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书评 > 第61 65节 守望(2) 陆观澜

原标题:第61 65节 守望(2) 陆观澜

浏览次数:142 时间:2019-10-06

第61节:大学毕业后 因此,她在孙林飞先生软硬兼施的动员下,并得到回去之后立马给她换最新款Lotus敞篷跑车的允诺后,才带有几分勉强地,跟着回到国内,先去了北京上海之类的国际大都市玩了玩,又礼节性拜访了一些孙先生的朋友或客户,接着,父女俩就动身来到了D市,见到了宋致山先生全家。 直到见到宋聿,孙安琪这才终于明白老爸为什么会一定要拉着她回国,不过,第一次地,她对老爸自作主张的安排倒并没有生气,因为她发现,这个年龄和她相仿的宋聿同学跟她以前见过的所有男孩子都不一样,在宋致山父子和孙家父女四人相聚的,为照顾孙安琪小姐的口味而特意招待的西式餐会上,宋聿同学神色自若地,间或说上几句话,更多的时候,只是用很合乎美式规范的餐桌礼仪,坐在那儿有礼貌地吃着,并无多言。 再加上宋聿同学长得高高大大,相貌俊挺,一看上去就是运动健将,据说GITTA弹得也不错,实在是文武双全,而且,他总是一副懒洋洋,诸事都无所谓的模样,这副迥异于其他男孩子的冰山架势,倒更让她着迷。 因此,她倒是第一次觉得,老爸的自作主张,倒也真的很有中国人常说的那个什么先见之明了。 而且,她倒真的有点喜欢上这个酷酷帅帅的宋聿同学了,而且,她决定,回国后,要好好地,仔细考虑一下大学毕业后,要不要跟Daddy回来定居的事。 因此,此刻的她,第一次听到宋聿同学这么诚恳的话语,一时竟然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跟她最近以来所了解的宋聿同学,反差实在太大了。 于是,她只能愣愣地,盯着面前这个有点陌生的宋聿同学。 然后,她又听到宋聿同学很耐心地,继续向她解释着什么:“孙安琪小姐,我是真的很抱歉,希望你能谅解。” 孙安琪终于有些回过神来了,她看向宋聿这么多天以来,第一次明显已经放柔和了很多的脸色,心里居然产生了一些酸意,几乎是下意识地,她出言询问:“是……那个……陆潇潇吗?”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问,或许,只是她的SIXTHSENSE吧。 她就看到宋聿的脸色更加柔和了,他点点头,带着满满的,略带宠溺的微笑,她一时竟然有些看呆了。接着,她又听到宋聿略带征询的声音:“你愿意……听我们的……” 孙安琪有些怔怔地,点点头。 片刻之后,在宋聿缓缓的述说中,在最初的一阵很不是滋味的酸涩过后,孙安琪不自觉地,被宋聿脸上无边无际的温柔打动了,她时不时地,居然也随着他的回忆而微笑,而蹙眉,而开心,而忧虑,居然有些奇妙地,也随之沉浸到他所说的往事中去了…… 等到宋聿已经讲完了的时候,她依然坐在那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过,原来坐在她对面的这个看上去对什么人,包括对自己的爸爸宋致山先生,都下意识表现出一种礼貌上的疏离和冷淡的男孩子,这个似乎脸上永远没有什么表情的男孩子,这个宋聿同学,居然会对一个女孩子,有着那么热烈的,毫不掩饰的爱意。 她本能地,心里非常不是滋味,她的心里,有着一丝丝……嫉妒和失意,为什么,那个女孩子,不是她,而是另外一个人? 为什么,能让眼前这个宋聿,如此温柔,如此放下身段,如此全心全意付出一切的女孩子,不是她?她继续沉默着。 宋聿似是了解什么,也不再多说,只是耐心地陪她坐着,一言不发。 他们面前的咖啡,明显地,都已经冷却了,但是,两人都没有想到要去喝。 又过了很长很长时间。 宋聿继续沉默,凝视着面前的咖啡杯,突然,只见孙安琪扬起头,看向他,脸上虽然仍有些黯然,但明显释然了些:“OK,ISEE,我想我知道了。”她很坦率地,“我承认,我有些不开心,我有些嫉妒……”她的声音顿了一下,“但是,还必须承认,我有些感动,因为……” 她若有所思地,盯着自己的双手,她的声音,突然间,停了下来。 毕竟,孙安琪是从小到大都接受那种西式教育的女孩子,生就一副开朗爽直的脾性,再加上孙林飞先生在女儿的培养上很是下了一番工夫,所以,她倒也向来深谙一句中国古话:强扭的瓜不甜。再加上,现在,连她自己都深切意识到了,其实,她对面前的这个宋聿同学的了解是极其极其不够的,她对他一时的迷恋,或许,也只是表像。 更何况,以她向来深受异性欢迎的辉煌历史,她也绝不愿意去迁就一个心思完全就不在她身上的男孩子,如果说,她原来只是认为这个宋聿的个性使然,但是,如今她明白了,宋聿并非天生冰山一座,只不过他的狂热是为了别的女孩,以她的自尊和高傲,是不愿委屈自己的。 毕竟,她还年轻,就算这次小小挫折一下,又有什么关系?说不定,以后还有大片森林在等着她呢! 并且,她倒也真正被宋聿的一番肺腑之言打动了,少女情怀总是诗,哪个女孩子不喜欢纯情,不喜欢浪漫呢? 她暗自心中憧憬着,或许,就在不远的将来,她就能像那个叫什么潇潇的女孩子一样,也能遇上这么一个真心对自己的MR.RIGHT呢! 于是,又过了一会儿之后,她的脸上,是真的绽放出了淡淡的笑颜:“没想到,你这样的人,也会被一个女孩子,吃得死死的啊……” 第62节:尽地主之谊 一副略带促狭的样子,还向宋聿挤挤眼。 宋聿略微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没看错面前的这个叫孙安琪的女孩子,果然,心地的确很善良,而且,心胸也很开阔。 他就笃定自己开诚布公的一番话,一定会说服她的。 于是,他也情不自禁地,绽开一抹发自内心的微笑。 片刻之后,孙安琪口气轻松地,歪着脑袋想了想,“不过,我还是,要小小地,惩罚你一下……” 宋聿松了一口气,他居然也有心情开玩笑了,愉快地:“好,尽管提。” 孙安琪倒也不客气,伸出三个手指:“我有三个条件。” 宋聿也很爽快:“没问题,你说吧。” 孙安琪笑眯眯地说:“第一个是,以后不要再叫我孙安琪小姐,叫我安琪就可以了。” 宋聿毫不犹豫地点头,这个小CASE。 “第二,过两天我就要回美国了,当作补偿,你要陪我玩两天。” 这下,宋聿很是有几分踌躇,他当然知道,潇潇为了避开他,找了个借口住到学校去了,他几乎打算即刻去找她,但自从那天在潇潇房门口遇上从女士和孝庄以来,这两个人的复杂眼神,就一直在他眼前萦绕,再加上想到那个沈寒培…… 最终,他按捺住了躁动的心情,决定让潇潇静下心好好想想,过两天再去找她,这也就是他深思熟虑后,把孙安琪约出来,快刀斩乱麻的最根本原因。 如果,要陪这个孙安琪,那就意味着,这两天又不能去找潇潇了。 但是,处事果断的他最终还是下了决定:“好。” 毕竟这个孙安琪还算是帮了他一个大忙,他也从来没心情带人家去玩过,来而不往非礼也,就当他略尽地主之谊吧。 孙安琪悄悄瞥了一下他的脸色,她莫名地,对这个年龄相仿的男孩子,就是有一种惧怕的,不敢轻举妄动的感觉:“第三……” 宋聿的眉毛似是挑了挑,但最终,他仍然没有作声。 然后,就只听得孙安琪呵呵呵干笑两声:“第三……嗯,等我想好再告诉你。” 宋聿仍是挑挑眉,一声不吭。 孙安琪当他默许了,见好就收,就此不再说话。 于是,两人不约而同站起来,向外走去。 潇潇在学校里,查资料,看书,间或,当她去图书馆的时候,会坐在她和宋聿经常坐的那个老位置上,然后,时不时地,对着那个空荡荡的座位若有所思。 沈寒培先生仍是很有耐心地,时不时打个电话给她,让潇潇十分无奈,但是,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沈先生的言行举止均无可挑剔,对她更是体贴入微,他费尽心思地,从从女士那里打听到潇潇的种种嗜好,每次见到潇潇的时候,都不忘记给她带上,且语气轻松委婉地一带而过,让潇潇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十分的无可奈何。 对沈寒培这样外表成熟稳重,但心思细腻的大男人,相处的时间越长,彼此之间越来越了解,她原先的戒备心理,倒也逐渐逐渐减弱了。记得有一次,当沈寒培先生来D大找她,两人在校园里散步,他曾经半真半假地,跟她说过:“潇潇,或许,等到有一天,你肯对我敞开心扉的时候,会发现,其实我身上还是有很多优点的。” 潇潇垂下头去,不知为什么,她觉得沈寒培先生的这句话,弦外有音。 不一会,她听到沈寒培先生略略低沉的声音:“潇潇,你知道吗……”潇潇不由自主抬起头看他,就看到沈先生第一次若有所思地,神情略显寂寥地,看着遥远的星空,半晌之后,才重又开口,“我一直以来,都很羡慕你的单纯,你的不经世事。” 他有些自嘲地笑笑,“要知道,从小到大,对我而言,有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无法自己选择的……” 他继续凝视着夜空:“我有一个哥哥,可是,他很早就去世了,我妈妈在我念大学的时候,也去世了。记得古人曾经说过,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平民百姓的普通生活,往往要快乐得多。”他侧过脸来,看向潇潇,“一直以来,我都为别人而活着,背负了太多的期盼。现在的我,希望能为自己而生活,为自己而快乐。潇潇,我一直很庆幸,在有生之年,我能够遇到你。” 接着,他就再不开口,而是一直深深地,凝视着她。 这是沈寒培先生第一次,用很纯粹,带有几分温暖笑意的眼神看她。但是,在他温文尔雅的目光中,仍然有着淡淡的感伤和萧索。 潇潇愣了一下,但是,她无法开口,她只能低下头去,一言不发。 又过了两天,很快,假期快结束了,孙家父女俩就要重返美国了。 于是,尚且不知道宋聿在他们眼皮底下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策反成功的宋致山先生和孙林飞先生相约最后再聚一次,当作为孙家父女饯行。 宋致山先生踌躇了一下,还是让从女士打电话问一下潇潇,有没有空一起回来吃顿饭。 毕竟,他心里对潇潇一直有愧疚,因此,他下意识地,在潇潇提前返校期间,隔三差五地,差老王司机送点吃的喝的用的过去。 换作以往,这等琐事,根本不在宋致山先生考虑之列。 宋致山先生走后,从女士独自一人想了好久,也犹豫了好久,最终,还是拨通了电话。 潇潇听到从女士很是迟疑的问话后,沉默了一会儿。正当从女士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就听到女儿轻柔而略带低沉的声音:“妈,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会按时回来的。” 放下电话时,从女士的心中,掠过一阵极其强烈的不安,她从来没有听到女儿有过这么没有生气的声音,那个声音,柔弱,礼貌,但是极其疏离。 第63节:主动出击 她的眼角,蓦地盈上淡淡的湿雾。 当年,家境富裕的她,跟时为一介贫寒书生的陆远帆狂热相恋,遭到了家庭强烈反对,甚至将她反锁在家里。 脾气倔强的她以绝食相抗争,历经千辛万苦之后,两人才终得以结成伉俪。 即便丈夫因病早逝,即便多年来她独自抚养女儿,很是辛苦,但是,她决不后悔当初的一意孤行,她永远记得当初捉襟见肘的日子里,每当她夏日午睡时,丈夫都会静静地坐在身旁为她扇扇子,在她怀孕时,他经常骑着自行车穿越大半个城市,倾其所有地到处为她去买各种营养品。一直以来,在从珊心中,远帆只是睡着了而已,永远,都睡在她心底的最深处。 所以,在潇潇身上,她寄托了太多太多对亡夫的思念,所以,她对潇潇要求极其严格,所以,她一心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得到幸福,能够开心。 潇潇,她唯一的女儿,和她当年一样单纯而倔强的女儿,她以为自己的安排会让她幸福开心的,但现在……难道,她真的错了吗? 她的心中,充满了浓浓的迷茫。 一直坐在她身旁的孝庄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瞥了她一眼,略带责备地:“天底下做父母的,看梁祝的时候,都恨那个棒打鸳鸯的祝员外,临了到自己头上……” 看着从女士低着头,一言不发的样子,她的语气渐渐放软下来,“从珊,我知道你是为潇潇好,我知道你想她幸福,但是,你也要想想,有什么,比潇潇自己喜欢更重要?这么多年来,你逼着潇潇学这个学那个,你要求潇潇门门功课都要拿第一,潇潇体谅你,所以,她一直都努力让你满意。可是,你知道潇潇根本就不喜欢弹琵琶吗?你知道念大学的时候,她其实也很羡慕其他女生自由自在想做什么都可以吗?你知道她以前一直不愿意谈恋爱,是担心一旦有什么状况会让你失望不开心吗?” 从女士低着头,一言不发。 孝庄微微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从珊,这么多年来,我看着你把潇潇培养成一个循规蹈矩,要求完美的女孩子。但是,我们是不可能陪她一辈子的,她需要一个真正对她好,懂她的人,带着她用平常心去看这个世界,让她知道什么事,尽力就好,不一定要做到最好。而且从珊,你要好好想想,当初你闹着要结婚的时候,潇潇是怎么对你的?” 最终,她又叹了口气,起身走了出去,扔下淡淡的一句话:“帮我说一声,我不舒服,就不去吃饭了。” 终于,这天中午,大家又聚到了一起,到了那家当初为孙家父女接风洗尘的餐厅,只不过,这次是为他们饯行。 宋聿和孙安琪依然在宋致山先生的刻意安排下,坐到了一起。 只不过这次,两人的神情自然了很多,而且,每当孙安琪一如既往地问东问西的时候,宋聿也耐心很多,尽管仍是三言两语般简单带过,但是,毕竟有问有答,脸上,似乎也不复是完全硬梆梆的了,看在宋致山先生眼里,自是十分高兴。 因此,在餐桌上,下意识地,他对潇潇格外关照,不断地,让从女士给潇潇多挟点菜,劝潇潇多吃点。潇潇仍旧很有礼貌地致谢,然后,低着头,慢慢地吃菜。 她完全不向宋聿和孙安琪所在方向看哪怕半眼,她只是低头专心致志地吃着饭菜,因此,她根本没有注意到孙安琪略带研判和些微戏谑的眼神,还有宋聿时不时掠过的执着,热烈,又略带复杂的眼神。 整顿饭下来,她几乎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坐在那儿,听着大家聊天,宋聿看到,她的长发依然掩着脸,但是,现在,他居然想像不出来,长发半掩下的那张脸上,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他的心里,突如其来的,一阵极其极其强烈的恐慌,还有一阵极其极其强烈的不安。 因为,在他和潇潇一直以来的相处中,他都是主动出击,热烈而不容抗拒的那一方,而潇潇一直以来,仿佛都只是被动地在接受,在回应,但是现在……再加上那个一直以来都那么执着的沈寒培先生…… 他看着潇潇低着头,几乎有点不确定,此刻潇潇的心里,她的真实想法和感受,到底是什么…… 吃完饭后,宋致山先生先送孙家父女回宾馆休息去了,毕竟第二天他们要赶飞机。 王司机要送从女士回家,潇潇要返回学校,从女士略略踌躇之后,朝宋聿瞥了一眼,后者似有所悟,抓住这难得的机会,连忙开口:“从阿姨,我送潇潇……” 从女士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潇潇已经淡淡地说了一句:“谢谢,不麻烦了,我还有事,不顺路。” 说完,跟众人礼貌地道别后,便独自一人离去。 众人也各自上车离开。 宋聿就只看到潇潇益发显得苗条纤细的身影,孤孤单单地,渐行渐远。 突出重围 很快就开学了,一回到学校,默默同学就立刻发现,只是短短一个暑假过去,潇潇似乎变了很多,原本就有些内敛的她,益发沉默寡言,而且,和上学期明显不同的是,自开学以来,她一直闲云野鹤般独来独往,但是不知为什么,看着潇潇沉静但略显苍白的脸,看着潇潇深幽杳远的眼眸,无数次,她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她第一次发现,从来和潇潇无话不谈的自己,什么都不敢问,什么都不敢说。 姚远也发现,宋聿同学自开学以来,突然又跟打回原形一样,不再以模范学生自居,他又开始经常在宿舍睡觉,而且,也很意兴阑珊,沉默寡言,几乎一言不发,不论做什么事,他都十分冷漠,十分心不在焉。 第64节:突出重围 同样地,姚远也是什么都不敢问,什么都不敢说。 终于,有一天,在熄灯之后,默默想起来窗帘似乎没有关严,要知道,女研究生楼后面就是男生楼,据说经常有人用望远镜来瞻仰她们这些国家重点保护动物,她又不是不知道D大学生把这栋楼称为熊猫馆。 于是,为防患于未然,她急急起身去关窗帘,但是,当她走到窗前,无意中往外一看,立刻,她就愣住了。 在宿舍楼前,那个昏黄的路灯下,一个修长的身影,垂着头,站在那儿。 是宋聿同学。 她擦擦眼睛,再擦擦眼睛,的的确确,是好久不见的宋聿同学。 他静静地,垂着头,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 她一把拉起早已躺在床上,但她知道一定没有睡着的潇潇,二话没说,把她拉到窗前。然后,用眼神示意她向外看。 潇潇也看到了,她同样,静静地,看着那个修长的,熟悉的身影,然后,她低下头去,默然转身,又躺回到床上去。 那晚,默默知道,潇潇一整夜,都没有睡着。 一连好些天的夜晚,宋聿都站在她们宿舍楼下,一直到天亮。 这一年的九月十二号又到了,这一天,是潇潇和宋聿的生日。 但是,最近一段时间,由于从女士和孝庄罕见的沉默,家里的气氛空前沉闷,毫无生气,宋致山先生的心情似乎也随之大打折扣。 因此,和去年截然不同的是,似乎全家,包括宋致山先生在内,都有点意兴阑珊,提不起给潇潇和宋聿过生日的任何兴致。 而这两个当事人,更是毫无兴致,一脸的无所谓。 当这两个人在这天的下午回到家里后,都只是各自待在自己的房间里,即便不得已出来打个照面,潇潇照旧低头,目不斜视,而宋聿,依然表情复杂地,一直盯着她,然后,擦肩而过。 于是,全家只是准备简单地,在晚上,吃吃长寿面,再买了一个大蛋糕,就权当给两人过生日了。 晚上七点多,正当全家围在一起,默不作声地,吃着面条的时候,潇潇的手机响了。 自然还是沈寒培先生。 就听到沈先生依然是那么温文有礼的声音:“潇潇,祝你生日快乐。” 潇潇淡淡一笑,致谢:“谢谢你,沈先生。” 宋聿手中的筷子蓦地一顿,在碗沿轻轻敲击出清脆的声音。 沈寒培似是微笑地:“潇潇,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请你出来一下,为你单独地,庆祝一下生日?” 然后,又添了一句:“我现在就在上次那个法国餐馆,你方便出来一下吗?” 潇潇略略沉吟了半晌,然后轻声说:“好,请稍等,我一会儿就到。” 接着,她起身:“宋叔叔,妈妈,刘阿姨,张阿姨。” 她瞥了一眼低着头,停下筷子的宋聿,“你们先吃吧,抱歉,我要出去一下。” 宋致山微笑了一下,看向潇潇:“我打电话让老王送你一下吧,顺便好好玩玩。” 潇潇发现,第一次,老妈从珊女士用不甚苟同的神色,看了宋致山先生一眼,又朝宋聿投去了一瞥,然后,看向女儿:“潇潇,没什么事的话,记得早点回来。” 她的眼里,是满满的关心和了解。 孝庄也关心地瞥了一眼潇潇,然后,神色复杂地,又瞥了宋聿一眼,也缓缓开口:“潇潇,早点回来。” 潇潇心里一暖,朝宋致山先生微笑地:“宋叔叔,不用了,我自己打个车过去,你们吃,我先走一步。” 她再也没有向宋聿看过去,因此,她没有发现,宋聿的手,握得有多么多么的紧,几乎,失去了任何血色。 在那个法国餐馆,沈寒培静静地,坐在那个老位置上,等着她。 他的手边上,放着一大束香水百合,清新欲滴,十分耀眼。 香水百合,是潇潇最喜欢的花。 潇潇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过去。 沈寒培十分有绅士风度地站起来,把潇潇领进座位。 然后,他也不说什么,只是递过那束花:“潇潇,生日快乐。” 潇潇看着那束花,沉默不语,半晌,微笑了一下,接过去:“谢谢。” 然后,又是低头沉默,一言不发。 过了不知多久,潇潇似是下定了决心,缓缓地,抬起头来。 对面的沈先生似乎知道她有话要说,只是看着她,静等她开口。 他就看到潇潇平静,然而很坚决地说:“沈先生,实在很抱歉,我今天来,是有些话要跟你说清楚。” 沈寒培扬扬眉,他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潇潇又深吸了一口气,略带歉意地看着沈寒培:“对不起,沈先生,我不能接受你的一番心意,非常抱歉。” 一想起最近她和宋聿的种种疏离,种种误会,她的心头,不禁涌起一阵深深的酸楚,同时,眼眶蓦地一湿。 为什么,在她的心,已经只能容得下一个人的时候,而这个人,带给她的却是如此失落,如此无助,如此空荡荡的感觉? 对她的这番话,沈寒培已经早有预料。 他并非等闲之辈,去年第一次约潇潇出来,她匆匆忙忙地,提前离去的时候,他就注意到,在门口等着的那辆丰田车里,坐在驾驶座上的那个临走前很是挑衅地看了他一眼的小男生有些面熟,但一时有点想不起来。 于是,他不动声色地,把车牌号记了下来,回去之后,立刻派人去查。 结果,不一会儿,消息就反馈回来了,那辆车,居然登记在他认识的一个人名下,那个人,就是宋致山先生。 他再回想起宋先生结婚那天所见的人和事,突然间,想起来了,那个有些面熟的小男生,想必就是婚礼上曾经见到过的,宋致山先生闲谈时也跟他提到过数次的,现在在D大念书的儿子,宋聿同学。 第65节:最后一眼 他心里约略有些数了。 去年的有一天晚上,他去D大找潇潇,送她回宿舍的路上,又看到那个小男生,十分生气地,直直地,从他们身旁一阵风似的掠过。 他心里更有数了。 接下去,有很长一阵子,潇潇对他的电话或短信,只是简短地,礼貌性地应答,他想,他知道那是为什么,因此,他也很少主动去找她,只是时不时地,打个电话或发发短信,简单问候一声。 他已经等了很久,他可以继续等。 直至这个暑假,在从女士的安排下,他才又跟潇潇联系逐渐频繁起来,但是,无论何时何地,他都注意到了潇潇不时的若有所思,心不在焉,还有那一丝丝的勉强。 而且,那天在君临广场上,他不是没看到那个叫宋聿的小男生看着他和潇潇时,眼里掩饰不住的怒火,和临走前最后一眼里极其明显的敌意,他更记得那天送潇潇回去时,她的恍恍惚惚,神思不属。 他的心里已经完全明白了。 但是,如果只是因为这个小男生,就这么轻易放弃,他也就不叫沈寒培了。 于是,他微笑着:“那个男孩子,叫宋聿对不对?” 潇潇十分惊讶地,睁大眼,看着他。 沈寒培继续微笑:“潇潇,那个让你一直以来,不能接受我的男孩子,是宋聿,我说得对吗?” 潇潇默默地,又低下头去,她的脸上,掠过一阵深刻的痛楚。 一贯眼光敏锐的沈寒培,并没有忽略她脸上那深深的痛楚,他若有所思地凝视着她。 凝视了很久很久。 正当他开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突然,他看向了她的身后,他的眼睛蓦地亮了一下,但是,他依然不动声色地:“潇潇,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比宋聿还要大上两岁。” 潇潇没有抬头,但是,她的声音低低的,十分清晰地说:“年龄不代表什么。” 沈寒培先生微微一愕,但只是片刻,即恢复不动声色,继续悠悠地:“他不够成熟,也不够稳重。” 潇潇有些诧异地看向他,什么时候,对面的这个沈先生居然有这样的闲心来品评别人了,要知道沈寒培先生一向温和内敛而含蓄,从不锋芒毕露,现在的他,似乎和平时有点不一样。 但是,现在的她暂时没有心情研究这个,她继续下意识地,维护般地,淡淡开口:“你说的这些,都是需要时间来历练的。” 沈寒培的眼底,闪过一道激赏的眼神,但是,转瞬即逝,他喝了一口咖啡,看向潇潇,又闲闲开口:“他似乎脾气也不太好。”他犹记得宋聿恶狠狠的,似是要吃了他般的眼神。 潇潇微笑了一下:“多给他点时间,他会改的。”总有一天,宋聿会成长起来的,他也一直都在努力,而且,他的努力,她都看得到。 沈寒培好整以暇地,再接再厉:“我好像听你妈妈说过,宋先生正在帮宋聿物色理想的对象,而且,似乎,已经找到了。” 潇潇低下头去,默然半晌,然后抬头,那一瞬间,沈寒培看到她脸上闪耀着温柔,坚定,还有些微的酸楚:“爱一个人,无须回报。”她深吸了一口气,“我爱他,这就够了。” 这些日子以来,经过反反复复的夜不能眠,她唯一能够真正确定的一件事就是:她爱宋聿。她爱他的深情,爱他的倔强,爱他的诚挚,还有,爱他的不顾一切。 无论沧海桑田,如何变幻,她都确信这一点。 或许,对她而言,这就足够了。 即便,即便,即便…… 她的心里,又掠过一阵痛楚。 但是,她深吸了一口气,但是,即便那样,她也绝不后悔。 沈寒培的脸色略略一暗,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沉默了一会儿。 然后,他继续看向她身后,微笑了一下:“潇潇,我想,你身后站着的这个人,会比我更高兴听到你刚才的这番话。” 潇潇一愣,下意识回头,紧接着,她的眼睛,一下子就湿了。 是宋聿,定定地,站在那儿。 从潇潇出门那一刻起,他就在宋致山先生极端愕然的眼神,和从女士以及孝庄带有些许期盼的复杂眼神中,不顾一切地,跟在潇潇后面夺门而出,一路跟到了这里。 他在门口踯躅了片刻,接着,同样不顾一切地,推门进来。 后来,潇潇所有的话,他都听到了。 这是他第一次,听到潇潇说,她爱他。 即便他们在沉浸在热恋中的时候,在他无数次软硬兼施的要求和诱哄下,他也从来没有听到过,固执而内敛,且对感情谨慎得近乎偏激的潇潇说过这句话。 他愣愣地,站在那儿,那一瞬间,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只能呆呆地站着,恍若石化。 直到沈寒培站起身,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这是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输得这么惨。” 他淡淡一笑,看着宋聿,“而且,是输给你这样一个小男生。”他似是轻叹了一声,又看了一眼潇潇,“宋聿,你年纪比潇潇小,所以,你要加倍努力,加快成长,成为一个让潇潇可以倚靠的,真正的大男人。”他微笑着,“我相信,你可以做得到。” 说完,转身离去。 片刻之后,沈寒培走到门外,他抬起头去,看向远方遥远的星空,那如水的夜色,那寥落的星辰,他再一次,无限寂寥地一笑,他的手,不经意间,触到了袋中那个小小的盒子,他不由自主地,握紧了那个小盒子,那里面,曾经有他无限的梦想和憧憬。 他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接着,他回过头去,看看餐厅里的那两个紧紧拥抱在一起的人,微笑了一下,然后,走向了他的车。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第61 65节 守望(2) 陆观澜

关键词:

上一篇:第41 45节 守望www.4155.vip(2) 陆观澜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