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书评 > 向莎翁致敬

原标题:向莎翁致敬

浏览次数:104 时间:2019-10-06

凝眸处 从今更数 几段新愁 众人愣愣地,看着那扇被重重阖上的房门。 须臾,唐少麟最先回过神来。 他立刻起身来,看着秦子默,匆促而冷静地:“快点,快点去追,这样她会出事的――” 几乎是在同时,秦子默即刻反应过来,他一言不发,外套也没穿,迅速地追了出去。 唐少麟走过来,拍拍我的背,然后,轻轻地,牵起我的手。 接着,他回头,对那个半天没说话的闯祸的詹姆斯,还有仍然状况外的雷尼尔交代了一声:“你们就在这儿等,有事我打电话找你们。” 他几乎是半拉着已经有些发傻的我,快速地跑出去。 在电梯里,他的脸色沉寂。 他不看我,他也不说话。 我脑海里一片空白,只是下意识地,盯着他。 他还是不看我,他默默地,看向别处。 半晌,电梯快到一楼的时候,他抬头看我,轻轻唤了一句:“林汐……” 我一震,他的声音有点陌生,但是,仍旧带着我熟悉的那种安慰和支持,他看着我:“林汐,”片刻之后,他微微-笑,“不要想太多,你……” 正在此时,电梯停下了,门也开了。 我脑子里一片混乱,根本不知道他后面说了些什么,只是下意识地往外冲去。 我的心里,充满了一种不祥的宿命般的预感。 唐少麟一直紧紧跟着我,我们冲到了大厦门口。 但是,子默和妙因已经不见踪迹。 我们左顾右盼了一下,还是没有他们的任何影踪,但是,隐隐看到左首的那个拐角处,簇拥着一群人。 而且,越聚越多。 不知道为什么,我和唐少麟对视了一下,我的心,顿时沉了下去。 我俩下意识地,立刻朝那个方向奔过去。 唐少麟抢在我身前拨开嘈杂的人群,拉着我,奋力向前挤去。 终于,我看到了。 我看到了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 我亲眼目睹了,生命原来,可以这么脆弱。 同样地,我清晰认识到了,什么叫作撕心裂肺。 仅仅在一刻钟前,还温文微笑着,蹙眉沉思着的那个人,现在,正静静地躺在包围圈的中心,躺在血泊中。 他身下的血,慢慢地,大片大片地,洇了开来。 可是,那个眼神,虽然渐渐涣散,却仍然朝我所在的方向看过来。 他微微曲起了左手的食指。 他的动作,轻微得几乎无法辨察。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得十分十分清楚。 一时间,我心中大恸。 我的泪,一滴一滴地无声落下。 当年,我们经常在一起上自修的时候,我要是偶尔因为什么事闷闷不乐,总会有一个微微曲着的手指,有时,还画着一个委委屈屈的人脸,耍宝地葡匐着,一路爬到我面前。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他的脸色苍白,但他的眼神,竟然带着淡淡的满足的笑意。 终而,越来越涣散,涣散…… 我完全不记得我是怎样和唐少麟一起,跟着救护车,一路到医院,再一路小跑,跟上三楼,然后,看到子默躺在担架上被推进了手术室,看到妙因躺在担架上,被医生带去检查…… 我整个人已经完全恍惚。 我靠在墙边,无力地垂着头。 但是,我仍然感觉到,有一支手臂一直在支撑着我。 是唐少麟。 办完了相关手续之后,他就一直镇定地站在我身边。 长长的,一望无尽的走道里,就我们两个人,静静地站在那儿。 触目皆是白色,和死一般的寂静,还有凄清。 我一直垂着头。 心痛得,几乎无法呼吸。 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抬起头,下意识看看窗外。 天已经完全黑了,深秋的寒意一点一点,侵蚀着我的全身。 可是,手术室的灯,依然亮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 又过了一会儿,一个医生走了出来。 我们一怔,接着,立刻跑上前。 医生摘下口罩,露出十分冷静的一张脸,他看着我们,面色恒常而例行公事地:“病人破裂的脾脏已经摘除,也输了血,但是,他头部伤势严重,需要在重症监护室进一步观察治疗。” 他的脸上,除了疲惫之外,并没有太多表情。 作为一名医生,这种场面,想必他已经见得太多。 他又看了我们一眼,顿了片刻,缓缓地:“另外,他头部仍有淤血,可能会长时间昏迷不醒,也有可能……,所以,最好尽快通知他的父母家人,”他蹙了蹙眉,直截了当地,“而且,要有心理准备。” 我怔住了。 我看着他的唇一开一阖,但是,我几乎,抓不住他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 我的头,仿佛被重锤敲击般,痛得欲裂。 片刻之后,我听到少麟的声音,冷静而模模糊糊地,说着些什么。 我低着头,朦朦胧胧看到,一双脚,渐渐远去。 一瞬间,我的心中,清晰地掠过那个青翠崖边的孤单背影,还有那轻轻的一句―― 他也许明天回来。也许永远,也不会回来。 子默,子默,子默…… 你真的……也会这样吗? 我的泪,终于崩溃。 两个小时后,我们站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外。 我的左边,站着轻轻扶着我的唐少麟。 我的右边,站着手臂上仍然包着纱布的妙因。 透明的玻璃窗内,一个护士在病床前忙碌着。 我默默地看着。 我清楚地看到各种各样的仪器,围绕在病床前,指示灯不间断地闪烁着。 但是,奇怪的是,无论我如何努力,我都看不清病床上躺着的那个人,那张脸。 只要视线有一点点触及,我的眼前,立刻完全模糊。 过了一会儿,少麟转向我们,他的声音,依旧沉稳而言简意赅:“站了这么久了,坐下来休息一下吧。” 我跟妙因对视了一眼,她的眼睛,完全红肿。 我们三人默默地,在长廊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我们就那样坐着,谁也没有说话。 夜,越来越深,寒意,也越来越重。 不知过了多久,有两个穿着病号服的人,略带蹒跚地,从我们面前走过。 我清晰地听到她们的一声叹息,间杂着几句议论:“真可怜,进了重症监护室的人,很少有活着出来的……” 我低着头,默默地听着。 我拼命地咬着唇,好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几乎在她们的身体隐入拐角处黑暗的一瞬间,妙因一下子扑到我身上,号啕大哭:“林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她哭得断断续续地,“我只是……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我听到他在后面叫我……我不想看到他,我不想听他把那句话说出来……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有车过来……我不知道,他会跑过来救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她的泪,热热的,浸湿了我的衣服,我的手臂。 妙因的眼泪,扑簌簌地继续流着,她泣不成声地:“林汐,子默……说,这是他欠我的……,可是,我宁可是我救了他,我宁可躺在里面的人是我,我不要他死,我不要他死啊――” 我闭了闭眼。 无可遏制的泪水,从我的眼角,汹涌而下。 我尝到了泪水的咸味,还有血的淡淡的腥味。 我听到自己的声音,低低地:“妙因,不能怪你,”我忍着泪,“不应该……怪任何人。” 这是命。 上天注定的命运。 突然,她抬起头,一把抓住我:“不是的,不是的,林汐,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是我害了他……”她喃喃地,“这些日子以来,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明明知道,他一直都想对我说什么,他一直都想告诉我什么,但是,我害怕面对,我一直不肯面对,我一直在逃避……。如果,如果他真的走不出……” 她哽咽着,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轻轻地,抱住她:“妙因,真的,不是你的错。”我的目光,越过她的头顶,越过少麟安慰的目光,看向那扇门,我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清晰地,“而且,你放心,不会的,不会的……” 不会有,这个如果。 若是没有人给我勇气。 我自己给。 半个月过去了,日子平静中,一直带着无言的压抑。 秋的寒意,也越来越重了。 其间,我、唐少麟、还有詹姆斯兄弟俩,陪着妙因去公安局办理了跟车祸相关的事宜,肇事司机一直对着我们诚惶诚恐地道歉,愿意承担一切责任。 我们一直默默无言。 其间,得知讯息的夏言和沙沙也赶来医院,夏言眼圈微红,闷头抽烟,而沙沙,则从头到尾,伏在我的肩头,痛哭失声,不能自已。 我拍着她的背,我的眼睛涩涩的。 但是,我已经流不出眼泪。 陪着沙沙来的汪方,一直站在我们身旁,脸色戚然,沉默不语。 而且,素来稳重,从大学时代开始,就从不喜欢依靠父辈庇荫的他,从得知消息的那一刻起,就不惜动用了一切可能的关系,四处奔走请来了知名的专家,为昏迷中的子默会诊。 到了最后,专家们大都只说了一句:“能不能闯过这一关,要看病人的意志力,还有求生本能。” 我们只能等。 不知不觉地,又过了一个星期。 周末,我带着学生去企业参观实习,返校的途中,已经黄昏,我下了车,独自一人,又去了那家医院。 平时,都有人陪着我。 静静地来,再静静地走。 但今天,唯有今天。 子默,我想一个人,来看看你。 进了熟悉的那间大楼,上了二楼,一转过拐角处,我愣了一下。 两个身着警服的人,安静地坐在长廊的椅子上。 他们的前面,一个高大而极其瘦削的身影,正站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前,向里望去。 一瞬间,我屏住了呼吸。 我慢慢地,走了过去。 那个人仿佛听到了脚步声,他转过头来。 我的心,猛然间狂跳了起来。 是当年的那张脸,酷似另一张年轻的脸,儒雅而沉默。 但是,我面前的这个脸庞,早已被岁月的斑驳风霜碾过极其极其深刻的印迹。 在额头,在嘴角,在…… 在脸上的每一处,每一个角落。 他的穿着,十分十分的朴素,甚至,可以说是简陋。 他的头发,已经花白,看上去有点触目惊心。 只有那种沉稳的气度仍在。 他看着我,仅仅几秒,重又转过头去。 片刻之后,我听到一个平淡而疏离的声音:“他到底,还是找到了你……” 我低头不语。 突然间,他的声音,轻轻地:“子默,你记不记得,曾经答应过我什么?你亲口答应过我,要忘掉过去,要重新开始,好好生活,要开开心心地,建立自己的小家庭,结婚、生子,让我早点听到……有人叫我……爷爷……” 突然间,他埋下头去。 片刻之后,我听到他的低低恸哭声,带着重重的悲戚:“……子默,你为什么……要这么傻?” 他呜咽着。 这样一个高大的中年人,站在医院的长廊里,不管人来人往,如孩童般,毫无顾忌地痛哭着。 我低着头。 睽违已久的泪,慢慢流下。 不知过了多久,他慢慢止住呜咽,但是,他的目光仍然盯着那扇门,我听到他喃喃地:“……思岚,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我……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七年前,我连累了他,七年后,还是我,逼得他……”他吸了一口气,伤感地,“子默,你没有错,错在我这个当爸爸的,错在我,错全在我……” 他又埋下头去。 过了一会儿,他身后的两个人上前,低低地,跟他说了些什么。 他伸出手去,拭了拭眼睛,点了点头。 接着,又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 片刻之后,他们三人的身影,渐渐远去。 我吸了一口气,慢慢地,走到那扇门前。 我轻轻地,伸出手去,触到那面冰冷的,隔着生与死的玻璃。 我一遍一遍,轻轻地抚摸着:“子默,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我的手里,静静地攥着那枚小小的印章。 七年前的今天,在百里之遥的那个静谧校园,你对我说―― 向莎翁致敬。 向莎翁致敬…… 向莎翁致敬…… 我把头抵在那面冷得彻骨的玻璃上,无声痛哭。 不知道站了多久,直到身后响起一个低低然而陌生的声音:“别哭了。” 我回身,看到一张从未见过的面孔,正充满忧虑和同情地看着我。 接着,他用手指指身旁例行检查的护士,示意我让开。 我忙忙拭泪,朝后退了一步。 护士小姐看了我们一眼,推门进去了。 那个人看着我:“你是林汐?” 我微微诧异,也看向他。 高高的个子,讲究而不张扬的穿着,带着一副眼镜,看上去斯文儒雅。 但我确信,我不认识他,也从没见过他。 他似乎看出我的疑虑,示意我在长廊的椅子上坐下,接着,坐在我身旁轻声解释道:“我叫楚翰伟,是秦子默的朋友,也是……”他略略踌躇片刻,终究还是没有接下去说完。 我的脸上仍然一片茫然。 他深深而了然地看了我一眼:“是不是子默没跟你说起过我?” 我机械地点了点头。 从来没有。 他看着病房的方向,目光中,带着浓浓的惆怅:“我刚刚回国,下了飞机,找到他的办公室,这才知道……” 他低低地叹了一口气。 我低下头,我的眼中,又泛起了泪光。 一阵静默。 又过了片刻,楚翰伟的目光,慢慢转向我,他的眼神,十分地温暖:“林汐,有些事,有关他,有关我,还有……,可能子默还没有来得及跟你说,也可能,他没有办法跟你说清楚,但是,他一定希望有一天,由自己亲口告诉你所有的一切,而且,他比你所能想像的,还要……”他一个字一个字,清晰地,“所以,你放心,他不会有事的。而且,林汐,你要相信,子默他,一定会挺过这一关……” “林汐,子默需要,你给他这样的勇气。”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向莎翁致敬

关键词:

上一篇:真爱无敌www.4155.vip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