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诗歌 > 天上有棵爱情树

原标题:天上有棵爱情树

浏览次数:84 时间:2019-10-06

算计成功 凰羽的目光灼灼看着唐淼。从她出冰湖驭水飞花到现在,她的眼神纵然从自己脸上掠过,都是陌生的。她真的是那个哇哇叫嚷着为了他引水耗尽灵力晕厥的笨蛋?她真的是那个明明怕得要死,却肯为了他驾云飞去荒原杀沙角蛇的小凡仙?凰羽的手指触到掌心温热的血,催动了封印。 炙热无比的感觉在唐淼胸口燃烧,烫得她难受之极。她想避开,又动弹不得。 此时,如木雕般安坐云台上的姬莹公主身体微颤,面纱簌簌颤抖。拖曳至云台上的蓝色宽袍像风吹皱湖水,荡起涟漪。 胸口那把火火光突盛,将箍住她的桎梏焚成了飞灰。细若蚊蚋的嘤咛声从唐淼喉间溢出。蒙住她双眼的黑暗堵住她耳朵的寂静霎时被揭开。明亮的天光直射在她脸上,眼前山水如画,云台壮丽热闹。各种声音从四面八方以潮水之势涌入她的耳朵。 她在什么地方?唐淼突然看到前面站立的那个女子,惊诧得瞪大了双眼。她的脸为什么和她一模一样? 她扭转头,又骇了一跳。她旁边竟然坐着个头戴冕冠,身穿华丽服饰的中年男子。 这时,北地天尊的目光落在了她身上。不及唐淼反应,天尊指间弹出股灵力,瞬间让唐淼全身僵硬。 她张着嘴,除了吸气声,一个字也说不出口。唐淼急得满头大汗,露在面纱外的眼睛惶惶然的转动。就在这时,她看到了凰羽。 他离她不过两丈远。他穿着绣满繁复花纹的衣袍。翠绿色的衣裳衬得他的绿色的眼眸像神秘的猫眼石。清癯的脸颊一如往昔妖饶美丽。玉冠长长的飘带结于颌下,凭添了几分清贵与英气。 唐淼泪盈于睫。暮离没有骗她,他真的好了!他真的不会在东荒孤独的伫立十年八年了。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云台里的西地太子和那个驭水飞花的小凡仙。唐淼凝望着凰羽,她眼里只有他一个。除去那个贼眉贼眼的暮离星君,凰羽是她唯一认识并信赖的人。 如果他能转过头来该有多好?他那么专注的望着云台上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他看的人是她吗? 那双深得让她以为是浩瀚苍穹的绿眸曾经也这样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他看她的时候就像这样轻蹙眉宇,美丽的令人屏住呼吸吗? “凰羽!我在这里!”唐淼无声呐喊。如果她的眼神像刀,那么必定已在凰羽身上戳出一个洞来。急出来的汗粘粘的贴在背心,风吹过,透心的凉意让唐淼一惊。他们不让自己动,不让自己说话,他们想让自己干什么? 凰羽的眉轻轻在眉尖蹙拢。掌心刺痛,他的心更痛。他紧握着手,震惊得几乎差点跳了起来。他以血催动唐淼胸口的凤紫花冠封印,她居然没有丝毫反应? 那个星光流溢的夜晚,他郑重地把生命精华的一半封印在她心间。他无比虔诚的落下一个吻......她不是唐淼。 耳边传来她带着惶恐的声音:“我刚才说什么了?我,我只是个初升仙界的小仙。我不认识你。”凰羽的呼吸顿时又变得急促。难道见到西虞昊后,她识海中的灵魄光华竟强大到可以左右她神智的地步? 他用力刺破手掌,指尖沾到血液,再次催动封印。 唐淼只觉得心口那把快熄灭的火里浇下了一瓢油。胸口涌出强大的冲击力与她身上的桎梏对抗,激得她的身体又开始簌簌发抖。 一只手按上了她的肩,唐淼所有的力气被抽空。她无力的向后倒下,身体落进了天后的怀抱。她抱着她,宽大的袍袖遮住了唐淼的眼睛。用一个母亲的愤怒语气说道:“莹儿,不值得为一个不爱你的男人伤心。母后这就带你离开!” 她搀扶起唐淼,任她的头无力的靠在肩上,揽着她的腰狠狠的瞪了西虞昊一眼,退下云台。 “凰羽,救我!”唐淼被动的被天后带走。她无力的闭上眼睛,串串眼泪洒落。 天后愤而离席惊动了众仙。 西虞昊黑着脸,英俊的脸上露出决绝之意。他站在那个唐淼身边,戾气从身上散发开来。 西地使臣玄玦上仙叫苦不迭,难不成太子殿下得罪了公主不说,还要为了这个小凡仙在北地仙庭大打出手么?若真是如此,他,他就算帮着太子殿下,也打不过北地这么多仙啊!玄玦上仙真想一头跳进冰湖里去。 暮离冷笑:“看来太子殿下并非诚心求娶我皇姐!” 西虞昊环顾四周,见北地的仙们眼中露出浓重的敌意,他心里黯然。却半步不退,朗声说道:“情之所系,莫可奈何。望天尊开恩,允昊带走她。” 北地天尊沉默良久轻声说道:“当日西地与北地议亲,本尊亲口应允珑冰玉飞仙成功便随公主一起嫁远西地。只是太子,本尊今日已看得清清楚楚,你心里并无莹儿。求娶之心不诚,议亲之事就此作罢。珑冰玉虽飞仙不成,但为免两地再起事端,本尊允你带走这个小凡仙。然她虽然只是一介小凡仙,却是我北地之仙,本尊之子民。望昊太子珍而惜之。” 他话音才落,西虞昊脸上已露出狂喜之色:“多谢天尊成全。西虞昊有负公主。他日公主若有差遣,昊绝不推辞!” 北地天尊长叹一声,拂袖而去。云台上的北地之仙们郁闷之极,见天尊离开,也带着最新八卦纷纷散去。 西虞昊握住唐淼的手柔声说道:“天尊允了,我带你回西地!” 唐淼猛的收回手,怯怯的看着他道:“我不明白。” 是啊,她怎么会明白?她不过是才飞仙几日而己。他眼中噙得一点温柔一点伤心。他知道他永远找不回珑冰玉了。他也知道这个小凡仙不是珑冰玉。可是,她驭水飞花带给他无比熟悉的感觉。她能说出来的话,让他的寂灭如死的心又咚咚跳动。他相信他的珑冰玉在飞仙寂灭之时托这个小凡仙带来了她的讯息。 原来他不能忘记她。 原来她就算化成了飞灰,也记得他们之间说过的甜言蜜语。 不是所有人都有过刻骨铭心的爱情。而一遭拥有后,你才会懂,再用尽全力去爱,也不再铭心刻骨。 然而,只要能时时看到她驭水飞花,他也满足。 西虞昊温柔的说道:“初来仙界会害怕吗?以后,我会照顾你。” 凰羽冷冷一笑,长身而起向西虞昊和唐淼行去。 “西虞昊为了她连我皇姐都不娶了。能跟着西地太子殿下,对她这个才飞仙的小凡仙来说,比留在北地有造化啊!喂,你不是去抢人的吧?难道你对她,不止是想报恩?”暮离厚颜无耻的拦在凰羽身前低声说道,露出丝不怀好意的笑来。 凰羽脚步顿了顿。她不是唐淼,她会是谁?以血催动封印后,云台上的公主便有了动静。凰羽猛的转头,公主座位前的云台上散落着几点晶莹。像最璀璨的宝石,阳光下闪闪发光。是她的泪!那么熟悉,那么的......让他心痛。他们居然这样算计她! 凰羽苦笑。有北地天尊天后在她身边,就算凤紫花冠再厉害,也敌不过天尊与天后的强大的灵力。所以,他第二次催动封印时,天后才会急急把她带走。 是谁幻成了她的容貌?答案呼之欲出。如果姬莹扮成了唐淼要去西虞昊身边,那么唐淼还能在北地露面吗?凰羽倒吸口凉气。 不远处唐淼正低头细语:“在东荒多亏羽公子照顾我。走之前我想谢谢他。” 羽公子?凰羽真想大笑。唐淼从来不会这样称呼他。她不知道他的身份,她总是大声喊他的全名。是了,她那么笨,她驾云飞行不是蹲着就是躺着,她能被自己引来的水浇得浑身透湿。可是她今日却表演了精美绝论的驭水飞花。也许,除了自己,别人都不知道初升仙界的唐淼是什么样的吧? 凰羽倾身在暮离耳旁轻笑着低语:“她是西地太子殿下看中的人,我好歹要去巴结一番。没准儿将来念及东荒相助之情,太子殿下肯卖凰羽点人情。你说是吧?” 暮离一怔,干笑着拍了拍凰羽的肩膀。 “太子殿下请了!不打不相识,凰羽误以为太子殿下会伤害唐姑娘,所以拜托暮离星君带你离开东荒之地。昨日之事多有得罪了!” 西虞昊沉声回道:“昨日幸亏羽公子出手相救,是孤不问青红皂白出手过重。鬼面公子为完成修炼,施禁忌之法,月圆之夜旧伤会复发。羽公子回返东极地,望多加小心。” 好处这么快来了。凰羽笑道:“多谢提醒。唐姑娘也请多保重。” 好个凰羽,话说的真够漂亮!不过,这借口找得倒好,省得西虞昊疑心昨天偷偷带走唐淼,今日为什么又特意安排她施展驭水飞花之术了。暮离暗中佩服凰羽,又加了一把火:“本君也是替皇姐着想。西虞昊,昨日偷偷带走她就是为了今日安排这场驭水飞花术。本君想让天尊天后和皇姐瞧个清楚明白。你对皇姐并非诚心求娶。亲事作罢,本君自是替皇姐高兴。你别以为本君会对你好!” “是西虞昊对不起公主。不论星君是何居心,孤已满足,就此别过。”西虞昊伸手握住唐淼的手道,“不用怕,我会对你好。” 眼前的她仍是副惶惶然的模样,既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留。牙齿轻咬着嘴唇,不时看看凰羽,又看看暮离。 凰羽忍住笑一本正经的说道:“太子殿下是未来西地之主,一言九鼎。他说会对你好,就绝不会反悔。” 暮离则哼了声道:“快走快走!免得本君看着生气!” 西虞昊握紧唐淼的手,与终于放下心来的玄玦上仙联袂驾云飞起。 一抹讥讽从凰羽眼中飞快闪过。换成那个白痴小凡仙,这种驾云速度,早就吓得哇哇大叫了。 “凰羽,我就不送你了。我得瞧瞧我皇姐去,看样子她今日又气得不轻。”暮离松了口气,同时又心虚的避开了凰羽的目光。 分神的瞬间,一片绿叶从凰羽指尖弹出,飘进了暮离的衣袖中。 天后之请 “此乃北地仙庭的镇殿异宝鉴天幻镜。此天地灵物出现在北地后,数百万年来,只开启过三次。历代天尊天后每开启一次,都将损折一半寿元。为了我的女儿,我愿意拼折寿元启开幻镜。”北地天后脸上散发出一层母性的光辉,目光坚毅。 唐淼心里的怨气瞬间消褪。她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如果可以少活一半换她现在回去,她的妈妈也愿意。如果少活一半能回去,她也同样愿意。唐淼越想越心酸,眼圈一红讷讷说道:“我不是不讲理的人。天后不用拼折寿元,有什么事说给我听就行了。” 北地天后微笑:“多谢你,孩子。我还是希望你亲眼看看。” 她双手结出繁复的手印,整个人被笼罩在一层光华之中。唐淼只看到了天后的手,如兰盛开。 天光黯淡,半空中浮现出一块巨大的蓝色水晶。它四周刻着繁复的符箓光芒闪动,水晶里渐渐浮现出影像来。 天河里脉脉钟情的珑冰玉与西虞昊。仙殿上姬莹拂袖而去。天河边厉兵秣马。珑冰玉终下凡界。 她看到自己从峨眉山舍身崖上摔落,下方出现了座七彩虹桥。她在半空中与一女子撞到了一起。她被她撞上了渡仙桥,那个女子的身影像迸裂的水晶散开。有两道青色的光芒飞进她的身体。 能在仙界看电影,还是言情大片,唐淼无语之极。 “珑冰玉把一魄和全身灵力送进了你的身体。”天后愕然说道。 原来她莫名拥有的灵力来自珑冰玉。一魄是什么?她脑中突然冒出西虞昊的脸。一闪即失的影子像刀,唐淼的心凉了凉。就像吃李子败了牙,吸口气酸的直冒眼泪。她握紧了拳,一滴泪啪嗒落在微润的莹石上。 她莫明其妙地擦去脸上的泪痕。关她什么事啊!她干嘛要为一个不认识的男人伤心。然而胸口那股子酸楚的感觉还没完全消失。脑中似乎有个弱弱的声音在不停的告诉她,他真可怜。 画面一变,再现今日云台故事。 唐淼终于明白原委。 蓝色水晶幻镜渐渐消失,宫殿内又恢复了原来的明亮。 天后的手指轻轻点在唐淼额间,灵力探寻着她的识海,蹙眉静思了片刻后:“奇怪,灵力尚在,那一魄已经散了。” 刚到仙界时身体里还有个鬼魂,唐淼打了个冷战。 天后收回手缓缓呼出一口气,疲惫的说道:“你和珑冰玉同日飞仙,所以西虞昊才会赴北地找你。没想到你给了他更大的惊喜。你的驭水之灵让他看到了珑冰玉的身影。从前他为了珑冰玉拒娶莹儿。今日莹儿施展珑冰玉的驭水飞花之术让他再次当殿失态。我实在不愿让莹儿再嫁给他。” “你既然都看出西虞昊对公主无情,为何不拦着她?”唐淼苦笑的指着自己的鼻子道,“公主何苦去做一个替身的替身?用这样的方式真的能得到爱情?” 天后黯然:“她与珑冰玉同习驭水灵力,自□好。珑冰玉最初在天河招惹西虞昊也许是好奇想看看莹儿的未来夫婿。结果却抛弃同门之谊,姐妹之情夺走了西虞昊的心。莹儿心里有恨,此乃她的天劫。我与天尊虽执掌一地仙境,也不能化解。莹儿已下定决心随他去西地,我们只能成全。所以,请你原谅她。” 她有些理解姬莹了,最要好的朋友夺走自己的未婚夫,当众仙的面让她丢脸,咽不下这口气呗。 脑中又一个声音弱弱的提醒她,西虞昊更可怜。他根本不知道公主与珑冰玉之间的关系,他只是单纯的爱上珑冰玉而己。 唐淼暗叹。等姬莹等到西虞昊的心,他会更可怜。姬莹一定会狠狠的甩了西虞昊,让死了的珑冰玉再气死一回。 唐淼脱口而出:“既然天后宁折一半寿元也要让我知道当时情形,怎么不让她从鉴天幻镜里看看结果?” 魔镜在手,不作弊岂非是傻子! 天后轻叹:“若非是能倾覆仙界的大事,没有天尊天后会折损一半寿元开启鉴天幻镜。” 唐淼沉默了。人家宁肯少活一半岁数也要让自己知道来龙去脉,自己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你已经知晓此事。当明白自己的处境了。”天后望向她的目光不无歉疚。 姬莹幻身成了自己,也知道驭水之术。自己当然就应该消失了。唐淼哆嗦了下,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们要是,要是杀了我。万一公主被西虞昊戳穿了,我,我的灵力是珑冰玉的。” 这个威胁多么微不足道。唐淼说完自己都觉得底气不足。人家是北地公主,自己只是意外拥有了珑冰玉的驭水之灵。就算公主被揭穿身份,北地和西地撕破脸成仇而己。自己的生死对他们来说,有什么要紧的? 天后轻轻拢住了她的肩,叹息道:“别怕,孩子。如果要让你元神寂灭,我也不用不着损折寿元开启鉴天幻镜。我与天尊坦诚相告,实有一事相求。” 唐淼顿时放下心中大石。好死不如懒活着。人家捏死自己比摁死只蚂蚁还轻松。且又是少活一半,又是放低身份和你商量。你既然怕死,凭什么不答应? 天后与她并肩而立,唐淼瞟着身后散开如鱼尾的长长裙裾,想起了卖掉舌头剖开尾巴的人鱼公主。 阳光从高高的穹顶透射下来,在宫殿中形成透明的光柱。 唐淼沐浴在光柱中,一瞬间有种变成圣母的感觉。她默默的想,只差,教堂的风琴声了。 暮离急冲进仙宫,姬莹寝宫中没有人。他正纳闷时,身后传来了天尊的声音:“暮离你可知罪?!” 暮离掀袍跪下,倔强的说道:“皇姐岂能嫁给不爱她之人,暮离不悔!” 北地天尊缓步踱至他身前,淡淡的说道:“如果不是我与天后及时压制住她身上的护身灵力,你可知莹儿被当殿揭穿身份的后果?” 暮离诧异的问道:“那丫头飞仙才几日,哪来的护身灵力?” 北地天尊哼了声,指尖弹出一道灵力来。暮离袍袖荡起,一片绿叶瞬间枯萎掉落下来。暮离惊得跳了起来,指着那片绿叶半晌没有吭声。 “有资格袭东极地帝尊之位,凰羽岂容小觑!暮离,好好改改你那飞扬跳脱目中无人的性子!”北地天尊怒斥道。 暮离握紧了拳,俊秀的脸涨得通红。他自诩眼力过人,结果被凰羽卖了还暗暗感谢他!暮离眼中透出寒意,咬着牙问道:“天尊,那丫头呢?” 北地天尊哼了声道:“莹儿幻身成了她,本尊难道还会容她?她已被打散魂魄元神寂灭了!” 虽然想捏着那丫头报复凰羽。骤听到她元神寂灭,暮离仍惊出身汗来。脑中情不自禁闪过唐淼撅嘴和他说话的模样,心里闪过一丝不忍。暮离低下了头,只觉得歉疚难当。这才飞仙几日,因为自己与姬莹,生生被灭了元神。 “总归是我北地之仙,凰羽问及,便道本尊留她在宫中做了仙侍。你回流光城去吧,移星斗气不炼升一重,不准你离开流光城!”北地天尊冷然说道。 暮离急了:“可是皇姐那儿没人接应,有个万一如何是好?” 北地天尊冷笑:“她服了化神丹,除了西地天尊,西地还有谁能破除她的幻身之术?此事我已飞信报于西地天尊知晓,你就别再添乱了!去吧!” “是!”暮离怏怏答道。 冰霜之寂 暮离袖中那片绿叶枯萎的瞬间,静坐的凰羽睁开了眼睛。他望着玉霄峰顶的仙宫方向,神色惊疑不定。 他的窥视已被发现,北地仙宫中天尊与天后的灵力他无法抗衡。他该怎么办?凰羽烦躁不安地在屋子里来回的踱步。 门外传来灵须的叩门声。 “进来。”凰羽回身望向灵须,平静的问道,“可是公主所为?” 灵须低下头道:“是帝尊。” 凰羽大惊:“帝尊?” 灵须轻声说道:“帝尊已下令旨,令公子星夜起程赶回东荒。公子的疑问他自会解答。” 凰羽下意识的拒绝:“我明日再走。” 灵须从怀里掏出一块淡黄的牌子,郑重无比的说道:“帝尊遣飞鸿万里传信,见令旨即刻起程,不得耽误。否则......逐出东极地。” 凰羽脸色一白,踉跄后退。他轻声问道:“为什么,这么着急?”他猛然望向仙宫所在,顾不得灵须在场,一把扯开了衣襟,指甲在胸口划出道血痕来。 “公子!”灵须失声惊呼,手迅速点向凰羽的伤口。 “别动!给我护法!”凰羽厉声喝道,盘膝端坐于地。手指蘸得胸前鲜血飞快的在胸口勾勒出一朵凤紫花冠。 最后一笔划下,鲜血勾勒的凤紫花冠迸出一道耀眼的光来。 灵须见状转身出了房间,花白的胡须在颌下不住颤抖,显然已是激动之极。 一波柔和的紫色光晕从凰羽胸口透出,将整间屋子映得亮了。 灵须回头看着窗户透出的紫光,心里惊疑不定。是谁让公子动用凤紫花冠相护?为何帝尊要公子星夜兼程,不得耽搁片刻。难道帝尊已算定公子今夜会有劫难? 灵力的波动惊动了驿地使团的众仙,几乎同时飞聚而来。 “守住四周,替公子护法!”灵须沉声下令。 话音才落,屋里的紫光攸得消失,一声闷哼传来。 灵须呆了呆,冲了进去。 凰羽嘴边挂着一丝血迹,半躺在地上,眼眸干涩失去了往日的神采。 他胸口停着朵指甲大小的紫色花朵,紫色的光芒如呼吸般一明一灭。他颤抖着手托着它,一语不发。 “公子!”灵须看到凤紫花冠松了口气。又被凰羽惨然的脸色吓住了。 “她没了。”凰羽喃喃说道。 “谁,谁没了?” 凰羽颓然站起,手握住凤紫花冠往胸口使劲拍下。紫芒一闪,凤紫花冠悄然隐没。凰羽望着灵须云淡风清的笑了笑:“遵帝尊令旨,启程回东极地。” 灵须上仙啊了声,见凰羽的目光突变得像孤狼般凶狠。他打了个寒战,转身又奔出去下令。 “北地,我会再来的。”凰羽咬牙切齿。 卷积层云上,东极地使团众仙簇拥着凰羽往东飞去。北地的天空异常干净,不见半丝云彩,群星璀璨。凰羽回头望向远方星光下那朵霜花般的仙宫,只觉得心像被切走了一块。他催动凤紫花冠结果却把它招引了回来。那一刻,他便知道,他想保护的那个小凡仙已经不在了。 北地仙宫中北地天尊收回了灵力。云雾漫过玉床,上面睡着个面容娇美的少女。光洁的额间一朵霜花闪闪发亮。 他吁了口气对一旁的天后说道:“成了。” 天后叹了口气道:“真委屈她了。他日莹儿回转,还请天尊为她解开封印。” “本尊省得。”北地天尊微微颌首,负手走出了宫殿。 天后挥袖轻拂,唐淼慢慢睁开了眼睛。 “孩子,天尊封了你的驭水之灵,本后另传你灵力名曰冰霜之寂。来瞧瞧你的新面容。可还满意?”天后亲手捧来一方明镜。 唐淼好奇的望向镜子。光洁的额,蛾眉琼鼻,目如点漆,唇似花瓣,肌肤欺霜赛雪。她摸着自己的脸喃喃说道:“这就是我?她可真美!”可是,她毕竟不是自己。而她只能选择新的身份。 “已经很委屈你了。”天后抱歉的说道。 “很好啊,比我自己漂亮多了!”唐淼冲她笑了笑,从玉床上跃起。她离地一尺举着双手旋身一转,绣满银霜花的衫裙舞出一道炫目的光晕。她歪着头问道:“冰霜之寂?很强么?” 天后见她高兴,也抿嘴笑道:“本后的看家本领。能欺负你的上仙怕是不多。” “哇,真好。以后谁敢欺负我,看我不打得他满地找牙!”事已至此,唐淼只想往好的方向想。 天后拉住她的手微笑:“好孩子,要是莹儿有你一半善解人意,本后就知足了。” 公主有个多疼她的母亲啊!她挤出笑脸道:“公主将来会明白天后苦心的。” 这一刻她真羡慕公主。惹出祸事可以跑回北地,自有天尊天后替她收拾烂摊子。自己呢?有了天后的看家本领,有了新的身份,能欺负她的人少了。可以说是一步登天。但她没有家啊!不仅没有家,她连唯一认识并信赖着的凰羽也要当他是陌路人。她以后会怎么样?唐淼一片茫然。 天后犹豫了下指着她的胸口道:“还有一事。封在你胸口的花朵似是东极地羽公子的法宝。天尊施法时它有异动。为避免消息走漏,天尊已将它逼出来。它自会回到主人处。东极地的羽公子滴血封印,那法宝虽离开你的身体,仍留有印记。本后并不知道你与羽公子交情深厚......” 他把凤紫花冠封在她胸口想保护她。唐淼情不自禁捂着胸口,黯然说道:“仙后放心。公主恢复身份前,我当我从来不认识他。” 天后将唐淼拢进怀中,轻拍着她的背说道:“你以后就是本后的亲传弟子。末杨!” 殿门外传来一个沉稳的声音:“天后有可吩咐?” 殿门悄然打开,门口单膝跪着个身材瘦削的青衣男子。 天后微笑道:“末杨,抬起头来。” “是!” “以后你就是她的侍卫。” 唐淼愣了愣,是侍卫还是安插在她边的眼线?不管怎样,她非收下不可。反正都变了张脸,换了个身份,多个侍卫跑腿也行啊。 “末扬遵命!”末扬脸上没有表情,他看了唐淼一眼,仰起脸闭上了眼睛。 天后拉着唐淼的手道:“滴一滴血点在他额心,以你的血和他定下契约。他将永远对你忠心。除非滴血的本尊,就算是本后也没办法毁了你们之间的契约。这是仙界的规矩。” 这不就成了她的奴隶?他真的不是派来卧底的?以后她就多了个酷酷的忠心侍卫了。唐淼好奇的问道:“如果我不想让他为我效力了呢?” 末扬闻言,双手暗暗握紧成拳。 天后嗔她一眼道:“本后下令旨,他才应允。换作别人,这般侮辱他,他一定会杀了你。” 不收他当仆人还是在侮辱他?仙界果然没有民主。唐淼一边腹诽一边咬破指尖在末扬前额上滴落一滴血。鲜红的血珠一闪即没。 末扬睁开双眼,双眸像泓银色的湖。他平静的望向唐淼:“末扬该如何称呼小姐?” “唐......唐。”唐淼苦笑,她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能再用了。 天后闻声知意,歉疚的握着唐淼的手道:“末扬,唐唐自小在雾隐山修炼,并不了解仙界规矩。你日后多提醒她。” “末扬明白。” 天后携着唐淼走回殿内,微笑着说:“你安心在此住下,冰霜之寂使用娴熟后,你再出宫游历吧。仙界有很多好地方值得一看的。” 唐淼点头应下。 给了她这么多来交换她隐姓埋名而己。而且,期限只定在公主回归的那时。对这样的父母,她只有羡慕与理解。更何况,她根本没有选择能够拒绝。 天后已经走了。唐淼趴在栏杆上看着北地浩瀚的星空出神。风吹动银色衫裙,披散至腰间的黑发丝丝飞舞。她扯开衣领偷偷瞟向胸口,果然有朵淡淡的紫色花印。唐淼突然觉得满足。所有的一切都改变,她还有它。 唐淼笑了起来。还有凤紫花冠的花印陪着她。哦,现在还多了个忠心侍卫。唐淼回过头,吓得往后一缩,差点叫出声来。 末扬雕塑似的站在她身后一丈开外,挺拔如白杨。 他什么时候跟进来的?她刚才偷偷看自己的胸他看到没有?唐淼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你怎么还不去休息?” 末扬沉默了下道:“末扬就在殿外,小姐有事尽管吩咐。”他轻飘飘的掠出殿外,反手拉上了殿门。 “真酷!”唐淼耸了耸肩。她拍了拍胸口,笑逐颜开,“凰羽,晚安了!等再见到我时,敢再骂我笨蛋,看我怎么收拾你!” 千里出行 远处,大片大片瑰丽的光晕在深蓝的天空中飘荡。神秘的紫,华丽的金,幽暗的绿,明亮的红。像是一只有兰宝石美誉的冷紫斑蝶优美的扑扇着翅膀。 雪白的云朵上立着个黑袍男子,身形挺拔如白杨。黑发银眸,面容冷峻。他身旁浮着朵黑色的睡莲。花瓣闭合如苞。 灵力微动,他与睡莲同时停在了空中。男子偏过头看向黑莲,嘴角微微往两颊扯了扯,笑意一闪而过。他低声说道:“小姐,流光城快到了。” 睡莲的一瓣花瓣被扒开,露出张戴着银白色霜花面具的脸。睡莲如墨晶,莹光闪动。探出来的这张脸虽被霜花遮去一半面容,另外半张脸肌肤莹润胜雪。一黑一白,都似用上好的冰玉雕琢而成,剔透静美。 “哇!哇!末扬啊!好漂亮的星云啊!不对,是极光吧?北极光?”唐淼被空中的瑰丽色彩刺激得忘了还在空中,兴奋的扒拉开闭合着的花瓣。 末扬默默的运用灵力,墨莲与他心意相通,花瓣无声绽开。他静静的说道:“小姐,那是流光城。” “流光城,流光之城。名副其实!”唐淼总算清醒了。这里不是宇宙深处,也不是地球上的北极。她坐在墨莲花心里支着下颌欣赏了会儿流光城的美丽流光,偏过头问道,“暮离星君应该在流光城里吧?” “天尊有令,暮离星君的移星斗气不炼至七重,不得离开流光城。这才半年时间,除非暮离星君违令离开,否则他应该还在城中。” 唐淼往后躺倒,用胳膊枕着脑袋悠然说道:“走吧。” 末扬犹豫了下道:“小姐,流光城繁华,群仙云集。你坐属下的墨莲影盾太惹眼了。” 霜花覆盖下的双眸透出一丝了然:“我明白,怕有人眼红来抢是吧?从前我也被打劫过的。” 末扬银眸中厉芒一闪,喝道:“谁这么大胆?” 唐淼手指突现出片轻薄如雪,闪着银光的霜花镖。她漫不经心的玩着,看着霜花镖在指间飞快的旋转,嫣然笑道:“那时候我连灵力都不会用。有人觊觎法宝我也没办法。不过,你觉得现在敢来劫咱们的仙会是什么下场?” 那笑容宛如冰河解冻,末扬瞧得心口一热,转开头说道:“小姐放心,只要末扬元神不灭,定护小姐周全。” 唐淼愣了愣,点漆般透亮的眼里飘过一丝迷茫的雾气。她的手轻按在胸口,紫色的花印似又在烧灼。恍惚中她觉得自己是坐在凤紫花冠里,那个美丽的近妖的紫袍男子正陪着她。唐淼一阵黯然。他也曾经用生命许下承诺要保护她,如今见了,她却只能当他是陌生人。 “从前有个老妇人,她很想要一个小巧可爱的孩子。她去求女巫,哦,就是仙女。仙女给了她一粒种子让她种在花盆里。等到花开的时候,老妇人惊喜的看到花心里坐着个拇指大小的可爱女儿。癞蛤蟆抱走了她,后来她又被鼹鼠抢走了。可是最终她遇到了英俊的王子。”唐淼用胳膊枕着脑袋望着越来越近的流光城喃喃说道,“小时候,我妈妈给我说拇指姑娘的故事。那时候啊,我特别想当那个坐在花心里的拇指姑娘。末扬,你说,我能遇见爱我的英俊王子吗?” 末扬微怔,良久才道:“暮离星君乃长公主之子,是北地的王子。且面容俊美。末扬会努力让他爱上小姐。” 唐淼闻言转头望向末扬,好奇的问道:“你说,你会努力让暮离星君爱上我?” “是!末扬定会让小姐如愿以偿!” 唐淼扑哧笑出声来:“末扬,小姐我是去找暮离星君麻烦的。不是去劫色的!哈哈!” 笑声清脆的飘荡在空中,末扬面带尴尬道:“暮离星君是流光城城主,小姐既然是去找麻烦的,坐墨莲进城,太过张扬了。” 风轻轻吹着,透明的蓝天之下千丘万壑一览无遗。唐淼慵懒的说道:“末扬啊,小姐我这一世飞仙是来仙界享福的。站在云上风吹着皮肤会痛,头会晕呢。虽然张扬了一点,总不能让我受苦吧?” 明明是害怕驾云飞行。末扬嘴角抽搐了下,低声说道:“小姐喜欢坐墨莲飞行,末扬不敢有异议。近城再收了墨莲可好?” “末扬你真好!” 末扬嘴角一扬,默默的催动灵力,伴着墨莲飞向流光城。 待飞得近了,才发现那散开的璀璨星云中心屹立着一座华丽的城池。流光城像枝孔雀翎,随着光线明暗的变化或艳光四射或暗沉幽雅。 墨莲降至离地一丈。唐淼潇洒的走出墨莲,俏生生的站在末扬身边。她结好斗蓬的带子。兴奋的挥拳:“暮离,半年前敢阴我。小姐我报仇来了!” 末扬手掌一翻,墨莲攸得化成手掌般大小悬在他腰间丝绦上。他沉声问道:“暮离星君的移星斗气已练至第七重。小姐不可轻视他。” 唐淼扬起下巴嘿嘿笑道:“谁要和他光明正大的打架了?知已知彼百战不殆,先进城探探虚实再说。”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天上有棵爱情树

关键词:

上一篇:天上有棵爱情树www.4155.vip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