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书评 > 向莎翁致敬

原标题:向莎翁致敬

浏览次数:54 时间:2019-10-06

当天晚上回到家后,忍不住好奇,我还是偷偷找了盒印泥,盖盖看是什么字,结果,漂亮的篆体字显现出来: 向莎翁致敬 什么乱七八糟的,致敬?我还起立咧。 我蹙蹙眉,怎么一个怪头怪脑的唐狮子还不够,又来一个怪头怪脑的秦子默? 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又在耍我。 打了个呵欠,无暇多想,很快,就和周公打电动去了。 赴了几场毕业谢师宴后,我就开始准备整装待发。 终于跨进大学校园了。 我和沙沙有点像刚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东张西望的,看什么都觉得新鲜。 G大校园分为东西两个校区,中间以一条马路联结,马路上还有天桥,平时,车从桥下过,人在桥上走。东边是教学区,律园,西边是生活区,馨园。毕竟是百年老校,文化底蕴深厚,我喜欢。 我老爸去云南出公差了,他的工作性质决定了我全家都习惯了不该问的绝对不问,沙沙老爸好像也临时有事,于是,沙沙的妈妈和我老妈作为全权代表来送我们。唐少麟比我们早一天到,已经大致熟悉了环境,领着我们这支娘子军浩浩荡荡地去办各种各样的手续。 中午,我们到达宿舍,是一栋8层楼的老住宅楼,还是木楼梯呢,加固过的,一定是有年代了,不过,那种踩上去“咯吱咯吱”的感觉,我还是喜欢。 天遂人愿,一看名册,我和沙沙居然又分在一个寝室,我们相拥欢呼之余,大力击掌相庆。 进了宿舍一看,那两个新同学已经提前来了。 其中一个怯生生的,瓜子脸,大眼睛,白皙的皮肤,像只漂亮的小白兔,未语脸先红,说起话来也是嗫嗫嚅嚅的,问了半天,连带着把耳朵凑过去听,我们才知道她叫林丽霞,来自宁夏。 我跟沙沙顿时一愕,咦,林青霞的妹妹? 林丽霞显然是个温顺的好孩子,她低低地,略带腼腆地说:“我已经打好热水了,你们可以先用,洗洗脸吧。” 另一个女孩子则有点酷,短发飞扬,浓眉大眼,穿着休闲运动服盘腿坐在床边。她只是随意地抬头跟我们打了声招呼:“嗨!”就一刻也不浪费地,继续埋头猛看手中的书。她床上的东西全部都收拾好了,就连桌上连着的小书架也收拾得整整齐齐,显然已经来了不止一天。 我和沙沙好奇心比较重,趁着两位老妈忙着打扫、铺床的空隙,一起凑过去看,是一本《笑傲江湖》,我们惊喜,相互交换一下眼神。“你喜欢看武侠?”我没话找话地搭讪着。 “唔唔唔,宁可月无肉,不可日无书。”短发女生只是瞄了瞄我,便又沉浸书中。 我和沙沙相视大喜。同道中人啊同道中人。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我和沙沙都是金庸先生的死忠拥泵。 HOHO,看来,今后四年,我们的日子应该不会太单调了。 傍晚,一切收拾妥当,好不容易把两位依依不舍的老妈送上快客。 学校离家也就三小时的路程,还在同一个省,她们还是不太放心,一个劲地叮嘱我们“小心安全”、“不要到处乱跑”、“好好学习”之类的。 可怜天下父母心。 “汐汐,你比沙沙大,多照顾她,让着她一点”,语气和神情一样郑重,一听就知道是我老妈,我恨恨,她就知道帮外人欺负自己的女儿。沙沙得意地冲我扮鬼脸,我瞪她。 刚送走她们,我手机响。这是临走前老妈特地带我去买的,SIEMENS最新款,方便和家里联系,还几乎没用过。 我手忙脚乱按下通话键:“喂――” 唐狮子微微不耐的声音传来:“喂,林汐,我哥他们今天给我们接风,在校门正门口鱼香居二楼,等你们,快点。”挂断了。 苦命,继续马不停蹄杀回去。 不顾沙沙一路上兴奋的鸹噪,我在车上假寐。 好容易到了。老远处,唐狮子靠在一根柱子旁,在等我们。 我连忙一把拽住沙沙冲过去,他竖起眉毛:“怎么要这么久?从月球过来啊?!” 我陪笑:“刚去送我老妈和沙沙老妈了。”我当然知道他最不耐烦等人了。 一向就只有别人等他的份。 他哼了一声。 上了楼,好家伙,唐少麒,秦子默,夏言都到了,好整以暇坐在那儿聊天呢,大四果然轻闲啊。 除了他们,桌旁还坐着不认识的另外一男一女。 唐少麟老实不客气径自坐下。 我看着座位,秦子默旁边空了一个座位,唐狮子旁边也空了一个,他们俩都看着我,秦子默,更是安安静静地,一直注视着我。 “愣什么,坐过来!”唐狮子大力拽我。 “哦。”我坐了下来,不知为什么,不敢抬头,有点心虚。 沙沙坐了过去。 唐少麒爽朗地笑:“我给你们介绍一下。”他温和地对我们说,“林汐,沙沙,这是我们系里同学向凡。”他指着我右手的一个陌生的戴眼镜男生,然后,温情地瞥了一眼他自己身边的一个娇小玲珑,有一双骨溜溜大眼睛的女孩,“她是我女朋友,姚木兰,商学院三年级。” 咦,师姐哦。我瞪大眼睛:“姚木兰?京华烟云里那个吗?” 众人皆笑。 姚木兰显然有些懊恼,趴在桌上,眉头紧皱地:“都怪我老爸给我起的名字啦,谁见了都要问。” 我真心喜欢这个看上去就古怪机灵的女孩,连忙安慰她:“姚木兰可是大家闺秀呢,9岁就认识甲骨文,秀外慧中,名字跟你很配呢!” 她瞪大眼睛,有点开心:“真的呀,别人都没这么说过呢,我以前一直嫌这个名字老土。” 我拼命点头,以增加说服力:“好名字好名字好名字。” 唐少麟安抚地拍拍木兰的头,又对他们说:“这是沙沙,夏言家的世交,这是林汐,他们都是少麟的同班同学,马上读商学院。” 坐我右边的向凡有些古怪地看着我,好半天,才若有所思地:“你,就是,林汐啊。”一副好像在哪听过我名字的口气。 我肯定地点了点头:“嗯,如假包换。” 他笑,一副很和善的样子:“我是子默的老乡,睡他上铺。” “哦。”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秦子默,他在和沙沙说了一句什么,脸上还是那副雷打不动的冰山表情,沙沙一直略带害羞地微笑。突然间,他瞥了我一眼,我忙转过眼去。 狮子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我有点生气,瞪他:“看什么看,我脸上刻字啦?” 他毫不示弱地回瞪我:“你脸上又没花,看一眼不行啊?!” 我们两个人对峙着,比谁眼睛大。 今天的狮子有点不可理喻。 好在其他人都不当回事。唐少麒就只说了一句话:“少麟,你怎么总喜欢欺负林汐?”还警告地瞪了他一眼。 “哼――”狮子瞥了我一眼,拖长腔,态度已经有点软化了。 我别过脸去不理他。我还觉得委屈呢。 莫名其妙的家伙! 片刻之后,开始上菜。 向凡显然是想打破我跟唐狮子之间的僵局,好心地低声和我聊着天:“喂,林汐,知道吗,子默、少麒、夏言是我们系鼎鼎有名的三剑客,学习体育一把罩的三大才子,特别是子默,才貌双全得欠揍,这么多年来,不知有多少女生拜倒在他的牛仔裤下阵亡了呢。” 我笑,三剑客?我还大仲马咧,简直是飕飕飕,凉风四起。 那个冰山男真的这么颠倒众生?还是这个年头有了南极棉,大家的御寒能力都提高了? 我又不是小女孩,哪有这么好骗! 于是,我没理会他的溢美之词,有些好奇地打量着他:“那你呢?” 他看上去也满不错的啊,斯斯文文的,戴副眼镜,一副标标准准的模范学生的样子。 听了我的问话,他居然有些顽皮地一笑,还举起筷子比划了两下:“我嘛,我就是那把剑。”他略带自嘲地,又一笑,“我们以前是系辩论会的主力,我是一辩,他们指哪我砍哪,少麒是二辩,穷追猛打,夏言是三辩,乘胜追击,子默是四辩,负责清理战场外带收尸。” 我再次被逗笑,说得还满形象的,法律系的人就是能言善道,死的也能说活。 一抬头,对面的秦子默正一瞬不瞬地看着我,冷冷的眼神,紧抿的嘴角,一副极其极其不以为然的样子。 我不甘示弱地瞪了他一眼,下意识微微挺胸,今天出门没烧香,老触霉头,唐狮子不算,又碰到一个不可理喻的人。 向凡低低地,用我才能听到的声音模糊地说:“有人不高兴了呢。” 嗯?什么意思?我眨了眨眼,看着向凡没什么正经的微带窃笑的脸,随即释然,嘿嘿,乱开玩笑乱开玩笑。 那天晚上,在那家小饭馆里,大家一起下楼梯的时候,我一时兴起,习惯性连蹦带跳地,一路往下冲。快跑到一楼的时候,不知踩到了什么东西,突如其来的,脚底下一滑,整个人顺势往前倒,有两只手同一时间飞快地伸了过来,一左一右,稳稳地扶住了我。 我先看向左边,其实不用看都知道,自然是向来眼疾手快的唐少麟,我又看向右边那只手的主人,刚想开口道谢,抬头一看,竟然是秦子默。 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我的右侧。 他依然扶着我,直到看着我站稳了,才松开手,淡淡地:“你没事吧?” 我愣了一下,才想起来道谢:“没事没事,谢谢你。” 好在大家都似乎没在意,沙沙跑过来,狠狠地拧了一下我的脸颊:“怎么,还嫌班主任骂你骂得少了?从来都不小心,每次下楼梯都蹦得那么欢!” 唐少麟也收回他的手,他先是看了秦子默一眼,又看了我一眼,半真半假地调侃我:“你这个坏习惯,真不知道哪天才能改得掉!” 他的语气,已经缓和多了,但他的眼神,在隐隐约约的灯光下,有些看不真切。 其他人又调侃了我几句,大家一起出门去。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向莎翁致敬

关键词:

上一篇:大海之水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