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诗歌 > 女人现实

原标题:女人现实

浏览次数:189 时间:2019-10-06

第39章 从这天起,冯曦和傅铭意的关系变得极为微妙。傅铭意的办公室在走廊的尽头,他必经外面的大办公区以及各部门主管的透明玻璃房间。偶尔冯曦走出办公室与他在走廊中碰个正着,冯曦依然礼貌的打招呼,傅铭意也会微笑的点头示意。然而两人的目光都纷纷穿过对方望向虚焦的前方。 渠江合同已经敲定,只等着最后的合同报价通过就行了。 傅铭意放任渠江的事情不管,冯曦也不再找他。既然他不管,王铁又想管,她于情于理都该向王铁咨询。 渠江公司并不要求进行招标。冯曦这边只需要找几家信得过的供货商议价供货就行了。这让她不得不相求于王铁。 王铁笑着说:“小冯,其实材料这块很简单,你比着渠江的价,把费用除开,就是底价了。只要不超过你的底价,就是赚多与赚少的差别。” 冯曦不由苦笑。真要像王铁说的那么简单就好了。 真正和渠江开始谈合同细则的时候,她才知道原来以为的材料和机械订单正好弄反了。花在材料上的钱是一个亿多,花在机械上的钱才是两千多万。而最让人头疼的是,渠江要的材料多种多样,板材线材管材多达几百种规格。特别是那些管道,还要分表面处理的不同。每一种都需要报价,如果没有熟悉的供货商,她没办法制定对渠江的合同报价。 见她满脸茫然,王铁轻松一笑,从抽屉里拿出三本报价单放在办公桌上:“这里有三家公司的报价单,你拿去比较一下。我个人的意见,是选江氏建材。” 冯曦露出感激的笑容,心里阵阵发凉,他居然连报价单都做好了,就等着她送上门来。她心里打鼓,这么多规格的材料报价,王铁凭什么认定江氏最好?就算不进行招投标,议价供货也总要货比几家才对。 王铁吹开茶水上的浮沫悠悠然说:“小冯,咱们只是做中间人,帮着渠江公司采购。出什么问题,渠江告我们,我们就告江氏。渠江拖我们的款,我们就拖江氏的款。在江氏的报价基础上加我们的利润百分比就可以了。咱们不是渠江公司的采购部,咱们也是赚他们钱的供货商。价格么,渠江公司能接受就行。利润,你在总价上加了百分比。大家高兴。” 他笑嘻嘻的看着她,冯曦刻意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暗想如果定下江氏,王铁自然会得到江氏给的好处,这层交易根本不会让第三个人知道。她想起傅铭意的放任不管,冯曦马上提醒自己,他要和王铁斗与自己无关,做好份内事就行了。总经理不管,熟悉材料的副总经理指定了供货商,自己一个小虾米难道大声的对王铁说:“不,为了公司最大的利益空间,咱们每一种材料都要得到最低报价!” 她保证王铁嘴里的茶会喷出来。 冯曦抱起三份报价单嫣然一笑:“王总一席话让我茅塞顿开。傅总在周一例会上就说了,这次渠江合同变化,变成以材料为主了。虽然是机械部牵头在做,毕竟不熟。一切都按王总的意见办。既然三家报价中您觉得江氏好,就定江氏吧。我就照江氏报价去做合同报价了。” 走出王铁办公室,冯曦犹豫了下,偷偷给傅铭意发了个短消息。 “王总负责,按他的意思办。”傅铭意的回答不出所料又极简单,让冯曦觉得自己仿佛是个小人似的,转身就打小报告。她有些恨恨的想,如果不是他要和王铁斗,自己犯得着这样上心? 在冯曦心里,不管和傅铭意因为当年的事情闹得多僵,他还是傅铭意,是她曾经深爱过的男人。不管怎样,她都希望他好。 招投标办公室忙碌得很,杨成尚又抽调了四个人过来帮忙。新来的小高小刘很兴奋,进公司半年了,终于有了正事可做,一时间办公室里打电话的声音都高亢了许多。 冯曦经过他们身边,她露出笑容,鼓励之外传达着另一层意思,她心情不错。做上司的心情不错,下面的人自然也会跟着松口气。冯曦想起当年杨成尚也是这样对自己,让自己精神百倍任劳任怨的做完他不想动手的所有琐事。她忍不住对大家说了句:“这周把合同签下来我请大家去玩。” “可以带家属吗?” “当然!不带家属的允许内部发展!”听到一片哄笑声,冯曦跟着笑了。 关上门,门外的一切就成了默剧,为她隔出了安静的空间。三本报价单放在办公桌上,冯曦这才静下来思考傅铭意的用意。材料部牵头的事硬生生的耍了个花枪让机械部接手,他是想让她抢走王铁和陈蒙的老客户?生意场上永远是利者为王。王铁以前把持材料部可以和江氏合作十几年。如今他手里没有大订单,江氏就不做生意了?必然会与手握订单的她合作。但是从王铁的表现看,他并不担心。那么傅铭意真正的用意是什么呢?冯曦想了很久也没想通中间的环节。 钢材中线材板材不外五六种型号,价格大致稳定,在一个区间内浮动。管材却不同,型号多达几百种。王铁给的三家报价她大致对比了下,价格相差不大。然而这三家都是他一个人推荐的,不排除联手的可能。她盯着报价单决定偷偷去钢材市场走一圈,自己一个人去摸底。 她没有让公司派车,叫了辆出租车直奔钢材市场。 接连两天,她对孟时说公司有合同要忙,一个人关在家里将得到的各种浅表性数据全输进电脑进行对比。 孟时本想和她说说家里的事情,见冯曦忙得脚不沾地的模样又忍住了。晚上他在家看着电视实在无聊,又逛到冯曦家,在楼下徘徊半天还是上了楼。 一进门他吓了一跳,地上堆着资料,沙发上也全是资料。冯曦穿着宽大的睡衣开了门,旋身又坐在茶几旁的小板凳上专注的敲打起键盘。孟时苦笑着说:“我以为公事是在公司里做。” “公司里不方便做。书桌旁边有椅子,沙发没地方了。”冯曦专注的输着数据,一个数字符号都核对再三,生怕弄错了。 孟时蹲在茶几对面看她,冯曦眼睛下有着青色的暗影,他突然问她:“昨晚你没睡?” “嗯。”冯曦头也不抬,眉心微微皱着。她必须要在最短时间内探出江氏报价是否合理,然后才能在报价上加上利润百分比传给渠江公司。时间拖久了,王铁会起疑心。这是她自己愿意做的,就算江氏报价偏高,她也要心中有数。 “要我帮你吗?” “不行,我自己做更清楚。”冯曦说完抱歉的笑了笑,“等合同签下来就好了。建材数据太多,我怕弄错了。” 孟时站起身进厨房转了圈,干干净净,冯曦忙成这个样子,她肯定不会吃了饭然后再把碗洗了。他叹了口气,出来对冯曦说:“我晚点再过来。” 冯曦抬起头说:“别过来了,我今晚又会忙很晚。” 孟时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说:“我去拿笔记本过来。与其在家里呆着想你,不如陪着你好。有什么想不明白的你还能说给我听听。”他微微一笑,开门出去。 他开着车出去买了些吃的。孟时在冯曦家茶几上看到了江氏建材的报价单。他不知道这是正常的一笔生意,还是因为他而找上的冯曦。看她认真忙碌的模样孟时相信这笔生意不小。但是从看到江氏报价单的第一眼起,不好的感觉就油然而生。 冯曦并不知道他和江瑜珊的关系。江瑜珊没有说穿,这让孟时感到奇怪。这不是江瑜珊的性格,也许,他的不安来源于此。他迅速决定今晚无论如何也要告诉冯曦。 工作中的冯曦很认真,她甚至没有时间去看一眼坐在书桌旁的孟时。吃完他买回来的云吞,她继续核对着型号和数据。就在她眼花缭乱脑袋嗡嗡作响的时候,她终于发现了数据的不同,冯曦呻吟了声,往后倒在了沙发上。 “怎么了?”孟时吓了一跳,踩着地上的资料就走了过去。 冯曦睁开眼,疲倦又兴奋的说:“我弄完了!”她伸出手示意孟时弯腰,搂住他的脖子说:“抱我上床!” 她想着客厅沙发上全是资料,只有卧室床上可以坐着和孟时说话。听到孟时耳中却如同惊雷。他拦腰抱起冯曦往卧室走,边走边说:“今天你体力不行!” 冯曦眨了眨眼大笑起来,捶打着孟时骂道:“谁说要哪个了?客厅不是没地方坐吗?你成天脑子里胡想些什么呀!” 孟时气恼的松手,让她跌落在床上,覆身上去咬着她的耳朵说:“我就想了又怎么了?” 知道了江氏报价的大致底细,冯曦心里一松,手在他胸前轻轻的画着柔声说:“你要不要去洗个澡?” 她双眼透出温柔,唇边的笑容像蝴蝶的触须,从他心间扫过。孟时瞪着她,突然翻身躺在床上,搂紧了她说:“勾引无效,我抱你睡。” 他没有坚持让冯曦有点遗憾也有点高兴。被宠爱的幸福感让她眼睛发涩。她靠在孟时的胳膊弯里想,她真幸运。 孟时轻声问她:“曦曦,你是在查江氏的报价吗?有问题?” 冯曦闭着眼睛说:“江氏的管材报价真高。不过,只要业主方没有置疑,倒无所谓。我终于弄清楚了。” 孟时偏过头看她,又往怀里拢紧了点。他斟酌着词句小心的告诉她:“我和江瑜珊其实早认识的。我们家和他们家算得上是世交。别看她年纪小,心眼挺多的。你们这行生意上的事我不太懂,曦曦,你防着点她。” 冯曦睁开眼睛,见孟时眉心皱着,便伸出手在他额间点了一点笑道:“不用江氏用别家估计也差不多。我们只是中间商,我们公司老总发话让用江氏的材料,我只不过是执行而己。早知道你和她熟,还不如直接问你江氏的情况了。上次你怎么不说?” 上次?孟时想起父母来。自从他知道江瑜珊在和冯曦打交道后就一直在想该在什么情况下告诉冯曦。他沉默了会坐直了身靠着床问冯曦:“江瑜珊没有向你说过我?” 冯曦摇了摇头,孟时的回避让她敏感的问道:“你和她,以前是男女朋友吗?” “不是。我对她从来没有那种意思。你记着,她不说,肯定有她的用意。是什么我猜不到,不过你和她接触一定要多个心眼,嗯?” 冯曦应了声,趴在他身上说:“我困了。明天一定要出合同报价,这周把合同签了我们出去玩好不好?” “好。如果周五你的合同签完,周末我们就去笔架山露营。”孟时放弃今晚告诉冯曦的打算。 她的脸靠在他胸前,不多会儿就起了轻轻的鼾声。孟时低头认真的看着她,短发遮住的脸很小,她的腿蜷缩弯曲着,像只小虾。他怜惜的想,她这些天又瘦了一些。手搂着她的背,能感觉到她后背的单薄。孟时想起初见冯曦的情景,忍不住笑了。她是他见过的最有韧性的女人。而每每的坚强之后,流露出的柔弱更吸引他。 他的目光移到飘窗飘台上。淡淡的月光照着一排小小的盆栽植物。嫁接仙人球伸着毛茸茸的小手掌,可爱得让人几乎忘记它们浑身长满了刺。旁边一只双层木盒上还摆着谭木匠木梳,一只小香水瓶子。她总是爱摆弄这些小玩意儿,像孩子爱玩家家酒的游戏似的。孟时环顾四周,惊奇的发现冯曦家里没有一张照片,连她的单人照片都没有。 他默默的想,她一定是想忘记从前。他拉过凉被搭在她身上,冯曦又往他怀里靠了靠,手搭在他身上,似乎睡得极舒服。孟时笑了笑,身体上添加的重量给他带来一种责任感。这一刻,他有结婚成家的冲动。 第40章 冯曦比照江氏建材的报价单做好了合同报价。渠江公司没有提出任何置疑,周五合同正式签定了。 她计算了下,如果照这样的报价,材料这块能为公司赚得近三百万的利润,机械还有六十万。除开要对蔡总表示的谢意,自己部门今年的任务仍然超额完成。至于王铁,年终部门拿利润分红时,她肯定会为他考虑的。 合同才签完,江瑜珊的电话紧随而至。很显然她已经得知了消息,殷勤万分地请她去喝咖啡。 冯曦开始并不想去。今天下午她和孟时约好去笔架山玩。这些日子忙晕了头,脑袋都想痛了,她想给自己放两天假。孟时提醒她小心江瑜珊,其实她觉得没有什么可防备的。江氏有王总撑腰,订单肯定会给她。自己满足了傅铭意的要求,也满足了王铁的要求。整个事件中,她就是个跑腿的。不过,她想了想还是答应午后和江瑜珊见上一面。将来的合同执行也要打交道的,彼此加深了解也不是坏事。更何况,孟时的欲言又止隐约透出的信息让她相信,江瑜珊和孟时之间并不止是两家世交这么简单。 周五的午后,阳光浓烈。坐在咖啡店柔软的沙发上,冯曦心怀好奇单独与江瑜珊见了面。 江瑜珊穿着薄薄的纱质衣衫,头发像起伏的大海波浪。与上次的富贵逼人不同,江瑜珊今天的打扮可以用青春靓丽来形容。 咖啡的味道在空中散开,冯曦疑惑的感觉到江瑜珊看她的目光非常奇怪。她暗想,孟时说他对江瑜珊没那个意思,难道江瑜珊对孟时有?冯曦也细细的观察着江瑜珊,微笑着夸了她一句:“江总这身打扮很时尚。” 江瑜珊又一次细致的观察着冯曦。冯曦只戴了副耳环,粉色的珍珠贴在耳垂上淡淡的珠光衬出淡雅气质。江瑜珊一眼就瞧出这并不是真正的海珠,极普通的淡水养珠罢了。她又不屑的想,是宝姿西服套裙又如何,现在宝姿早沦为普通白领的工作衫了。她仍然很合理的对冯曦给出了评价:冯曦是一个懂得收拾打扮的女人。 女人都爱打扮。会打扮的人没钱也可以把自己包装得有品味,叫人看上去舒服。不会打扮的人有钱没钱一个样,不外乎有钱的叫呛俗,无钱的叫低俗。江瑜珊得出这样的结论只为了证实一点,冯曦不会是骨子里清高的人。在她看来,冯曦可以买宝姿撑场面,也不会拒绝范思哲和纪梵希。她想起孟家。孟家最不喜欢贪钱的俗人。自己家有钱,孟家不会觉得自己会看上他家的财富。冯曦就不同了,一个喜欢打扮的人又没什么钱的人对金钱的抵抗力不会强。一旦她对孟家的财富流露出向往,孟家就绝不会接受她。 她收回目光轻轻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银色小匙卷起褐色的涟漪。就像她的心情,想平静的面对,无奈却有诸多想法。她灿然笑道:“冯经理也不错呢。有时候我总想着穿黑色西装和包裙的女人是那种很古板严肃的老女人。但是冯经理只给我精明能干的印象。” 她用手指卷起一缕头发,浅粉色半透明的指甲修剪装饰得很精致。褐色的发丝在白皙的手指上打着卷,一圈圈散开,又圈圈裹紧。 冯曦微微一笑,意味深长的说:“听说喜欢这样摆弄头发的人,心里一定有烦心事。江总不比咱们上次见面轻松,难道对拿下这次订单没信心?我们这次的合同报价是比照江氏给我们的报价制定的。江总应该心里有数。” 江瑜珊的手停住了卷头发,端起骨瓷杯子啜了口咖啡轻笑:“冯经理目光如炬,我的一个小动作就能看出我的心思。我倒不是没信心。江氏这次不想让别家来插手,给的报价是极优惠的。少赚多交朋友一向我们做事的准则,最终这笔订单给我们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再说,你们公司以前和江氏打交道的次数很多。王总陈经理和我们都是老朋友了,相信换了冯经理,也会一样。” 如果不是自己费了几天工夫查比价格,她恐怕也不知道江瑜珊话里的真假。孟时真的没有说错,江瑜珊撒起谎来脸都不会红。说得理直气壮,仿佛江氏的价格真的是全市最低报价。冯曦想起那批无缝钢管和螺纹钢的报价心就在跳。江氏的报价单做得极为巧妙。大宗型板材价格和市场咨询价持平,有的还低十元二十元。管材报价却少则多百元,多则差相差两千元。她也明白有些管材小公司是供不了货的,渠江要得急,还只能从大公司仓库中调货。不过,就算自己公司从德国现进口无缝钢管加上汇率也比江氏的价低。只是为了进口单一管材忙活费力不讨好,多赚几万块而己。冯曦好奇的是江氏拿订单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她还找自己干什么。 “下周一江总就来公司谈合同吧。下午我还有事,不能久留。” 江瑜珊从茶几下拿起一只茶叶盒子推过来。她抚摸着自己的浅粉色的指甲妩媚的笑:“我不止想和冯经理做生意,更想和冯经理交个朋友。今年的极品冻顶乌龙,你肯定喜欢。” 单独约请她,就为了送盒茶叶? 大概是看出她的猜疑,江瑜珊卟的笑了:“冯姐姐,时哥全招啦。我一直没说是不想因为这层关系来拿订单。知道你爱喝茶,所以就把我老爸的好茶偷出来当人情!我刚才只是在烦恼,现在说冯姐姐会不会觉得我很虚伪很假。” 她的声音瞬间变得娇媚,哪还有半分生意人的架式,十足就是个娇憨的小姑娘。把冯曦整得一头雾水。她不禁感叹,江瑜珊还真是个角色,转眼之间就改头换面攀亲戚了。冯曦想起刚开始江瑜珊面不改色的撒谎,想起对她和孟时关系的奇怪感觉。演戏谁不会?她朗声笑出声来,嗔怪的看着江瑜珊说:“昨晚他还和我说起你呢。他要不说,我还真不知道你们两家渊源这么深。他呀直说把你当亲妹妹带着,说你不知有多灵精古怪了。好吧,茶叶我就不客气的收下啦。下午我真的有事,回头叫上他咱们一起吃饭。” 江瑜珊露出甜美笑容看着冯曦提着茶叶盒离开。她一直没有动,看着冯曦的背影消失。笑容在唇边凝固,眼神渐渐变得冰凉,甜笑霎时变成了冷笑。 冯曦的话已经让江瑜珊听出了端倪。孟时说起过她,却绝对没有告诉冯曦自己是他父母相中的准儿媳人选。否则冯曦不会大方到可以和孟时一起请自己吃饭。他也有不敢说的时候?江瑜珊冷笑。 她啜着咖啡往角落里漫不经心扫去一眼,扬手结帐。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女人现实

关键词:

上一篇:皇后出墙记

下一篇:火烧相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