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书评 > 第41 45节 守望www.4155.vip(2) 陆观澜

原标题:第41 45节 守望www.4155.vip(2) 陆观澜

浏览次数:174 时间:2019-10-06

www.4155.vip,第41节:爱吃飞醋 还有……“你老对我动手动脚。”偷吻她,抱她,或是时不时突袭她,都不是一个和谐社会中的优秀合法公民应有的行为举止。 抱着她的身体似是僵了一下,然后,半晌无言,又过了老半天,仍无动静。按潇潇的合理推断和一直以来的亲身体验,五、四、三、二、一,对面的这个宋同学该发火了,但是,当她偷偷地瞥过去一眼时,就看到那个人神色古怪地,带有几分忍耐地,似是脑海里天人激战了很久地,又过了老半天,低低开口:“我改不了……” 抱歉,就这一点,他改不了,绝对改不了。 但是,他前一阵子悄悄摸摸拿回来恶补的书上不是教过,女孩子要好好哄的嘛。 现在,先哄着她,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咦,以后…… 他身体猛地一震,轻轻推开潇潇,接着,又将她的双臂紧紧圈住,他的眼底,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狂喜:“潇潇,你是说……” 她……愿意做他女朋友了? 宋聿乐得几乎不知今夕是何夕般,晕陶陶的。 潇潇微微一笑:“傻瓜。”然后她又补了一句,“那天在KFC的,是我大学同学,人家现在已经结婚了。” 爱吃飞醋的小男生,怪不得那天喝得烂醉。 宋聿狂喜之中,不禁又要把潇潇揽入怀,潇潇敏捷地,一下跳开:“慢着,我还有话要说。” 她才不要这么便宜面前的这个小男生。 宋聿有些挫败地叹了一口气,禁不住头痛:“说吧……” 他就知道,以这个虽然实战经验十分欠缺,但理论知识历来颇丰的陆冰山一贯以来的个性,怎么会这么轻易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折磨他的机会呢。 可是,谁叫他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作茧自缚呢。 果然,对面的潇潇先是略带狡黠地一笑,然后,正色道:“在家里,暂时,不许让你爸爸和我老妈看出来……”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及此,特别是一想到宋致山先生看上去温和,但眼光颇为锐利的那张脸,她心里总是有一种有些微不安的感觉。 接着,她又补充:“在学校,你的行为举止要有分寸,半个月最多出去约会一次,公共场合不许对我动手动脚……” 滔滔不绝说了一大堆之后,想了又想,她还是又补了一句:“还有,给你半年的实习期,如果这些毛病改不了的话。”她盯着宋聿那张显得有些紧张的脸,拖长腔调,“那么……” 宋聿瞪着她,咬着牙:“我一定,改……” 潇潇吐了个舌头,偷笑,嗯,见好就收吧,可别把对面这颗已经即将一触即发的引爆了。 宋聿痴痴地看着她那顾盼倩兮,轻颦浅笑的脸庞,情不自禁地:“潇潇……潇潇……” 潇潇看到他那副样子,有些害羞,嗔他:“干嘛……” 话未说完,就被他一把拉入怀中,深深吻住。 潇潇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重重的,不规则的心跳声。 又过了半天,宋聿轻轻地,松开她,然后,在她额头吻了一下:“潇潇,早点睡,晚安。” 接着,快速地,几乎是飞奔了出去。 这个小男生,刚约法三章就不遵守!潇潇羞恼之余,还有些莫名其妙,后面又没有老虎在追,他跑那么快干嘛? 隔壁房间的宋聿关上门,倚在门背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天哪,再跟潇潇多呆一分钟,对他来说,都是一种难耐的折磨。 然后,他的嘴角,扬起了抑制不住的笑意,潇潇,终于答应做他的……女朋友了! 他背靠着门,继续无可抑制地笑着。 潇潇和宋聿都不知道,正当宋聿神色古怪地,跑出她的房间的时候,孝庄刚好走上楼梯拐角处,准备给潇潇送夜宵,把这一切,都尽收眼底。 她当即不动声色地,端着夜宵,又下楼去了。 姚远同学又一次百年难得一遇地敏感发现,最近的宋聿同学实在心情好得出奇。 比连中三期500万大奖,并意外抽中一栋超级豪宅,外带手上全部股票连续三季度都涨停板还要开心。 现在的他,悄悄打量着坐在他旁边的宋聿同学,才下课五分钟不到,他已经趴在那儿,痴痴呆呆地笑了不下四十次了。 他皱起眉头,回忆起宋聿同学最近的种种反常举动。 以往难得出现在教室的他,最近居然每天,风雨无阻雷打不动地,无论什么课都在众人的诧异目光下准时出现,而且,必定拽着姚远坐到前三排,认认真真上课,仔仔细细记笔记,不仅让姚远立时三刻有了极为严重的下岗危机意识,而且,凭宋同学过人的天资,和现如今给老师们留下的浪子回头的极为美好的印象,以往综合测评稳居专业前五的宋聿同学,似乎很快就有望取代他们的丸尾班长,跃居首位了。 惹得因外形气质均酷似樱桃小丸子班上的丸尾同学,并因而得此雅号的那个叫作王荛的小男生,时不时不由自主地,躲在一个僻静的角落里推推他鼻梁上厚厚的眼镜,顾影自怜地,喃喃自语:“宋聿同学,你一定是故意的,总而言之,我说的没有错吧……” 本来嘛,家里先天性条件好一些,再加上出手大方,得众人拥戴一些,旁人也羡慕不来,但是,居然后天性地,也跟他来抢这个得之不易的,他日日头悬梁锥刺骨才如履薄冰坐上的龙头宝座,宋聿同学,你根本就是故意的! 并且,姚远发现,宋聿同学尽管依然颇具孟尝遗风,出手依然大方豪爽,但是,对班里同学的态度明显友善了很多,不复以前那种懒洋洋,爱理不理的模样,居然也逐渐开始有说有笑地在课间跟大家讨论CS里的种种技术性问题或是参与班级活动到哪儿玩的大讨论了。要知道以前在课间,对众人的打打闹闹和热烈讨论,他通常只是翻翻白眼,就倒头趴在桌上补眠,上课铃打了都不见得愿意睁开眼。 第42节:约束自己 此外,在三不五时地一起结伴出去打打牙祭的时候,他很疑惑地发现,宋聿同学也不再矿泉水非依云不喝,咖啡非蓝山不饮,吃东西明显popularize了很多,而且,迥异于以往的,事先会礼貌地征询他的意见,即便有一次,他提心吊胆地说附近好像有一家酸菜鱼店价廉物美,原本都提前做好了看到他那副突然间说拉就拉的晚娘面孔的充分心理准备,谁知道宋同学竟然很愉快地就答应了,而且吃完后居然都一直是一副兴致勃勃回味无穷的样子。 …… 他照例又摸了摸下巴。 这次,他有100%的把握,宋聿同学最近的心情大好和脱胎换骨般的奇迹转变,绝对绝对与他的冰山姐姐脱不了干系。 但是,上次从武夷山游玩回来的时候,他的默默干姐姐在下飞机的一刹那,颇有预见地赠给他四个字的临别箴言:不要添乱。并再三叮咛要他务必牢记。 他一向对这个从天上掉下来的,经常在路上碰到或电话联系的,一方面对他耳提面命严加管束,一方面又对他问寒问暖关怀备至的干姐姐既敬畏又颇有亲切感,尽管心里的的确确冒出了无数的十万个为什么,他还是很努力地,约束住自己,不去添乱,也从不主动向宋同学询问什么。 好在,没过多久,就有人来向他这个狗头军师咨询了。 这个人,当然是宋聿同学。 而且,隆而重之地,把他请到了好久都没去过的校门口那家咖啡馆里,盛情邀请他继续去喝那里的牛奶共香精一色,MONEY与泪水齐飞的咖啡。 他也一直很怀念上次那种意犹未尽的感觉,于是,欣然应约。 宋聿和姚远两人坐定后,各自品茗。 过了一会儿,姚远从咖啡香的陶醉中回过味来,才发现宋同学似乎已经好久没说话了,因此,有些疑惑地抬头,就看到宋同学正若有所思地,似看非看地对着自己,脸上居然还浮现出一丝丝略带诡异的微笑。 因为,就在此刻,宋聿同学的心里,别提有多愉快了,因为他的冰山姐姐陆潇潇,在他软磨硬泡了将近一个月后,终于答应,本周六下午,跟他,单独地,正式地,第一次……出来约会了。 他应潇潇的郑重要求,不能跟任何人说,那么,就在肚子里,一遍又一遍地,对着自己说,越说越开心,越说越高兴。 呵呵,原来那些他悄悄摸摸拿回来的书上说得都不尽然准确,原来电视上看到的也有些不太靠谱,原来……谈恋爱是这样子的啊,就算潇潇命令他这个,命令他那个,甚至有时候不给他好脸色看,但他的心,仍时时刻刻都像是漂浮在半空中的云朵,晃晃悠悠的,无比地轻松,惬意,而愉悦。 他嘴角的笑意越发地深了。 姚远看着,有些奇怪,开口唤道:“宋聿……” 宋聿像是猛然惊醒了过来,朝他歉然一笑:“不好意思,我想事情,有点走神了。” 姚远有些别别扭扭地点点头,他还不太适应面前这个通体上下礼仪周全得无可挑剔的宋聿同学。 片刻之后,他就看到宋聿目光炯炯地看向他:“姚远,帮我个忙,我有事情要问你,但是,你必须要替我保密。” 其实,他对姚远同学的道德操守一向倒还是满放心的,但是,事关重大,不得不额外多叮嘱一句。 果然,他就看到姚远有些委屈地嘟嘟囔囔:“你的事,我什么时候给你说出去过了……” 人家根本是憋在心里都快把内脏憋伤了好不好! 宋聿又似带歉意似带安慰地冲他笑笑:“我知道,但是,因为对我来说实在太重要,所以……” 姚远的好奇心立马被吊得高高的:“到底是什么事情啊?” 自大一入校以来,认识这位宋聿同学也有两年多了,说起来也算知交好友,还真的从没见到过宋同学这副郑重其事的样子呢! 只见宋聿十分十分诚恳地,姿态放得很低地:“姚远,你知不知道,跟女孩子第一次正式出去约会……去哪儿比较好?” 姚远“扑哧……”一声,口中咖啡喷出老远,不仅桌上一片淋漓,就连对面的宋聿同学身上,亦不能幸免。 但是,这一次,他不无惊骇地发现,宋聿同学居然眉头皱都没皱,只是拿出餐巾纸象征性地擦了擦,便重又专心致志地盯着他,脸上一副静候指教的专注神情。 姚远张大嘴巴,他今天……没有重听,也没有幻听吧?而且,他歪歪脑袋,努力算了算日子,再算了算,还是确信,今天离上一个,抑或是下一个愚人节,都还早着呢! 一向一向被公认为系上最有女生缘,也当之无愧于此定论地,身边女生如飞蛾扑火般,来来去去不计其数的宋聿宋同学居然问他,第——-次——约——会——到——哪——里——去——? 他突然觉得有些滑稽,感觉就像一个大学教授问一个小学生:“请问,这个高阶函数应该怎么解?” 但是,他不敢笑,也不能笑,因为,对面的这个教授级的情场高手,其情之殷殷,其意之切切,上天可鉴,极其可鉴,绝对可鉴。 他只得装模作样地,又摸摸下巴。 他这个还从无福分上爱情沙场历练过的小小新兵哪里知道啊,但是,就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约会嘛,还不就是那几个地方…… “餐厅啊。” 他耸耸肩,是人都要吃饭的,边吃边聊,进展应该更快一些。 “不行……”宋聿一口否决,上次那家法国餐馆带给他的伤痛还历历在目,每次路过都恨不能绕道走。 第43节:死缠硬磨 那么,“公园啊游乐场啊什么的。”很经典的地方啊,一向是电影迷的姚远犹记得里面一些经典场景,那些曲径通幽的树林,烟波潋滟的人工湖,或是浪漫的旋转木马,等等等等,直让人心生无限向往,而且,但凡国内外文艺大片里不都这么演的吗。 “不行……”那是一个差点让他前功尽弃,同样带给他极其不愉快回忆的地方。 还有,“带她去看恐怖片啊,说不定,她一紧张,就会……”姚远内涵颇丰地呵呵笑了起来。 “也不行……”还叹了一口气,这一招他早就用过了,对那个天赋异秉的陆冰山,一点用都没有。枉费素有洁癖还极其怕热的他,大夏天的,驻扎蹲守在那个又小又破又没有空调的碟片店里那么多天,差点全身上下都长满了痱子。犹记得当时,那个胖胖的长得很像范伟,口才也不肯多让的店老板还口沫四溅地夸下海口,说他们家的恐怖片品种之全,内涵之惊世骇俗,场景之精彩绝伦,找遍D市也找不到第二家,根本就是骗人的!!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所提的狗腿建议统统被打了回票,姚远挠挠头,实在没辙了,他也叹气,突然,想到了什么,有些小心翼翼地:“宋聿,到底是哪家的大小姐,这么难伺候啊?” 根据他一直以来的观察和推断,唯一可能的人选,似乎就是陆潇潇师姐,但陆师姐看上去那么一副温文高雅有涵养的淑女模样,跟这个宋同学只字片言中勾勒出来的人物,好像完全搭不上边靠不上谱啊。 就只看到宋聿同学似有些恼羞成怒地,瞪着他:“叫你帮忙想想,你就只管想,问这么多干嘛?!” 姚远反倒释然地点头,直到现在,这个宋聿同学才总算正常一点。 这种说话口气和肢体动作,才是他一向所熟知的宋聿同学。 于是,他继续尽心尽力地,安坐不动,陪公子读书。 又枯坐了好久,两人继续冥思苦想中。 突然,姚远脑海里灵光一现:“宋聿,还有一个地方……”他打赌宋同学一定会感兴趣。 宋聿抬起头,有点紧张地看着他。 姚远又喝了一口咖啡,清清嗓子,卖关子似的,老半天,在宋聿同学明显已经越来越不善的逼视目光下,才慢条斯理地:“D市南山最著名的情人谷你忘了?” 事实上,他也忘了,还是突然间,想到大约在一年前,他偶然间看上了一个外语专业的女孩子,死缠硬磨要求约会,人家当时倒是答应得好好的,到头来,却还是放了他鸽子,当他事后咽不下这口气去质问对方时,人家女孩子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俏脸微仰下巴微抬理直气壮地告诉他:“有人比你早一步,约我去情人谷了……” 一副将情人谷看得如同迪拜那家举世唯一的帆船形六星级饭店般神圣的模样。 一听此话,宋聿居然也摸了摸下巴。 是啊,D市情侣们的天堂,青山绿水的情人谷,无数神仙眷侣们心目中的圣地,他怎么就忘了呢!该死该死,都怪最近乐晕了,一直都有些心神恍惚的,而且,还真的,从来没去过,所以,居然想不起来。 于是,姚远很满意地看到宋聿同学两眼放光,极其兴奋地伸出手来,紧紧握了他一下:“谢谢你,姚远……”接着,就向外奔去,当然,顺便还是把帐给结了。 姚远还来不及把想要说的话说完:“宋聿,你还没告诉我……” 宋聿同学早就奔出门外,踪迹全无了。 姚远叹了口气,又挠挠头,这个宋同学,不谈恋爱则已,一谈就如此惊人,实在是太恐怖了。 不过,到底,宋同学要和谁约会呢? 最最最可能雀屏中选的,应该是……陆师姐吧?但是,根据他刚才的话,又不太像啊。 想得脑袋都快破了,和上次一样,他也还是想不出来个子丑寅卯。 算了,还是喝咖啡吧。 旗鼓相当 这个周末,宋聿同学终于如愿以偿地,将潇潇约到了D市鼎鼎大名风景优美的情人谷。 情人谷是D市南山里的一个凝翠聚绿的小山谷,原本由于谷中林海连着竹海,峡谷接着山湖,外来人进去后很难走出来,因此人迹罕至,后来因一次偶然际遇被发现,久而久之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山清水秀的小山谷就成了情侣们的天堂。 而且,她也果真是名不虚传,一入而令人忘却尘世喧嚣,不仅在入口处有几处乡土味十足的,供游人小憩的造型朴拙的杉皮茶亭,谷内更有铁索桥,相思林,沉香亭等精巧的景观,宋聿牵着潇潇的手,两人一路逛过来,最终,一个人迹罕至的小巧玲珑的铁索桥旁,两人相互依偎着,坐了下来,桥下流水潺潺,桥上山青水绿,蝶儿翩翩起舞,也不知桥上依依垂下的是一种什么花,细小的花瓣随着微风慢慢地一瓣一瓣地洒落在桥上,馨香淡雅,俨然是一段难得的逍遥香径。 宋聿和潇潇都不说话,只是静静地欣赏着周围,看着一群一群的小鸟在枝头上呢喃细语,看着阳光在杂木林间洒下,映得满地是斑斓的绿荫,看着常年不断的流水,湿润着整个山谷,看着长满青苔的石头,盆景一般地点缀在溪水中。 一时间,恍若来到了仙境,心中都是一片静谧。 两人时不时地,相视一笑,宋聿半搂着潇潇,他的脸贴着她的秀发,心中,是无限的满足。 突然,他好似想到了什么,从袋中拿出一个扁扁的小盒子,颇有些扭捏地,放到潇潇掌心:“潇潇,送给你。” 潇潇睁大眼睛,有些不解,但还是接过来了,盒子上雕着纹饰,造型十分典雅精致,打开一看,是一个镶钻的,同样精致的镯子,显见价值不菲。 第44节:旗鼓相当 她有些奇怪:“干嘛送我这个?你是从哪儿得来的?” 买的吗,这个大手大脚的小男生!不是告诉他不要乱花钱,尽管心里有些甜蜜,潇潇还是有些不高兴,于是,她微微嘟起嘴,瞪着他。 宋聿也毫不示弱地,同样瞪着她,而且,脸渐渐开始往下拉,显然有几分恼火:“陆潇潇,你是说真的还是假的……” 潇潇看势头不对,有些胆怯地举起一根手指在他眼前晃晃,但还是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无辜地看着他:“干嘛这么生气,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宋致山先生一行从欧洲回来的那天,晕头转向的她,脑子里一片昏昏沉沉,几乎什么都没听,也什么都没看,完完全全地,不复记忆。 宋聿有些挫败地,低低呻吟:“陆潇潇,总有一天,我要被你气死。” 刚一说完,他就俯下头,重重地,惩罚性地,吻住她。 等到他放开潇潇的时候,潇潇已经几乎不能呼吸了,她瞪着他,现在这个小男生是越来越大胆了,根本不把她的约定放在眼里。 她刚想说什么,宋聿伸出手,轻轻覆住她的唇,然后,在她耳边轻声说:“潇潇,这是我送你的第一份礼物,答应我,一定要好好保管它。” 他的神情,带着从未有过的郑重。 潇潇有些踌躇,这个镯子,看上去……很贵重耶! 可是,她看向宋聿,后者的眼神里带着一种说不出的严肃,执着,还有一丝丝,紧张。 潇潇微微地点点头,手中握住那个盒子,依偎在宋聿的身旁,心中一片甜蜜。 渐渐地,在宋聿的持之以恒的软磨硬泡下,潇潇开始差不多每周都小心翼翼地,避开闲杂人等,和宋聿在外面约会了。 约会的地方,也真的无非就是餐厅啊,公园啊,游乐场啊,电影院啊什么的。 对正处于甜蜜热恋中的小情侣们来说,无论在哪儿约会,其实还不都一样。 有一次,他们又去了那家不甚知名的小*****院,只不过这次,看的不是恐怖片,而是一部同样不甚知名的爱情文艺片,看了不到十分钟,潇潇正在吃着薯条,看着大银幕,就看到宋聿同学的身体突然倾了过来,然后,低低地,似是略带恼怒地叫了一声:“陆潇潇……” 她一惊,条件反射般转过脸去,就看到一双略带笑意和淘气的亮亮的眼睛,然后,一个唇,飞快地,在她的唇上刷过。 她蓦地反应过来,看着宋聿,又好气又好笑。 这个小男生! 有一次,他们去逛公园,出来之后,两人闲来无事,悠闲自得地,在D市最有名的一条步行街里,边逛边聊天。 无巧不巧地,在一家书店门口,居然碰到一个人,而这个人,还是潇潇认识的熟人。 D大声名显赫的国宝级人物,称得上是D大的SUPERSTAR的,教应用统计学的Professor杜。 Professor杜对这个秀外慧中的,从本科开始就上过他的课的,同样也算得上是D大名人的陆潇潇同学自然知之甚多,且一向颇为赏识。 于是,他破天荒地,提着手中刚买的书,就站在步行街的街头,拨冗和她闲聊了几句。 他自然也注意到了,站在潇潇身旁的,这个高大俊挺的,貌似护花使者的宋聿同学。 就只听得他笑眯眯地:“陆潇潇,这位是……” 颇有几分暧昧的老顽童式的表情。 潇潇有些窘,看看宋聿,后者脸色虽不动声色,但他的手,暗地里更紧地牵住了她的手。 她只好有些脸红地开口:“呃,杜教授,他是……” 话还没说完,只见Professor杜以一副“其实我什么都知道”的神情,摆摆手,宽宏大量地说:“哎呀,潇潇同学,谈个恋爱很正常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接着,仔细打量了宋聿一眼,微微一笑,“嗯,不错,小伙子长得还蛮精神的。” 宋聿第一次觉得,这个自他进校以来就久仰大名的,路上也偶遇过几次的,在D大名气绝对响亮过校长的,外形气质都酷肖爱因斯坦的姓杜的小老头,倒也还满可爱的。 但是,两秒钟之后,他就毫不犹豫地推翻了刚才的观感。 因为Professor杜哪壶不开提哪壶地,上下打量了他半晌之后,似是蹙了蹙眉,对他语重心长谆谆教导地说:“小伙子,能找到陆潇潇同学做你的女朋友,真是你的福气啊,你要好好加油哦。”然后,又上下打量了一眼宋聿,想了想,接着发问,“看着挺年轻的嘛,在读研几啊,不是商学院的吧,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啊?” 潇潇偷偷瞥了一眼宋聿,他的脸已经开始有向下拉的迹象了,正在此时,杜教授的电话响了,就看他一边接一边应声诺诺:“马上就去……” 放下电话,冲他们笑:“完了,忘了去买菜,老婆发火了,下次再聊……” 说完,动作十分迅捷地,一跑三步远地,离去。 潇潇和宋聿有些愕然地,看着他瘦小的身躯,越跑越远。 两人都忍不住笑,这个杜教授,还真是个童心未泯的……活宝。 沉浸在幸福之中的潇潇,虽然千般掩饰,万般小心,但是,那种深入骨髓的甜蜜和欣喜,是瞒不过向来观察力细致入微的亲亲室友默默同学的。 某一日晚上,自修结束在校园里面闲逛了一圈之后,宋聿跟往常一样,不顾潇潇反对,执意护送她回宿舍,看着她上楼,才离去。 等到潇潇一推开房门,就看到默默同学端坐在正对着门口的椅子上,脸上摆着一副史上最恶的晚娘脸孔。 第45节:在谈恋爱 她当然是吓了一大跳。 只见默默哼了一声:“陆潇潇同学,怎么,终于舍得回来啦?” 潇潇有些心虚,只好尴尬地笑。 她都一直还没好意思把这件事告诉一直跟她无话不说,有过命交情的默默呢。 谁叫她找了这么个小男朋友呢,真教她左思右想,都不知道怎么开口承认才好。 默默又哼了一声:“当然了,现在的陆潇潇同学,开心都来不及了,哪里还把我这个闲杂人等放在眼里啊。” 说着,站起来,面无表情地,绕过潇潇,就要向外走。 潇潇心中暗叹一口气,凭着这么多年的朝夕相处,她当然知道面前的这个看似忠厚老实实质狡猾透顶的默默同学是在故意整她,但是,谁叫她理亏在先呢? 她只好伸出手拉住那个装腔作势要往外走的人:“好吧好吧,我承认了,我和宋聿……在谈恋爱。”说到最后,从脸一直羞红到耳朵根后。 默默挑挑眉,转身,不出意料地看到潇潇这么多年来难得的无处躲藏的窘态,还真是我见犹怜呢。 她也就卸驴下坡地,见好就收,但是,口气仍然有些不善:“哦,这么大的一个新闻,而且,新闻主角还天天都在我身边,怎么我好像知道得比D大80%的人都要晚啊?” 潇潇更是羞得无地自容。 要怪就怪这个宋聿宋同学,还真是的,和她老妈从珊女士如出一辙地,不谈恋爱则已,一谈就极其极其惊人。潇潇对他的约法三章,他只是象征性地遵守了几天,没过一阵子,就原形毕露。 潇潇一早就跟他约好,在学校,不许太接近她,当默默和她同进同出时,他倒的的确确守约得很,几乎不见踪影,但是,每每,当默默有事,她独自一人去上自修时,没坐上三分钟,宋聿同学必定会在她前后左右,相隔不到三米的地方出现,然后,书也不看,就一直盯着她,仿佛她脸上有着大大的斯芬克司之谜。直到潇潇又羞又恼地,狠狠盯他一眼,他才如梦初醒,装模作样地看上几页书,再然后,依然如故,还悄悄地,时不时地,递给她一些巧克力之类的小零食,让潇潇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最后,当潇潇实在不堪其扰,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宋同学总会在同一时间,比她更快捷地收好书本,跟在她后面,一同离开。 而经常性的,当潇潇跟默默在食堂吃饭,去打打球,或是去听讲座的时候,他倒是很知趣地,从不过来打招呼,但是,跟那个叫做姚远的小男生,鬼鬼祟祟地,总在不远处晃荡,每当她目光扫视过去的时候,他立刻低头,假装看不见,让她气又不是,笑又不是,十分无奈。 后来,实在没办法,潇潇只好提出了一个折中意见,那就是:每天晚上,潇潇陪他一起上自修,顺便督促他学习,其他时间,非有要紧事,不得无故在潇潇面前乱晃。 宋聿等了老半天,等的就是这句话,他十分愉快地答应了。 于是,每天晚上,潇潇都找各种理由,推掉默默的自修和其他邀约,默默似乎也不以为意,从来也不多说什么,让潇潇得以很顺利地,人约黄昏后。 每每,当她和宋聿上自修的时候,这个小男生,倒是不再有其他什么动作,安安分分地,坐在她身旁看书。 没过多长时间,潇潇就发现,这个貌似什么都漫不经心的小男生,其实骨子里深得宋致山先生的真传,做什么事都不动声色地,一刀下去,切中要害。 也没见他怎么好好看书,CET-6不声不响地,居然还考了个优秀,倒让她这个曾经一度还颇有优越感的小老师心里都有些酸溜溜的。 想当年,她可是经过了很艰苦很艰苦的努力,才考到优秀的呢。 就看旁边的这个小男生悠闲自得地,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书,时不时还抬起头冲她嬉皮笑脸一下,但潇潇笃定,他那个复印机似的脑子,该看该记的,绝对都看住记住了。 每晚自修过后,就是宋聿同学全盘主导的时间了,他总是牵着潇潇的手,带着她在校园里面到处闲晃,不到晚熄灯时间不归,且誓有将D大校园每一寸土地都盖上“宋聿到此一游”戳记的远大目标和宏伟抱负。 很快潇潇就惭愧地发现,说起来在D大待了这么多年,她对D大的真正了解居然还真不如这个晚她三年进校的宋聿同学。 就听得他边气定神闲地牵着她的手漫步,边仔仔细细地给她介绍掩映在绿荫丛中的,潇潇从来也没注意过的那些边边角角地带的显然年代已经久远的从来都是门扉紧锁的小楼房,这栋是赛珍珠女士住过的,那栋是孙中山先生小憩过的,还有拉贝故居之类的,然后,这棵青松是金庸先生栽下的,那株雪柏是杨振宁先生种植的,诸如此类,等等等等,D大百年来的沧桑诚朴的历史,借着夜色掩映下的校园美景,在他的口中娓娓道来,立刻变得生动鲜活起来。 看不出这个曾经一度被她断定校园生活只是他丰富多彩人生旅途中微不足道的小小点缀的小男生,居然还有深藏不露的这一手,心思如此细致地,对D大的历史和校园如数家珍,了若指掌,倒叫潇潇不得不刮目相看。 此外,她也很快发现,宋聿同学的爱好十分广泛。 至少,宋同学的生活,比起一向在从女士威逼下循规蹈矩的陆潇潇同学,要多姿多彩多了,他喜欢音乐,颇通音律,他爱踢足球,爱打篮球,算得上是球场上的一员骁将,另外,两人聊多了,潇潇发现,他看过的中外名著居然似乎也不见得比她少,而且,一起去观赏过几次美术展览后,潇潇更是有几分惊骇地发现,宋聿同学的美学鉴赏水准,堪称潇潇从小到大见过所有人中的THETOPONE。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第41 45节 守望www.4155.vip(2) 陆观澜

关键词:

上一篇:第56 60节 守望(2) 陆观澜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