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诗歌 > 红茶·咖啡·悬崖

原标题:红茶·咖啡·悬崖

浏览次数:188 时间:2019-10-07

上海的冬天特别冷。
  或者是忆巧正好赶上了一个最冷的冬天而已。因为那个送水的大爷说,这里有二十年没有下过这样的大雪了。
  
  忆巧在露台上晾洗好的衣服。
  她宁愿多付租金也坚持要一个人的宿舍,就是想要一个人的清静自在,比如深夜才听着音乐洗衣服却不必对任何人心怀歉疚。
  虽然这里住的都是身在外地的公司同事,可是忆巧并不想跟人有太多的交往。刚刚被一场失败的感情耗尽了心力才躲来外地的分公司,忆巧只想要一个人清清静静的呆着。
  
  雪纷纷扬扬的落下来,楼下的草坪很快就有了白色的反光。
  忆巧一边看雪一边把衣服一件一件慢慢地往衣架上挂,手指冻得冰凉冰凉的。
  旁边的露台上突然闪出来一个人,忆巧万分吃惊地发现,那是一个光着身子只穿了一条贴身短裤的男人,惊得手里的衣服差点掉下地,嘴张成一个大大的O形。
  那边的人也同时看见了忆巧,短促的“啊”了一声就缩回了房间里,又探出一个头来说:“对不起!”
  忆巧的心好一阵乱跳,心想这人搞什么鬼啊,集体宿舍呢,这么冒失。脸红的同时又忍不住笑了,想这么深更半夜的,自己也一定把对面的人吓得够呛。
  
  晾完了衣服回房间,有人敲门。忆巧开了,脸上已褪的红霞立刻又飞上来:竟是他!当然已是穿得整整齐齐的,一件灰色的套头运动衫更衬得他肩宽个儿高。
  忆巧把着门问:“什么事?”
  他说:“能不能借用下你的拖把?我刚搬过来,这个房间里什么都没有。”
  忆巧转身进了卫生间,拿出自己的拖把递过去,便把门关了。
  一会儿,房门又被敲响了。忆巧接过拖把来就想关门,站在那里不动的那个人笑着说:“刚才,不好意思,吓到你了。我是洗过澡去露台上拿衣服,没想到这么晚了旁边还会有人,所以就没……”
  忆巧被他脸上的笑容弄得局促不安,头低着,说话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没关系的。”
  一只大手伸到她的眼前:“我是新来的,叫陈新。你呢?”
  忆巧一手拿着拖把,一手扶在门上,并未伸手过去,只是说:“我是忆巧。”
  关了门,忆巧看着手里被清洗得很干净且用手拧过还没有完全散开的拖把头,不觉微笑了一下。
  
  忆巧不讨厌会说对不起和爱干净的男人。
  
  第二天,忆巧打开公司的办公邮件系统就收到一封陈新的邮件:认识你很高兴,当然我知道也很意外。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想请你喝茶。我一直喝立顿红茶,不知道你是否喜欢?
  忆巧心里是觉得此人有些唐突的。刚刚离开的一个人和一段感情,留下了深深的伤口和戒备在忆巧的心里,忆巧不想再有任何开始。至少现在是不想,确定的不想。
  不过既然是公司同事,低头不见抬头还得见,忆巧想了想,一封邮件不冷不热的回复了过去:歉意不必了,认识你也很高兴。对不起,我不喝茶,只喝咖啡。
  然后忆巧便埋首在成堆的工作里,不再去想这事。
  
  晚上加完班,顶着凛冽的寒风回到宿舍,忆巧看见门上有一张黄色的自粘便签条,上面写着:想喝你的咖啡。
  忆巧揭下便条,轻手轻脚地开了门又关上,屏息听着隔壁的动静,大灯都不敢再开。
  就着床头的台灯忆巧一遍又一遍的看着手里的便条,很漂亮的字,笔画有力,张弛有度,流畅的转角和果断的停顿,显示出良好的修养和自信来。
  
  忆巧不讨厌字写得好看的男人。
  
  忆巧突然从床上跳起来,把门悄悄地打开一道缝,将那张纸片扔到了过道里,让它看起来象是被风吹掉了的。
  因为对这个人有了好几个个不讨厌的理由,忆巧开始感觉到了莫名的压力和紧张,逃,是几乎第一本能的反应。
  
  午餐时候,忆巧正在和安分食着自己在超市好不容易找到的老干妈辣酱,一个人放下餐盘坐到了忆巧的对面。等忆巧看清楚陈新笑笑的脸,立刻条件反射地站了起来,差点碰翻了安手里的瓶子。
  安左看看,右看看,莫名其妙。
  陈新笑着跟安打招呼:“你好,我是忆巧的新邻居,我叫陈新。”
  安悄悄在忆巧的衣服背后拽了一把让她坐下来,一面说:“我是忆巧的好朋友安,你好。”
  陈新不管忆巧的惊和窘,仍是笑笑的说:“没看到我昨天给你留的条子?”
  忆巧更是慌得手足无措,支支吾吾的说:“什,什么条子?我不知道。”
  陈新的嘴咧得更大,举着一勺饭并不送进嘴里去,只看着忆巧。忽然又放了勺子端起盘子说:“我还是另找个地方坐吧,要不你会吃不下饭的。”
  忆巧正要松口气,他却又接着说:“晚上我再来找你。”
  安看着忆巧,满脸都是笑。忆巧气也不是笑也不是,却突然发现听见他叫自己名字的时候,心里会轻轻的一颤。
  
  忆巧害怕这样的震动。
  
  晚上终于宣布不用加班,大家都高高兴兴地跑回宿舍去了,忆巧没有理由在办公室里躲着不回去。
  而一回到宿舍没到两分钟,敲门声就响起来了。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忆巧又不能不去开。
  门开处,陈新手里抱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吃食,还提着半打啤酒,没等忆巧说话就先开了口:“今天是我生日,我刚来,这里谁都不认识,没人陪我过。”
  忆巧的心就软了一下,从他手里接过了那一大堆东西,放在自己桌上。陈新又跑回自己宿舍一趟,拿来了两只简单的但是图案漂亮的玻璃杯子。
  
  忆巧不讨厌喜欢漂亮杯子的男人。
  
  那天的陈新喝醉了,跑回自己房间去吐。忆巧跟了过去,给他拧了一把热毛巾让他躺下就回了自己这边。
  然后忆巧就慢慢回想起来陈新说的他和他的海边渔村里的老家,他的女儿,还有他和他那个很要强的爱人之间的矛盾,也依稀记起来自己酒后也说了不少的话,和自己掉眼泪时陈新轻轻覆盖在自己手背上又被自己甩开的那只干燥温暖的大手。
  忆巧突然意识到,这是第一次,在异乡,想起了温暖这个词。
  
  这温暖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一直若即若离的存在着。
  陈新会在周末请忆巧去不远处的镇上吃她爱吃的四川菜,然后看场电影什么的。如果忆巧坚持要叫上安,他也从不反对。
  晚上他常会抱着一杯红茶来敲忆巧的门。简陋的宿舍没有多余的椅子,忆巧就坐在床上喝着自己的咖啡,他坐在床前的椅子上和忆巧说话。中间他总是能很及时地发现忆巧的杯子快空了,不让她下地来就接了过去帮她续上。
  
  次数多了,忆巧的桌上也便有了立顿的红茶包,以免他每次茶喝得淡了又要跑回自己房间去拿。
  话题总是天南地北的。
  忆巧也从来不阻止他说起他的妻,还总是为他们之间的矛盾认真地分析调解。有时候陈新会呆呆地看着她,然后说:“她要是有你这么温柔,多好啊!”
  每到这时候,忆巧就会跳下床去,打开门,站在门边看着他不说话。而陈新也总是很识趣地端起自己的红茶笑着往外走。
  
  也有那么几次,陈新在临出门的时候在忆巧的身边很近的地方站着不动,呼吸贴在忆巧的耳边,粗粗重重的。忆巧总是抬头迎上他的眼光去,脸上是微微的笑。
  而他总会被忆巧清白的目光看得泄了气,长叹一声出门去。有一次忍不住回身来顶住忆巧正要关上的门说:“忆巧,我不明白,你的眼神怎么可以总是象孩子一样的干净?”
  那天晚上,忆巧想着这句话,哭一阵,又笑一阵。
  
  突然有一天,安急急地打电话告诉忆巧说:“陈新刚刚来我们部门帮我们安装新的人事软件了。”
  忆巧说:“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他们部门就是开发人事软件的啊!”
  安说:“他看了你的人事档案,好象神色不太对呢。”
  忆巧哦了一声就说手里还有事把电话挂了,想不出来会是什么原因。
  
  更奇怪的是本来已经习惯的夜聊也就这样突然中断了,因为中断,反倒让忆巧望着对面露台的灯光,心里生出几分失落感来。
  但是忆巧却不让自己去敲一墙之隔的房门。她对自己说,这样的盼望本来就不该生出在自己的心里。不管是什么原因。
  直到又一天,忆巧回到宿舍,发现门前有个小纸盒子,打开,是陈新的那两只杯子,还有一封信,信里说他已调去外地工作了。而让忆巧目瞪口呆的最后一句话竟是:“我不知道你竟然是公司的高层管理!”
  
  忆巧用纸盒中的一只杯子泡上一杯红茶走到露台上去,看着已经没有灯光的对面。
  下过雨,露台的边缘结了一层薄冰。
  忆巧探头从相隔不到一米的两个露台之间往下望去,七层楼的高度,竟使这短短的距离,看起来象是一个如此深不可测的悬崖。
  忆巧的手按在露台的冰面上。薄薄的冰层碎开来,冰碴子扎着忆巧的手。
  
  很清晰的冷和疼,不过也都很细小。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红茶·咖啡·悬崖

关键词:

上一篇:长情诀

下一篇:老鼠王国www.4155.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