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书评 > 心素如简www.4155.vip

原标题:心素如简www.4155.vip

浏览次数:132 时间:2019-10-06

云上的日子 在剩下的这段时间内,每次当心素走近医院那栋大楼的时候,下意识抬头看去,总是会看到四楼南面一个房间的窗口,现出一张笑脸,和那双第一时间朝她挥动的手,那个笑容,带着无比的纯净和率真,映着明媚灿烂的阳光,却比阳光还要明媚,还要灿烂,让心素每每也不由自主会心一笑。 当心素进了病房,坐在简庭涛面前跟他聊天的时候,他总是有些脸泛红潮地,呼吸也开始有些不畅,当心素看着他时,他的眼神也总是左忽又飘,而一旦心素低下头去,他立刻就偷偷盯着她,让那两个在一旁的护士MM总是抿嘴而笑,悄然退开。 而且,每次心素要离开时,他总是不顾劝阻,执意要送心素出门,当心素已经走到了楼下,有一次不经意地,回望了一下,就看到简庭涛一直站在那个大大的玻璃窗旁,默默凝视着她,直到她走出医院门外,他还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 心素的心底,再一次,涌过一阵从未体验过的情绪。她的心里,开始有了春天般的无限暖意,和青草般馨香的气息。 又过了一段时间,简庭涛的伤基本养好了,他重新返回了暌违已久的学校。 心素生平第一次地,心里居然有些忐忑不安,因为,她不知道这个从来就不按牌理出牌的简同学,回到学校后,下一步,究竟要采取什么行动。那种轰轰烈烈的BBS大战,她已经深受其害,可不想经历第二次。 拜那场BBS大战所赐,这学期开学伊始,当心素首次和其他同学去上新闻系的选修课的时候,那个人老心不老的,不但为人风趣,衣着也很赶潮流的前任新闻系系主任茅老教授,对着选修名单浏览一圈之后,似有所悟般,居然兴致勃勃地,立刻将心素专门点了起来:“谁叫关心素?谁叫关心素?” 一副极其仰慕,亟盼一见的表情。 心素有些纳闷,有些脸红地,在四周人群的窃窃私语和低低哄笑声中,站了起来:“我是。” 只见鹤发童颜的茅老教授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了垂着头的她老半天,才煞有介事地点点头,笑眯眯地“嗯”了一声:“不错不错,有乃父之风,怪不得能迷倒我们新闻系的高材生啊。” 一时间哄堂大笑。 心素看着这个风趣的老头子半开玩笑半当真的样子,当时,窘得真恨不能有个地洞钻进去。" 所以,当时的她,铁了心要和简同学撇清一切关系。 但是,现时情况又有了新的变化,就连她的心,也渐渐泛起了淡淡的涟漪,因此,她有些惴惴不安,还有些一筹莫展。 奇怪的是,出乎心素意料之外,简同学自返校后,有将近一个月,都没有任何动静。 而且,自打他回校之后,心素也从来没有见过他,他一直杳无踪迹。 心素有些如释重负之余,又不免有些纳闷,这个简同学,做事永远都那么出人意表,但是,既然他不动,她也就安安心心地,上自己的课,看自己的书,只是,居然有时候,心里会掠过一丝丝,极其极其细微的怅惘。 她又下意识地,摸了摸颈上的项链。 差不多一个月过去了,因关先生出差,心素近来一直没回家,就住在宿舍。这天晚上,她照例去上自修,因有些感冒身体微恙,便提前八点多钟回到宿舍。一走进宿舍楼的时候,她就有些奇怪地发现,那个胖胖的阿姨和善又略带诡秘地,直冲着她笑,而且,在上楼时,一路上,都似是有人对她指指点点,她只是略略皱了皱眉,便安静地,穿越过那一层层的楼梯,走向自己宿舍。 一进宿舍,她就一愣,她们宿舍的另外三个女生向来用功,平时这会儿都还未归,她通常也正是趁这段难得的独处时光,听听音乐,看看书。但今天,这三个人,联同难得在她们宿舍露面的方慧同学,居然都在。 她有些奇怪,还未发问,只见方慧动作有些夸张地拍了拍脑袋,急匆匆地向外跑:“哎呀呀,光顾着串门,忘了我们宿舍菁菁的男朋友让我给带她话了,先走了啊――” 话未说完,便穿过心素身边,急急向外奔去。 心素知道方慧素来大而化之,倒也不以为意,一笑置之,跟宿舍里同学寒暄了几句,便躺到床上,闭上眼,下意识地,又听起那首已经听过无数遍的,TearsinHeaven。 一时间,沉浸在音乐中,她并没注意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宿舍里的三个女生,先后悄悄地,都出去了。 没过几分钟,有人敲门,心素环顾一下四周,室内没人,于是,拉下耳机去开门,门外站着一个陌生的个子娇小的女孩子,一见到心素,眼睛笑得弯弯的:“你是关心素吧?” 心素有些诧异:“是啊。” 那个女孩子拿出一封信,递给她:“我是楼下101室的,有人让我把这封信交给你。” 说完,没等心素反应过来,仍是笑着,立即转身走了。 心素有些发怔地看着那个女孩子蹦蹦跳跳跑远的身影,返回宿舍里,打开信封,里面,是一张折叠得很是精致的信纸,她下意识地展开,上面是一行行的字迹,潇洒飘逸: 关心素: 今天,是我认识你的第一天。 我不知道,这封信,到底会在什么时候,才能送到你手中,但是,你知道吗,从在那棵相思树下见到你的那一刻,看着你的眼睛,我已经,完全不是我自己。二十年来,我从来也没有像今天这样。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或许…… 心素愣住了,她下意识地,看向最后面的,字迹挺拔飞舞的落款:简庭涛。 正在此时,又有人敲门,她拉开门,同样的,是一个陌生的女孩子,笑眯眯地:“关心素吗?” 心素点头,只见那个女孩子同样拿出一封信:“有人叫我送给你的。”她有些调皮地冲心素眨眨眼,“我是102室的,别记错了啊。” 说完,也走了。 就这样,几乎每隔一两分钟,就有人来敲门。 “我是103室的,有人让我给你带封信――” “我是104室的……” “我是……” …… 心素就这样有些手忙脚乱,还有些目瞪口呆地,一次次开门,一次次地,接过她们手中的信。 终于,当她又一次打开门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她们宿舍那三个女生的笑脸:“心素,我们是410室的,有人托我们给你带一封信。” 心素是好气,又好笑。 然后,就这样走马灯般,到晚上十一点半左右,从101室直到630室,心素共接到180封信。 她不用拆开来看都知道,自然均是出自于简庭涛同学的手笔,凝视着手中厚厚一沓的,还细心地编上了编号的信,她的心中,涌上了一阵极为复杂的情绪。 她慢慢地,拆开最后一封信,一看日期,她想了起来,那天,是他住院前一天。 也就是说,那天,是他认识她的第一百八十天。 每一天,他都写了一封信给她,直到他…… 她慢慢地,低下头去,坐在床边,她的心里,又泛起了一阵淡淡的涟漪。她一直低头坐着,直到电话铃响,宿舍里的一个女孩子去接,听了几句之后,对心素说:“心素,楼下阿姨让你下去一趟,说有事找你。” 心素愣了一下,还是推门出去了,走到楼下,阿姨还是冲着她和善地笑,然后,递给她一个小小的盒子:“有人托我交给你的。”她又补了一句,“他让我转告你,要你当场打开。” 心素道了声谢,下意识地,打开那个盒子,里面是一支小小的录音笔,和一副耳机,还附了一张纸条,仍然是那个挺拔飞舞的字迹: 请打开录音笔。 心素不自觉地,嘴角微微一牵。这个简庭涛,花样百出,不知道究竟想干嘛。 于是,她边上楼梯,边戴上耳机,按下按键,里面,果然是简庭涛那年轻而好听的声音: “关心素,当你听到我的声音的时候,你应该,已经收到我的信了吧。从我认识你,到我住院前一天,整整是一百八十天,每一天,我都给你写了一封信,写下了我要对你说的话,还有……” 心素静静地,一直听了下去,直至进了宿舍门。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她听到了简庭涛深情而略带紧张的声音: “关心素,现在的我,积攒了整整一个月的勇气,就站在你们宿舍楼下,你能不能从窗口,看一看我――” 话音嘎然而止。 心素拉下耳机,一眼看到宿舍里的女孩子们趴在窗前,而且,她仿佛是现在才意识到,似是有些微的喧闹声从窗口传来。 她慢慢走过去,走近窗前。 室友们回头一发现她,就立刻笑着,一齐把她推到窗口,她向窗下一看,一下子愣住了,窗下站了一圈人,当中站着的,是简庭涛。 这并没有什么,但是,在简庭涛的身前,用烛光,围成了三个数字:520。 520,520,520……心素的心中,微微一动。 原来,今天是五月二十号,巧的是,今天,也恰好是她十八岁的生日。 更让她心里一动的是,简庭涛的手中,抱着一大束的花。 浅紫色的,桔梗花。 他正抬着头,看向心素,他的眼里,无比的诚挚,他就那么默默地,抬着头看她。 在他四周,围成一圈的人群也瞬间鸦雀无声。 心素的心中霎那间一暖,她的眼睛,微微发涩。 桔梗花,桔梗花…… 片刻之后,她站在简庭涛对面。 夜风轻轻地,吹动着她的长发。 俩人对望着,仿佛,四周寂无一人。 简庭涛静静地,凝视着她,然后,将桔梗花慢慢地,送到她手中:“生日快乐。” 心素接过花,微笑了一下:“为什么不送玫瑰?” 简庭涛也微笑:“因为她的花语,”他的眼睛,灼灼地盯着她,“不是我想对你说的话。” 心素将脸放在花束上面摩挲了一下,依然是那种柔软的触感,依然是那种淡淡的馨香。 恍惚中,她看到了那束花的背后,闪现出一双含着微微笑意的眼,那双眼,带有些微的鼓励,带有些微的期盼,还带有,些微的哀伤。 一闪而过。 她的心头,蓦地掠过那个小小的笔记本上的,那段话: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 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 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 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唯有轻轻的问一声: “噢,你也在这里吗?” 她抬起头,朝简庭涛微微一笑。 不久之后,在外人眼里,关心素和简庭涛已经是一对温馨的小情侣。 并且,对于简庭涛在历经险阻后,夙愿终得以初步达成,他周围的同学好友们,包括叶青承,嘴上不说,心里也为他高兴。 但是,他们不知道,简同学筹划已久的俩人第一次约会,竟然会演变成下面这个样子。 当他有几分小心翼翼地,在那棵相思树下,有些吞吞吐吐地:“明天,你――有没有空?” 他的口袋里,静静躺着两张世博园的门票。 他知道,关定秋先生对花卉的爱好在N大是出了名的,老爸如此,女儿必定耳濡目染,因此,费尽心思在世博园开园之日,动用简氏公司的关系,花高价买来两张门票,一心想跟心素同去观赏。 心素注视着他又有些微微泛红的脸,然后,垂下头:“有空。” 简庭涛有几分欣喜地:“那――我们……” 心素抬起头来,截住他的话:“明天你请我去吃小馄饨好不好?”嘴角竟然泛起一抹略带淘气的笑。 简庭涛一时间看呆了。 半晌,他回过神来,连忙地:“呃,好啊,明天,我……”他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下去才好。 心素笑看他有些窘迫的神色,替他接了下去:“明天下午三点,就在这儿,不见不散。” 说完,微笑着,又看了他一眼,衣袂翩然地转身离去。 俩人坐在那个小小的馄饨店中。 心素是这里的常客,因此一进门,老板娘就热情地招呼她:“又来啦。” 接着,不无好奇地,看了简庭涛一眼,嗯,男孩子长得不错,斯斯文文的,也很有礼貌的样子。 她又看了心素一眼,嘴角泛起一缕笑意,两年多了,这个看上去有些忧郁的女孩子,第一次跟男孩子来吃馄饨呢。 心素微笑了一下:“两碗馄饨,”她征询似地看看简庭涛,“你吃不吃辣?” 简庭涛从来没来过这种小店,简氏企业麾下有数家大酒店,家里大厨的手艺在N市商界也是有名的,正在有些好奇地四处打量,突然间听到心素的问话,看向她:“你吃,我就吃。” 一旁的老板娘抿嘴而笑。 心素先是一怔,微微失神般,然后,蓦地回过神来,嘴角牵起一抹淡淡的笑:“那――我可是吃得很辣的,”她有些捉狭般,笑意加深,“而且,喜欢放很多葱,很多香菜。” 简庭涛神色恒常地,对着老板娘:“麻烦你,跟她一样。” 老板娘笑着离去。 心素有几分愕然地看着他,他悠然地回看她,俩人都情不自禁地,微笑了一下,然后,各自微微脸红。 后来,她才知道,简庭涛从小到大,因为习惯,再加上遗传自简非凡先生的轻微支气管炎,从不碰任何刺激性的食物。 他们之间,也曾有过,那么美好的时光啊。 简庭涛跟心素开始经常约会了,心素很快就发现,简庭涛的心思细腻,远远超过她的想像。 心素爱花,他陪心素去看花展,心素好静,他默默陪她上自修,走在街头,他永远走在外侧而让心素走在内侧,那家馄饨店,更是他们常去的地方。他们有时也带上他们一起救了的那个女孩童童,出去游玩,这个小小的女孩,无形中,成为了他们感情的一种维系。 间或,他们也去登山,那是俩人都喜欢的一项运动,只是,有一次,当俩人都登上了N市最高的南山的时候,简庭涛发现,心素的眼睛,一直凝视着一个方向,他顺着她视线看去,那是一个山麓,那里,有一片小小的墓园。 心素凝视了很久,风吹动着她的长发,她纤弱的身影,连同那缕长发在风中微微摇曳,简庭涛一时看得怔住了,也正在此时,他第一次,注意到了她脖子上的那根项链,还有那颗坠子。 半晌,心素转过脸来,看向简庭涛,后者正默默地,注视着她,于是,她微微一笑,伸出手去,牵住了他温暖的手:“走吧。” 那是他们之间的第一次牵手,青涩,而甜蜜。 那是青橄榄般的滋味。 又一年的深秋来临了。 心素独自一人,又一次,带着桔梗花,去了那个墓园。 她静静地,坐在夜风中,对着那方洁白的墓碑,看着那张微笑着凝视她的,年轻的脸,一个带有些微喘息的声音,低低地,仿佛又在她耳畔响起:“心素,不要难过,”那个声音带有淡淡的笑意,“如果有一天,你找到了真正属于你的那个守护天使,我一定会在天上,开心地祝福你……” 她在心底,低低地:“柯旭,你看得到我吗?你在天堂里,快不快乐?你寂不寂寞?你还会强忍着痛吗?还有,你――喜欢我带来的桔梗花吗?”她的泪水,悄悄滑落脸庞,涩涩地,滑过她的嘴角,“柯旭,你一定要记得你的承诺,你记得一定要祝福我,这一次,我是真的,真的――很需要你的祝福……” 那个毫不犹豫挡在她面前的身影,那个浑身上下都是鲜血的身影,那个一直以来以无比毅力强忍病痛的身影,那个在倒下去的一瞬间,嘴角仍然噙着淡淡微笑的身影,又一次,在她脑海里,不停地来回闪现。 她含着泪水,微笑着,站了起来。 回到家中,心素接到的第一个找她的电话,是柯轩打来的。 一接到电话,她才猛然想起,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见到柯轩了。 只见柯轩仍然那么温和地:“心素,有没有空,我有事想找你聊聊。” 心素仅仅沉吟片刻,便应诺:“好。” 秋夜里,心素和柯轩坐在操场上,心素下意识地,打量了一下柯轩,依然温文,依然淡定,但是,当柯轩转过眼来看向她的时候,他的眼中,有着一瞬即逝的淡淡忧伤。 柯轩仰首看夜空:“心素,记不记得那年,我,你,还有柯旭,一起看星星,是你指着那些星星告诉我们,哪儿是大熊星座、小熊星座,哪颗是狮子星,哪颗是北极星……” 心素也抬头:“记得,那时候,柯旭还说我说错了狮子星,因为,狮子星旁边,总是有北极星守护的――”她停住了话,因为,那时候,柯旭,那个俊挺的少年,在她耳边快速而低声说了一句―― “我想一辈子,当你的北极星。” 但是,那年十五岁的她,只顾着看星星,她是后来才…… 心素低下了头去,片刻之后,她转过头去,看到柯轩正专注地看向她:“心素,你终于――找到你的北极星了吗?”他的脸上,有着不易察觉的痛楚。 心素一怔,她的心中,又是微微一痛。 柯轩微微轻叹一声,又沉默了片刻,然后,伸出手来,牵住心素的手:“心素,你愿意让我,做你永远的哥哥吗?” 心素有些歉意地看向他,张张嘴,待要说什么,柯轩止住了她,微笑道:“心素,不用说抱歉,人生本来就是这样。” 他用宽厚的大手,一路牵着心素,静静地,往回走。 他们并不知道,有一个修长的人影,始终伫立在不远处,一瞬不瞬地,看着他们。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心素如简www.4155.vip

关键词:

上一篇:细雨的呢喃www.4155.vip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