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书评 > 碧窗有鬼杀人www.4155.vip

原标题:碧窗有鬼杀人www.4155.vip

浏览次数:104 时间:2019-10-06

深夜。 宗政明珠已经下山去做李莲花要他做的事了。烛火莹莹中,李莲花一个人对着玉秋霜放在冰棺中的尸体。本来玉红烛要来的,但发生了些小事需要她处理,如今只有李莲花一个人点着蜡烛看那具半焦半腐的年轻躯体。 “嗳……”李莲花持着烛火对着她看了很久,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将一个十七八岁年轻貌美的女子弄成这般模样,即使他见过比这更可怕得多的许多尸体,也觉得这凶手可恨得很。在玉秋霜房门的门口有玉城剑士为他守护,李莲花用他蓝色包裹里的小刀轻轻拨开玉秋霜腹上的伤口,昨天他从里面挑出了血块,看见了被震断的肠子,今夜不知又想从中看到什么。 窗外漆黑一片,今夜云浓,无星无月,李莲花百无聊赖的拨弄着玉秋霜的尸体……铁质的小刀在她身上各处轻轻敲击——对于对医术一窍不通的李莲花来说,除了剖开人肚子瞧瞧里面有没什么不该有的东西,他即不会验伤、更不会验尸。小刀敲着敲着,在冰冻得硬实的躯体上不断轻轻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李莲花脸带微笑,却似乎是敲得有趣得很。 门外剑士静静的站着,突然起了一阵轻微的骚动——就在这漆黑一片的深夜中,他们又听到了那种……断舌的歌声。 声音从庭院的大树后传来,但那里并没有人影,歌只唱了两句,随即停了。玉城剑士面面相觑,各自一声清喝抄到树后,庭院中空空无人,两人跃过围墙,往两个方向搜索过去。李莲花持烛微笑,玉城剑士训练有素,果然名不虚传。此时四面无人,黑夜寂静,“真是个适合鬼出来吃人的晚上……”他喃喃的念了一句,打了个哈欠,“我还是回房间躲躲,有点恐怖……”突然背后吹来一阵凉风,一个披头散发的高大影子骤然出现在门口,宛若并没有头,在头的位置上是一撮乱发。那阵凉风吹得李莲花衣袂飘动,他喃喃念着“恐怖得很……”,小心把那小刀收进包裹,竟不回头,慢慢的从后门走掉了。 他没看见站在门口的鬼。 那站在前门的长发鬼僵在门口……有那么片刻似乎它气得全身发抖,顿了一顿,随即它轻悄的跟在李莲花身后,无声无息的进了宗政明珠住的客房。 李莲花回房以后先把蜡烛点了起来,门窗关好,想了想,还把门窗都锁了起来,好像真的很怕鬼。门窗全都锁死之后,他舒了一口气,很放心的吹灭了蜡烛,爬上床去,用被子把自己严严实实的罩住,开始睡了。 过了半个时辰,长发鬼幽然从屋梁飘下——它早在李莲花进门的同时就跟了进来掠上了屋梁,李莲花慢吞吞的点蜡烛、关门窗、锁门——早给了它许多时间在屋梁上藏好。它无声无息的走到李莲花床边,缓缓对床上罩得严严实实的人提起了一小截闪烁寒光的东西,接着缓缓的沉下手肘。 “云姑娘。”被子里突然冒出了人声,而且说话的人心平气和,没有半分吓人的意思,即使那长发鬼听得全身一颤。“宗政公子今夜不在。” 长发无头鬼倒退两步,手肘一沉那小截寒光闪烁的东西猛地往床上人插了下来——“夺”的一声插入床板,它收肘回拔,屋里寒光一闪——那寒光闪烁的东西竟是连鞘的一支匕首,外鞘卡在床上,“刷”的一声正好拔刃出鞘,反手切向李莲花颈项!这一拔一切动作凌厉敏捷,绝非庸手。李莲花仍然蒙在被子里,长发鬼匕首寒刃堪堪带风划到颈项,突然被子鼓起一块,有个不轻不重的力道在它持匕首的手腕处一敲,“咚”的一声,那匕首脱手而出斜飞三尺,钉在门板之上! “啊”的一声,那长发鬼大吃一惊,脱口惊呼,这一惊呼,已显出了女子声气。 李莲花的声音透过被子,“云姑娘……”似乎显得有些无奈,“斯文一点。”不知为何他就不从被窝里钻出来,只躲在里面说话,“宗政公子今夜不在,我有件事和云姑娘商量。” 长发鬼低下了头,突然轻悄的转身,快步往门口走去,正想推开房门逃走,却赫然发现房门已锁——而宗政明珠所住的客房,却是里外两面都可以用金锁锁住,定要钥匙才能打开的。它蓦然回身,拔起门上的匕首,目光有些惊恐的看着李莲花,床上那一团貌似可笑的凸起,在它眼里可怖非常——今夜竟是鬼掉进了人的陷阱之中。只听李莲花柔声道:“今夜云姑娘想必打扮得不合心意,我就不看你了。”长发鬼一怔,浑身似起了一阵颤抖,突然扯下乱发,脱下外衣,“你……可以把被子拉下来了。”她冷冷的说,眉宇间还未脱惊恐的神韵,声音有些发颤。 李莲花缓缓把被子拉了下来。在他拉下被子的一瞬间,云娇突然有一种错觉……那是一张……并不让人感觉到恐惧的温和的脸,可是给她这种错觉的却是……她仿佛曾经在哪里见过这张脸……所以不会害怕——在看到李莲花的瞬间她全身都放松了,背靠着门板,深吸一口气,眼泪无缘无故滑过脸颊,掉了下来。 房里一阵安静,不知为何李莲花没有先开口,云娇突然颤声说:“不是我……” 李莲花微微一笑,“我知道。” 她全身都软了,顺着门板缓缓坐倒在地,“你……怎么可能知道……” “玉姑娘被人震断肠子,骨骼却未碎,该是被人以劈空掌力击中小腹所至,云姑娘武功不弱,但并不擅内力。”李莲花以一种愉快谈天的语气微笑说,“杀死玉秋霜的凶手当然不是你,但是……”他顿了一顿,缓缓的说,“玉秋霜是怎么死的,想必云姑娘很清楚。” 云娇的脸色苍白,一言不发,只听李莲花微笑道,“我想和云姑娘商量的事,就是姑娘能不能告诉我,她究竟是怎么死的?”云娇缓缓摇头,坚定摇头,李莲花慢慢的说,“云姑娘……这很重要。” “我只不过今夜穿了件男人的衣服,你从哪里看出我知道?霜儿她……她本就是被鬼所杀,死在小棉客栈……与我何干?”云娇胸口起伏,态度突然强硬了起来,方才被李莲花一声“云姑娘”惊扰的情绪渐渐平复,“没有人杀人……从来就没有人杀人……我更没有杀人……” “是么?”李莲花叹了口气,“从程云鹤告诉我碧窗有鬼杀人一事,我就知道云姑娘脱不了干系,昨日在这里看到鬼影,听到鬼歌,更加证实了这事。” “胡说八道……”云娇脸色苍白,“你只不过听了夫人胡说,她一向不喜欢我……” 李莲花看着她,叹了第二口气,“云姑娘,你忘了?从小棉客栈到玉城,程云鹤逃亡江湖,玉城主下令追杀致鸡犬不留,当夜在客栈的剑士又全都被玉城主逼杀殆尽,唯一‘可以’活下来的人,只有你一个。”他缓缓抬起视线,看着云娇的眼睛,“碧窗鬼影,从小棉客栈到玉城客房都曾出现,在这两个地方都待过的人,只有你一个。” “那又如何?”云娇死死咬着嘴唇,“是鬼……鬼的话,也可以的,我没有杀她。” 他看着她展颜微笑,似乎很能容忍她这种挣扎抵抗,“是鬼的话,不会骗人。” 她的脸色瞬间死白——“骗……人……” “碧窗有鬼杀人一事,最离奇的不过是玉秋霜的尸体突然出现在程云鹤货箱中,鹤行镖行虽然不是高手云集,却以信用扬名江湖,颇受敬重。”李莲花温言说,“程云鹤是不会骗人的,他说货箱没有人碰过,那就是没有人碰过——在装满贵重珠宝、从来没有别人碰过的箱中突然出现玉秋霜的尸体——听起来是件无法解释的事,但其实很简单,”他对着云娇微笑,“只要想通一点就知道玉秋霜是怎么进货箱的。” 云娇在脸色变得死白之后,刚才强硬的气势渐渐软了,“什么?” “程云鹤是老实人,并不表示人人都是老实人。”李莲花保持着平静而愉快的微笑,“程云鹤是不会骗人的,云姑娘却是会骗人的,只要想通这一点,其实这件事并不奇怪。” 她闭嘴了,默默听着,只听李莲花继续说了下去,“鹤行镖行的人并不知道当夜玉秋霜在小棉客栈,他们看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死了,是么?”云娇僵硬了一下,点了点头。“当夜在场的玉城剑士护送玉秋霜回玉城之后,也已经全都死了,是么?”李莲花又问。云娇又点了点头。“那么,其实程云鹤并不了解玉秋霜当夜的情况,玉城剑士以训练有素闻名,玉秋霜突然死去,也不会对旁人讲诉当晚的情况。根据玉秋霜的尸体在半月之内就被送回昆仑山计算,他们一定是日夜兼程立刻赶回了……可惜的是一回城就因为玉城主发狂一事而全部死去,”李莲花缓缓的说,“那么……江湖上传说的、程云鹤得知的关于当夜玉秋霜究竟是死是活、在还是不在——都是由她的闺中密友,云姑娘你说的……证人也只有你一人——如果云姑娘在说谎呢?”他的眼睛看着云娇的眼睛,“那天晚上,玉秋霜究竟如何,有谁知道?” 云娇不答,像人已经整个痴了。 “如果你在说谎——那么事情显而易见——玉秋霜一开始就在程云鹤的货箱内。”李莲花一字一字的说,语气温和,并不激烈,“既然箱子没有被换过、也没有人碰过那箱子,那箱子就是原来的箱子,只不过在那天晚上发现了尸体而已,整件事便一点都不奇怪了。” “我要是没有骗人呢?”她低声问。 “那就是世上真的有鬼。”他回答,“我怕鬼,所以我不信。” “她……也不可能在程云鹤的货箱里的,她根本不认识他……”云娇无力的说。 “她不过是被托给程云鹤的十六箱货物中的一箱,”李莲花说,“镖主本是来自玉城,玉秋霜人在箱里毫不稀奇。” “你怎么知道镖主来自玉城?”她突然脱口失声问,脸上露出了极其惊骇的表情——要是说其他的事可以用推论和猜测解释,但这件事怎么可能凭空猜出? 她这一声尖叫,无疑确定了镖主来自玉城。李莲花一笑,“昆仑山出产白玉,山上的石头多是砾石,中间夹带玉石矿脉,玉城建在玉矿之上、冰川之旁,城内的石头更与别处不同。用来压箱底的石头和玉城主花园里的石头一模一样,十六箱货物中十箱装满了金银珠玉,若不是玉城托镖,难道是皇帝托镖不成?” “那……”她咬住了嘴唇,失色的唇在颤抖。 “玉城富可敌国,或者是太富可敌国了些。”李莲花很温柔的看着她,“十箱珠宝即使对于高官富豪来说,也实在是太多。我不知道托镖之人是谁,但那不重要,”他缓缓的说,“重要的是……这批红货来自玉城、玉城不可能不知、玉秋霜之事你说了慌,还有和你一起出现的碧窗鬼影……那些萤火虫……云姑娘,那不是鬼,鬼不必假扮鬼火——和鬼自己。” 她低头看自己穿的一身黑衣和掷在地上的一蓬乱发,眼泪突然又一滴滴掉了下来。 “玉秋霜不是你杀的,你在替谁遮掩,为谁装神弄鬼?”李莲花微笑说,“其实只要明白玉秋霜并不一定死在小棉客栈,就很容易明白你在为谁遮掩,但是我希望云姑娘不要因此决意顶罪。”云娇缓缓低头,“你既然这么聪明,什么事都能看破……你去抓住凶手就好。”李莲花摇了摇头,“自玉秋霜死后所有装神弄鬼的事都是云姑娘在做,不是么?包括今夜杀李莲花,都是云姑娘亲自来——你保护的人并没有打算和云姑娘一起涉险,你明白吗?” 李莲花的眼神和语气都很温和,那是一种非常内敛的和气,他并没有咄咄逼人的意思。云娇怔怔的看着他,她一直觉得这个时候的李莲花很眼熟,仿佛在哪里见过他……但是怎么可能见过他呢?又或者只是曾经看过非常相似的侃侃而谈,以至于她一直没有感受到太深的恐惧——“你——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她喃喃的说,“你明白吗?你明白吗?……我当然明白……可是我……可是我……” “你愿意替它死?”李莲花问。 她泪珠盈然,“我不知道,也许是。” 李莲花凝视着她,看了好一阵子,喃喃的道:“玉城财宝,果然害人不浅……我很困了,”他突然把被子拉上盖住头脸,“夜深了,姑娘也该回去了。” 云娇愕然,他把她锁在房里说了半天,看破她装神弄鬼,不把她擒住交给玉红烛,却下逐客令?顿了一顿,她竟然不是惊恐、放松,而是尴尬,“门……锁了。” 李莲花的声音从被子下传来,“啊……锁了,但是没关啊。” 没关?她愕然看着锁死的大门——果然金锁锁得整整齐齐,门缝间上中下三条门闩都没插上,锁的另一头根本没扣在门板上,只是虚掩而已。一时间她不知该惊、该怒、还是该哭该笑,怔怔的推开门,行尸走肉般走了出去。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碧窗有鬼杀人www.4155.vip

关键词:

上一篇:杏花散尽之处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