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书评 > 第八章 守望(1) 陆观澜

原标题:第八章 守望(1) 陆观澜

浏览次数:55 时间:2019-10-06

chaper8 迷人的酒香洋溢在大厅的每个角落,清婉的舞曲随着舞池中的裙摆旋转。 快乐的氛围中,一张张灿烂的笑脸似乎也变得那么梦幻起来。 “小姐,我可以请你跳个舞吗?”彦俊颇有绅士风度地弯下腰,把手伸到星黎面前,彬彬有礼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好啊。”星黎爽快地把手放到了彦俊手中。 “真是有幸啊。”彦俊凑到星黎的耳边悄悄地说。 星黎露出了一个调皮的微笑:“因为我只懂一点点皮毛嘛。所以看你那么会跳想学一学啦。” 彦俊小心翼翼地把星黎带到了舞池中,翩然起舞。 “那是因为我从小长得就是人见人爱,看到我的人看了第一眼还想看第二眼,看到第二眼就想看第三眼,加上家里又会出席很多应酬,所以这些全是被逼出来的。” “是吗?”星黎怀疑地看着彦俊:“刚才我看你跳舞一脸高兴、陶醉啊,难道这也是逼出来的。” “呵呵。”彦俊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谁叫我长得那么惹人爱呢。” 看着彦俊一脸臭屁的样子,星黎嘴角慢慢漾起一个神秘的微笑,慢慢地踩上了彦俊的脚。 “喂,我的脚!”彦俊一脸痛苦地看着星黎。 “彦俊你在说什么啊?你干吗把脸扭得像苦瓜啊?”星黎一脸无辜,“关切”地问,“你到底怎么了。” “脚,脚,脚!”彦俊拼命地想把脚从星黎的脚下收回来。 “啊?”星黎一脸“诧异”地把猛地脚抬了起来,彦俊一下子没了拉力,立刻身体失衡,倒了下去。 只听见“嘣”的一声,一个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杀猪般的嚎叫立刻充斥了整个大厅。 星黎惊讶地看着倒在地上,龇牙咧嘴的小男孩,又不可置信地抬头看了看一旁气定神闲的彦俊:“你怎么没事?” 彦俊挑了挑眉毛,口若悬河地讲了起来:“像我这么可爱的人,连上帝爷爷也不舍得来欺负我。难道我还会因为黎黎你这么笨的招数而受伤吗?” “我……” 看着彦俊那张笑意越来越大的脸,星黎一下子被噎得讲不出话来。 看来整彦俊还真的有一定的难度啊。 “大笨蛋!” 星黎刚要反驳,摔在地上的小男孩也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一脸悲愤地瞪着星黎:“你是坏蛋!” “我?”星黎窘迫地拉着裙摆,小心翼翼地看着眼前一脸怒气的男孩,“对……对不起啊。” “哼!”小男孩一脸不屑地扬起头,“你真可恶!” 星黎仔细看了看眼前生气的小男孩,虽然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样子,可是穿得却酷酷的。 用发胶定型的冲天发型,宽大的红色T恤和宽大的裤子,白嫩嫩的小脸蛋,精致的五官,漂亮得要命。 现在的他双手酷酷地插在裤袋里,一脸挑畔地看着星黎:“看什么看,白痴女人,没见过帅哥啊!” 咦?这话好像挺熟悉的啊,是这个酷酷的小孩说的吗? 星黎弯下腰,微笑地看着比自己足足矮两个头的小男孩,摸了摸他的头:“喂,小孩,你这么小还跑到舞池中来干什么?” “你干吗要问这个。”小男孩警惕地看着星黎,“我去帮伊娜姐拿东西呢,谁知道你竟然害彦俊哥哥摔到,还害到了我。” “对不起……对不起啦。”星黎忍不住摸了摸小男孩凝如羊脂的雪白皮肤,“好可爱啊。” 小男孩露出了迷茫而复杂的神色,突然,他眼睛一亮,朝着星黎的身后跑了过去:“伊娜姐,她欺负我。” 星黎吐了吐舌头,转过身去,那粉嫩粉嫩的小男孩正依偎在伊娜的身边,气定神闲地告状呢。 “小景,你刚才没有哭吧?哭了就不是男子汉了哦。”伊娜微微朝星黎笑了笑,低头安慰起小男孩。 小景摇了摇头,把头仰的老高:“这么点小事,我才不会哭呢。” “我就知道小景最勇敢了。”伊娜轻轻地把手放在了小景头上,小景的耳根也红了起来,他不安地看了看四周,没有甩开。 “喂,白痴女人,我不生你气了。”小景朝星黎瞪了瞪眼。 星黎忍不住跑到了小景跟前:“喂,你只不过是个小孩子,别老是女人女人的叫好不好啊。” 小景原本红的小脸越来越红了,连忙争辩:“我才不是小孩呢,我已经是个男子汉了,伊娜姐对不对啊?” 看着黑亮的眼睛求证地看着自己,伊娜连忙点了点头:“对啊,小景是个男子汉了,不过你也不可以这么叫的,要叫星黎姐姐。” 第21节:几颗小星星 小景咬了咬嘴唇,轻轻地叫了一声:“星黎姐姐……” 不知什么时候,彦俊已经把脸凑到了星黎身边:“怎么样,小景很可爱吧。” 星黎点了点头,不满地瞥了瞥彦俊:“是很可爱,可是加上你在,什么可爱的都不可爱了。” 彦俊一脸受伤地看着星黎:“干吗又扯到我身上,好歹那小孩也是韩乐乐的……” “韩乐乐的?”星黎夸张的叫了起来,又立刻扫视四周,幸好没有韩乐乐的影子。 “弟弟。”彦俊不紧不慢地补充完没说完的话,“不要歪想,他是韩乐乐的弟弟啊。” 怪不得一副霸道样,星黎疑惑地又看向了一边和伊娜交谈正欢的小景。 那依稀霸道的样子,那坚毅的轮廓,的确有点韩乐乐的样子。 “伊娜姐,我好喜欢你哦。”小景怯生生地看着一脸灿烂笑意的伊娜。 伊娜点了点头:“我也很喜欢小景啊。” 小景的头渐渐低了下去,脸又不恰时机地红了起来。 “呼——”星黎朝暮沉沉的大海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又毫不淑女地趴在了栏杆上,“哇,里面好闷啊,闷死了……” 亏彦俊和伊娜还呆得住,又闷又热的船舱,空气清新程度哪里及这里的一半。 远处海面黑如漆墨,宁静如恒,隐忍着一切的痛苦和心思。 天空中微微闪烁着几颗小星星,隐约地向星黎眨着眼睛。 不知不觉星黎唱起了周讯的《看海》: “闲在路边的椰树叶它有一整天的时间 仰起海风吹红的脸悄悄飞去了东南边 因为我们最浪漫的相片我有冷落的直觉 原来冲动的情节就是和你看海 上岸后贝壳的孤单让我快乐的不自然 离开海底的恬淡也就懂得了辛酸 害怕浪花午后的狂欢空气忽然变的敏感 其实想法很简单就是和你看海 离开你以后才知道 你对我是那么那么重要 谁知道你想要的不明了 我无处可逃 你的心不在你总是想逃 我只想要陪你陪你去找 我知道你并不是不想要……”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轻笑声:“你唱得还不是一般的难听啊。” “什么?”星黎转过头眯着眼看着悠闲坐在船头的韩乐乐。 由于刚才并没有仔细看过四周,所以并没发现独自坐在船头的韩乐乐。 此时的他一身黑色,在暗色的天空下像微笑的恶魔,而漆黑的夜色就是他宽大的羽翼。 “你怎么不在舞厅里?” “喂,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啊。”星黎不由分说,也跳上了栏杆,和韩乐乐一样坐到了上面:“你也算一个主角哦。” “要你管,我才不想去那种浪费时间的地方。” 韩乐乐的眼光转到了一脸坦然的星黎身上,微微赞道:“不错啊,你还蛮大胆的,敢坐在这里。” “这有什么不敢的啊。”星黎努了努嘴,“我10岁那年,妈妈带我去游泳,那个时候,竟然没有人发现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个人爬上了跳水的那个高台,接着啊‘扑通’一声就掉了下来,你想想,那个地方离水面那么高,我才只有10岁耶,我妈当场吓得尖叫,结果我啊,什么事都没有。” 韩乐乐瞥了瞥星黎,微微地笑了笑:“那有什么,我10岁那年就已经会一个人潜到海底捉贝壳了,海底的贝壳才叫漂亮呢,比岸上的好看多了,结果到学校就有很多人羡慕。” “啊,你的童年这么好啊,我才倒霉呢,因为我妈工作的关系,老是搬家,隔一段时间搬一次,我自然也要换学校,连熟悉的人也没几个,简直是奔波命。” 韩乐乐的眼瞳微微闪烁:“你现在也会很快走?” 星黎充满笑意地摇了摇头:“才不是呢,现在我妈的工作已经固定了,可以住在这个城市了,这样我的朋友也会越来越多啊。” “你的确很开朗。” “咦?”星黎好奇地看着韩乐乐,“你在夸我啊?” 韩乐乐愣了愣,把头微微一撇:“你别自作多情了。” “我觉得你这人好奇怪啊,为什么有些事偏偏不肯承认呢?而且你本来就不应该凶巴巴的啊,你偏偏要变成那种不可理喻的人。” 韩乐乐的脸顿时沉了下来,像凶神恶煞的雕像:“我本来就是这样。” 星黎哼了一声,抬头望着海天的一片漆黑,强劲的风袭来,吹起了自己及肩的头发,空气中微微透露着那种弱不可察的咸湿气味。 “喂。”韩乐乐捅了捅星黎,“你在想什么。” 星黎充满幻想地双手托腮:“我在想美人鱼的故事啊。” “稀奇古怪,不知道有什么好的。”韩乐乐叹了一口气顺便丢了个白眼给星黎,“说说看发生在你身上比较有趣的事吧。” “嗯,也没什么事啦。要不,我讲几个听来的笑话给你听?” 看到韩乐乐微微点头,星黎想着以前听说的笑话边笑边讲了起来:“有一天,面条和包子打架。打着打着它们听见有人在呐喊助威!于是它们便走过去问它的名字,它小小声地回答:‘我叫面包!’刚一说完,面条和包子便把它海扁了一顿!事后它很委屈地问它们:‘你们为什么要打我啊?’于是它们异口同声的回答:‘因为你是间谍!’” 看到韩乐乐木讷的表情,星黎不由得收敛起笑容:“你怎么没反应?” 第22节:女的身材火暴 “你说的是笑话?” 韩乐乐一脸不解的表情让星黎大受打击:“喂,你真是个没有幽默细胞的人啊。” 韩乐乐突然笑了起来:“你还是挺有趣的啊。” 星黎把视线转向别的地方,眉头也拧了起来,韩乐乐可是她祁星黎碰到的最奇怪最白痴容貌和智商最有差异的人了。 韩乐乐突然从栏杆跳到了甲板上,背对着星黎说:“你以后可以叫我乐乐了。” “哦。” “还有,现在3、4点了,你也不要在这里呆太久了。” “哦。” 星黎手一撑,也跳到了甲板上。 “走吧。” 星黎紧跟在韩乐乐身后,风将他的头发吹得凌乱不羁,优美的线条组成了那颀长的身影。 想起了他黑夜般深邃的眸子,想起了他微微带笑的调皮表情,星黎的嘴角也上扬得厉害。 突然,韩乐乐的身影陡然停住。 甲板上的灯光把他的影子拉长,他的身上似乎被冰山凝结了一样冰冷。 他的身体微微地颤抖,修长的手迅速地握拢,关节发出了轻响。 炫目的灯光下,两个身影相互依偎。 女的身材火暴,男的高大健壮。 星黎只认出了一个,那就是穿着一身火红的夏菲菲。 她在笑,一种媚人的笑,能让人骨头酥麻的笑。 星黎看不出韩乐乐的表情,只有一种莫名的难过。 她竟然背叛他! “你过来!” 冷冷的声音像死神的召唤,夏菲菲的脸瞬间变得苍白无比。 “你过来!” 夏菲菲微微颤抖,后退了几步。 “那么,你过来!” 韩乐乐向夏菲菲身边的男生勾了勾手指。 男生谄媚地笑了笑,边后退边讨好地道歉:“大哥,这位大哥,实在对不起,我保证下次不会了。” “你喜欢她?”韩乐乐双手抱胸,无所谓地调笑。 “我……”男生皱了皱眉头,摇了摇头,“不喜欢。” “不喜欢就给我滚!”韩乐乐的笑容迅速内敛,抬起脚猛地向那个男生的笑脸踢去。 男生一声猪嚎的惨叫响了起来,立刻捂着脸在地上抽搐。 “你到底想怎么样。”韩乐乐轻扫了夏菲菲一眼,语气却是无比的冷淡。 “怎样?”韩乐乐的食指优雅地在夏菲菲白皙的脸颊上滑动,突然他的手慢慢地抬起,狠狠地掴了下去。 响亮的一声带着夏菲菲的哭泣声响起。 夏菲菲捂着脸委屈地看着韩乐乐,发疯似的大叫:“你根本没有爱过我,你从来都没有爱过我,你不是也和她在一起吗?难道就准你可以和别人在一起?” 韩乐乐把脸捂在了双手之中,声音无助而茫然:“对不起……我还是不能够……” “心都不在了,还要人干什么?我以为我可以和你永远在一起的,可是还是不行……我和你根本没有快乐过,一直都是我主动的……” “对不起。”韩乐乐露出了一双阴冷的眸子,“我……给你自由……” 夏菲菲点了点头,朝星黎露出了一个浅得几乎没有显露的苦涩微笑。 沉寂。 寂寞疯狂地叫嚣。 星黎默默地看着蹲在一边无比无助的韩乐乐抱着头喃喃地自语:“我真的是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吗?如果没有感情……我该怎么办……我要怎么跟你们相处……我要怎么去爱……我要拿你们怎么办啊……” 星黎轻轻地蹲在了韩乐乐的面前:“我可以帮你啊……就算我不知道我也会帮你,一直到……你懂为止……” 韩乐乐的头慢慢抬起,愣愣地看着星黎。突然,他猛地把星黎搂进了怀里,额头轻轻地靠在了星黎的肩膀上,感受着那份真挚。 那种眩人的气息开始拂绕,韩乐乐的身上永远有种令人着迷的气息。 如果他像火,那飞蛾即使明知道危险,还会奋不顾身地上前,去拥抱那短暂的温暖,就算最后…… 会消散。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八章 守望(1) 陆观澜

关键词:

上一篇:第六章 守望(1) 陆观澜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