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书评 > 第31 35节 守望(2) 陆观澜

原标题:第31 35节 守望(2) 陆观澜

浏览次数:145 时间:2019-10-06

第31节:再接再厉 宋致山先生颇为欣慰,想当初,当他得到秘书知会发现手上有几张闲置的旅游票时,就灵机一动想到了这一对小儿女,年轻人吗,多接触接触,了解了解,矛盾自然就会少一些。但是,一贯熟知儿子脾气的他还是事先私下征询了他的意见,在未发现有明显抵触情绪的情况下,才跟潇潇提出来,他十拿九稳,以潇潇一贯的个性,是不会好意思拂他的面子的。 果然,看起来,这一趟出去,两人关系又改善了不少。 从女士和孝庄也颇为高兴,孝庄尤是,原本看两人一见面就分外眼红的不良表现,还担心不已,生怕多年来对潇潇的淑女教育一朝破功,还好,老天垂怜,在即将功亏一篑之际,居然有惊无险地,又安安全全地,回归到原先的轨道。 大家心照不宣地,心情都很愉快。 再接再厉 日子继续一天天地,平静流逝。 潇潇继续忙着查她的资料,写她的论文,上她的专业课,看她的闲书,听她的音乐,间或和默默上街逛逛,买买女孩子喜欢的一些小饰物小玩意啊什么的。 周末,照例回到宋家。 但是,从上次不欢而散的那晚开始,宋聿同学又开始经常不在家了。 整天一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样子,神色匆匆地进进出出,电话也总是响个不停,仿佛比宋致山先生这个日理万机的生意人,还要忙碌。 在宋家的餐桌上,他也只是惊鸿一瞥地偶尔出现一下。 有一天晚上,宋致山先生面对着照例缺少宋聿同学的餐桌,突然间,像是悟到了什么似的,微笑了一下:“这个小子,天天神出鬼没的,搞不好,忙着谈恋爱去了。”又想了一下,“嗯,都念大三了,也差不多该是时候了。” 一副庆幸那个浑小子终于开窍的模样。 孝庄和从女士会意地笑。 潇潇低头吃饭,默不作声。 然后,就听到宋致山先生转身对着她:“潇潇,你这个姐姐,要加油喽。”他含笑看着她,“要不要宋叔叔帮你先把把关啊?” 自打上次宋从二人婚礼以来,他就有一种吾家有女已长成的强烈感觉,不断有一些朋友同胞,透过他,代自家儿子表达对在婚礼上见到的陆潇潇小姐的好感,并不断要求宋先生代为安排见面。对于这个从天上掉下来的才貌双全的继女,他也颇为疼爱,因此,一直没有贸然答应,而是和从女士暗中观察了很久,思量了很久,也讨论了很久。 如今,或许,也该是时候让潇潇出去社交社交了。 他又和从女士交换了一个会意的微笑。 潇潇只是礼貌性抬起头,微笑一下,便又低下头去。 不知为什么,这顿饭,她吃得很有些食不知味。 果然,过了两周,又到了周末的时候,尽管和悦,但一向说话做事雷厉风行的宋致山先生,用过晚餐之后,便趁着全家,包括难得露面的宋聿都在场的大好时机,对着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的潇潇说:“潇潇,明天中午没什么事情吧?” 潇潇有些诧异,想了想,还是摇摇头:“没有。” 宋先生和从女士又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和蔼地开口:“去年我和你妈妈结婚的时候,出席的来宾里面,有一位叫沈寒培的年轻人,你还记得吧?” 潇潇点点头。她当然记得,那位沈先生,据说是哪位前省政府高官的儿子,现在自己开着一家文化传媒公司,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人长得倒是斯斯文文的,当时,也只和潇潇聊了一小会儿,并无其他,但奇怪的是过后没多久,他不知从哪得知她的手机号码,居然打过好几次电话给她,约她有空出去坐坐。只不过,受孝庄熏陶颇深的潇潇一向对陌生人很具警觉性,因此,尽管应对得体,但从未应允过,时间长了,这位沈先生仿佛也就再没什么音讯了。 如今,宋先生再次提及这个不相干的路人,显然个中大有文章。 她低下头,静候宋先生继续。 事实上,自结婚以来,从女士并不只是沉浸在自己幸福的二人世界里,女儿的终身大事她也是时时刻刻都记挂在心。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她在内心里,对所有可能的候选人已经经过了反反复复的比较,再加上将近一年来的暗中观察,确信这个沈寒培先生,的的确确身家清白,事业有成,从不拈花惹草,为人很靠得住,再兼对潇潇颇为钟情,踢到潇潇的几次铁板后,并未放弃,大半年以来,背后跟宋致山先生提了无数次,心意十分诚恳。于是,在反反复复考量之后,她终于下定决心,要出面替潇潇作一回主了。 潇潇未免有些沮丧,尽管知道老妈对她一直不肯谈恋爱颇有些不理解,但是,她可没想到老妈这么迫不及待地,就要把她踢出门。 她又下意识看向孝庄,孝庄倒是不动声色,脸上看不出什么,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接着,她又偷偷瞥了一眼自打进家门,就还没正眼照过面的宋聿同学,就看到宋同学低着头,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第32节:顺利接班 她只好又低下头去,一言不发。 等了好久也没等到回复的宋先生,以为潇潇毕竟是一个女孩子,涉及到终身大事,总归有些害羞,也不以为意,又开口:“那明天中午,大家一起见个面,然后,你们年轻人吃个饭,聊聊天,相互了解一下,怎么样,潇潇?” 但凡宋致山先生说出口的话,尽管和悦,但总是带有一种无声的命令和不容抗拒的意味,下意识地,潇潇一向很难反驳,于是,她只好认命地点头:“好吧,宋叔叔,您安排吧。” 今天是肯定推不掉了,等明天见了那个叫什么沈寒培的,再作打算吧。 宋致山先生先满意地点点头,接着,又转过头对儿子说:“小聿,明天你也一起去吧。” 搞不好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而且,以沈寒培的聪明沉稳和广泛人脉,儿子认识认识他,对以后顺利接班,绝对很有益处。 就听到宋聿站起来,脸色臭臭的,硬梆梆地甩出一句:“明天我有事。” 接着,自顾自地,三步并作两步地,上楼去了。 潇潇照例低头,一言不发。 宋致山先生和从女士倒是面面相觑了一下。 唯有孝庄,以其多年来丰富的阅历和睿智的头脑,不动声色地,像是明了了什么。 但是,她暂且按下不表,静候事态发展。 于是,她一言不发地,也回房去了。 第二天中午,潇潇就百般无奈地,跟着宋从二人,赴鸿门宴去了。 事先约好的地点,居然就是导致上次她和宋聿闹得不欢而散的罪魁祸首……那家法国餐厅。 而且,看老妈从珊女士一脸神色如常,毫无芥蒂的样子,大概早就忘了她曾经码过视这家餐厅为毒蛇猛兽的重得可以砸死人的一摞一摞的铅字了。 她不禁在心中低低哀叹了一声。 早知道,还不如那天就跟宋聿吃那一顿呢。 枉她一心要重振陆氏门纲。 沈寒培自然早就到了,正坐在一个靠窗的视野颇佳的位置,耐心地等候着,一看到他们进来,就微笑着挥手致意,双方随即寒暄入座。 才聊了一小会儿,宋致山先生和从女士就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对着沈寒培很抱歉地说:“沈先生,实在不好意思,公司里面还有些事情,我们要先走一步。” 沈寒培倒是神色如常,颇为理解地微笑:“那就不耽误你们办正事了,有时间,下次我做东,大家再一起聚聚。” 于是,潇潇就眼睁睁地看着这两个她如假包换的最最亲近的人,明目张胆地背叛她,一阵风似的,双双弃她而去。 她只好以不变应万变,低头,一言不发。 沈寒培尽管看上去颇为儒雅,但人倒是十分精明,开口询问:“陆潇潇小姐,最近功课很忙吗?” 潇潇有些诧异,抬头,以眼神相询。 只见沈寒培颇为温和地微笑:“那怎么看上去像是被重重的书山文海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样子,有点愁眉苦脸的?” 潇潇一愣,半天才回过神来,原来这个看上去十分正经的男子是在跟她开玩笑,不禁也微笑:“没有。” 沈寒培又是轻轻一笑:“不要告诉我,是因为不想见到我,所以才这样子啊。” 潇潇又是一愣,怎么对面的这个男子,看上去温文尔雅的,出言倒颇为犀利,而且……一针见血。 基于礼貌,她笑笑:“怎么会……” 毕竟,这个沈寒培先生,看上去的确一副社会精英的样子,从相貌到衣着谈吐,均是无可挑剔。 沈寒培似是如释重负:“那就好。” 他将菜单递给潇潇,“潇潇,想吃什么?” 潇潇一怔,想起那天,宋聿也是这样,将菜单递到她手中。 只可惜,最后还是不欢而散。 沈寒培看到潇潇若有所思的样子,提醒地叫了一声:“陆潇潇……” 正在此时,潇潇包里的手机响起来了,她冲沈寒培歉意地微笑了一下,然后,拿出来一看,居然,是……宋聿。 自假期以来,她也把他的号码存进了手机。 但是,她不免有些诧异,他不是今天一大早就不见踪影了吗,怎么这个时候突然打电话给她? 她刚接起电话,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宋聿略带恼怒的声音:“陆潇潇,我就在马路对面,给你三分钟,你出来还是我进去,你选!” 说完,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啪的一声,挂掉了。 潇潇愣愣地听着电话里嘟嘟嘟的挂断音。 抬起头,看到对面的沈寒培先生紧紧盯着她的脸,然后,试探地开口:“怎么,有什么急事吗?” 潇潇略略思考了一下,点点头:“实在不好意思,有个朋友,有点急事,我必须要去一下。” 她还是很感激宋聿同学给她送了这么老大一个台阶下,尽管口气十分十分不佳,但是,会计学上说得好,实质重于形式。 因为,她以敏锐的第六感,本能地觉得,对面的这个沈寒培先生或许十分优秀,但是,不适合她。 他绝对绝对比表面上的温和儒雅,要深沉,精明,和不可捉摸得多。 他的眼神深不可测,总是隐隐约约地,含有探究,或者,还有其他分辨不清的情绪。 沈寒培先生颇为理解地点点头,然后,很具绅士风度地:“要我送你过去吗?”他补充了一句,“我有车,很方便的。” 潇潇觉得他的眼神,一直在不露痕迹地盯住她,像要从她脸上探测出什么似的。 于是,她微微一笑:“不用,有另一个朋友,刚好顺道来接我。” 第33节:漂亮女朋 她带有几分抱歉,礼貌地起身道别:“不好意思,再见了,沈先生。” 沈寒培点点头,目送她离去。 走到街对面,在拐角处,一眼就看到那辆丰田车,她的心里,不禁涌起一阵暖意,还是有人关心她的,而且,这个人,还是……宋聿同学。 她心情颇为愉快地,打开车门,在同一瞬间,又下意识地朝那家餐馆的方向看过去,沈寒培先生仍然坐在那个靠窗的位置,一眼不眨地,一直在盯着她。 她带些歉意地,朝他挥挥手,便坐进车去。 宋聿转过脸看她,脸色冻得像上亿年的寒冰,然后,仍然像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怎么,还恋恋不舍啊?” 他在心里还颇为不屑地哼了一声,那个叫什么沈寒培的,老远看过去就是一副很有城府的样子,跟潇潇根本就不搭,也不晓得老爸是怎么看人的,老糊涂! 潇潇有些莫名其妙:“我这不是很快就出来了吗?”也还没超过三分钟时间吧。 不过,还是要谢谢他大力出手援助她这个险些孤立无援的路人甲。 于是,潇潇伸出手去,拍拍他的肩:“谢谢你啊,如果没有你,我今天还不知道怎么脱身呢。”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虽然这个小男生还是那么喜怒无常的,但是,她就是对他,越来越有一种亲切感,居然,还有朦朦胧胧的一种依赖感。 宋聿哼了一声,但明显地,脸色已经逐渐缓和了下来。 他回过头去,发动了车子,车子缓缓地,向前开去。 车厢里一时寂静,但明显地,两人心情都还比较愉快,尽管各想各的,也各愉快各的。 不一会儿,潇潇突然想起了什么:“宋聿,你吃过午饭了没有?” 宋聿从后视镜瞄了她一眼,又过了好半天,才老大不情愿地哼了一声:“没有。” 一大早就守在外面,再加上盯梢盯到现在,气都气饱了,还吃什么吃。 潇潇尽管不知道他的脸为什么突然又好像拉下来一样,但还是有些小心翼翼地:“那……我们找个地方去吃东西吧。” 紧张了一个上午,直到现在,她也是什么都没吃呢。 宋聿的眼睛,陡然间亮了一下,但是,他表面上,依然是一副很无所谓的样子:“随便吧,你想到哪儿吃?” 潇潇想了一会儿,灵光一闪:“喂,我们去小吃一条街,吃那家谭四婆的臭豆腐好不好?” 嗯,这算不算是……约会呢?宋聿同学心满意足地,边开车边偷笑。 一想到兜里的那个小盒子,他的心情就更加愉快。 潇潇等了好半天,看前方的这个人没反应,有些奇怪:“喂……” 只听到宋聿同学颇为愉悦地:“好,你说去哪就去哪儿。” 亘古未见的,十分十分好说话的样子。 倒让潇潇有点摸不着头脑了,这个小男生,今天哪根神经搭错了,怎么又是一副神神叨叨,稀奇古怪的样子? 差不多两个小时以后,等到两人几乎把小吃一条街逛遍了,也吃遍了,肚子也实在撑得不行了。于是,两人喝着可乐,边走边想,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潇潇实在不想早回家,她怕老妈和宋致山先生审犯人一般的盘问和眼神。仿佛十分了解她的心理一样,宋聿同学也难得很随和地,一边喝着可乐,一边跟她讨论,待会儿继续到哪儿去玩玩。 讨论了半天,最后,这个个子高高大大的小男生居然兴致勃勃地,指着不远处,对着她:“潇潇,我们去那边的游乐场玩好不好?” 潇潇有几分哭笑不得,小男生就是小男生,他都多大了,还要去游乐场玩? 但是,看到他那双平时懒洋洋的眼睛,竟然在一刹那间,神采飞扬地对着自己,显见心情非常愉快,也不忍驳他一番兴头,于是微笑了一下:“好吧。” 一秒钟之后,宋聿就拉着她的手,飞快地,向不远处的游乐场奔去。 潇潇有些不自在,想挣脱开,无奈他牵得很紧,而且,一脸坦坦荡荡的样子,她实在没办法,也就随他去了。 心底,居然掠过一阵极其微妙的感觉。 宋聿买了门票,两人进去,满眼满世界几乎都是小孩子,还有陪同的家长们,他们这个年纪的学生,还真的很少见,不禁相视一笑,接着便一个一个地,顺着一路玩下来,从电动马车,摩天轮,到打靶场,射箭场,原子滑车,阿拉伯飞毯,甚至还来到了电子游戏机室,大肆厮杀。 玩得不亦乐乎,几乎忘了时间。 等到两人出得游乐场的门去,才发现天色已经有点暗了,不禁又是相视一笑。 潇潇想到了什么,拿出手机一看,屏幕上已经显示有好几个未接来电了,都是家里面打来的,宋聿一看自己的手机,也是如此。 于是,两人准备回去。 并且,宋聿同学悄悄摸摸袋中的小盒子,正在盘算着,待会儿在车上的时候…… 心里居然破天荒地,有点紧张。 两人才走出一小段路程,就听到后面有人在叫:“宋聿……” 宋聿下意识一回头,就看到自己高中时代的死党,在D市另一所大学念书的两个男孩子,站在不远处,颇有些鬼鬼祟祟地,冲着他笑。 宋聿挥了挥手,毕竟,好久没见了,然后,对潇潇说:“我以前的同学,一起过去打个招呼吧。” 潇潇跟在他身后,走了过去。 待宋聿走近,那两个男生中的一个,对着他就给了一拳:“刚才在游乐场里就看着像你,但是一晃就过去了,没看清楚。”接着,看了潇潇一眼,颇为羡慕地,“你女朋友啊,小子挺行啊,找了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第34节:久攻不下 这个女孩子看上去文文静静的,不仅长得出众,气质也很好,宋聿这小子真是走狗屎运了。 于是,这两人冲着潇潇,居然颇为讨好地叫了一声:“大嫂好……” 潇潇一时大窘,极力摆手,并连忙解释:“呃,不是的,我不是他女朋友,我是他的姐……” 话未说完,她就被一个手臂大力拉过去,接着,就跌到一个温暖而坚实的怀中,她抬起头,就看到宋聿同学眼里冒着熊熊火焰地,紧紧地盯着她,口气非常非常不善地: “你——再——说——一遍……” 不知道为什么,潇潇这么一个劲地急着矢口否认,倒让他脑子里居然立时三刻想起来,就是面前的这个陆潇潇,昨天居然好像还满愉快地接受老爸相亲的提议,心里更加怒火高炽。 潇潇使劲挣扎了一下,下意识地开口:“我说我不是……” 话未说完,她就看到宋聿的头毫不犹豫地俯了下来,紧接着,她的唇就被紧紧地堵住了,和上次不一样的是,这次,宋聿同学的唇,无比精确地,带着霸气地紧压上她的唇,他用左手重重地定着她的头,无论她如何极力挣扎,她转向哪里,他的唇,就紧紧地,跟向哪里,一寸也不离,不容她有丝毫的退缩和反抗。 并且,他伸出了另一只手,紧紧地,揽住了她的腰。 看得旁边的两个人目瞪口呆,从来没想到,宋聿同学,对一个女孩子,居然也会这么地……热情洋溢,他不是一向,尤其在女生面前,都是那种气死人不偿命的懒散模样吗? 潇潇始终挣脱不开,又羞又恼,如果说上次在电影院这个小男生还可能是无意的话,那么这次,绝对绝对是有意的,存心的。 可是,宋聿同学,毕竟在名义上,是她的弟弟呵,怎么可以…… 挣扎到最后,终究两人力量太过悬殊,她只得放弃了抵抗,眼睁睁地,看着宋聿的唇或重或轻地,一遍遍地,在她的唇上掠夺,碾压,流连不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被悄悄地,放开了,然后,就听到有人在她耳边,低低地:“我绝不后悔。” 潇潇愣怔怔地,看向宋聿,就只见到他亮晶晶的,炽热的眼眸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歉意和悔意,再转眼看去,就看到旁边两个路人甲乙目光呆滞地,直直地看着她,一副惊骇至极的状况外的模样,一时间,她蓦地又气又窘,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委屈,想也没想,扬起手来,就直接给了宋聿一个响亮的耳光。接着,她就转过身,飞奔而去。 宋聿,和旁边那两个尚且还搞不清状况的路人甲乙,都愣愣地,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自然,宋聿同学单方面满心期盼的第二次约会,最终,仍然以不欢而散,彻彻底底,完完全全的失败而告终。 久攻不下 当天晚上,潇潇就极其仓皇地,急急逃回了学校。 不过,她还是记得先给家里的孝庄打了个电话,告诉她学校临时有急事,要赶回去,孝庄只是关切地叮嘱她要注意安全,下周末有空一定要回来,天气要凉了,要带她上街去买买衣服之类。其他的,倒也没多说。 最近,因为宋先生出差次数减少,不仅每个周末,就算平时,孝庄和从女士也越来越多地,待在宋家了,倒叫潇潇在答应的同时,心中好一阵沮丧。 然后,她又认命地,给老妈从珊女士拨了个电话,老天保佑的是,从女士似乎还在外面,周围声音有些嘈杂,听她说有事要回学校后,只是同样叮嘱了几句,居然很容易地就过关了。 潇潇收线,心里一阵轻松的同时,居然,又有一丝丝的怅然。 默默同学冷眼旁观了陆潇潇同学两三天后,终于确认了一件事,就在这两天,陆潇潇同学身上,一定发生了极其极其重大的事件。 因为,陆潇潇同学不仅在应该和家人共享天伦之乐的星期六晚上,就如同一只鸵鸟,仓皇地一头栽进宿舍,再也不肯出去,而且,但凡宿舍电话,手机铃响,她就前所未有的,一副惊弓之鸟的模样,既不肯听电话,也不肯接手机。 再而且,一向注重修身养性,生活颇有规律,三餐必定如钟表般定时定量,且定点出现在食堂门口的陆潇潇同学,竟然不愿出门,基本民生大小事情,均全权委托命苦的默默同学代为处理。 终于,到了星期一,迫不得已要出门上课了,陆潇潇同学仍然是一副一咬牙一闭眼,慷慨就义的烈士面孔,踩着铃声进教室门,再踩着铃声出教室门,然后,仿佛后面有一群狼追赶一样,一溜烟地回宿舍,再不出门半步。 潇潇心中有数,那个打到宿舍多次潇潇一概不接,只有由她出面来三言两语料理后事的电话里年轻而略带沮丧的声音,尽管不肯透露姓名,明明白白就是潇潇的翩翩美少年弟弟……宋聿同学。 再说,凭默默同学一向的观察力,她也早就预见到会有今天了。 在武夷山上,她又不是没看到那个看上去酷酷的,叫宋聿的小帅哥看潇潇的那种眼神。 而且,她对宋聿同学爱屋及乌,临危不乱,救她于水火之中,一直颇为感激。 于是,星期一晚上,当潇潇好容易轻松一些下来,半躺在床上,在电脑上看MR.BEAN的时候,默默悄悄坐到她对面的床上,盯住她。 一集看完,潇潇犹自笑了一会儿,放下耳机,端起水杯喝水,不经意一瞥,这才发现默默的眼神,不禁吓了一跳,怎么……跟那个小男生姚远一模一样? 难道认个干亲也会这么快基因同化吗? 第35节:一世英名 果然,对面的默默同学适时回答了她的疑虑,因为,她已经开口,说出了一句让潇潇惊骇不已的话:“潇潇,小宋同学终于忍不住,向你发动进攻啦?” 咳咳咳……潇潇猛地呛到一口水,大咳不已。 默默连忙跳过来,在她背上拍了几下:“真是的,喝水也不当心一点。” 好容易潇潇止住咳,盯住默默,脸上仍是一副惊诧莫名的样子。 她……怎么会知道? 心里,不免又是一阵又羞又恼。 这个小男生,险些毁她一世英名。 只见默默悠闲自得地,又坐到她对面,边晃动双腿边对她说:“潇潇,我真是搞不懂你,平时那些小本,小硕,还有那些呆呆的博士,只要在你面前稍微多晃几下,你都能迅速判断,很快搞定。”她盯着潇潇,“你不要告诉我,对宋聿的想法,你什么都不知道……” 潇潇在心中低低呻吟,就算她这段时间以来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但是,他是……她的弟弟啊,老天作证,她还的的确确没能,也没敢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想过。 她有气无力地,又躺回到床上:“我是真的,真的没多想啊,我一直当他是弟弟啊!” 还举起手,郑重其事地,权当发誓。 等于是间接承认宋聿同学对她开始有行动了。 默默满意地笑,嗯,初步情况已经摸清,她且再接再厉,循序渐进。 “他怎么跟你说的?”默默不免有些好奇。看那个小男生一脸酷毙得要死的样子,她原先还以为想看好戏还要等好久呢,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快就主动出击,啧啧啧,果然,后生可畏。 只见到潇潇的脸,突然间,飞上一片红晕。 默默更是激赏,呵呵呵呵,长江后浪推前浪啊,而且,这个宋聿同学,显然IQ,EQ都远超常人,深谙对付陆潇潇同学这种天赋异秉的冰山性格,绝不可以常理推之,必要时须施以非常手段的道理,而且,好像已经……初步得手。 只是,目前小宋同学唯一欠缺的SOMETHING就是……经验值。 不过,也没关系,经验是可以慢慢磨炼的。 因为,陆潇潇同学,似乎也是个爱情菜鸟。 或许,小宋同学和陆潇潇同学一块儿多切磋切磋,两人都会进步得更神速一些。 不知为什么,她一直以来,尤其是假期出游一次之后,就很看好这个宋聿同学,尽管看上去一副酷酷小男生的模样,但长得俊挺不凡,且少年老成,处事沉稳,而且……对潇潇,显见钟情颇深。 不仅她看得清清楚楚,就连她那个冒冒失失大头虾的干弟弟,可能都看出来了。 她和她那个干弟弟一样,一直以来,特别是最近,她总觉得,这个小宋同学,和他的冰山姐姐之间,似乎,可能,大概,有着一种,神秘的……磁场。 只可惜,这个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的陆潇潇同学,还一个劲地钻着根本就不存在的牛角尖,自欺欺人。 她根本就不相信潇潇同学会毫无感觉,看她最近旷古未见的反常表现就知道了。 或许,她这个受过宋同学点滴之恩的路人,也该是时候出来涌泉相报一下,提点提点面前这个绝对是后天形成,且受刺激明显甚深的榆木脑瓜了。 于是,她瞄了潇潇一眼,闲闲开口:“你真的……只把他当弟弟吗?” 言外之意就是,你真的想得有这么条理分明,而且,说服得了自己吗? 潇潇一怔,不由自主地,又想起那天晚上,他轻轻拨动吉他,边弹边唱给她听的专注神情,还有,他那执着的眼神…… 还有,他那个霸道的吻。 还有,他不按牌理出牌的那句话……“我绝不后悔。” 她的心里,又低低呻吟了几声,然后,苦恼地,把头埋了下去。 默默同样十分满意地,看着她那副样子,难得,D大著名的冰山陆潇潇同学,也会表现出如此正常的喜怒哀乐了。 于是,她再接再厉:“再说,他只比你小两岁,又根本跟你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你怕什么啊?”一派轻松自若的口吻,“现在,你只要想清楚,你是讨厌他,是没感觉,还是有点喜欢他,就够了啊……” 果然是过来人,分析得丝丝入扣,合情合理。 但是,潇潇无奈,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她要能把自己的心理活动想得如做选择题,随便选个ABC一样这么简单,就好了,谁叫她二十三年来,一直不谈恋爱呢。果然,输就输在经验上。 所以现在的她,有点剪不断,理还乱。 她顾不上研究为什么今晚的默默同学全然一副宋氏说客的嘴脸。 默默看看也是时候了,见好就收吧,逼急了这个外柔内刚的陆潇潇同学,搞不好就弄巧成拙。 于是,她逍遥自得按时定点地,和高枫先生联手,为祖国电信事业的蓬勃发展小作贡献去了。 两天后,潇潇实在受不了默默的絮絮叨叨,和非洲巨蚊般反复在耳边萦绕的疲劳轰炸,再加上宿舍也实在待腻了,无可奈何花落去地怀着侥幸的心理,趁着没课,背起书包,到图书馆去看书。 早上的图书馆,可能因为很多学生都有课的缘故,人不是很多,潇潇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然后,摊开书,心无旁骛地,开始看书。 坐了不到十分钟,对面有一个人坐下。潇潇没有在意,她对周围的闲杂人等,向来不甚在意。于是,她继续低头看书。 过了没一会儿,她就觉得不对了,对面的那个眼神,明明一直在盯着她,而且,那个人面前,一本书都没有。 她下意识地,一抬头,无可避免地,撞到一双眼睛。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第31 35节 守望(2) 陆观澜

关键词:

上一篇:第36 40节 守望(2) 陆观澜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