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书评 > 心素如简www.4155.vip

原标题:心素如简www.4155.vip

浏览次数:199 时间:2019-10-06

星河的笙歌 片刻之后,心素坐在客厅里的小小沙发上,一条洁白的大毛巾猛地罩上了她的脸,接着,她就听到简庭涛冷淡而略带命令的声音:“快擦干头发!” 心素仍然愣愣地,低头坐在那儿。雨水仍然一滴一滴地,从她头上滑落,她有些头昏脑涨,她不能思考,对简庭涛的话,恍若未闻。 突然间,一个人影在灯下罩过来,然后,一双大手伸过来,略显粗鲁地,在她头上揉着,帮她仔仔细细地擦着头发。 然后,简庭涛扔下毛巾,进了房间,给她找出了换洗衣物,再出来,一把拽起她,把她推入卫生间,帮她打开了热水器,然后,言简意赅地:“快洗个热水澡,不然会感冒。”带上门,就出去了。 等到心素洗了个澡,换好衣服出来,走到客厅一看,简庭涛依然还在。 他坐在沙发上,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厨房里,飘来淡淡的姜香。 心素向厨房看了一眼,灯亮着,灶台上烧着什么东西,就听到简庭涛淡淡地:“我看到你厨房有生姜,就煮了姜汤,可以祛祛寒。” 心素一愣,她和简庭涛当初相恋近七年,结婚三年,她深知简庭涛是个绝没有厨艺天赋的人。他有生三十年以来,绝无仅有的一次下厨,是在跟心素去瑞士度蜜月的时候,在临时租住的房子里,心血来潮要大显身手,炒蛋炒饭给正在小憩的心素吃,其结果是惊动了当地的火警,一时闹得人仰马翻,费了好大劲才解释清楚原委,弄得心素哭笑不得,弄得嗣后得知消息的贾女士也是哭笑不得。 他――会煮姜汤? 看见心素有些怀疑的神色,简庭涛只是挑了挑眉,起身走到厨房,熄了火,将姜汤端了出来,放到心素面前,简单地:“赶快喝了它。” 心素坐得离他有一定距离,有些困难地,有些百感交集地,将那碗热腾腾的姜汤,喝了下去。 还好,不难喝。 她放下碗,就看到简庭涛抱着胳臂,注视着自己,语气很平淡,但是,目光极其锐利:“你――找我,有什么事?” 心素又垂下头去。 半晌,她轻声开口:“简庭涛,对不起――” 简庭涛截住她的话,他微带探询地看着她:“这是你今晚对我说的第三声对不起,”他微微不耐地,“关心素,你到底――想要跟我说什么?” 他的眼睛,毫不放松地,一直盯着她。 心素抬起头,努力地,对他微笑了一下:“……没什么,我只是、只是想打电话――跟你道一声歉,还有――” “道歉?”简庭涛冷冷一笑,“道什么歉?” 他似是悟到了什么,略带讥讽地:“怎么,关心素,你终于肯正视我当初签字离婚时对你说过的那番话了,是吗?”他紧紧地盯着她,“你不是一直很相信自己的判断力吗?为什么突然之间,会改变主意?” 心素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有些艰难地,她看向简庭涛:“当初,是我……,所以,即便已经到了现在这样,”她的眼睛,避开了简庭涛越来越灼热的逼视,“我还是――欠你一声对不起。” 简庭涛依然看着她,一言不发。 心素又缓缓开口:“并且,我也要跟你说明一下,”她的声音,变得幽暗,“我和……柯轩――”她看到简庭涛的眉有些不耐地挑了挑,她低下头,飞快地,“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她站起身来,有些暗哑地:“我跟他,只是兄妹之情,没有其他任何关系,从来都是。”她微带疲倦地,抚了抚额头,“我言尽于此,如果你再不相信,我也无话可说。十年来,我对你……,”她的话音中,带有些微苦涩和艰难,“不管怎样,今天,谢谢你。还有,听说……,我应该恭喜你。对不起,现在,我想休息了――” 说完,她掩饰般地转过脸去,想入房内。 简庭涛一把抓住她的肩头,他的声音,极其嘲讽地:“你言尽于此了?很抱歉,我还远远没有呢!” 言尽于此?她倒是很喜欢用这句话来做结注,大半年前,她提出离婚的时候,也只简简单单说了这一句:“我成全你们,言尽于此。” 他犹记得当时自己那种惊愕和不解,原先进门时的歉意和不安瞬间化为乌有,随之而来的是排山倒海的愤怒。做丈夫的一夜未归,她这个当妻子的不仅不担心,不问为什么,而是一心想要离婚,而且,用的是这么拙劣的借口!她当真,就这么迫不及待了吗?! 十年前的那个秋夜,他亲眼所见的那个牵手,早已在他心上刻下深深的印痕。那时年轻气盛的他,一时心痛,一时负气,曾经与心素冷战,他不去找她,而是天天跟叶青承泡在一起,足足郁闷了整整一个星期。 彼时才念高三的心窍玲珑的叶青岚,从简庭涛落寞的神情中,似是悟出了什么,不但心情立刻变好,而且,仅仅是他平淡的一句话:“好好学,争取考上N大。”就足以使一向能懒则懒的叶青岚头悬梁椎刺骨日日夜夜奋战题海了。 当时叶青承的心情,亦喜亦忧,站在他的立场,无法多说什么,他只知道,个中详情,从头到尾,简庭涛只字未吐。 而仅仅一个礼拜过后,简庭涛便又从他眼前消失,就此不见踪影。 三天后的一个夜晚,叶青承从图书馆出来,路过那片小小的杉树林,下意识转头一看,在昏黄的路灯下,看到两个人。 背着他站着的,是个纤弱的身影,而在那个身影对面站着的,是一个他熟悉的人,简庭涛。}B_n}简庭涛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他几乎是有些讨饶地说着什么,他的眼神,极其专注地盯着自己面前的那个人,那种眼神,那种炙热的眼神,那种甜蜜而微带苦涩的眼神,那种忽略周遭所有一切的眼神,宛如飞蛾扑火,让他无法不动容。 所以,在回宿舍的路上,叶青承一直出于惊愕状态。 当天晚上,他就赶回家中,找父母谈了整整一晚。 毕竟,他只有一个妹妹。 只是后来,即便简庭涛努力自我排遣,自我宽慰,那道微微的裂痕,也已经深入心扉。 想记,记不真切。 想忘,忘不彻底。 这又何尝不是他这十数年来,直到现在仍无法释怀的内心剖白? 只是,他又何尝愿意就此认输? 于是,仿佛在瞬间,这么多年来的隐隐刺痛就找到了一个宣泄口,他强迫性地将心素的脸紧紧扳向自己,他有几分讶异地看到心素脸上,似是有着薄薄的泪痕,他下意识略略松手,但他的脸,仍几乎贴着她的脸,“既然你一心想要将我们以前的恩恩怨怨说个清楚作个了断,那我们不妨来好好算算这笔帐!”他盯着她,“你跟――那个人,只是兄妹之情?!那么,为什么,你随身带的吊坠里,会刻着一朵桔梗花,还有他名字的缩写,K.X.?还有,你的心神恍惚,你的……”他欲言又止,他的眼神灼灼然,“既然你全然一副无辜的样子,那么,能不能麻烦你解释一下,关心素小姐――” 心素头痛欲裂,她只记得自己模模糊糊说了一句:“你误会了,那不是柯轩,那是……” 眼前一黑,就此晕了过去。 当心素悠悠醒来的时候,她睁开眼,看到的是高高的屋顶,她有些疑惑地,转眼看四周,结果,她吓了一跳。 因为,她很快就发现,自己所置身的,居然是简家别墅里,她和简庭涛当年住过的那个房间。 她怎么会在这儿?她一边慢慢起身,一边回想。 不一会儿,她就想起来了,她淋了雨,然后,晕倒了,在简庭涛面前…… 她慢慢打量了一下四周,屋外全黑了,房内也只有床头灯,亮着幽幽的光。她睡的,还是那张进口的KING-SIZE的大床,房内仍然是她离开时的陈设,床对面,还是那个她当年一眼看中的红檀木的古董柜,左侧还是那个仿古的沙发,沙发前放置的还是那个水晶茶几,甚至,茶几旁的那盏落地灯,还是她当年在瑞士挑中的,曾经被简庭涛笑话过的,那个造型朴拙可爱的小企鹅,一怔之余,她不禁浅浅一笑。 当她的眼睛,向右一转的时候,又是吓了一跳。 她看到简庭涛,睡在那张躺椅上,身上盖着西装,睡得正香。 她心头一暖,悄悄下床,拿起一床毛毯,轻轻地,盖到他身上,然后,注视着他的睡颜。 他睡得很安稳,仿佛极其疲惫般,下巴上显出淡淡的青痕,一贯极其讲究仪表的简庭涛,袖子口马马虎虎地卷着,还带有几道不显眼的泥痕,而且,他还是习惯性地,用右手枕着头睡觉,呼吸平顺,睡得很是安详,纯真如孩童。 他们刚结婚那阵子,心素半夜醒来,总是会对上一双清亮的眸子,他就那么一瞬不瞬看着她,而当她略带疑惑地扬眉看向他时,那个人,总是讪讪地,即刻转身入睡。 后来,他越来越忙,他也越来越,睡得很沉很安稳了。 心素又是浅浅一笑,下意识看了看表,半夜十一点半。她一愣,再看看日期,天!居然已经过了整整一天,也就是说――她睡了整整一天? 就在这时,简庭涛似是听到了一些动静,他微微动了动身体,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他仍然习惯性地,先揉揉眼睛,然后,他看到了眼前心素的脸,连忙坐起来:“你――怎么醒了?” 心素微笑了一下,他看着心素的温润笑颜,不禁一怔。半晌,回过神来,他起身,掀开毛毯,站起来,伸出手轻触心素的额头,淡淡地:“嗯,好多了,已经不发烧了。” 说着,仍是淡淡催促道:“你还是继续上床躺会儿吧,”他看着心素,向她解释,“你昨天晕过去之后,我就把你带回来了,请张医生看了一下,他说你最近疲劳过度,再加上被雨淋了,肺部轻微感染,给你打了两针,还配了些药,一会儿记得把药吃了。”张医生是简家的家庭医生。 心素有些酸楚,她顺从地,重又回到床上,静静躺着,看着简庭涛出去了。 不一会儿,他又上来了,手中拿着一个托盘,上面是一个碗,碗旁还放了一杯水。他放下托盘,坐到床头的小椅子上,端起那个碗:“我让厨房里做的梗米粥,你趁热喝了,喝完之后,记得把药吃了。”他看着心素接过碗,又起身,走向更衣室,拿了换洗衣服出来,径自走到了浴室里。 等到心素把粥喝完,再把药吃了,简庭涛也洗完澡,换了家常休闲服出来了,他的头发,仍然有些湿漉漉的,他随意地,用大毛巾边擦边对心素说:“天太晚了,你今晚就睡这儿吧。”他又补了一句,“妈去万佛寺进香吃斋去了,要到周末才回来。” 心素怔了一下,她看向简庭涛,还是有点不相信地:“我真的――睡了一天?”也就是说,她跷了一天班? 简庭涛继续擦着头发,点了点头,不经意般地:“我帮你跟邱总请了两天假。” 事实上,他也跷了一天班。从昨晚把关心素抱回来之后,他顾不上家里开门的王阿姨好奇且研判的样子,也顾不上张医生一边给心素做检查一边不时瞄向他的眼神,更顾不上他凌晨五点多打电话过去,让总裁助理,当年的N大学弟封诚岳取消今天一天的行程,将所有等待披阅的文件全部送到家里来时,封诚岳语气中掩饰不住的极度惊诧。 他一边披阅着文件,间或打着电话,一边不时注意着心素的动静,一直忙到了晚上八点,才略略在躺椅上休息了一会儿。 心素垂下眼:“谢谢你。”但她还是坚持起身,“我已经好多了,我――还是回去吧。”不知为什么,想到要继续留在这个房间里,她的心里,就有些不自在,还有些酸楚。 毕竟,现在的她,已经…… 简庭涛停下手中的动作,注视了她半晌,然后,走到她面前:“关心素,你为什么,还是那么倔犟,”他轻轻地,抬起她的下巴,“又或者,你在害怕什么?”他的语气中,带有一丝危险,他的眼睛,奇异地亮着,“看来,你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但是,你应该还有一些话,没有说完吧?” 他的双眸,已经锐利地盯住了心素胸前的那条项链。 他清晰地记得心素晕倒的那一霎那,未说完的那句话:“那不是柯轩,那是……” 他知道,心素虽然倔强,虽然固执得几近让他咬牙切齿,但是,心素从来不说谎。 而且,心素十年来,淡泊得除了他和柯轩,与其他男性,几乎从无来往。 这一点,他极为确信。 因此,一直以来,他从不勉强她参加任何无谓的应酬。 那么…… 他从昨天开始,直到现在,满脑子都在想着这句话,一时喜,一时忧,他的脑海里,一直都在不停地思考,不停地反反覆覆…… 他一直在等,等着关心素向他解释,向他说明。 这个解释,迟到了整整十年。 心素垂下了头去。 她感觉到,自己被一双手臂,轻轻圈住了,一种久违的温暖,霎那间,涌上了心头。 她下意识地,将头埋到了他的胸前,下意识地,汲取着,那种熟悉的气息。 简庭涛感觉到了心素微妙的动作,一瞬间,他的身躯,震动了一下,然后,他略略松开心素,他又一次,轻柔地,抬起心素的下巴,然后,俯下了头去。 他的唇,落在了心素的唇上。一开始,极其极其轻柔,但是,只是片刻,他便紧紧地,拥住心素,他的吻,也变得越来越激烈,越来越灼热,心素无力地用手推着他,但是,始终推挡不开。 她的眼中,悄悄地,滑下一滴泪,沿着脸庞,渐渐下滑。 简庭涛感觉到了,他突然间放开她,他拭去那滴泪,盯着心素:“为什么哭?” 心素心中又是一阵酸楚,现在的他,已经…… 于是,她轻轻挣脱开来:“我还是回去吧。” 简庭涛面色紧绷地,注视着她的神色,片刻之后,冷冷地:“到了现在,你还是不愿意对我坦诚以对?” 心素垂下头去,心底深处的那道伤痕,即便十数年过去了,仍然是淡淡的痛。 她的眼前,又浮现出叶青岚的面孔,浮现出那张小报上的报道。 既然……,说与不说,又有何分别? 事到如今,伤己已成定局,但是,又何必再去伤人? 但是,不论如何,她还是欠简庭涛一个解释,而且,他的介怀,远远出乎她的意料。 因此,她低低开口:“那条项链,那个吊坠,是柯旭的遗物。” 她抬起头来,澄静无波地看向简庭涛:“他是柯轩的弟弟,他十七岁那年就去世了。”她的眼神,穿过简庭涛,看向远方,“十三年前,他为了救我而被车撞到,就在你救我的那个路口,后来,他去世了……” 简庭涛蹙起了眉头,那个路口?她跟柯轩捧着桔梗花的那个路口?她独自一人站着的那个路口? 他必须坦承,一直以来,他想到过很多种可能性,但是,唯独没有想到这一点。 原来,从一开始,他的猜忌,他的疑虑,方向完全错误。 原来,他一直潜意识里介怀的,竟然是一个已然逝去的人。 他的嘴角,牵出一抹略带讽刺的笑,他继续注视着那条项链:“我一直以为那是你妈妈的遗物,我一直没有在意,直到三年前……,没想到,我竟然错得那么离谱,原来一直跟我争夺你的关注,争夺你的心的,竟然是一个早已不存在于这个世上的人。”他的笑容,带上了微微的苦涩,“那么,当初你答应我的求爱,也仅仅是因为我在同一个地点救了你,还是因为在我的身上,你找到了一些他的影子?” 十三年前?也就是说,从一开始,那个人就横亘在他们中间? 那么,心素和柯轩一直以来比兄妹之情更要默契的淡淡情愫,就完全可以解释了。 那么,三年多前,他亲眼看到的那幕情景,他亲耳听到的那一声“妈”,也完全可以解释了。 这个十八岁就认识他,四年多前嫁到简家的关心素,这么多年来,在心底深处,还一直在为那个人守住一份坚贞,不是吗? 心素看着简庭涛,待要开口解释些什么。 可是,她看到后者的脸上,完全是一片阴霾。他不看她,而是坐了下来,凝视着不远处某一点。 她有些担忧,于是,开口唤他:“简庭涛――” 他恍若未闻,他根本不理睬她。 过了很长很长时间,他们一直就这样僵持着。 最终,心素腿都已经站酸了,她几乎是有些哀怨地看了简庭涛一眼,这个木头! 她有些无奈,算了,又不是只有他精通兵书,她也会。 于是,她转身向门外走去,淡淡地:“那,我先走了――” 果然,她的手方触到门把手,后面一个人影就突如其来地,罩了过来,她随即被拉入一个怀抱中。 当然是简庭涛。 他紧紧地搂着她,他的气息,极其不稳地,在她耳边吹拂着。 但是,他不开口。 他一直不开口。 心素快被他搂得窒息了,她有些费力地:“简庭涛……”这个矛盾又别扭的男人! 简庭涛的手臂依然箍着她的腰,他的声音,有些阴郁地响了起来:“让我好好想想,不要吵我!” 他的心情,依然很差。 关心素在认识他之前,居然心底,曾经进驻过一个人。 或许,在认识他之后,那个人的身影,依然如影随形。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居然又十分微妙地,稍稍松了口气。 不是柯轩,不是柯轩…… 就好。 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心素听到简庭涛的声音,简单然而坚决地:“关心素,你以为过了今晚,我还会放过你吗?” 她的下巴被攫住,他的语气中,多了几分阴郁,和淡淡的愤懑:“这么多年来,你第一次主动来找我,这么多年来,你第一次主动从自己的保护壳里走出来,我一直都在等你,我等了这么久,等了这么长时间,甚至……,才等到今天,你以为,我还有可能放弃吗?”他的语调很是平淡,“不管那个叫什么柯旭的,在你心中占据一个什么样的位置,上天注定这一辈子,我都要牢牢绑住你!” 他的呼吸,在心素耳边萦绕着:“心素,很抱歉,十年后的我,仍然疯狂。”他的语气,不是征询而是肯定:“我们复婚。”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心素如简www.4155.vip

关键词:

上一篇:第十一章

下一篇:第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