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诗歌 > 迷情极夜海

原标题:迷情极夜海

浏览次数:188 时间:2019-10-06

容貌大变 “记得我曾经给过你两个选择!”鬼面嫌恶的看着她,语气充满了无奈,“其实我是在吓唬你。你真的逃了,我也不想对你的脸下毒,免得看着坏了我的心情。至于做我的女人,凡界来的女仙都长得有股烟火味,不合我的胃口。” 唐淼充耳不闻,想了想树林的位置,掉头就走。 鬼面慢吞吞的跟着她,懒洋洋的说道:“我的话还没说完呢。仙界中人说一不二。我不能自坏规矩。” 唐淼恶狠狠的回头,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着他。秀丽的小箭眉往两鬓扬起,眼里慢慢溢出一丝柔媚的笑意:“你当我真蠢?” 鬼面微怔。 “人家好好好想做你的女人哦,故意跑掉等你来追的呢。”唐淼嫣然一笑,声音柔如三月的春水:“你的神秘,你的强大,还有你的下巴......都好美好美哦。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手......”她拉住了鬼面的手。 一股寒意从鬼面心里升起,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握住的手抖了抖,唐淼也激动的抖了抖。她猛的将他的手放在自己脸颊旁摩挲着,闭着眼睛满脸陶醉,“你有一双好美好美的手哦!我第一眼看到这双手,就爱上你,决定做你的女人了。从此,让你的手抚摸我的娇躯,让我的灵魂随之颤抖。我一定会等到你对我敞开心扉,只给我看你的脸,只做我的男人。” 鬼面嗖的抽走了自己的手,攥成了拳头。 “鬼面公子——”唐淼豁出去了,娇呼着,一个乳燕投林扑向鬼面的怀抱。 一只拳头突然出现在她眼前。莹白如玉,绷紧的手背隐约能看到青紫色的筋。 妈呀!过火了要挨揍了!唐淼不忍地闭上了眼睛,嘴角却不经意流泄出一丝笑意。挨一拳没什么,至少,她的天雷一招鬼面也难以忍受。她下定决心,打不过也要雷得他外焦里嫩血肉滋啦啦作响。 然而等待中的疼痛并没有如期到来。鬼面改拳为揽,伸手将她抱了个满怀。他凑近她的耳朵轻声说道:“你有情我有意,这事儿就好办了!” 唐淼睁开眼睛,满脸惊愕。 鬼面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诚挚的说道:“只有你能看见我丑陋面具下美丽的脸。只有你不看重我的容貌,就看我的手也能爱上我。仙界寂寞,老子从此有了你......” “啊啊啊啊啊——”一连串近乎崩溃的叫声从唐淼嘴里吼出来。真他妈受不了,这个学舌的妖孽!把老子也学进去的妖孽!他怎么就没被天雷劈死! 鬼面用力拖了她入怀,手撑着她的后脑勺,把她的脸压在了胸口。尖叫声终于被堵住,他松了口气。低头看唐淼在怀里拼命挣扎,他清泠泠地笑了:“我比西虞昊还要面子,背叛我,我不会把你挂树梢上,我只会把你砍成八块挂树梢上。” 他推开唐淼,头也不回的往前飞:“跟我出渊!” 唐淼大吼:“变态!不要脸!” 鬼面回头,手指点在面具上,悠然说道:“变态与否我不明白。但不要脸你算是说对了。我就是,不要脸!哈哈!” 他仰天大笑。 唐淼目瞪口呆。 扔掉手里断掉的藤蔓,看着它们消失在脚下青蒙蒙的雾气里。鬼面颇有些恋恋不舍的低声说道:“也许我不会再来了。” 黑幽深渊深处响起阵阵桀桀叫声。 唐淼抄抱着双臂,小箭眉抖了抖:“你看起来很舍不得这鬼地方?!” “是有些舍不得。地方虽不好,但出了渊,麻烦更多。比如你——”鬼面停住,从怀里掏出一张薄薄的细绢展开,“是你吧?” 唐淼一看,里面画着的女子盘了个小发髻,穿着件淡黄的衣裳,眉眼画得极外细致,可不正是她在东荒之地的打扮。 鬼面沉思了下道:“找个湖泊凝水为镜,你再仔细看看。” 清澈的水镜竖在眼前,里面映出一个身着白色遍绣银霜花长裙的女子。眉毛挺秀,眼神清亮水润,肌肤闪着一层珍珠般的亮泽。是她仿佛又不是她。唐淼摸着眉心那点银蓝色的水滴状印记迷惑不解。 “沾了仙气,拥有了两种仙家灵力,容貌也少了几分烟火气!眉心更多出了灵力印迹。”鬼面似想到了什么,轻笑道,“西地没了棠棠仙姬,幻身成你的唐淼还是初至仙界的模样。你自由了!” 唐淼一愣。摸着自己的脸想,可不是吗?凰羽不方便带走她,不就因为她顶着西虞昊仙姬的名号?就算解了封印恢复原来的容貌,姬莹幻成的唐淼还住在七彩珊瑚宫里,也是西虞昊宠爱的女人。她嘿嘿笑了起来。现在她自由了,凰羽也用不着担心和西虞昊撕破脸了。她随即警惕的看向鬼面:“你干嘛要替我高兴?你又打什么鬼主意?” “你自由了!”鬼面重复了一遍,抛出了一件红衣,“好心提醒你一声,去找凰羽的话小心点。嫉妒的女人很可怕。另外换了衣裳再换个名字。哪怕西虞昊认出了你,也打死别承认。除非你真想留在西地做他的仙姬。” “喂!你什么意思?!”唐淼接住衣裳,愣愣的问道。鬼面为什么要放了她? 鬼面看着她笑:“怎么,舍不得我?公子我对自己的女人素来都很放心,从来不栓在身边。你记着是我的女人就行了。” 唐淼呸了他一口,吼道:“我会告诉凰羽你戴了面具!你有阴谋!我看到了你的下巴!” 鬼面哈哈大笑,飞身离开:“他不会相信的。” “等着他揭穿你的阴谋吧!” 鬼面没有再回答她,身影在空中迅速消失。 夕阳西下,湖水映出温暖的霞光。唐淼换上了红衣,再看镜子里的自己。红衣衬色肤色晶莹如雪,真和初到仙界的自己不同了。想到可以放心大胆的去凰羽身边,镜子里的她脸颊晕红,眼睛盈盈含笑。唐淼摸着发烫的脸扑哧笑出声来。 冒名进宫 极夜海边连绵成亘的白色建筑像海边散落的贝壳,星罗棋布。面向大海的高地上伫立着一座黑色与金色筑就的雄伟宫殿:西地仙庭 蓝与白的温柔舒畅,蓝与黑金的庄严肃穆。远远的立在云端,唐淼自动忽略掉仙庭的存在,高呼一声:“爱琴海,我来啦!” 她兴冲冲的落下云端,朝着巍峨耸立的拱形城门奔去。 守城银甲卫看着一道红影急速飞来,尽职的喝道:“上仙止步!请亮身份玉诀!” 唐淼急刹,硬生生停在空中。 “太子殿下有令,出入极夜城均要查明身份玉诀!”银甲卫的脚步往前移动了一步,百丈身高带着山一样的阴影向唐淼压过来。 “好,好......”唐淼一阵讪笑。她这才想起自己拥有的是北地仙庭的白玉诀。相貌是有些变化,但她还没有从甲变成乙这么夸张。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她偷偷的瞄了眼手掌,忐忑不安的心顿时落到了实处。藏住眼里的疑惑,她冲银甲卫伸出了手掌。 掌心浮着方绿色的玉诀,小巧的镌刻着东极散仙的字样。 银甲卫退后一步,宛如塑像,再不多言。 唐淼嗖的飞进城门。她擦了把冷汗,看着手掌百思不得其解。是鬼面还是凰羽?应该是鬼面。他不是提醒她千万别被西虞昊认出来了?唐淼收回玉诀,懒得再去想,好奇的打量起眼前的城市。 “仙子!” 一个穿着打扮像店小二的小伙子满脸堆笑站在她面前:“小二等候仙子多时了。仙子请随小二来。本店面朝大海,灵气充沛,备有灵山暖泉。歇息一晚可尽去飞行疲惫......” “等等!你说你在等我?”唐淼诧异的打断了他的话。 小二笑容可掬:“仙子可是来自东极地的散仙?” 唐淼想起了那块绿色的玉诀,点了点头。 小二笑得更加可亲:“三天前有位公子在本店替仙子定了房间,言明今日辰时将有位红衣仙子到极夜城。她额心有银蓝水滴灵力印迹,是东极散仙。小二候在城门,一眼就认出仙子了。仙子请。” 是鬼面安排的。他居然连她什么时辰到都算得清清楚楚。唐淼看着身上的红衣警觉的想,她是不是换件衣裳了? 跟着小二走进玉泉客栈,走进房间,她就被窗外的海景吸引住了。深蓝色的海填满了整座窗户,像墙上流动的画。 “这间房是本店景致最美丽,灵力最充沛的。公子说仙子定能喜欢。公子还给仙子留了个包袱在桌子上,小仙告退。”小二冲唐淼颇含深意地笑了笑,恭身退下。 唐淼的目光落在屋中一张白石精雕的圆桌上。桌上放着只锦布包好的包袱。她打开一看,里面一套红衣,一套蓝衣。由里及外,连鞋袜都备好了。还有一幅薄绢。 “衣裳能改变你的身份玉诀。你进不了内城,别乱闯。酉时有人带你进七彩珊瑚宫。明天西地宴请东极地使团。” 她看过后绢化为青烟消散。 唐淼怔怔的坐下。内城,是指海边那片黑色与金色的宫殿吗?七彩珊瑚宫宴请东极地使团,意思是她能见到凰羽?还能看到幻成自己的姬莹? 可是鬼面为什么要帮她?他做这些事又有什么目的? 一瞬间,她想离开极夜城,离这些事端远一点。但是想见凰羽的心又让她举棋不定。唐淼哀叹一声,趴在了桌上。 快一年了,东奔西跑,她始终都找不到一个落脚的地方。她努力的想成为仙界普通的一员。但还没等她融进仙界的生活,就搅进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 不管了,唐淼下定决心。无论如何,她都要见凰羽一面。 酉时,海水还浮动着黄昏没来得及消褪的光晕,海面上流淌着瑰丽的油画色泽。 客栈临海。一只船在此时荡进了窗里的海景,闯进了唐淼的视线。 船上的人引起了她的注意,因为那个人穿着件蓝色的裙子。和鬼面包袱里的蓝裙一样。海水一样湛蓝的裙子,绕腰曳地的曲裾。用了宽阔的白色镶边,衬得身形修长婀娜。 船驶得近了,船上的女子从发髻上轻轻拔下一朵红花拈在了指间,抬起了头对她微笑。 这就是来接她的人?唐淼迅速换上鬼面给的衣裳,忍不住又看了眼手掌。现在掌心浮起一块白玉诀,上面写着西地仙庭仙侍的字样。 鬼面什么都算到了,唐淼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更加警觉。鬼面看似放了她,她却依然被他牵着鼻子走。他为什么要帮着她混进七彩珊瑚宫里见凰羽?唐淼直觉鬼面有所图谋,但她又想不清楚。这让她更急切地想见到凰羽。 收拾停当,唐淼从窗户飞到船上。船上的女子手中无竹篙,唐淼上船后,船便自然往海中驶去。 那名女子相貌清丽,额心贴了枚蓝色的珊瑚状花钿。她笑起来时右颊有个圆圆的酒窝。她进了船舱对唐淼招手:“我叫掬月。姐姐,进来吧。” “你是鬼面的人?”唐淼站在船头问道。 掬月笑嘻嘻的说道:“公子吩咐过,姐姐不想去就算了。掬月这就送姐姐回去。” 随便她去不去,问题抛回来令唐淼踌躇不己。她一咬牙道:“走吧!” 进了船舱,掬月拿出笔和颜料笑道:“姐姐进了宫的名字叫弄影,和掬月一样,都是七彩珊瑚宫蓝珊殿的侍女。今晚出宫是为了采买明日宫里宴请所需的物品。姐姐收好珊瑚令,进宫门要验看的。若是走迷了路不用慌张,弄影是出了名的小迷糊,常常在宫里迷路。有人问起,姐姐记得自己是蓝珊殿四季姑姑的属下就好了。” “你是说我扮成弄影的模样进去?不会被看穿吗?”唐淼用心记住,忍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掬月笑嘻嘻的掏出一粒水滴状的东西递给唐淼:“姐姐服下它吧,弄影的灵力不够,但幻身十二个时辰还是没问题的。” 唐淼深口气吞了,脸上有层水样的东西浮动。镜子里的自己像覆上层透明的膜,慢慢的变成了一个极可爱的少女。眉如笼烟,大大的杏眼水汪汪的像小狗似的。 “掬月替姐姐梳头。”掬月用丝带将唐淼的头发在脑后松松系住,又拿出块长长的面纱别在她鬓旁。提笔沿着唐淼额心的银蓝水滴印记勾勒出一枚蓝色珊瑚状花钿。 看着镜子,唐淼忍不住赞道:“你的易容术很厉害。” 掬月听她夸奖,颊旁的酒窝更深:“公子的易容术才厉害呢。掬月连他的皮毛都没学到。” 唐淼故作诧异道:“原来鬼面公子面容狰狞恐怖用的是易容术?” 掬月的脸沉了下来,眼里流泄出伤心:“听说公子到黑沼灵地前容貌就毁了。灵姬宫主四百年来不知找了多少灵药仙丹都没办法治好。” 唐淼闻言大惊,鬼面的面具竟然连黑沼灵地的宫主都不知道?一层软皮面具而己,他怎么瞒过去的? 掬月显然不想再提这事,转开了话题:“七彩珊瑚宫由七座宫殿组成。宫殿都是用同色珊瑚建成,姐姐看颜色就知道是哪座宫殿了。仙姬住在雪珊殿,明日宴请也在那里。姐姐可以少说话,跟着掬月行事。” 唐淼点了点头。她的脑袋被鬼面的面具与毁容问题搅成了一锅粥。他白玉般的下巴在她眼前晃来晃去,她悔得肠子都青了,当时怎么就没一把将他的面具扯下来呢? 淡淡的月已升了起来,海面如银绸抖动。岸边的白色房屋已成一线剪影。 船像鱼儿一样轻盈滑动,又行了一程,水面上浮现出一座玲珑的宫殿。月光下透出七彩光芒,美不胜收。 上岸验了宫牌,唐淼低眉顺眼跟着掬月沿着长长的甬道前行。 整座宫殿都以大枝的珊瑚建成,镂空处藏了珠灯。一路走过四座宫殿,细细灯光下,白如细雪,红如彤云,紫似轻雾,蓝似幽梦。 唐淼在雪珊宫前停住了脚步。宫殿高处的露台上站着个白衣飘飘的女子。夜色里她的面容模糊不清,唐淼的心仍重重的跳了跳。再看看原来的自己,这感觉,直叫她生出世事变迁沧海桑田的感叹。 “别盯着看。雪珊宫的守卫眼睛尖。”掬月小声提醒了一句。 唐淼赶紧收回了观注的眼神,眼观鼻鼻观心认真地跟在掬月身后走进了蓝珊殿。 “怎么拖到这时才回来?”刻意拖长的声调让唐淼哆嗦了下。单从声音上判断,她便觉得这位掌管蓝珊宫的四季姑姑不是个容易糊弄的人。 她抬起头,蓝珊宫殿前的回廓上站着几名同样着蓝色长裙的女子。中间一人的曲裾上镶着黄色的边,戴着方淡蓝色的面纱。身材偏瘦,露在外面的眼睛精光闪烁。应该就是蓝珊宫的四季姑姑了。 掬月递上了采买的单子,握着唐淼的手轻轻捏了捏甜甜的笑:“姑姑还有什么吩咐?” 四季姑姑冲唐淼招了招手:“弄影,你过来。” 唐淼紧张得挺直了背。掬月无声息的撞了她一下,唐淼只好硬着头皮应了声走上前去。 “明儿宴请改到申时了。各殿要献舞,蓝珊殿你的弄影一舞最美,明天你好好跳。”四季姑姑从身边一名侍女手中取过一叠舞衣塞进唐淼怀里。 唐淼的嘴立时张得老大,下意识的就看向掬月。 四季姑姑不满地斥道:“你这丫头,一有事就问掬月。来宫里两年了,还会迷路。偏偏记舞步比谁都熟,真不知道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 等到她回过神时,四季姑姑已领着人走远了。唐淼捧着舞衣自语道:“完了完了,我不会跳舞啊!” 掬月拉着她飞快的回了房间,急得团团转:“宴请改时间了,药效只能维持十二个时辰。过了酉时,你千万别把面纱摘下来。” 唐淼翻了个白眼,往床上一躺:“药效过了好歹还有面纱遮挡。现在的问题是,我,不,会,弄影一舞!” 掬月啊了声,好象她现在才注意到这个问题:“别的舞你会么?” 唐淼抖开舞衣看着长长的流云水袖想,跟着音乐扭扭屁屁的热舞,或者踩踩慢四快三还是会的,古典的不会。她坚定的摇头:“我什么舞都不会跳!” 掬月抚额哀叹:“公子怎么偏偏让你扮成弄影啊!还不如扮成我。我去接你时弄影就离开极夜城了。”她在房间里踱来踱去,飞快的说道,“你呆在房里,我去想想办法。一定会有办法,别慌。” 掬月一溜烟出了门。 唐淼把舞衣搁下,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想着自己站在中间领舞,乱挥衣袖,周围的人全看傻了眼,她忍俊不禁笑出了声。再向凰羽抛个袖子飞个媚眼,他会怎样?干脆借着跳舞,一开跳就跳进他怀里坐着......他向西虞昊讨个小仙侍跟着他回东极地,圆满了。 茜草色的纱帐被掬月轻轻拂开。唐淼四仰八叉的睡相惹得她一笑。她伸手将锦被扯过替唐淼盖好。 身边的细微动静惊醒了唐淼,她猛然睁开眼睛,手中灵力凝聚成一把刀。 “是我。”掬月笑着坐在了床头。 唐淼不好意思的收起刀,有些紧张的问道:“你有办法了?” 微光里掬月的笑容很柔美,平静的声音令唐淼莫名的静下心来:“明天我来跳。我俩关系好,你把机会让给了我也无人怀疑。” 唐淼顿时松了口气嗔道:“你早说你跳舞不就行了?这么简单的办法啊!” 掬月怔了怔,随口答道:“当时只想着除了弄影谁也不会弄影一舞,却忘了可以代你跳别的舞。睡吧,才寅初,还早。” 唐淼嗯了声闭上了眼睛。 见她毫无机心的模样,掬月眼里透出奇怪的神色。她低下头轻声问道:“你进七彩珊瑚宫是公子安排的。你不是视公子为敌吗?你不担心他会害你?” 唐淼模糊的嘀咕道:“他好象也不是很坏。谁知道他打什么主意......反复无常。我也不知道。” 掬月坐在床头静静地看着她,直看到晨曦染上窗棂。 一舞破功 申时的阳光已经慢慢偏西。白色的珊瑚宫正对夕阳,通体莹白。远远望去,殿前宽敞的广场尤如画布,衣着分明的六殿侍女以优雅的舞姿涂抹着艳丽的色彩。 唐淼握着温暖的黄色轻绸,与蓝珊殿的侍女一起立在中心。偷空瞄一眼,穿着矢车菊一样颜色舞衣的掬月盘膝坐在地上,对她眨了眨眼睛,下巴朝着前方的平台不着痕迹地扬了扬。唐淼禁不住笑了。 她的目光越过层层挥动的水袖披帛,注视着前方平台,无限感慨。 穿越仙界,她认识的熟人差不多都到齐了。 西虞昊居中而坐,衣着服饰禀承着一贯地嚣张霸气。他身边坐着幻身成唐淼的白衣女子。 近距离看自己的脸,唐淼分辨出种种不同来。 姬莹幻成的唐淼眼神清冷无波,带着俯瞰众生的高贵。唐淼看了很久的镜子,总结出自己的眼神由原来的一点零上升为可以考飞行员的眼力。眼神好使了,结果就是比从前更亮更有神。 她有些同情原来的自己。从前以为自己的皮肤够白皙够柔嫩,现在一比较,才发现原来的皮肤不够水,少了珍珠般的光泽。她不由窃笑,当仙女还是有福利的! 唐淼腾出手摸了摸露在面纱外面的眉毛。这对眉毛没有半点变化。还像两撇箭竹叶,精神挺拔,神采飞扬。只不过姬莹自然流露的气质让眉宇间多了层傲气。 西虞昊左边上席坐着樱柔公主。盛装出席的樱柔娇俏玲珑,宽大的华衣下楚楚动人。她正对着下着的凰羽说着什么,看着凰羽的目光可以用一个痴字形容。 好在凰羽的神色依然清淡,脸上带着无可无不可的浅浅笑容。 唐淼暗暗哼了声。如果你对公主谄媚奉迎,看我怎么收拾你! 她瞧得出神,心里突然一动。微微偏过头,差点笑出声来。 右边上席斜斜撑着下颌,面若桃花眼神清亮如星的锦衣公子不是暮离是谁? 看来,北地为了姬莹公主,也大举遣使西来了。 这一刻,唐淼有种想看好戏的雀跃。她很想知道,若是西虞昊对幻身成自己的姬莹动手动脚,暮离会一跃而起,当场掀了桌子?还是死咬着牙硬挺,欲怒不敢言? “弄影!”盘膝坐在地上的掬月叫回了唐淼的心神。 原来云板已过敲响三声,除了蓝珊殿的众侍女,别的舞者均四散离场。 唐淼不好意思的给了掬月一个放心的眼神,握紧了手里的轻绸轻盈飞起,合数人之力将三丈宽的黄色轻绸带得竖了起来,扯紧了几只角绷成一面平滑的墙。 仙乐低得几欲未闻。广场上寂静无声。 西虞昊举筹微笑:“弄影一舞乃七彩珊瑚宫绝技。” 台上北地和东极地众仙闻言,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 深蓝色的劲装包裹着掬月玲珑纤细的身材。阳光将掬月的身影清楚的投影于黄色的轻绸上。 她缓缓从地上站起,高高的堆髻中戴着顶金铂打就的花冠,垂下的金铃莲子米般大小。一动,金铃清脆摇响。 舞起,乐声大作。 唐淼看不到轻绸上的舞。她只看到平台之上众仙如痴如醉。看到暮离星君挺直了腰背。看到凰羽目光专注。 掬月的舞,应该是极美极美的了。 平台北侧摆开了一面大鼓。四季姑姑亲执鼓槌重重击下。 鼓乐是唐淼很喜欢的音乐。她喜欢鼓声里的雄壮与悲凉。虽然看不到黄绸上投影的美,密不透风的急鼓仍让她有种想仰天长啸的冲动。 最后一声重捶落下,狠狠的击在唐淼心上。她松开了手,与别的侍女一起飘然落下,踩着九宫方位围绕在掬月身旁。 眼前一花,掬月旋转飞起,数根蓝色绸带从腰间射出,层出不穷的抖动,宛若雏菊绽开。 绸带分射向四周的侍女。唐淼想着掬月的吩咐,伸手去接。 照事先的按排,她和侍女们接住绸带后便向掬月靠拢,并成个花瓣,然后飞向高台,散开替宾客斟酒。那时,唐淼便可以光明正大的执壶走到凰羽席前。 然而,掬月抛出的那根绸带却如蛇一样避开了她的手,卷住她的蒙面白纱扯落。 别的侍女飞向了掬月。只有唐淼,因这突然的变故双手空空的突兀站在原地,瞪大了眼睛看着掬月。 她是失了手,还是故意为之? 容不得唐淼细想,平台上响起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 凰羽站了起来。他的衣袖带倒了几案上的酒樽。琼华火酒从白玉几案淌下,赤红如血。 音乐声立止。 “噗!”台上有人笑出了声。暮离星君摇着头满脸遗憾,“弄影一舞,不过如此。羽公子何必为之忘形?” 西虞昊脸色一变,手中酒樽重重落在几案上,厉声喝道:“拖下去!” “且慢!”凰羽的声音像从极远的地方飘来,“她不是有意的,殿下不必介怀。” 樱柔公主脸色一变,深深吸了口气,温柔的说道:“舞跳得很好,本宫也看迷了眼。羽哥哥素来心慈。本宫也向太子殿下讨个情,别为难她了。” 西虞昊脸色方霁,沉声道:“四季,带她回去!” 四季姑姑看到唐淼的脸,吃惊不己。她低声应了,使了个眼色让唐淼赶紧谢恩离开。 唐淼垂着头,正要说话,却听到凰羽的声音再次响起:“殿下可愿将她赠送给羽?” 她猛然抬头看向掬月,为什么会这样?掬月扯落自己的面纱,难道她笃定凰羽看到弄影的脸就会向西虞昊讨人?弄影和凰羽究竟是什么关系? 掬月露在面纱外的眼神很奇怪,像是在看一只落进陷阱的兔子。唐淼心里微寒,她怎么会相信鬼面?凰羽现在讨人,安知鬼面有什么诡计。她大声说道:“弄影告退!” “站住!你近前来!”西虞昊来了兴趣。他深深记得凰羽深沉的心机和冷静,他为何会如此失态,如此急切的想得到这名小侍女?能被东极地第一美男子看上,比她呆在七彩珊瑚宫里当名小仙侍强百倍。她,为什么着急回避? 唐淼冷冷的看了眼掬月。她心里已打定了主意,对西虞昊的话充耳不闻,掉转身运足灵力飞向了广场外的大海。 像是早知道了唐淼的反应,掬月突然飞起,手中已多出一排雪亮的飞刀,遥摇的指向唐淼,作势欲扔。 “千丝!小心!” 凰羽惊惶的呼唤像风掠过唐淼的耳际。 他在喊谁?唐淼蓦然回头,错愕之极。 掬月身周涌出一团绿色的雾气,瞬间在广场上弥漫开来。手中的刀没有扔向唐淼,朝着台上掷去。 西虞昊和暮离几乎同时起身,挡在了姬莹身前。 飞刀没有射向姬莹,齐齐的停在樱柔面前,叮当落地。 樱柔对这排飞刀视若无睹,目光死死盯着飞向台下的凰羽,喃喃说道:“她就是那株千丝藤?” 一只手于雾气中攥住了唐淼的胳膊,将她拥进了怀里。 淡淡的草木清香盈绕在鼻端,唐淼闭上了眼睛。 “千丝!”他紧紧的抱住她。 贴在他的胸口,唐淼听到他狂跳的心脏。他再一次呼喊那个名字。唐淼眨了眨眼,眼睛干涩,一颗心像被石头砸中,疼得她哆嗦。 雾气突然而来又突然消散。掬月于雾气中消失了。 西虞昊与暮离对视一眼,各自转开了头。 姬莹站起身来,长长的叹了口气。 三人惊奇地看向广场中紧紧拥抱的两人。 凰羽放开了她,绿眸闪了闪,像烧着两团火。他突然俯身从地上拾起面纱,温柔的替她系好。他抬起手,手指微微发颤。凉凉的手指触到了她的眉,轻轻滑过。 她见过的。她见过他这样的神情。在东荒之地,她见过。唐淼的心没来由的抽搐了下,喉间像加了只塞,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西虞昊心中一动,沉着脸喝道:“四季,施遁身之术逃走的是谁?” 四季俯首道:“逃走的是掬月......殿下,今日本该弄影作舞,不知为何却换成了掬月。” 凰羽脸一沉,转过身说道:“殿下,此事与她无关。” 西虞昊心里的诧异感更甚。七彩珊瑚宫混进了刺客,无论如何凰羽都不应该插手。他为什么如此紧张弄影?“羽公子,是否与弄影有关,孤需要详查。来人,带她下去!” “殿下,我无意与西地为敌。”凰羽握住了唐淼的手,将她推到了身后。 “这是西地的事!凰羽,你不得插手!”樱柔突然愤怒的出声斥道。 凰羽什么话也没说,只挡在她身前,浑身散发出一股欲与天地为敌的气势。 但是唐淼一点也没有被英雄救美的心情。 曾经,他独自去而复返,试图从鬼面手里救走她。 曾经,他越众而出,借着驯马为名,保护她。 曾经,他赶到西虞昊之前认出了她,从结界之门带她离开。 曾经,他把凤紫花冠给了她。 后来,她才知道那朵凤紫花冠是他精血所凝。她带着那朵紫色花印沾沾自喜。她以为这是他全部的心意。 但是,他要她回到西虞昊身边。他眼睁睁看着西虞昊带走她却视而不见。可是他却为了那个叫千丝的女子不管不顾,不惜当着樱柔公主的面与西地为敌! 唐淼用力甩开了凰羽的手,哗的撕开了外袍。 “你干什么!”凰羽眉头紧皱,错步挡在了她身前。高大的身影遮住了平台上众人的视线。 灵力瞬间凝成柄刀,唐淼泪如泉涌,颤声吐出破碎的话来:“我不是,不是千丝。我要......剜了它还给你!” 低头间,锁骨之下肌肤晶莹如雪,蓝色束胸的边缘露出一瓣鲜艳的红花。 这是什么? 凰羽盯着那朵红花,绿眸里渐渐生出绝望来。他突然打了个寒战,一把扯下唐淼的面纱,回过身一步步走上平台,声音淡如轻风:“我无意与西地为敌。殿下不妨看看她的脸,她的眉,她的脸型,可还是方才的小侍女?有人设计羽,利用羽之故人......差一点就让羽中计。” 他走到樱柔身前,浅浅微笑:“公主,是羽鲁莽了。多谢公主出言提醒。” ...... 万籁俱寂。 所有人古怪的看着凰羽。 酉时到了。十二点钟声敲响,灰姑娘被打回了原形。唐淼拉紧衣裳,身体抖得像风中落叶:“不是千丝,你就不会这样。不是她,你就不会这样?!你当我是谁?你当我是什么?!” 凰羽充耳不闻,柔声说道:“公主,可想回家了?帝尊的叶鹤已飞来询问了三次。” 聪明的女人懂得审时度势。而她,一定要抓紧机会的小尾巴,绝不放过。樱柔脸上漾开了柔美的笑容,眉心却轻轻蹙拢,烦恼的不知如何是好:“可是回去之后......羽哥哥,让我在外面多留些日子吧。回去......” 她叹了口气。 “如果我没有想明白,我又怎肯回去。” 樱柔惊喜的睁大了眼睛,她近乎忘形的攥住了凰羽的衣袖,又讪讪的松开手,垂下了头。雪白纤细的颈项在低头间带出了淡淡的忧伤,充满了一种叫楚楚的味道。 凰羽的回答简单直接,他握住了她的手,给了她一个清美温柔的笑。 两人间的声音压得极低。所有人只看到樱柔娇羞的低头,凰羽握住了她的手,对她展露笑容。 西虞昊只觉得怪异。不止是怪异,而是怪异得令他不安。 “太子殿下,从东极地一路游历至今,樱柔心愿已了。今日便打算回返东极,谢过太子殿下一路照拂。” 她的声音传遍了雪珊宫内外。凰羽要回东极地了?他对樱柔的态度怎么突然变了?一个念头从唐淼脑中飞快闪过,她眼睛一亮,激动地大声说道:“你看出来了?你给我系面纱的时候就看出来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是因为那朵花吗?我不知道它从哪儿来的,我不知道!凰羽你回答我!” 凰羽握着樱柔的手,腾身飞向了空中。 东极地众仙以樱柔马首是瞻。来的快,走得也干脆。寒暄两句,齐齐升空,走得干净利落。 至始至终,凰羽都没有再看唐淼一眼。 懒得敷衍 阳光刺得唐淼眼睛有点酸,她眨了眨眼睛,感觉到眼睛分泌出湿润的水汽。她低下头自嘲的想,这是迎着阳光看久了的缘故。 揉了揉眼睛,她看到广场上还站满了人。有各宫的侍女,披银甲的侍卫,还有平台上一群仙界显贵。她耸了耸肩,双手下意识的想□裤兜里。手摸着裙子柔滑的布料,唐淼想她晕头了,怎么又带出凡界的习惯来。 酉时以前,掬月扯掉了她的面纱,露出弄影的脸来。绿雾散后,药效消失,她就恢复了自己的容貌。凰羽便认出她来了吧。所以他替她系好了面纱。他甚至想将错就错护着她,向西虞昊讨一个小侍女离开不是什么难事。只可惜,她自己把事情弄砸了。如果不让凰羽看到胸前那朵诡异的红花呢?他是不是依然会护着她? 可是,没有可是。 他还是扔下她走了。他连一眼都不看她。他重新扯掉了她的面纱。他知道,他们还是会认出她来。皮肤变好了,眼睛变亮了,眉间多了个蓝色珊瑚花钿。她又不是拉皮整容磨颧骨垫高了鼻子。是的,还有一双精神的小眉毛。和平台上那个唐淼一模一样的眉毛。多看几眼,再听着她说的话,傻子才认不出她来。 站在大太阳底下的蓝衣女子睨视着所有人。那股满不在乎的劲儿让西虞昊气结。他万万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再见唐淼。她是怎么混进来的?是鬼面威胁她了?西虞昊突然想到,这些都不重要了。现在的问题是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和凰羽搂搂抱抱拉拉扯扯,他还能认她是北地天后的女弟子棠棠?自己的仙姬? 他突然从平台上飞向唐淼,揽住她的腰头也不回的飞向了大海。 “西虞昊,你站住!”暮离脸色一变便要追去。 一只纤纤素手攥住了他的胳膊。“回银霜城!”姬莹厉声说道。 “皇姐!” “跟我回去!”姬莹转头看向北地众仙,腾身飞到了半空中,“传话与太子殿下,就此告辞!” 西虞昊不声不响的离开,西地众仙面面相觑,被姬莹的威仪镇住。眼睁睁的看着北地众仙驾云离开。 四季抚额:“我老眼昏花了!散了吧!太子殿下自有决断。” 唐淼一点也没反抗,也没有愤怒伤心。安安静静的任由西虞昊攥着她飞。 远离了七彩珊瑚宫,极夜海上一轮夕阳正缓缓沉没。 西虞昊在这时停了下来,掰着唐淼的脑袋看向夕阳:“美吧?” 带她来看夕阳?唐淼没心情。她嫌西虞昊的大手夹着脑袋不舒服,伸手去推。 终于知道挣扎反抗了!西虞昊大喜,松开她故意沉着脸喝道:“孤说过,西地皇族丢不起那个脸!你是孤的仙姬,你居然敢当着孤的面向别的男人......” 唐淼看了他一眼。 她这是什么眼神?嫌弃?厌恶?不耐烦?西虞昊倒吸口凉气,随之暴跳如雷:“唐淼我告诉你......” “唐淼我告诉你,孤乃西地皇族,太子殿下,众仙景仰崇拜之。孤不介意你小小凡仙的低贱身份孤。不介意你混进七彩珊瑚宫图谋不轨。孤为了劝慰你,带你看夕阳看星星!你竟敢藐视孤!知道顶撞孤的下场?孤定将你扔进黑幽深渊,叫怨灵一口口噬掉你的元神,叫你生不如死!还有什么想补充的?”唐淼截口打断了他,一口气流畅说完。语气模仿得惟妙惟肖,连脸上的神情都如同西虞昊一般骄傲。 “孤......” 西虞昊英俊的脸气得几乎变形。他才吐出一个字,再次被唐淼打断:“孤孤孤......又不是鸽子!” 西虞昊血涌上头,一掌拍在唐淼胸口。 这一掌打得实在,唐淼立时被拍飞。 蓝色的衫裙在风中飞舞,带着股绝然之势。他看到她笑了笑,瞬间掉进海中。 她是故意的,西虞昊哆嗦了下,跟着跳下了海。 水自动从她身上分开,像团透明的水滴包裹着她缓缓沉没。西虞昊迅速捞起她从海中一跃而出。这时,血才从唐淼七窍中渗出,蜿蜒淌下。 自己盛怒之下的一掌有多重?狻猊王气初成试掌,他一掌下去劈掉了半座山丘。西虞昊吐出金丹捏开唐淼的嘴让她噙着,施尽全力奔向极夜宫。 手臂抱着的人好象更轻了。她的元神命魂离体而出了吗?西虞昊生平第一次恨自己的暴戾脾气。他翻手一掌压在她额心,灵力源源不断注入唐淼识海。 飞得太急,风吹得暗金色的王袍呼呼作响。他烦躁的加快了脚步,一路闯进极夜宫最深处。 耳边听到琴声的同时,西虞昊大吼道:“师傅!” 琴声嘎然而止,珀夫人蛾眉紧蹙,还未来得及离开琴案,便看到西虞昊从天而降。 “金丹镇魂?”珀夫人吃惊的看着唐淼嘴里透出的光芒,是什么女人值得让西虞昊吐出金丹为她镇魂? “救她!”西虞昊一掌扫开珀夫人费百年之功才制得的素月繁星琴,小心翼翼地将唐淼放在了案几上。 琴落地时发出清脆的声响,弦音袅袅。珀夫人心尖尖颤了颤,俏脸气得煞白:“殿下!你上回为了珑冰玉发疯,这次又为一女子......我是造了什么孽收了你这个徒弟!这回你难道又要为师屈膝下跪求你不要胡闹吗?我不救!你说破天我也不救!” 西虞昊怔怔的看着唐淼七窍里淌出的血,不知觉间已单膝跪下:“师傅,我来不及去找木系上仙了。你救救她。” 他跪下的瞬间,珀夫人条件反射的往旁边飞开,素手指着西虞昊气得直哆嗦:“你起来!别忘了你是西地太子!你知道我的脾气。我说过不救她,你拿仙庭规矩逼我,我也不救!” 西虞昊望着她,墨黑双瞳幽暗无光:“我心慌,师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慌成这样。我不想她元神消散......我后悔被她激怒施全力打了她一掌。我不知道是气她忤逆我,还是气她心里喜欢别人。” “停!一个珑冰玉我就受够了。我不会再陪着你发疯!”珀夫人转过身眼不见心不烦。 裙摆被西虞昊扯住,她大怒:“你信不信我告上逍遥岛,让天宗她老人家出面治你!” “她不是珑冰玉,我知道......我在天河里见到冰玉的残魄了。她依着前约哪怕元神消散也要留一魄回来见我。可是我不仅没有帮她夺舍,还大义凛然的斥责她。她说我变心了,我没有。可是我没变心,她也不再是我爱的那个珑冰玉了!十世历劫让她变得陌生,陌生的让我害怕。我一会儿想着初见她时的清纯模样,一会儿想着那缕残魂的狰狞可怕。我知道都是因为我,她才变得面目全非。我这心里空荡荡的,好象没了感觉。我想让心疼一疼,可是没感觉,像木头做的。她一点也不想做我的仙姬。我是西地太子,女仙们最想嫁的太子!她一个无依无靠没有师门根基没有家族撑腰的小凡仙怎么就不喜欢我呢?她总是惹我生气,惹急了我就想办法欺负她......她可以被我封了灵力挂在树梢上,别的仙一点也不害怕。她在树枝上荡来荡去,我的心也跟着她荡来荡去。像是被什么撕扯着,又知道痛了。她被鬼面公子掳走了,我一点也没慌神。我气得很。我就想,等我找到她,我杀了鬼面再欺负她!可是我重重地打了她一掌。师傅,我一掌能开山碎石,她的肉身都被我打碎了。以后,我上哪儿找个像她这么傻的人来欺负?” 他颠三倒四语无论次的说着,伸手揩掉唐淼嘴角沁出的血,突然抬头哀哀的看着珀夫人道:“不,师傅,我不想再爱上谁了。你救她好不好?” 珀夫人目瞪口呆。 他是西地暴戾得能止小儿夜哭的太子殿下?是能逼着西地天尊忙不迭的避到逍遥岛不敢回仙宫的太子殿下?她结结巴巴的说道:“仙宫里有的是仙姬......活泼可爱的,温柔娴雅的,火爆易怒的,心机深沉的。殿下,你谁都能欺负。” “我很长时间没有想起过冰玉了。纵然她变了,我还是愧疚。我把她扔在了天河不理不睬,我害怕想她,害怕想起曾经的盟约,曾经为了她陈兵天河。只有她,她不会再让我想起冰玉。我不是喜欢她。我是在利用她。” “你喜欢她。用不着找理由。”珀夫人无奈的说道。看着西虞昊那双没了光泽的眼睛,她双手在空中划过,一排长长的金针出现在眼前:“有你的金丹镇住,她的元神命魂还在。药架上紫色的瓶子,拿来!再记得去找个灵力深厚的木系上仙来。” 西虞昊一跃而起。 珀夫人叹了口气:“傻徒弟!都知道她不喜欢你,以后你慢慢疼吧。”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迷情极夜海

关键词:

上一篇:流年明媚www.4155.vip

下一篇:月临花春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