座黑铁塔。
  黄河故道一带流传着这样一句谚语:人大愣症狗大呆,包子大了净韭菜。牛犊子不光人长得楞头呆脑,做些事情来,也特别爱认“憨门”。是一个地地道道碰到南墙不回头的主。人们对他第一印象——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一辈子不是受穷的脑袋,就是啃老族的夯货,要是让他自己单独领家过日子,不过到茄子棵里去才怪呢!特别是对他那俊俏的媳妇,年轻的小伙子更是愤愤不平:
  这样一个大美女,嫁给牛犊子,凭啥?老天爷真不睁眼,哼……
  你长得帅,敢碰一下牛犊子媳妇的手吗?借你一个胆最多也是躲在一边偷偷地多看几眼,抱啥不平?
  对于全村年轻人最热议的话题,老狐狸以长者的口气,给这些嘴上没毛的小伙子敲起了警钟:
  潘金莲就嫁武大郎,怎么着?自古有之,告诉你们别学西门庆,打牛犊子媳妇的主意,当心那个憨家伙扒了你的皮抽你的筋!
  青年人沉默了,老狐狸看了一下几个晕头搭脑的小青年,狡黠地笑了笑说:
  年轻人,这个你们不要眼热!人家牛犊子的爹当校长,妈当老师,一年进个一万大几,现在虽然说分田到户,经济搞活了,你看看你们,哪一家的收入都连人家的零头都不如。人家牛犊子投胎的时候,扒着门框看了好几家,最后才选中了朱校长家,我告诉你们,人脱生瞎了命别投错了胎!
  这个用长者口吻教训青年人的老狐狸,在朱辛庄可不是一般的人物。
  老狐狸姓胡名利,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可是把胡和利这两个字连起来叫,难免容易把他和狗科动物产生联想。胡利年岁大了,村中的人们爱在称呼老年人名号的前头,加上一个老子字。以示尊重。这位“胡利”的名字前面加上个“老”字,却令人产生一种错觉,让人一听立刻心存芥蒂,再联想他平常的为人处事,仿佛他真的成了一个“老狐狸”了。
  老狐狸在朱辛庄500多口居民中,算是个稀有品种,孤门独户,一人擎起一片蓝天。但是,村中的大事小情,婚丧嫁娶,总能看到他的身影,村民们心中虽然不喜欢他,一遇到事情,首先想到的“把老狐狸找来,看他能出个什么鲜点子”!
  老狐狸虽然生在农村长在农村,但是,他最不喜欢干农活,他说,种小麦种玉米,面朝黄土背朝天,出力流汗,挣几个熊钱?做生意跑买卖,吃尽辛苦不说,万一赔本了,到哪去叫苍天?
  村民们说,老狐狸啊!你苦怕苦,累怕累,做买卖怕赔本,现在不是像过去大集体的时候,吃大锅饭,你什么都不能干,难道躺在树下张着嘴,等着乌鸦把粪屙到你嘴里,还是像知了靠喝西北风吸露水佯活着?
  谁说我啥都不能干?那不成了寄生虫了?我老狐狸是那种人吗?我是靠这个吃饭!
  老狐狸用手指了指他那倒三角的小脑袋:智力,脑子!没听人家说吗?公鸡不尿尿,自然有道道,我早就想好了,我要当个经纪人,骑人家的马,耍人家的刀,喝稀的拿干的,这才能万无一失!
  老狐狸说着,把手中没点着的烟卷在空中画了一个圈,然后在呱呱唧老汉长满闹草胡子的嘴上,戳搭了一下,傲慢地说:
  这是牛逼吗?本事!
  说完,顺势把那根香烟,插进呱呱唧的嘴里。众人哄笑起来。
  呱呱唧脸一红,把香烟从嘴里拔出来,狠狠的朝地上吐了口吐沫;老狐狸,咱这边的牛都叫你吹死光了,就剩下一个小牭牛犊,你抱在怀里正式的吹吧!别守着这几个人拽洋文,当心拽掉了跳蚤。什么经纪人?不就是当个牛行人吗!割买家的耳朵,哄卖家的钱。老狐狸啊!咱们全镇就一个牲口市场,五天才一个会,一共也上不了三五头牛,牛行人比兔子都稠,能轮得上你?腚眼子吹喇叭——咋着响的!
  你们这些老家伙,就知道攥着个死鹌鹑把!给你们说了,一来是对牛弹琴,更重要的是泄漏了我的商业机密,骑驴看唱本,咱们走着瞧,你们看我是怎样发财,怎么给我儿子盖上大楼娶媳妇的。
  
  二、一切为了美人
  牛犊子也真是个人才,三年前把全镇四大美女的花魁红牡丹娶到了手,不到一年,一个大胖小子呱呱坠地。家中砖墙屋砖墙院,红砖门楼带猪圈,家中是要啥有啥,想吃啥买啥。全家五口人和和睦睦,小日子过得好滋润。
  随着儿子一天天长大,媳妇脸上的笑容也一天天减少。今年春节一过,红牡丹带着孩子去走娘家,三四天都没回来,婆婆着急了:
  牛犊子,你不长心啊!你媳妇走了多少天了,你也不知道去把她接回来,你不想媳妇,我还想孙子呢!快,麻溜的,把她娘俩接过来。
  牛犊子开着金蛙三轮,装上好烟好酒,小鸡羊肉,旋风似的赶到老丈人家,一进屋屁股还没沾板凳,丈母娘的脸上就像挂了一层霜:
  牛犊子啊!你们的日子过得咋样?
  挺好的呀!娘。
  我咋没看出哪里好?
  不缺吃,不缺穿,就算好呗!
  你见过谁家刚娶了媳妇,就去要饭啊!
  牛犊子一听,丈母娘的话头不对,话里有话,忙赔笑说:
  娘,你女婿心粗,我哪里做的不好,你该打的打该骂的骂。
  你这都是当爹的人了,我咋能打你骂你,过日子,长点心吧!
  牛犊子还想再说点什么,红牡丹收拾好包裹,抱着孩子从里屋出来,狠狠地瞪了牛犊子一眼:别在这里“现”了!有话回家说去。
  小两口一路回家,红牡丹给他来个木匠放线——照直绷!
  牛犊子这才口袋里掏出牛梭头,弄清了里面的弯弯——媳妇想掌控家中的经济大权,最次也要分家另过。
  红牡丹装好了火药,牛犊子回到家一拉就响。
  可是不管怎么说?于情于理,朱校长两口子每个月开的工资,全部交到儿媳妇手里,花钱再给儿媳妇要,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唯一可走的道路,分家!
  红牡丹人长得美,和公爹婆婆签的分家协议更美。主要的有三条:
  一、家中的八亩地,全部交给小两口,种什么庄稼小两口说了算,化肥种子农药钱,全部由公爹婆婆赞助。地理收入,归小两口所有。
  二、儿子的一切开支,全部由公爹婆婆负担,直到大学毕业。
www.4155.vip,  三、每个月要给他们二人二三百块钱的零花钱。
  老辈人过得是孩子的日子,红牡丹的三项基本原则,无条件地通过了。
  分完家,婆婆走进儿媳妇的房里,红牡丹笑逐颜开地招呼婆婆坐下。又忙着倒水。
  婆婆笑着说:你看看,这一分家牡丹客气起来了,是不是给爹娘生分啦?
  娘,看你说哪去了?以后我和牛犊子要更好的孝敬你二老呢!
  哎!还是俺牡丹会说话,真是我的好儿媳妇呦!刚分开家,你们有些东西需要置办置办,这几年家中花销也大,我和你爹手中也没攒下多少钱?家里一共还有8000块钱,给你们5000。今后有大项的开支需要钱了,就再张口,我和你爸有工资,是个活钱儿,啥分家不分家的,都是咱们自己的日子。
  娘,你真好,你放心吧!我和牛犊子一定要成为咱们庄上最孝顺的人,我们两人一定要愤劲儿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三、一对“败家子”
  转眼间过了清明,牛犊子家的八亩地的小麦长得真好啊!墨绿墨绿的,撒土不漏。再有不到两个月,就该收获了。村邻们说,土地是最有良心的,从来不吃昧心食,你看看人家朱校长家的小麦,人家有钱,化肥上得足,这八亩地又上了2000斤饼肥,等着瞧吧!到时候收一万斤小麦把里攥。这一家伙又能卖个万儿八千的。
  朱校长两口子每天放学后,绕着弯儿的路过自家的麦田,转一转、看一看,好像总是看不够。听到乡亲们的夸赞,脸上笑成一朵花。心想,今年和牛犊子刚分开家,分家时给了他5000块钱,等小麦收获了,最少能卖到8000块钱,这样,他们手中就有了1万多块钱的存款,在这个庄上新结婚的小青年当中,他们的经济条件是稳稳拔头筹的。怎么着?说我儿子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小日子照样过的嗷嗷叫,让他们羡慕忌妒恨去吧。
  这天刚吃罢早饭,朱校长正给老师们开早会,老狐狸风风火火地闯进办公室;
  校长,校长!你还有心思在这里念经,快看看你的麦子吧!全都被大拖拉机粉碎碾平了。老狐狸说完,转身跳上摩托车,一溜烟地窜了。
  朱校长两口子急急忙忙地向自家麦田跑去,这还了得,简直是无法无天!八亩地的麦子啊!光本钱就下了三四千块。古人云,毁坏青苗要遭天打雷劈的。朱校长把牙咬得咯嘣咯嘣的响,心里发狠,无论是什么人毁坏麦田,这次非要和他拼个你死我活,就是他双倍赔偿损失,也不能和他拉倒,简直是欺人太甚,谁家的坟啊!想筑就筑,想平就平!
  朱校长两口子跑到自家的麦田地,傻眼了。
  八亩地绿油油的小麦,一颗都不见了,被大型粉碎机,粉碎掩青翻耙在地下,一台大型牛蒡打沟机,在轰隆隆的打沟作业,打沟机后面跟着七八个不认识的男男女女,紧张地播种牛蒡。
  朱校长一屁股瘫坐在地头上,欲哭无泪:天底下除了牛犊子,还有谁能干出这种事!
  校长夫人实在无法接受眼前的现实,眼泪刷刷刷地流了下来,哭骂道:
  牛犊子你个血憨熊,败家子,想毁了这个家呀!天哪,我是哪辈子没行好事,生这么个憨种,变着法儿给我讨债惩罚我呀!这日子没法过了……
  朱校长从痛苦中清醒过来,拉着夫人的手:牛犊子他娘,咱们回去吧!事情该来的一定会来,日子总有一天,非得交给他们过不可,这样让他们撞一下南墙也好,让这个憨熊尝一尝,知道盐是咸的,醋是酸的,黄连是苦的……
  
  四、牛狐斗
  大侄子啊!牛犊大侄子!在家吗?
  牛犊子躺在枣树下的软床上,正在偷着乐,突然听到老狐狸在院外的叫喊声,急忙拉了一下被单子,将脸罩上装睡着。
  老狐狸推开虚掩的大门,看了一眼睡在枣树下的牛犊子,不再喊叫,翘首捻脚地走到软床前,轻轻地巴拉了一下牛犊子:
  大侄子,睡着了?醒一醒……
  牛犊子心里明镜似的,他知道老狐狸的来意,人到了床前,装睡着是装不过去的。慢慢地揭开脸上的被单,装作睡眼朦胧的样子:
  哦,是狐狸大叔啊!床帮上坐吧!
  牛犊子说着,折身坐了起来。
  老狐狸忙从兜里掏出一盒苏烟,抽出一颗递给牛犊子。
  牛犊子笑了笑说,狐狸大叔,我还没学会抽烟呢!
  对,平时我没见你抽过烟,不会抽没关系,现在开始学啊!你看一看,这是苏烟,45块钱一盒,一根烟两块多呢!不享受一颗,太可惜了,来一根!
  再好的烟和我都没有缘分,大叔啊!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还能有什么事啊!就是奔你那八亩地牛蒡来的,这次还是山东省苍山县进出口公司张总来的,你那八亩牛蒡,也不用你去起刨,论地块卖,人家现在给到这个数。
  老狐狸说着,伸手抓住牛犊子的手打码子。
  牛犊子急忙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
  狐狸大叔,别给我玩那个,我不懂。这里又没有外人,照直了砍,他们最多能给到多少?
  30万!
  不少!
  我也觉得顶天了。
  牛犊子毫不客气地说,你最少又在中间割掉3万元的耳朵。
  又说憨熊话了吧?咱爷俩谁给谁呀!我可以对你发誓,在你身上我一分钱的好处都不落,你发财了,咱们本乡本土的,我万一有点什么事情,找你借借磨磨,不也方便吗?再说,我又是你的长辈,你们刚刚分家另过,我帮你一把也是应该的。
  老狐狸啊!今天的太阳不是从西边出来的吧?你的好心我领了,这八亩牛蒡事情咱们免谈。对于你的好心帮忙,等我卖了牛蒡,请你到我家来喝酒。
  你这个熊羔子,这个30万,不是前几天你要的数吗?
  前几天是前几天,现在是现在,那个村过了,就没有那个店了。
  那你想要多少?
  40万!
  我的乖乖!你晚上也不要扛着三股钢叉,在牛蒡地里看牛蒡了,干脆到银行把他们的金库搬来算了,俺牛犊侄子胸壳梁大,40万哪够呀!恐怕400万都填不满。
  我希望钱越多越好,但是,犯法的事我不干,我凭力气挣钱。
  40万这个数还能不能动?
  最高你还能出多少?
  35万。
  哈哈,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我说没有好处,你怎么会起早五更?看来我真小看你了,割3万元的耳朵根本解不了你的渴,你这一家伙就割了5万,哎——老狐狸啊,也太狠了点吧!我顶这么大的压力,辛辛苦苦小半年,你才给我30万,你的一句话就闹了5万,你觉得公平吗?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四十万

关键词:

上一篇:【流年】娃娃鱼(小说)

下一篇:非常的小概结束的流浪www.4155.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