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书评 > 第66 70节 守望(2) 陆观澜

原标题:第66 70节 守望(2) 陆观澜

浏览次数:156 时间:2019-10-06

第66节:眼界过高 车缓缓离去。 当晚十点多,在那间书房,宋家父子二人相对而坐,久久无言。 他们都没有开口,宋致山先生更是还没有从看到儿子破门而出的那一瞬间,脸上的那种极其决绝的震撼中,完全恢复过来。 片刻之后,还是宋聿打破了沉寂,他抬起头,平静地看向宋致山先生:“爸,你知道为什么从我十五岁那年开始,六年来,我从来也不进你的书房吗?” 宋致山先生一愣,不明白儿子为什么突然说到这个。 他微微地,摇摇头。 宋聿低头,嘴角掀起一丝嘲讽的笑:“我告诉你,是因为,六年前,有一天,我进书房去拿东西,在里面碰到了一个人。” 他抬起头来,定定地看向宋先生,“一个当时你让我向她道歉,我宁死也不肯的人。” 宋致山先生从未见过儿子这样略带悲哀的眼神,一时间,竟然被骇住了,他定了定神,开始回想,六年前…… 他想起来了。 那时候,他在外面应酬的时候,无意中结识了一个出身官宦人家的姓范的女子,长得倒很出众,可能是眼界过高,或许还有其他什么原因,因此,拖到了三十出头都还没有找到意中人,也不知为什么,这位范小姐一见宋致山之后,居然对他的背景和人品都颇为欣赏,很快就主动地,向他伸出了橄榄枝。 那时候的宋致山先生,对这位秀外慧中且家庭背景颇佳的范小姐倒也有几分好感,但是,他还是始终记得前妻临终前对他的叮咛:在小聿念大学以前,不要再娶。 而且,凭借着生意人特有的精明,他本能地感到对这位范小姐还是有点捉摸不透,因此,态度比较谨慎,很坦白地跟那位范小姐说了,希望她如果真的有意的话,就再等他个三四年,相互进一步了解了解再说,不要让他有负九泉地下的亡魂。 当时,那位范小姐虽然面带几分不悦,但是,终究还是看上去很大度地答应了。 但是,让宋先生没想到的是,就在有一次,范小姐应邀跟他回家小叙的时候,当他把范小姐引到书房后,临时外出接一个电话,不到一会儿,就听到范小姐的一声大叫。 等他匆匆忙忙掐断电话,冲进去的时候,就看到范小姐披头散发地,脸上似乎还一片红彤彤地,坐在地上。 而那年十五岁的宋聿,手里抱着那张原本应该放在书桌上的,放有一家三口相片的镜框,倔强地,一言不发地,站在旁边。 他连忙把范小姐扶起来,从她断断续续的只言片语中得知,当宋聿一进书房,看到范小姐手上拿着那个像框,就不分青红皂白地冲上去把她推搡开,一把抢过镜框,而且出言不逊地辱骂她。 即便宋致山先生涵养再好,当时也不免大动肝火,他怒斥了宋聿一顿之后,责令他当场道歉。 他犹记得宋聿当时那种倔强的神情,那种蔑视的态度,似乎还颇为不屑地哼了一声。 于是,盛怒之下的他,来不及多想,也不问清楚儿子,便伸出手去,重重掴了他一巴掌。 这一巴掌,让宋聿整整失踪了十天,最终,心力交瘁地四处寻找的宋致山先生在一个同学家找到了他,好说歹说地,就差没有声泪俱下,才把这个比他还要固执的儿子领了回来。 也不知为什么,那件事过后,他和那位范小姐,就心照不宣地,从此断了任何联系。 但是,这一巴掌,已经极其严重地伤害到了他们的父子感情,一直到现在,都还是如此。 现在回想起来,宋先生这才蓦地发现,正是自这一巴掌开始,宋聿才益发沉默,叛逆,对什么,包括对他这个爸爸,都不在乎。 他看向儿子,看向那张酷似他年轻时,但远比他那时候冷静百倍的脸庞,不知道为什么,心底,竟然有一丝丝的……惧怕。 他就听到宋聿极其平静的声音:“因为,当时,我进书房的时候,那个女人拿着那张照片,冷笑着对我说,她恨我妈,也恨我,等她有朝一日成为了宋家的女主人,她要让这张照片,彻彻底底完完全全地,消失掉。” 他惊骇至极地看着儿子,只看到宋聿依然十分平静地:“当时,你宁愿相信那个女人,也不愿相信我,从头到尾,你都不愿听我说一句话。” 宋致山先生继续愣愣地坐在那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宋聿看了他一眼,又淡淡开口:“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等,等你开口,等你开口问我,但是,你一直没有,你一直都很忙。” 他的话里,带有了一丝悲哀和嘲弄,“从小到大,你几乎从来没有陪我出去玩过,也几乎从来没去开过家长会,以前还有妈妈陪着我。等到妈妈去世以后,这个家对你来说,只是一个房子,几个房间,我这个儿子对你来说,只是你以后的事业继承人,或许,偶尔还是你谈生意时候的砝码,你从来不知道我真正需要的,并不是你经常塞给我的那些信用卡,和那上面的一堆钱,而是你的关心,和你平平常常的几句话。” 他低着头,继续平平淡淡地说:“你从来不问我,到底我的心里是怎么想的,所以,你只是根据你自己的意愿,来给我安排你认为合适的生活。” 他的眼光,第一次,灼灼盯视着宋致山先生,“我想,当初,你决定要娶从珊阿姨的时候,确实是出于真心。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为什么要强求我呢?” 他下定了决心,今天一定要跟老爸把话说得一清二楚,他可不希望今天走了一个孙安琪,明天,或是后天又来一个张安琪,李安琪什么的,他统统都不要。 第67节:生日礼物 他只要潇潇一个就够了。 宋致山先生继续定定地坐在那儿,蓦然,心里感觉无比的疲惫,和无边无际的空虚感。 然后,他又听到宋聿低低,然而坚定的声音:“这么多年来,潇潇是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让我能真真正正地,愿意把自己的心完全交出去,让我有家,有妈妈的那种温暖感觉的女孩子。”他的声音顿了一下,“所以,我不管你怎么想,不管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好,我爱她,爱定了,这辈子,下辈子,生生世世,永永远远,都不会变。” 说完,宋聿毫不停留地,推门出去。 一开门,他就愣了。 从珊女士,孝庄,还有潇潇都站在门口。 潇潇的眼里,早就充满了泪水。 片刻之后,潇潇和宋聿站在宋聿的房间里。 方才,在路上的时候,宋聿已经在第一时间内,三言两语地,跟她大致解释了一下孙安琪的事情。但是,当潇潇被宋聿牵着手,一走进房间,她还是一下子就愣住了,在宋聿的床上,放了一圈大大的心形的玫瑰花,玫瑰花中间,放着那个小小的盒子。 宋聿轻轻拥着她:“潇潇,生日快乐。” 费尽心思把这么多花偷渡进来,再花了一个下午时间布置好,等的就是这一刻。 潇潇看着那一大圈娇艳欲滴的玫瑰,含泪笑了:“你还是屡教不改,还是这么大手大脚,铺张浪费,还是……”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宋聿突如其来凑过去的唇湮没掉了。他的吻,缠绵,温柔,而热烈。 片刻之后,宋聿轻轻地,放开她,无限温柔地,在她耳边:“就这一次,以后我改,好不好?” 潇潇微笑,他改?让她相信老虎从此不吃人还差不多! 不过,看在他一片诚恳,和或许真的会努力的份上,暂且,就算了吧。 宋聿走了过去,拿过那个盒子,打开,帮潇潇重又戴上了那个镯子,然后,他拥住她:“潇潇,这是我在去年的这个时候,就想送给你的生日礼物,但是……” 他脸上一副难言之隐的神色,让潇潇一愕,随即莞尔,她也想起了去年的今天,发生在法国餐馆的那次不甚愉快的回忆,怪不得每次路过那儿的时候,他的脸色都立刻阴云密布,原来,背后还有这样的一段插曲。 再加上上次,她雪上加霜地执意将它送回来,物归原主…… 对于一向傲气直冲牛斗的宋聿同学而言,一件礼物送来送去,始终送不出去,想必,心里一定十分,十分,十分的呕。 于是,她又听到宋聿用有些霸道的,几乎是带有命令的口气:“以后,不许你再脱下来了,你就一直给我戴着它。” 潇潇微愠地瞪着他,这个小男生,还没怎样呢,居然就已经开始命令她了,而且,似乎,再怎么说,她都还有很大一笔帐没跟他算呢! 对面的这个小男生似乎读心术日渐精进,他立刻拿出一个MP3,帮她带上耳机,摁下PLAY键,然后,环住她,示意她听。 潇潇愣住了,片刻之后,里面传来的,是孙安琪十分愉快的声音,依然是不太标准的国语,而且,仿佛是在外面,有轻微的风声。 “潇潇,你好,提前祝你生日快乐!”显然一副十分开心的样子,“知道吗,宋聿已经把你们的事情都跟我说了,他是那么全心全意地爱你,我真的好羡慕,好嫉妒你呢,哈哈哈……” 潇潇有点明白了,她微笑着,继续听下去:“潇潇,不要生气啊,是我提出来的,让宋聿补偿我,好好陪我玩几天的,而且,我和宋聿,已经那个什么……”似是宋聿在旁边提点了什么,于是,她“哦”了一声,继续说下去,“对对对,已经结拜了,就是,他是我哥哥了。”居然还有些微讨好地,“那,你就是我的嫂嫂啦……”她好像又征询了旁边的宋聿,自己说得对不对,得到肯定后,又立即愉快地,“所以,我还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明年,等到我和Daddy回来的时候,我要你们……”她拖长腔,第一次,还有点羞涩一般,“帮我找一个好的,男-朋-友……” 声音戛然而止。 潇潇取下耳机,和宋聿相视而笑,宋聿依然环着她,两人静静地,依偎在一起。 几乎是同一时间,宋致山先生,从女士和孝庄,坐在那间书房中。 孝庄看向宋致山先生,似是想说什么,但看着他十分疲惫的脸色,又闭上了嘴。 又过了半晌,宋致山先生抚抚额头,站起身,叹了一口气:“儿孙自有儿孙福,或许,是我操心得太多了。”他有些疲倦地,对从女士和孝庄淡淡地笑了一下,“你们再坐一会儿,我先去休息。”说完,便走出去了。 一向很自信的他,有些悲哀地发现,自己对唯一的儿子的了解,实在是太少太少了,在儿子成长的道路上,他已经错过太多。并且,他还需要时间,来消化儿子的那番话,给他带来的强烈震撼。 孝庄和从女士对视了一眼,她们的眼底,这些天来,第一次,带上了些许的轻松,和笑意。 皆大欢喜 这晚过后,大家心照不宣地,旧事绝口不提,气氛重新又祥和起来。 在学校里,潇潇仍忙着查资料,跑图书馆,写她的毕业论文,宋聿同学的大四生活较为轻松,课程渐少,学习压力也不大,因此,他有意识地,在公司里投入了更多的精力。 姚远跟默默自然是为宋聿和潇潇之间低压一去不复返,风雨过后见彩虹的和谐感到十分高兴。 第68节:皆大欢喜 最近以来一直战战兢兢,不敢大口出气的姚远更是趁宋聿同学心情大好之际,不失时机地为前段日子以来的严重心灵创伤,大力谋求种种补偿方案。 要知道,他可是自打大一开始,就在高年级学长的暗中提点下,未雨绸缪地四处出击遍地撒网了,三年多过去了,仍然一无所获,迄今为止,连条小虾米都没捞着,而现如今,都已经大四了,他的那个伊人,却仍然还在水一方。 而且,还是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中间隔了十万八千里那般,十分的遥不可及。 再反观之宋聿同学,明明是开窍得比他晚,明明是没有他那么平易近人随和可亲,明明是不谙“鸡蛋原理”地,风险高得让他想起来就后怕地,从头到尾就只盯住一个,但是啊但是,居然这一个,就让他误打误撞地撞上了! 而且,居然,还是众人仰慕,梦寐求之而求不得的陆潇潇师姐! 再而且,以俩人这种焦不离孟甜甜蜜蜜的发展趋势看,没准,在不远的将来,人家都已经琴瑟和鸣了,他还在一旁孤枕难眠地凄凄惨惨呢。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这口气,叫他怎么能咽得下去!! 没办法,情场得意,钱场就得失意嘛,让宋聿同学荷包出出血,也好让他这个情场钱场皆失意之人,好好出出这口闷气! 默默自然比她这个干弟弟懂事多了,潇潇和宋聿这一路走来,她一直看在眼底。潇潇的固执和认死理,她早有体会,她深知潇潇是个不轻易释出感情,一旦付出,就是一辈子的人。 因此,自从潇潇跟宋聿和好,感情顺遂以来,她一直很开心。但是,最近以来,她自己也一个头两个大。 眼看毕业将至,为了能跟男友在上海团聚,她不得不风尘仆仆地到处去招聘会上应聘,回来后,疲累之余,难免会愤愤不平:“为什么那些单位不要女生?!明显是性别歧视!”倒叫潇潇好生宽慰了她一阵。 好在后来,经历了一小番波折后,她还是顺利应聘到了一家外企,离高枫单位也不远,牛郎织女的生活,眼看着即将宣告结束。 潇潇的心里,在不舍之余,很为她开心。 而在家里,闲来无事的时候,宋家一干人等又齐聚在一起,看看电视,吃吃饭,聊聊天,有时候也全家齐聚出游。 有了儿子的大力协助,宋致山先生也逐渐地调试了自己的工作节奏,在家里的时间渐渐多了起来,而且,下意识地,无论什么事情,宋先生都喜欢听听儿子的意见和想法,即便儿子意见经常和他相左,他也一反常态地不以为意,一笑而过。 同时,他对宋聿同学的日常生活,明显关心多了,和从女士外出的时候,会很罕见地,亲力亲为地给他买这买那,尽管近来宋聿同学的喜好和风格益发让他摸不着头脑,每每在挑东西的时候有些无所适从,时不时地,还需要从女士拨电话回去咨询潇潇这个幕后军师。 此外,宋先生也经常有事没事,和儿子家里家外地,待在一起,还经常拉上宋聿在院子里打打球,父子两个有时候兴之所至,也会花间一壶酒,不坐不相亲地,小饮几杯,谈谈笑笑,颇为热闹。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在宋致山先生有意识的妥协和努力,以及宋聿同学越来越配合的高姿态下,父子关系似乎也开始逐渐逐渐地缓和下来。 终于,有一次,在一个休息天,从女士无意中进书房,打算拿个什么东西,就看到宋家父子二人,坐在一个小几的两旁,头碰头地,专心致志地,不时还嘴上抬两句杠地,捉对厮杀,下着象棋。 她面对这百年难得一见的其乐融融的奇景,不知为什么,心里突然一酸,紧接着,又有一丝欣喜和释然,于是,她静悄悄地,又退了出去。 并且,宋致山先生偶尔也带上宋聿和潇潇一起去应酬了,毕竟潇潇学的是管理,又是自家人,放着这么个人才不用,显然是浪费。很快他就发现,潇潇凭借出众的英文,在学校参加多次大型活动历练出的落落大方,和天生的那种纯净安恬的书卷气,好几次,都给那些外国客户们留下了极为美好的印象,相互之间谈得极为融洽,再加上宋致山先生的谈吐老道滴水不漏,以及宋聿同学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干练作风,一家人彼此之间配合得水*****融,如此一来,正事往往水到渠成。 每每此时,看着宋聿同学颇有几分得意和调侃的眼神,宋致山先生心里就不免有些惭愧,或许,现在加入WTO了,凡事都要跟国际接轨了,潇潇的书卷气质,比起那些精明利落深谙商场规则的出身于生意世家的女孩子,倒可能会更容易跟那些迷恋中华文化,崇尚孔孟之道和泱泱大国之风的老外们沟通。况且,更重要的是,经此一役,他总算是清清楚楚认识到了儿子对潇潇的死心塌地和忠贞不渝,不管怎样,儿子一辈子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毕竟,人老了,心态不比以往,会越来越发现,家庭和家人才是自己最终停泊的幸福港湾,眼见着儿子这段时间发自内心的极端喜悦和满足,他心里不可能无动于衷,因此,对潇潇,不自觉地,从心底,从有些微妙到越来越认同。 以潇潇一贯的敏感,当然觉察出宋致山先生的些微心理变化。她的心里,亦喜亦忧。虽然,以她的恬淡本性,一贯不喜欢这些热闹场面,但是,就像宋聿对她可以付出一切,她爱宋聿,就要爱他的全部,即便对这些应酬没什么兴趣,但是,既然这是宋聿生活的一部分,而且,既然宋聿对公司有着极强的责任感和极大的工作热忱,那么,她愿意为他,为宋家,尽己所能地奉献一份绵薄之力。 只是,她的心里仍不免有几分遗憾,看来这辈子,是走不出宋家了,那种和自己的MR.RIGHT从头开始,筚路蓝缕的人生历程,是体验不到了。 第69节:申请奖学金 不过,这辈子,能和宋聿在一起,能彼此深爱相扶相偕地一路走下去,这些遗憾,似乎也就微不足道。她不禁看了一眼也正在注视她的宋聿,两人都是发自内心地一笑。 但很快,宋致山先生和潇潇就同时意识到一件事:这个宋聿同学虽然头脑聪明,反应灵活,毕竟不是管理科班出身,知识和经验都还远远不够,对公司的长远发展显然绝非一件好事。 宋先生又不禁有些气恼地话说重头,当初让这小子报管理专业,当时叛逆的他一意孤行,一定要去学什么汽车专业,现在倒好! 宋聿也不禁有些心虚,当时只顾老爸说东他偏往西了,只逞一时之气,也没多想。 于是,宋致山先生继续重提一件N久以前的议案,把宋聿送到国外去,在那些个民情淳朴的蛮夷之地镀镀金,见见世面,顺便进一步改善改善他的性格。 宋聿当然不愿意,一百二十个不愿意,好容易他和潇潇风雨过后见彩虹,幸福生活才刚开始呢! 但是,他没想到,在这件事上,他众叛亲离,包括潇潇,都赞成为长远计划,他应该出去多学点东西。 一向深谋远虑的孝庄更是言简意赅地一锤定音:“宋聿是个好孩子,但是,还需要更多的磨炼。” 于是,他左思右想,加上沈寒培的一番忠言始终也在他耳边萦绕,最终,理智战胜情感,毕竟,他比潇潇小这个先天性事实改变不了,但是,他总不能老是对着那个韩博士酸溜溜地杯弓蛇影吧,也必须要后天性地从我做起,进一步加强自身建设才行。 于是,一贯不服输的他终究还是有点心不甘情不愿地点头了,而且,很有骨气地,表示不要老爸出钱,而要申请奖学金,并且,在潇潇的陪同和督促下,开始猛K红宝书,备考TOFEL和GMAT。 终于,凭着过人的天赋和后天的努力,以及傲人的考试成绩,他顺利申请得名校奖学金,也就是说,在他大学毕业这年的九月份,宋聿同学就要雄赳赳气昂昂意气风发地去和番了。 攘外必先安内,顺理成章地,有恃无恐地,宋同学提出,要先跟潇潇订婚,才肯走。 尽管觉得宋同学所提的要求很有点多此一举,但是,宋致山先生面对越来越像自己,但明显比自己更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儿子,无可奈何地,也只好同意。 订婚宴后,宋聿同学以代家长的身份,召集全家,隆重地召开一次家庭会议,从头到尾牵着左手无名指上已经被迫戴上闪亮大钻戒的,有些无可奈何地垂着头的潇潇,表情郑重地,把他的未婚妻托付给众人。 在他的一番滔滔不绝声中,旁人近来都已经见惯不惯了,尚可理解,从女士目瞪口呆地看着听着,倒是真的有点糊涂了,刹那间,昨晚刚熬了一个通宵赶专栏文章还有些心神恍惚的她,几乎以为面前这个慷慨激昂地,嘴巴一张一合地,对着自己叮嘱这个叮嘱那个的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而旁边那个从头到尾低着头一言不发的,是她这个恶婆婆十分看不上眼的,勉强了半天才不得不接受的准儿媳妇。 而她这个大名叫做宋聿的亲生儿子,正在一刻不停地提点和警告她,一定要爱屋及乌地,好好对待他的宝贝未婚s妻,陆潇潇小姐。 订婚仪式结束后,宋聿终于还是如期飞向了大洋彼岸的美国,去念MBA。 潇潇一如既往地,在D大校园来来去去,只不过,现在的她,在杜教授等一干老教授的极力举荐下,得以顺利留校任教,她目前的身份已经从陆潇潇同学一跃而升格为陆潇潇老师了。 她跟宋聿经常通通电话,或是在网络上聊聊天,说说各自的近况,宋聿自然事无巨细地,详细询问她在学校里教书还顺不顺利,习不习惯,有没有什么烦心的事,还不厌其烦地,叮嘱潇潇务必,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并挨个问候并叮嘱家里人,要注意身体健康。 还有一次,宋聿在跟潇潇通电话的时候,特地把宋致山先生叫了过来,殷殷叮嘱自己老爸,要少喝酒,少抽烟,早点休息,有什么不适,一定要早点去看医生。 宋致山先生当时没说什么,但是,听完电话后,把自己一个人在书房里,关了许久。 潇潇心里很是欣慰,她耐心地听着电话里宋聿跟她述说着在美国的所有见闻,学业上的种种,以及以后的一些打算和设想。他的语气中,不自觉地,少了几分飞扬焦躁,而多了几分沉稳干练。 宋聿,真的逐渐成长起来了。 一年后,宋聿趁着假期,迫不及待地回来,一心要和潇潇完婚。 毕竟,陆潇潇老师在D大仍然太出名,而且,那个他极其讨厌的韩博士居然也留校了,他实在是有点不放心。 本来宋家一干长辈,包括潇潇在内,都觉得为时尚早,但是,鉴于康熙皇帝即将登基,威望随着地位见长,得罪不得,因此,在全家齐上阵也拗不过宋聿同学一人的情况下,也就顺水推舟地,热热闹闹地,举办了一次婚礼。 自然,此次婚礼,又上了D市的那家越来越声名鹊起的八卦小报,只不过,有眼尖且记性好的忠实读者不免会发现,那一对金童玉女式的璧人和旁边的两位脸上带笑的家长似乎有些面熟,而且,似乎调换了一下所站的位置。 婚礼自然少不了要盛情邀请宋聿和潇潇的同学朋友。 不仅默默跟高枫一早就以伴娘的身份忙前忙后,就连已经在一家知名的跨国公司工作的姚远,也百忙中抽空,应邀来参加他们的婚礼,并义不容辞地步他的干姐姐后尘做了伴郎。 第70节:一对龙凤胎 只不过,此次来的时候,他的臂弯里居然挎了一个女孩子,而且居然,还就是当年在KFC给他当头一棒的那个娃娃脸女生。 没想到,经过这么多年的兜兜转转,他们终于还是在老天爷命定的那根红线牵引下,走到了一起。 在宋聿和潇潇的大力帮助下,终于在中国觅得一位如意郎君的孙安琪小姐也来了,不过,她到底还是习惯了美国的生活方式,因此,此次回国一是为参加婚礼,二是探望已经在D市定居,生活如鱼得水,且近来在宋致山先生和从女士不露声色的穿针引线下,似乎已经即将开始人生第二春的孙林飞先生,然后,过不了几天,就要和她的MR.RIGHT双双飞回大洋彼岸,开始新的幸福生活了。 沈寒培先生也来参加婚礼了,他微笑着,以一个兄长的身份,给潇潇和宋聿以诚挚的祝福,不仅让潇潇既感动又略带内疚,就连历来十分挑剔的宋聿同学,也不得不心悦诚服地认为,这个沈先生,的确胸襟过人,因此,他们真心实意地,也祝福沈寒培先生早日找到自己的幸福。 此外,宋聿和潇潇在结婚当日,就郑重其事地,当着全家的面,郑重承诺要为孝庄养老,不仅听得孝庄立刻泪眼婆娑,从女士也不禁眼圈一红。 终于,忙忙乱乱的婚礼过后,待到宾客散尽,宋聿横抱着潇潇上楼,进了房间,轻轻地,他将潇潇放在床上,潇潇的眼睛闭着,眼睫毛微微颤动,她的心跳很厉害,她的脸上,带着几分羞怯,和一丝丝紧张。 宋聿注视着她,心旌一动,居然,他也带有几分从未有过的紧张,慢慢俯下身去,吻住了她……又过了两天,潇潇总算想起来要将这个天大的喜讯告诉给异国他邦的,现在已经有了一个漂亮的混血BABYBOY的安娜和费帆了。 话说当费帆看到潇潇在MSN上传过去的她和宋聿的结婚照的时候,两秒钟之后就发了一条信息过来:“就是当年在KFC里,一刻不停地从眼睛里飞刀子杀我的那个小男生吧?” 潇潇很是一愣,然后,不顾旁边紧紧盯着电脑屏幕的某人瞬间一阵青一阵红的脸色,捧腹大笑。 不过,这个某人当时虽然脸拉得比马脸还长,终究还是大度地在第二天就带潇潇去了埃及蜜月旅行,泛舟尼罗河上,远眺金字塔,领略异国风情,大大地圆了潇潇一直以来的梦想。 一个月后,宋聿同学重返美国,继续学业三个月后,他得知一件天大的喜讯,潇潇的肚子里,有BABY了,他在极度狂喜之余,立刻就要搭最近一班飞机回来,但五个月后,他更欣喜地得知,原来潇潇肚子里的,是双胞胎,而且,极有可能,一个是小宋聿,一个是小潇潇,这下可把他几乎乐晕了。 当然,也几乎把宋家一干长辈,尤其是宋致山先生和孝庄乐晕了。 宋先生欣喜的是宋家这么快就后继有人,眼看着等儿子学成归来,他就可以很快禅位,和从女士从此过着含饴弄孙的神仙眷侣般的生活了。孝庄则忙不迭地,和从女士以及可能过不了多久,就要被儿子接回家颐养天年的张阿姨一起,给潇潇做吃的喝的,而且,立时三刻就给未来的小皇帝小公主缝制新衣服,布置婴儿房,兼准备各种婴儿用品。 又过了六个月,当宋聿同学圆满完成学业,凯旋归来的时候,刚好赶得及陪潇潇进产房。 果然,顺利产下一对龙凤胎。 一家老小眼巴巴地看着如今已经登基,在家里地位一言九鼎的康熙皇帝给他的一对宝贝儿女赐名。 结果,他毫不犹豫脱口而出的两个名字,让全家齐齐目瞪口呆,老半天,都反应不过来。 儿子叫宋爱潇,女儿叫宋若潇。 而且,毫无回旋余地,就这么定了! 众人摸摸鼻子,面面相觑,都不知该如何开口,特别是曾经地位无比尊崇的宋致山先生,看着宋聿同学无比郑重,不容忤逆的神情,几次话到嘴边欲发表不同意见,但想了想,再想了想,还是咽了回去。 毕竟,现在家里就数他最大,得罪不得。 可怜刚被两个小宝贝闹腾得才小歇下来,刚刚趁空休息一会儿的潇潇,一直躺在房间里假寐,犹不知宋聿同学做了如此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她正在想,等过一段时间,待到有空的时候,她要小写怡情,写一本以她和宋聿同学为蓝本的小说,书名她已经想好了…… 冤家宜结不宜解。 就这么定了!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第66 70节 守望(2) 陆观澜

关键词:

上一篇:一个会动的模特www.4155.vip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