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书评 > 寂寞恋人之蓝心【www.4155.vip】

原标题:寂寞恋人之蓝心【www.4155.vip】

浏览次数:139 时间:2020-02-11

  此时,秋意正浓,如水的月色洒在大地,山影朦胧,遍野荒凉。在这座小城,闪烁的霓虹也带上了月的寂寞。大街上,行人稀落,时不时有三两个醉酒的浪子踉跄而过。车过,风起,颤抖了挂在枝头的木叶。可怜的人,遥望着远方,眼含泪花,满怀凄凉。
  似水流年,205包厢,俞言望着掩门而去的沐木,心中一片荒芜。她想:为什么,一开始自己没有站到他身旁;为什么,自己没有第一时间冲过去帮他抹净嘴角的血丝;为什么,明明很喜欢,却要如此怯弱,如此压抑。本以为自己已够勇敢,终究还是退缩了。此刻,他已离去,是否,再也无法靠近。
  虽然,每个人都努力着想要把气氛活跃起来,然而正如一个沉浸于悲伤中的人强颜一笑,十二分的力,负三分的效果。经过那一场突如其来的闹剧,谁又能有那么些心情来愉悦。包间里的气氛,在震耳的音乐声中俞显得压抑,沉闷。
  俞言笼回思绪,接过思甜递来的蛋糕,小心的将它们运送到那群沉沉气死的青年男女面前。抹奶油,扔蛋糕,本已设定下的剧情,却因为主角的突然离场而作罢。俞言拾起那本属于她的一块,静静地坐到思甜的旁边。一口,一口,每一个都食的很慢,很认真。
  曲终,席尽,人走,茶凉。陆续,已有几人离开了包间。此时,小哥正抄着话筒,吼着那永远的《朋友》,可谓是句句情真,声声意切;杨松斜提左手的酒瓶在右手的杯子满了一杯,只一仰头,酒尽杯空;张迪懒懒的靠在沙发上,瞪着迷蒙的醉眼痴痴望在闪动着七色光彩的天花板上;张郎与刘波时不时的碰一下酒杯,片语未有;俞言,思甜,还有另三个女生,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偶尔从荧幕移过眼睛环视一回周围那许多发病的人。
  这一场剧,从一开始就注定要以一支忧伤的旋律来结束。对于这一点,每一个到场的沐木的朋友都很清楚。只是,每个人都还是努力着、尝试着去改变,每个人都希望摘掉沐木眉间的忧伤和眼中的寂寞。然而,当沐木提着吉他走进包间那一刻,他们已发现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她,不可能从他的记忆里清除出去,她留在他心口的伤也只能交于时间来慢慢抚平。
  马路上飞驰而过的车辆,带起了扑面刺骨的寒冷,路旁的黄叶不停的颤抖着那单薄的身体。从似水流年的大门出来,俞言不禁一阵哆嗦。她抬手拉了拉衣领,而后环在胸前,不紧不慢的与思甜一起朝候车区走去。
  沐木说,要是你没有开好宾馆的话,让我带你去他那挤一晚,他今晚去张郎那里睡。
  该死,看着秦思甜勉强自然的表情,俞言只觉得心猛一收缩,眼泪差点流了出来。她转过头,望向小街的尽头。此刻,寒意更甚,不自觉的,她开始使劲的搓揉起手臂。
  秦思甜轻轻拉了下俞言的衣角,满面温柔如水。
  车来了,走吧。
  本来,俞言早已开好了住房,但终于还是没有告诉思甜。她只是想要去那个他生活了四年的地方看看,即使那里真的有身边这女子的影子,她已不再介意。
  其实,我与他也只是好朋友,就像你和他那样。
  小区看起来有些破旧了,但相对来讲显然要安静的多。路灯昏黄,照在晚归的路上。俞言和秦思甜缓缓地走在那条沐木日日穿梭的小道上,各怀心事。
  俞言沉默的跟在秦思甜身侧,对于他们的关系,她不想去想,又不得不去想。这一年,他们之间真的什么都没有,那她又如何会对这里如此熟悉?秦思甜偷偷看了眼身后的俞言,心中百般的情绪,她看得出她深爱着他,她能够读懂她眼中的寂寞,她们又何尝不是一样的人呢。
  推开门,是一个干净整洁的客厅。在这十来平方米的地方,挨门靠墙放着一张四方的饭桌,几把木制的凳子齐齐的顺在桌底,门一侧窗下摆着一铺小小的沙发,茶几就放在其一侧。挨着洗手间那面,是搭起来的简易厨房,角落处,是一台冰箱。
  走进沐木的卧室,一床,一书桌,一靠椅,一衣柜。俞言慢慢地走到那张他无数个夜辗转不眠的床边,缓缓躺下,她嗅到了洗衣液残留的淡淡芳香。许久,当她轻轻拉开靠椅坐到书桌前,她终于明白了秦思甜那一句话,明白了她眼里那不一样的东西。书桌上,除了一摞书,几支笔,一部电脑,再就是一个边沿被磨得光亮的相框。照片中,那女子笑颜如花。
  蓝心,遇上他,或许是你最大的幸运了吧,或许也是我这一生最大的错误吧。
  其实,遇上他,无论你,我,还是她,我想都是一种幸运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秦思甜已走进卧室,来到俞言的身后。抬起头,俞言看到她看着她手中照片时的那满面温柔。他们都心疼着那个叫沐木男子,他们都曾嫉妒或羡慕过照片中女孩。可现在,于她,除了心里那种说不出的感觉,他们只剩下了满面的温柔。
  躺在床上,俞言久久不能眠,她的思绪恍惚回到了十五花季。那一年,他们刚好相遇。那一年,她爱上了他,而他爱上了一个叫蓝心的姑娘。
  由于学校建设还未收尾,军训完毕,整个高一年级的新生从思专转移到是第五小学。也就在那,俞言遇上了沐木。
  还记得,那天的新生交流会上,一个上着雪白衬衫,下套旧色牛仔,脚穿蓝色胶鞋的男孩提着把旧吉他风一样的蹿上台去。
  大家好,我是高一四班的沐木。别人都说,我一截水中,一截水上,是一根不折不扣的烂木头。其实,那是别人不识货,其实我是一只破浪乘风的独木舟。废话不多说,接下来请欣赏我自编自演的《木兰新曲》。
  ……
  时针滴答滴答缓缓移动着
  不知不觉我们都已长大
  顽皮的我们不知错过多少风景
  但我无可遗憾
  感谢遇见你
  在我最好的年纪
  女孩,能否告诉我
  天空中藏着你什么样的梦
  叫你忘了那点点星星的花开
  微微的风撩动了你的发丝
  波动着我的心弦
  你,可是我等待的梦
  你,可是我童话里的公主
  ……
  他,比不上网络小说男主角那样貌赛潘安,颜甩宋玉,朝气的脸上却也透着几分帅气。歌声悠扬,弦音动天,一曲完毕,俞言的心底生出了一丝奇妙的感觉。她竟大胆的幻想自己就是他歌中的那个公主,对于一个文静的女孩,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待得回过神,她慌慌张张的将那些莫名其妙的想法埋进了心底。
  台上,那个叫沐木的男孩已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下场去了。看着空空的舞台,俞言才想起别人和她一样都忘记了鼓掌。主持的老师是个四十左右的消瘦眼镜男,看上去斯斯文文的。此时,他已站在舞台中央。
  还未待得主持人说句什么,那个叫沐木的男孩和一个穿着灰色运动套装的男孩拖着一个扎着马尾捂着脸的女生冲上了舞台。
  不好意思啊,老师,我们的节目还没开始呢。刚才那个只是我的个人演唱会,并不是我们准备的节目。
  等他们在台上站定,俞言终于看清了另外两人的容貌。男孩脚上套着双白色球鞋,略带青涩的脸上透着几分秀气,相比沐木却少了几分活泼,多了些安静。女孩穿着黑白相间的套衫,紧身牛仔,和一双绿色的布鞋。她身材苗条,有一张算不的很漂亮却叫人看着很舒服的脸蛋。很久后俞言终于知道,这个女孩最迷人是在她笑的时候。
  好,好,你们接着演,好好的跳,美美的唱!
  谢谢老师,谢谢老师!
  大家好,我们是高一四班三人组木郎心。我是沐木,大家想必几分钟前认识了。
  大家好,我是……
  这是我的发小,铁哥们,张郎同学。我知道,他又想在你们面前吹嘘了,说什么张乃张无忌的张,郎是萧十一郎的郎什么的,哎,我告诉你们,他就是那只传说中打不死的小强。
  沐木此言一出,气的那叫张郎的男孩毛发倒竖。看上去安静的孩子,硬生生给气成了煮熟的小龙虾。只见他提着吉他,张牙舞爪的赶着沐木满台乱跑。台下,笑声一片,台上,花枝乱摆。俞言看得出,经此一闹,那女孩显然自然了许多。从两个男孩浮夸的演技,从张郎踩在沐木屁股的那脚,她知道这只是为她而特制的前奏。
  让大家见笑了。不过也是木有法子的事,谁让我善良呢。哎!
  滚,滚,滚,一边去。
  小强闭嘴,闲话少说!接下来……
  大家好,我是蓝心!
  台下又一阵笑声惊起,涌动的人头若风过麦田穗低头的样子。
  好好,小强奏乐,心儿伴舞。
  俞言看到那个叫蓝心的女孩将一个白色的配饰递向沐木,跟着不知说了句什么。现在,轮到我们的沐木一脸懵逼了。
  接下来,他们演唱了一曲《小小鸟》。伴奏的还是张郎,伴舞的却成了沐木,蓝心主唱。歌声空灵,全场却爆笑不绝。美妙的歌声与滑稽的表演相互碰撞,竟擦出了不一样火花。这一场表演,至少还算得上是成功的。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俞言和沐木就像两个世界的人,生活在彼此陌生的世界里,即使偶尔相遇,也不会产生交集。然而,缘分这东西,却是没人能够说的清的。那一年,她十六,他十七。因为一场雨,他走进的她的世界,成了她一生的牵绊。
  中秋,总是阴雨绵绵,整个世界湿漉漉的。人们的心情在这样的季节总是像泥泞的小路一样拧巴,原本热闹的非凡的学前路也变得安静冷清了。
  俞言提着刚从市里购回的生活用品,从公交上跳下来。停车的地方,正好有个积水溏,且车身与人行道间不长不短约有五六十分距离。越过这点距离,对于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来说,本该只是轻轻一步那么简单。然而,这无心的一跳,却使俞言真正明白了那句老话:人倒霉起来,喝水都会塞牙。由于路面湿滑,足下一飘,她把右脚给扭了。
  开始的时候,她只是感觉有些隐隐作痛,并没有在意。可是没走几步,她就感觉不太对劲了,每一次脚踩向地面,都会传来钻心的疼痛。原本不远校门,此时变得那么遥远,俞言蹲在路边,落下了委屈的泪。
  本来,她是与朋友一起出去的。可是朋友临时有事,所以她就自己一个人先回来了。
  路上,偶尔有人走过,却没有一个人停下来关心一句。许久,她抬起手挥开了蒙在眼上的泪水,一手撑在大腿尝试着站了起来。可是一步未迈,她就痛的差点摔倒在地。
  同学,你没事吧!
  突然,一只不知从哪里探过来的手拖住了她。扭过头,她先是看见了沐木那张略带关切的眼眸,然后才看清了那张略显消瘦的脸庞,最后才看到了站在他身后的张郎。与他对视那一刻,她似乎忘记了疼痛,忘记了时间。
  小强,你就没看到人家同学受伤了?赶紧的,送去看大夫啊。
  木头啊,你忘了下午我还有事儿?东西我都带回去,你赶紧先带她出去,有什么再联系。
  看着张郎难为情的模样,俞言心想:也许,他们真的有什么事吧。
  不要紧,你们去忙吧,我歇一歇应该就没事了。
  你是一班的吧,告诉我那个宿舍的。
  俞言完全不明白沐木这样问是什么个意思,要换作平时,换作他人,她可能早已厌恶的甩他一眼掉头走开了。可现在,既不是平时,也不是他人。她,有伤在身。他,是那个叫沐木的男孩。她想:也许他们是想先把我送回宿舍吧?不对啊,送我去宿舍,也不需要问我几班几宿舍啊,直接把我送到宿舍门口阿姨那里就好了啊。他怎么会知道我是一班的呢,是不是也曾注意到过我……
  不等她继续猜测下去,沐木已将她手里的包裹摘下送到了张郎怀中。
  我们是四班的,他是张郎,我是沐木,东西他帮你带回去,晚点叫人给你送去。现在,我带你去看医生。还有,同学,这种事不是歇歇就能好的。
  这时候,本来俞言的表现应该矜持一点的,至多也让别人先把自己送回宿舍,然后再找熟络些的人帮忙。可她居然低下头,想也未想就应了一句:嗯!
  你能走吗?
  俞言咬着嘴唇,先是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的确,此时她是寸步不敢行。
  好吧,我背你。看嘛呢,该干嘛干嘛去?
  不好意思啊,同学,今儿我真的有事。
  该说不好意思的是我,麻烦了。
  俞言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伏到了沐木的背上。距离不远,时间不久,伏在沐木算不得结实的背上,她触到一种未曾有过的幸福和愉悦。那一刻,她多么希望时间就此停止。
  因为他的存在,她几乎忘了该如何畏缩着去坚强。一直以来,她都认为眼泪只是懦弱的一种象征。而此时,在他面前,她却收不住涔涔而出的泪。或许,她真的很痛。或许,她是因为感动。或许,她只是憋的太久。
  即使,再不愿意,时间的脚步都不会改变。门口,那男孩的背影已消失不见。突然,俞言觉得内心有了些空落的感觉。小屋中,除了她,剩下的就只一室的冷清。
  东西,是那个叫蓝心的姑娘送回来的。另外,还送来了一盒饭。姑娘说,那是沐木从食堂给他打来的。姑娘是个好姑娘,叽叽喳喳的围绕在俞言的身边,帮这问那,完全不把自己看做外人。不过,俞言从心底就有些不喜欢她。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她是那个和沐木走的最近的女孩。每一次提到沐木这个人,总感觉她的两眼都在放着异样光彩。
  虽然,宿舍已有同学归来,俞言也不会再无人照顾,而我们的蓝丫头还是一天几次的跑来和俞言说话。既便心里烦恼,俞言也是毫无办法,因为她做不到拒别人的好心于千里之外。
  周一早上,因为脚伤的缘故,更因为她不愿让别的男生背她,所以她只能由好朋友莉扶着一步步艰难的朝教学楼挪去。
  我说,你们班的男生都死光了。
  沐木将手中还未啃完的包子扔给了张郎,在俞言身前俯下身背对着她。
  俞言迟疑了下,没说什么,轻轻伏到沐木的背上。这下,只把那个叫莉的女孩惊得目瞪口呆,差不多连小嘴都合不上了。
  也就这时候,蓝心从后面跟了上来。只是,她看也没看沐木一眼,勉强的和俞言打了招呼,把两袋豆浆往张郎怀里一扔,快步走开了。沐木看了眼跑开去的蓝心,又瞧了眼若有所思的张郎,迈开步子,沉默的朝着教学楼走去。
  其实,你可以请几天假回去休息一下的,这么折腾,也不容易好。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沐木背着俞言上下学的。可是,与那天不同的是,他们周围始终叽叽喳喳的围绕着一只快乐的小鸟。她其实很不喜欢她,因为每一次沐木对着她的时候都满目温柔如水。
  自那以后,他们成了所谓的好朋友。然而,俞言却始终逃避着他们,总会刻意的去避开与他们会产生交集的活动。因为,她不愿看到他们彼此面对时眼睛里那种温柔的笑意。
  不知不觉,时间又过去了一年。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悄悄改变了容颜。俞言,依然偷偷的爱着那个叫沐木的男孩。
  你知不知道,沐木,张郎还有我们班的小哥都给学校开除了。
  什么?
  听到这消息,俞言感觉就像听到火星撞了地球那样,不可思议。
  好像听说他们前天在外面打群架,昨天给逮到派出所去了,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
  当俞言发疯般奔向高一四班的教室的时候,沐木与张郎的座位已空,人早已远去。一下子,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从她的两颊落了下来。
  自那之后,直到昨晚,俞言就未再见过沐木。花季年华,匆匆岁月,她忘了跟他说一句:我爱你!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寂寞恋人之蓝心【www.4155.vip】

关键词:

上一篇:答应是金

下一篇:灵魂出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