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诗歌 > 远走苗域

原标题:远走苗域

浏览次数:133 时间:2019-10-06

过了山道上传来车轱辘声,一辆马车缓缓行驶在山间。 轿帘被掀开,扑面的寒风让笑菲打了个寒战。她好奇的看着光秃秃的岩石,高耸的山峰,回头对嫣然笑道:“你瞧那些树,从石缝里长出来,求生的欲望真强!” 嫣然也探出头来看,高处山岩上还覆盖着薄薄的雪,树却是绿意盎然。“大叔,还有多久到江西道?” 车夫扬了记响鞭,回过头笑咪咪的说:“快了,再过两日翻过梅岭就到了。” 近一个月来,笑菲与嫣然从京城出发,一路往南,听到终于快要进入江西,都禁不住兴奋起来。 嫣然见笑菲目中露出喜色,心里也极高兴,她小声的问笑菲:“小姐,你觉得那些苗人真的会甘心奉上宝药?” 笑菲撇了眼马车后堆着的东西抿嘴一笑:“会的。” “嫣然相信小姐,小姐定的计策一定会成功。” 见她信心十足,笑菲又笑了。她的手抄在厚棉的布筒中取着暖,清薄的单眼皮狡猾的一眨:“嫣然,你看我像是短命的人么?” “小姐身子有什么不妥么?”嫣然大惊,手猛然抓住了笑菲的肩,上上下下一番打量,惹得笑菲轻笑不己。她恼了摔开手,侧过身赌气的说:“小姐总是爱逗嫣然玩。” 笑菲听到这个逗字,便凑近了嫣然,手指从她脸颊上划过,戏谑的说道:“我的嫣然俏丽无双,扮成公子风流俊俏无人能敌。做我的相公不知羡杀多少女子。啧啧,就这生气的模样,为妻给你赔不是可好?” 她穿着花布棉袍,头上裹着布巾,扮成小妇人。嫣然正是公子打扮,虽青衫布服,仍掩不住俊俏。一路上两人夫妻相称,嫣然会武,扮男子正合适。此时听到笑菲打趣,脸上便热了,嗔了笑菲一眼低声道:“该怎么做?” 笑菲轻叹,头抵在嫣然身上道:“听说梅岭苗寨离进入江西道的唐家镇不远。在镇上见苗人露点端倪,他们一定会来找咱们的,不在镇上歇脚了。” 嫣然侧过身看笑菲,见她已经闭上了眼睛,睫毛还微微颤抖着,知她心里也在紧张,不肯说出来让自己担心罢了。嫣然心里暗叹,掀起轿帘对车夫说:“大叔,快一点行吗?” 那车夫回过头笑道:“公子,山道上快不了啦。看天色不早不晚的,咱们如果继续赶路的话,夜里就只能在山里过了。前面有座唐家镇,在唐家镇歇脚如何?” “不用,咱们赶路吧!我多付你银两。与内子急着赶回老家,还请大叔谅解。” “公子,不是我不想赶路。出了唐家镇就进入苗家寨子的地界,晚上夜宿山里,怕遇上剪径山贼。” 笑菲眼睛一亮对嫣然使了个眼色,嫣然会意,掀起轿帘轻轻一跃,像片雪花轻轻落坐在车辕上。她笑咪咪的看着车夫吃惊的脸说:“大叔,这样好了。到了唐家镇我就把车银结清,我会赶车,有武艺防身。一路辛苦大叔了。” 见她有持无恐,车夫叹了口气,扬鞭继续赶路。 未时过后,马车进了唐家镇。遣走车夫之后,两人在镇上买了些食粮物品,嫣然赶着车又继续赶路。 出了唐家镇,又上山道行了一个时辰,太阳渐渐的偏落西山。远处山巅上还有阳光的影子,山道阴暗,山风冷烈。 笑菲冷得缩成一团,手中的暧炉渐渐的凉了。嫣然停了马车,掀起轿帘怜惜的看了她一眼,找出棉被裹好她,轻声说:“小姐几时吃过这种苦,再忍一忍。我马上找地方歇脚。” 笑菲点了点头道:“不用离山道太远,找处明显一点的好地方。” “嫣然明白。” 她放慢了速度边走边观察着四周环境,借夕阳的余光看到左侧是片平缓的树林。嫣然赶着马车进了林子。 林间幽暗,不见天光。没走多远灌木杂草从生,再不得前行。嫣然见几棵大树相距疏朗,树下只有层薄薄的浅草,还算将就。冬日枯木多,嫣然升起一堆火,这才从车上扶下笑菲。 笑菲从怀里掏出两枚药丸,两人相视一笑吞了。 串在铁签上的馒头渐渐发出了香气。笑菲拿出酒壶来,她饮了*****给嫣然,听到嫣然高兴的叹息:“这是醉春风啊!”说完嫣然鼓大了眼瞪着笑菲,见她若无其事的看着火堆出神,嫣然气得站起身说:“你这又是何苦?!心里还想着他?他心里可有小姐?” 纵知相思无望,却难解相思。笑菲苦笑。她伸手拉嫣然,见她仍是不理,便苦着脸说:“我饿了。馒头烤好了吗?” 嫣然挥着手中的馒头想不理她又舍不得,取下馒头给了笑菲,自己却赌气不吃了。半晌才嘀咕道:“就凭定北王当时喊出的那句话,他就下令缉捕小姐。是我们救的人,他并不知道嘛。可见他心里并没有小姐!现在小姐中了蛊,还惦记着他,想着就气!” “嫣然,若是解不了蛊,也压不住蛊毒发作。我不过是将死之人罢了,何苦再计较那些?”笑菲无奈回道。 “我就不明白小姐为什么看上了他?” “还记得去年渠芙江上的巴豆粥么?我远远看到他负手站在岸边等丁浅荷,我就想,若是有一个人能这样等着我该多好?如果不是我爹,我同别家小姐一样,也能去参加京郊诗会,认得一个能疼我惜我的人。我只能戴了面纱藏在相府后花园中。我嫉妒丁浅荷,也嫉妒杜昕言对她的温情脉脉。那时,我就想抢了过来。你看,我骨子里还是个阴险的小女人。巴不得定北王高睿娶了丁浅荷,看她跳进火坑,看她得不到!” “小姐还不是救了她!” 笑菲拢了拢棉袍轻叹:“也许,人之将死,其心也善吧!我成天谋算,想让自己逃脱相府,过逍遥日子。想借昙月派的势力,又担心高睿胜,于是先与契丹勾结。我想求个最稳当的法子,人算不如天算,棋局落子瞬间万变,终不能尽让我算尽。中蛊毒时我很害怕,现在却很平静。嫣然,如果真没有办法拿到宝药也不必强求。离开了相府,可以轻轻松松过到秋天,我已知足。” “小姐!嫣然一定替你拿到宝药!要嫣然拿命去换都行!” “傻子,以前我怕死,现在倒真不怕了。我心中已无牵挂,若是我死了,你把我葬在小春湖畔就好。” 嫣然的泪哗的就涌了出来。咬着牙说:“就算平了苗寨,嫣然也一定替小姐取到宝药。” 笑菲只是笑笑,打了个呵欠说:“我去睡会儿。估计苗人也该来了。” 目送笑菲进了马车,嫣然从身侧拔出长剑,坐在火堆旁轻拭着。篝火发出劈里啪啦的脆响声,她纵身跃上树,长剑挥动又砍下些枯枝。 夜渐渐深了,坐着慢慢睡着的嫣然突听到有嘶嘶声,细细碎碎不绝于耳。她睁眼一瞧,一条斑斓大蛇正游过火堆。火光照映处,蛇头攒动。 在这样的冬日,蛇还在冬眠中。意外出现这么多蛇,肯定受人驱使。嫣然手脚发麻,回头一瞧,马车周围围满了蛇,对着马车昂头吐信,并没爬上车。嫣然吓得嘴里发出凄厉的叫声:“小姐!” 她提剑冲向马车,长剑挥出道道光华,所到之处,蛇被斩为几段,喷出阵阵腥臭脓血。嫣然站在车帘处,握紧长剑急声喊道:“小姐,你没事吧?别出来,外面有蛇!” 马车内燃起了一盏灯,响起笑菲懒洋洋的声音:“既然从镇上就盯上了咱们,何不现身相见?” 树林深处渐渐亮起了火光,一行人踩着灌木杂草出现。蛇似看到了主人,自动分开一路。待来人靠近火堆,嫣然看到为首之人是个相貌清俊皮肤黝黑的青年男子,穿着黑色绣花布衣,头包缠头,腰间挂着一只翠绿的小玉笛。 “呵呵,好眼力!在下苗寨少寨主迈虎,留下货物可饶你们不死。”迈虎说得一口流利的汉语,他身边的人警惕的盯着手持长剑的嫣然。 笑菲轻轻的笑了:“马车上有砖茶二十饼,盐砖二十。我们是来送礼的。让这些蛇儿离开可好?虽是你是宠物,我与官人不喜。” 迈虎听到砖茶盐砖两眼放光,又听到是来送礼的又顿生疑惑:“送礼?” “驱了蛇儿,好生说话可好?你若是想抢,不妨与我家官人过过招。”笑菲说完就不吭声了。 嫣然一手持剑,一手提着酒囊,嘴里不知嚼了什么,喝下一大口酒后对准围着马车的蛇一喷,空中弥漫着酒气与药味。 迈虎脸色一变,吹响玉笛,蛇如潮水退开。没退开的都已瘫倒在马车前。“有备而来!又备下重礼,究竟想做什么?!” 轿帘一动,一只素手轻轻掀开了帘子。笑菲扶着嫣然的手走下马车,微笑道:“听说梅岭苗寨对蛊术有不传之秘,小女子是想求得双心蛊的解法。” “双心蛊无解!”迈虎脱口而出。 纵然知道无解,真正听到迈虎肯定的回答,嫣然仍心如刀绞。她看了眼笑菲,见她神色如常,嫣然扭头喝道:“给我们压制蛊毒的宝药!” 迈虎两眼一翻,冷笑道:“别以为能驱蛇就了不得,有也不给你们!留下货物,我放你们一条生路。” 嫣然大怒,长剑一指,人如鹰隼直击迈虎。 迈虎拔出随手腰刀,两人相斗不过二十来个回合,嫣然的剑已压在了迈虎脖子上。却看到他呆呆的看着自己,嫣然怒道:“你看什么?!” “你真好看!” 嫣然这才发现束头簪子掉了,头发披泄了下来露出女儿身。她冷笑着说:“告诉你的手下别妄动,动一动我就宰了你!” 迈虎并不着急,望着嫣然俏丽的脸说:“杀了我就和梅岭苗寨结下血仇,你们走不出这座大山!” “就算是死,也先杀了你!”嫣然恨恨然说道。 笑菲微笑着对迈虎带来的苗人说:“要换他一命很简单,拿压制双心蛊的宝药来换。听说梅岭苗寨有三颗宝药,可压制最毒的蛊虫。一颗可让蛊虫半年不动弹,服三颗可保一年半无忧。没有宝药,你们的少寨主就没命了。送了药来,马车上的茶和盐一并送你们。” 那些苗人看了眼被剑指着的迈虎,迅速的消失在树林深处。 嫣然将迈虎绑在树上,恶狠狠的说:“知道偷鸡不成蚀把米什么意思?不安好心的下场!惹了姑娘我,没有宝药,我就把你斩成七八段喂你的蛇!” 迈虎突道:“你嫁给我,我可以饶你们不死!” 嫣然涨红了脸扬手又是一巴掌。迈虎哈哈大笑:“好泼辣的小娘子,我喜欢!” “你再敢说一句,我就阉了你!”嫣然怒极。 笑菲打断了她,笑道:“嫣然,我想和迈公子单独聊聊。” 嫣然瞪了迈虎一眼,退到一旁警觉的守卫。迈虎肆无忌惮的看着嫣然,目光中闪烁着浓烈的兴趣。 笑菲这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胆的男人,她想起自己对杜昕言,不觉莞尔。她伸手出在迈虎面前一晃,笑咪咪的说:“回魂啦!嫣然很美对吧?” “她的名字也美,嫣然,嫣然,汉人有个词叫嫣然一笑,她怎么不对我笑呢?” 迈虎的痴语逗得笑菲“扑哧”乐了,她眨巴着眼说:“她要是死了,可跟不了你了!” “什么意思?嫣然中了双心蛊?”迈虎惊呼一声,见嫣然回头恶狠狠的瞪他,他脸色一变道,“你哄我!” 笑菲缓缓伸出手,咬破指尖,挤了一滴血凑到了迈虎鼻尖:“梅岭苗寨饲蛊千年,你应该闻得到味道。” “原来是你中了双心蛊。” “是啊,是我中了。不过。”笑菲提高声音问嫣然,“嫣然,我若死了,你怎办?” “小姐死,嫣然死!”嫣然毫不犹豫的回答。 笑菲撇嘴道:“看,我没撒谎吧?我要死了,她也会死。不过,你想得到她,我倒有办法。” 迈虎根本不信,哼了声不再说话,眼睛粘在嫣然身上不再移动。 笑菲望着他,突解开了迈虎身上的绳子说:“你带着茶与盐走吧,。嫣然是我的护卫,她不会离开我的。有些东西强求不得。我从书上知道宝药不过三颗,让你给我也太勉强。如果你们要杀我们,你已经见识过嫣然的武艺,两败俱伤而己。” 她突如其来的举动让迈虎摸不着头脑。这边嫣然才送走车夫,回头见笑菲放了迈虎不由大惊:“小姐!” “嫣然,我没这个命就算了。听说北方在打仗,咱们不找苗人了,直接找高睿好了。”笑菲耐心的向她解释道。 “咱们费了这么大力气,小姐居然放弃!”嫣然手颤了颤,把剑一扔,蹲在地上放声大哭。 笑菲叹了口气,戏谑的笑道:“我都没哭,你哭什么?”她回头喝道,“拿了茶和盐走吧!别让我后悔!” 迈虎皱了皱眉曲指发出响亮的哨声。林中悉悉索索再传来动静,原来苗人并没有离开。从马车上搬下茶和盐后迅速离开,迈虎没有走,指着嫣然说道:“我还要她!” 笑菲冷冷的看着他,讥道:“人心不足!” “你们走不出这座山。” 嫣然霍得站起,提剑骂道:“小姐都给了你们茶和盐,还放过了你。你居然还敢胡言乱语,再落到我手上,我杀了你!” 迈虎悠然的说:“放开我是妇人之仁,你们再无机会!” 随着话音,四周出现了手持弓箭的笛人,团团围了过来。 “是么?”笑菲冷笑着手一扬,大团烟雾爆开。她喃喃道,“恩威并施都不管用么?” 事先服过解药,笑菲和嫣然站得好好的,烟雾散尽,迈虎与林中苗人横七竖八倒了一地。 笑菲笑道:“捉了他两回,又放了他两回,还送了他重礼。我看他面相不恶,只是苗人太穷,山中少盐,见咱们带得多不得己才在山中打劫。放心,他不仅不会要咱们的命,还会求咱们的。” “可是” “苗人骄傲,就算杀了他们,也不会把宝药送给我们。只有他们心甘情愿才行。” 嫣然瞪着迈虎,随手拔了些草塞进他嘴里骂道:“敢轻薄本姑娘,没割了你的舌头是姑娘心善!”又扇了他几耳光这才解恨。 两人收拾了包袱,解开马匹重新上了山道。 阳光再越过山巅照在峡谷中时,笑菲与嫣然在溪水边睡着了。 潺潺的流水像催眠曲,哄着一夜未睡的两人进入梦乡。 迈虎攀在不远处的树上看着熟睡中的两人,神色有些复杂。不报仇他面上无光,要说报仇,似乎她们不仅没伤害他和他的族人,还送了他一份厚礼。砖茶还在其次,盐砖却是他极需却买不起的。官府控制着盐,卡死了上山的路,逼着苗人用猎物山货去换。 在镇上他看到笑菲手里握着一小块盐砖塞给了一个苗人换了块兽皮袖笼。她们在镇上采买食粮,轿帘掀开,车厢内堆满了纸包。这种纸包是他熟悉的,上面有官府盐买的钤记。正因如此,迈虎从唐家镇一直跟随她们进山,决定打劫。 他想不明白那二十块大盐砖笑菲是怎么运进山的。在唐家镇肆无忌惮的露出盐货,然后一路扬长而去,她难道就不怕被官府中人发现? 迈虎不知道笑菲身中双心蛊,连谋逆的罪名都敢担,孤注一掷就为了引苗人来寻。离唐家镇最近的苗寨有宝药,她才不管官府发现会如何。 二十步开外,弓箭就对准了两人。迈虎相信,这样的距离,嫣然武功再高也拿他们没办法。 他默默的看着嫣然,披散的长发用绸带束在脑后露出俏丽秀绝的脸庞。她穿着公子宽袍,此时看来身材曼妙诱人。迈虎的心再一次被重重击中,他贪婪的看着她,嘴里一声呼哨。苗人呼啦啦冲出树林。 声音惊醒了嫣然,她跃身而起,面对包围讥讽的笑:“小姐好心放过你们,还不死心?” 迈虎哈哈大笑:“你们汉人最是奸诈,别以为放过我就会感激你们。你们早有预谋,在镇上露出车上有盐货引我们来抢,实际上为的是我们的宝药。不杀我们,想施恩得到宝药,居心不良!” 笑菲在地上睡得腰酸背痛,眼睛半眯着说:“如果我告诉你怎么把盐运进山里来,你会用宝药来换吗?” 苗人听到这句话,纷纷看向迈虎。苗寨只要有盐,就不用受官府勒索。宝药可克制最毒的蛊,但比起不可缺少的盐,宝药又算得什么。 笑菲懒洋洋的说:“你不正奇怪我从哪儿弄来的盐砖?盐砖用的是官盐的纸包却不是官盐。你把盐已经运回去了,想必也清楚,这是未经提炼的粗山盐。这也是你紧追着我们不放的原因吧?” 迈虎脸上露出佩服的笑容,手一摆,让苗人们放了武器。他抱拳行了礼,诚恳的说:“姑娘能擒住迈虎两回不杀,仅带一名会武的同伴闯山,勇气与智谋都让迈虎佩服。如果姑娘能指点盐路,苗寨当奉上三颗宝药,并送姑娘平安出山。” “她呢?你不要了?”笑菲笑着一指嫣然。 嫣然跺脚气道:“小姐,你还开我玩笑!” 迈虎想了想道:“迈虎对嫣然姑娘一见钟情,不知道嫣然姑娘要怎样才肯允了迈虎?” “哼!宝药能压制蛊虫,等我家小姐解了蛊毒再说吧!”嫣然白了迈虎一眼,随口答道。 只要捉到放蛊之人,不是难事。” 嫣然打了个哈哈,想要捉到高睿?做梦去吧! 笑菲却不这样看,能得到宝药,延长一年半的命她已经知足。如果有这位能驱蛇放蛊的苗寨少寨主相助,没准儿真能活捉高睿呢?她笑道:“我再加一个条件。如果你能解我的蛊毒,又能得到嫣然的心,这事我先允了!” “小姐!”嫣然脸涨得通红,见笑菲冲她眨眼,难道是缓兵之计,诳这个白痴的?她哼了声没再吭声。 迈虎当她默许,禁不住大喜。对身边苗人吩咐了声,不多时抬来两顶竹轿请笑菲与嫣然坐了,直往苗寨而去。 三天后,梅岭苗寨几声炮响,寨门开启,驶出一辆马车。赶车人正是迈虎。 笑菲披着白狐裘衣,歪在铺满柔软兽皮的马车里懒洋洋的说:“嫣然,我看他长得不错,对你又极痴心,你随了他也好。” 嫣然怔怔的望着她,半晌才道:“小姐,你太厉害了。真不知道你的心是什么做的。我以为咱们进山后去挖的是石头,结果你居然找到了山盐脉。你什么都算计完了,计谋只告诉嫣然一半。” “嫣然是在埋怨我么?你难道不知道我是个自私得只顾自己的人?!全部告诉你了,你会露出马脚来。你瞧,为了宝药,我连你的终身都赔进去了。”笑菲这回连眼皮都懒得睁开,端起小几上的苗寨米酒饮了,脸上露出舒服的笑容来。 嫣然激动的低吼:“嫣然是埋怨你,你明知道北上不一定能活捉到高睿。他谋反成功要捉他难上加难,他若失败只有死路一条。蛊毒解不了,你嫌自己活不长,所以想为嫣然找个好归宿么?” 说着眼里就落下泪来。 笑菲听到哽咽声,无可奈何的睁开眼道:“好啦,我没逼着你嫁人。我不是说过要你自己愿意么?你若对他无情,我又有什么办法?” 嫣然破滋为笑,掀开车帘吼道:“迈虎,你可都听见了?别以为我家小姐允了,你就能得逞!这是你自愿跟着我们北上的,没人要胁于你。” 三天的相处,迈虎已大致了解这对主仆的处境,对嫣然的忠义更为倾心。他呵呵笑道:“嫣然,等我解了你家小姐的蛊毒,我会让你高高兴兴答应嫁给我!” 嫣然气得跃上车辕和他并肩坐着,侧过身吼他:“你这人脸皮可真厚!说了我不喜欢你了。” “出梅林进河南道再入山东道,还有这么长时间,你怎么知道你不会喜欢上大山里的鹰?” “我才不会喜欢大山里的鸡!” “我赌你一定会喜欢!” 争吵声从外面传来,笑菲饮下一碗米酒,酒香味甜,她微微笑了。 杜昕言,这次你胜了,我还是不会让你杀高睿。你又会是什么表情呢?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远走苗域

关键词:

上一篇:精心布局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