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书评 > 意想不到之吻

原标题:意想不到之吻

浏览次数:181 时间:2019-10-09

自游艇离开后,他又带她去“纯馆”的空中阁楼喝咖啡。这是个类似于天文瞭望台的咖啡馆,圆塔形建筑,一二楼调制饮品,设有内座,三层却是个雅致露台。小小茶几配着陷入式柔软大沙发,没有任何灯光,连点单都要拿手电筒照。然而,在沙发上一躺下来,却能看见满夜空的星辰。 小瑷舒适的抿着冰咖,取笑说这是与他“交往”以来,他带她来的最像话的地方。 宽大的沙发包围着两人,隐约星光下,他听见她轻轻的舒叹声。这些日子她也够累了,应付完容祈又要应付安藤流希,才跑完医院又回片场,顾着学业还惦记着广告。这么年轻一个女孩,都不知道哪里来这么多精力。 身旁的脑袋渐渐靠上他肩膀,他回头,发现她竟然睡着了。他笑了笑,那笑容里有他所不知道的宠溺与疼惜。他伸开手臂,小心将她挪到自己怀里,她低喃一声,在他臂弯里找了个最舒适的位置继续安睡。 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成为这个女孩全心信任的对象了呢? 初见几次的争锋相对,似乎还在眼前。那时只觉得她脱线庸俗拜金,就像大街小巷最常见的那类世俗女孩,即便漂亮又时尚,也是他从来不会多看一眼的女孩。 可后来,她那明朗外向又乐天的个性,却令她的世俗看起来如此率真可爱。 他轻轻揉了揉她的发,却不知道在这座露台的另一侧,某个安坐许久的少年正用他黝黑狭长的双眼酝酿着一场新的好戏。 连续几天,网络娱乐版都以安藤流希的姐弟恋为大新闻炒作。 有时小瑷走在路上,都能见到跟踪她的狗仔。然而一周后,她和日本小子的新闻却被另一则花边新闻取代。新闻女主角是日前播放的偶像剧女主角,据闻是某当红歌星的妹妹,这次被星探看中进入娱乐界,头一部片子就挑大梁当主角。之前就传闻此事不简单,后台来历应该相当强硬。如今见到男主角现身,各家媒体顿时追逐炒作。 “崔大款还真是爱折腾!连这种水嫩嫩的小美眉都不放过!”思雅翻着杂志啧啧摇头,“嗳,你也管管他啊,好歹是契约男友,你说哪天被媒体拍到你和他一起出入,你不成小三了?有曝光率是好,但咱也得顾顾质量不是?一味负面新闻会影响你人气的!” “你倒真有经纪人潜质!”小瑷懒懒回了句,继续摆弄她身上薄薄的月白色水袖长裙。今天这场戏让她很闷,按剧本所说,她得浑身湿漉漉的站在溪水里讲完长达五分钟的台词。当初签约时太兴奋,什么都没看仔细。现在想想,月白色薄衫还要全身湿透,不跟没穿一样?况且,现在已经是十一月下旬了,秋风一阵比一阵冷,就是吹也得吹死她!再加上对戏的人好死不死又是那个小屁孩! 想想之前的遭遇,这次不知道又要怎么恶整她。搞不好会故意NG十几次,让她冷死。 越想越闷,小瑷干脆抱着思雅哀嚎起来。 思雅抽着嘴角安慰,“好了好了,反正你楼都跳过,也不差跳水了,要万一那小子真整你,你也整他,直接把他拖水里大家一起抱着滚吧!” 小瑷松手斜她,“你太没诚意了,还说来帮我加油!” “摆明借你东风混入片场来看我的容祈的!”思雅瞄到不远处原本忙碌的身影此刻已坐在椅子上休息,急忙丢了杂志,抱起保温瓶就走。 “哎,那不是你买给我的瘦、肉、粥、吗……”好姐妹头也不回的离去,小瑷简直闷到死,一头趴在小圆桌上。 “姐姐,那天我有看到你哦!”小恶魔动听的嗓音飘了过来。 容小瑷哼哼两声,闭眼装死。 “想不到姐姐你已经有男朋友了,真是可惜呢!我这么帅,又这么年轻,姐姐也很年轻呢,不知道那位大叔的体力行不行,如果不行可以找我哦——” 死小子越说越不像话,小瑷抬头瞥他一眼,“走开。” 那双细致的黝黑眼眸深邃起来,他贴近她,一字一句缓缓道,“我以前认识的姐姐里也有像你这样的,可是后来,她们都死心塌地的爱上了我。你也不会例外哦,你一定会爱上我的!”近在咫尺的优美唇瓣吐露着蛊惑气息,他眼神妖娆迷离,如同汪着清晨的雾,袅绕在她周遭,缠绵而温柔。 小瑷彻底被寒到,决定不再客气,“谢谢,可惜,我没有恋童癖!” 安藤流希不多见的尴尬表情让小瑷暗爽很久,直到工作人员喊她去拍戏,她才猛然想到不该这么早得罪小恶魔。 她拖着湿漉漉的衣裙站在及膝的溪水里念台词,长长一番台词对方对戏如流,半点没有故意NG整她的意思,正寻思纳闷时,身体却被用力扑倒——还真是被思雅乌鸦中了,只是拖对方滚到水里的人是小屁孩自己! 溪水当头兜脸而来,她唯一的反应时闭眼屏气,然而倒在水里的瞬间,她嘴唇却触上一个柔软异常的物体。小瑷猛的睁开眼,流希正邪恶的笑着,他的嘴唇,依然牢牢贴在她唇上。 “卡卡卡!”副导演的声音跳了出来。工作人员手忙脚乱的去扶他们,小瑷使劲擦着唇站起来,水从她头发淌到她脸上,化开了她的妆,模样狼狈不堪。 “郑导!刚刚那算什么!”她不敢冲容祈吼,只能吼一旁的副导,“不是应该甩开手后退吗?临时加戏也得通知我一声啊!” 郑导还没开口,少年清亮的声音已经响起,“抱歉,导演!刚刚我想后退时滑了一下,不小心摔倒的,没影响镜头吧?”他说完,眼睛看的却是一旁静默无声的容祈。 见容祈依然坐着不开口,郑导只得笑了几声,“哦,原来是这样!没事没事,台词已经对完了,之后补个后退的镜头就可以!那个谁,快扶流希去休息,看看他滑倒时脚有没有受伤,如果受伤一定要看医生!” 容小瑷目瞪口呆,“郑导,那我呢?” “你怎么还愣着!快去换衣服,等下还有你一场戏!” “可是刚刚那小子——安藤流希他……”瞥见容祈冷然的俊容,她竟突然有难以启齿的感觉,“他……那个什么我,你们没看见?” “这不意外嘛!真是的!换衣服去,快快!”郑导跺跺脚,给她使眼色。从开拍至今,就属这崔二少介绍的小配角事最多,一会跳楼,一会跳水,偏偏人又是他选的。再这样搞下去,AKI那里就难交代了。 也不至于这么势利吧。小瑷还想说什么,几个工作人员走上前,半扶半拖的把她给架走了。 她换下湿衣,套着大T恤坐在化妆车内生闷气,没发现有人推开门,静静走上了车。 一块干爽的大毛巾自她身后当头而下,以不太轻柔的动作擦拭她的头发。她以为是思雅,反手伸到后面讲来人抱住,“我的亲亲雅雅,还是你——”她愣住,思雅的腰身怎么变这么健硕? 容小瑷急忙回头,入眼却是那张立体漂亮的淡漠脸孔。 “哥……”她下意识的低唤,却立刻改口,“啊,是导演。” “把头发擦干,会感冒。”修长手指依然专注擦着她的发,他睫毛低垂,鼻翼挺拔,自她角度看去,俊美到令人屏息。 毛巾逐渐擦到她脖间和脸颊,柔软的触觉让她心里适才的委屈又冒了上来,“哥,那小子真的很讨厌……” “既然知道,就不要去惹。”他仔细擦干净所有水渍,目光悄然无声的落在她红润的唇上。 “哥……”容祈难得不骂她,小瑷一时还真有些不习惯。 修长优美的手指移到她唇上,她一愣,发现他正用拇指指腹蹭着她的唇。 小瑷有些发怔,他在干什么?该不会因为刚才那个意外,现在“清理事故现场”吧?他这洁癖可真是日趋严重了! “小瑷!”伴随着思雅的呼唤,车门被用力撞开。 唇上的手指立刻收了回去,容祈抬起视线,水晶茶瞳微微射出冷锐光泽。 “嗨,容祈,你也在啊!”思雅立刻摆出淑女样。小瑷朝天翻了翻白眼,容祈淡淡嗯了一声,几步走下车。 “你大哥待你还算不错嘛!”确定人走远了,思雅才恢复常态,摸着她脑袋以示安慰,“另外,那死小孩的吻技如何?” “滚!”这回换小瑷抽飞她了。 <<<<<<<<<<<<<<<<<<<<<<<< 拍摄又一次进行到了深夜,因为第二天上午还有课,思雅蹭了顿盒饭就走了。 小瑷换好衣服离开时,已将近凌晨一点。外景拍摄地的停车场内,不乏等待各家演员的车子,尽快又累又困,司机们依然尽职等待各自主人。 她没人没车,出行都是自己解决。 经过容祈身边时,他仍在在忙,看着摄像机上的镜头效果,不时和身旁助理说些什么。 她悄无声息不准备打招呼,却不料他正好一个回头,捉到她蹑手蹑脚的模样。 “呵呵!”她笑容绽开的迅速无比,“导演,我先走了,再见!”不等他开口,她摆摆手飞快离去。 容祈凝着她背影似若有所思,一旁助理不见他有反应,正想开口唤他,却见他淡漠回头,重新与他讨论画面。 一放一收,不过须臾片刻,整个片场,没有任何人注意到。 片场距离市区有段距离,小瑷寻思着是自己去拦车呢,还是找个平时关系比较好的演员搭顺风车。结果一回头看到安藤流希坐在R8里朝她春风无限的笑,当下转身走小道离开停车场。 昏暗路灯下,另一辆等候多时的银色跑车降下了玻璃。 “崔泰夜!”她一喜,这家伙第一次现身片场接她,太叫她意外了。 “上车。”对方却皱着眉,神情并不太愉悦。她立刻跳上车,看他流利发动驶入夜色里的公路。 一路上崔泰夜都没说话,往日里俊朗迷人的五官始终都紧绷着。那不爽神情让小瑷费解不已,寻思自己究竟哪得罪他了。还是说,最近媒体拍到他和新宠照片惹他不高兴,那又关她什么事!莫非为深夜来接她而不能去约会这事不愉快?可她又没让他来接! 百思不解她便再懒得去想,干脆靠着椅背睡觉,不知过了多久,车子一个急刹停下,她毫无准备又没系安全带,额头砰的装上挡风玻璃。 “没事吧?”他立刻扳过她察看,可才触及她脸庞却又神情一变,颇为生气的甩开她。 “二少,你这哪一出啊?我理解能力有限,麻烦你用语言说明一下好不好?” 崔泰夜撑着方向盘斜看她一眼,仍然没开口。 小瑷翻翻白眼,“好,当我没问,谢谢你今天来接我,晚安!”她都困死了,哪有精力应付他,然而才推开车门就被他伸手用力拉上。 “你就这么算了?”崔泰夜盯着她,眼底竟带着愠色。 她茫然,“什么?” 他叹息,颇有些咬牙切齿,“发什么傻!在说那小子今天对你做的事!你到底是不是女的,被个小子耍了流氓居然都没反应!”几小时前收到匿名短信让他来舞唐伶片场看好戏时,他还以为有人在整他,只是想想反正能顺道看她,没事就过来了,哪知道却被他看见那种画面! “你怎么知道?”她到奇了,莫非他今天也在? “你管我怎么知道!现在问题是这事你打算怎么解决!” “解决?要怎么解决?”她现在满脑子只想洗澡睡觉,眼皮说着说着就粘到了一起。脑袋立刻被崔泰夜拍了下,他看起来更生气了,“臭丫头!你给我认真点!什么态度!” 小瑷打个了呵欠,用力揉揉惺忪睡眼,“你气什么啊!我都没气呢!不过一个吻,无所谓啦!而且现在他比我红,也可以说是我占他便宜啊!拜托你,二少!快去约会吧!我快困死了!”她压低声音嘀咕,又去推车门,“真是,什么不学,偏学我哥那套,啰嗦死了……” 车门又一次被他重重拉上,小瑷这回心里可真冒火了,转身就打算骂,却不料眼前一暗,他竟倾过身,赫然吻住了她。 他的嘴唇炽热而强硬,夹带着淡淡烟味,还有矜贵张扬的古龙水味,混合成蛊惑气息,一股脑涌入她鼻中。 似乎是不满意她的呆怔反应,他伸手用力揽住她腰身,更热烈的深吻下去。他的技巧娴熟诱人,戏弄着她柔软舌尖,呼吸吞吐间与她紧紧缠在一处。 小瑷呆了,眼睛瞪得大大的,盯着他性感的睫毛出神。 不是没被人吻过,也不是没碰到过吻技出众的帅哥。只是……只是一个前一秒还在骂她的男人下一秒就猛扑过来,这种事真是叫她没法接受啊! 她推了几次,总算推开他,看着他性感诱惑的双唇和激情遍布的眼瞳,她突然起了鸡皮疙瘩,“你、你怎么随便吻我?” “是你自己说的!一个吻而已,无所谓!”他似乎还有些生气,但嘴角已挂上慵懒而满足的笑意,“怎么!现在觉得吃亏,你可以吻回来啊!”他的气息吞吐在她耳际,不时轻吻她的耳垂。仿佛因为突然跨越界限,使得某些事反而清晰确定,于是愈发的肆无忌惮起来。 “谁要吻你,你那么风流,都不知道会不会感染什么什么……”一想到数小时前,他可能还和别的女人亲昵厮混,她身上的鸡皮疙瘩就越发明显。 “容小瑷!”他立刻眼底窜火。 “好了好了,当我没说!现在没事了吧,求求你让我回家吧!”她推开他碍事的手臂,用最快速度跳车上楼。 崔泰夜彻底懵了,被他吻的女人居然是这种反应,这可真是太惊喜了!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意想不到之吻

关键词:

上一篇:窘态百样为哪般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