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书评 > 写尽如梦似幻的欣喜人生

原标题:写尽如梦似幻的欣喜人生

浏览次数:153 时间:2019-11-01

图片 1

人生如梦,梦如人生。北宋大诗人苏轼一生大起大落,对人生有着深刻的看法,在他的诗词中,最喜欢写的就是人生如梦,如《念奴娇.赤壁怀古》中的“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如《西江月·平山堂》中的“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

的确,人生就是一场大梦,梦亦如无常的人生。旷世奇书《红楼梦》描写的就是一个如梦如幻的故事。曹公在开篇的第一回便给各位看官作了温馨的“阅读提醒”:此回中凡用“梦”用“幻”等字,是提醒阅者眼目,亦是此书立意本旨。

在书中,曹公用神来之笔或长或短、或繁或简、或详或略地描写了不同的人的不同的梦,这些梦或开局启引、或伏线暗示、或推动情节、或渲染气氛,次第而近、缓缓道来。

一、甄士隐的“通灵之梦”。《红楼梦》开篇便点出了此书的来历“近荒唐”,是由女娲补天弃用在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一块顽石引起的,此顽石幻形入世,蒙茫茫大士和渺渺真人携入红尘,历尽离合悲欢炎凉世态的一段故事。

怎样把茫茫渺渺、如梦入幻的场景,不着痕迹、行云流水般地切换到碌碌红尘、繁杂人间呢?曹公在第一回开始作了说明:作者自云,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而借“通灵”之说,撰此《石头记》一书也,故曰“甄士隐”云云”。

故此,仁清巷葫芦庙旁、具有神仙一流人品的甄士隐,便在炎夏永昼午间小憩中朦胧登场。这也是《红楼梦》中的第一个梦,并且这个梦的信息量也相对较大,带出了宝玉黛玉的前世今生和全书女子“一干风流冤家”的公案。

甄士隐是在贾宝玉之前唯一进入幻境的世俗男子,也亲耳听闻僧道两人对整本红楼梦女子命运的设定和木石前盟的缘由。甄士隐这个开篇的“通灵之梦”,搭起了梦幻仙境与红尘世间的天梯,引出了这个既梦幻又真实的红楼故事。

图片 2

二、贾宝玉的“幻境之梦”。如果说甄士隐的“通灵之梦”撩起了红楼一“缝”的话,那么贾宝玉的“幻境之梦”就启开了红楼一“窗”,让看官们通过宝玉之目模模糊糊地窥得了贾府众裙钗命运跌宕变幻的轨迹。

在到宁府赏梅花之时,倦怠的宝玉到秦可卿卧室内休息,闭上眼便悠悠荡荡到了一个“朱栏白石、绿树清溪”有趣之处,这便是《红楼梦》中的女儿仙境。

在仙境中,贾宝玉遇到了警幻仙姑,游览的太虚幻境,看到了金陵十二钗的册子,观赏了歌舞“新制《红楼梦》十二支”,还与警幻仙姑之妹有了鱼水之欢。

这个有趣的去处,让宝玉觉得“就在这里过一生,纵然失了家也愿意,强如天天被父母师傅打呢”。梦中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与仙子柔情缱绻、软语温存中宝玉,却被迷津中夜叉海鬼拉回了现实中,吓得汗下如雨,失声喊叫,迷迷惑惑,若有所失。

宝玉的这个“幻境之梦”与南北志怪隋唐传奇中才子奇境遇仙子的桥段十分相似,在故事中增添了梦幻旖旎之美,在文法上蕴含着伏笔暗示之用,红楼梦中众裙钗的命运、境遇、结局尽在其中。

也正是在这个梦中,曹公艺术化地让宝玉受到了性启蒙,由懵懂无知的少年成为了略知风月之事的青年。

另外,在接下来的回目中,曹公还让宝玉作了两个重要的梦。一是在三十六回“绣鸳鸯梦兆绛芸轩”,宝钗到怡红院,意欲寻宝玉谈讲以解午倦,不想宝玉却在睡中觉。

正在单独值守宝玉午休的袭人,因为绣肚兜“脖子低的怪酸”,便让宝钗小坐一会儿,自己出去走走。在宝钗小坐的片刻,宝玉在梦中喊骂说:“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是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一句梦中的呓语,道出了宝玉对黛玉的情之所向、心之所依。

二是在五十六回中,宝玉听说了江南甄府中有一个仕宦公子,与自己的名字、样貌、脾气如同粘贴复制一样,十分诧异。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没有到夜里便做起了梦,在梦中见到了另外一个宝玉。

曹公通过这个梦,把“贾宝玉”的另一个版本--“甄宝玉”巧妙地引到了看官面前。

图片 3

三、王熙凤的“预警之梦”。王熙凤是红楼梦中有“一万个心眼子”的女人,她与温柔、貌美、神秘、薄命的秦可卿关系很好。秦可卿在弥留之际,给王熙凤托了一个“预警之梦”。

她之所以给凤姐托梦,除了关系亲近的原因之外,她觉得在能力上凤姐是“脂粉队里的英雄”,在职务上凤姐是贾府“掌柜的”。秦可卿托梦王熙凤有三个意思。

第一是危机预警,“如今我们家赫赫扬扬,已将百载,一日倘或乐极悲生,若应了那句‘树倒猢狲散’的俗语,岂不虚称了一世的诗书旧族了!”。

第二是危机预案,“趁今日富贵,将祖茔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以备祭祀供给之费皆出自此处,将家塾亦设于此。合同族中长幼,大家定了则例,日后按房掌管这一年的地亩,钱粮,祭祀,供给之事。……”。

第三是大事预告,既预告了不久“又有一件非常喜事,真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元春封妃省亲;又预告了将来“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盛筵必散”。

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秦可卿临终的“预警之梦”,体现了秦可卿对贾氏家族“登高必跌重”的深深无奈和切切担忧,更渲染了红楼梦的悲剧色彩和神秘气氛。

图片 4

四、苦香菱的“诗词之梦”。香菱是红楼梦中众多苦情女子的典型代表,她从小本是衣食无忧的乡宦小姐,在元宵节之劫后命运被万恶的拐子彻底改写了,再次出现时她已经是不知父母、忘记家乡、地位低下的薛家小妾了。

在呆霸王薛蟠调戏柳湘莲遭打之后,愧见亲友,便以外出做生意为名躲羞游山玩水去了。香菱得以暂时脱身,随宝钗来到大观园中。香菱到大观园中拜过众人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拜了黛玉为师,要学作诗。

学作诗后的香菱,达到了痴迷的状态:茶饭无心,坐卧不定。先是“诸事不顾,只向灯下一首一首的读起来”,然后“越性连房也不入,只在池边树下,或坐在山石上出神,或蹲在地下抠土”。最后到达了“入梦”的状态。

在一次诗词聚会之后,香菱满心中想的还是诗,朦胧睡去之后,还“从梦中笑道:可是有了,难道这一首还不好?”。脂砚斋在此处有批“细想香菱之为人也,根基不让迎探,容貌不让凤秦,端雅不让纨钗,风流不让湘黛,贤惠不让袭平,所惜者幼年罹祸,命运乖蹇,致为侧室”。

可以说脂砚斋对香菱的评价很高,她本身就有诗词文化的基因,自身素质不输给别人,但命运坎坷,香菱自身很羡慕那些大小姐们聚在一起吟诗作对,所以想学诗与他们有共同话题。

苦香菱的“诗词之梦”,既是其对艺术的崇拜,也是其萌发强烈的精神追求的体现。沉浸在诗词世界的她,暂时忘却了生活的不幸和痛苦,为其苦难悲惨的人生增添了一抹亮色和温情。但是不论她再怎么努力,也不过是一种无奈的挣扎,终究摆脱不了做奴才的悲惨命运!

图片 5

五、尤二姐的“痴人之梦”。尤二姐是一个花为肚肠雪作肌肤之人,纵观她的表现,用现代的话说她就是一个“胸大无脑”的笨女人。她虽与张家公子定亲,却与自己的姐夫贾珍关系暧昧。在替姐姐尤氏临时看家之时,又与贾珍的弟弟贾琏眉来眼去,继而被贾琏在小花枝巷内“金屋藏娇”。

当初尤二姐与了贾琏之时,她的心中是有梦想的,“过个一年半载,只等凤姐一死,便接了二姨进去做正室”。怀着这样“美好”的梦想,她在花枝巷内当起了“二奶奶”。

然而,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好景不长,尤二姐便被毒辣的凤姐趁贾琏外出之际,用调虎离山之计骗进了贾府,继而口蜜腹剑,明里一盆火、暗里一把刀的折磨,懦弱的尤二姐经常地暗愧暗怒暗气。

在肉体虐待和精神折磨双管齐下中,不出月余,尤二姐是要生不能、要死不得的奄奄一息了。此时,她梦见了刎剑自尽的妹妹尤三姐。

在梦中,尤三姐识破了凤姐的毒辣诡计,竭力劝阻尤二姐用鸳鸯剑“斩了那妒妇,一同归至警幻案下,听其发落”。无奈心痴意软的尤二姐仍对贾府的荣华富贵和贾琏的爱报有幻想和侥幸,“随我去忍耐。若天见怜,使我好了,岂不两全”。

即使尤三姐再次警告:已将人父子兄弟致于麀聚之乱,天怎容你安生”,尤二姐仍执迷不悟:“既不得安生,亦是理之当然,奴亦无怨”。最终,现实是残酷的,尤二姐怎会是毒辣心机女凤姐的对手,失子之痛彻底击溃了尤二姐脆弱的身体和心理,含恨吞金而亡。

尤二姐的梦,对于聪明刚烈的尤三姐来说,她是多么想“拯救”水深火热中的姐姐呀,而对于尤二姐来说却是一个已经定了输赢、已经写好结局的“痴人之梦”。

当然,每个人都会作梦。《红楼梦》中也不仅描写了这些具有特别意义的梦,还有一些小人物的梦。如贾瑞看到年轻貌美的凤姐,色心顿起,做了一场风月淫邪之梦,搭上了年轻的生命。小红看到风流潇洒的贾芸,“心神恍惚、情思缠绵”,梦到了贾芸搭讪拉扯,这个春心萌动的少女梦,暗示了她与贾芸的姻缘。

还有与茗烟在宁府小书房私会的丫鬟卍儿,她母亲养她的时节做了个梦,梦见得到了一匹满是五色富贵不断头卍字的锦缎,便给她起名为卍儿,连宝玉也觉得她“真也新奇,想必他将来有些造化”,然而卍儿却是个地位低下的丫鬟,还不明不白地与了连她的年龄都不知道的茗烟,真是可笑可悲。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春秋。在四十八回中,脂砚斋有批:一部大书,起是梦,宝玉情是梦,贾瑞淫又是梦,秦之家计长策又是梦,今作诗也是梦,一并风月鉴亦从梦中所有,特为梦中之人,特做此一场大梦也。红楼之“梦”亦真亦假、亦梦亦幻,真是:浮生着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梦尽荒唐。

作者:温暖前行,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写尽如梦似幻的欣喜人生

关键词:

上一篇: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下一篇:该哭不哭www.4155.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