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诗歌 > 宗教融合与教化功能

原标题:宗教融合与教化功能

浏览次数:120 时间:2019-12-13

魏道儒教授俗姓颜,字造微,钱塘人。七岁离家入寺,十五岁落发,师从吴越副僧统圆明志兴,十七岁受具足戒,廿岁学通性宗,廿一岁讲《起信论》。雍熙中,在僧众中传播文殊菩萨信仰。据《佛祖统纪》卷27,淳化中省常住杭州南昭庆寺,仿效东晋慧远庐山莲社故事,在西湖边刻无量寿佛像,联络僧俗结莲社。不久,他认为《华严经.净行品》是“成圣之宗要”,即将莲社改名为“净行社”。参加净行社的僧人千余名,士大夫一百二十三人,以王旦为社首。次后净行社规模扩大,影响南北各地,仅《圆宗文类》卷22便收朝廷达官所作序、碑四篇。淳化2年,苏易简撰〈施华严经净行品序〉。此时是“净行社”的初创时期,省常先联络八十位僧人,印〈净行品〉一千份,让僧俗人士四处散发,在东京的苏易简也于当年收到一份,可见传播速度之快,范围之广。

景德3年,丁谓作〈西湖结社诗序〉,此时是“净行社”得到京城士大夫纷纷响应的兴盛时期。省常邀请京城的士人赠诗入社:

自是贵有位者,闻师之请,愿入者十之八九。故三公四辅、枢密禁林、西垣之辞人、东观之史官,洎台省素有称望之士,咸寄诗以为结社之盟文。

大中祥符2年,钱易撰〈西湖昭庆寺结净行社集总序〉,总结了前一阶段“上自丞相宥密,下及省阁名公”以及数以百计的士人“争投文以求为社中人”的盛况。

宋代士大夫经世多作两手准备。宦海浮沉,变化莫测,往往促使他们到佛教中寻找精神家园。这是宋代士人乐于接受净土信仰的一个主要原因,也是他们乐于接受禅学和华严学的一个主要原因。入净行社的士人活动于太宗、真宗和仁宗三朝,处于北

宋前期,社会比较稳定,在此之后,随著民族矛盾的加剧,统治集团内部斗争的激化,忧患意识与颓废情绪在士大夫中同步增长,“林泉其心”的特点就更凸出了。

宋白在〈大宋杭州西湖昭庆寺结社碑铭并序〉中,对省常倡导的净土信仰的具体内容有详细记述。省常先“刺血和墨,书写真经”,然后把书写成的〈净行品〉印一千册,分发僧俗。“又以旃檀香造毗卢像,结八十僧为一社”。等到经像造成,即对经和像发愿:

我与八十比丘、一千大众,始从今日,发菩提心,穷未来际,行菩萨行愿,尽此报已,生安养国,顿入法界,圆悟无生。修习十种波罗蜜多,亲近无数真善知识,身光遍照,令诸有情,得念佛三昧,如大势至;闻声救苦,令诸有情,获十四无畏,如观世音;修广大无边行愿海,犹如普贤;开微妙甚深智慧门,犹如妙德;边际智满,渐次补佛处,犹如弥勒;至成佛时,若身若土,如阿弥陀。

〈净行品〉篇幅不长,以回答菩萨在家或出家“本何修行,成佛圣道”的问题展开,答案是“奉戒行愿,以立德本”。该品详细叙述菩萨从在家到出家修行的各个方面和各个环节,要求把自我约束的“奉戒”和施惠他人的“行愿”贯彻到一言一行、一事一法中去。这样的内容自然具有可以同时为僧俗信徒利用的优势。特别是该品译文有“孝事父母”等儒家伦理的内容,使其更具有向社会各阶层推广的优势。从宋白的记载来看,省常倡导的净土修行内容要更广泛,并不限于此品所述,其主要的特点有三:

第一、崇拜对象的融合。在佛教几类主要典籍中,在几个较大派别的学说中,有特定的佛菩萨信仰体系,与各自的教义理论密切联系。省常是把净土经典和华严经典中讲的佛菩萨接纳过来,共同作为崇拜对象。这里有华严宗从《华严经》中概括出来的“华严三圣”:毗卢遮那佛、普贤和文殊;有净土宗从净土经典中概括出来的“西方三圣”:阿弥陀佛、大势至和观世音,另外还加入了弥勒经典中讲的未来佛弥勒。省常所崇奉的主佛是毗卢遮那佛,为了“令诸有情”达到解脱,使用诸位佛菩萨原本具有的诸种功能,正是进行这种崇拜对象融合的目的。

第二、修行内容的融合。省常要求入社者所修的“十种波罗蜜”、“亲近无数真善知识”等,是《华严经》讲的修行内容,但并未完全包括在〈净行品〉中。至于“闻声救若”之类,则是净土类经典讲的内容。在修行内容方面,省常也是把华严典籍和净土典籍混合在一起,共同作为成佛的条件。

第三、修行目的的融合。从修行归宿上讲,省常希望“生安养国,顿入法界”。所谓“生安养国”,指死后进入西方极乐世界,这是净土宗人的修行目的;所谓“顿

入法界”,是进入佛的境界,并无东西方位之分,也没有生前死后之别,这是华严宗人的修行目的。省常不问两者的区别,把两者共同作为“成佛”的同义语使用。

其实,省常倡导的这种杂糅性质的净土信仰,虽然依据了《华严经》,虽然吸收了华严宗的佛菩萨,却不是建立在华严教义基础上的系统学说。同样,它也不是照搬净土经典的内容。这种净土信仰与已有的佛教经论相抵触处很多,且十分明显,但这些不但无人指责,反而使其具有惊人的号召力和感染力。据宋白说,省常的说教:

士人闻之,则务贞廉,息贪暴,填刑网,矜人民;释子闻之,则勤课诵,谨斋戒,习禅谛,悟苦空;职司闻之,则慕宽仁,畏罪业,尊长吏,庇家属;众庶闻之,则耳苦辛,乐贫贱,精伎业,惧宪章;善者闻之而迁善,恶者闻之而舍恶。

是否有这样的作用自然值得怀疑,但省常的净土信仰广泛流行于社会各阶层则不容置疑。这种净土说“能感人心”,适应当时社会的需要,具有生命力,至于是否严密、深刻、系统,是否与佛教经论有违,都是无人过问的次要问题。从这种信仰的盛行,可以看到宋代佛教融合的一个侧面,可以了解华严典籍与净土信仰混合的一种形态。倡导这种混合形态的净土信仰的目的,就是教化各阶层民众安于本分、勤于本职,协调人际关系,维护社会秩序。

北宋省常依《华严经》弘扬净土信仰,并没有吸收《华严经》中提到的净土信佛法门,其学说也不是建立在华严宗理论基础上。南宋初义和撰《华严念佛三昧无尽灯》,倡华严净土信仰,是华严学僧对社会上普遍流行的净土信仰的回应。

义和号“圆澄”,又被称为“圆证大师”,曾住平江能仁寺和杭州惠因寺。义和注重华严典籍的收集、整理和流通。绍兴15年,他请准将华严宗典籍编入大藏经。绍兴19年,刊刻〈法藏和尚传〉。他把从高丽搜集的智俨、法藏的著作重新雕版,以广流传。他本人有影响的著作是《华严念佛三昧无尽灯》一卷,据说宋孝宗读后“大悦”。该书已佚,序文存于《乐邦文类》卷4,据此可以了解义和华严净土说的概要。

该序写于乾道元年。义和指出作《华严念佛无尽灯》的原因:

某晚年退席平江能仁,遍搜净土传录与诸论赞,未尝有华严圆融念佛法门,盖巴歌和众,雪曲应稀,无足道者,呜呼!不思议法门,散乎大经与疏记之中,无闻于世,离此别求,何异北辙而之楚耶?于是备录法门,著为一编。

按照义和的说法,《华严经》和华严诸祖的注疏中不是没有念佛法门,而是写传录和作论赞的人没有注意到或不懂而没有收集。他作《无尽灯记》,是要把散于经疏中的念佛法门汇集起来。义和自述的撰书原因和目的,与志磐《佛祖统纪》卷29所述完全不同。志磐说,义和因“阅净土传录,以《华严》部中未有显扬念佛法门者,乃著《无尽灯》,以此经宗旨遍赞西方,为念佛往生之法”。志磐所述有两点不确切。首先,义和并不认为《华严》中没有念佛法门,《无尽灯》正是要汇集其中的念佛法门。其次,义和并不是要以《华严》宗旨说明西方净土信仰,而是要阐述与西方净土说不相同的“华严圆融念佛法门”,是华严系统的念佛法门。

义和分别从《华严经》和华严诸祖著作中寻找念佛法门,表明他明确把《华严经》的学说与华严宗的学说区分开来,这不仅在宋代华严研究中少见,在整个佛教学说研究史上也不多见。他指出:

至于善财证入法界,参诸知识,最初吉祥云比丘,教以无碍智慧念佛法门;又解脱长者,教以唯心念佛法门;又普遍吉净光夜神,教以观德相念佛法门。其后华严诸祖虑念佛者莫得其要,于善知识解脱门中复说诸门,意使诸佛与众生交彻,净土与秽土融通,法法彼此该收,尘尘悉包遍法界,相即相入,无碍圆通。倘等其门,则等诸佛于一朝;不得其门,则徒修因于旷劫。

义和从〈入法界品〉中找出三种念佛法门,他如何具体解释它们不得而知。但是很明显,他也意识到这三种念佛法门既与西方净土不相配,也与华严教义挂不上。所以他又转述华严诸祖的理论引伸发挥,实际上是把华严宗倡导的圆融无碍、相即相入境界作为净土境界,这与净土类经典讲的西方极乐世界的场面自然不是一回事。但是,义和又从多方面与净土信仰的理论和实践联系。净土修行历来被称为“易行道”,以简便易修著称。义和则认为:“唯华严观行,得圆至功于顷刻,见佛境于尘毛。诸佛心内众生,新新作佛;众生心中诸佛,念念证真,至简至易。”修华严念佛法门,可以在瞬间成佛,不用等到死后,比西方念佛法门更简便易行。义和认为,他作此书的目的,是要“使见闻者不动步而归净土,安俟阶梯!非思量而证弥陀,岂存言念!”这样一来,义和的念佛法门不仅否定净土存在于“西方”,在理论上与西方净土信仰相矛盾,而且在修行实践上也不与其调和。因为,修西方净土法门,要求修行者口中念佛的法号,心里想佛的形像,义和讲“非思量”和“岂存言念”,就完全否定了口念心想的实践过程。

净土信仰不但在佛教译籍中有不少论述,中国佛教主要宗派也对其各有独特说明。就唐代华严注疏言,李通玄《新华严经合论》卷6即列有十种“净土法门”,分别论述,评判其高下优劣。大体说来,所有的净土学说可以分为两类:其一、“有

相”净土,认为净土解脱世界实存,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人们可以通过特定的修行,在特定的时间到达这个彼岸世界。唐宋时期及其后最流行的西方阿弥陀佛净土信仰即属此类。其

二、“无相”净土,“净土”不是独立实存的某个地方,而是一种获得解脱的精神境界。如果说它存在,它就存在于人们的心中。禅宗的“唯心净土”是其最重要的代表。在中国佛教历史上,各派在理论上认识不一致,在修行实践上却大多主张调和。无论认为“净土”在“心外”还是在“心内”,绝大多数人对口念佛名,心想佛形并不反对。“不动步而归净土”自然是否定西方净土的,这当然也不是义和的创造。义和理论的特点是,在修行方式上也不与西方有相净土信仰的主张调和。这自然特别引起人们的注意。范成大在乾道3年写的〈无尽灯后跋〉中专门强调这一点:“念佛三昧,深广微密,世但以音声为佛事,此书即出,当有知津者。”

然而,面对僧俗各界普遍接受西方净土信仰的形势,义和在倡导华严净土时对主要崇拜对象也有所调整:

虽然诸佛拔苦救乐之心一也,唯西方弥陀世尊接引娑婆众生,愿力偏重,即本师故。是以流通经中,普贤行愿,独指弥陀,极为至切。

华严宗以毗卢遮那为至尊佛,西方净土信仰以阿弥陀佛为教主,义和的净土说虽然建立在华严宗学说的基础上,但是在树立最高崇拜对象方面,他比不依据华严宗教理倡导净土说的省常离华严宗更远。当然,无论省常还是义和,他们都致力于协调不同经典和宗派的思想,从而为继承佛教的全部遗产提供了依据。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宗教融合与教化功能

关键词:

上一篇:追逐梦想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