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书评 > 第1 5节 守望(2) 陆观澜

原标题:第1 5节 守望(2) 陆观澜

浏览次数:123 时间:2019-10-06

第1节:偶然相逢 偶然相逢 又到了一年中的九月份,新的学期又开始了。 初秋的天气,已经颇有秋高气爽的感觉。 下午三四点的D大校园,绝对是男生们的天下,特别是操场附近,女生寥寥无几,清一色全是短发,短衣短裤的男子汉云集的世界,篮球,排球,足球……到处人影晃动,气氛热烈,不亦乐乎。 有两个男生,大概是刚刚运动过后,脸上还微微出着汗,将外衣随便搭在地上,倚坐在一棵梧桐树下,一边喝着饮料,一边聊天。 间或有女生走过,两人闲闲地,间或看上两眼,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突然,两人中的那个有些胖胖的,娃娃脸男生看着不远处,捅了捅另一个:“喂,宋聿,快看,冰山美女来了。” 宋聿有些意兴阑珊地抬头一看,就看见一个身材颇为纤细的女生朝他们所在方向走过来。 “什么冰山美女?!”他有几分不耐烦。这些沉不住气的小男生们就是幼稚,恐龙在他们眼里都是美女,只怕来一头猪,都是双眼皮的。 娃娃脸男生一脸惊诧不已的样子:“你怎么连D大鼎鼎大名的冰山美女陆潇潇都不知道咧,学姐可是才貌双全的资优生,今年刚念管理系的研究生呢。”他摇头又晃脑,“只可惜啊,冰山太冷,冻死无数英雄竞折腰。” 宋聿颇为不屑地哼了一声,从小到大也算见多识广的他,生平最烦的就是这种众人口中传颂的人物,传到后来面目全非不算,连自己恐怕都会被传言完全催眠。 不过,下意识地,他仍然抬起头来打量了一下这个女生。 目测一六五的标准身高,长发披肩,头发倒的的确确可以去打广告,但是否天然尚不可知,这个年头,假货太多,什么正离子烫,负离子烫的,人人都可以去做洗发水广告明星的梦。 头略略低着,静静地走着路,看上去倒是一副顺眼的样子,秀秀气气的,但是,神情中倒的的确确带着一种“请离我十米远”的无声警告。 只是抱歉,这种STYLE跟他不合,于是,他低下头,淡淡说了一句:“我对老女人没兴趣。” 陆潇潇一路走着,盘算着走过操场,到西边拐角处第二家店的楼上去买龟苓膏,她的最爱,吃了这么多家,就数这家最好吃,一定是有什么祖传秘方,以后等她失业了,一定去申请个加盟连锁,和被她一路拖下水,逐渐也好上这口的默默一起开店,拳打脚踢意气风发地,去狂挣纳税人的钱。 默默原名叫万晴,从小到大都以沉默寡言而为人所熟知,由此得这个名至实归的绰号,但自打万晴同学从本科到读研都和陆潇潇同学共处一个宿舍以来,从大一那年开始,不知道从哪天开始,一夜之间,就突如其来地发展到与潇潇不拘时间,不拘地点,无话不谈,每谈必欢,实在是大大地有负盛名。 刚走到操场边,潇潇一眼就瞥到梧桐树下坐着两个小男生,也就是大一大二的样子吧。其中一个又兴奋又神秘地对她指指点点,她不以为意,这种眼光见得太多太多了,她闭着眼睛都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无非是“陆潇潇,冰山”或再加两个字“陆潇潇,冰山美女”,天晓得她在闺中密友和亲亲老妈等等最亲近的人面前有多疯狂,有多不矜持,但是,如果这个外号能帮她多冻死几只苍蝇的话,她一点都不介意,而且,最好是从侏罗纪元年就开始结冰的冰山。 于是,她不动声色地,继续向前走。 这是多年磨炼出来的定力。 然后,她就听到一个年轻然而冷淡的声音:“我对老女人没兴趣。” 听得十分十分清楚。 她心里微微诧异,才二十二岁就被称为老女人,是她太落伍还是这世界变化太快? 一定是最近忙着练功,不晓得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 下意识地,她打量了那个小男生一眼,他也正在看她,年轻,顶多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吧,但是,神态中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成熟,漠然和不羁,还有些微的轻慢。 实在不像这个年纪的小男生应有的样子。 不过,与她无干。 太平盛世,年满十八岁的合法公民都应该有充分的话语权。 她略略侧过脸,继续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走了老远,她都能感觉到,那个方向,那种带着说不出的轻慢的眼神还是一直在看着她。 自从她大一得到那个千年不变的外号,再加上一直以品学兼优,才华出众的资优生闻名D大以来,似乎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用这种眼神看她了。 但是,凡事必有例外,不是吗? 她耸耸肩,一个小男生而已。 继续前行,奔向龟苓膏的光明所在。 等到她买到了龟苓膏,一路悠闲地逛回到宿舍,老妈的夺命连环CALL在等着她。 人人都说陆潇潇是D大鼎鼎有名的冰山美女,但是,比起她那个身为知名专栏作家的老妈从珊女士来说,她实在还远不够瞧的。从珊女士不仅外貌比那个同名女明星要美艳N倍,而且学贯中西,才华横溢,十数年来不仅身兼多家报纸杂志的专栏作者,字字珠玑地和广大读者讨论各种有关大到人生哲理,小到家长里短的各种话题,间或也上访谈节目客串,在D市文坛也算颇有声名。 只不过,一直以来,从珊女士写文章用的都是笔名,再加上虽为母女关系,但和陆潇潇长得一个像黛绮丝,一个像小龙女,相貌南辕北辙,且两人都还算比较低调,很是维护家庭隐私,因此,迄今为止,尚无人知晓大名鼎鼎的专栏作家微风女士和D大的陆潇潇同学是处于同一屋檐下的一家人。 第2节:狭路相遇 陆潇潇一向都很佩服老妈,老爸早早去见马克思,一个女人,只靠手中一支笔,书山文径奋斗多年,独力抚养女儿长大成人,而且,日子过得比一般人,还都要好一些。 至少,她让潇潇不仅衣食无忧,而且,从小对潇潇各方面才艺的培养可谓不遗余力,极其舍得下血本,务必要让潇潇站出去,从内到外,从头到脚,绝对绝对不输给任何一个完整家庭的小孩。 而且,陆家现在所居的这套三室两厅的面积宽敞,周边环境也颇为优雅的高层公寓,完完全全是老妈从珊女士一手一脚挣回来的,一分一厘都来得清清白白,堂堂正正,决不假手他人。 实在是,极其极其要强的从珊女士。 现在,这个极其极其要强的从珊女士在电话里吩咐:“潇潇,周末回来一下,我有要紧事跟你说。” 陆潇潇习惯了老妈慈禧太后般言简意赅的口吻,也知道作家的脾气与常人有差,得罪不得,因此,爽快答应:“知道了,周末一定回来。” 电话那头仿佛很满意一般:“嗯,星期天我带你上街,带你去买你想了很久的苹果I-POD。” 陆潇潇且惊且喜。 老妈降尊纾贵陪她去买MP3? 天知道要想让从珊女士上一趟街比杀了她都难。 有问题,而且,似乎还不小。 因为,家里一向有在陆家服务了十多年的刘阿姨在打理里里外外的所有家务,从来都不让从珊女士操半点心。 想当初,潇潇尚年幼时,从珊女士笔耕不辍,无暇他顾,家务活只得交由保姆打理,但是,作家的脾性和要求又不是一般人等可以摸得清,达得到的,所以,要求甚高且脾性有些异于常人的从珊女士效仿田教授,走马灯般换了二十八个保姆,曾经一度创下那个小小的介绍所的历史最高记录,而且据说,迄今仍然无人能破。 只不过,最后还是在这个看似慈眉善目的刘阿姨面前,灰溜溜地,心悦诚服地,败下阵来。 从此,无儿无女亦无牵挂的刘阿姨一举定乾坤,十五六年来,牢牢占据了陆家的第一把交椅。 就连陆潇潇,也是打小就觉得跟刘阿姨更亲一些。 因为,她不仅如举世称赞的菲佣般烧得一手好菜,举凡打扫卫生,小修小理,出门购物,谈心聊天等等等等,均是一等一的能手级干将。 而且,她胜过菲佣的地方在于:语言相通,交流无碍,使得从珊女士从一开始就不必以年近三十的高龄之姿去恶补外语。 她实实在在是陆家当之无愧的精神领袖。 因此,电话那端的从珊女士吃准女儿心思,不惜加重砝码:“刘阿姨说,周末回来,给你做你最最喜欢吃的人参乌骨鸡汤。” 吃令智昏,陆潇潇小鸡啄米般点头。 方才心头的一丝疑虑很快抛之脑外。 狭路相遇 宋聿懒洋洋走在学校的小路上。 又是一个周末,不想回家。不想回去对着那些空旷的房间,空旷的墙壁,冷冰冰的,毫无人气。 昨天,司机打电话来问他用不用接,他一口回绝。他知道,老爸已经去纽约洽淡。 还不是谈那些永远谈不完的生意。他冷哼一声,钱,果然是挣不完的,对那个人来说,亲情算什么,三个月半年地看不见儿子,又算什么,只要每个月往银行卡上打一笔钱,他就觉得ENOUGH了。 校园小道上,间或有小女生走过,盯着他看看,然后彼此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宋聿耶,宋聿耶……” 一副十分仰慕的纯纯少女的样子,而且,不止一个两个。 宋聿挑挑眉,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变得这么有名了? 应该是从前一阵子班主任陷害他去参加那个无聊的校园十大歌手比赛开始。 在那次比赛上,十分不情愿上场的他,在班主任的软硬兼施下,最终且歌且弹吉他的他,以一曲MEMORY技震四座,毫无异议地一举夺魁。 MEMORY一向是他最爱的歌,也许是因为…… 他不再想下去了,无视过往的小女生们不断瞟向他的眼光,不动声色地,径自向前走。 方才,姚远他们打电话让他一起出去玩,去HAPPY,但是,现在的他,没那份心情。 也许,可以去校门口那家小小的咖啡吧消磨一下时光。 蓝山咖啡,他一向喜欢。 刚刚快走到咖啡馆门口时,突然,拐角处一个人影飞快地冲了出来。一下子撞到他身上。然后,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黏糊糊的东西就直接粘到了他的衬衫上。 他第一反应是闭眼。 他们宿舍的小男生们从不知道,宋聿同学的衬衫,闲闲地也要上千。 明明是看上去有些皱巴巴的料子,法国进口,立刻身价倍增。 在置装方面,他老爸从来不需要他省。 人靠衣装佛靠金,生意场上的定律,这一点,宋致山先生一向谨记。 于是,他也就老实不客气地,从来不省。 如今,一件上千的衬衫,就这么,无辜地,阵亡了。 等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张极其极其平静的脸。 而且,似曾相识。 他在记忆的丛林中搜索了半天,没办法,认识的女生太多,经常结伴出去玩的也不在少数,想着想着,终于灵光一闪,记起来了。 是那座冰山。 叫什么陆小小,陆笑笑,还是什么该死的陆潇潇的冰山。 他记得当初他无意识地说那句话被她听到时,她跟看一只下水道里的老鼠般的眼神。 一脸的气定神闲,还带有些微轻视地,打量了他一眼。 第3节:功德圆满 果然,定力非常,明明撞到了人,还一副极其极其无辜的样子。 于是,他抱起手臂,口气阴冷:“你后面到底有狼还是有豹,走路不会看人啊?!” 凭着过人的辨识力,陆潇潇早就认出来了,是那个一把将她归入高龄女士之列的小男生。 长得还挺高高大大,人模人样的,只可惜,一开口就破功。 身为知名专栏作家的女儿,她的鉴赏力一向惊人地挑剔。 只是这会儿,她暂时还没心情计较。 因为,就在方才,她后面的确有东西在追,但是,既非狼也非豹,只是一条小小的狗而已。 但她就是怕。小时候被狗咬过一次,打了两个星期的针,算是给从小视打针为毒蛇猛兽的她开了先河。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现在,她对狗的惧怕程度仅次于武疯子。 她心里在低低哀叹,只不过想在回家前,吃着最爱的龟苓膏,逛着最爱的小书店,然后买到了最爱的《源氏物语》,再回去喝刘阿姨炖的最爱的乌骨鸡汤,今天一天的人生眼看就要功德圆满,只可惜,因为一条小小的土狗,毁于一旦。 但是,绝不能让这个小男生看出来。 对敌人,要知己知彼,但是,敌人对自己,千万不可知彼。 于是,她十分十分冷静地说:“我赔你干洗费。你先垫着,回头拿*****来,我付钱。” 还没跟他算她报销的一大块龟苓膏的帐,算他占便宜。 只可惜,对面的小男生继续冷哼:“干……洗……费?你知不知道我身上这件衬衫,是你身上这条裙子的十倍价格都不止!!” 一条廉价的棉布长裙而已。他罔顾其实她穿得还挺好看的事实。 陆潇潇愣了一下,有这么贵吗?她的裙子,还是艾格的啊,浅米色,式样简洁大方,虽然只要一百出头,但穿得明显比那个小男生身上那件皱巴巴的衬衫SUIT很多啊。 接着,她反应过来,他瞧不起她…… 她有些微诧异和恼怒,这种状况,陆潇潇同学真的还很少碰到呢!但是,这么多年的冰山生涯自然不是虚度的,于是,她继续冷静地谈判:“那,请问,你,想怎样?” 宋聿从她的眼神中,明显看出一丝丝嘲弄,一丝丝不屑,还有,一丝丝看好戏的态度。 他一怔,这个冰山显然并非体积虚大腹中空的那种,怪不得能当李莫愁。 于是,他也收起轻视的态度,打起精神小心应战:“我这件衬衫,从法国进口,折合人民币一千八百三十块整,有*****www.4155.vip,为证。”他有些嫌恶地掏出袋中的餐巾纸,擦擦那不知是什么的黑糊糊的东东,眼看衣服上留下了一块不小的污迹,然后,面带一丝冷笑地,“你说怎样?” 不知为什么,他很想看看这座冰山失控的样子。 一定很有趣,非常有趣。他心里不无恶意地想。 可是,他失望了。 乍一听到他的那句话,陆潇潇心里早就尖叫过百转千回,这个年头,实在是世风日下,无商不奸,这么丑的衬衫,上千,骗鬼去!! 但是,从小到大,和从珊女士斗智斗勇惯了,她的控制力早就已经非常人可比,于是,她的脸上依然波澜不起:“我提出的条件,你不接受,大不了,民事法庭见。” 开玩笑,想当初念大学时,她的第二学位可是法律呢,的的确确就是为防这种不时之需的。 真应该感谢从珊女士当初火眼金睛,从一大堆待选专业中一眼相中这个专业,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即便上了法庭,她也绝对绝对不用赔RMB1830的十分之一给他。 她不是没看出这个小男生对她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为难态度。 果然,小男生又冷哼一声:“是吗?那么,D大大名鼎鼎的冰山美女陆潇潇同学,撞了人,毁了别人的衬衫,态度居然还这么差,是不是有必要让你的师长加强一下教导呢?” 瞧瞧,连一向别人用来赞美她的话在他口中说出来都是一副极其讽刺的口气,真是人间极品。 不过,这个脸色臭臭,话语尖刻的小男生,还真是像郭靖一样,误打误撞击中她的罩门。 拜好强的从珊女士所赐,她的家教就是:一件事,能做好,就要做得更好,好上加好。 总之,最好不要有哪怕一丝瑕疵。 这也就是她冰山性格的真正由来。 在师长们眼中,陆潇潇同学是绝对绝对笑不露齿,冷静内敛,美貌与智慧并重的零缺点淑女型资优生。 在她的字典里,谨言慎行是必需的,行差踏错,则是绝不允许的。 如今,天道报应,要她踢到铁板,差点破功。 她忍住心底的尖叫,缓缓开口:“好吧,那你开条件吧。” 脸上绝对还是一片平静。 波澜不惊。 然后,她就看到那个小男生在她脸上仔仔细细地,搜寻了老半天。 再然后,只说了一句:“等我想好了,自然会告诉你。”一副你别急的样子。 再然后,潇洒前行,没有再看她一眼,径直进了在D大学生中素来以价格贵,奇贵,TOO贵的口碑出名的,犹如孙二娘家所开的黑店,那家小小的咖啡馆。 她不自觉地,松了一口气。 但是,片刻后,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为盛名所累。 以她在D大的赫赫声名,那个小男生压根不用怕找不到她。 已在明,敌在暗,十分不妙,大大不妙。 陆潇潇陡然身上一阵凉意。 平分秋色 当陆潇潇回到温暖的家中时,已经华灯初上。 第4节:平分秋色 转过玄关,走进陆家装潢简洁高雅的客厅,她第一眼看到的是,在家里的玻璃餐桌上,已经放满了各种美味佳肴。现在的刘阿姨,正在小心翼翼地用微波炉专用手套,往桌上放炖着乌骨鸡汤,还在咕噜咕噜冒着热气的砂锅。 放下砂锅,一回头看到陆潇潇,刘阿姨笑得很慈祥:“潇潇,回来啦。” 不知为什么,陆潇潇老觉得刘阿姨之于她,很像母仪天下的孝庄太后对待心爱的小宫女苏嘛拉姑。 这个刘阿姨,明明在家里是亦主亦仆的身份,但放在她身上,愣是有一种说不出的端庄和威严。 记得小时候,刘阿姨刚到陆家时,看着她烧饭做事有条不紊,说话干活麻利干练,处理潇潇发烧啊什么的突发事件也是一副稳若泰山的样子,年幼的潇潇曾经问从珊女士:“妈妈,刘阿姨以前是不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啊?”那时的她,刚刚启蒙,对什么都充满好奇,充满幻想。 从珊女士好容易抽空从笔耕不辍中勉强抬起头来,敷衍地答道:“不是,她只是一个乡下寡妇。”就埋下头去,再也不搭理她了。 当陆潇潇想明白什么是寡妇的时候,她已经上小学三年级了,已经和刘阿姨熟捻得不再去想这些没营养的问题了。 但是,一向一向,潇潇都认为,不识几个字的刘阿姨,凭借其丰富的民间阅历和过人的见识和头脑,对如今的D大管理系高材生陆潇潇同学的人生观价值观的形成,其影响力绝对超过其母。 因此,苏嘛拉姑立刻奔向孝庄太后,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刘阿姨,这个星期,想没想我啊?” 刘阿姨脸上笑开一朵花,打量着潇潇,如花似玉的姑娘,青春逼人…… “潇潇,你怎么好像又瘦了,是不是学那些女孩子节食啊?” 这个年头,都是那些花花绿绿的报纸杂志把那些个小女孩子教坏了,什么减肥,什么瘦身,潇潇可千万不能学那些个乱七八糟的! 潇潇无辜,兼巴结:“绝对没有,只不过食堂的饭菜不好吃,哪比得上您烧的咧?” 她一向就知道,刘阿姨跟食堂的大厨有不共戴天之仇。厨艺一流的她一直抨击他们糟蹋中华美食文化的精髓,不肯花心思钻研,凡食物均用味精勾兑,再加上心爱的小苏嘛拉姑居然一个礼拜要吃五天那种味精勾兑的食物,想来她就心中不喜,极度不喜。 因此,深谙她心理活动的潇潇只是小小地,投其所好一下。 果然,刘阿姨在她脸上轻轻一捏:“小丫头,先去洗手,快出来吃饭。” 一脸的灿烂笑意。 等到陆潇潇洗完手出来的时候,还是没见到老妈从珊女士。 待到她坐上餐桌的时候,只见到刘阿姨绷着脸,重重敲一下书房的门:“出来吃饭!” 接着,又大声埋怨了一句:“一个下午都呆在里面,也不知道起来活动活动,还以为自己十七八岁哪!” 潇潇偷笑,在心中默念:十,九,八,七…… 果然,还没到五,从珊女士美艳然而略带沮丧的脸就显现在书房门口。 即便是慈禧太后,在前辈孝庄皇太后面前,也只能低眉顺眼,敢怒而不敢言。 这种戏码,隔三差五潇潇就得见识一次,谁叫从珊女士完全是个生活白痴呢。 俗话说,吃人嘴短,拿人手软。 在十项全能的孝庄太后面前,她是全身上下哪儿都短,哪儿都软。 餐桌上各吃各的,各想各的。 陆潇潇想的是,那个臭屁的小男生,会怎么为难她咧?得事先想好对策,而且,得想周全了,千万不能中了他的招,虽然他年纪比自己小,但是万万不可轻敌,现如今长江后浪推前浪,搞不好她这个前浪就要死在沙滩上咧。 刘阿姨想的是,明天一早要买什么什么菜,务必把潇潇喂胖点,不要跟她那个不肖的老妈学,四十出头的人了,动不动节食节食地乱叫一气,偶尔重个一两斤就好像天要塌下来一样,平白地让她的一手好厨艺明月照沟渠。 从珊女士则一直在暗自盘算,应该怎么跟女儿开口讲这件事呢?用什么方式来讲会显得比较自然呢? 一时寂静无声。 吃饭间,陆潇潇下意识抬起头来打量了一下坐在对面低头吃饭的老妈。 果然,一周两次的美容院没有白去。四十出头的从珊女士,迥非一般家庭主妇可比,面如春水,唇如芙蓉,再加上烫得很精心的大波浪卷发,十指纤纤,气质出众,说她三十出头,绝对有大把人相信。 一向潇潇都极其讨厌和老妈一起去美容店,厌烦透顶那些人为了从顾客口袋里拼命掏钱而说得天花乱坠,一副天上有牛在飞地上有他们在吹的架势。但是,她不否认,那些人的确是有两把刷子,真真能化腐朽为神奇。何况从珊女士本身就天生丽质,更加被烘托得出神入化。 只是,不比以往的是,今天的从珊女士有些异常的沉默。 根据潇潇一贯的经验,通常,这就代表她有极其极其重大的事情宣布。 于是,陆潇潇且静候其发言。 仍旧是半晌沉默。 但是,很明显的,对着一桌美食,从珊女士一直有些心不在焉,食不知味,因为,孝庄太后的眉头明显皱得已经可以夹死好几只苍蝇了。 当孝庄太后实在忍不住了,正准备开口发问的时候,电话铃声响了。 还没等潇潇反应过来,从珊女士就极其敏捷地一跃而起,奔过去接电话了。 陆潇潇有些纳闷,老妈的小脑神经一向不甚发达,动作咋突然这么灵敏咧? 第5节:不期而遇 接起电话,从珊女士脸上浮现笑意,居然……还有一丝丝羞涩:“啊,我就知道是你,怎么,事情办得还顺利吧?” 陆潇潇讶异之余,用眼光询问刘阿姨,WHO啊,能让一向大女子主义的老妈刹那间回归传统路线? 刘阿姨一脸严肃,不看向她,只是盯着从女士的背影,一言不发。 那神情,明明白白知道是谁,且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 “嗯,我在吃饭,你那儿才早上吧,哦,早点办完早点回来啊。”听到电话里说了些什么,她看看一眼不眨盯着她看的女儿,压低声音,“还没说呢,一会儿……” 又讲了几句,这才依依不舍地挂断电话。 回到餐桌,脸上依然面若桃花。 而且,很明显地,神思不属。 刘阿姨哼了一声,低下头去,一声不吭,继续吃饭。 从女士显然有些尴尬,看看孝庄的脸色,又看看一脸莫名所以的女儿,喝了一口汤,然后,装模作样地,吃了一口饭。 陆潇潇不为所惑,依然一眼不眨地盯着老妈。 老妈有事瞒着她,而且,不是小事。 要盯着看,一定要盯。 而且,一定要持之以恒地盯得她心里发毛。 这也是拜从女士所赐,从小,她从老妈那儿得到的教导就是:宜将剩勇追穷寇。 果然,从珊女士在她的眼光荼毒下招架不住了,清了清嗓子,又喝了一口汤,压压惊后,轻飘飘地,扔下一颗超大SIZE的,炸得陆潇潇魂飞魄散的: “潇潇,我要结婚了。” 不期而遇 星期一上午八点,陆潇潇正和默默匆匆忙忙,手忙脚乱地,出门去上课。 明明宿舍在十楼,教室就在同一幢楼的三楼,她们还总是有本事每次总比老师到得晚,没有一次例外,实属不易。 害得那个地中海发型的英文老师MR.周每次都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们。 好在陆潇潇一向声名显赫,且英文出众,所以MR.周很给面子地,终究也就只是似笑非笑看看而已,倒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举动。 陆潇潇就是吃定了这点,每次才敢这么肆无忌惮地,踩着钟点来上课。 这才是她的本色。 对于这点,最清楚的,莫过于默默,她的亲亲室友。 两个看上去文文静静的淑女,暗地里,呵呵…… 吓死人不偿命。 此刻,一贯以治学严谨,绵里藏针而著称的MR.周,正在对一个溜号的男生穷追不舍:“郑同学,请问这个句子应该怎么改错?” 方才还眼光迷离地看着窗外大好秋光,心中不知有何歧念的郑同学猛地被惊醒,张口结舌,面红耳赤地站起来,低着头,一言不发。 等了一会儿之后,MR.周暗含讽刺地开口:“当然了,窗外的秋光可比我这个老头子中看多了,是不是?” 哄堂大笑。 陆潇潇也笑。 一会儿之后,她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一下课,她就看到教室门口堵了一个人。 一个她绝对绝对不想看到的人。 一个从她大一开始就对她穷追不舍,现在都已经在读博了,依然还是以深情款款之姿对她一如既往的君子好逑的韩风韩博士。 说起来,韩博士也没什么不好的,名牌大学的计算机专业,前程一片大好,且长得一脸斯文,文质彬彬的样子,也算是许多女生眼中的白马王子。 只可惜,踢到陆潇潇这块铁板。 他实在不是陆潇潇LIKE的STYLE。 只是,陆潇潇对他也实在没什么脾气,因为无论如何拒绝,都已经拒绝了快四年了,他仍旧一句: “没关系,我可以等。” 你没关系,偶有关系咧。 陆潇潇对他,完完全全没好气。 D大所有的人,包括老师在内,都知道韩风博士对陆冰山志在必得,使得陆潇潇行情一路看跌,这一年来,更是险至跌停板。 毕竟,名花有主或准名花有主的女生,追起来难度系数太高,在这个知识经济时代,完全有悖速食主义的风格。 因此,现在的陆潇潇,脸色沉至冰点以下。 明明心里还记挂着老妈宣布要再嫁的消息,正暗自不爽,就有人上门踢馆,真真叫她情何以堪。 于是,她罔顾四周似有若无的低低议论和轻笑声,上前一脸礼貌兼平静地说:“韩博士好。” 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 好在她这副千年不变的样子韩风见惯不惯,依旧浅笑:“有没有空,我找你有点事。” 陆潇潇几乎尖叫,但凡你找我,一定没空。 但是,表面上依旧很有礼的样子:“好,等我一下,我有点事要跟默默说一下。” 今天,我陆潇潇誓要铲除你这个不定时。 她回头,看了默默一眼,比了个手势。 千言万语,刹那目光交汇,她知道默默看得懂。 基本上,能和她相交如此深的,非冰雪聪明绝对无法办到。 果然,默默了然地比个OK的姿势。 嗯,搞定。 她回头,浅浅一笑:“那就走吧。” 韩博士几乎看呆了,冰山美女居然……冲他笑了…… 宋聿带有几分慵懒地向学校后山的小草坡走去。 现在的他,其实应该出现在专业基础课的教室里。 只不过,他不屑于去上。 汽车专业的基础课,凭他的聪明脑袋,大致浏览一下就足够足够了。 他尽管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但成绩一向奇好,稳居专业前五,这就是天分。 而且,学那么多干嘛,只要会开汽车就行了,再而且,说不定以后都不用他自己开车,有专人开。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第1 5节 守望(2) 陆观澜

关键词:

上一篇:第十七章www.4155.vip

下一篇:第6 10节 守望www.4155.vip(2) 陆观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