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书评 > 毋宁死_侦探推理_好文学网

原标题:毋宁死_侦探推理_好文学网

浏览次数:183 时间:2020-01-04

霍桑短篇探案推理小说:毋宁死 一、失踪

这是若干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我和霍桑还住在苏城。初冬的雨夜,北风呼啸,越到晚上越是寒冷。突然有一个客人来访我的朋友。客人年约四十岁左右,穿着深颜色花绸的厚裘皮袍,十分大方。他乘轿子来,衣服鞋子都没有湿,但是面无血色,身体微微抖动,似乎十分怕冷。我冷眼瞧着,他的这种神态。并非全是为了寒冷的缘故,一半是因忧虑所致。客人先自我介绍,说姓何名芝贝,是苏城的税务局长,接着就匆忙地说明他的来意。

“霍先生,我冒昧得很,晚上到这里来,实在有桩十分紧迫的事,非得到先生的帮助不可。我久闻先生大名,屡破奇案,肯帮助失意的人,社会人士有口皆碑。

现在——“

霍桑不等他说下去,就插话道:“何先生,如果有什么事见教,请直言。只要力所能及。一定从命。”

何听见此话后。曾两次想说又停,脸上泛红,似乎有些羞于启口。

霍桑又说道:“不要有顾虑,但说无妨。”又指着我道:“这是我的好友包朗先生,常常帮助我办理案件:他是一个正直的君子。你如果有涉及到一些幽秘的事,我俩都会保守秘密,请不必过虑。”

何芝贝有些羞惭而脸红。他说道:“甚好。这件事涉及到我的不肖女儿,因此不得不希望两位保守秘密。明天是我女儿黛影的婚期,而今天伊却失踪了!”

客人顿了一顿,用他的懊丧的两眼盯住我的朋友,似乎在窥测他的反应怎样?

霍桑垂着头静听,并不立即有所表示,于是客人继续说下去。

“我的女儿已许配给田厅长的儿子少芹。少芹倜傥风流,年轻貌美。他的父亲田震东在政界颇有声望,家产盈万,司前街的那座三层楼洋房就是他的私邸。

像这样的门弟,我的女儿许配给他,可算得良缘了。不料祸变之来,出入意外,留影恰巧在这个时候出走了!“

霍桑的头慢慢地拾起来。注视着客人。我听了也有些震动,私自想:“目前自由之风很盛,这个女子在临近婚期而出走,要不也是爱慕自由,不满于父母作主的婚姻吗?”

霍桑皱皱双眉,淡然答道:“先生来此,是不是委托我立即去寻觅你的女儿?

然而像这样的细小事,我很不愿意参与。“

何芝贝急道:“霍先生,幸勿拒绝,事情虽然小,但情节奇特。我女儿的失踪,开始我也弄不清其所以然,到现在再回想,还令人怀疑这好像是一种幻变!”

霍桑的想法稍有些松动,他掀一掀双眉,说道:“你说什么?”

“我女儿起初对于这桩婚事是不同意的,曾好几次提出抗议。因此我暗下派了两个人监视伊。我女儿逃脱后,这两个人还没有觉察,好像我女儿有隐身术。

“不仅如此。我家有前后两扇门,后门加锁,钥匙由我亲自掌管。前门有看门的人。胡兴和帮喜等两个仆人一同看守,事情发觉以后,门上面的锁,锁得一如既往,而看守前门的三个人都说没有看见伊出去。此岂非她咄咄怪事?”

霍桑听到这里,似乎已被引起他的好奇心。他搓搓双手,目光闪烁。客人则睁着眼睛对着他,好像急于盼望得到我朋友的许诺。

霍桑问道:“先生方才所言,有两个人在暗中监视。他们是谁?”

“这两个人,一是我的外甥女慧侠。伊在三天前跟随我的妹妹从常州来参加婚礼。我交给她监视的职责。也因为伊和我女儿年龄相仿,可以常在我女儿房中陪伴,随时侦察而不致引起我女儿的疑心。另外一人是胡兴,他为人诚实可靠,所以我秘密告诉他,不要让我女儿擅自外出。事后我问他,他肯定地回答说没有看见。至于其他男女仆人也众口一词,不但没有看见篱影出走,也没有看见伊下楼来。这种种情境实在使人百索不得其解。”

霍桑惊讶地说道:“这确实奇怪,不知令爱的闺房处在楼房中的什么位置。

房间中有没有通向街道的窗?“

何想了一想说:“我家房屋共有三进。我女儿居住在第二进的正楼,正好是全房屋的正中,因此,我女儿的卧室中没有通向街道的窗。”

“其他房间里面有没有?”

“二楼藏书室里有一扇窗,窗外是一条小巷。但是窗离地面约有二丈高,如果说篱影跃窗而出,那决无其事。”

霍桑眨一眨眼,问道,“果然这样吗?先生凭什么而确信令爱肯定不从窗口逃遁?”

来客坚决地答道:“我女儿无此胆力,所以我判断伊不会走这一着。况且事后我曾查看过这扇窗,窗栓得好好的,丝毫没有可疑之处。”

“如果屋里有帮助的人,那末事后也可以将窗栓闩上——”

何芝贝突然摇手阻止霍桑说下去:“不,不!霍先生,请勿拘泥!窗关了好久,窗栏里积了灰尘,除非一跃而下,如果利用绳索系下来,也应该留下痕迹。

但是经我仔细观察,没有见到可疑的地方。“

霍桑低了头一言不发,我就插话解围。

我说道:“后门怎样?会不会用第二把钥匙偷偷地开锁?”

何说道:“不可能。后门的锁是新式的耶尔牌,肯定无人能够仿制钥匙。

况且从后门出去,必须经过厨房,厨房里仆役很多,难道没有一个人看见?

霍桑突然说道:“那末令爱也许还没有离开屋子,现在还隐匿在某幽密的地方。”

何说道:“这也不是。我在上灯时,听说女儿失踪,马上就到处搜寻,到现在已经有一个小时,几乎搜遍全屋,无论是地下室、空房间,一一亲自看过都没有发现踪迹。”

霍桑皱皱眉头说道:“如果如此,这实在是不可思议了!”房间里稍静一下,霍桑又说道:“依我看来,还有一点已足够说明令爱失踪的由来。”

“那些受命监视的人可能已被令爱所买通了。”

何犹豫一下,说道:“按情而记,这一点确近乎人情,但是看看事实,又不能没有怀疑。试想受命监视伊的有两个人,一是我的外甥女慧侠,另一个是我看门的胡兴,但这两个人的地位悬殊,万无接近之理。我女儿如果和伊的表姐相策谋,还可以说得通;然而前门有胡兴严加把守,用什么方法打通这一关?假使说有可能,那末胡兴以外还有守门的另外两人和其他仆人,势必都打通不可。如果是这样,我女儿有什么神通能掩盖众人的口呢?”

霍桑突然跃起身来,说道:“奇哉,奇哉!令爱的失踪的确玄之又玄,使人无从着想。”他略顿一顿,忽然对着我看。“包朗,你认为怎样?有意见吗?”

我呐呐然答道:“这件事情,就表面而论,固然是一桩寻常的失踪案件,但是看看情节幻秘,实在困人头脑。”

何芝贝拱拱手,说道:“先生既然也认为奇怪,就请勿再吝惜此行。这件事对于我的利害关系甚大。因为在这一宵中间,如果无法使我的女儿回来,明天彩轿临门,我又怎样应付?这不单丧失了我的信誉,使我在社会上蒙受羞惭,就是我未来的地位也发发难保了。田厅长是我的上峰,拉一把,推一手都在他的手掌之中。况且我女儿失踪,合家惶恐不安,我的外甥女慧侠也因此事而得病。一门喜庆,转瞬间忽成意外的灾难。要转祸为安,全仗先生的大力。如果事情办成功,我决不吝惜优厚的酬谢。”

霍桑在房中徘徊,等来客的话说完,忽停足回过头来。

“你外甥女怎么会得病?伊对于令爱的失踪说些什么话?”

“伊说今日午后陪伴我女儿,一步都没有离开。薄暮时分,伊感到有些伯冷,才走出房门到我妹妹的房中去取一条围巾。我妹妹住在第二进左厢房的楼上,离开我女儿的卧室不远。不料我的外甥返回时,房中已空。桌上留一纸条,我的女儿已出走了。”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毋宁死_侦探推理_好文学网

关键词:

上一篇:掉在地上的颜面是可以捡起来的_励志文章_好文学

下一篇:当一个人在独角戏里行走_伤感文字_好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