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书评 > 观音垂泪www.4155.vip

原标题:观音垂泪www.4155.vip

浏览次数:147 时间:2019-10-06

等方多病返回地宫的时候,李莲花已把地上的人骨收拾停当,挖个浅坑埋了,这人喜欢打扫的毛病到坟里也改不了。杨秋岳从门顶上那道裂缝掷了几把火把进去,门后的光线逐渐明亮,里头空气并未封闭,似乎便是真正的陵寝。 “莲花,你进去。”方多病推了李莲花一把,李莲花往前踉跄了一下,大惊失色,“方大公子武功高强,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当然是方大公子先进去,何况以你那‘颀长’的身材,爬裂缝再合适不过。”方多病大怒,他一向自负病弱贵公子,李莲花却明明在说他瘦得像根竹竿,“本公子抓了你从那洞里丢进去。”杨秋岳却已默不作声爬上两三丈高的门顶,钻进缝隙,李莲花和方多病顿时不再推诿,只听杨秋岳在门后静默半晌,淡淡的道,“里面奇怪得很。” 方多病一把抓住李莲花,他身子削瘦,手劲却大,像抓小鸡一样把李莲花提了起来,自己钻过缝隙,顺手把他如抹布般拖了进来,定睛一看,地上几只火把的微光之下,眼前的情景顿时让他瞠目结舌。 那岂是“奇怪得很”四字所能形容,在方多病心里是稀奇古怪、匪夷所思、莫名其妙、乱七八糟、妖魔鬼怪…… 观音门远远不止两尺五寸厚,而足足有五尺二三,越往下越厚,竟似圆的。这“门”其实根本不是个门,是原本就牢牢生在地下的一块巨石,熙成帝让人在巨石上镂刻观音之像,凿作门面,却是个永远都打不开的门。当年修陵人在巨石顶上的土层里挖了条通道,进入巨石后继续修建陵墓,陵墓建好之后工匠用石板封起入口,和通道顶上所有石板一模一样,看起来严丝合缝,毫无破绽。但这堵住入口的石头毕竟和其他石板不同,之后没有泥土,乃是空的,数百年之后那风化的石缝偶然给李莲花看了出来。 而观音门后,是一间宫殿模样的房间。 让方多病目瞪口呆的是:这宫殿里即没有棺材,也没有陪葬的金银珠宝,但有桌椅板凳床铺,甚至那地上滚着一个酒壶,两个酒杯。李莲花喃喃的道:“果然奇怪得很,皇帝的陵墓里没有棺材,却有死人,死人居然要喝酒……” 那宫殿里垂缦委地,有一张象牙红木大床,墙上悬挂江南织锦山水图,图上有人书“大好河山”,下落款“大琅主人”。图下一张紫檀方桌,桌边两把紫檀椅子,上边刻有龙纹。地上丢着一个扁式马形银酒壶,两个素银杯,房间的角落放着焚香茶几,茶几之旁有琴台,琴台上却搁着一把金刀刀鞘。东西虽然不多,样样极其精致,显然都是皇家之物。熙陵最深处居然是这副模样,实在是奇怪也哉,但最奇怪的不是这房间布置成这般模样,而是房间里还有两具骷髅。 一具骷髅长大嘴巴仰身靠在紫檀椅上,身披黄袍,一把金刀跌在地上。显然他本在喝酒,突然有人用金刀一刀将他刺死。另一具骷髅钻在观音门后一个洞穴之中。观音门上斑斑血迹至今仍可辨认,他双手握着一把短剑,已在门下掘了一个深深的洞穴,全身都已在土中。只是这观音门巨石体积庞大,石质坚硬非常,他只能沿着巨石往下挖掘,却凿不穿石头,而那巨石不知深入土层几许,想要挖出一条通道出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原来想要开门的人不只是外面的,里面的人也想开门。”方多病叹了口气,“这两个人是谁?”杨秋岳道,“这两个人穿的都是皇袍。”方多病苦笑,“莫非这两个死人就是熙成帝和芳玑帝?这对老子儿子在搞什么鬼?”李莲花悠悠的道,“这情形清楚得很,当然是后死的人杀了先死的人……你看那椅子上的骷髅牙齿都掉得差不多了,应该就是老子;而儿子杀了老子以后在地上挖了个坑把自己埋了。”这话一出,连杨秋岳都险些笑了出来,方多病呸了一声,“这两个人都是皇帝,怎么会造了个坟把自己关在里面?尤其是这儿子,都身登大宝权倾天下了,居然跑到这里来挖坑,是什么道理?” “这道理我虽然不知道,”李莲花微微一笑,“他却是肯定知道一些的。”他所说的“他”,指的便是葛潘。方多病解开葛潘哑穴,“小子,你处心积虑假冒葛潘,潜入熙陵地宫,图的是什么?”葛潘的目光却冷冷的落在李莲花脸上,李莲花满脸歉然,看在他眼中更是分外刺眼,可恨之极,“李莲花好大名气,第三流的武功、第九流的胆量,我本该觉得有些奇怪。”他淡淡的道,“可惜你的确是太像小丑了些。”方多病忍不住笑,“他本就是个小丑。”李莲花道,“惭愧、惭愧。不过关于这对儿子老子的事,还是要请教的。”葛潘冷笑一声,“你自负聪明,料事如神,何必问我。”之后闭起嘴巴,任凭方多病不断喝问,便是一言不发。 杨秋岳在陵墓中四下敲打,这个“房间”比寻常房间大得多,不过皇宫他没见过,不知皇帝住的房子是不是就是如此空旷,在那牙雕红木大床之后还有另一个房间,里头屏风一座,另有一个琴台,一具“连珠飞瀑”放置琴台之上。李莲花踏进hong床之后的房间,看向屏风之后,陡然一个东西映入眼帘,他顿了一顿,“方多病,这里有个有趣的东西。”方多病再度封住葛潘的哑穴,兴冲冲的进来,“什么……啊!”他被吓了一跳,屏风之后,赫然又是一具骷髅。 “这是个女子的房间。”杨秋岳道,“看这骷髅身穿绫罗绸缎,说不定是熙成帝或者芳玑帝的嫔妃。”那屏风后的骷髅和前面房间的骷髅不同,它穿的一身雪白绸缎衣裙,历经数百年而丝毫无损,头上发髻挽得整整齐齐,不戴首饰,头微微歪在一边。人已化为骷髅,但余下那付白骨经依然给人一种妍媚娇柔、仪态万状的感觉,不知生前却是怎样一位倾国绝色。方多病目不转睛的看着那骷髅,“她美得很,居然死了几百年还是美得很。”李莲花轻轻扯了一下那白色衣裙,那衣裙贴身而着,即使血肉已经化尽,却仍然包裹着骨骼,难以轻易解开。回头细看这只有一琴一屏风的房间,这房间之后已然没有出路,这里就是熙陵最深的地方,四壁都是厚达数丈的泥土岩石,有谁能知庄严堂皇的熙陵之下,隐藏得最深的秘密,居然是个女子的房间。 在她的门外,年轻的皇帝杀死了自己的父亲,扑到在观音门下。 这位女子究竟是谁? “噔”的一声轻响,却吓了杨秋岳和方多病一跳,李莲花拨动了那具“飞瀑连珠”的琴弦,又拨了一下。方多病被他吓了两次,怒道:“李莲花,你干什么?鬼吼鬼叫的难听死了!”杨秋岳咦了一声,“这琴上写了字。”李莲花正在细细端详琴身上的墨迹,“淫漫则不能励精……”笔力苍劲,最后一笔拖得老长,直延续到琴腹,显然是书写之人写到最后把笔摔了出去。这具瑶琴本是古物,琴身漆黑光亮,写了墨迹不易看出。三人在房间里转了几圈,没有再看见什么新鲜东西,回到前厅,葛潘的目光死死盯着匍匐在地的那具尸体,方多病念头一转,一把把钻在土里的那具骷髅拉了出来。 那骷髅骨骼已经散去,只凭了他那一身千疮百孔的皇袍才勉强把他“拉”了出来,方多病把那“一袋”零散的“东西”倒了满地。一阵噼啪掉落之声,尘土飞扬,三人一起看见除了骨骼之外,地上尚有印鉴一个、玉瓶一个、琴谱一本,以及金银观音各一小座。那对观音神态和门上所镂极其相似,观音面容端正秀丽,衣着线条流畅柔和,虽然多有破损,却是罕见的珍品,相比而言,门上的观音虽是雕琢精细,却乏了一股端正慈悲之气,显是工匠模仿此二尊观音而镂。方多病拾起那个印鉴,翻转一看,“这真的是玉玺,我虽然没见过皇帝的印,但这块玉却是极品好玉。”杨秋岳道,“看这模样,熙成帝是被芳玑帝所杀,但是史书记载,他却是暴毙之后,按照朝仪隆重下葬的,怎会背后中刀死于此地?”李莲花微微一笑,“熙陵建成这种古怪模样,我想它本来当真要建皇陵,但后来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却被改成了一处秘宫。熙成帝将自己的陵墓改建为秘宫,怎能无所图谋?”方多病瞪眼,“什么图谋?”杨秋岳也淡淡的道,“势必与芳玑帝有重大关系。” “你们真的没有明白?”李莲花叹了口气,“熙成在地宫入口刻了那篇罗罗嗦嗦洋洋洒洒的《医子喻》,那故事主要在说什么呢?它在说老子为了儿子好,就算诈死也不算骗人,不是么?”方多病和杨秋岳情不自禁“啊”了一声,“熙成诈死?”李莲花指指后面那个女子的房间,“那具瑶琴上写‘淫漫则不能励精’,琉璃影壁画着鲤鱼化龙……”方多病恍然大悟,“啊!那是诸葛亮《诫子篇》的一句话,《医子喻》、《诫子篇》,看来熙成老子对他儿子寄望很深,皇帝老儿也望子成龙。”杨秋岳微现诧异之色,“芳玑帝做了什么,居然让熙成决定诈死?”李莲花轻咳了一声,慢吞吞的道,“我猜……芳玑帝迷上了里面房间的那个……女人。”方多病哼了一声,“那女人是谁?” “她可能是熙成帝的嫔妃。”李莲花道,“而芳玑帝迷上了他老子的小老婆,所以让他老子痛心疾首。”方多病又哼了一声,“你怎么知道她不是芳玑的女人?”李莲花缩了缩脖子,“这里是熙陵……熙成皇帝在自己的坟里诈死,和他在一起的怎会是芳玑的妃子?而且……而且……”杨秋岳忍不住脱口问,“而且什么?” “而且这个女人……”李莲花慢吞吞的道,“死在熙成和芳玑之前,已经死了很久了。”方多病越听越稀奇,“你是说——”他指着那具骷髅,“你说这个女人——在熙成还活着的时候,就已经死在这里,死了很久了?”李莲花点头。杨秋岳不得其解,茫然摇头,浑然不可思议。李莲花叹了口气,“她和外面熙成和芳玑的骷髅完全不同,你们没有发现么?她的衣着不乱、发髻整齐,比熙成和芳玑的骷髅要干净得多。”方多病点头,“那又如何?”李莲花又叹了口气,似乎对方多病冥顽不灵失望得很,“皇帝穿的衣服,材质肯定是最好的,为何熙成和芳玑的皇袍破破烂烂,千疮百孔,头发散乱,骷髅也难看得很?不一定是因为这个女人长得很美,所以骨骼也特别美的缘故。”顿了一顿,他慢慢的道,“有一种可能啊……那是因为熙成和芳玑的肉身在这里腐烂,衣服被蛆虫啃食,以至于千疮百孔;而她的衣裳没有受到蛆虫骚扰……”方多病皱眉问,“你想说她美得连虫子都舍不得吃她?那她的肉到哪里去了?”李莲花看方多病的目光越发失望,“说到这里你还不明白?我想说她很可能一开始就是个骷髅,她早就死了,只不过被摆在那里,衣服和头发是她化为骷髅以后别人给她穿上戴上的。她既然早就是个骷髅,当然不会有蛆虫吃她,所以她的衣服比熙成和芳玑干净得多,骨头也漂亮得多。” 杨秋岳瞠目结舌,呆了半晌,“这也太荒谬了。”李莲花指指那具瑶琴,“这琴声难听得很,若是有*****过,怎会没有调弦?真是爱琴之人绝不会在琴面上写字,所以琴必定不是给熙成的。何况她头上那发髻是个假发,她若不是个秃子或者尼姑,为何会戴有假发?她原来的头发呢?还有那身衣服——”他再度拉扯了一下那骷髅的白衣,“这衣服分明是按照这具骷髅的尺寸量身而做,活人再瘦弱纤细,也绝不可能化为骷髅之后,衣服还穿得如此合身。”方多病毛骨悚然,“你说——熙成皇帝在自己的坟里诈死……还供着……一具女骷髅……他莫非疯了?”杨秋岳轻轻提起那女骷髅头顶发髻,那乌发果然是以人发盘结,底下勾了个发箍,戴在头上的,也因为是假发,所以挽得很结实,并不散乱。 “她是被握碎颈骨死的。”方多病细细端详那具骷髅,突然道。李莲花点了点头,“一个女人死后有人替她裁制衣裳、盘结假发、处理骨骼,居然还被熙成带进了熙陵秘宫之中。无论她是不是嫔妃,她定是熙成心爱之人。”方多病和杨秋岳都点了点头,李莲花继续道,“那么她会被谁握碎颈骨而死?谁敢?为何前朝史书从来未提此事?”杨秋岳缓缓的道,“只因为她是被熙成所杀!”李莲花微微一笑,微笑得很文雅,“我猜……这女人必定美得让人无法想象,熙成帝纳她为妃,芳玑帝长大之后,迷恋上父皇的妃子,难以自拔。一开始熙成想必愤怒得很,芳玑帝之所以突然貌丑,说不定真是熙成帝下手所致。但自从芳玑变丑之后,做老子的人却突然后悔了。他自小宠爱芳玑,芳玑聪明好学,是他寄望有大成就的儿子,突然迷恋女人荒废功业,令他十分痛惜。他迁怒爱妃,认为红颜祸水,于是掐死了他心爱的女人——芳玑就此深恨熙成,要杀他为情人报仇。而老子愧对儿子,思念爱妃,又担惊受怕,日子过得痛苦得很,所以……” “所以他皇帝也做得不快活,带着这个骷髅跑到自己的坟墓里装死,把皇位让给儿子做,结果儿子没心做皇帝,还是跑到坟里杀了他。”方多病接口。李莲花微笑道:“嗯……说不定老子本是希望儿子做了皇帝之后,会体会他的苦心,了解老子杀死红颜祸水是为了他好,就像《医子喻》里面那个神医,儿子终于会体谅他的心意,可惜这位儿子一点也没被感化,熙成想必伤心失望得很。” 杨秋岳沉声道:“不对!如果真是如此,芳玑帝大可以从容离去,却为何被关在此地,以至于死在这里?”李莲花指了指上面那个通道,“这通道口很高,没有武学根基很难上得去,上得去也下不来,何况地宫入口机关如此沉重,若非外家横练高手,无法打开。所以在熙成帝诈死、芳玑帝杀父这件事里,至少有一位高手辅助,这里却没有见到第四个人的尸体——通道口被封,必然和第四个人有关。纵然熙成和芳玑父子纠缠于孽情恩怨,无心国事,但不代表前朝朝局之中,就没有人觊觎皇位。熙成有十一子,芳玑不过其中之一而已。”杨秋岳动容,“那是说,有人从头到尾都知道熙成帝诈死,也知道芳玑帝和熙成的恩怨,只是一直隐匿在旁,等到了最好的机会,便收买芳玑帝随身侍卫,下手封死观音门,害死芳玑,造成失踪假相,然后——”方多病这次抢到了话,“然后两个皇帝都没了,自然有第三个人继承皇位。”李莲花微笑道:“芳玑帝失踪两个月之后,代理朝政的宗亲王继位,不巧,这位皇子正是修筑熙陵的总管事,这墓道里众多机关,古怪的倒石球门,还有这无法开启的观音门,让人进得来出不去的种种设计,都是出于宗亲王之手。” 话说到此处,杨秋岳和方多病都长长的吁出一口气,地上的葛潘脸上微现骇然之色,李莲花对他一笑,葛潘脸色白了白,竟是有些怕他。方多病瞟了眼地上零散的东西,嫌恶的道,“我们还是快走,以免外面有人把通道口一堵,这里的死人从三个变成七个。”李莲花连连点头,“甚是、甚是。”葛潘却突然流露出满脸焦急,双眼瞪着地上那一堆七零八落的“东西”,发出“呵呵”之声。杨秋岳举起手掌,淡淡的道:“你告诉我我那老婆的下落,我就让你说话。”李莲花又连连点头,像是对忘了询问孙翠花的下落抱歉得很。葛潘立刻点头,竟毫不犹豫,杨秋岳手起拍落,葛潘深吸了口气,“玉玺、玉玺……好不容易进到此地,要带走玉玺……”方多病故意气他,“这块玉虽然是好玉,本公子家里却也不少,你要是喜欢,本公子可以送你几个。这个晦气得很,不要也罢。”葛潘怒极,却是无可奈何,狠狠的道,“我是芳玑帝第五代孙,这块玉玺乃是我朝之宝……”李莲花微微一笑,“奇怪,宗亲王把芳玑帝害死在这里,怎会没有拿走玉玺?”葛潘道:“那是我先祖把玉玺放在身上,宗亲王并不知情。后来……因为侍卫笛长岫出走江湖,他再也打不开这地宫之门。直到三十年前,我爷爷从家传笔记中得知先祖的隐秘,才知道它的下落。只是宗亲王所修地宫机关复杂四处陷阱,我爷爷和我父都死在通道之中……”方多病心里一跳——如果还有两人死在通道之中,以那些人骨来算,失踪的十一人中可能有人从熙陵逃生!只听葛潘继续道:“而引诱而来的各路高手也都死在墓中,自我父死后,十几年来我对玉玺之事已经绝望,却突然得知慕容无颜和吴广的尸体竟出现在雪地上,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除非——除非——”他咬牙道,“除非有人进入了熙陵深处,而能全身而退!这两人死在观音门前,被石球门封闭在内,若无人启动机关,绝不可能打开。我实在想不出有谁能震碎数千斤重的石球,打开鬼门将两人的尸体带了出来丢在雪地里!如果真有人能震碎那石球,那么他说不定能打开观音门!所以才……” “所以才假冒葛潘,可惜那震碎石球的人却没有找到。”方多病惋惜的道,“其实只需打开观音门的天花板就能进去,结果大家都想开门,门却是永远都打不开的。”李莲花喃喃的道,“有一个人,说不定真能……”他突然大声问,“张青茅说一品坟里有‘观音垂泪’乃是稀世灵药,是吗?”方多病和杨秋岳都被他吓了一跳,不知为何他突然如此激动。葛潘点了点头,“那是熙成帝打伤芳玑,为了恢复芳玑的容貌,特地找名医配制的,就在那寒玉瓶中。”李莲花一把拾起玉瓶,打开瓶塞,方多病和杨秋岳一起探头过来——瓶内空空如也,并没有什么“观音垂泪”的影子。李莲花没有丝毫意外之色,顿了一顿,轻叹了一声,“他果然未死。” “谁?”方多病诧异的问。李莲花摇了摇头,“这里头已经有人进来过了,拿走了‘观音垂泪’,那门上的石板,不是偶然裂开,而是被人硬生生用掌力震松的,因为已经被人打开一次,才会让我看出有裂缝。”方多病和杨秋岳骇然失色,“究竟是谁,居然有如此功力?”李莲花淡淡一笑,仍是摇了摇头。地上的葛潘却大声叫了起来,“笛飞声!金鸾盟教主笛飞声!除了笛飞声‘悲风白杨’之外,有谁能有这等功力?即使是四顾门主李相夷也绝不可能有震裂千斤巨石的内力修为!”方多病嗤之以鼻,“哼,胡说八道,谁不知道笛飞声早就和李相夷同归于尽,人都死了十年了。”葛潘为之一滞,“但是他说不定有传人,何况笛飞声和当年芳玑帝侍卫笛长岫都姓笛,如果他们是同宗,笛飞声自然知道观音门的入口在哪里。”李莲花却在发呆,喃喃的道,“去者日以疏,生者日已亲。出郭门直视,但见丘与坟。古墓犁为田,松柏摧为薪。白杨多悲风,萧萧愁杀人……在这里重见‘悲风白杨’,倒是应景。”方多病奇怪的看着他,“你认识笛飞声?”李莲花啊了一声,漫不经心的答,“不大认识。”方多病皱起眉头,不知“不大认识”到底是算认识还是不认识?此时杨秋岳已经问出孙翠花被葛潘关在熙陵宝顶山下朴锄镇一处民房之中,四人从观音门上通道鱼贯而出。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观音垂泪www.4155.vip

关键词:

上一篇:碧窗有鬼杀人www.4155.vip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