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书评 > 装满玫瑰花的瓶子

原标题:装满玫瑰花的瓶子

浏览次数:79 时间:2019-10-06

第二天是个雨天,天空阴霾,下着小雨。晚上吃完饭后,杨诚燕穿了一双靴子,口袋里带了十块钱,走到了九坟巷三十五号。她没有撑伞,因为雨不大,走到九坟巷三十五号的时候,踏上台阶就是一步一个脚印。 夜里的这栋楼越发诡异,一楼到九楼是没有灯的,一片死寂,像多年以来从来没有半个人在这里住过,到处布满了灰尘。杨诚燕以手电筒钥匙扣的光线照着楼梯,她的钥匙扣发着幽幽的蓝光,照着登上台阶的靴子。有些时候,她自己都错觉,她其实是一个前来谋杀谁的凶手。十楼以上灯火通明,家家户户都在打麻将,整栋楼就像个麻将馆,呼喝声、笑声、骰子声和麻将声此起彼伏,酒气弥漫在每一个打开的房间门口。这个时候,静静上台阶地杨诚燕觉得自己是个别人都看不见的幽灵,穿过别人的世界,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十六楼又没有灯光,转了几圈楼梯,上了十八楼。 十八楼的门紧闭着,里面也没有灯光。 她径自伸手去拧门把,印象中绿彩并不锁门。果然“咯啦”一声,门应手而开,门内一片漆黑,一个什么东西尖叫一声从她脸侧掠过,“呼”地带起一阵微风。灯光乍然一闪,绿彩站在房间中央,手里捏着个星型的钙化物,说不上是什么东西。她看到杨诚燕显然很开心,手舞足蹈,“你下午都没来,人家等了好久呢。” “我在学校里听到了一些有关苏彩的故事。”她走进房间,扣上了门,“我也是莘子高中的学生,我有个师兄,高三年的明镜……”她看着绿彩的眼睛,绿彩的眼睛里没有半点惊奇的表情,“他说——两年前——你是他的同学。” “嗯。”出乎杨诚燕的意料,绿彩既没有大呼小叫,也没有否认,只是很安静地嗯了一声,没说什么。 “他说——两年前,你被人打昏,关进了学校医技楼地下室。”她安静地继续说,“是怎么回事?” “我……”绿彩的眼睛会说话一样,清清楚楚地映出他的想法,犹豫了一下,勉勉强强承认了,“嗯。”然后很快他又强调,“明镜是个很可怕的人……我……他……他……” “是谁把你打昏的?”她问,顺便环视了一下房间,绿彩的房间虽然零乱,但很干净,很少灰尘。拍了拍裙子,她就在成堆的冥币上坐了下来。 绿彩看她坐了下来,也坐到地上,很有些垂头丧气的样子,“谁……把我打昏的……” “你是鬼,难道不知道谁把你打昏的?”她说,“是谁?” “崔老师。”绿彩茫然地说,“是崔老师,但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要打我,可能他打错人了。他……他……” “崔老师?”杨诚燕吃了一惊,“崔老师……”她站了起来在房间里走了几圈,“那你……那你就是在那地下室里死了?” “才不是呢!我早就死了!我六岁那年就死了!才不是在地下室死的,不是不是不是!”绿彩拼命摇头,一双眼睛极度恐惧地瞪着她,“你不要胡说八道!我不要……不要……”他本能地要说“我不要看见你”,那是他见到苏白习惯说的话,但瞪着杨诚燕,他“不要”了好久,最终没有说出来,漂亮的眼睛一红,却要哭了。 她伸出手拍了拍绿彩的头,改了话题,“明镜是怎么样可怕的人?” “明镜、明镜、明镜……”绿彩喃喃地说,“明镜整天和苏白在一起,我讨厌他们在一起,明镜的眼睛很可怕,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本能地感觉到词不达意,抓住了她的衣袖,“明镜是同学,所以我把他带回家,然后他就和苏白在一起……一直在一起……” “我明白啦,读高一的时候,明镜是你的同学,他想见你哥哥,你把他带回家,他就常常和苏白在一起,你不喜欢他们在一起,对不对?”她耐心地拨开绿彩的手指,不让她抓住自己。绿彩的手指温暖柔软,难道鬼也有温暖的鬼吗? “嗯。”绿彩说,“我讨厌明镜。” 她淡淡地捋了一下头发,她的头发简简单单地扎了个马尾,头发很直,捋起来手指之间的感觉很好,“我很崇拜明镜。” “为什么?”他睁大眼睛很不服气。 “他有什么不好呢?长得漂亮,成绩好,没什么缺点,我想不出来明镜有什么缺点。”她耸了耸肩,“我喜欢明镜。” “是女生喜欢男生的那种喜欢吗?”他问。 她怔了一下,不知道他怎么会问出这种问题,“啊……”她犹豫了一下,轻轻叹了口气,“怎么会这么想呢?” “不知道。”他很老实。 “是,很喜欢。”她很坦诚地说。 两个人之间有片刻的安静,绿彩神经质的手指在他自己的牛仔裤上划来划去,杨诚燕静静地看着绿彩房间墙上的灰尘和鞋印,在这个瞬间,她觉得很放松,心里很安静,没有任何人打搅。从来没有人问过她是不是喜欢明镜,那是她隐藏得太好了。每个人的成长都面对很多压力和期待,对杨诚燕来说,压力也许更多,她的人生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喜欢明镜是一种更大的压力,因为他太优秀了。 但在绿彩这里,她没有感觉到任何压力,绿彩是笨拙的、偏执的、神经质的,无论他是什么样的,总之是无害的。彩不会伤害任何人,他是个弱者,无论他是鬼还是其他的什么东西。 “为什么要喜欢明镜呢……”绿彩轻轻嘀咕了一句,秀丽的脸上看起来像很懊恼的样子。 “不知道……”她说,“初中我们就在一个学校,明镜一直都是很优秀的,他不认识我,到现在也不算认识。” 他突然来了兴趣,睁大眼睛看着她,“那你给他写过情书没有?” “没有。”她微微一笑,“我看见他从东边来,我就从西边走了。” “那这样他怎么会认识你呢?”绿彩又很懊恼地看着她,“你真笨。” “那要怎么样才会认识呢?”她觉得很有趣,歪着头看绿彩,“如果是你的话,要怎么做?” “先找一片好大好大的草地,草地上有一棵好大好大的树,树上开着白色的花,花瓣和风一起飘啊飘的,到处都是很香的味道……”他说,“天空上都是星星,没有月亮,你就对明镜说‘我喜欢你很久了’……” “是啊,好漂亮的地方,不过这样的地方,要到哪里去找呢?”她幽幽地说,看了一下手表,“你饿不饿?我请你吃牛肉面。” “我不要,我要吃杏仁。” “牛肉面比杏仁好吃。” “真的?” “真的。” 回到学校的时候,校门已经关了,她很少这么晚回学校,但莘子高中的学生都知道哪里可以翻墙进来,她也翻墙了,而且内心并没有多少罪恶感.如果班主任看到的话,一定会对所谓"优秀学生"和"班干部"失去大部分信心,并在感情上深受打击的. 杨诚燕在夜晚校园的小路上安静地走着,她不怕黑,学校里很安全,她走得很平静. "呕……"不远的地方传来呕吐的声音,她吃了一惊,转过头向草丛里看去. 一个人一手扶着草丛里种的小树呕吐,她没有走近都闻到一股浓郁的酒味,他喝醉了.杂住宿制高中里面,也有人会喝醉吗?是哪个老师这么大胆这么不负责任……她本能地想躲了,忽然呕吐的那人抬起头来,月光之下,她清清楚楚地看到那人满脸是泪,嘴边残留着混有红酒的秽物,仿佛呕血一样,那人竟然是——竟然是明镜! 她募地呆住了。 明镜也看到了她,他迅速直起身来,但眼泪却控制不住,仍旧顺着面颊滑落了下来,那么冷静的姿态,依然是优雅的身姿,却哭得犹如泣血一般——是遇到了怎么样的打击,才让明镜变成这样?像他这样的人,怎么能哭呢? 明镜眼中露出了悲愤凄厉之极的神色,像是被她看见的这一眼,根本就是生生剥了他一层皮,他恨不得把她千刀万剐,当场杀了!她本能地退了一步,新里转身逃走和留下帮他一把的念头不住交战,退了一步之后,明镜晃了一下,“啪”的一声摔在地上,一动了不动了。 杨诚燕站住了,她刚刚打算转身就走,如果明镜再坚持多一秒,她会若无其事地走开并从心里当作没看见。但他摔倒了——难道她还能转身逃走吗?她淡淡地苦笑了一下,她已经踏入了绿彩的故事,再把明镜从这里扶起来,她就踏入了明镜的故事。她无意干扰任何人的人生,但是毕竟明镜和别人不一样,如果在这里摔倒的是崔华或者校长,她会留下来吗?她想她不会,她会打120,但不会留下来。 摔在地上的明镜不知道是已经酒醉睡着了,还是摔昏了,一动也不动。她蹲了下来,拿出张纸巾擦去明镜脸上呕吐的秽物,月光下的明镜尤其显得优雅而苍白,像一尊废墟中的人偶,给人神秘、威严、诡异而残破的感觉。 “明镜?”她轻轻地摇了摇他的手臂。 明镜一动不动,呼吸清浅而频率很快,吐出来的都是酒气,她看着像红酒,但闻着那古怪色酒气,也许还有各种各样的酒混杂其中,并不单单是红酒的气味。明镜躺在路边,若是被学校或者其他同学看见了,那还得了?能把他带到哪里去呢?她抓住他的手臂,用力把他拖进草丛深处,明镜虽然瘦削,却依然重得不是她轻易能够拖得动的,努力再三,终于把他拖进草丛中,不易被人发现了。 “明镜?”她拍了拍他的脸颊,明镜突然“哇”的一声吐出许多红酒出来,睁开了眼睛。那些吐出的秽物不单单只有红酒,还有许多白色片状的药丸,她悚然一惊,这是……这是什么?毒品?“你吃了什么?” 明镜迷蒙的眼睛怔怔地看着她,眼角仍带泪水,那眼色柔弱可怜到了极处,像一只饱受伤害的猛兽,在濒死的时候放弃所有的尊严向敌人乞怜而犹自不能活下去。“安眠药……”他喃喃地说。 “吃了多少?”她的心放下了一半,不是毒品,但看他吐出来的药片,安眠药……能吃这么多吗? “八片。”明镜的呼吸中仍然带着浓重的酒气,“我在哪里?”他的神志开始清醒,认出了眼前的人是杨诚燕,表情自然而然地冷静从容了起来。 “学校草坪。”她递给他纸巾,“你喝醉了。” “谢谢。”明镜接过纸巾擦脸,他的手仍在发抖,杨诚燕看着他的脸,没有看他的手。 “送你回去吧?”杨诚燕脱下女生校服的外套,罩在明镜身上,“能站起来吗?” 明镜站了起来,有些摇摇晃晃,她没有硬要扶他,静静地站在一边。过了一会儿,明镜自己伸出手来,“走。”她让明镜扶在自己肩头,慢慢走向男生宿舍。 明镜住在男生宿舍B栋809室,自己一个人住,男生宿舍本来是六个人一间,但学校男生人数正好是六的倍数再多了一个,多出来的一个就是明镜。男生宿舍没有保安,晚上可以自由出入,她扶着明镜上到八楼,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学校都熄灯了,楼梯上没有人。 从明镜身上拿到钥匙,打开809的门,“啪”的一声她开了灯,乍然亮起的宿舍里陡然有十几双眼睛同时看着她。她这一生很少被什么真正惊吓过,但突然看到这十几双眼睛,一瞬间浑身冷汗,过了很久,她才反手扣上门。 明镜的宿舍里四面墙壁贴满了照片,有大有小,有黑白有彩色,全是同一个人。照片里的人或正在打网球,或正在购物,或正在工作,无论是西装或球服,都是那么俊朗笔挺、稳重正直,是苏白。除了照片以外,墙上还贴了一张巨大的表格,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小字,匆匆掠了一眼,她看出那是从苏白出生那年开始,一直记到今年苏白二十四岁,除了履历之外,便是某某年某月某日某物死,一直到大学时期某某年某月某日某人死伤,其中明衡的名字赫然在内。 “这些……都是你拍的?”她凝视着墙上的许多照片,心底一丝一丝不详的感觉在蔓延。 明镜进了浴室,先漱了口,然后洗了脸,换了衣服才走了出来,洗漱以后的明镜就如换了一个人,除了脸色苍白,冷静优雅一如往昔,“我拍的。” “苏白谋杀明衡的事,对你来说,有这么重要吗?”杨诚燕长长地吐出一口气,除了不祥之外,荒谬和不可思议的感觉同时也在蔓延,“你为什么不去报警?把苏白关起来了,这件事就结束了,也不必……也不必把你的精力都投进去。” “间歇性谋杀癖,不容易被检查出来,就算报了警,十有八九会被放出来,无济于事。”明镜淡淡地说,穿着睡衣的明镜,映在镜中有些酒醉的倦意,姿态优雅。“只有了解苏白,才能抓住他的把柄,在他下一次杀人之前抓住他。” “听说……你和苏白来往密切,那怎么会不知道彩的消息?”她低声问,“既然你如此了解苏白,怎会不知道彩的消息?” 明镜的眼中泛起的那股倦意越发倦得犹如烟熏,就如同他的灵魂被烈火炙烤过,那些余烬的烟透过此刻这双眼睛散了出来,“我一直都以为苏彩已经死了。” “也许苏白没有骗你,彩真的已经死了,我所遇见的不过是一个离奇的鬼魂。”她说。 “我从不信有鬼。”他回答。 她改了话题,“你看过苏白的日记,为什么不凭着日记去报警呢?” 他停住了,那一刻他连呼吸都屏住了,过了很久,也许是他的酒还没有完全醒,也许是他今夜很时常,总之她觉得是明镜的话根本不会回答,但他回答了,他说:“我烧了它。” “你烧了苏白的日记?”她轻声问。 他点了点头,在床铺上做了下来,他很疲惫。 她从饮水机里倒了一杯凉水给明镜,“头还晕吗?” 明镜不答,目不转睛涩看着她。 她倚着桌子站着,神态安然,呼吸平静。 “你很眼熟。”他说。 “哦?”她笑笑。 “叫……杨诚燕?” “恩。”她再笑笑。 他不再说话,也不洗澡也不睡觉,就这么木无表情地看着她倚着的那张桌子。 “那瓶玫瑰很漂亮。”她的目光在房里游离,明镜的宿舍里除了满墙的苏白和苏白的资料,就是书架和衣柜。书架上各式各样的书都有,教科书几乎看不见,古典文学的居多,还有几本外文书,但不是英语。书桌上摆着的也是苏白的照片,此外还有一个很大的玻璃杯,玻璃杯里装的是胶冻状的蜡烛透明的蜡烛里充满了玫瑰花,那不是假花也不是干花,是新鲜的粉色玫瑰浸在胶冻蜡烛里,那一定是自制的。看着那瓶娇艳欲滴的玫瑰蜡烛,仿佛就能嗅到玫瑰花的芳香,粉色的玫瑰,犹如羞涩的恋情。 他惊跳了一下,那双冷静狭长的眼睛里流露出刹那的仓皇失措,“啊……” 窗户打开着,她知道说错话了,微微侧了头,往窗外瞟了一眼,突然发现这时候星星满天,没有月亮,明镜窗外是茉莉花丛,朵朵洁白的小花正在盛开,虽然八楼很高,不怎么闻得到茉莉花清新的香气,空气中也有极淡的残余。哑然失笑,她在心里想终于和明镜“认识”了呢,不过这种认识,只怕日后他和她回想起来都不会感到快乐吧? “那是苏白送给我的。”正当她望着窗外出神的时候,明镜突然说。 她募然转头,像她如此聪明,刹那间什么都已明白,“啊……”她轻轻叹了口气。 “你明白了吗?”他仰后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你要告诉我?”她低声问。 “我累了……”他喃喃地说,“我要疯了……快要疯了……都要疯了……” “你——你为了明衡的事接近苏白,而他……引诱了你?”她轻声问,“你爱他?” 明镜的眼泪沿着眼睑静静滑落,那么清澈的眼泪。“我……一定要把他送进疯人院……一定……”他的手指紧紧抓住床单,那么用力,像要掐死他自己心中所有肮脏不洁的东西。 望着明镜,她平生第一次感觉到,无论人怎么聪明和优秀,面对有些事情,有些际遇,有些悲哀和痛苦,仍然无助地像茫茫大海上漂泊的小船,不到船毁人亡,寻找不到一个停止的地方。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装满玫瑰花的瓶子

关键词:

上一篇:优雅和浪漫的小女人www.4155.vip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