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寓言 > 梨落

原标题:梨落

浏览次数:152 时间:2020-02-04

又是一年清明雨上,我折梨花寄到你身旁,把那首《一世长安》唱了一遍又一遍……
  踏雪斜阳远,春暖花已深,郊外的梨花开了,白的像雪。你一袭白衣,步履轻缓,花前轻嗅,欲折却不折,似有想起什么,轻声喃语:“三分人间,七分地狱,三年无期……”而又面露悲凉,似是思绪沉浸,以致转身转身撞到我轻摇扇的手臂,一阵湿热,我赶紧负手于背,那殷红还是被你看到。你担心的问:“公子,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手臂,流血了。”我轻声笑道没事,你担心的说:“公子,我会一点医术,本就不能看见伤患不顾,而这事又因我而起,”我终抵不住你面色的乞求,将手臂伸了过来。血液将白衣印上红色牡丹,你轻挽起我的袖子,里面是大片的割伤,触目惊心,有的是淡淡的疤痕,有的是结痂,还有的已经鲜血直流,你震惊,愧疚……你拿出手绢替我包扎了伤口。你问我为什么,我说:“不知道,或许已经成为习惯,想做就做了,倒是你,三分人间,七分天堂,三年无期是什么意思?”你垂下眼帘,思考片刻说:“如果我告诉意思,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条件?”我想了想恩了一声。你淡淡的说:“我的世界三分是人间,七分是地狱,我只打算存活三年。”我没有想到会是这样,我问你为什么,你没有回答,只说要我好好照顾自己。我震惊了,我下意识的问你为什么,你说你心疼。我苦笑一声:“你是第三个说心疼我的人,第一个是我母亲,第二个是我兄弟,第三个便是你。对了,你为什么不想活,发生什么事了吗?”你轻轻摇了摇头,眼中一抹厌恶说:“活着就是恶心!”我下意识的说:“为什么”你不肯说,我苦笑一声又说:“我叫宇松,你叫什么?”“我……慕悦,松是坚毅的意思,希望你不要再这样了”我轻轻一笑:“悦字是开心,可见你父母希望你开心快乐,而不是轻生,萌生死志。”“不!”你立刻反驳到,走到梨花前,轻轻抚摸:“有些东西,就如同这梨花太过洁白,一旦沾惹了尘世的淤泥,也就逃不掉黑暗了。好好照顾自己。”说完你便转身要离开,我轻喃:“是吗?”又向你说道:“如若只有三年,我捧你三年又何妨?”你愣住:“好好照顾自己,七日!”说完便走了。独留我轻喃:“七日……”
  七日后,郊外,梨花开的更盛了,如同我料想的那般——你来了。在那梨树下煮了茶,向我微笑,只是脸色苍白。我犹豫了一会,但还是走了过去微笑道:“慕小姐,怎么了,为何脸色如此苍白?”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招呼我坐下,递给我煮好的茶时,你手顿了一下,脸色更加苍白,自残成性的我怎么会不知道这是自残的结果,我没有顾及礼仪,拉过你的手挽起袖口,白色纱布上朵朵红梅。我有些愤怒问你为什么,你却淡淡的笑了,平静的看着我,说:“因为鲜血能让我暂时安静,不胡思乱想,倒是你,你瘦了,你没有好好照顾自己对吧。”我恩了一声。你却对我郑重的说:“你的命是我慕悦的,好好护着。”我惊愕了完全没想到,却也有些暖流淌过心底,疑惑的问为什么,你没有回答。我又继续说:“我给你三年我的命,你给我什么呢?”你呆住了,想了想,淡定的说:“我不知道”“那我可说了哦,我要三样的东西,你的身,你的命,你的情三年。”你听后冷冷的说:“抱歉我一样也给不了。”“那你凭什么要我三年的命呢?”我反问道。你却说:“我就这么霸道,你若自残一次我割十次,你若不好好照顾自己,日间消沉我就割动脉,不许学会那些纨绔子弟的习性,每个月七号这里我检查伤势,一次不来,五刀,你自己看着办吧。”语气是那样的坚定。我笑笑说:“如果我说不呢?”你满不在乎的说:“没关系,反正我已经打算去纹身了,纹在颈部。”“你,你……别去,你可知道,我自残了五年,怎么改的过来。”我有些愤怒。……“我不管,没有商量的余地你自己看着办吧,三年后我放你自由,再不过问你任何事。”
  “好吧,那你呢”
  “不用管我,三年后就彻底结束了,呵呵”……
  三年的时光转瞬即逝,就如同那梨花,开了一度又一度,也发生了很多事。我也跟你离开了这里,我的身体渐渐好转,也戒掉了自残,而你的身体日渐消瘦,终于梨花纷繁落地。你去了,我将你的尸骨火化成灰,散落天涯,我记得我问过你一个问题,南北各隔一方你如果死了会朝那边?南有乔木,可依。北有深海,可亡。东有太阳,可暖。西有月亮,可冷。你的回答是——你是一个替身,你哥和你姐的替身,本就不该多情,更是一个戏子,替他们演绎未完的戏,不该有情,所以你愿哪边都不朝,但求尸骨化作灰散往天涯,七魂六魄皆化无,再无命盘轮回。可我后来为你建了墓,也是我自私,能让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
  我们的感情是像恋人的知己,你说你最爱《伶仃谣》,却不喜欢别人喜欢伶仃谣,因为太悲,于是我选了《一世长安》。佛桑花期,不弃不离,可你走了,谁又是我背后的人……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寓言,转载请注明出处:梨落

关键词:

上一篇:六种馅的饺子

下一篇:阿Q新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