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诗歌 > 先弃后取

原标题:先弃后取

浏览次数:135 时间:2019-10-06

你潇洒落子于棋盘,笃定地对我说,先弃后取,胜败已定。我在心里回答,取而弃之,该当如何?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幸福来得太突然,以至于不敢轻信。

幽州居黄河之北,南临翼州,西对并州,北接草原。契丹八部尊耶律部为王,经营幽州城多年,比不得天朝京城恢弘大气,却也繁华热闹。 驿站内没有南地的小桥流水,高大的树木与宽敞的院落呈现出北地豪迈的一面。 已经入了伏,成排的杨树翻着手掌似的绿叶儿也解不了酷热。明晃晃的太阳,声嘶力竭的知了,室外的地面泼桶水转眼就被烤干了。 笑菲躺在凉榻上,眼睛瞟着手里的书卷,情不自禁地想起杜昕言不要脸的亲吻。 玉茗第二天担忧地嘀咕道醉酒伤身,说她经不住再瘦下去了。笑菲似笑非笑地应下。 杜昕言的耍赖没有惹恼她,在她心里,只一个劲儿地回想着落在唇上的温暖和自然泄露出的疯狂。 他要她嫁吗?他不是害怕她跑了两国会交兵吗? 笑菲轻抿着嘴,百思不得其解。也许心底深处有个答案已呼之欲出,只是她不敢去相信罢了。 “嫣然,你会在哪儿呢?”她喃喃念叨着。 笑菲从来没有怀疑过嫣然的忠心,可嫣然和迈虎会在哪儿呢?她想起杜昕言神秘的传音,嫣然讳莫如深的行径,笑菲又轻轻地笑了。如果她没有猜错,要么是嫣然和迈虎落在杜昕言手中,他要绝了她逃走的念头,要么就是杜昕言有所安排了。 手指轻轻按上嘴唇,笑菲犹豫着,她可以相信他吗? 书卷啪地落在地上。玉茗眼疾手快地拾起,埋怨地说:“小姐醉了一夜,手软得连书都拿不稳了。大病才好没几日,和侯爷赌什么酒啊?!” 她抬头柔柔地看着玉茗说:“我错了不行吗?这会儿难受得很,想睡天又热,北地偏僻艰苦,驿馆内无水,替我执扇吧。” 玉茗放下书,拿了团扇笑道:“小姐安心睡,我扇累了还有玉华她们。” 笑菲嗯了声,侧过身阖眼养神。她想出去走走,奈何卫子浩嘱士兵把院子守得严实,推说大婚在即,不能出什么乱子,不放她出去。 她闭上眼睛,杜昕言的脸再一次出现。笑菲对自己说,如果真的婚礼前逃不了,她就再也不能去想他了。 团扇扬起的风轻轻拂过,屋子里安静得连风声都听不见。笑菲神思恍惚,不多时竟真的睡着了。 她做了个梦,梦见了疯癫的父亲。梦里的感觉如此真实,那双手挽起她滑落的发丝,手指从她脸颊上拂过,惊得她大叫一声坐了起来。 “把你惊醒了?” 笑菲喘着气,瞪大了眼睛,突看到耶律从飞坐在矮凳上,手里正拿着团扇。玉茗和玉华蹲跪在一侧,眼中露出羡慕的神色。她匆匆移过目光,猛然发现为什么她会害怕耶律从飞。他给她的感觉和父亲给她的感觉如此相似。 见她惊魂未定,耶律从飞抱歉地说道:“怕你着凉,反而惊着你了。” 笑菲这才瞧见身上搭着幅丝缎。她垂下眼帘低声说道:“殿下怎不叫人通传一声?于礼不合。” “呵呵,既然你来了幽州,又快成为我的妻子,不必太过讲究汉人那些规矩。”耶律从飞终于看到笑菲的面容。她不是惊艳的美女,羸弱的面容惹人生怜。若不是和她交过手,单看相貌,他绝对想不到眼前的沈笑菲会是心机深沉、善于谋略的女人。 笑菲轻轻咬着唇,声音放得更细柔,“虽说我快嫁给你了,可婚礼未举行之前殿下如此,妾身担心杜侯爷与卫大人不喜,传了出去,有失天朝颜面。殿下还请忍耐几日,等成亲之后……” 她的脸渐渐浮起一层红晕,娇羞莫名。耶律从飞看得一呆,暗叹她的风姿无人能及。终于得见真容,耶律从飞心里充满了喜悦。他微笑道:“笑菲不必担心,原本杜侯爷与卫大人陪着从飞前来,见你睡着,他们便在外间等候。” 他知道,还让耶律从飞大摇大摆地进来?还让他坐在她的榻前?!他还坐在外间?!笑菲低着头掩饰住眼里的失望,轻声说:“还请殿下外室奉茶,容笑菲稍整仪容。” 耶律从飞应了声,微笑着站起身出了卧房。 笑菲这才抬起头来,眼神渐渐地就冷了。她懒洋洋地下了凉榻,梳洗整齐后扶着玉茗的手慢吞吞地出了卧房。 外间杜昕言、卫子浩和耶律从飞正喝茶谈笑,见她出来,杜昕言直率站起身来笑道:“听说沈小姐昨夜醉倒不适,本侯着实过意不去,不知现在好些了吗?” 笑菲心里暗骂杜昕言不要脸,往玉茗身上一靠,细声细气地答道:“多谢侯爷的醒酒汤。我饮得太多,头晕得很,意气之争果然要不得的。” 她半个身子都靠在了玉茗身上,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耶律从飞赶紧起身,自然地伸手扶她坐下。笑菲借势半倚,回眸嗔了他一眼。 白痴也能看出来笑菲对耶律从飞的情意。杜昕言的眼睛才眯了眯,就看到笑菲眼里闪过的得意。他心中长叹,指着桌上刚沏的茶笑道:“殿下特为沈小姐带来的好茶。酒醒后易渴,用点儿茶水会好受些。” 耶律从飞亲执茶壶为笑菲斟茶。他满脸歉意地低语道:“怪我鲁莽吵醒你了。” “不妨事,能见殿下,笑菲心里高兴。”她斯斯文文地接过茶,瞟了眼卫子浩和杜昕言,什么话也不说,低着头摆出一副害羞的模样。 若不是一路上被她戏耍得头冒青烟,卫子浩实在不敢相信眼前贤淑端庄的人是沈笑菲。他轻轻地撞了撞杜昕言,眉眼间写满从此倒霉的人是耶律从飞的字样。 杜昕言看在眼里,突笑道:“咱俩杵在这里,沈小姐看殿下的眼神是春风,看咱俩的眼神都变飞刀了。虽说成亲前沈小姐不方便与殿下携手出游,咱们也不能让殿下和沈小姐苦挨相思!子浩,咱们走吧!” 意思是只要不出驿站,在这里约会他可以不管。 笑菲的脑袋已经低得不能再低。她想装害羞,自然要装足十分。此时她端庄地坐着,嗅着茶香心里充满了疑惑。 “婚礼定在七日后,侯爷莫忘了与从飞痛饮之约!”耶律从飞大笑着对他们拱了拱手,并不挽留。 “早盼着那一天了!殿下宽坐!”杜昕言干净利落地起身,和卫子浩扬长而去。 他们一走,耶律从飞不容置疑地对玉茗说道:“下去吧,我有话要和沈小姐说。” 玉茗被他的眼神一逼,见笑菲并无表示,只得行了礼退下。 廊下不知何时飞来一只知了,卯足了劲儿地嘶吼。外间堂上只留笑菲与耶律从飞二人,她不用抬头便知道那道雪亮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笑菲垂眸,望定面前的那杯茶,手指围着茶盏轻画着圈,没有喝。 “专程去找来的,不想尝尝?”耶律从飞温柔地说道。 手指在茶盏上点了点,笑菲慢条斯理地说:“嗅茶香便知这是我最爱喝的庐山云雾茶。一天之中殿下从不知道笑菲冒充四公主的真相到了解笑菲的嗜好,殿下身边定有识得笑菲之人。让我猜猜故人是谁?” 她抬起头看到耶律从飞深邃眼瞳中的光芒,轻轻笑道:“定北王没死,来了契丹对吗?” “呵呵,笑菲再一次叫从飞叹服!”耶律从飞拊掌大乐,眼中浮起赞赏之意。眸光一冷,他缓缓开口道,“笑菲爱喝云雾茶的确是定北王告诉我的,只是,你如何得知他没有死?” 笑菲揭开茶盖,呷了口茶道:“难道定北王没有告诉过殿下吗?他有求于殿下,殿下想知道的事情,高睿定知无不言。” 耶律从飞又一次笑了,“我昨日得知笑菲身份后便问过他了。来之前定北王一直卖关子,他不肯告诉我当日放我出京城的人不是他的四皇妹,我借此找碴儿差点真饮下那坛酒。事后定北王道,你假冒四公主之事知道的人并不多,我若表现得一点儿不吃惊,必让杜侯爷心生防备。笑菲不用担心,只要你是我的王妃,定北王一定会为你解了蛊毒。” 笑菲从耶律从飞的眼睛里看到了与父亲相同的目光,炽热如兽,凌利似刀。这种目光激得她的心猛然收紧,脑中飞快地消化着耶律从飞带来的消息。 高睿欲借契丹出兵夺位,契丹也想借机分割天朝国土,两人一拍即合。这样的情况下,耶律从飞对她的欲望就是分化两人的突破口。她叹了口气,放下茶盏挑拨道:“如果殿下真想去了我身上的蛊毒,就不要对笑菲太好!” 她相信耶律从飞是聪明人,能听出她的言下之意。当日高睿为了牵制她、利用她下了蛊,如果看到耶律从飞对她动情,他又岂肯替她解蛊。高睿一定会留着她要挟耶律从飞。 她居然是在替他着想!耶律从飞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他握住笑菲的手,轻声说:“不用担心,只需你做一件事,婚礼之后定北王便替你解蛊。” 笑菲猛地抽回手,拂袖而起,“原来笑菲不过是有个好脑袋,殿下还能用用罢了。定北王当日下蛊就是为了控制我。殿下与笑菲今日才得见一面,不必露出深情款款的模样,有什么嘱咐,笑菲照做便是。” 她居高临下睥睨着耶律从飞,眼神不屑至极。 耶律从飞在心里加重了对笑菲的欣赏,他毫不掩饰地将爱慕的目光直勾勾落在她高傲的脸上。他从怀里拿出一只瓷瓶,缓缓地说:“定北王虽兵败,在天朝仍有支持者。擒了杜昕言和卫子浩,在和议期迅速出兵,天朝必无防备。” 笑菲轻轻笑了,拿起瓷瓶若无其事地问道:“昨晚喝酒输了,找杜侯爷重新比拼正合我意。不过,他是高手,混在酒中吃不出异常来吧?” “无色无味。” 笑菲将瓷瓶纳入袖中后说道:“伤敌一万,自损八千。混了药的酒笑菲也会喝下去的,殿下莫要给笑菲穿肠毒药就好。答应殿下做这事,是因为笑菲胆小怕死。我会找个人来试试。” 耶律从飞皱了皱眉,站起身低声道:“你不相信我?” 笑菲眉一挑,讥讽地说道:“信与不信又如何?笑菲的命捏在你手中,你若要我信,我自然只能信!殿下请回,三日之内,定不负所托。” “慢!”耶律从飞拦住她,沉吟片刻后道,“使团进了幽州城,命就捏在我手中了。任杜昕言和卫子浩武功再高,也难以在千军万马中逃脱。实话告诉你,十二个时辰后,我会下令围住驿馆。你只有十二个时辰。告诉我,你的心是否真的嫁到了契丹。” 笑菲闻言大笑起来,“王子殿下既已打算围困天朝使团,又何苦要给我一天时间?直接动手岂不更好?让我猜猜你的心思吧!昨日你带来的十八骑身上穿的都是新缝制的衣裳。驿馆内食物菜蔬丰盛。不!甚至称得上是奢侈。实则虚之,杜昕言和卫子浩都是多心之人。看到这些反而会认为你是在故布疑阵、虚张声势,继而认为契丹其实无力兴兵。你本来可以直接下令围了使团,但是你没有十足把握。你忌惮的人不是杜昕言而是卫子浩,你算不准有多少昙月护卫隐在暗中。你担心万一走漏风声让天朝有了防备。从京城一路行来,笑菲所为殿下心如明镜。要我在酒中下毒,成则可以擒获杜昕言与卫子浩,不成也是我沈笑菲意气用事。为了未来王妃,耶律王子为美人怒围了使团也无可厚非。这样一来,困住使团想偷偷出兵的目的就达到了。” 耶律从飞后退了半步,以全新的眼光打量着笑菲。他的目光由惊诧变得炽热,最后大笑起来,“好,不愧是我耶律从飞想要的女人!” “你错了!”笑菲断然喝止,冷冷地看着耶律从飞道,“我手无缚鸡之力,父亲疯癫而亡,天朝已无容身之地,不得已屈于皇权远嫁契丹。如果有机会,我会选择离开。如果没有中蛊,我绝不会答应你做这件事。王子殿下不是笑菲所希冀的男人!” 这一刻笑菲心中突生悲哀。她对耶律从飞玩欲擒故纵的招数娴熟自然,为什么对杜昕言她却做不到? 她在心里长叹,又一个疯子。父亲是偏执,耶律从飞是冷酷。笑菲相信耶律从飞的话,她同样也相信,如果背叛,耶律从飞会毫不客气地砍掉她的脑袋。所以她能对父亲绝情绝义,能对耶律从飞心硬似铁。只是,那个在渠芙江畔青衫飘动的男子,她想得到的爱与温暖,为何离她那么远? 耶律从飞长叹一声,“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定北王要对你下蛊了。笑菲,你是我见过的最冷静、最聪明的女子。其实你也只说对了一半,从飞对你虽有利用,未必没有真情。” 笑菲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并不接耶律从飞的话。她懒洋洋地说道:“我进了幽州城无疑就是砧板上的鱼肉。加上笑菲怕死,这药我一定会下在杜昕言和卫子浩的酒里,也一定会让他们发现,恨不得宰了我的。到时候耶律王子为救红颜,顺理成章围了驿馆便是。失陪!” 肌肤白皙如被太阳一晒即化的冰人儿似的,脚步未见丝毫凌乱迟疑。耶律从飞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他是否做错了?他轻声说道;“你也错了。笑菲,我对你未见面已钟情。你再聪明善谋,我再运筹帷幄,也算计不到自己的心。与他饮了一夜酒,你希冀的男人是他吗?” 契丹王宫中,一袭银白绣蟠龙锦衣的高睿仿佛待在自己家里似的随意。耶律从飞对他自然流露的贵气感叹不已,甚至有些羡慕。 耶律从飞的母亲只是契丹王的一名侧妃。因为是汉人,从小他就受别的王子欺负。直到武艺学成,十八岁比武拿到第一勇士的称号后,契丹王才对他重视起来。 王子的尊贵是他靠自己的双手搏来的,和高睿这种从小养成的优雅有着天壤之别。 他静静地看着高睿的背影,见侍立在旁的王一鹤注意到他,耶律从飞露出淡淡的笑容。 王一鹤那日见无双单身离开东平府后,心中始终放心不下高睿,掉头跟去了登州。大战前夕,高睿的箭伤复发,为了不影响军心士气,由侍卫假扮了他出城迎战。眼见兵败,王一鹤不得已带着他离开战场。高睿伤养好后便来到契丹投奔耶律从飞。 他低声禀报道:“王爷,耶律王子来了。” 高睿转身看到耶律从飞便笑了,没等他开口便道:“她都猜出来了?” “定北王料事如神。”耶律从飞笑道,“明日此时围了驿站,布置在边境的军队会直渡黄河。就算消息走漏也迟了,天朝的反应不会这么快。有定北王相助,我契丹此番南下必势如破竹!” 高睿谦和地笑了笑道:“睿落魄到契丹蒙王子收留,手中无兵,旧部却还有几个人。父皇着实偏心,睿咽不下这口气。高熙仗都没打过一场,凭什么夺了皇位!王子此番南下,夺了高熙的江山,定让睿吐出这口闷气来!以王子盗兵符调兵的魄力,何愁天朝不灭?只是,睿不明白为何王子仍给了沈笑菲一日时间?” 为什么要给沈笑菲一天时间?耶律从飞想起天朝京城外白衣飘飘的风姿,想起她的聪慧,眼底流露出炽热的光芒。只有她才配做他的王妃,只有她才能与他并肩称霸。 耶律从飞冷傲地说道:“如果沈笑菲不肯在酒中下毒,从飞不会娶一个没有心的女人。她再聪明也想不到,我的大军明日就会渡黄河!她以为我不敢直接翻脸,需要一个围困使团的借口。她绝对想不到我明日围驿馆是为了让父王与各族族长骑虎难下。父王想和谈,八部族长想和谈,他们都忘了,我契丹族是狼的后人。天朝才经战乱,这是南侵最好的机会!” 高睿莞尔一笑,“王子雄心壮志,高熙又岂是王子铁骑的对手?!睿这就起程回天朝,招旧部为王子内应!” 耶律从飞拍拍他的肩道:“若能得定北王相助取了中原江山,耶律从飞定不会亏待定北王。” 高睿淡笑道:“睿只想看到高熙和杜昕言惨败收场就够了。还有,睿已为殿下备下双心蛊的解药。” 不需要他说,高睿已双手奉上,耶律从飞不由得大喜过望。 王一鹤递过一把银刀,高睿扯开胸前衣裳,运内力催逼,片刻后胸前凸起一个包来,隐约能看到肌肤下有活物蠢动。高睿在胸口迅速划了一刀,一条黑色活物蠕动着钻了出来。王一鹤将瓷瓶口凑到伤口处,那个活物便飞快地落进瓶中。再看伤口,红色的鲜血沁出来,高睿的蛊已完全引出体外。 高睿拿锦帕捂着伤口微笑道:“蛊母离体后会在瓶中休眠,用它能引出沈笑菲身体中的蛊虫,蛊毒便解。” 想到那个风华逼人、聪慧绝顶的女子,耶律从飞握紧了瓷瓶,仿佛将沈笑菲控制在了自己掌中。 等他走后,王一鹤低声问道:“王爷,借契丹的兵,老奴担心中原人士会恨王爷入骨,这对王爷大业有碍。” 高睿冷笑道:“谁说我要借兵?我不过是要借耶律从飞的野心罢了。只要契丹大军毁约过黄河,水就会再次被搅浑。大皇兄想要休养生息,我偏不让!他对付契丹的时候,就是我们重招旧部,再谋大业的机会。” 王一鹤小心地问道:“那耶律从飞看上去对沈笑菲极为在意,王爷为何要取出体内的蛊毒、当时为防沈笑菲反噬,害王爷性命,如今仍用它让耶律从飞不敢对王爷下手岂非更好?” 高睿悠然说道:“双心蛊有利有弊。从前种在自己身上,沈笑菲纵然背叛也不敢让我死。现在我取出了蛊母,我的死活她再也感知不到,有利于我隐迹藏身。当时在登州我就想取出蛊母,听说和议时耶律从飞提出要娶沈笑菲后就放弃了。如今当着耶律从飞的面取蛊,他会相信我没有相挟之意。那蛊虫是用我的血配出的药方养大的,就算用蛊母引出她体内的蛊虫,渗进她血液中的毒也无法去掉。解毒的药引是我的血,解毒的配方在我手中,将来,耶律从飞一定会为了沈笑菲前来求我的。” 王一鹤舒了口气,对高睿的心机佩服得五体投地。 窗外阳光白晃晃地照得地面生烟。笑菲似感觉不到这种热度,遍体生寒。 契丹要困住使团挥兵南下,杜昕言知道这些吗?高睿一日不除,终是后患。高睿一死,自己便只能再多活一年半的时间。她该帮他吗?帮了他,他还是要让自己嫁给耶律从飞吗?笑菲心里委实难以决断。 袖中的瓷瓶如有千斤重。就算她不下手,契丹铁骑照样能困住使团。耶律从飞相信她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也不怕她会泄露消息,笃定地将她逼上独木桥。他要她背负暗害杜昕言和卫子浩的罪名,无法再回天朝。他比父亲理智,比父亲狠绝。父亲砌了座牢笼,而耶律从飞却选择一劳永逸,砍了鸟儿的翅膀,不设笼子也让她飞不出去。 高睿现身后,他在天朝的拥护者会竖反旗响应,天朝必将再一次大乱。如果告诉杜昕言这些情况,他会有什么对策?而自己,该怎么办才好?走,可自己分明是放心不下他;不走,却只有一天时间。笑菲的眉头紧紧皱成了一团。 “小姐,侯爷来了。”玉茗在身后轻声禀报。 笑菲回头。杜昕言穿着青绸宽袍,宛如翠竹长身玉立。为什么会对他情有独钟?为什么会因为他而方寸大乱?笑菲心里苦笑,脸上挂着浅浅笑容,温软地问道:“侯爷亲来所为何事?” 杜昕言挥手让玉茗下去,看着笑菲突道:“我记得曾与沈小姐在洛阳城中下过一盘棋。沈小姐道世事如棋,变幻莫测。一个人再狂妄,也不能帮别人把棋走完的。当日我走出了一条路,今日是来告诉沈小姐,还有别的解法!”他说着行到桌边,落子如飞,还原了当时的棋局。 白子布下珍珑,步步诱黑子入局,却留有一处空缺没有堵上。黑子便有了存活的机会。 笑菲望着这局棋,惊诧地张大了嘴,“你居然一子不差地记得!” 杜昕言毫不在意地说:“从洛阳回到京城,想起沈小姐的话,忍不住复盘再下。你看,落子于此又如何?” “倒脱靴!我怎么没想到?!”笑菲失声惊呼。 杜昕言自己堵死了小块棋,取下被吃的黑子之后,抢落子于空处。几子落下反吃了白子一大块,破了白子的珍珑,原本被束缚住的黑龙在这一处像洪水决堤。再看棋局反倒像支深入敌腹的孤军,稍有不慎就有被黑子全歼的的可能。 “先弃后取!”杜昕言微笑着将手中棋子扔回棋盒,淡定地望向笑菲。 他的眼神中再没有那些嘲讽、那些冷淡,像池水中被拂碎的月光。只看到光芒闪烁,却看不清月亮的真实面目。 “我一定要把你送过黄河,是不想让契丹有出兵毁约的借口。 “我早和嫣然、迈虎约定好,趁婚礼人多杂乱时带你离开。我再也不会回朝廷做什么侯爷,消了皇上的疑心,他想必也乐意我快意江湖。” 他说得一句便走近她一步。笑菲呆呆地望着他,难以形容的滋味从笑菲心口炸开。尽管隐藏在心中的答案呼之欲出,她却不敢相信。 那袭青衫在她身前停住,头顶响起杜昕言温柔的声音。他笃定地告诉她:“你输了,输在给了我两次机会,一次让我可以控子布局,这一次输在我的先弃后取!当日放弃,是为了今日的取!笑菲,我对你,势在必得。” 声音虽轻,听到笑菲耳中却犹如惊雷。她蓦地清醒过来,接连后退数步,高昂着下巴道:“你凭什么这样自信?你要先弃后取,我偏取了再弃!杜昕言哪杜昕言,你以为你做出了安排救我离开,我就得感激涕零地接受?我已经决定嫁给耶律从飞,还想助他灭了天朝!咱们战场见吧!” 杜昕言不为所动地站着,脸上始终挂着浅浅的笑容。听她说完,他静静地问她:“是谁服了蛊毒还不忘记通风报信救我父一命?” “那是我留条后路!且我与子浩有盟约!” “是谁口口声声说恨浅荷,最终还是救了她与她母亲?” “与我无关,是子浩心仪于她!” “是谁远赴山东道,暗中助我破敌?” “那是我要活擒高睿解蛊!” “又是谁明明可以辩解非她在破城之日放走高睿,却在皇上面前认了这桩大罪?” “纵然不认又如何?就凭我放走耶律从飞,引来外敌觊觎?皇上非让我嫁,何不痛快一点儿!” 杜昕言步步紧逼,见笑菲退无可退,靠在墙边不禁叹气,他伸手撑着墙,将她困在身形之下,在她挥手挣扎的同时吐出一句话来,“好吧,那么是谁在黑石滩迷晕我后亲了我说,你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声音如魔咒,震得笑菲全身僵硬,她惊得手脚冰冷,动弹不得。 杜昕言悠然笑道;“是谁坐在我身边,晒着暖暖的太阳,吹着悠悠的风,舍不得离开?是谁在我耳边说,真想一直这样,可惜你快要醒了?又是谁拿走了我的令牌,取走了吃食后又舍不得我饿着,给我留下了一个馒头?” 笑菲猛地捂住了耳朵,大叫道:“别说了!你什么都知道!你居然是醒着的!你什么都听到了!你太坏了,你装得若无其事骗过了所有的人!你竟然还喝我的黄连巴豆粥!” 她连声喊着,死死闭住了眼睛,竟连一眼都不敢再看他,只恨不得地上有缝能让自己钻进去躲着。 杜昕言好笑地看着笑菲掩耳盗铃的举动,轻轻拿下她的手,喃喃说:“馒头很香,我吃得珍惜。 “落枫山上你的琴音已让我心生知己之感。 “小春湖细雨霏霏,我站在梅下望着你时,心里就盼着能和你一起荡舟湖上。 “我恨你设计我,恨你帮高睿,我恨得想杀了你。你诈死时心却那么痛,痛得我干净利落地点了沈相的死穴,让他再不能出现在你面前。 “我也曾犹豫过,也曾恨自己为什么总忘不了你。坐在相府后花园对面的树上,忍不住就想跃进去寻你,哪怕与你斗嘴也好过我独自相思! “天下人都知京城小杜倾慕丁浅荷,又有谁知道,这颗心里只有沈笑菲一人呢? “睁开你的眼睛,看看我的眼睛,看看杜昕言的眼里是否只有沈笑菲!” 笑菲战抖着睁开眼睛,杜昕言墨黑的双瞳深处闪动着自己的脸,那么亮,如同黑夜不能淹没的星光,在遥远的天际独自闪亮。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空气似乎凝固。他燃着微笑的唇就这样缓缓地压在她战抖的唇上。笑菲突然没了思想,呼吸变得困难。 她曾在黑石滩上偷偷吻过他的唇。 他却接二连三地夺走了她的呼吸。每一次都情难自禁,每一次都难以遏制对她的渴望与激情。 背负着与高睿一战的使命,背负着扶持高熙为帝的天责,背负着不明真相时丧父的悲伤,背负着心爱之人是敌人的痛苦,杜昕言此时一吐为快,狠狠地碾压着那抹水色嘴唇。 突然之间,血液在笑菲体内如万马奔腾,激得她哽咽地哭出了声。她终于知道父亲为何疯癫后速死,终于知道原来她也一直被人深深爱着。她抓紧了杜昕言的衣襟,瑟缩着把身体蜷成一团,试图将自己埋在他的怀里,永远躲在里面。 她的哭声细碎,像断续的琴音。杜昕言轻抚着她的发,任由她在他怀里将悲苦释放。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先弃后取

关键词:

上一篇:皇后出墙记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