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书评 > 小蝶脱险

原标题:小蝶脱险

浏览次数:91 时间:2019-10-13

陈刚变抓为掌,迎了上去。 但闻蓬然一声,双掌接实,陈刚被震退了一步。 张副总管却原地未动。 “慢来!慢来!”刘文长大声喝止了两人。 “刘师爷!他们是拒捕啊广郭宝元身躯移动,向张副总管欺去,准备亲自出手了。 “再等候片刻!”刘文长道:“我已经派人通知了知府大人,大概就要赶到了,这是庐州府从未有过的头等大事,还是请知府亲自处理的好。” 说话声音宏亮,似乎是已完全康复。 原来!他又被人解了穴道。 郭宝元转头看去,只见站在刘文长身侧的两个青衣女婢,悄然而去,竟然无法瞧出来是哪个出手暗算,哪个出手解穴。 形势已经很明显,沙宅中人,已准备出手抗拒,但似是心中亦有顾忌,非到万不得已,不会出此下策,但拒绝搜查的决心,却十分坚定。 郭宝元为难了,就算下令官兵攻入宅院,但两百个官兵,能否制服住沙宅中的武师、高手,很难预料。 三十六个捕快,虽是庐州府的精锐,对付一般人犯,因是手到擒来,但对付江湖上真正的高手,就全无把握了。 但最使郭宝元为难的,还是程大小姐的下落! 她落入沙九宅院,真要惹火了对方,对方来一个杀人灭口,要他如何向知府大人交代? 困难处还在无法挑明了说个清楚。正感为难当儿,突见一个婢女匆匆奔入,低声对张副总管说了数言。 同时,郭宝元的耳际中,也响起了一个细微的声音,道: “打不得!这里潜藏了很多武林高手,这点军兵、捕快,绝对拼不过他们,真要拼起来,势将全军覆没。但也不能突然态度大变,郭总捕头费心应付了。” 是程小蝶的声音,用的是传音入密之术。 郭宝元心中稍定,躁急的心情,立刻平复下来。 只见张副总管突然转向刘文长,一抱拳,道: “刘师爷!在下吃的是九爷的饭,拿的是九爷的钱,九爷要张某人往东,张某是不敢往西,现在九爷已决定抱病见客,正在洗脸更衣,请各位稍候片刻,九爷就可和刘师爷对面交谈了。 你们两位是王见王,九爷答应了,你们就可以搜查,我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得罪师爷的地方,还望你多多担待!” 由硬到软,瞬息大变,使得心计多端的刘师爷,也为之暗暗佩服,忖道:六月天,变得好快呀!豪门刁奴,真是不让官府衙役,专美于前,软硬松紧,说变就变。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知府大人,也就要到了,他们两位当面说明,纵有什么误会,也许就一言冰消了。” 你绕圈子,我转弯,针锋对刀尖,大家都把怒火往下压,打哈哈,也来个半斤八两。 “如果是刘师爷能够作主,怎敢劳动知府大人移玉寒舍呢?” 沙九披了一件淡黄披风,穿青绸子夹袍,在两个天蓝短衫长裤的美婢扶持下,步入大厅。 他脸色姜黄,果然似抱病而起的样子。 但郭宝元却留心上两个丫头,看她们穿着紧身的衣、裤,是一种非常利落的打扮,动手时,连衣服也不用撩一下了。 “九爷!打忧了。”刘文长道:“害你老人家抱病出迎,真是不敢当啊!” “坐!坐!”沙九先在一张太师椅上坐了下来,笑道:“什么事啊!这么个劳师动众法?” “九爷遗失的一方玉佩,已经追回奉还……” “对对对!”沙九打断了刘文长的话,道:“还有一枚玉斑指,和翠玉钗,是不是也追回来了?” 刘文长道:“归还九爷的那方玉佩,不知现在何处?” “我交给他们收起来了,怎么?有什么差错吗?”沙九道:“还是窃盗翻了案?” 郭宝元一直在暗中留心,不着痕迹的四下查看,希望能看到程姑娘。 但他非常失望,程小蝶施出了传音之术后,就似乎突然消失不见了,这就使得郭宝元一直无法安得下心。 依照常情而论,程小蝶应该和郭宝元照个面的,不知为什么竟然避开。 郭宝元重复思索,肯定程小蝶传音方位,就在这大厅之内。 但厅中有六个姑娘,都是沙府的丫环身份。 郭宝元仔细看过六女,都未用过易容药物,那么,程小蝶又在哪里呢? “不错!唐明提出了很确实的证明,指出了那方玉佩为他家传之物。”刘文长道:“但以九爷的身份、财富,自然不会去讹诈一方玉佩,这中间,只怕有误会。所以,在下奉命来查问一下?” “这么一件小事,竟然劳师动众,包围了我的府邸,程砚堂也未免小题大作了。”沙九一顾左侧的女婢,接道: “去!把那方玉佩拿过来。” 左侧女婢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沙九的回应,大大地出了刘文长意料之外。 显然是沙九不愿把事情闹大,忍气吞声,准备交出一块翠玉佩了事。 程小蝶显然在这座大厅之中,而且,也经过了一番易容改扮。 她穿着一件宽大的蓝布大褂,一头花白头发,手中还拿着一把扫帚,站在大厅一角处,似是一个正在打扫厅房的佣妇,被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住了,躲在大厅一角,不敢出来。 原来,小雅在晋见大法师常奇时,郭宝元、刘文长正好带来了捕快、军马,把沙府给围困起来。 遭此大变,常奇自无心情探问吴先生的事情。一面下令把大批刀、剑兵刃转入地下密室,一面要沙九装病拖延时间,让大部徒众,也都转入地下密室。 二百军兵、三十六个捕快,绝不会放在常奇的眼中,但他不愿这样一处隐秘的所在,遭到破坏,击退来人不难,但势必引起大军围剿,白莲教重新啸聚的秘密,亦将暴露。 但最让常奇顾虑的是,他花费了近年的心血练的邪术,即将功德圆满,绝不能使它再功败垂成。 这种邪恶之术,尚未成形之前,不能移动,也见不得了光。 常奇决定以最大的忍耐,以保全沙府这片基地。 小雅被遣回迎香阁,也奉了密命,必要时处决吴先生,以保秘密。 这些事,小雅全都告诉了吴先生。 吴先生一番思索之后,决心帮程小蝶易容改装,让她乘乱混出了迎香阁。 常奇在沙府中潜隐了不少教徒,男男女女,不下百人之多,除了十三太保之外,还有十几个武功高强的绿林大盗。 白莲教有一套安定内部的办法,就是大量利用美色,所以常奇广收女弟子,大都以美色入选,这些人也就是常奇用以拢络人心的工具。 沙九被捧为新任教主,表面上受尽尊崇,最让沙九满意的是,教中的女弟子,只要被他看上了,立刻可以随心所欲。 常奇在沙家大宅院中,大兴土木,建筑了不少新的房子和地下密室,原本花木扶疏的大宅院,完全变了样子。 沙九也是老狐狸一个,眼看景物全非,越想越觉不对,找常奇谈判,要常奇迁离沙府,本身也要求辞去教主之位。 常奇虚与委蛇,答应把主坛移于他处,但教主的身份却不让沙九辞掉。 沙九也发觉了沙府中的一切事物,都已为常奇所控制,真要翻脸,立刻可能被杀。何况,白莲教又是当今严令缉拿的叛徒,是抄家灭门的大罪,连女婿也保不住他,来硬的不行了,只有软求常奇放他一马。 常奇答应给他三个月的时间,一定离开,他告诉沙九,人数看来很多,但真正要走,一天就可以走完,而且是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庐州。 沙九虽然不是很清楚。但隐隐知道常奇正在练制一批东西,赶得太紧了,反为不妥,只望余下三个月不要出事。却不料玉佩翻案,庐州府的文案和总捕头,带了兵马捕快,找上门来。 那方玉佩究竟有什么用处,沙九并不清楚,而是常奇在无意中看到,颇似传言中的九龙佩,九龙佩的秘密,普天下也没有几个人知道,偏巧常奇就是极少数知道这个秘密的人。 以他精奇的武功,出手夺取,简直是易如反掌。但他怕闹出事情来,利用沙九的身份,派人把唐明送上公堂,硬把一方玉佩讹诈过来。 沙九听常奇说出经过,才了解前因后果,但他想不通知府大人怎么会为这么一件小事,牵引出若大风波。 蓝衣少女手捧着一方翠玉佩,行入大厅。 沙九取过玉佩看一阵,笑道:“是不是这一块玉佩呀?” “不是!”刘文长摇摇头,道:“那方玉佩上有花纹。” “这一块也有啊!”沙九把王佩交入刘文长的手中,笑道: “这是一块上好的翠玉,比这块还好的,只怕不多。斑指、玉钗,我也不再追了,回去请告诉知府大人一声,我沙九可是守法的良民,也有吃亏忍气的风度。这件事,到此为止,一笔勾销。 如是贵府再要胡闹下去,我就不客气了,官司打到北京城,我沙九未必会输给你们庐州府。” “唉!九爷说的是!我也看得出,这是一块好玉。不过,唐明那块玉佩,是家传之物,论价值也许不如九爷这块翠玉佩值钱!”刘文长道:“但也许它有别的作用,九爷既然肯还,为什么不原璧归赵呢?” “这就有些刁难意味了!”沙九道: “你倒说说看,那方玉佩雕的是什么样子花纹?大小重量,开一个规格出来,看看我能否赔得出来?再不然,让他开个价钱也好,刘师爷,我这是息事宁人啊!” 刘文长呆住了,沙九说的也有道理。而且,他也无法开出大小规格。 事实上,那方玉佩上刻的是什么花纹,刘文长也已经记不得了。 刘文长转头看看郭宝元道:“郭兄!九爷的话,你都听到了吧!” 郭宝元全部心神,都在想程小蝶的事,根本没听到两个人在说些什么?随口应道:“九爷可是答应了,让我们搜查一下了?” “什么?搜我的宅院啊?”沙九一下子脸红脖子粗了,吼道:“这是什么话呀?我要叫程砚堂给我一个交代!” 说曹操,曹操就到,程知府在两个大汉保护下,快步行了进来,道:“九爷有什么吩咐?砚堂这里洗耳恭听。” 沙九呆了一呆,道:“御驾亲征啊?” 程知府道:“言重了,砚堂来此,一是向九爷请安,二是追查玉佩下落,三嘛……” “还有三哪?你倒说来听听!” “九爷府上窝藏有重要人犯,砚堂斗胆请求九爷允准……” “谁说的!我窝藏了什么人犯?”沙九色厉内荏地说。 这一下,踏住沙九的痛脚。 程知府心急爱女下落,指沙九窝藏人犯,也是指程小蝶被沙九拘留之事。当下一整脸色,道:“自是有人告密,沙兄如肯自己交出来,砚堂也不愿闹得沙兄家宅不安。” 这是以退为进了,只要沙九肯交出程小蝶,这搜查宅院之事,就可以免了。 这真是阴差阳错,沙九却听得脸色大变,心中像风车一般不停的转动,想不出一句适当的措词回答。 “九爷!他们一定要搜查,就让他们搜查看吧!” 说话的竟然是张副总管。 沙九摇摇头,道: “如若搜不出可疑人物,老夫绝不罢休!” 郭宝元上前一步,低声道:“大人!逼急了他们,他们会不会杀人灭口呢?” “这个……”程砚堂犹豫不决。 程小蝶一提真气,施展传音术,道: “爹!我很好。这里非常危险,不能搜查,卖给沙九一个面子,退出去!我会尽快和爹见面。” 程砚堂听得很清楚,陡然哈哈一笑,道:“九爷!你说一句,府上确没有扣押人?” 沙九一皱眉头,道: “沙某府上,又不是衙门,为什么要扣押人呢?” “好!”程知府道:“砚堂相信九爷,刘师爷、郭总捕头!传令下去,全部撤走!” 这又是个意外的转变,沙九愣了一阵,道:“程大人不搜查了?” “沙兄!情非得已啊!有人告了密,说你这里窝藏了大批人犯!”程砚堂放低声音,道:“那人也有相当的身份,砚堂如果不予置理,怕他向上告密,那时,就要多费你我一番唇舌了。沙兄!如果有朋友留居太久,让他早些回去吧!砚堂告退了。” 抱拳一礼,向外行去。 郭宝元心中一动,道: “庐州府中的捕快听着,咱们这番打扰九爷,大大的不智,九爷大人大量,不见罪咱们,大家进来,给九爷见个礼,赔个不是。” 三十六个捕快,一下子涌入大厅,抱拳的抱拳,作揖的作揖,立刻引起了一阵吵杂、混乱。 原来,捕快之中,大部分人都已体会到郭宝元的心意,在大厅中制造混乱,推挤呼叫一阵,拥着刘文长、郭宝元离开大厅。 程小蝶借那一阵混乱,离开了沙府。 郭宝元招呼两个百夫长,撤除了沙府的包围。 退回到庐州府行,刘文长摇摇头,道:“这大概就叫虎头蛇尾吧!你郭兄加上我刘某人,带了军马、捕快,浩浩荡荡地围住了沙府,吵闹了一个时辰,一个人也未抓得退了回来!” “文长!怎么把我忘了。”程知府缓步跨入了刘师爷办公的刑房,笑道:“小女说,要尽快和我们见面,可不知道是真是假?” “什么?大人见到了令媛?文长的双眼都看直了,怎么没有瞧到程姑娘?” “我也没有看到,只是听到她的声音!”程砚堂道:“她告诉我,要尽快赶来和我们会合,希望不要骗我们才好。” 父女深情,溢于言表。 “大人!”郭宝元道:“我也听到了小姐的声音。” “怪了!为什么?我就没有听到呢?”刘文长微微摇头。 “程姑娘施用的是一种武功,叫作‘传音入密’,能把声音聚成一线,传入特定之人的耳中!”郭宝元道: “这要相当的内功修养,我就没有这个本领。” “总捕头太谦虚了!”程小蝶推门而入,接道:“我也是第一次施用,竟然没有露出马脚。” 程小蝶已经更换了一身浅绿色彩裙,容光依然,娇丽动人。 程砚堂喜道: “丫头,你把爹爹吓坏了。” 郭宝元一抱拳道:“姑娘受委屈了。” “沙府中潜藏了一批江湖高手。”程小蝶道:“女儿如非遇上高人搭救,只怕很难生出沙府了。” 程砚堂道:“既然是真的窝藏有匪人,你为什么不让我们搜查呢?” “他们是白莲教的余孽,不但武功高强,而且,精通法术!”程小蝶道:“小小一座沙家宅院,不啻铜墙铁壁一般,那点官兵、捕快,绝不是他们的敌手,真要拼起来,没有人能够生还。刘师爷就身受了他们暗算,但他们不愿意惹出麻烦,又解了刘师爷的穴道。” 刘师爷脸一红,道:“不错!不错!我突然感觉到一阵不适,差一点晕了过去,但一阵,又突然恢复了清醒。” “白莲教的余孽,那是当下严令缉拿的要犯啊!为父这就通知将军府,点动大军,出动缉捕。” “对!”刘文长道: “这可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功劳,大人建此殊勋,可是青云有路,布政使的位置,指日可待了。” “不能急,就女儿所知,他们还有一段时间停留,不能离开。” “为什么呢?既是隐秘已泄,怎么留恋下去?”程知府道:“小蝶!这可是有关国家安危大事,如果不能把他们绳之以法,日后被查出内情,为父的这个四品皇堂的官位,恐是无法保得住了。” “大法师常奇,正在练法,行将功德圆满,是最紧要的关头时刻,不能轻易移动!”程小蝶道: “这也就是他们今天百般容忍,不肯和你们闹翻的原因。” “练法?练什么法?”刘文长道:“十年前白莲教起事,为大军剿压。但却传出了白莲教能施法术的传说,都被王守仁以黑狗血破除邪术。这方面,咱们也得准备一下才行。” “这一次,好像非常严重,女儿也不太明白详情,听说是种撒豆成兵的奇术,一旦术法成功,可抵十万大军!”程小蝶道:“动乱再起,那就不知道要伤害多少人的性命,破坏了多少安乐的家园了。” “这!该想个什么办法呢?”程知府道:“要不要为父的晋见布政使,以八百里快骑,申报入京,请皇上栽夺?” 程小蝶摇摇头,道: “那又太慢了,这一来一往,没有一个月的时间,绝难完成。等到大军赶到,他们早已遁走了。” “先快调将军府,出动人马,把沙府围起来……”刘文长道:“再等皇上大军赶到,使贼人一网成擒。” “这个办法,虽然不错,但时间恐怕还来不及!”程小蝶道: “如果他们练法在十日之内功德圆满,我们围困沙府的庐州军马,正好是他们试法的对象。这一阵杀伐下来,能留下多少人,就很难说了,一旦兵败,庐州城,就可能是他们起事地方了。” 刘文长呆了一呆,道:“是是是!姑娘思虑周密,文长万万不及。” “我不懂战阵兵学,但却受到了教我的高人指点。” “小蝶!”程砚堂道: “那位高人有没有指点你应付的办法呢?” 程小蝶道:“他说,练法未成之前,余孽首脑常奇,绝对不会移动、离开。这次练法,是他重振白莲教的希望所寄,练法功德不到圆满之日,邪法就派不上用场。” 郭宝元道: “那是说,在他们练法未成之前,是唯一攻他们的机会了?” “对!”程小蝶道:“不过,那里高手很多,又地处城内,大军无法施展,三五天未必能攻下那座宅院,最好的办法,就是先破坏他们的练法邪术,再予围困,逼他们弃械投降。” “说说容易,可是谁能去破坏他们的练法呢?”程知府道:“那个人要胆大心细、武功高强才行。” 程小蝶目注郭宝元道: “我想郭总捕头心中,早已有适当人选,找他出来,我愿作他的助手,再借吴先生的指点,破坏练法的机会很大。” 郭宝元道:“姑娘是指寒冰掌了?” “对!沙宅之中的精勇高手,以刀、剑、轮、毒十三太保为主,如无特殊的武功成就根本就无法接近法坛,那里布守,定然十分严密,偷入法坛的机会虽有,但如无拒挡强敌之能,破坏法坛的机会就不大了。” “好!在下就去试试看!”郭宝元站起身子,向外行去。 程小蝶起身相送,一面低声说道: “唐明的出身,玄秘莫测,总捕头不要追问太多,保持敬而远之的态度,只求借将,少谈玉佩的事。” 郭宝元呆了一呆,道:“这……这是为了什么?” “如果,你知道了他的身份,你要怎么办呢?”程小蝶道:“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出身?但只有那么一点联想,已经神魂难安了。” 郭宝元忖道:危言耸听啊!这个小丫头灵光得很!刚出道就学会了持泰保盈…… 程小蝶叹息一声,道,“总捕头也许不太相信晚辈,我说一件事,你听听,再告诉我该如何处理。” 郭宝元心道:我不信我近二十年的江湖阅历的道行,会被你这个初出茅庐的丫头难住,笑一笑,道: “好吧!姑娘最好想出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一下子能把我难住,彼此就可以少费很多唇舌了。” 程小蝶道:“我说的只是比方,不能当真,自己别往牛角尖里钻,那就天下太平了。” “我这厢已在洗耳恭听了。” 这时,两人已行入庭院之中。 四顾无人,程小蝶停下了脚步,道:“窝藏白莲教的余孽,是什么罪名?” “抄家灭门。” “藏匿朱家子弟呢?” “你是说……” “臂如说,建文帝的子孙呢?” 郭宝元呆住了,头上汗水淌了下来,道:“听说要夷诛九族。” “所以,交往要小心,他只是孤儿寡母的贫寒人家,为什么会有绝世高人暗中帮助他们,一方玉佩能值几何?白莲教不惜假沙九之名争取入手!”程小蝶道:“如是常奇夺取王佩时,杀了唐明,这就是成了江湖恩仇,也不会牵上官府了。” 郭宝元兜头一个长揖,道:“多承指教,我是感激不尽。” “煮豆燃豆箕,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程小蝶道:“我没有说,你也没有听,但破除白莲教余部,非得绝顶高手帮忙不可,家父升官事小,拯救千万苍生事大。” “郭某明白了,我只是去商请一个高手帮忙,其他的事,我一概不知道。” 转身大步而去。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小蝶脱险

关键词:

上一篇:少女情愫www.4155.vip

下一篇:花榭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