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书评 > 廿二文士_爱情小说_好经济学网

原标题:廿二文士_爱情小说_好经济学网

浏览次数:63 时间:2020-01-04

廿二学子

时间:2017-09-12 15:00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友情篇。215舍现在住了三个人,分别是:赵哥、阳哥和黑哥。赵哥开朗阳光,阳哥深沉内敛,黑哥……黑哥很黑。有一天,赵哥脸上有多了个暧昧的巴掌印。阳哥第一反应:情债?仔细观察发现不是,那巴掌印在赵哥白净的脸上清晰分明,显然,非一般女子气力可为。出于关心,阳哥便问了一句。赵哥叹了口气:“放假回家我爸让我做作业,可我忘记带书包了,于是他让我去地里干活。”赵哥家有良田百亩,若不是在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下,应该属于地主级别的家庭。可赵哥白白净净,娇生惯养,去田里干活可累坏了他。阳哥深表心疼:“然后呢?”“然后,我实在是累得不行了,我就学我李叔跟我爸说‘老赵,干不动了,给我来根烟!’”阳哥:“……”黑哥:“你罪有应得啊!”烟,这种东西,还是少碰的好。但班里也有已经吸烟成瘾的,比如杨卿山和刘德炮。杨卿山一口白牙隐隐泛黄,刘德炮则是处处不离烟。黑哥牙疼,刘德炮说:“没事,抽根烟止止疼。”黑哥心情不好,刘德炮说:“没事,抽根烟就好了。”黑哥被班主任踹了,刘德炮说:“没事,抽根烟消消气。”怀疑是不是有一天黑哥家煤气泄露了,刘德炮也会说:“没事,抽根烟冷静冷静。”黑哥和刘德炮是多年好基友,两人身材消瘦,性格互补,智商都颇高。黑哥数学好到变态,刘德炮除了数学难上50分,其他科都能拔尖。说起黑哥的出生,刘德炮比黑哥他爸都熟。传说在夏至那日,太阳直射北回归线,小黑所在地区太阳高度角达到大值。这时,突然一道黑光从天而降,集太阳精华的黑哥诞生,取名:谭、宝、黑!以上资料来自刘德炮。班里外号多的人是黑哥,也是拜刘德炮所赐。比如:小黑、黑哥、谭宝、黑宝生、老谭、黑爷、焦炭哥……但黑哥喜欢的是:穆罕默德.卡尔.谭宝.朕。杨卿山篮球打得不错,上课不是特别爱学习,英语、历史尤其好。一次考试,杨卿山历史考了年级组第一,历史课上,老师问:“你给大家分享一下你的学习经验好吗?”杨卿山挠挠头:“呃……其实也没有什么。”“看课本?看资料?做题?”“咱班图书馆有本《古代帝王传记》,上星期上历史课的时候我看完了。”杨卿山摇摇头,真诚的说。“你去后面站会儿再回来。好,现在我们讲下一个知识点。”英语老师把杨卿山叫到了办公室,还是问学习经验。杨卿山眨眨眼:“老师,你看过NBA的篮球赛吗?你知不知道科比?”英语老师点点头,摆摆手:“好了,我知道了,你可以回去了。”正月,黑哥说:“我要剪头发。”赵哥一听,想起‘正月不剃头,剃头死舅’的习俗,连忙苦口婆心劝说。黑哥说:“不行啊,我这头发太长了,我必须去!”黑哥听罢一把甩开赵哥的手,扬长而去。没办法,他犯倔的时候谁也拦不住。赵哥说:“不是说正月不能剪发头吗?”阳哥摇摇头:“这并不科学,此习俗源于1644满清统治者多尔衮入关后颁布的剃发令,满族向汉族叫嚣: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以不从者斩的手段,施展淫威逼迫汉人。明亡后,汉人于每年一月坚持不剃头,号称”思旧”,讹传为”死舅”。”刘德炮望着黑哥背影:“可能舅舅多。”215舍原本四个人,赵哥、阳哥、黑哥、军哥即刘德炮,本名刘德军。后来刘德炮走读,并找到了女朋友,有了女朋友后,便越发得瑟。“我有女朋友你有吗?”“我有女朋友你有吗?”“我有女朋友你有吗?”赵哥、阳哥、黑哥分别因为太傻、太老、太黑没有女朋友,于是嫉妒心作祟,根据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罢免了军哥称号,军哥改为刘德炮。阳哥长相过分老成,加之书卷气息浓厚,更显老气横秋。一天,阳哥和黑哥solo,黑哥大败阳哥,高兴激动之余拍桌子大喊:“哼,李阳!你还太嫩了!”阳哥动作停顿了几秒,后扶了下眼镜,淡淡一笑:“这真是我听过真实的一句话!”黑哥,驾崩。赵哥,卒。黑哥喜水,杯子不离手。有一天刘德炮也想喝水了,结果太久没喝水,一个手抖把黑哥刚做完的数学卷子弄湿了。黑哥大怒:“你弄湿了我的卷子!”淡定如刘德炮,瞥了一眼卷子: “这卷子和你一样,五行缺水,你看这方程式都水灵了!”黑哥,薨。黑哥:“李琦是我孙子。”刘德炮:“李琦是我重孙子。”阳哥:“焦炭,你打赌输了,一百块钱。”“别和我谈钱,老子一穷二黑。”黑哥一脸理直气壮。刘德炮:“小黑,你打赌输了,三个大果粒!”赵哥:“黑哥,你打赌输了,把脑袋输给我了。”“这……哎,咱这关系,谈这些太生疏了……呵呵……赵哥,你别,赵哥,你别呀……”语文课。阳哥问:“黑哥,20题联立方程式得出结果了吗?”黑哥摇摇头。刘德炮悠悠转醒:“在上英语吗?”语文老师是不是该说:“请把政治书拿出来?”赵哥今天又不对劲。阳哥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回到宿舍就躺床上,不知怎么回事就来了一句:“我老婆怀孕了!”黑哥、阳哥表示吃惊:“你怎么会有女朋友?”刘德炮:“听到这个消息,我很抱歉。”赵哥翻了个身继续睡。这是个噩梦。阳哥一向淡定沉稳,有一次也不淡定了,黑哥不服,跟他扎刺,被完虐。赵哥和黑哥咬耳朵。刘德炮:“阳哥今儿咋了?”赵哥:“嘘……听刘德炮说他刚从警察局被放回来。”黑哥吓的吃了半瓶咖啡,不敢睡觉,生怕阳哥一个刺激虐了他。赵哥担心黑哥吃太多咖啡,死了,所以定了凌晨三点的闹钟。三点,赵哥被闹钟吵醒:“黑哥,黑哥你醒醒!”黑哥黝黑黝黑的脸与夜色相融,幽幽的、不耐烦的说:“干他妈啥!没睡着呢!”刘德炮:“阳哥,这辈子,你注定不能出类拔萃。”阳哥拧眉,反问:“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比不过你们这群毛头小子?”刘德炮叹了口气,语重心长:“你说你傻也傻不过小黑,黑也黑不过小黑。”阳哥是好学生,爱读书,喜地理。一天, 阳哥问:“背斜找油、气,向斜找水,那断层呢?”刘德炮:“找死吧!”阳哥忍无可忍,咆哮:“刘德炮,你说话不塞牙吗?”赵哥今天又不对劲。阳哥不问,黑哥忍不住了:“小伙子,你咋了?”“我怀孕了!”“……”一个噩梦未醒,一个惊魂未定。爱情篇。说起爱情,班里是有的,且让人羡慕。苹果是班里的学习委员,人好长的又漂亮。这种女生一般女生缘不好,但她是个例外。有一天,班里来了个体育生,二十一班来的。二十二与二十一素来交好,苹果对此人早有耳闻。苹果第一次听朋友说起他,只觉得这个人挺逗。再次接触是在篮球场上,他拿着篮球吊儿郎当,对旁边二十一班的闺蜜说:“为什么你这么难看,你旁边的女生这么好看?”旁边的女生自然指的是苹果。……苹果看着闺蜜呲牙咧嘴的扑过去揍他,想起他刚刚说的话,微微红了脸。第一次见面以此结束。第三次接触,是在苹果闺蜜的生日会上。苹果被罚大冒险去脱他外套,尴尬地说:“能不反抗吗?”他没来得及反应,更没来得及阻止,任由她的小手揪住他紧贴下巴的拉链,从上到下拉开了衣服。关键的是,他里面没穿衣服。苹果惊慌失措的抬头,下一秒就跌进他无奈又略带疏离的眼眸中。“你……”为什么不穿衣服?“对不起。”他眸色深深,抢先说。“没……没关系。”虽然苹果自己觉得好像哪里有点不对。但,对于这件事,他至今没告诉苹果的是,他与被罚她大冒险的男生是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第四次接触,两人的身份是同班同学。他惊喜万分,感慨缘分,使尽浑身解数终于抱得美人归。答应他是在一个秋天的晚上,晚自习后两人一同回家。苹果从来没说过那个有着郎朗月光的夜晚和少年她是决定要记得一辈子的。苹果看着地上灯光照出来的影子,高瘦身形的少年站在她身后有一米远的地方,发梢、肩头披着迷离的月光。他穿着薄薄的衬衫,踏着洒了月光的公路,一步一步地走过来。他喊她的名字,声音低沉迷人:“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苹果压下上扬的嘴角,眼角眉梢却都是藏不住的盈盈笑意。在一起后,苹果有些患得患失,但又不知该如何处理,闹起了别扭。小女孩的通病。他发现后,给她定心丸:“我挺会糊弄小丫头的,但对你,我从来没说过假话。我这个人生性凉薄,温柔不多,能给予热情的人就那么几个。我,你……看着办。”两人打电话,苹果害羞又紧张的说:“希望我们能有美好的结局。”他回:“咱们俩还没开始呢,开始了,我可没打算结束。”他是班里高的男生,有一次为了看苹果,高冷如他,也不淡定的踩空了台阶。那么高的个子,一下子就消失在花丛中了……苹果: “你说咱们两人谁更聪明一点?”“现在你聪明,是我让着你。”2017年四月一日,阴历三月五日,晴,距高考66天“在你家楼下,快下来。”“真的呀!”“嗯,都冻死了。”“那你等会,我这就下去了。”“……你真信呀?”“嗯……你说第一句话前,我就知道今天是愚人节了。”苹果知道,他一直是一个聪明到程度刚刚好的男生。毕业后,两人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在一起。一次他在睡觉,苹果故意捣乱。他其实早就醒了,故意装睡。苹果撒娇耍赖,抱着他胳膊问他开机按钮在哪?他指指嘴,苹果下意识凑上去,见他眸底一片清明,才明白过来。苹果想推开,他却好像看出了她下一步动作,扣住她后脑,攻城略地。事后,苹果气急败坏,红着脸在他鞋上留下脚印。他瞪大眼睛:“你踩我?”“哼!踩你又怎样?你想踩回来? ”他摇摇头,说:“不需要。”“你这是不把我放眼里?”苹果不依不饶。“确实。”“你……!”“放心里。”好吧,原谅他未经允许……“一天想你三次。”苹果:“哪三次?”“上午、下午和晚上。”苹果:“……”麻烦解释一下‘晚上’是什么意思?“苹果,在干嘛?”“没事,趴着呢。”电话那边一阵沉默。苹果问:“怎么了?”他说:“你别趴着,对发育不好。”苹果无力望天。完了,毕业了,本性暴露了!苹果:“你想什么呢?”“你猜?”苹果:“你想我了?”“猜对一半。”苹果:“你很想我?”“还是一半,你再加个‘死’字?”苹果不解:“死?”“对!就冯巩常说的那句话,你不知道吗?”观众朋友们,我想死你们了!在一起后,发现两人生日是同一天。他说:“咱俩以后一定不分开,分了也会在一起。”“你想啊,要是分手了你过生日就得想起我,每年都会难受一次,何必呢!”苹果听着他的话,浅浅的笑。如果真的分开,她每天可能都要过生日一直都是他给苹果写情书,毕业那天,苹果给了他一封情书。淡粉色的信纸,满载着小女孩的款款深情。依然觉得现在的年纪太小了,说永远太早,谈爱过分沉甸。如今,我能够把握我能做到的是:我会和你继续走下去。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们谁也不知道,只是希望未来无论在哪都能有你。我希望在我老的时候,躺在摇椅上,能对左边的人说:“我做过聪明的选择,就是在这辈子,和你。”不管你以后变成什么样,我希望到后不是我后悔了,而是感谢在我的生命里有过你的存在,脑海里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在二十二班‘搞对象影响学习成绩’这不是一条真理。另一个温柔学霸,名叫李易安。年级第一的桂冠几乎是李易安专属,偏偏她有着轻微受虐倾向,无可救药的喜欢班里的高冷男神。男神自然是长得帅,可是不爱笑,性格极不讨喜。李易安其实不太会和男生相处,唯独和他保持了两年纸条联系。到了高三,班主任让每个人都要制定自己的目标,李易安想和他去一个大学。母亲想让他像父亲一样,进入部队,报效祖国。而他现在不想耽误耽误她学习,未来也不想让她等。终于狠下心对她说:“我知道你心思,但我对你没那想法,以后专心学习,别乱想了。”李易安自尊受挫,心灰意冷,从此没和他说一句话。一个月后,完全失去了联系。两人再见是毕业之后,地点:车站。李易安远远的看见他穿着深绿色冲锋衣,双手抄进兜里,连胳膊都弯着好看的弧度。他似乎感受到有人看他,转过头来,停了几秒,缓缓走了过来。像是老友寒暄:“近还好吧?!”她直直的看着他的眼睛,“不太好呢……”不悲不喜,毫无情绪。他轻轻笑笑,不在意李易安话里的其他情绪。许久,他又说:“你等我回来。”他把头转了过去,李易安看不清他的表情,回道:“等你回来收拾我呀?!”“嗯,怕吗?”“根本不害怕。”这种对话,好似又回到了以前,可逝去的岁月,怎么找得回来?李易安没有答应到底等不等他回来,她再也没有勇气开始了。可若是就此放手,却又有些不甘心,那少年的微笑,在回忆里怎么也散不开。过了一年,李易安觉得自己长大了不少,至少明白之前他其实一直对她很好。甚至很喜欢她。他那么高冷,对她却独独带着柔情。他不和任何女生说话,除了她。他写的纸条除了后一张,不,包括,字里行间都是他慢慢的关切。让她好好学习,让她不再牵挂。好像知道这件事的人都觉得是她一直追着他跑,细细想来,才发现,他对她的好一点不比她少,只是他不说。他给的爱,慢慢的藏在了粉色的订书器中,他不说就没人知道。他什么都不说,就只想她好。可如今,看着面前的少年,李易安有些不懂,似乎和他总是隔了一段距离,她只能明白过去的他,而如今的他,李易安又看不懂了。也许要等几年,十年、二十年……李易安才能明白他今天表达的所有情感。“只要你说喜欢我,我就也会说喜欢你。但是抱歉,我再也不会主动了。”李易安对着空无一人的街道,嘴角又些许咸。如果有下一次的开始,就让他先来吧!如果他不,那就算了。上帝造人,人人平等,轮也该轮到他了!某年某月某日,李易安对着空无一人的全世界缓缓开口:“这一次,我绝不主动!”毕业篇。毕业了,数学老师说:“你们要阳光一点,努力一点。人生在世,谁能没点困难?重要的是你得努力克服困难。……努力能获得成就便好,老末总得有人当,第一也只能有一个,生活不是斗争,要学会享受。……不管社会怎么发展,本质是不会变的。这个世界就是光明的!”记忆深的便是这后一句话。本以为他年近退休,早已职业麻木,崇尚现实,可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感受他周身的光亮,一点一点的发散,似是要照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肮脏的、黑暗的。为人师表,他时刻铭记。班主任曾经换过,第一任同名于黄海波,因家庭原因休假。第二任叫张婷婷,年轻气盛,不懂收敛。自她接手,整个二十二班便跟着她张狂着,萧洒着,成为宁高传奇。整个宁高她是唯一一个和学生打雪仗的老师;她是无产阶级,豪无背景,受尽排挤;她在不重文科班的宁高以我们学文为骄傲,以习近平同志为信仰……校运会上,她呐喊加油,指手画脚,眉飞色舞,全然没有一点淑女的样子,尖锐的声音令全场宁高人匍匐在地,耳膜穿透力达到了银河系……有人作弊,她说公平本就不公平,前者四划,后者五划。我们能做的是守住本心。高考前一百天,考的不好。她说领跑者怎能在冲刺阶段落后呢?临近毕业,她听着我们唱的《梦想天空分外蓝》,红了眼。她在日记中写到,她从未想过和这帮孩子会发生这么多事,她第一次当班主任,经验不足,能力有限,只能拿出十足的真心待他们。但从未想过,若是离别,若是失了和他们的这一切,她又该如何安置她的不舍?当我们难过,她会给我们写励志情书,她说:当你不再努力,放弃前进,请想想以后的路。你把未来想的足够美好,你本来可以拥有的生活要随着你现在不努力的分分秒秒成为泡沫。想着未来,想着父母,你拥有了向前的动力。当你烦躁不安,为一些事情烦恼,请拿出手表看看,时间根本没有把你放在眼里。你能沉得住气到后你将是人生大的赢家。这是你大的事情,也是大的问题。我也知道很难克服,但那你必须克服。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不值得你去冒险接近脑死亡。一些必须处理的事情,也请足够雷厉风行。你的每一个阶段,拥有着至高无上的信仰,你所要做的是努力追逐而其他周遭的一切都不足以能够影响你。所以,请你一心一意,朝着梦想努力。路,人活着就得走,为什么不走的漂亮一些?学会乐观、阳光、积极。请相信车到山前必有路,别为没来的烦恼失去一刻欢愉。要么努力向前,要么颓废到底。决定努力,决定在班里待下去,就必须顶到底。她说:蔑视你的人别让她看到你的斗志。她说:傻人有傻福,老天不灭大傻瓜。太精明的人往往不能成功,因为太善于投机取巧。分不清世界好坏的年纪,感谢她从未教我们如何做恶。地理老师小家碧玉,她说晴天就该微笑的!英语老师一袭红裙留在心间。语文老师的女王气质非一般人可比。从未见过如此温柔如此美丽的历史老师!九月:离别、相遇。亲情篇。“在高中,要和同班同学的人,同一个宿舍的人都好好的相处……其实你一点都不胖的,看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多吃点肉……不要半夜出校去网吧……”妈妈在耐心叮嘱着,而孩子眼睛紧盯着电脑屏幕,胡乱的点头:“恩,我知道了!”开始上学,第一次离家、住宿。原以为没什么,可忘了这是第一次,第一次总会有些难过。她是射手座,像箭一样冲进未知领域,但往往由于太冲动而一发不可收拾。高二那年的电话中,记录了她所有的不孝。“你们怎样跟我有什么关系?”即便强迫熄灯之后的慢慢长夜里的无限悔恨,依然,一丝亏欠都没有减少。等射手座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会悔恨:“对不起,我态度不好,我口不择言,我……”真的该死。“我也不会去记着什么,你跟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你的脾气我自然知道,我自然不会去和你计较。你好好学习得了,家里什么事都没有……”她在这边泪流满面,暗暗发誓日后再也不要说出那种话,再也不要让父母担心。可这个世界,容不得后悔,无用的也是后悔。杀人犯也会后悔。若后悔能弥补伤害,公正的法院又有何用?方寸之间,思念来的铺天盖地,她莫名其妙就哭了,不知是不是坚强了太久,可她哪里坚强了?是难过的时候躲到顶楼不告诉父母了吗?很想很想父母,却不舍得告诉他们。怕他们担心和难受。这许是三年来,她得到的大的人生教育。她终于知道父母恩。父母用红颜换她十八年童年,她只能用余生陪父母慢慢变老。今生,他们想要的,她给;他们达不到的,她完成。平安喜乐,一生无忧。未来不该他们继续奋斗了。怪她之前不愿长好翅膀,破茧成蝶的过程虽然艰难,但坚持不下去的,往往都死了,她不想死。她是独生女,名字里占了族谱一个字,另一个是父亲取的‘宋’字。家下的顶梁柱。父亲一直希望她顶天立地的。毕业之后的三个月也许是相处多的日子了,从此,聚少离多……她要成长起来了,可明明就不愿意啊!难道,命运真的攻不可破,被逼着一路狂奔?等到九月,树叶落下,世界变凉,大雨、霜降过后立冬,从此寒了整个人生。自此以后,流年尽过,流星滑落,岁月蹉跎。今生上天赐予她大的幸福,便是给了她如此的父母。岁月从来不肯告诉你,你将失去什么,你正在失去什么。它带来的伤害,永远让你后知后觉。如父亲的白发,母亲的皱纹。一丝一缕,绕在头上;一刀一笔,刻在脸上。下辈子,她愿做父母,为他们掏尽心肝,偿还今生还不完的债。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廿二文士_爱情小说_好经济学网

关键词:

上一篇: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工程院院士俞梦孙

下一篇:原来想念是这样的_生活随笔_好文学网【www.4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