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诗歌 > 上苍有棵爱情树

原标题:上苍有棵爱情树

浏览次数:184 时间:2019-10-06

“她......是个凡人?” 白色云石砌成的渡仙台安静的浮在云海中。仙台另一端连着座七彩渡仙桥,宝光流动,灿烂无比。几只白鹤在空中优雅地扇着翅膀,伴着清鸣悠然飞远。 渡仙台上站着一高一矮两个老头儿。两人穿着似丝非丝,似绸非绸的白色宽袍,衣袂随风轻轻飘荡,再加上飘及颌下的长长白眉,颇有几分仙风道骨。只是二位此时脸上的表情却像见了鬼一般,失了平日里的仙家自在气度 这也怪不着他俩。雪松与银松在北地仙界的引仙殿中任殿司一职九万八千年。第一次,从渡仙桥上接了个凡人到仙界。 渡仙桥,顾名思义只能渡飞仙之人。凡界中人莫说看不到此桥的存在,仙家法力结界也绝不可能让凡人踏上桥头一步。 “她是怎么上的渡仙桥?”矮个子雪松疑惑不解地又嘀咕了句。他蹲下身伸出短肥的手指在唐淼眉间点下。 昏迷中的唐淼立时感觉眉宇之间像放了块冰,不舒服地蹙紧了眉。两撇箭竹叶般挺秀的眉毛随之气恼地扬起。她可是有起床气的!唐淼死闭着眼睛忍着,再骚扰她睡觉,她就要跳起来揍人了! 一股灵力从她额间攸地反冲回来,雪松没料到一个凡人居然会有这么强的灵力,下意识的往后仰。圆滚滚的身体因为用力过猛,重心不稳,卟咚摔坐在了地上。他惊疑地望着地上这个年轻的小姑娘半晌没有说出话来- 长得竹竿似的银松并没有注意到唐淼额间冲出了灵力。他颇有些自嘲地想,雪松大哥在仙界呆久了,把凡人都当妖怪般惊诧了。人是他从渡仙桥上捞下来的,所以银松觉得他有义务解释一番。他微窘地说道:“小弟奉令旨掐算时辰开了仙门,正巧看到一女子摔落在桥头。凡人怎么能踏上渡引桥呢?小弟自然以为她正是今日的飞仙之人,于是关了仙门捞起她就走......结果却是个凡人仙缘巧合上了桥,飞仙之人却在仙门之外元神寂灭了 听到最后一句话,雪松顿时清醒过来。他从地上一骨碌爬起来急声问道:“那飞仙之人元神寂灭之前魂飞魄散,她的魂魄可有飘进仙门?” 银松奇怪地看了眼雪松,清了清嗓子道:“雪松大哥忘了?仙门开闭时,封印的法力暴涨。那飞仙之人既然没能踏上引仙桥,肉身魂魄自然在仙门关闭的瞬间化为飞灰了 银松的话如同天雷般,炸得他双耳失聪,脑袋嗡嗡作响,最后一丝希望彻底泯灭了。雪松失神地喃喃说道:“我就少叮嘱你一句......你可知道今日咱们接的飞仙之人是谁?是下凡历劫的司水灵君 银松偏了偏头,讷讷问道:“哪个司水灵君?” 雪松痛心疾首的长叹一声道:“当然是天河精华孕出的那个司水灵君珑冰玉!今日正值她历劫十世的飞仙之期。” 银松如挨了当头一棒,傻傻地呆在原地。+ 两位引仙殿殿司仙阶虽然不算高,但他俩却是北地仙界仅有的几个老不死之一。二人不问仙界俗事,躲在引仙殿逍遥度日,仙界的大事却依然清楚。银松当即明白自己的闯下了什么祸事。 仙界四分,仙域最广阔的西地与北地之间以天河为界。" 半年前,西皇天尊与北皇天尊商议联姻。西皇太子殿下的云舟渡天河北来时,北地掌天河的司水灵君珑冰玉贪玩戏水把浪头掀到了云舟之上。西皇太子非旦不恼,反而对珑冰玉一见钟情。云舟在天河上盘恒了好几日才到了北地。 北地九极天银霜城仙殿之上,西皇太子当着北地众上仙的面拒绝迎娶北皇大公主姬莹,言明两地联姻不改,但他要娶的人是北地小仙司水灵君珑冰玉。大公主姬莹羞愤不己当殿拂袖而去 小小的司水灵君竟敢勾引西皇太子,让北地皇族颜面无存。北皇天尊心疼公主,迁怒珑冰玉,绑了她上斩仙台,要灭其元神。西皇太子随即在天河之西陈兵威胁。西地毁婚在前,又举兵威胁,北地自然咽不下这口气,也把人马拉到了天河之东,摆出了应战的架势。 仙界也有战争。曾经天尊们想一统仙界,仙界四地混战数万年。又例如有某仙修得无上仙法后便狂妄自大纠结心怀不轨的仙起兵谋反。或者仙界突现异宝,又不在四界范围之内,四地便召集自家的上仙们各凭道行前去争夺。 三万年来,仙界一直平静。天尊帝尊们暂时没有打算开战一统仙界,也没有妖仙想谋反夺取仙家皇权。突然仙界地盘最大的西地和北地为了一个小小的灵君撕破脸要开战。仙界众仙均觉得荒谬之极。 然而,因为此事,平静已久的仙界沸腾起来 北地占了理士气高昂。西地仙庭却因太子此举分为两派。主战派觉得太子殿下既然已经起了兵,再低头去娶北地公主,西地的颜面又往哪儿搁?只能硬战。主和派则认为眼下最重要的是西地和北地联姻,强强联手后收服南涯海和东极地便是小菜一碟。于是苦劝太子殿下放弃珑冰玉,把目光放长远一点。" 然而西皇太子殿下犯了犟脾气,冷着脸道不娶北地公主就要杀了他的心上人,北地太过蛮横。他西虞昊连心爱的女子都护不住,丢不起这个人,声称北皇天尊不放珑冰玉他就不撤兵。气得西皇天尊差点聚天火焚了他的元神,当没这个忤逆儿子。当然,只有一根独苗苗的西皇天尊最终还是没舍得下手。他拿儿子没辙,只得厚着老脸修国书一封悄悄与北皇天尊商议。 北皇天尊此时已经不想把公主嫁给西皇太子了。但这么罢手北地的颜面何存?为了皇族尊严,北地也不可能先撤兵再双手奉上珑冰玉。 但是如今北皇大公主的处境却极为尴尬。 北皇大公主地位何等尊贵,如果不嫁西皇太子,将来嫁个不如西皇太子的,岂不是让西地笑话?她被西皇太子拒了婚,与西皇太子地位比肩的青年俊彦绝对不肯来求娶的——被人嘲笑一句捡了西皇太子不要的女人情何以堪?如果此事不妥善解决,北皇大公主恐怕只能终身不嫁了。 北皇仙后只得这么一个嫡女,爱得如珠如宝,舍不得女儿孤苦一生。成日对着北皇天尊饮泣。北皇天尊也是被西皇太子逼得要出兵,内心深处是不愿意的。西皇天尊先致国书替太子斡旋,北皇天尊也算找回点面子。 不就是为了个小小的司水灵君吗?两地天尊你来我往一合计,最终定下一策。改罚珑冰玉下凡历劫。如果珑冰玉历劫十世飞仙回到仙界,便把珑冰玉送与西皇太子为姬。两地联姻不改,西皇太子仍将迎娶北皇大公主姬莹为后。 最终西皇太子还是要公主做太子妃,那珑冰玉最多只是个仙姬。哪家帝尊仙宫中没有成群的仙姬侍奉?此策为北地找回了面子。 如今的结果不外是在两地皇族联姻之外再多给儿子纳个仙姬罢了。公主做儿媳,两地就算是结成了同盟。西皇天尊也觉得这是最好不过的结果 然而当事人们都不买账。北皇大公主姬莹一怒去了封地雪玉谷,绝不肯委委屈屈的再嫁西皇太子。西虞昊则声称要陪着珑冰玉下凡历劫。 北皇天尊以仙界和平为要旨劝说得大公主保持了沉默。西皇天尊为免再生事端干脆阴了儿子,用一壶灵华琼液灌醉了西虞昊将他囚在极夜海下,只待珑冰玉历劫飞仙之后再放他出来。 凡界十世历劫,于仙界不过百日。 如今三月一过,珑冰玉十世历劫圆满飞仙。结果她连渡仙桥也没踏上便魂飞魄散了- 银松怔了半晌,嘴里阵阵发苦。他抱着一线希望说道:“此凡女和珑冰玉虽然隔了时空,却碰巧在同一地点仙门大开时飞坠。她上得了渡仙桥,珑冰玉却灰飞烟灭。我关门是快了一点,但珑冰玉再无仙缘乃是天定命数。天意如此,量那西皇太子也无话可说。咱们最多是渎职不察之罪,接错了人罢了。” 雪松仰望着比自己高两头的银松气极败坏跳脚嚷道:“守引仙殿九万八千年,你见过几个修仙之人不经天雷渡劫的?也是天尊对珑冰玉重视之极,这才发下谕令让咱俩开仙门接她过渡仙桥。就算珑冰玉没有仙缘,两地天尊会这么想吗?定会认为咱们接错了人,关闭仙门才造成现在的局面。身居引仙殿殿司一职接错人会受什么责罚?!大不了上斩仙台鞭减修为贬到下三界蛮荒之地苦修。今日接错人的后果却是不同。两地天尊迁怒下来,咱们两个老头儿将来还会有好日子过?” 得罪了两地的天尊,最重要的是得罪了西虞昊......敢兴兵威胁北地天尊,气晕西皇天尊,他还有什么事不敢做?银松打了个寒战,讷讷说道:“她摔下悬崖应是当死之人。不如打散她的魂魄,瞒下错接凡女来仙界一事。天尊不知个中缘由,只会认为珑冰玉与仙界无缘——连渡仙桥都上不了,怪得了咱们吗?” 雪松瞪了银松一会儿,长叹一声道:“我方才探她灵台。珑冰玉肉身毁灭魂飞魄散之时,把一魄与全身的灵力都挤进了这凡女的身体。所以这凡女方能平安上得渡仙桥。此时打散她的魂魄,珑冰玉最后一魄也不复存在了。将来一旦让西皇太子得知咱们毁了珑冰玉最后一魄,他会放过咱们?他占了理就算要焚了咱们的元神,难不成两地天尊还会帮咱们说话?” 银松额头的汗涔涔而下,想了半天,终于沮丧的发现,自己不仅接错了人,还接了个烫手山竽。他巴巴的望着雪松哭丧着脸道:“大哥,那你说该怎么办?难不成真的要照实说?小弟再过一千年就能升阶为上仙啊 银松有责任,雪松也逃不掉。他也委实舍不得一千年后晋为上仙之尊的荣耀。雪松背着手在迎仙台上转悠了半响,终于拿定了主意:“既要瞒过此事,又不能打散她的魂魄。” 银松眼睛一亮:“大哥可有妙计?” 雪松瞥了他一眼慢吞吞地说道:“五年前,我偶然得到一颗东极地秘制的锁魂丹。仙家四地,唯东极与三地相隔最远,不甚往来。锁魂丹又是东极皇族秘宝,知道的人并不多。喂她服了不仅能封住珑冰玉那一魄,还能封住她体内的灵力。她过了渡仙桥,经由仙家法力洗髓,已经脱去了凡胎成就仙体。你我不说,她就只是个机缘巧合得以升仙的普通凡仙。” 银松左思右想又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得叹息一声同意。 雪松当即喂唐淼服下锁魂丹。 大功告成之后,银松手执青玉笔在白玉玦上写下唐淼的身份,将白玉玦送进她掌心。白光一闪,白玉玦就此消失 雪松在一旁瞧着,眼中闪过一丝算计,突开口说道:“仙界之中异仙如天河之沙,保不准哪个能看出她被锁魂丹封住灵力之事。不如送她去东荒之地吧。” “东荒之地好啊!大哥此计甚妙。没有灵力护身,她在东荒之地能活多久就凭她的造化了。”银松笑呵呵的应道。 雪松当即招了朵云捏了个法诀载着唐淼往北境东荒之地飞去 送走一个大麻烦,两人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 西边突传来几声马嘶,惊得引仙殿上空的白鹤与云彩四下飞开。一驾华丽的车轿被队人马簇拥着出现在引仙殿上空。 驾车的是两匹通体银白神骏之极的白龙马。马喷着响鼻,收敛了雪白的翅膀停在引仙殿前。银辉流动的轿帘往两侧翻卷开来,轿中斜倚着位身着锦衣的年轻公子。他慵懒的靠在锦绣软梳枕之上,撑着脸颊似笑非笑地望着迎仙台上的二老。 这个小魔头怎么跑来了?银松和雪松一惊之下,暗自庆幸已经送走了唐淼。两人干笑着走出迎仙台,驾起云头到在车轿前揖首道:“暮离星君驾临引仙殿,不知有何吩咐?” 暮离的手轻轻在膝上拍打着,漫不经心的说道:“听说那珑冰玉今日飞仙,天尊令喻你二人开仙门引她过渡仙桥。本君对西虞昊念念不忘的美人儿甚是好奇,特来瞧瞧。” 星君暮离是北皇天尊皇妹之子。北皇天尊极疼爱暮离,小小年纪便封了他星君之位,赐了他北地流光城城主一职。暮离星君喜奢。北皇天尊便赐了两匹帝君专用的白龙马给他驾车。北皇天尊无子,有传言说天尊有意传帝位于他,北地九极天的上仙们都要让他三分。 西虞昊为一个小小的司水灵君拒绝迎娶公主,导致北皇大公主颜面无存,离开银霜城独居雪玉谷。暮离与北皇大公主自幼相伴,感情亲厚。西虞昊陈兵天河之西时,暮离就憋着气讨旨做先锋。没想到被两位帝尊和稀泥休了战,他心里一口气堵得慌,便想趁珑冰玉初归仙界时找她的麻烦。 雪松偷瞟了眼暮离。 他脸上虽带着笑,眼神冰寒如北地星辰,薄唇微抿出一丝刻薄的恨意。 雪松揣摩着暮离星君的心思,知他对珑冰玉无好感,心宽了一半。他苦着脸道:“下仙正欲向天尊禀报。司水灵君珑冰玉命定与仙无缘,她连渡仙桥也没上就肉身毁灭元神寂灭,化为飞灰了。”www.4155.vip,! “什么?!”暮离惊得坐直了身,脸上神色比被他的车驾惊飞的白鹤云彩变得还快。继而放声狂笑,“好好好,任那珑冰玉痴心妄想却逃不过天意惩罚!本君这就把消息传扬开去,叫西虞昊呕血三升,替我皇姐报仇!去雪玉谷!” 暮离星君的车驾来得快去得更快。银松与雪松擦了把冷汗终于放下心来。 看情形暮离如果知道珑冰玉还有一魄尚存,定会对唐淼痛下杀**手。雪松自语道:“送走那丫头,咱们还算积了点仙德。” 银松却道:“早知暮离星君如此恨她,倒不如把她交出去,是死是活由星君作主。有星君说情,天尊说不定会宽饶咱兄弟二人。” 雪松跳起来伸手敲了银松一记道:“猪脑袋!她体内好歹有珑冰玉最后一魄,如果让暮离星君杀了她,西皇太子殿下肯善罢甘休?暮离星君若知咱们隐瞒,必定报复。把这事烂进肚子里方是上策!” 银松当即清醒过来,讨得暮离星君欢心,就会惹怒西皇太子殿下。瞒过暮离星君,他日后知晓实情必定报复。真真是左右为难。还好那丫头已经被他送到了东荒之地。银松得意之下,偷笑道:“小弟听大哥的。那丫头封了灵力就算到了仙界成了仙体也活不长。小弟只盼着她早日元神寂灭,消了后患。” 雪松心中百味杂陈。他往东荒之地的方向丢了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摸着己光亮的前额,喃喃说道:“就看......造化了!”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上苍有棵爱情树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