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诗歌 > 杏花春雨

原标题:杏花春雨

浏览次数:79 时间:2019-10-06

第五章 那人是自来熟,不等范哲地介绍就抢先一步说:“我们认识的,哲地。” 范哲地很惊讶:“你怎么会认识我妹妹的?” 在范哲地心里,范小多要是认得一个陌生男人,肯定要通报全家的。这个人是他精心安排打算介绍给小多当男友的人选。 他听说第一次老大范哲天大张旗鼓召集了三桌人隆重相亲的事后,差点没笑喷饭。哲地笑着对大哥说:“老大,你是不会会开多了,做啥都带着工作性质?”说完看到范哲天脸色不好,忙拍着胸说第二轮由他出马。 范哲地分析小多对相亲心理有排斥感,这都什么年头了。她又不是大龄女青年,正当青春年华,给她说安排相亲,小多首先就不会配合,所以范哲地一个字都没透露出今天带小多吃饭是相亲。等到人来了,坐一起轻松把饭吃完,再看有没有戏。他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小多古怪地看着来人,只听他笑着对三哥说:“今天去电视台广告部做广告认识的。你妹妹相当坚持原则。” 范哲地忙对小多说:“小多,这是哥生意上的朋友李欢。”小多一笑,心里一下子想起了古龙小说中的李寻欢。 李欢大概看出了小多的想法,也笑着说:“我叫李欢,可是不去寻欢。咦,咱俩名字可真有意思,欢乐多多!”说着自顾自坐了下来。 范小多一怔,脸又红了。吴筱曾经说过:“小多,你最大的保护绝招就是你太容易脸红了。不知道的人以为你是害羞,那知道你稍有情绪反应都会脸红。这可是比变脸还高明的招!” 的确,范小多现在不是害羞,而是在恼恨。这个叫李欢的男人真是脸皮太厚了,才搭上话就硬扯关系缘份。 李欢在范哲地的旁边,正对小多坐着。他与哲地谈笑风生,不时把小多扯进话题。范哲地也没告诉李欢要把妹妹介绍给他。在哲地心里,一切以小多喜好为准,要是小多看不上,这顿饭就是普普通通的一顿饭。不得罪小多,也不得罪朋友。 他选中李欢是有原因的。李欢一表人才,二十八岁比小多大七岁,年龄大点可以照顾小多让着小多。加上李欢自已的公司也做得不错,算得上事业有成。和李欢有过好几次生意往来,李欢很讲信用。去夜店玩也正正经经。人品上绝对没有问题。 唯一让范哲地不太满意的是李欢嘴太油,转念又想,这也是具有幽默感的一种表现。 看到李欢吃着总找些话题往小多身上扯,范哲地心里有了底,李欢对小多有感觉。转头再看看小多,微笑着吃东西,还是与平时一样,话少了些,也可以理解,和自家哥哥吃饭与外人吃饭毕竟不同。范哲地下了结论,小多不反感李欢。 他那知道小多此时对李欢的油嘴滑舌讨厌到了极点。 李欢谈笑风生,突然说:“哲地,我发现你和你妹妹长得不象啊。”哲地笑着回答:“是啊,我和小多相差十四岁呢,我象我老爹,北方人的长相,小多是我们几兄妹里唯一长得象母亲的,娇小秀气。” 李欢开玩笑:“怪不得取名叫小多,你出生的时候计划生育早就提出来了吧?” 哲地也笑:“是啊,小多是超生,我老爹老妈硬是罚款也要把她生下来,舍不得!” 范小多盯着桌上的贝壳心疼地想,今天看来是拿不走了,意外收入也泡汤了。她抬起头象是突然想起什么事来:“三哥,同事阿慧的手机的忘办公室了,她让我给她送去,我差点忘了,我先走了。”说完恋恋不舍看了看桌上的贝壳,没给哲地阻拦的时间,起身就走。 哲地只好笑笑再坐下对李欢摇头:“我这个妹妹啊。” 李欢直言不讳:“小多很可爱,介绍给我做女朋友?” 哲地愣住:“你开玩笑吧?” 李欢收了油腔滑调,一本正经地对哲地说:“我认真的。” 哲地很高兴,忙拉着李欢说起小多来,把自家妹妹夸上了天。范哲地心里特别得意,自已一出马就成功,暗自盘算回去后怎么给小多说。 范小多气呼呼地走在街上。她没谈过恋爱但见过同学谈恋爱。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李欢的八面玲珑是她最不喜欢的一种,她不喜欢轻浮的男人。小多想,今天没准儿又是一次变相的相亲。瞧三哥的神色她就知道了。 从小生活在六个哥哥姐姐的宠爱中,小多早学会了察言观色,她知道怎么样才能让六个人都对她好,别看她平时不吭声,乖得很的模样,她从小没什么小伙伴,最大的乐趣就是逗哥哥姐姐们玩。惹了祸总会找着另一个帮她顶黑锅。在六个人眼中,每个人都觉得小多乖巧听话,要是他们互相沟通交流一下就会发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就拿小时候请假需要家长签字来说,小多每次都换着人签。书包里一把假条。她瞒着哥哥姐姐和同学不知道偷偷跑出去玩了多少回,小多非常注意,在该回家时就跑回家。家里没一个人发现。 小多经常得意自已的小聪明。大祸她从来不闯,小打小闹却时有发生。实在躲不过了,她眼泪汪汪把最严肃的大哥望着,就太平无事了。范哲天每次都觉得不是小多干的事,是她同学把她带着闯的祸,小多肯定是无辜的。 长这么大范小多一次打都没挨过。有次小多和同学逃课,跑到郊外偷树上的桔子被抓了现行,告到了学校。范哲天急急跑到学校领人。看到墙根一溜立正站好的学生里有他家小多,简直不敢相信。把小多领回家,范哲天觉得这次一定要教训小多,小时候偷桔子,长大了怎办。想到这里,拿起鸡毛弹子厉声说:“把手伸出来!”。小多两眼泪汪汪地往他身上一扑,连声认错,保证再也不敢了。范哲天本想给她个教训。打一顿长长记性,没想到还没开打,小多就认错写保证,认识还非常深刻,目的提前达到,这鸡毛弹子就挥不下去了。 老六范哲乐一直以为小多是胆小害怕。那里知道在范小多看多了他们不肯认错给大哥修理得惨不忍睹的样子后早就做出结论,识实务者为俊杰,绝不受白受皮肉之苦。 想起大哥之后,三哥变相安排相亲,范小多心里这个郁闷啊。她一脚很不淑女地踢飞路上一个空可乐罐子。没想到正好摔在一辆车上。引来报警器呜呜作响。小多往四周看车主在不。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道歉!” 小多知道是车主来了,估计正在路边馆子吃饭,听到声音跑出来。她理亏,转过身就说对不起。那车主却不肯放过她:“没教养的丫头!” 范小多火了,歉道过了,对不起也很诚恳的说了,还想怎样?抬头看去,车主是个年青男人,朗眉星目,气宇轩昂,还是个帅哥。小多心想,帅就这么拽?我还心情不好呢,张口说:“有没人告诉你女人长得漂亮是祸水,男人长成你这样就是祸害!你走夜路小心点,劫财不怕,怕的是劫色!”说完抬腿往车轮上踢了一脚,哼了一声就走。 那人出手如风,一把扯过小多,小多发怒:“干什么!把你的猪脚放开!”那人邪邪一笑:“你喊救命啊?!” 小多一呆,这个人就是上次在小树林子出现的那个陌生男人?上次泪眼朦胧没看清。男子又是一笑:“想起来了?当我是色狼?” 胳膊给他掐得很紧,小多心里的那个恨啊,却很识实务:“上次也对不起,我心情不好。” 听她话一软,男子松开了她的手:“怎么每次见到你都心情不好?女孩子这么凶小心嫁不出去。” 她本来给三哥弄来变相相亲就很不高兴,心里憋闷。这人一句话正戳到她的痛处,小多很想发飙,又觉得在大街上免费给路人表演划不来。低着声音说:“下次你遇到我最好绕道走。”狠狠地瞪了那个男的一眼,小嘴一翘,包一甩,走了。 第六章 也是老三范哲地太得意,得意到没有先问过小多就跑到范哲天那里去邀功。范哲天好歹有过一次组织相亲失败的经验,听到消息并未狂喜,而是冷静地盘问:“小多没有拿别人的衣服擦手?” “那能呢,一张大圆桌,隔着还远呢。” “嗯,那是小多手没那么长,不代表她不想。” “没有一不小心把汤汤水水溅别人身上?” “没呢,今晚吃的是海鲜,汤还没上小多就走了。” “嗯,那是菜没对,不等于她不想。” 范哲地急了:“我说大哥,你别把小多往坏处想嘛,上次肯定不是故意的,我看小多今天文文静静不排斥李欢,你别是嫉妒我出马成功吧?”哲地有些骄傲地看着大哥。一想到小妹的姻缘线最终由他来牵,李欢又是他朋友,以后小多对他这个三哥肯定会多出一分感激多一分亲近。其他几个会是什么脸色呢?哲地嘴边已弯出了笑容。 范哲天看到很不舒服:“那个李欢,生意场上的人,可靠不?” 哲地于是又把李欢吹了一通,最后下定语:“李欢对咱们家小多是一见钟情,我还没提相亲的事儿,他就开口要我把小多介绍给他了。” 范哲天不屑地说:“小多这么清纯的人,象他这样在生意场上打滚的人见过几个?不一见钟情那是他没眼光。” 话里虽然看李欢不济,却让范哲地收集资料召集弟妹开会讨论李欢。 李欢躺在床上有些兴奋。今天一天真是太有趣了。先是去电视台三个故作严肃正经模样的小姑娘不甩他,哲地的那个叫范小多的妹妹还摆了张冷脸拒绝吃他买去的零食。他前脚一出门就听到机房里传来笑声,心里清清楚楚那三个丫头看了好戏正吃着他的零食损他。 李欢又好气又好笑,本来决定第二天去台里做广告再带上堆零食去逗那三个小妖精。没想到晚上范哲地约他吃饭,他就看到其中最可恶的那个。 李欢可没放过小多眼睛里闪出的不耐与厌烦。看她很不喜欢自已坐下来一起吃,却偏偏要在她三哥面前装淑女。 李欢当时心里就想,你装吧你,我看你装到几时。不时的就把话题往范小多身上扯。果然见她故意找了个借口拔腿走人。临走时却盯着桌上的贝壳恋恋不舍。李欢心里一下子就不平衡了。自已和他三哥连堆贝壳都不如? 李欢觉得范小多很有意思。他不明白他就一天短短接触两次就发现这个女孩子不是表面上看着那么文静。为什么从小到大看她长大的范哲地偏偏把妹妹形容得跟不吃人间烟火的天使一样。 李欢想起范哲地提起妹妹时的那股子高兴劲儿,范哲地跟他说起范小多时用的形容词如清纯,可爱,美丽,有礼,大方,懂事……几乎囊括了能形容一个女孩子所有优点的词汇。完全走火入魔。 李欢听他说了半天突然问范哲地:“我走的时候看她对着桌上吃掉的空贝壳恋恋不舍,为什么?” 然后就看到范哲地跳了起来,冲门口大叫服务员,等服务员来了,范哲地急急地说:“刚才说话忘记告诉你们了,不要换渣碟,我们吃剩了的空贝壳空螺壳全部装袋里要拿走的。刚才的还在吗?”说完满含希望地看着服务员。 服务员有些为难:“都倒垃圾筒里了。” 只听范哲天又说了一句:“照刚才的菜再上一份,李欢,咱们再吃点?”李欢不解,范哲地解释:“小多每次吃海鲜都要带走那些壳,她喜欢粘画儿玩。” 李欢说:“那让酒楼把今天客人吃下的壳装一些带回去不行?” 范哲地摇摇头:“陌生人吃过的小多不要,她嫌脏。小多吃海鲜次数不算多,今天吃了没带走,心里肯定舍不得,我带回去她不知道会有多高兴。”说着眼里竟放出光来。 李欢瞧着有点毛骨悚然,越发对范小多产生兴趣,想要知道一个看上去只能说是清秀的女孩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魔力。 李欢开口要求做小多的男朋友。范哲地没有拒绝。但是李欢做这个决定时还没有爱上范小多,他只是好奇,而他马上就为自已的好奇引来的灾难吓住了。 第二天,李欢还是拎了一大堆零食去电视台。广告很顺利地在做,三个女孩子对工作也还负责,没有凉他。做完就把他带来的零食拎到办公室开怀大吃。范小多跟昨天没和他吃过饭似的待他和陌生人一样。李欢也没找机会和她说话,他不急,让范哲地创造机会就是了。 范小多没把这个三哥想要介绍给她的李欢放心上。她以为跟上次大哥介绍男友一样,她不喜欢也就算了。三哥也没来找过她提这事。所以她待李欢跟别的广告客户没区别。看到李欢今天又买零食来讨好她们,小多心里感叹李欢不折不挠的精神。 小多不知道,六个哥姐瞒着她要对李欢三堂会审。 范哲地给李欢打来电话:“李欢,你昨天说想要我家小多做你女朋友是吧?” “是啊,我认真的。” “你确定?再确定一次。” 李欢听哲地的声音很严肃,禁不住笑了:“是认真的,我想你能介绍你妹妹范小多做我女朋友。” 电话那头的哲地沉默了下对他说:“那好,今晚七时,天香阁大酒楼见。” 李欢哑然失笑,他搞不懂为什么哲地这么隆重而严肃。 晚上七点,他准时走进了天香阁大酒楼。 服务小姐引他到雅间门口。李欢突然觉得有点紧张,总感觉那不对劲。推开房门时,他呆住,屋里坐了一大桌人,男男女女见他进来,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他。 自已脸花了?领带小撇长过大撇了?还是裤子拉链忘拉了?李欢在众人的目光下开始乱想。 范哲地走过来拉他入座。把他安排在背对门的位置。他对面坐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浑身散发出威严的气势。哲地开始介绍:“李欢,这是我大哥,我大嫂,二姐二姐夫,四弟四弟妹,五弟五弟妹,六弟。这个是我老婆,你认识。” 李欢瞧着这一大家子,头开始冒汗,他以为今晚是范哲地约了小多和他吃饭。没想到来了范小多的哥哥姐姐并家属一堆人。目的看来就一个。想要小多做女朋友,得大家认可。 李欢觉得很可笑,这场面这阵仗他有些吃不消。同时心里又多出一种好奇。很想知道自已要是过了这关获得范家人许可,那个表面很乖的范小多会不会真的听话做自已的女朋友。想到这里,李欢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应付范家的考试。 坐下后,李欢就几乎没时间吃东西。问题太多,答题时间有限。他飞快地转动脑筋,想起了若干年前的大学辩论赛。 “你喜欢小多那点?” “清纯,可爱,美丽,有礼,大方,懂事……”范哲理昨天的形容今天照搬。其实他不过认识小多才两天。说的话不超过二十句。 “你做小多男朋友打算对她有多好?” 李欢有点头大,他目前还没有娶范小多为妻的打算,只想介绍认识开始交往互相了解就这么简单,怎么问题一下子变成他要承诺对范小多终身负责似的?李欢想了想回答:“我会做到应该做的。” 接下来的问题就五花八门了。“你会做菜吗?”“你会每天接送小多上下班吗?”“你会陪她逛街买东西不厌倦吗?”“你会种花吗?”“你会带着小多去你的生意场合吗?” 李欢有点招架不住了。 最可笑的问题又冒出来了:“你会讲故事吗?” 问这个问题的范家老四范哲人,他解释:“小多失眠的时候得有人给她讲故事,念小说也行,她听着听着就睡着了。当然,这是你和小多结了婚以后要做的事情,我只是想先了解。” 李欢满头黑线。他几乎要打退堂鼓了。听到范家老大下了结论:“李欢,我们就把小多交给你了,你好好和她谈恋爱。大家还有什么问题没有?”饭桌上没有反对的声音。范哲天又总结了一句:“那好,从现在起,大家集体出力,帮李欢和小多谈恋爱。李欢,有什么难题尽管找我们。不了解小多的地方尽管开口问。嗯?” 李欢呆了半天,突然意识到最后那个“嗯?”是冲自已来的,云里雾里地回答:“嗯。” 从酒楼回到家中,李欢还没从震惊里清醒过来。他没搞懂,不过是让范哲地介绍他妹妹和他认识,做他女朋友,怎么就弄成这样? 想了半天,对范小多的好奇还是大过了对范家庞大队伍给予的心理压力。李欢嘴角勾起一抹笑,有范家这么多变态帮着谈恋爱会是什么样呢?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杏花春雨

关键词:

上一篇:故布疑阵

下一篇:天空有棵爱情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