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书评 > 二狗的梦

原标题:二狗的梦

浏览次数:51 时间:2020-01-28

圆月像一块大饼挂在峭壁上的哪块天上,一个黑影躺在峭壁下的干河沟子里。村子里的人都晓得那又是二狗在犯傻,做美梦。做啥子梦,没人知晓。他也不说,也没人去问。
  二狗打懂事起,就没有了父母。早些年跟奶奶一起过活,还有个人照应,他奶奶走了这么些年,他的生活就没有了规律。整天在村里晃悠,一晃就十几年。四十岁的人游手好闲,邋里邋遢,是村里的光棍,混混,二痞子。
  天亮了,月亮走了。二狗在干河沟子睡了一夜。狗的叫声让他醒来。揉了揉惺松的眼,抹了抹嘴角的口水。
  “二狗,咋个又梦见啥好吃的,是哪个漂亮女人给你做的?”
  有人在崖上笑喊。
  “去去,不告诉你们。”
  肚子叽里咕噜叫,他起身向村里走去。赵家媳妇正在菜院子里摘菜,蹶着个大屁股踮起脚用手勾篱上高处的豆角。二狗子上前对准她的丰臀狠狠摸了一把,吓得她踉跄地摔倒在地上,哭喊着。她的男人冲进院子里,拿着木棍一顿痛打。二狗在菜院子里直打滚,哭爹喊娘求饶。为这样的事,他不知道挨了多少打,遭了多少白眼,唾沫星子都可以淹死他。村里的大屁股女人瞧见他,都望而止步,拿着农具,提防着他。没过几日,皮肉长厚实了,骨头又开始痒痒,又犯了贱。大家伙说他是个变态佬。
  说来也怪,村里的刘寡妇倒没有让他摸过大屁股。满脸的雀斑,黑黑的肤色,壮实丰满的大屁股,是一个长得很丑的女人。有人寻思是二狗怕这主,凶悍。
  傍晚,乌云包裹了太阳,倾盆大雨,电闪雷鸣。二狗躲在大樟树下避雨。
  “二狗,别躲树下,易遭雷击。”
  好心的大爷在屋檐下冲他喊。
  突然,他向雨里狂奔而去。刚离开大树一会儿,一道闪电正击中在他站的位置,砸出了一个黑糊糊的坑,还冒着烟气。
  “快拿桩木来。”
  “快拿沙袋来。”
  忙活了半天,终于把鱼塘豁出的口子堵上。
  “二狗兄弟,谢谢你嘞!”刘寡妇答谢着。
  他坐在塘堤上,浑身是泥,气喘吁吁。
  “塘子里的鱼没跑多少吧?”
  “多亏你,没跑多少。回我屋换身衣,别凉着了。”
  灶台里的火呼呼的燃烧,二狗坐在灶前。刘寡妇在灶台忙前忙后,不一会儿,一碗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鸡蛋面做好。二狗打着喷嚏,狼吞虎咽吃着面。
  “二狗兄弟,村里人说你是变态佬,你为啥去摸女人的屁股?”
  他放下筷子,想了半天。
  “不为啥,就是想。”
  “嗤”一声,刘寡妇忍不住笑出了声。
  “二狗兄弟,我,我是说,咱俩能不能做个伴,成个家……”
  刘寡妇的话还没说完,二狗打断了她的话。
  “不中,绝不可以。”
  “为啥?”
  “不为啥。”二狗话说完就一声不吭低着头离开了刘寡妇家。
  次日,天空放晴,万里无云。树叶上的雨水从叶尖上“嘀嗒”地滴着雨珠。今天是个赶集的好日子,村里的人都呼啦啦地往村东赶,都搭乘村里铁柱的拖拉机去集市赶闹。刘寡妇生拉硬拽把二狗子从屋里扯出来,想给他到集市上买两件新衣服。拖拉机上装满了人,“突突突”地冒着黑烟,在泥泞的路上左扭右爬缓慢地行驶。
  “刘寡妇,你对二狗子可真上心。”
  “咋说话呢?二狗兄弟不是咱村里的人呀!?”
  “你扯他去集市上做啥?”
  “给他买两件新衣。”
  “哟,感情好着嘞!”
  大家一路说笑,二狗子抬头看着天。
  傍晚了,大家买了许多称心如意的东西,坐着拖拉机正往村里赶。二狗子穿着新衣服,微翘的嘴角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笑。刘寡妇高兴地望着他。
  “高兴不,喜欢不。”
  他点了点头。偷偷地拉着她的手,拽得紧紧的,刘寡妇的心里直扑腾,她感到很温暖。
  拖拉机行驶到峭壁口,下边就是干河沟。天色有些黑。铁柱打开了车灯小心行驶着这一段下坡的路。突然,刹车失灵,拖拉机在烂泥路上往下滑。二狗子第一个从拖拉机的车斗跳下车,只见他使劲地用双手拽拉着车斗,其他的男人都跳下车效仿他那样,拖拉机终于停靠在峭壁上的一棵松树下。大家这才长吁了一口气。
  “二狗子,多亏了。”
  “是呀,要不然一车的人全交待了。”
  二狗靠在松树上,上气不接下气,向大家伙摆了摆手。下边是黑漆漆的干河沟,圆圆的月亮出来了。松树忽然在摇晃,峭壁像在往下坠。
  “大家快往后退,快,快。”
  “轰隆”一声,松树,拖拉机,峭壁的山体全部坠落。
  “二狗子,二狗子。”
  刘寡妇和大家撕心裂肺地喊。
  “我,我,我在这。”二狗子血肉模糊地躺在干河沟子里。睁着眼,望着天上的圆月。刘寡妇紧紧地抢着他。
  “二狗,你撑住了,去喊人了。”
  “知道我,我,我为什么喜欢躺在这看月亮吗?”
  “不知道,不知道。”刘寡妇摇头晃脑哭泣着。
  “知道我,我,我为什么,为什么喜欢摸娘们的大屁股吗?我为什么不摸你的,不和你成家吗?”
  “这不重要,二狗,你坚持住。”
  二狗吐了一口血,咳嗽着。
  “娘走的时候,天上挂着圆月。她的模样记不住了,只记得娘的屁股很大,你的屁股像我的娘,所以,所以……”
  “别说了,别说了,我懂。”刘寡妇抱着他的头痛哭。
  “我想,我想叫你一声,叫你一声,娘。”二狗子微笑着,眼睛看着天上的圆月……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二狗的梦

关键词:

上一篇:【雨墨】断桥(微小说.外两则)

下一篇:哥俩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