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诗歌 > 微雨红尘

原标题:微雨红尘

浏览次数:91 时间:2019-10-06

番外一守望幸福 应嘉林集团许总裁的邀请去A市参加秋季房交会,A市的变化让我感慨万分。短短几年间,这里已不是完全的清一色灰色的方块楼和老式的红砖旧房了。城市像春雨后的竹林,各种充满现代时尚感的高楼如新笋般,一夜之间破土而出。 就拿举行房交会的会展中心来说吧。外观像一只蚕,天穹般宽广的钢架,透明的房顶,通透的多功能大厅。我漫步其中,看着前来看房的人摩肩接踵,这对一个做房地产开发的商人而言,自然会露出笑容。市场就是生命力! 房地产在这座内陆城市正处于高速发展的初期,开发商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任何楼盘前都挤满了咨询及现场订购的人。我看到一间大厅里正在开论坛,便走了进去,想听听这里的专家学者及业界人士的看法。 大厅内除了站在讲坛前激情演讲的人,便只有记者进进出出。我正巧坐在边上,听到了一场有趣的记者谈话。 她的声音很脆,带着初入社会的激情。我是这样想的,因为我觉得自己已经老了。从十八岁半工半读,跟着父亲做生意,我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十七年,走过的那段岁月相当于两个青年人的历程。有时候我想,我已经没有了激情,发展事业,对我来说只是一种——不让我无所事事的感觉。像什么呢?就像小学生初学解数学题吧,一个工程一道题,需要动用各种公式去解题,做完一个工程,就是解开了一道题,能给人小小的成就感。 或者,已经不叫解题,叫定题。北方集团已经成形,大多事情都不需要我亲力亲为,到了这一层面上,接触的就是能与之定下题目的层面,至于运用公式算出结果,自然有人去做。 我忍不住向她投去羡慕的眼光。我在他们这个年纪,再多的冲劲都被父亲的严厉磨没了。 他喜欢象棋里的帅而非车,没几年,我就冷静下来,成功地学会了统御。 她就这样闯入了我的眼睛。有人说,我的眼睛是会放电的,男人在三十五岁的年纪最有魅力,有充沛的精力、成熟的经历,还有对女人的了解。不管这种了解是伤痛,还是幸福,总归是了解。以我的眼光看,她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 美人,我见过太多,以我前妻为例,模特出身,跳起舞来,只要是男人就会有生理反应,但是再美的舞姿看得多了也会让人冷静。久了之后,她再跳舞,我也只是安静地欣赏。更何况下班回家,不能仅仅只是看她跳舞的。 我是在突然间明白了妻子的美妙舞姿似乎是只供欣赏的,她在家中走来走去,时常让我感觉这不是家,而是她的T型台。 婚后,她已不做模特,只能在家或与朋友一起逛街时,秀秀身材。她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谁说女人就要煮饭带孩子?为什么就不能请保姆? 我想了许久,告诉她:如果老婆不能煮饭带孩子,我请保姆就好,为什么要结婚? 于是由年轻迷恋美人的冲动,回归于一个中年男子对家庭的认识,我给了她可以一生请保姆、煮饭、带孩子的钱,利索地离了婚。 我是喜欢美人的,像前妻那样长相漂亮、身材也漂亮的算是一类。长相不至于丑得让我无法接受,心灵却很美的也算一类。眼前这个年轻记者,长相清丽,颇有点忧国忧民意识的也算一类。 静静地听完,没多会儿她就离开了,给我的印象是,她争论起来时,眼睛像可调节的灯光,在慢慢地变亮,最后如晶石般璀璨。 我向刚才她采访过的那位开发商打听她,那位开发商摇摇头,说:好象是A市新闻网的,小丫头嘴够烈的。 我笑了笑,慢慢地走出了大厅。 我想我可能是太闲了,打高尔夫、出海钓鱼都是极静态、讲究个人内心征服感的运动,玩得久了就想换换。 我回去后就上网查论坛,居然坚持了一周。当看到之前听到他们聊起过的房产话题时,禁不住兴奋了一把,逐字逐句地读完了那篇题目叫“奸商如何不赚钱?”的帖子。 ……如果开发商不赚钱,房价还会涨?不,是房价还会涨这么厉害?我想没有开发商会看到钱而不去赚的。然而,他们贪婪、欺骗、撒谎……用这些去赚取不应得的钱…… 我哈哈大笑,一个人在电脑旁笑得痛快,眼前闪过一个握着拳头,恨不得把房地产开发商全送上断头台或绞刑架的可爱的愤青模样。八零后不仅有颓废的一批,更有一批锐气、更为激进的。世界终将因为他们而改变。 玩心大起,我随意注册了一个名字在论坛上和她斗法。接连一个月,这篇贴变成论坛最火的帖置顶,我与她唇枪舌剑,针锋相对,我不信斗不过那个“嘴够烈的小丫头”! 如果我是只老猫,她就是我养的小耗子,而且是只不知道也没见过猫的小耗子。 我慢慢地发现,她是极有主见的一个人,她居然懂得哲学!我的前妻曾不屑地说:秦暄,我看你是钱多了,装着去附庸风雅,你家是土农民、包工头、爆发户,现在混成集团开发商了,才会去学神神道道的哲学来包装自己。 我只是默默地看了她一眼,翻开书。那时候,我知道唯心主义为何还有市场了,心里只想着一句话:我思故我在。我当她不存在,不理会,还不行? 终于有一天,我满足不了每天等待论坛上的回帖,我提议加QQ私聊,她同意。我有MSN,但我想单独申请一个QQ,上面只有她一个好友。我取了个别有意思的名字叫百草春生,从此,她就叫我春生君,她的网名是零落为尘,我叫她尘尘。 两年多的时间里,她慢慢地走进我心里。她把我当成虚无网络中一个永远不会见面的倾诉者,她的阿阳、她的父母、她的工作、她的好友,无一不和我说。我静默地扮演了小土洞的角色,《花样年华》里,梁朝伟用手指挖出的,对着它喊出秘密的小土洞。 尘尘让我心疼。她性格是很坚韧的,但在亲情与恋情中为难,以至于很长时间里,她给我的印象就是处于冰火两重天之中。 在我看来,她和她的阿阳是没有结果的,最致命的一点是牵涉到了中国的门第观点。我个人认为这是有道理的。在普通人眼中或是门第不算高的人眼中,这仿佛不是一道坎,只有真正的世家才能明白中间的差距。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尘尘身为大学教授的父母绝对不会是成天唠叨着市场菜价的人,萧阳的父母正相反。两家父母坐在一起,聊啥啊?没有共同语言,尘尘的父母只需客气一点,话少一点,就会伤到萧阳及其父母的自尊心,认为大学教授太骄傲。而他们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只是不习惯用萧阳父母的方式交流。 男人都受不了哪怕一丁点加在父母身上的侮辱,哪怕是无意中所形成的观点。 其实到了我这年纪,有我这样的经历,就很好理解了。但对于她,她解不开,我似乎远远地就能看到她愁眉不展的样子。 我告诉她一个故事:一只老虎脖子上挂着一个铃铛,在不能惊动老虎的情况下,怎么把铃铛解下来? 尘尘很聪明,马上就答:解铃还需系铃人! 然后她又沉默,答案显而易见,一切都在她自己手中。然而,正所谓当局者迷吧,她的父母从反对到后来对萧阳谈虎色变。尘尘的母亲说,谁都行,惟独萧阳不可以。 我很想开句玩笑问她,我呢?行吗? 想想还是忍住,让她自己去解决吧。 她离开了萧阳,还没给我时间,就选择了另一个阳光小伙子,帅气有为的年轻建筑师。我想我真的是太冷静了,我怎么就让这么好的机会溜掉了呢? 看到她决定结婚,我有些心凉。可能我已经过了冲动的年纪,会跑去A市找她,会去争取。 或许,网聊是另一个层面的亲密接触,如果不是虚无的网,尘尘不会这样毫无保留地对着我这个小土洞吐尽心事。我望着聊天记录苦笑,我其实害怕的是,她对于网上的春生君是信任熟悉的,对于网下现实中的秦暄却还是陌生的。 她结婚后,上网时间明显多了起来,这让我对她的婚姻有着无尽的猜测,也让我矛盾。不无居心地希望这场婚姻破裂,给我后悔的机会。然而,我又希望尘尘能幸福,想看到她的双眸亮若晶石的样子。 嘉林的许副总飞来商谈B市古镇开发的事,我心里一动,权衡再三,终于找着机会能见她了。我知道她是跑房产新闻的,她一定会来。 两年多的网聊,两年多没见面,她还是原来的样子吗?我居然有些不安。她已经通过文字语言刻进了我心里。 她找上嘉林许副总要他介绍时,我心里已乐开了花,正犯愁怎么自然地接近她,尘尘就送上门来了。 她变化很大,以前在论坛上的匆匆一瞥,那时她还是个浑身充满朝气的女孩子。现在看到,已经多了几分稳重,她在慢慢成熟。 她的阿阳、她的父母及她现在的丈夫,现实带给她的那种哀怨,丝毫没有表现在她脸上。这回我看得仔细了,她化着淡淡的妆,一头烫成波浪式的卷发妩媚诱人。那双眼睛闪动着精明,我想笑,也想叹息。 尘尘要独家采访,我略带推辞,她毫不却步,眼睛盯着我,脸上显出一种孩子气的霸道倔强。她工作时的状态像豹子,她与我聊天时的状态像迷途的羊羔,她爱上我时会如她爱萧阳那般温柔到极致么?我很想知道,也渴望得到。 能单独与她在一起,我巴不得独家,于是点头答应下来,心里对她说,你要独家占有我这个人都没有问题,何况是个专访。 我留出时间与她面对面,看她摆好录音笔,拿出笔记本,微抬起下巴,笑着问我:“秦总,可以开始了吗?” 我有种冲动想告诉她,春生君就是我,我就是春生君。 “秦总?”她声音高了一点。 我笑了笑,随手端起茶喝了口,慢条斯理地说:“好了,你想了解什么?” 我的潜台词是你可以八卦一点,问我的私生活都没问题。 她低头轻笑,握笔的手在笔记本上写下一行字,然后抬起头,说:“我想知道北方集团远在S省,一直是做房地产开发,为何这次决定和嘉林集团联手开发古镇?” 我很想回答她,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她。我在网上看了她对古镇的报道,知道了她对古镇的看法,我很想成全她。当然,更多的还是通过种种调研,知晓了古镇的价值。这些是我很想告诉她的,没有她的报道,我不一定会同意这次投资计划。 在同样的有利可图的情况下,我绝对是选择修桥、铺路、建房,这些投资赚钱要快捷得多。古镇有开发价值,但是回报周期要长得多。 我淡淡地从公事话的角度回答,末了我还是忍不住加了句“房地产商人也一样爱护国家的文化遗产,不仅仅只重利。” 我看到她眉梢动了动,还没露出惊诧又恢复了平静。她一直带着微笑提问,我含笑作答。突然间又想起了那个小土洞,有秘密搁在心底不能吐露,真的是件痛苦的事。 那首著名的诗里不是写着吗?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我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我几乎按捺不住心里的冲动。我不停地端杯喝茶,保持着脸上的不动声色。她再埋怨婚姻,她还是有家室的人,我只能做网上的春生君。 这个念头让我安静,神色变得疏离。在尘尘眼中,这是正常的,她没法知道我心里翻江倒海的思绪。 做完专访,我没有暴露自己,当机立断回去了,留下来对我来说只有一个结果,就是势在必得。 尘尘是我不愿伤害的人,我又缩回去继续做她的小土洞。 看着网上她的报道,我仔细从字里行间找出她对我的评价,但只是流于表面的一些话,类似于人温和、反应敏锐、对市场的洞察力强等等都让我高兴。这些表明她对秦暄有好感,这样的好感建立在我配合她采访的基础上,我也满足。时常看着她的报道,她专注的样子又浮现在眼间。 集可爱与认真在一起的女人才叫真正的美人。我仿佛静默于她的世界之外,对她和她的生活了如指掌。 她,肯定是最适合我的女人。有共同的语言,共同的爱好,关键的一点是,我愿意宠她。一个男人只有爱极了一个女人才肯主动地宠她。要让一个男人爱上是不容易的。 一年后,她下定决心离婚。她给我留言。我感谢腾讯没有出故障,感谢那条留言顺利地让我看到。 她显得异常轻松,我也是。我再不想放弃机会,决定当一回白瑞德,先把人抢到身边再说。于是,有了塞班岛之行。 她吓得差点摔倒在沙滩上。我放声大笑,浑身轻快。接下来几天收获颇丰,一旦人影叠合,我就再不愿让她产生疏离感。 我知道要她接受春生君是秦暄容易,让她接受秦暄是朋友也容易。若是要尘尘爱上我,似乎有点难。 一次刻骨铭心的恋爱,一次因性格不合而失败的婚姻,她一个人再自在,心却是缩进了壳里的蜗牛。 山不过来,我就过去。古老的名言再次鼓励了我。我去了A市,借口很简单,谈生意而已。我想我还是不够浪漫,去过几次,可尘尘像好朋友一样待我,我却不耐烦之极。 我已经错过了慢慢追求女孩子的年龄。在我看来,她已经在我心底。我想了许久,开了口,“尘尘,其实在A市,你有太多回忆。你以前说过,想去一个全新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想来S省吗?我可以帮你。” 她眼中再次露出亮光,令我失望的是,她还是婉言拒绝了。我不知道是信不过我,还是抛不下A市的一切。 如果我还是二十出头,我有足够的耐心再去等她。我三天两头飞去A市,去得越勤,心里越慌,我实在是担心尘尘不肯接受我。每次来都找足了理由,不外是请她陪我吃几顿饭,把网上的聊天变成面对面的聊天而已。我能感觉到她对我产生了依赖感,也感觉到她的犹豫不决。 她的朋友慧安生孩子,我正好在A市,我还没开口,尘尘便邀请了我,“想去看吗?刚生的宝宝呢。” 我的天,我受宠若惊。这是她第一次主动请我亮相于她的朋友面前,意味着什么?我就像自己有了宝宝一样,急着去商场买礼物。 “春生君哪,是不是你有了宝宝,也恨不得把整座玩具城搬空?”她抿着嘴取笑我。 我侧过头蹙眉想了想,答她:“如果是你的宝宝,我肯定把玩具城搬空!” 尘尘转头打量了一会儿面前琳琅满目的玩具城,叹了口气说:“那事先能不能把钱借给我,让我自己开座玩具城?我一定会很快还你的!货不愁销!” 我一怔,呵呵地笑了起来,尘尘也笑。她走过来,细心地挑玩具,还训我:“宝宝刚出生哪用得着遥控汽车,要彩色的,有好听的声音的……” 心里很感动,我喜欢她这样,像个母亲。 看完慧安,回到她住的地方。尘尘今天很开心,做了一大桌子的菜,我吃了很多。在我的记忆中,前妻都没下过厨房,除了去母亲那里,我这些年回家吃的也是保姆做的饭菜。惊奇之余,想娶她、想成家的欲望膨胀起来。吃过饭,我主动去洗碗,她就站在门口看着我,我脱口而出,“这感觉不错,是吗?” “嗯,挺自豪的,大老板给我洗碗。” “想一辈子这样吗?我不介意一辈子洗碗!” 尘尘脸红了。她低下头,不吭声。我放下手里的碗,顺手在围裙上擦了擦,走过去,很慢很慢地对她说:“嫁给我好吗?我带你走,一辈子都护着你。” 她蓦然抬起头,眼里有种疑惑,“我离过婚的……” 我看看自己,围着围裙求婚?当初向前妻求婚,我包下了整座酒店。我明白她的意思,以我的外表、我的财富,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或者,她是因为自己在我面前说过太多对萧阳的专情而变得迟疑。然而,她是三年来独一无二的、与我心灵沟通不带丝毫现实因素的尘尘。 “想想,为什么我的网名叫春生君,尘尘,我们是成年人了。我是不是真心的,你应该明白。你好好想想,我等你。就算你不同意,我还是春生君,嗯?” 她低下了头。 我回转身,把碗洗干净,解下围裙放好,温柔地告辞。 换了是二十出头,我会强悍霸道地让她非同意不可。但现在的秦暄能给她的不只是强悍霸道,还有笃定的安全感,而她最需要的就是安全感。 我回去了,心里不安,不知道她是同意还是不同意。我很好地隐藏了情绪,在网上聊天,我还是春生君,她还是零落的尘。我开始肆无忌惮地说甜言蜜语,除了提求婚的事情。 我想我有点迷恋她了,一如她依赖着与我聊天。我们每天晚上都在网上聊。很早以前我就设了QQ传音,她只要上网,手机里都会有短信提示。最初的时候是制造惊喜,现在则成了不愿放弃与她见面的每一个时间,哪怕只是对着电脑屏幕的见面。 我的助手已经习惯了,一般在我上网的时候,都不会来打扰我。有什么大事自己先行处理分类,整理好了再交给我,好在最近也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尘尘每次好奇地问我:“你怎么这么闲,怎么我随时来你都在。” “我的工作就是待在办公室听报告,就把QQ一直挂着了。”我始终还是没告诉她上线有短信提示的事。 她就这样依赖着我,习惯了什么时候上线都能看到我。 有次,我知道她上网了,耐心地隐身等她。半小时后,终于看到我要的信息:“你怎么不在呢,好烦呢。” 我大笑起来,两分钟后上线,一如既往的温柔询问:“怎么了?心情不好?” 于是她又开始把我当成她的小土洞。现在我感觉已经不是小土洞了,而是垃圾回收站。当然,是有自动检索处理功能的那种,把信息一一分类,没营养的保存,有问题的回答处理。 我相信,一座城市如果环卫局不办公,只需一天,城市就会垃圾如山。尘尘离开我,她也会受不了。 春节过了,我接到她的信息。我微笑着看向外面,杨树正翻开了嫩绿的手掌,春天的气息是生机勃勃的。我请礼仪公司把我的别墅布置得像童话里的宫殿,为了保证布置完成,接到尘尘后,盘旋到天黑才带她回去。 她奇怪地看我一眼,“搞什么啊?” “进去就知道了。” 我牵她的手,这是我第一次牵她的手,却像是我牵了千百次,感觉顺理成章,理所当然。 推门进去,客厅布置成了森林,开满了蝴蝶兰、西洋杜鹃、樱花、玫瑰、金雀花、仙客来、石斛、风信子、郁金香……从客厅顶部还吊下了一个藤萝秋千,灯光柔和地点缀着。说实话,我自己看了都觉得漂亮。 “你要当野人?”尘尘呆了片刻,喃喃地问我。 我“扑哧”一声笑了,拦腰抱起她,放在秋千上,“房子大了,还能荡秋千!” 尘尘的笑声像森林里潺潺流动的小溪,清澈明快。我适时地拿出戒指,“我重新求婚,嫁给我可好?”在这梦境般的世界里,我极有把握让她迷糊地点头。 她坐在秋千上撇撇嘴:“你居心不良!” “居心不良这词我明白是褒义,表扬我追求你的决心,无所不用其极,耗费了时间和精力……” 我还没说完,她就打断了我的话,“我想现在就看你的聊天记录,你没删吧?”529 “我们的聊天记录长达三千多页,一页未删!”我哪会删掉呢,我还打算集结成册做成书送她呢。 她跳下秋千,歪着头看我。我只好收起戒指带她去看聊天记录。 尘尘对着聊天记录,沉默了会儿,说:“你还敢说你不是居心不良,你这QQ上就我一个好友,别的人呢?怕我来看到,删去了吧?” “本来就是只为你开的QQ,当然只有你一个。” “你早就不安好心!瞧你取的网名!” “对,这肯定是有用意的,思君如百草,缭乱逐春生,我隐姓埋名三年,这草都快长满撒哈拉沙漠了!“ “你为什么不叫龙阳君?!” 我一愣,瞬间反应过来。龙阳君?断袖癖?我沉沉地看着她,是男人就决不当龙阳君!我抓住她,狠狠地吻了下去!趁她迷糊的时候把戒指戴在她手指上,她微睁了睁眼,又紧紧地闭上了,那层睫毛扫过来,我心里涌起一种幸福。 “尘尘,我爱上你了,在很久以前……” “我来之前见过阿阳了,不一样了。” 我狂喜,我当然知道会不一样,她心底的阿阳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有老婆孩子的阿阳了。“一样的也无妨,我一样爱你。” 天知道要是一样,我会不会受不了。不过,既然来了我这里,一样与不一样,结果都是一样。她一定会爱上我,只爱我。 番外二老婆儿子热炕头 “慧安!儿子叫爸爸了!”张林山兴奋地大喊起来。 慧安急急地从厨房跑出来,看到张林山正把儿子举起来扔,吓得尖叫一声:“你小心点!别摔着了!” 张林山嘿嘿笑着,抱着儿子走到慧安面前,“叫妈妈!儿子!” 儿子奶声奶气地小嘴一张,发出一声类似于“啪”的声音。 “呵呵,还是只会叫爸爸!我的乖儿子!” 慧安叹了口气,微笑不语。张林山把儿子换到左手,右手一揽慧安,“惨了,儿子,妈妈不高兴喽!” “我哪有啊!这坏小子!不稀罕,哼!” 儿子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小手粉嘟嘟地朝慧安伸了过去。慧安莞儿一笑,伸出手指让儿子拽住,“宝宝乖,妈妈要去做饭,晚一点来抱,嗯?”说着抽出手,侧过脸在儿子脸上亲了一口,转身要去厨房。 “我呢?”张林山下意识地问出口。 慧安一怔,笑笑也在他脸上亲了下。转过身时,眼里已有了水光。 有了儿子,张林山一个星期只应酬两三天,也早早地回家,这种情形让慧安想起从前就越发的心酸。 男人不是没空,是他想有没有空。 她不可避免地为自己难过。如果没有儿子,他恐怕早就不要她了吧。 如今慧安做菜的手艺已经非常好了。张林山吃得高兴,时不时地还感叹一句:“还是老婆做的饭菜香。”就为这句话和看他吃饭时狼吞虎咽的表情,慧安心甘情愿地每天都下厨。张林山和儿子的天伦之乐让她觉得幸福,虽然她心里有个空缺还在隐痛。 晚上哄儿子睡着了之后,张林山睁开了眼睛。半年了,心里的痛如潮水退却,沙滩上平滑无痕。追溯而去,海太深,月明凝结的珠泪滑落于海之深处,无迹可寻。 杜蕾是真的消失了。 消失得如此干净,仿佛从未出现在他生命里,仿佛他们从没有过激情碰撞,从没有爱过。 张林山侧过身看着慧安。生下儿子后,慧安的打扮变得普通起来,面目却越发的温婉。如果说杜蕾是飓风过境,摧毁了他心里所有的防线,热情泛滥而出,与她舞于浪尖。那么慧安就是水底的草,温柔地摇曳,缠住他,拖向更温柔的水里。 激情过后,张林山发现自己越来越依恋家。慧安仿佛一夜间成熟了,做好饭菜,指挥他为儿子前后奔忙。他很乐意听她安排,张林山看了眼慧安,心想,女人当了母亲才叫真正的女人。 看慧安喂儿子吃奶,抱着儿子轻声地哄着,他有些嫉妒。偶尔听他说说心烦的事情,慧安眼中会露出安慰的神色,这让张林山觉得惊喜,他想,男人有时也会像孩子,希望能从老婆那里得到呵护。 从前依赖着他,在他怀里撒娇的女骇把宠爱给了儿子。随时回到家里,空气里都飘散着奶香、饭菜香,满耳都是慧安和儿子逗玩的笑声。他每次站在门口,就忍不住地深深呼吸,把这些美好的味道存进心里,瞬间他又不可避免地想起杜蕾。 张林山苦笑着想,换了是杜蕾,也是一样会拥有这些的,但是她永远也不可能拥有慧安独有的温柔。 “哇!”儿子突然哭叫起来。 张林山在第一时间拉开灯,慧安也惊醒了。两人坐起身都想去抱儿子,张林山按住了慧安的肩,“你睡,我来。” 慧安半躺着,看张林山拿着奶瓶喂儿子,他嘴里嘀咕着:“儿子,你又吵醒你妈了,你真不懂事……: 儿子喝着奶,眼睛还闭着,压根儿听不见他老爸的嘀咕。慧安轻笑起来,“林山,你小时候也这样吗?” 张林山侧过头浓眉一展,“我小时候淘得很。” “知道,你小时候一天要吃八顿饭,儿子可比你好伺候。”慧安不自觉地说起张林山小时候的趣事。 “你怎么知道?” “翊中说的啊,我听得可乐!他说小时候叫你张司令来着,说白了就是一帮坏小子的头,最坏的一个。” 张林山嘿嘿笑了,放下儿子,上了床。“我小时候啊……” 他眉飞色舞地说起小时侯的趣事,不知不觉中,慧安已窝进了他身体里,沉沉地睡过去,嘴角还带着一抹盈盈笑意。张林山轻吻了下慧安的额,搂得更紧。 慧安温暖柔软的身体蜷在他怀里。借着窗外的光,张林山心里的保护欲油然而生,这一大一小是他血脉的一部分了。他爱他们,胜过自己的生命。从前的种种烦恼一扫而空,慧安和儿子给了他一种动力,张林山觉得浑身充满了劲儿,披荆斩棘再不是件痛苦难受的事情。只要能让家里的空气永远甜蜜,他再累都愿意。 这时,在张林山的心里,杜蕾的影子已深深地退到了心底再不开放的角落。他笑了笑,男人做了父亲,才真正地成熟。 他唯一遗憾的事情,是他明白,再也不可能拥有如火的爱情了。 爱过已足够。 番外三蝴蝶飞走了 长长的黑色奔驰组成的队伍缓缓地从我面前开过,车身上鲜艳的花束与粉红色气球,深深刺痛了我的心。阳光初升,不过才上午九点,已带着夏季炫目的光炙热了我的眼睛。 我宁可相信这是夏天最火辣的阳光而不是盈满眼眶的泪水让我视线模糊。 头车经过时,远远地我只看到车门夹住了一角白纱,衬着黑色的车身像只蝴蝶在风里飞。忍不住喊了一声:“尘尘——”这是我的声音吗?沙哑得像是在沙漠里行走了很多天的人,干涸得不带一丝水分,低沉得像闷声的滚雷。刚喊出口,还来不及传到两米开外,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竟然连再大声喊她一声的力气都没有。那是我的女人啊,我为什么要成全!我为什么不去争取!脚步已激动地早于思想跨出了大大的一步。我像钉子一样立在街的转角,再也迈不出第二步。 她的苦,我怎么不明白!她的为难,我怎么不明白!我的出现改变不了任何事实,只会让她暂时平静的心再掀起惊涛骇浪。 眼前闪过她优雅美丽的家,她斯文有礼的父亲,她冷淡精明的母亲,想起了家里年迈的父母、下岗的舅舅、窄小的房间…… 我可以不打牌,可以上进,可是我拿什么消除这种深若壕沟的差距?用钱,能填得平么? 脑子里反复地响起她母亲冰冷的话语,她这样就能幸福?真的能吗?如果能,我绝不后悔放弃,可是萧阳,我一再问自己,她不幸福,你拿什么去赔? 阳光沐浴了全身,我一身黑衣像什么呢?一个无法争取心爱女人的幽灵?闭上眼,关住眼里奔腾的湿意。再睁开,刚好来得及看到那只白蝴蝶飞离了视线,带着我的心,飞向另一个男人的怀抱。 我静静地站在街角,站在千尘去婚宴酒店必经的路上,任迎亲的车队从我面前开过,车轮声,喇叭声从我心口碾压过去,一片血肉模糊。 “再见千尘。”喃喃的说出这句话时,我感觉冰凉的湿意顺着脸颊滑下。 转身离开,把那篇热闹、喜庆还有我的千尘一步步远远的抛在脑后。阳光这样明媚,为何心却如同走在无垠的荒原上,眼前只有灰蒙蒙的影子?我感觉不到丝毫的热度,冬天的风在心里盘旋呼啸,那里永远都是冰山,阳光融化不了的冰雪世界。 走进公司,师兄静静地瞧着我,我冲他笑了笑。千尘不会请我,也不会请他。 “阿阳,有些东西不是永远,没有绝对和唯一……” 我知道他是想安慰我,我都明白,道理都是明白的,只不过……我尽可能地平静表达,“我想结婚,迟早是要结的,只要人好就行了,上次我们喝酒遇到的那女孩儿不错,如果她愿意的话,我就和她结婚。” “阿阳,不要意气!”师兄的眉皱着,最近他瘦了很多。 我低下头,其实他也不好过吧。“不是一起也就那么回事了,老婆,人对了就成,没什么区别了。” 我不敢看师兄的脸,不用看也知道会是心痛、难过、怜悯。 他应该明白,是谁都不重要,她们都不是我的千尘,我的千尘,已变成那只白蝴蝶飞走了。 结婚的时候,我也没有请千尘、尧雨她们。热闹而又孤独的婚礼。我站在台上正对宴会厅门口,心里情不自禁地想起田园和小麦举行的那场婚礼,越过黑压压的人群,寻找着千尘,思量着地毯的那一端走来的是她。 掌声欢呼声中,我面带微笑地牵过我的新娘。 婚后几个月我才发现,结婚并不是我想的那样简单,虽然无论是哪个女人都可以娶,但是,我居然很快有了孩子。生活拉着我一步步走上普通人的轨道,我还是忘不了千尘。 再见着千尘是在朋友的聚会上。我不看她,任她盯着我,死忍住不去看她,我唱了首歌《回头太难》,我想,回头,太难太难…… 从她结婚到离婚,然后再认识别的男人,再离开。 每一次见她,我都有种感觉,她渐行渐远。 似乎从那只蝴蝶飞离身边的时候起,她就不再是我记忆中的千尘。或者,记忆里的千尘只属于我,而现在的千尘已不再是我的了。 end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微雨红尘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