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诗歌 > 迷情极夜海

原标题:迷情极夜海

浏览次数:196 时间:2019-10-06

黯然神伤 一根藤蔓自白影之中刺出,带着连串被银霜镖扎中的卟卟声,凶狠的探出。被唐淼灵力击断之后,又一根藤蔓袭向她。不多时唐淼就手忙脚乱起来。 这些藤蔓并没有打在她身上,像一窝怪蛇停在半空中,对着她吐信。 过度使用灵力让唐淼累得直喘,她收了灵力摆着手道:“不打了,我灵力不如你,打不过。” 鬼面收回灵力也不恼,仿佛刚才唐淼没有偷袭过他似的,转过身继续往前走:“跟上。” 唐淼怔愕,他不报复?换了西虞昊,不打回来绝不会罢手。她好奇的望着鬼面的背影。黑袍让他的身型显得更为修长挺拔。他没有束冠,一头黑发披散下来,在脑后用根带子松松系着。唐淼跟在他身后腹诽,如果鬼面只给她看背影的话,她的日子就好过多了。 在洞穴里穿梭了很久,月光淡了,洞里蒙蒙透出晨光来。唐淼实在飞不动了,她冲鬼面喊道:“你究竟想去哪儿?跑了一晚上能歇会儿吗?” 鬼面攸地窜到她面前,攥着她的胳膊带着她往前疾飞。又隔了一柱香,两人飞到一处宽敞的洞穴时,山岩缝隙中漏进了初升的阳光以及嘈杂的声响。 “他们追来了。看来西虞昊和凰羽没打起来。”鬼面停住了脚步,自嘲道。 唐淼使劲甩开他的手没好气的说道:“他俩为什么要打起来?” “因为我陷害凰羽,让西虞昊以为是他带走你的。真可惜。” “卑鄙!他有办法戳穿你的阴谋!” “你说对了,否则他们也不会这么快就找来了!”鬼面半点也不生气,盯着洞顶深思。 轰隆隆巨响声后,山洞一角塌下,露出大半边天来。 “你最好盼望咱们能逃脱,否则我会让你死在我前面。”鬼面拉起唐淼迅速退了回去。 他的身法太快,两旁的山壁飞快的往后退,看着唐淼头晕眼花胸闷欲吐。鬼面突然停了下来,将她推进了一个极小的洞穴。他从怀里掏出一张符箓贴在洞口,沉声说道:“回头我来找你。” 他说完身影一晃便消失了。 唐淼愣了愣,大好机会呀。此时不跑更等何时?她跟着就往洞口钻,额头碰上一面墙,撞得她龇牙裂嘴。她疑惑的看着空空如也的洞口,伸手去摸。手触到面透明的墙,唐淼叹了口气,揉了揉额头,运足灵力一掌拍下。反弹的力量瞬间将她抛到了山壁上,猝不提防之下她差点被撞晕过去。 唐淼暗暗咒骂了几声,这才看到洞口贴着张小小的符箓。她站起身伸手去撕,那块符箓像生在石头上一样。她气恼的罢了手,摸着四周的山岩想,洞口出不去,她的灵力能打碎这些岩石吗?无论如何总要试试,她打起精神凝成霜花刀朝山壁砍去。 这时洞外有人影闪过,唐淼大喜,扑到洞口放声就喊。声音震得她耳膜轰轰作响,外面的人半点反应也没有。 她沮丧的转身又朝山壁猛砍,削出一个大洞来,也没看到有打穿的迹象。唐淼慌了,如果鬼面不回来,她岂不是会被困死在这里? 透过洞口,她又看到奇异的景象。数根手指般粗细的藤蔓在地上游走,好几根正奔着这个洞口来。 然后她看到了凰羽。 凰羽穿着件淡绿宽袍,峨冠玉带,款步行来。他身边还站着个侏儒老者,一蹦一跳的,拿着根翠玉制成的长鞭不时抽打着地上的藤蔓。 唐淼急得抱起块石头砸向洞口。石头反弹落下。她以灵力凝成一根长棍,冲着山壁乱敲,巴望着弄出点声响引起凰羽的注意。 “应该没错。他一定走过这里。”西烛上仙说道。 凰羽警惕的环顾着四周,突然看到几根藤蔓像攀着面墙似的在一个洞口竖直爬上。他迅速的飞向洞口喝道:“在里面!” “我在这里!”唐淼管不了外面是否能听到,冲着洞口放声大喊。心蓦然落到了实处,脸上溢出了笑容。 淡淡的绿光从凰羽掌心冒出,他冲着洞口用力拍下。 那堵透明的墙震了震。又是一掌击来,巨大的冲击力震得山洞又一阵摇晃。 “轰——”的一声,贴在洞口的符箓被震落,凰羽便看到了缩在里面的唐淼。她裹着件黑色的斗蓬,头发散乱,脸上沾满了灰尘,额间霜花印记闪闪发亮。她眼里有泪,笑容灿烂无比。 他定定的站在洞口,嘴角慢慢往上翘起:“我来了!” 唐淼的腿有点发软。阳光的光柱落在洞口,洒了他一身。浅绿色的衣衫半透过朝阳,像蝴蝶挥舞着轻盈的翅膀。她想起了东荒之地石峰上的山洞。也是这样浅浅的光柱中,凤凰木抽出了孩儿脸般的树叶,映透着阳光,片片晶莹剔透,绿如翡翠。她痴痴的看着凰羽,心里涌出淡淡的甜蜜。 这一刻,她相信冥冥中自有天意。她的穿越,奇异的仙境之旅,都只为了能让她遇到他。 唐淼伸手擦了把脸,慢慢走向他。 这一刻,鬼面的威胁,西虞昊的警告,樱柔公主的存在,仙界的势力之争都通通与她无关。她眼里心里只有站在洞口对她微笑的凰羽。 手放进他掌心的霎那,唐淼用力握住,神采飞扬:“我没事!” 凰羽伸手拭去她脸上的尘土,冲她又是一笑。 “啊,哈哈!仙姬无事就好!”一个突兀的声音突然在唐淼脚下响起。 她骇了一跳,低头看到脚边站着那个侏儒老头。他伸长脖子看看她,又看看凰羽,然后瞪圆了眼睛:“公子,你不会,不会真的......” 凰羽皱了皱眉道:“西烛上仙——” 西烛上仙抢着接嘴道:“小老儿明白。” 明白什么?唐淼好奇的看着他。西烛上仙抬头大吼一声:“仙姬找到了!太子殿下!仙姬找到了!” 唐淼目瞪口呆。 “西烛上仙!”凰羽怒极大喝道。 西烛上仙飞快的说道:“公子难道能瞒住西虞昊找到仙姬一事?公子可不能再让太子殿下和公主疑心了!仙姬找到了!仙姬在这里!” “西烛老头!”凰羽大怒,放开唐淼的手飞快的掠至西烛上仙身边,攥着他的胡子将他拎了起来,一只手迅速的捂住了他的嘴。 洞外随即响起了脚步声与仙姬找到了的欢呼声。 凰羽眼神微黯,放下了西烛上仙,转过头看向唐淼。他的嘴唇动了动,什么话也没说,眉宇间渐渐生起一片萧索之意。 他的神色让唐淼心痛,她耸了耸肩挤出笑容干巴巴的说道:“回去挺好的。” 凰羽蓦得转过了背。 唐淼眼里便涌出一层水汽来。她低下头看着脚尖,一滴泪砸在地上摔得粉碎。 地上的藤蔓突然动了,像嗅到危险似的刷的立起。 “啊!”唐淼腰间一紧,尖叫了声,被腰间涌来的力量拖进了山洞。 山石横飞,洞顶被击开一个洞口。唐淼被拖出山洞重重的撞进了鬼面怀里,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鬼面扛起被他打晕的唐淼迅速的飞走。 身后灵力涌动,鬼面转过身。漫天紫影带着凌厉的风声迎头向他罩下。“凤紫花冠!”鬼面哈哈大笑,将唐淼举起挡在了身前。 凰羽心念一动,凤紫花冠攸得飞转回到了他手中。他焦急的望向侧后方,云朵涌动处,西地银甲卫的甲胄闪动着耀眼的光芒。西虞昊赶来了。 “鬼面!你想让西地成为东极地的敌人吗?你我争夺帝尊之位,对彼此下手是理所当然。但让东极地竖了外敌,北地趁势而动,你可知是什么后果?!”凰羽压低了声音,强按着心里的怒意喝道。 “后果?”鬼面大笑,“黑沼灵地做事从来只求结果,不计后果。忘记告诉你了,与其帮着西虞昊救他的仙姬,还不如尽快赶到极夜海去。公主很想知道七彩珊瑚宫里的唐淼是真是假。我已传令下去,不论真假都杀了她。就像你说的,你我之间对彼此下手怎么都是理所当然。要怪,就怪你喜欢上唐淼了。就像......当年你爱上那株千丝藤一样!” 他说完带着唐淼肆无忌惮的飞走。 蒙蒙细雨如雾,千丝藤在浅水中幻为人形。纤细的腰,柔嫩的肌肤,眼神迷茫惶恐。 春日弱水河中细碎冰梭的叮咚声不绝于耳。在脑中越来越响,化为一道白光炸开。凰羽手里的凤紫花冠无意识地脱手飞出,朝鬼面狠狠击下。 紫色的光芒像流星划过长空,毫无防备的鬼面被击得喷出一口血来。他取下溅满鲜血的面具回头咧嘴一笑,灵力骤散,抱着唐淼笔直的栽下云端。 胸腔里的心还在激烈跳动,凰羽望着消失在空中的身影呆呆的出神。凤紫花冠一击便回,轻盈的停在他面前。凰羽机械的望着凤紫花冠,唐淼的脸瞬间从眼前闪过。他浑身一震脸刷的白了,低头就朝下面飞去。 身后的西烛上仙跺了跺脚,匆匆给赶到的西虞昊行了礼便跟着追了过去。 “鬼面公子受了伤会逃向哪里......”西虞昊眉头紧锁,心里迅速回忆起鬼面在西地的五年历炼。他转头吩咐道,“多多,你和胡糊回极夜海,封锁七彩珊瑚宫。笨笨和凡语随我去黑幽深渊。鬼面受了伤,他一定会找个地方养好元神。鬼面在西地五年,最熟悉的地方就是他的历炼之地。只有黑幽深渊。必须赶在他进渊之前拦住他。” 遭遇怨灵 阵阵阴寒直吹进了骨子里,冻得唐淼直哆嗦。鼻端嗅到浓浓的血腥味,冰凉的东西落在脸上,刺激得她猛地睁开了眼睛。 “当!”一柄刀狠狠斫进了她脸旁的地面。雪亮的刀芒刺得她肌肤生寒。刺耳的嚎声响过,一团黑气攸得消失不见。 唐淼的目光机械的转动,刀锋下钉着只冒着黑气的手,张开的手指正搭在她脸上,还在微微颤动。她脖子后面的汗毛嗖嗖竖直,条件反射地偏开脸,迎面又是一张布满筋络的鬼脸,吓得心跳几乎止时停止。 “你干什么?!不知道会吓死人的?!”惊魂未定之余,唐淼生出想杀死鬼面的愤怒。 他半跪在地上,一手撑着地面,一手撑着那把刀。白色的面具没了,大口喘气时嘴里淌出粘稠的血。眉心的筋络紧紧纠结在一起,一张脸越发显得恐怖狰狞。 鬼面突然向她伸出手来。唐淼下意识地往后缩,脑袋咚响一声碰到了石壁。痛得捂着后脑勺嘶嘶吸气。 “别看!”冰凉的手捂住了她的眼睛,鬼面有些艰难的说道。 几声桀桀怪叫声刺耳响起,像勺子刮在瓷盆上,唐淼听着便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闭上眼睛堵住了自己的耳朵。 身上一沉,鬼面像座山似的扑倒在她身上。“真他妈不要脸!”唐淼想也没想,大骂出声双手用力击在鬼面胸上。 黑色的身影砰的飞出重重摔在地上。这么容易?唐淼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惊疑不定的看向鬼面。 他半趴在地上,背上挂着几双青白色的手。地上还有三团冒着黑气的东西在蠕动。唐淼骇得跳了起来。一掌拍下,将那三团东西扫了出去。 她小心翼翼的走近鬼面,这才发现那几只手插在他背上,断腕处冒着汩汩黑气。她不是在地狱吧?九重仙界连冬日都会花木长青怎么会出现这种恶心的东西?唐淼拾起鬼面手里的刀麻起胆子将那几只手挑飞。 迎面两团黑色的东西夹裹着阴风向她扑来,唐淼顺手操起那把刀大喊着挥了过去:“滚!” 那刀也不知是什么材料制成。一挥之间,唐淼的冰霜之寂从刀锋涌出,瞬间将那两团东西冻成了冰砣,啪嗒掉在地上。四周变得寂静异常。 她握着刀,盯着地上的两团冰砣咽了口干沫。 透明的冰梭之中封着两个三岁孩子似的东西。青白色的肌肤,手与身高不相衬,又细又长,活脱脱两只人形皮包骷髅。 唐淼打了个寒战,一刀挥下将冰梭斩成两半,顺势扫了出去。 她顾不得没有动静的鬼面,睁大双眼打量起这处地方。 像是身在峡谷底部,又似在一个洞穴里。两侧山峰像竖直的刀直插向天空。她望得脖子疼也只看到头顶犬牙交错的狰狞岩石。 四周笼罩着青蒙蒙的雾,十丈开外便看不清楚。隐约像是树林,团团黑影蹦来蹦飞提醒着她全是那种古怪可怕的东西。 她和鬼面处在一块岩石凹进的地方。岩石下面有潺潺水声。至少不用腹背受敌,唐淼暗想。 这时,雾气里又窜出几团黑影。唐淼紧张的握刀,想着刚才瞬间冻住的两个怪物,有了些许信心。 桀桀的怪叫声越来越近,她深吸口气告诉自己别慌,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前方。 青白色的小人儿跳跃着飞近,身上散发出寸许长的黑气。唐淼清楚的看到它们伸长的手指,她打了个寒战,挥刀斩下。 匹练的刀光闪过,轻轻松松将怪物冰封斩碎。唐淼自信心十足,提气喝道:“不怕死的再来!” 似乎真听懂了她的话,唐淼等了片刻,也没有看到再有怪物靠近。她这才转过身瞪着人事不醒的鬼面。 她走过去踢了他一脚,鬼面没有动静。她是不是该现在杀了他?唐淼提着刀比划了两下,最终还是下不了手。“我要走了!你听天由命吧!” 她把刀放在鬼面身边,抬头看了看。一旦她恐高眩晕摔下来,她就死定了。但是她总有一天会适应仙界,总有一天会克服恐高。唐淼下定决心要飞离这里。 想清楚了,她深呼吸慢慢的聚云飘起。身影一丈丈升高,她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只要保持灵力不散就绝不会摔下去。升到十丈高,脚下已是青蒙蒙一片看不真切了。唐淼在空中立了会,咬牙继续往上飞。 她的心渐渐平定,离头顶那片犬牙交错的山岩越来越近。 空中只有阴寒的气流随着雾气飘荡,没有半点声音。寂静的像死地。突然,四周响起阵阵桀桀怪号声,此起彼伏,听着令人头皮发麻。 唐淼停住了,心跳得很急,她想,那些山岩上一定也聚着怪物。她握住用灵力凝成的长剑,壮胆似的喝道:“想送死就来!” 就像应召似的,雾气中突然飞出数道黑影。唐淼挥舞长剑画了个圆,卟卟数声之声,黑影掉了下去。 唐淼自信心大增,催动云朵往上飞升。瞬息之间已升到了山岩附近。 像是惊起了一群钉在腐肉上的苍蝇。山岩上密密麻麻的黑影腾空跃起,乌云一般冲向唐淼。 她双手握剑猛击,雪白的灵气裹住怪物如雨般落下。 怪物根本无惧,前赴后继般朝她扑来。 连续挥剑之后唐淼的胳膊有些酸了,情急之下涌出灵力在周围结成了厚实的冰墙,将自己封在了里面。巨响声中,数不清的青白骷髅脸撞在了墙上。唐淼被这些脸包围着,背心沁出一身冷汗来。她喘着气心头发慌,灵力用尽之后会怎么样? 她努力的往上飞,趴压在冰墙的怪物不知何几,像山一样沉。不能往上飞,就只能退回去,她迅速往下沉,却惊惧的发现这些怪物似乎托住了下面那块冰墙。它们在消耗她的灵力。念头从她脑中闪电般划过。一旦她的灵力不能维持四面冰墙,她就只有被它们瓜分的份。 想到浑身钉满那些青白色的手,唐淼的脸刷的白了。 鬼面一定熟悉这个地方,他带她来这里一定有他的道理。他选的地方就算有怪物,也不像这里密集。唐淼的脑子飞快的转动,在灵力耗尽之前,她必须冲出这里。 散开灵力让冰墙解封,她便会迅速坠下。唐淼的又悬到了嗓子眼。那种一脚踏空的恐惧紧紧攥住了她的心。 耳边又响起西虞昊的嘲笑。他封了她的灵力将她挂在高高的枝头晃荡。以后是个仙就可以这样捉弄折磨她吗? 凰羽的叹息声再一次掠过她的心。是的,她连逃命都不会,她该怎么在仙界混? 上天让她拣回一条命,她就要珍惜!她才二十二岁,她还没有活够!唐淼大喝一声,冰墙化为万千银霜镖四下射出。包围在周围的怪物被炸得飞开的瞬间,唐淼直直坠落。她瞪大着眼睛,手里的霜花长剑挥舞成圆,护着全身。 风吹起她的发丝,她听不到任何声音,用尽全力挥动着手里的霜花剑。 急坠的力量带着她飞快的落下,直到那块突出的山岩出现在眼前,唐淼这才发现身边没有一只怪物,而自己马上就要撞上去。 她像一颗炮弹似的冲下去,心里紧跟着发慌。聚灵力成云变成了空话,她眼中只有那块突出的巨大山岩。她甚至想到了番茄摔在地上的惨样,脱口大喊:“妈——” 母亲的脸蓦然闪现,唐淼泪流满面。 是不是死了就能回家了?是不是这一切都只是个梦?睁开眼睛,她不过是等日出等得睡着了。她闭上了眼睛。 几乎是同时,一条黑影自岩石下面飞起,有些笨拙的揽住她的腰。突然间灵力消散,鬼面往上一推唐淼,重重的跌倒在岩石上。唐淼被抛起,霎那间就摔下,撞在鬼面胸口。 “噗——” ...... 唐淼抹了把脸上的血,浓浓的腥味刺激得胃巨烈的抽搐,她偏过头吐得搜肠刮肚。好容易等她缓过气来,又有几团黑雾桀桀怪叫着飞来。 “先人板板!”唐淼咬牙切齿狠狠骂了句,爬起来喘了口气,霜花剑在手里闪烁着晶莹白光。“老子今天豁出去了!不弄死你们老子不姓唐!” 一股热血冲进了她脑中,手中长剑舞成陀螺般,将几只怪物斩得七零八落。唐淼拄着霜花剑大吼:“啊啊啊啊——都他妈不是人!欺负老子门都没有!” 声音久久回荡,一口恶气随着她的吼声发泄掉。粗口原来这么痛快!唐淼揉着胸口舒服了。 “老子是谁?” 她愣了愣,低头看到鬼面捂着胸口挣扎着坐起。 老子是谁?凰羽也这样问过她,唐淼昂起头,让眼里的湿润倒流。都是他,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打晕她将她掳到这个破地方来!她用剑指着鬼面,恶声恶气地说道:“老子是谁不关你的事!你只要记着老子再不怕死了!你再威胁我,再敢对我不三不四,我和你拼命!” 鬼面微抬着头,诧异的看着她。她披散着头发,满脸血污。身上裹着的斗蓬与衫裙又破又脏,他虚弱的笑了笑:“比老子还丑!” 唐淼大怒,一脚踹了出去。 鬼面闷哼了声咚的被她踢飞,身体撞在岩石上,不动了。 她有这么厉害了?唐淼难以置信。不管了,总之现在不是她被欺负。她走近鬼面用脚拨了拨他。鬼面没有反应。 唐淼哼了声,终于找到强者的感觉。 又见面具 怪物们安静了,没有再跳过来挑衅。唐淼有些茫然的站着,头顶密集的怪物让她不想再尝试一遍被蜂拥包围的滋味。鬼面仍然昏迷不醒。她就算不想和他待在一起,但在这个陌生阴森的地方,她又能闯到哪儿去?看起来鬼面挑选的这处地方算是相对安全的。她只能暂时留下,以静制动。 从岩石下找到那条潺潺流动的溪水,唐淼鞠了捧水将脸洗干净。水很清凉,她看了半天觉得应该没问题,猛灌了一气。 水中倒影微微荡漾,她发现自己还披着鬼面的斗蓬。唐淼顿时又想起衣衫被他撕开的情景。她捂着胸口,紫色的花印再一次给了她安慰。 凰羽会来的。 西虞昊哪怕为了颜面,也会来的。 这里会是什么地方呢?黑幽深渊四个字跳进了她脑中。唐淼倒吸口凉气。那些怪物难不成就是黑鞭里的怨灵?西虞昊吓唬她的话犹在耳边,阴风吹来,远处树林里又传来几声桀桀怪叫。 她大步走回凹处,居高临下看着鬼面,用脚踢了踢他:“你脑子有病啊?这里是不是黑幽深渊?也要拉我垫背?变态!” 鬼面无意识的被她踢得晃了晃头。唐淼见他一动,跳出三步开外。等了会儿没见动静,终于确定鬼面受伤不轻。 她的胆子再次大了。走近了蹲下看着他啧啧两声道:“长得丑没关系,出来吓人就是你不对了!” 凌乱的长发披散下来遮住了鬼面大半张脸。他的衣领露出一截平滑的肌肤,与他的手一样,莹白如玉,和筋络遍布的脸截然不同。 唐淼好奇的想,有着一身好皮肤,为什么他的脸这么恐怖?她小心的伸出手触到筋络消失的地方。指间轻轻勾起了一层软皮,露出一线完好的皮肤。 “面具?”唐淼被自己的发现惊住了。 他究竟长什么模样?为什么他要让所有人都认为他长得恐怖?唐淼好奇心大盛。拎住软皮的边缘就要揭开。 鬼面突然睁开了眼睛抓住了她的手腕,从地上一跃而起将唐淼扑倒在地。他的脸混和着青筋红络与黑线,还有灰尘血污,因痛苦而扭曲,异常可怕。眼里闪动着绿色的光,像两簇鬼火在跳跃。 “不要妄动灵力!就算我元神受损,你也打不过我!”鬼面冷冷望着她。 他的眼神让唐淼愤怒。你说不用就不用吗?听到鬼面说自己元神受损,唐淼再无顾忌,灵力自腕间喷涌而出。 没料到唐淼还敢反抗,鬼面被她的灵力推开,又一次摔在石壁上。他爬起来咳了两声,抬手抹去嘴边淌出的血,撑着石壁笑了:“凰羽改口味了?” 唐淼横剑在手咬牙切齿的骂道:“你这种垃圾坏坯给他提鞋都不配!我说过再对我不三不四我就和你拼命!刚才没杀你是我心不够硬,接招吧!” “停!我认输!”吸气间带来的刺痛又生出阵阵眩晕感。他可以和唐淼动手,但耗尽灵力的后果......他只能幻出本尊润养元神,那时候身不由己,还不由得她作贱?鬼面喘着气道,“这里是黑幽深渊,我元神受损怕是抵挡不住怨灵来袭。你对这里也不熟悉,不如合作?刚才不是我想对你怎样,怕你看到我的真面目一时情急而己。” 唐淼踌躇了下。高空岩石上密密麻麻飞来的怨灵让她记忆犹深。 “这是我在西地历炼的地方,呆了五年。我知道该怎么出去。”鬼面见她神情赶紧又说道。 唐淼用剑指着他斥道:“离我三尺远!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鬼面顺着石壁滑坐在地上,懒洋洋的回答:“好!” “怎么出去?!” “我养好元神就能出去。” 唐淼怀疑的看着他,等他养好元神,打不过他,岂不是自己吃亏? “放心吧,我要对你怎样,早就下手了!”鬼面说完又咳嗽了两声闭上眼睛养神。 唐淼退得老远抱膝坐着,外面也不知道是白天还是夜晚,青蒙蒙的一片。偶尔几声桀桀怪叫声显得谷底更为幽深。 “除了我,难道就没有人知道你还戴着一张面具?” “还有我师尊。所以,你最好守口如瓶。否则我会杀尽所有知道这个秘密的仙。” 唐淼嗤之以鼻:“如果你的帝尊知道,北地天尊知道。这样的强者你也杀得了?” 心阵阵绞痛,他怎么杀得了这些强者?鬼面心里苦涩无比,隔了良久才恍惚的喃喃自语道:“真到那时,还不如自毁元神。” 四周寂静,他像叹息一样的低语被唐淼听得清清楚楚,她鼓掌:“太好了!” 鬼面疲倦的睁开眼睛:“什么太好了?” 唐淼笑咪咪的说道:“你要么杀了我,要么就听我的话。否则,我就把这个消息传遍仙界,用不着我动手,你就自毁元神消失得连渣渣都不剩!哈哈!” “臭丫头!我现在就杀了你!”鬼面气得两眼发直,勉强提起灵力挥刀砍向唐淼。 “ 我就知道,不要脸的丑鬼!”唐淼冷笑着挥剑挡开,卯足了劲要打败鬼面。 这时,桀桀的怪叫声由远而近,数十团黑雾兴奋的跃来。 鬼面暗暗咒骂,瞬间转向扑向飞来的怨灵。 唐淼反应没他快,剑没了阻挡,笔直的刺进鬼面的后背。 鬼面出手微滞。几个怨灵从刀芒的空隙中冲进来,桀桀叫着,细长的手指插向两人。 唐淼正砍翻一个,背上一沉。她想起怨灵皮包骷髅的模样,鸡皮疙瘩颗颗爆出,尖叫了声,伸手就去扯。 刀光过处,那个怨灵被斩成两截。分神间鬼面背上跳上一只怨灵,长长的手指顺着他的伤口刺进。鬼面疼得直抽,反手一刀削下。 这边唐淼情况更糟。她的灵力足够应付,但她被惊破了魂,剑势缓慢下来,七八只怨灵一跃而上。一只怨灵趁机抱住了她的腿,青白色的手指插了进去。唐淼疼的眼泪哗哗,挥剑乱砍一气。 “走!”鬼面劈断那只怨灵,摘下她的斗蓬朝怨灵扔去,揽住她的腰提起灵力迅速的飞离。 身后怨灵桀桀叫着,炸了窝似的扑上来。 鬼面顾不得灵力耗尽,带着唐淼上下飞旋。 “你傻了吧!用灵力飞呀!我快不行了!”鬼面使劲扭了把唐淼的胳膊,骂醒了她。 两人搭着手在青蒙蒙的雾气里穿梭,身后的怨灵欢快的叫着,像缀在两人身后的沉重尾巴。 “往前!” “右转!” “看到那水潭了?跳!” 冰凉的潭水瞬间吞没了两人,汩汩鲜血在水中漫开。水面上怨灵争先恐后的跳进水中,却又浮了起来。不多时,潭面黑压压彻底挡住了光线。 鬼面对这里极为熟悉,攥着唐淼的胳膊往前游。 伸手不见五指的水里,唐淼顺从的跟着鬼面游。她惊奇的发现自己在水里一点也不觉得气闷。这是珑冰玉留在她体内的驭水之灵的神奇吗?是了,天河吸走了灵力,所以她才差点淹死。北地天尊隐藏了她的驭水之灵,却没有封印它。唐淼此时感激得不行。 鬼面自如的游着,他有些诧异唐淼能够呼吸,转念一想,他便明白了原委:“看来在你额间留下霜花封印的仙对你还算不错,没有封死你原来的灵力。虽然不能用,但足够你在水里呼吸了。” 还能说话?唐淼睁大眼睛,水里没有光源,一双黄金琥珀眼却熠熠生辉,她惊奇的说道:“你的眼睛会变色?一会是琥珀色,一会儿是绿色,还会变成什么色?” 鬼面没有回答,攥着她的胳膊往上浮出了水面:“你看!” 唐淼定睛一看,青蒙蒙的雾气中出现了一片森林,绿叶青翠,藤蔓松萝随风飘荡。看不到半只怨灵。 愣神间一股灵力刺进她的脖颈,她头一歪昏迷不醒。 扛起她飞上岸,鬼面的双目颜色已转为透明的红,闪动着玛瑙般的动人光泽。他掏出一张符箓贴在唐淼额间,招来数根青藤将她绑在树上,松了口气:“好在这张符还没扔掉!呆着吧!和我斗,你还嫩了点!” 他走进树林,淡淡的绿光从他身上散开渐渐幻化出本相。疲倦的感觉淹没了他,鬼面陷入了深深的睡眠中。 水中花开 唐淼醒转的时候看到了月亮。 东荒之地的月亮大得令她咋舌。整座石峰浸在月光中,岩石泛着幽幽的蓝,充满了荒芜的神秘感。 北地银霜城的月亮亮得惊人。像高悬于顶的白炽灯,仙宫颇有高处不胜寒的意境。 流光城的月亮在团团星云的包围下瑰丽无比,奇幻如梦。 这里的月被挡在蒙胧的青色雾气之外,巴掌大的一团青白色。清冷凄凉得让人无端就想落泪。 仙界中人没灵力就不会走路了。而她活了二十二年,不是超人也照常生活。唐淼瞪着缠在身上的藤蔓,望向天空学着怨灵的声音,怪号。然后凄惨无比的放声大喊:“救命啊!怨灵来了啊!鬼面——” 叫声立时停止。 树林里闪出鬼面的身影。他望着好好的唐淼,半晌没有说出话来,已是气极。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唐淼翻了个白眼:“万一有怨灵跑出来怎么办?我怕死得很,试试效果。既然你来得这么快,我就不担心了。回见啊!” 有片云彩飘过挡住了本就黯淡的月光,四周的景物更加模糊不清。鬼面的脸隐在阴暗中倒少了几分可怕。他有些无奈的说道:“我元神受损灵力不继,你再折腾,咱们谁也走不出黑幽深渊。” “哦哦,你赶紧着养你的元神吧。等凰羽和西虞昊来了,我绝对不干落井下石的事!我只会放把火烧了这片树林!” 鬼面看了眼天空又转头看向唐淼。她身上白色衫裙上绣着的银霜花衬着身后深沉的树格外醒目。他禁不住笑了:“多谢你穿的白裙了!” 他大步上前几下除了缚住她的藤蔓,利落的开始脱掉衣裳,边脱边对唐淼说道:“是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 “无耻!”唐淼怒气上涌,扬手一记耳光抽了过去。 没想到鬼面根本没避开,清清脆脆被唐淼抽了个正着。唐淼不禁愣住。 鬼面没事人似的将衣里的外袍递给她道:“你想念的凰羽和西虞昊已经到了。我没工夫和你磨蹭。我要用你的衣裙引开他们。” 他们真的来了?唐淼心里一喜,抬头就往天上看。 “快点!离这里还远,听不到你的呼救声。但我要杀你还是很容易!”鬼面不耐烦的说道。 听说凰羽和西虞昊就在上空,唐淼胆气壮了:“你杀了我吧,我不干!” 鬼面里面穿着件黑色的短衫,裤脚扎进短靴里,散着发,抄着手,一副街头地痞无赖样逼近唐淼,讥笑道:“听说凰羽来了便有持无恐了?他是重羽宫的翩翩公子,绝不会做剥仙子衣裳的事。这种无耻的事黑沼灵地最喜欢。” 唐淼恨得直咬牙,抢过他的外袍,道:“走远点。” “不可能!” 三个字说得理直气壮,噎得唐淼差点气晕过去。她长这么大也没干过当着男人脱衣服的事,紧紧攥着鬼面的外裳怒瞪着他。 鬼面仰头看向空中,极自然的转过了身,不屑地说道:“凡仙就是麻烦!东极地林木花草修成人形时,哪个不是身无寸缕自在欢喜?也不知道当初是哪个凡仙向始尊馋言,整出一个仙织司来。害得成千上万巧手灵仙不修灵力不炼丹丸,不思进取。哼!只顾着埋头替仙家缝衣,元神活上千万年又有什么意思?” 唐淼飞快的脱下衫裙,穿上鬼面的外袍,不服气的呸了口道:“元神活千年万年,灵力修得更高,炼再多丹丸就有意思了?成天打架比谁最威风?好歹别人还能做套衣裳,你能为别的仙做什么?你能炒盘回锅肉吃吗?” 天空那片遮月的云彩突然光芒大盛。鬼面攸地转过身. 唐淼气极,如果她换得慢一点,岂不是被他看光了? 鬼面无视她的怒目,急声道:“衫裙给我!” 唐淼递过裙子,指着贴在额头的符箓道:“揭了它!” “还你灵力让你来威胁我?这种傻话不要提了!”鬼面抓起一根藤蔓将衫裙往上一套扬手扔出,那根藤蔓仿佛活了似的裹着唐淼的裙子在树林里东扭七扭的穿梭。他拉着她的胳膊朝另一个方向急飞。 唐淼被他强拉着飞,暗暗诅咒着鬼面,恨不得凰羽和西虞昊从天而降,灭了他的元神。她恋恋不舍的回头。天空那片云彩落下无数璀璨的光点。树林上空仿佛有个透明的玻璃罩,这些光点一碰便弹了起来,绽开烟花般绚丽的火花。 “我用了禁忌之法造就这片树林,布下了结界,怨灵难以进入。不过,很快这层结界就要被天火灼穿了。”鬼面轻叹了口气。他的元神根本没有恢复,强提灵力让伤势更重,他已接近油尽灯枯。“怨灵可以复生。就算西虞昊出动十万天兵,也难以灭掉黑幽深渊的怨灵。所以这群怪物才能在九重仙地上一直存在。我们走出树林会更危险。听说你在仙门打开时意外摔到引仙桥上的,想回凡界吗?” 不等唐淼回答,鬼面又道:“传说聚集先天四宝可打开轮回之门。要想让四地拆了殿宇奉上四宝比你摔上引仙桥还难。但我知道有条路通往凡界。如果你能帮我避开劫难,我就告诉你。” 唐淼笑自己幼稚。要拆了殿宇才能取出先天宝物。暮离还真会哄骗自己。水晶玲珑阁是暮离母亲居所,他绝不会拆掉它。暮离用这个诱自己上勾,没想到鬼面又用了一次。唐淼淡了心,矢口否认:“谁说我想回凡界的?仙界可以长生青春永驻,我回去活上百年算长寿吧,长满老年斑牙都掉没了!还是仙界好啊!” 鬼面冷笑道:“西虞昊为了顾全他的颜面还是会让你继续做他的仙姬,你真愿意?凰羽身边还跟着樱柔公主,要视你为路人。你不难受?” 唐淼不得不再次惊叹鬼面极具穿透性的思维,他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事。心被狠狠的拧了把,唐淼咬着牙嘴硬:“总比被你掳走强!我没惹你吧?你硬要绑着我做什么?” “凰羽气极败坏了,我就欢天喜地。” “你和他有仇?” “你想知道?帮我!我能送你回凡界!” 继续扮演西虞昊的仙姬,她很烦。 凰羽一天不登帝尊之位,一天没有能力光明正大的和她在一起。她就得继续忍耐着他敷衍樱柔公主。 但是鬼面值得她相信吗?唐淼觉得荒谬。明明是他掳走自己,却要帮着他躲开前来救自己的人。明明是他欺负自己。反倒成了他在帮她。但是鬼面最后一句话对唐淼来说是魔咒,如果他真的能送她回凡界,这些烦恼都能被她鸵鸟的视而不见。 她干脆的回答:“好。” 鬼面撑着最后的力气拖着她飞进树林深处。林间一大片浅浅水泊反射着天空中耀眼的火光,他精神一震:“还好我早留下了保命的法阵!你只要呆着不动不说话就行了。” “还我灵力!”唐淼再一次提出要求。 “现在不行!”鬼面将她推坐在水泊中央一处长草丛生的浅滩上,犹豫了下轻佻的说道:“本公子施法时很美,你再仰慕也请闭紧嘴巴默默欣赏!为了保我的命,我随时能要你的命!” 唐淼哈哈干笑两声,摆出副星星眼望着天空陶醉的说道:“凰羽幻出本相时,我所有的仰慕都用尽了。丑鬼!” “他会一无所有!” “他长得比你美,灵力比你强。公主爱慕,帝尊欣赏。什么叫嫉妒?那是针对别人的价值而产生的一种心怀憎恶的欣羡之情。鬼面同学,你嫉妒凰羽!嫉妒者受的痛苦比任何人遭受的痛苦都大。他自己的不幸和别人的幸福都叫他痛苦万分。这些都是凡界的名家之言。” “是啊,我嫉妒他。都是一族公子,都有份继承帝尊之位,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他更适合。因为比我生得貌美吗?老子一张丑脸就要和他抢!你最好收起对他的欣羡之情,因为他们离开后,我会送你回凡界。天上人间,你们永无聚首之日。心碎喽!哈哈!”鬼面大笑着一闪既失。 这会是她最后一次见凰羽了吗?是他重要,还是重新回到自己的生活重要?唐淼觉得自己没有选择。仙界再好,她再适应,这里毕竟不是属于她的世界。能重新回去,回到爸妈身边,她情愿把那个美丽的男子当成是梦里的一场邂逅。 然而心里却是这样不舍。有种情绪在心里叫嚣着,让她想聚灵力冲出去,回到凰羽身边。 东荒之地的一幕幕从眼前掠过。凰羽在月夜下回头的霎那,他幻出本相时的惊艳,他身上的草木清香,他的拥抱和亲吻,他的关心和依恋......原来,她和他已经有过这么多的回忆。 她真是不舍得。 不知不觉身边已起了变化。 天空中轰然发出一声巨响。像打破了一个洞,数点天火笔直的落下,沾着的树木顿时燃起熊熊巨火。结界被灼穿之后,洞口又落下倾盆大雨,瞬息间将火浇灭。 他们要从那里飞下来了!唐淼惊喜交加的站起身来,又颓然坐下。心里无比矛盾。一个声音让她破了鬼面的法阵见到凰羽,一个声音又劝她想想父母,回凡界。 “记住你答应我的话。”唐淼低声说道,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鬼面没有回答。唐淼下意识的回过了头。 身后的水面上涌出了无数的火红花朵!像口喷泉似的往外喷着花朵。像生命最后的火焰,热烈绽放。 一蓬又一蓬,一簇又一簇。 红色的花朵在水面上如血流淌,顷刻间铺满了方圆数百丈的地方。 风吹过,暗香浮动。 唐淼目瞪口呆。 还没等她回过神来,铺满水面的花朵在她眼前化为了氤氲雾气,一朵不剩。 薄薄的雾从水泊上升起,弥漫到方圆数百丈的地方。 “鬼面?你在哪儿?” “呆着别动别出声!他们走到你眼前也看不见你。我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办到。”鬼面的声音虚无飘渺。 树林上空被天火烧灼出一个洞口的地方飘下来无数的银甲卫。他们手中持着团光亮,将四周照得透亮。远远的,唐淼看到了凰羽。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迷情极夜海

关键词:

上一篇:男人疯狂

下一篇:皇后出墙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