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诗歌 > 殷梦瑶的恋爱短剧_青春校园_好文学网

原标题:殷梦瑶的恋爱短剧_青春校园_好文学网

浏览次数:171 时间:2020-01-04

那一天,天上下着细细的雨丝。我走在路上却没有打伞,我是没有打伞的习惯,硬说个理由的话,我是觉得伞这种东西是给两个人打的吧。

雨不是很大,走一段,衣服也不会湿透的,只是路面上的水洼一个,又一个聚集起来,配合着雨丝,荡起涟漪。

当我走近建筑物,身后有个人冲过来。

“啊。”她的一脚踢到我,摔倒在地。

我抓住她高举着的一只皓腕,把她拉站起,她的发丝遮住了她的脸。我一句话也没说,仿佛没发生事一样,走进建筑物。走了两步,身后的她快步的超过了我。

裤子屁股上一大摊水痕,裤管上看不出脚印的脚印。

我收到一封信,照日本漫画上的一般是情书吧,在中国现实是小纸条之类的多吧。我手上的这封应该是情书吧,很明显用的彩色的书写纸,折好,贴上一张小贴纸。那个时候非主流,还是很热的,没错,这是个爱心的贴纸。

贴纸被我撕了,你觉得我会用小刀小心翼翼地将爱心切下来么。我虽然不排斥非主流,但也不喜欢血什么的明晃晃的在我眼前呈现。我喜欢的非主流的黑色元素,至于为什么喜欢黑,我可能见不得别人好吧。

信上的内容是要和我认识认识。我收起来了。

放学了,我留到后一个关门。之前都是抢先走的,为了特别抢手的一盒炒饭。现在,只是想确认一下。

我关上灯,关上门,转身,那个熟悉的身影从楼梯口出现,拉上那边的男生的手走下去。教学楼已经没有灯了,那么远,我无法看到他们脸上的表情。原来,一切都和有人说的那样是真。原来,大半年我望着的都只是那个背影。原来,有一首歌叫如果你还爱我。

我带着一颗疲惫的心走,我知道自己在你心里已不重要,虽然我们曾经相聚过也许对于你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回忆。

我带着一颗沉重的心走了,我知道自己没有勇气道别离,虽然我们曾经拥有过,但是对于你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回忆。

难道早以注定,不能真正拥有你,难道我真心付出一切,只为了承受孤单和寂寞,我知道你不敢对我坦白,是不要看到我的伤怀,虽然你没有说要离开我,我已经感到你不再属于我。

如果你还爱我,你不会对我如此的冷漠,又怎会让我在漫漫长夜独自徘徊。

如果你还爱我,你不会对我如此的冷漠,我只能含着眼泪,默默的离开。

我收到来信,这是第三封了。这些信都是同一个人写的,有她的兴趣,有她的抱怨,有她的狗爬字。我开始给她回信,一如来信那样,选择彩色的书写纸,折好,贴上普通的贴纸。

幼儿园的一个孩子在座位上非常的不安份,黑板前的老师手指着图画纸,对其说到:“快,看着我,不然你怎么知道猪是什么样子。”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字里行间透露出些许不愉快,这是她信里写的一个笑话。看完这个笑话,我露出个僵硬的笑容,就像那天雨丝不是落到水洼里,而是落到我走过的板油路面上。

我站在步行街的入口,开始想象对方的模样和气质,虽然旁边一直有一个对着卖菠萝的大叔喋喋不休的女生在打扰着。她,拥有的一头的长发,乌黑靓丽,个子不高,总是切切弱弱的样子,她就这样向我走来,她还真是意外的很可爱呢。我该露出怎样的笑容才好呢?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啊,是啊,你要买冰淇淋给我啊。”

“距离电影开始还有点时间,我们去抓娃娃吧。”

她和我身后的女孩子走掉了。

我想要举起打招呼的手,只好挠挠自己的头发。

旁边的女生还没买好菠萝。

“大叔啊,我都说啦,要削成爱心样子的啊。”

“我削菠萝也不是一个两个的,我一直这么卖的啊。”

“大叔啊,你看我这么可爱,不应该把菠萝削成爱心样子么?”

她买好了菠萝,转身时的小声嘀咕还是被我听到了,“什么白痴老头啊,不知道现在流行非主流么,爱心菠萝还是削成了三角形的了,殷梦瑶我啊下次绝不做他生意。”

“殷梦瑶?”我试着在她身后喊了一声。

殷梦瑶抬头看我,举起装菠萝的袋子,说:“三角形的,你不介意吧。”

www.4155.vip,一般有人会介意这个吗?“不介意。”

殷梦瑶,我怎么感觉就狗爬字应该是她的。

殷梦瑶,化了点妆,短袖牛仔背带,黑白相间丝袜,一双普通帆布鞋,深紫色的指甲油,一头蓬松的头发,像极了贴纸上的。

“接下来,我们做什么好呢?”

“你平时逛街干什么呢?”

我陪她买衣服。她试了很多,大多很潮很艳,她在试衣镜前摆弄着姿势,有时会做出枪的手势对准试衣镜里的自己的胸口来一发。

“你倒是不怎么抱怨啊。”

“一般陪女生买衣服,男生都会喊好累好累啊。”

“有很多人陪你买衣服吗?”

我陪她买化妆品。她端坐着,任由化妆师在她的脸上描绘着,结束时,她就大方的向四周抛出那些廉价的飞吻。

“你有接到我的飞吻么?”

“一般有这么问的么?”

我陪她拍大头贴。拎着她刚刚试穿的那些衣服看着她进入帘子里面,接着她照了几张后,把我拖了进去。

“你怕什么,我觉得我会把这拍的上传到网上,别人一搜我殷梦瑶,就追问我身后的那个猥琐男是谁,我就大方的告诉他我是被迫的么?”

“快快,在脸旁边竖根手指啊。”

黄昏时分,殷梦瑶叫来车子,把买的东西放上车子,她拿着手机挥手向我告别。手机后背上贴着大头贴。

我不怕她会告诉别人她是被迫的了,因为我被拍到的只有一张嘴和一根手指而已。

我们一直来往着信件,她一直是那狗爬字,我也没有提出让她把字练练,只是我的字总是被她说成是女生写的,有时也会问我是那个女生代写的。

我的字,总是大气不起来,记得教写字的老师说男生的字应该顶天立地,四四方方,我写的顶不了天,还时不时戳破了地。

殷梦瑶在信里问我,会不会唱徐誉滕的做我老婆好不好,不会也要让我学唱高潮部分。

如果明天的路你不知该往哪儿走,就留在我身边做我老婆好不好,我不够宽阔的臂膀也会是你的,温暖怀抱。

如果你疲倦了外面的风风雨雨,就留在我身边做我老婆好不好,我一定会承受你偶尔的小脾气,或许我还能给你,一点意外,一份欢笑,一个简单安心的小窝,陪你日出,陪你日落,到老。

殷梦瑶在信里问我,要不要试着交往看看。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殷梦瑶的恋爱短剧_青春校园_好文学网

关键词:

上一篇:血鳞之疑惑不解_游戏剧本_好文学网www.4155.vip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