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书评 > 第十三章

原标题:第十三章

浏览次数:193 时间:2019-10-06

静夜的思弦 心素怔怔地坐在办公桌前。 方亭悄悄打量着她,短短两个小时,关姊今天已经发了五次呆了呢。 这两天,关姊发呆的次数,还真是飙升呢,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了。 她一直都很羡慕关姊身上那种沉稳淡雅的气质,即便她已经不是简氏集团的少奶奶,即便看上去冷淡了一些,但重感情且善解人意的她,在公司里一直很得人缘。 唉,可惜,好人,总是没有好报!想想两三年前,简庭涛还经常来公司接送关姊,看上去也极其体贴温柔的模样,这一两年来,还不是就日益稀少了,她的目光,又偷偷瞥向桌上压着的报纸,报上还说,他跟叶青岚好事将近了呢。 所以说,女人哪,结婚以前,眼睛,就是要放亮点! 所以说,她下定了决心,今天一定要拒绝沈家二公子的晚餐邀约。 有钱人,对不起,要避之三舍,犹恐不及才好。关姊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而且,是反面教材。 她轻咳数声,试探地:“关姊,”见没有反应,又加大嗓门,“关姊――” 心素吓了一跳:“什么事?” 方亭眉头微蹙:“你一直在发呆哎,没事吧,关姊?” 心素略带歉意地朝她摇头:“没事。” 方亭有些疑惑地:“真的没事?”在得到心素肯定的眼色之后,她又兴致勃勃地开口,“关姊,下班后,有没有事?一起去逛街吧。” 就当陪关姊散散心吧,她知道,关姊最近的心情,一直都不是太好。 而且,顺理成章地,推掉沈公子的邀请,可谓一举两得。 心素微笑:“好。” 顺便去帮萧珊阿姨买一套孕妇保养品。她已经开始抱怨脚有点肿了,脸上也开始长雀斑了,体重更是超出标准+30%。 说起来,萧珊阿姨的孕妇症候群还不是一般的强,来势汹汹,二月里要吃新鲜杨梅,半夜想吃臭豆腐,洁癖更是益发严重,让素来温文儒雅的关教授亦是挠头,颇感狼狈。 所以心素下意识地,不拿自己的事情去烦他们。 何况…… 晚上七点,俩人在N市最大的一条步行街闲逛。 出门时,心素下意识地,关掉了手机,在一霎那,她心中悚然一惊,原来,自己一直都在下意识地,期待着什么,逃避着什么…… 又是下意识地,她摇了摇头。 一圈逛下来,心素和方亭手中已经拎了好几个服装袋了,在一家NOGARA专卖店旁,心素不由驻足,凝视着衣架上的那套淡烟灰色西服,她凝视了很久,直到方亭有些奇怪地:“关姊,你要买男装,买给谁啊?” 语气中不无疑惑,尽管自从关姊离婚以来,好多客户,还有公司里的单身汉都纷纷前来试探,但是,从没见关姊跟谁交往过啊。 她的生活,无趣得让方亭为之扼腕。明明是三十岁都没到的女人,明明是清秀佳人,却永远两点一线,在这个速食年代,绝对是暴殄天物。 心素回过神来,淡淡一笑:“哦,随便看看而已。 在他们结婚的时候,简庭涛,就是穿着同一款NOGARA西装。 一直以来,他都偏爱这个品牌。 起初,心素整理他的西服时,闻到的是他身上淡淡的古龙水的味道。 后来,大约两年前,偶尔地,她会闻到淡淡的,一股馨香。 不应该属于他的馨香。 片刻之后,俩人坐在一间环境幽雅的小咖啡厅内,闲闲喝着奶茶。 方亭一直兴高采烈地,跟心素炫耀着她刚刚打折买回来的战利品,直到发现心素一直若有所思地,凝视着窗外,才有点小心翼翼地:“关姊,有心事啊?” 心素回过头来,微笑:“没有。”她轻啜一口奶茶,“亭亭,最近沈家二公子经常来找你?” 方亭脸红了一下:“才没有,我跟他念大学的时候就认识了,那会儿,我还帮他介绍过对象呢!”她有点愤愤地,“就是那根木头一点都不解风情,每次都把人家女孩子气跑。” 她歪了歪头:“所以,他老追着我说,我欠他一个女朋友。” 心素发笑:“亭亭,你确定他要的是莺莺而不是红娘?” 方亭脸上大开染坊,嘟起了嘴:“我才不想这么多,有钱人家的公子哥,我碰都不想碰,就像……” 她看向心素的脸色,有点惴惴地:“关姊,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可别多想啊――” 心素轻叹:“亭亭,幸福是自己的,别被我的错误示范吓坏了而裹足不前,其实,感情的事情――”她有些难以启齿,正在此时,有人推门进来,心素下意识一看,怔了一下,心里竟然有些微妙。 是叶青岚,和另外一个看上去整洁干练的白衣女子。 叶青岚也是一眼就看到了她,她的眼中,瞬即闪过些微慌乱,但是,仅仅是片刻,她就恢复了一贯的镇定,矜持地朝心素点点头:“你好,关小姐。” 她一时间并未注意到,自己身旁的女子,也几不可察地,朝心素微微颔首。 心素含笑:“你好,叶小姐。”她同样点了点头,朝那个女子投去一瞥。 那一瞥中的涵义,只有她们两个人才懂得。 这个她此前才见过一面的女子,注定要在她的这一生中,占据一个极为独特的位置。 方亭睁大眼睛看向那两个人走过去,空气中隐隐飘过来消毒水的味道,待她们走过去之后,方亭十分不屑地:“关姊,你理那个狐狸精作什么?要是我,早就兜头一盆水泼过去了!” 谁都知道叶青岚想插足简关二人已久,直至最后如愿逼得心素下堂。就连素来敦厚的沈家二公子沈浩楷,爱屋及乌地对心素印象甚佳,而对叶青岚,提起来亦是颇有微辞。 心素只是微笑,并无多言。 片刻之后,心素跟方亭起身,听得身后叶青岚清脆悦耳的声音传来:“庭涛明天从欧洲公干回来,到时候……” 她淡淡一笑,挽着方亭的手,继续向外走去。 告别方亭,心素下意识又到了那家馄饨店,买了一份馄饨带走。 老板娘微带同情跟怜惜地看着她,即便她不知道心素的名字,以往常伴她左右的简庭涛,她可是熟得很,前两年,正是拜简庭涛所赐,她的店里,不仅有记者前来采访,更是为很多N大学子知晓,生意越来越兴隆,已经开了数家分店了。 她自然也知道一年前轰动N市商界的简关分手这一特大新闻。 现在,看着心素形单影只的模样,她微喟之余,极为慷慨地,足足加了一倍有余的分量,亲自递到心素手中,并含笑将她送出门。 心素拎着大包小包,一路走到自己楼下,刚到楼下,她就发现一个修长的人影,伫立在她楼下。 她走近了一看,是简庭涛,身旁还有一个小小的旅行箱,他的手上,还燃着烟。 “怎么今天就回来了?”心素有些诧异,不是说明天吗? 简庭涛将烟熄灭,目光在她手中的袋子上掠过,眼眸一暗,不答反问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跟方亭去逛街了,顺便给萧珊阿姨买点东西。”心素边走边解释,简庭涛拎起箱子,跟在后面。 进了门,打开灯,简庭涛随即将自己的身体抛到客厅里的休闲沙发上,然后,微带疲倦地,松开领带,揉了揉眼睛。心素放下东西,默默转身,去洗手间,绞了一条热毛巾出来:“累了吧,先擦擦脸。” 简庭涛接过毛巾,边擦脸边问:“有没有吃的?” 心素略带歉意地:“只有饼干了,”突然,想起了什么,“我买了馄饨,吃不吃?”她想起叶青岚对她说过的话,心里微微一黯。 于是,她有些忐忑地看向简庭涛。 简庭涛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还是那家的?”他叹了一声,“好像已经很久没吃到了。” 心素浅浅一笑,走到厨房拿出碗,将馄饨腾了出来,端到简庭涛身旁,仍然微带歉意地:“对不起,不知道你来,我让老板娘放了辣椒。” 简庭涛微笑,接过她手中的碗:“偶尔吃点没关系。”他看向心素,“你这么倔强的脾气,不知道是不是吃辣椒吃出来的?” 心素身体微微一僵,半天才会过意来,他――在调侃她? 一时默然。心素坐在桌前,低头不语。 简庭涛真的是饿极了,一贯十分讲究礼仪的他,很难得大口大口地,狼吞虎咽地,吃着馄饨,心素此刻才注意到他身旁的小皮箱,她试探地开口:“你――还没回家?” 简庭涛边吃边淡淡地“嗯”了一声。坐了一天飞机,刚下就来到这儿,一直等着。 心素有点担心:“你应该跟贾……呃,妈说一声,免得她担心。”她的脸微微一红。 简庭涛仍然低头吃着馄饨,他的眼底,闪过一瞬即逝的笑意,但是,不动声色地:“我给妈打过电话了,她知道我在你这儿。” 心素顿时大窘,双手绞扭着,一言不发。 简庭涛似乎没有留意到,吃完馄饨之后,就半躺在沙发上,闭着眼。 待心素收拾整理完毕,走出厨房,有些手足无措般,站在他面前,看着他。 他仿佛睡着了般,呼吸轻浅而平顺。 心素悄悄走到房内,抱出一床薄被,轻轻地,盖到了简庭涛的身上。 下意识地,帮他仔细地掖了一下边边角角。 简庭涛蓦地睁开双眼:“干嘛?” 心素有点窘:“没什么,帮你盖被子,”她垂下头,“你春天不是容易感冒?” 简庭涛笑了一下:“我没睡着,只是躺躺就好。” 心素的脸红了,她瞥了一眼墙上的钟,有些吞吞吐吐地:“你今天……今天晚上……” 简庭涛微微挑眉,没等她说完,就从口袋里拿出一支手机,径自拨出号码:“妈,让司机送几件换洗衣服过来。”他瞥了眼心素,“嗯,她很好。” 说完,放下电话,继续挑眉,问她:“有事吗?” 心素有几分气恼,话都被他说完了,还能有什么事?这个简庭涛,还是跟十年前一样霸道:“没事,不过,你今晚,真的要……要……”她的脸又红了。 简庭涛微微一怔:“怎么,不欢迎我今晚借宿吗?” 心素低头,脸继续微红。 看着心素此刻垂着头局促不安的模样,简庭涛不由有几分好笑地附耳过去,“心素,你的脸,已经烫得可以煎鸡蛋了。”他的声音蓦地暗哑,“……和当初,我们结婚那晚一样……” 心素更是窘得头深深埋了下去。 简庭涛不禁微微一叹:“十年我都等了,不在乎这一刻。”他的话音里,隐隐透出几分淡淡的忧伤,“跟你开个玩笑而已。” 他转身:“司机在楼下等我,我走了。” 心素跟在后面,看着他的背影,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脱口而出:“我今天,碰到叶青岚了!” 说完后,就有些后悔,还有些懊恼,她这是怎么了?他会不会以为…… 果然,简庭涛立即回头,似笑非笑地看向她:“我是不是听错了?”他的脸,向她欺过来,“我应不应该感到高兴,签字离婚快一年了,我才你口中听到这个名字?” 他重又附到她耳边:“我是不是可以大胆假设一下,你对叶青岚,并不像你表现的那么不在乎?又或者,你是有点点在乎我的?” 心素略带窘迫地,有些口不择言地:“我只是……只是……” 话未说完,她的唇瞬间被一封,然后,简庭涛放开她,提起箱子,向外走去:“心素,你应该记得当初签字的时候,我曾经跟你说过,叶青岚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从来都不是。” 说完,轻轻阖上门,走了出去。 两天后,一个安静的晚春夜晚,简庭涛和叶青承俩人,坐在N大那个小小的篮球场旁。 是叶青承约他出来的。 这两个多年好友自打各自接下家族生意以来,都很是忙碌,很少有这样的机会,可以好好聚一聚。 难得俩人各自从国外洽公回来,抽了个闲暇,拎了几打啤酒,来到当年一度挥洒驰骋过的地方。 坐在篮球场旁的那个小小石凳上,看着不远处家属区里的灯火,闻着幽幽的槐花香,俩人和当年一样,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话家常。 说了一会儿之后,突然间,叶青承侧过脸来看看他:“庭涛,你知道吗,当年,我很羡慕你。” 在那一弯月光下,他若有所思,他的眼中,含有一丝连简庭涛都无法知晓的深意。 简庭涛微微苦笑。 羡慕他?他喝了一口啤酒,低下头去,一言不发。 他的生活,他的心绪,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吹皱春水,就此不复平静。 一贯高傲的简庭涛,一贯决断的简庭涛,内心深处,早已蒙上一层岁月的烟尘。 既无法淡忘,更无力拂拭。 他爱上了一个劫。 所以,注定要万劫不复。 叶青承注视前方,不经意般:“前段时间,我爸妈又找过你?” 叶氏想跟简氏联姻,从来都不是新闻,也从来都不了了之。 但此次,似乎有所不同,至少,青岚的表现,跟以往都不同。 叶青承是从英国忙完公务回来之后,才得知这一消息。 以他对简庭涛一以贯之的了解,他不认为这是一个好消息。 简庭涛点头:“是,”他又喝了一口啤酒,同样侧脸看向叶青承,“这就是你来找我的原因?” 叶青承也点头,冷静开口,口气中,带有些许无奈:“青岚毕竟是我妹妹,而且……” 青岚对庭涛这么多年来的痴恋,和报上的那些八卦,他毕竟不可能完全当作无动于衷。 简庭涛仰首看向天边:“所以,你来向我求证,是不是?” 他微微一晒,连叶青承都知道来向他求证,而有个人…… 宁愿选择相信…… 他的心底,又是一阵阴郁。 叶青承仍然耐心等待着他的答复。 简庭涛继续喝着啤酒,淡淡地:“报纸上登出来的那些,”他意味深长地看了叶青承一眼,“跟我毫无关系。并且,你知道青岚的工作能力不容置疑,她的确是简氏公司的好员工,这两三年来,为公司作了很多贡献。” 他喝完啤酒,顺手将易拉罐准确扔到一边的垃圾箱中:“还有,青晨,这么多年来,你的妹妹,自然也就是我的妹妹,该照顾和关心的,我自然会照顾,会关心。” 叶青承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说什么。其实,他应该知道,只能有这个结果。 十年前,他早已知晓。 但毕竟,他只有这么一个妹妹。 因此,他略带无奈地,深深叹息。 简庭涛恍若未闻般凝视着前方晃动的树影,他的语气极其淡漠,但不无锐利:“但是,如果青岚做了什么僭越或者出格的事情,我无法帮她,更不会当作什么都不知道。”他转身,继续锐利地盯着叶青晨,“而且青晨,你知道的,我从来,都不会让其他人干扰我的任何决定,十年前如此,十年后,同样如此!” 她所作的一切,无论人前,无论人后,当真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吗? 他的心,抑或会被什么蒙蔽,但他的心,从不盲目。 他永远知道自己要什么。 只是,有些事情,有些心绪,需要时间来慢慢沉淀。 只是,在认清楚这一点之前,他走了很长一段弯路。 还好,一切,都还来得及。 十年来,以他对心素的了解,他有一种直觉,心素和柯旭之间,不止相救如此简单。 而他,想知道一切,哪怕过程坎坷。 抱歉,时至今日,他仍然疯狂。 叶青承一凛,仿佛听出了什么弦外之音,他默然了很长一段时间。 但最终,思之又思,他终究只是拍拍简庭涛的肩,略带歉意地:“庭涛,如果有什么……,看在青岚这么多年……” 他完全想像得出,自己那个为爱痴狂的小妹,会作出什么样的举动。 事实上,当他得知关心素签字求去时,他就有所猜测。 这只不过是为他一直以来的隐隐怀疑,作了一个语焉不详的注解而已。 简庭涛微微一晒,他转开眼去,一言未发。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三章

关键词:

上一篇:心素如简www.4155.vip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