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诗歌 > 蔓蔓青萝

原标题:蔓蔓青萝

浏览次数:145 时间:2019-10-06

第57章 三月初四,璃亲王带五百铁卫由边城回到风城。只身带两名侍从入王宫奔丧。 一切都还是老样子,只多了重重叠叠雪白的灵幡飘荡在初春的凉风里。子离热泪盈眶,加快了脚步,直直走向玉龙宫。刚行到宫门,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一声悲呼从口中溢了出来,颤颤巍巍,回响在王城里。宫门内外守灵的大臣及侍从不由得又哀哀地呼嚎起来。此起彼伏。顾相李相一帮大臣低泣劝道:“四殿下节哀!” 王皇后与太子听到子离那声哭喊,不知为何心里起了一阵寒意,声音里的那股子悲痛碜得心慌,扰得思绪杂乱。太子走出宫门,三年未见的四皇弟一袭白衣哭倒在宫门台阶上。他,终于还是回来了,有讯息传来,他的一万兵马在西城门外五里驻扎,八万右冀军有调动行军迹象,他是要与自已兵刃相逼了。急步下了台阶,哽咽到:“四皇弟,你来迟了。” 子离收住悲声,对太子一礼:“皇兄……”慢慢站起身:“我见父王去。” 他慢慢抬脚往宫里行去,三年后的四皇弟军中历练出另一种气质,原来斯文有礼被铮铮杀气洗去,如果从前他是一柄华美的银刀,现在的他就是柄饮过血的军刀。太子瞧着子离挺直的背脊,举手投足间透出的大将风范,手不知不觉已紧握成拳。 子离瞧着玉棺里的宁王,栩栩如生,想起从此以后这王宫里最后一抹温暧也被带走了,泪水冰冰凉凉挥洒下来。他喃喃喊了声:“父皇!”双眼一闭,想把那张慈爱的脸关在眼睑内,似乎这一眼的凝望已把所有的父爱镌刻成永恒的画像,再睁眼,又眸血红,已不见泪。触目惊心的白幡带来了玉象山顶万年不化的寒冰,冻住了他的心,从此,心脏的每一分跳动都在冰封里挣扎,渐渐听到不碎裂的响声。 “皇兄,可以封棺了。”子离淡而无力的说道。眼睛再不肯往那边瞧上一眼。 “是。”太子一言既出,却发现不妥。继而高傲地吩咐:“封棺!七天大祭!” 宁国风俗,宁王薨后最后一位王子见上一面后便开始封棺,所有王子七天大祭,不沾油荤。七天后送入玉象山顶王墓。大祭完后的十八这日便可进行新王登基大典。 选定的宫侍缓缓合拢玉棺,咔擦一声,断绝了宁王与世事的所有牵绊。玉龙宫内外哭声震天。子离心想,这一哭是送父皇,也是为夺位之争要死去的人哭罢。封棺完毕。王皇后抹去眼泪道:“皇儿三年未回,你皇兄想念甚紧,一路风尘,早些回王府歇息,明日再入宫兄弟相会吧。” 子离对皇后行过太后礼后却没走,眼睛冷冷往刘珏身上一放:“平南王多年未见,越发神气了!” 刘珏一直沉着脸站在安清王身后,闻听此言,嘴一裂,扯出浅浅的笑容答道:“托璃亲王之福,小王已寻回相府三小姐,不日将成婚。” 子离面沉如水,淡笑道:“平南王可还记得三年前草原上的约定?本王最是佩服平南王那句强扭的瓜不甜!”说完对太子一礼:“臣弟先行回府!” 刘珏脸上已显怒意。安清王哼了一声,嘀咕道:“不懂规矩!”也跟着拂袖而去。经过李相面前时,安清王突然回过头,瞪了李相两眼:“你教出来的好女儿!哼!” 李相在百官面前被安清王喝斥,脸上阵红阵白,头埋得极低:“老王爷教训极是,老臣这就接回府严加管教!” 大臣们全低了下头。顾相气得也一甩袍袖走了。 诺大的玉象宫安静了下来。太子突道:“青萝妹妹是该回相府才是,住在安清王府惹人笑柄,成何体统。” 青蕾乖巧回答:“我看妹妹也是年少不更事,对着两个英俊风流的王爷一时迷惑,不若接了来宫里,我这个姐姐也好知其心意。总是一家人,断不能让她太伤心的。” 太子赞赏地看过一眼。王燕回叹道:“我看啊,安清王府可不太平了,不如殿下与我亲去接妹妹可好?总不能让四皇弟与平南王为了妹妹反目成仇!” 刘珏从宫里回到王府,进了松风堂,阿萝瞧见他,脸一红便低下头去,无意地翻弄手里的书。“阿萝,若是明日,明日子离与你爹同时来寻你,你跟谁走?”明明清楚,刘珏仍忍不住问她。 阿萝心想,这还用说嘛,不跟子离都得跟李相回去,抬头看了看刘珏:“跟子离呢情有可原,跟我爹呢是道理所在,总之是要走的。” 刘珏一个健步过去,把她抱住:“谁也别想带你走,哪儿都不准去!” “你笨啊,我总不能说……我,你忘啦你家老狐狸咋吩咐你的?”阿萝低低笑道。 在宫里听到子离提起三年前草原那夜,刘珏心里便明白,子离不见得是为了做戏。可是眼下还得让阿萝陪着演一出,自已成了无赖硬要强插一脚的角色,知道要把戏做足,心里就是不是滋味(下载TXT提供并整理!欢迎大家的观看!|www.xiazaitxt.com):“子离对你可是真心!” 阿萝看着他,想笑得很,他为自已吃醋的感觉真好,不禁想逗他:“是啊,子离又俊,又温柔,待我又是真心,难找啊!” 刘珏霸道地吻住她,不肯再听她讲下去。半响微喘着气:“让我瞧你俩情意绵绵,哼,我先缠绵了再说。”说完又是深情一吻。 阿萝心里叹息,热烈的回应着他,直到听到安清王轻咳一声。两人似惊了的鸟儿,蓦的分开。刘珏把阿萝往背后一藏,瞪着笑得暧昧的老爹:“青影!” “老王爷是踏着属下的身体进来的!”窗外传来青影一本正经地回答。 安清王一摆手坐下:“行啦,臭小子,说正事!明日我看我这王府热闹喽!” 阿萝悄悄探出脑袋,扯扯刘珏衣袖:“你家老狐狸逼我的!说要是不帮他,就不准我嫁给你!” 刘珏摸摸她的头:“我说了算,不理他!明日不管谁来,你就装病不出。” “反了你了!臭丫头!”阿萝公然挑拨,安清王又气又笑。 “刘珏,你瞧你老爹这么凶,要是我嫁过来,还不是个受气包?子离多好啊,从来舍不得骂我一句!”阿萝不管这些,逗逗老狐狸再说。 刘珏早反应过来了,冷哼一声道:“他再好又如何,你是我的,我对你再不好你也只能认了!” “你这个木头脑袋!我还就不嫁给你了,反正你们也想找个借口与子离反目,我就让假的变真的!”阿萝气道。 “好,好,太好了!”安清王笑咪咪地拍掌,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啊。 “好什么好?”刘珏气得很,怎么一会儿功夫,就又变脸了?“我告诉你,从现在起你一步也别想离开松风堂!” “老狐狸!你上!”阿萝开始指挥安清王对付刘珏。 “臭小子,大局,大局为重!要我说多少遍?” 刘珏气闷,一屁股坐下,怎么想怎么不自在。他慢慢坐直身体,抬头看看阿萝狡黠的笑脸,不觉也跟着笑了:“抢亲么?还是本王这样的无赖比较在行。更何况人多热闹,多风光啊!” 安清王与阿萝互望一眼,有点担心地看着刘珏。 “阿萝,其实我知道,你一开始就对子离有好感的,只是那时你小,想的是怎么离开相府,离开风城,子离恰好又赐了婚。”刘珏慢慢说道,眼睛亮起来,下巴一扬:“错过便是错过,他刘绯别想再有机会。若是从前,我或许还会放手,现在嘛,他后悔也没有用!” “你要弄明白,做主的人是我,是我不给他机会!”阿萝好笑地说道。 “你才要弄明白,现在做主的人是我,是我不让你有机会给他!”刘珏眼一瞪纠正阿萝的说法。 “哦?是么?明天我就给他机会,你瞧着一边生气凉快去吧!”阿萝神气地答道。 安清王扑哧笑出声来:“阿萝宝贝,上次你用那古怪东西蒸的酒还真够劲,陪老头子去喝一杯试试!” “好啊!”阿萝笑道。 刘珏一个闪身把她扯入怀中扣住,轻蔑道:“你现在的状态是不喜欢我是吧?我是强留着你是吧?你高高兴兴和老头子跑喝酒这戏怎么演得像呢?想气我,没门儿!青衣!送老王爷,没我的吩咐,现在真的是一只苍蝇都不准放进来!父王啊,凡事要从大局着想对不对?” 安清王浮起一个狡猾的笑容:“是啊是啊,现在还真不能陪老头子喝酒了,唉呀,羊入狼窝了,啧啧,喝酒去了。” “没事,明天我的子离哥哥就来接我了。”阿萝挣不脱他,眼睛一翻开始气刘珏。 “我家老头子刚才说什么来着?羊入狼窝,这肉鲜着呢,不吃不行!”刘珏轻笑着吻下去。 松风堂渐浓的夜色里慢慢显出两条偎依的身影。刘珏喃喃道:“我真是担心,阿萝,他会抢走你。” 第58章 “李相国携夫人到!”侍从高声报道。 李相和大夫人笑容可掬地走进安清王府。施礼坐定后,李相谦逊笑道:“小女玩劣,打扰王府多日,这个,” 安清王眼一瞪打断了他:“亲家此言差矣,若不是三年前贼子掳走阿萝,小儿早已娶过府来,如今平安回到风城,王府就是她的家,客气什么!” “是,是是,亲家待小女实在亲厚,下官感激不尽。”李相见安清王如此态度,放下一块石头。 刘珏上前一步施礼道:“阿萝身子柔弱,等她养好些,岳父再来接回相府,顺便筹措婚事可好?” 李相笑道:“平南王心意虔诚,正该如此。” “璃亲王到!”又一声唱和。 刘珏心道,来得倒真快!心念转动间,子离闲闲地走了进来:“王叔安好!相爷也在啊?” 李相头皮发麻,嘿嘿干笑两声,见安清王父子气定神闲,心想,由得你们争,谁争赢了是谁的,有老家伙在,我看戏便成。 子离转向李相谦恭一礼,惊得他从椅子上跳起来:“四殿下这可怎生使得!” “本想亲上相府提亲,既然相爷在此,平南王也在,本王就直说了吧,阿萝本王要定了!望相爷成全!” “璃亲王,你欺人太甚!”刘珏脸上寒气升腾。 “四殿下,你王叔我还没死呢!你父皇也不曾这般,敢如此藐视于我!你,你气死我了!”话刚一说完,安清王已脱下靴子对着子离扔了过去。 子离偏头一闪:“王叔!子离从小到大没了母后,王叔爱惜,瞧着子离长大,现就喜欢上这么一个女子,你成全了我好不好?” 外面“哎呀”一声,冲进一个人来,这时侍人才结结巴巴报道:“顾,顾相国到!” “好你个璃亲王!娶了我的女儿,不闻不顾就是三年啊?刚一回来就想纳妾?天琳那点不好?那点对不住你?我好好一个闺女,你,你气死老夫了!”顾相耐不住好奇,朝间传闻璃亲王不顾礼仪要抢平南王的未婚妻。今天一早去璃亲王府才知道昨晚子离到风城,竟没回王府见天琳,心头火气已是按耐不住,下定决心要来安清王府见见那个迷到两位王爷的李相之女。还没进门就听到子离开口提亲,又挨了安清王一靴子。顾相气得脸色发青,顾不得合不合礼,顺手拎起安清王的靴子就往子离身上招呼。 子离眉头一皱,闪身避开,边躲边说道:“顾相忘记教导女儿不妒了么?男人三妻四妾有何不对?我与阿萝情投意和,天琳应是支持才对!”他口中未呼岳父,却是以官职相称,意在提醒顾相注意身份。 顾相跑了两下,气血上涌,再听得此言,竟晕了过去。 安清王跳着脚跑过去,急喊:“太医!快来人!” 门外跑进几个侍从赶紧扶起顾相又是掐人中又是喂茶水。顾相这才悠悠醒转。长叹一声,靠在椅子上喘气。 李相看得傻了眼,心道,还好没把阿萝许给璃亲王,不然,得罪安清王父子不说,与顾相更是结怨深了。 刘珏心里暗笑,心想,就算是做戏,也够你吃苦头的。谁叫本王先下定呢。嘴角轻勾起一抹得色。 只又是一声唱诺:“太子殿下及太子妃娘娘驾到!” 刘珏与子离迅速对了一眼,正主儿来了! 一阵环佩叮当。太子与王燕回缓缓步入大堂。太子笑道:“王叔,今儿府上热闹啊。” 众人纷纷上前见礼。安清王穿回靴子:“太子来得正好,你这个不肖的皇弟,居然和老夫抢儿媳妇来了!岂有此理!” “王叔此言差矣,当年允之与子离在草原已有约定,若是阿萝不喜欢他,他必不强人所难!难道,平南王要食言反悔?!”说到这句话子离眼光已透出冷意。 刘珏怒极大笑:“哈哈!璃亲王真真说笑话!本王三书六礼遣人下聘,阿萝已是我王府之人,你强夺人妻,你还知不知礼义廉耻!” 两人怒目而视,一个脸色铁青,一个面寒如水。突齐齐道:“李相爷,你如何说?!” 李相暗暗叫苦,这平南王倒是下了定,可是璃亲王要是万一……可怎生回答是好?他眼角一瞟顾相:“哎哟,这头,这头痛的老毛病怎么又犯了。”大夫人忙扶住他:“老爷,你头痛得要紧不?这,这两位王爷还等你回话呢。” 王燕回面带笑容道:“四皇弟莫恼,平南王莫急,我看先扶两位相爷回府休息可好?” 得了这句话,李相与大夫人赶紧一礼急急说道:“小女就拜托老王爷照顾了!”脚底一抹油,溜了。顾相叹了口气,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难不成还真能让璃亲王不纳妾。身形萧索地施了一礼离开。 刘珏看在眼里,想起阿萝所说,心里一痛,这样的爹,难怪她这般讨厌相府!嘴上却冷笑道:“小婿定不负岳父所托!” “哼!有这样的爹,这婚事倒也作罢,阿萝必不甘愿嫁给你,娶个不喜欢你的女子有何意义!” “四皇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再怎么也是平南王下聘在前,你这般不是夺人妻子?!”太子严峻地开了口。 “皇兄!不是臣弟不遵礼法,实在是他平南王强娶豪夺!我与阿萝心心相印,他刘珏偏生要横插一脚,若非如此,阿萝岂会胆大逃婚!”子离说到此处,想起阿萝,心里不由一痛,面上神情却非假装。 “你信口雌黄!阿萝岂是你说的这般朝三暮四之人,她心里的人是我,否则怎会往临南城寻我!”刘珏倨傲答道。 “那是往边城一马平川,她若往边城而来,没出风城百里怕就被你拦回去了!没想到,你还是掳了她前往临南城,又假惺惺送回风城,还好意思说她寻你而去!” 安清王听得目瞪口呆,突叫道:“去把相府三小姐请来,这等儿媳妇,我安清王可消受不起!”老脸已气得通红。 “父王!”刘珏急叫道。 “你急什么急?怕阿萝揭穿你的谎言?!”子离睥睨着刘珏道。 刘珏一怒拔剑:“我已下聘,她注定是我的女人!你说什么都不管用!” 太子忙劝道:“这屋子里的都是一家人,青萝也算是我妹妹,都听她一言可好?” 不多时,堂外奔进一条纤细的身影。子离蓦然回头,已是痴了。他早知道,她会美丽的叫他惊叹,却不知道见着她时,这股子美丽已化作阵阵心痛,三年来每一天的思念,都描不尽她真实的模样。他知道,他不用演戏给谁看,他的心里全是她。娇憨、聪慧、活泼如阳光照散了心里的阴影。三年多了,她终于出现在他的眼前,不是画里,不是梦里,活生生地站在他眼前。 她面带张惶,眼睛一如梦中,晶莹闪烁,眉头微蹙,带着一丝委曲,就象从前每一次求他教她骑马,教她驾车,恳求的望着他。子离心里一痛,手情不自禁伸了出去:“阿萝,大哥在这儿,莫怕!” 阿萝瞧见子离不知是何滋味。他看她的瞬间,眼中爆发出神彩,略带着痛楚,隐着一丝忧虑与企盼。他是那个吹箫与她应和的子离,带她策马奔驰的子离,宠着她呵护她的子离。如果可以,她从来都不认得他多好,想起他身着红衣没入黑夜的那瞬间,心疼也席卷而来。她只有负了他,一滴泪缀上睫毛扑闪欲坠,口中轻轻唤道:“大哥!” 子离走向前,泪正落下,他伸手一接,灼热的烫进了心里,融化了冰封了心,直烫得那处柔软冒出缠缠绕绕的深情,再也不管不顾堂上众人,一把将阿萝抱进了怀里。 王燕回眼神闪烁,心里一叹,这般神色出现在璃亲王脸上,他箫声里的那抹愁原来系在李青萝身上。心思转动时,眼神已早一步望向了刘珏。 刘珏瞧着子离动情地抱了阿萝入怀,两人眉目间的神情绝不是在作假,已是气得额头青筋暴跳,一声长啸,剑便往子离刺去。 子离揽住阿萝一闪,衣衫已被削去一块。他盯着刘珏一字一句道:“这一次,我绝不放手!” 安清王心里犯疑,这是在演戏给太子看吗? 阿萝一惊,听出话中意思,却又不敢造次,心急眼泪滚落而出:“你们不要打好不好?” “阿萝,有大哥在,没人能迫得了你!”子离语气坚定。紧紧握住阿萝的手。 安清王眼睛一转:“真真是气死老子了!这样的儿媳妇我断然不要!臭小子,退亲!” 刘珏俊脸涨得通红,神情坚定:“父王,恕儿子不肖,刘珏立誓,今生只娶李青萝为妻!你,放开阿萝!”说话时剑尖指向子离,连丝抖动都没有。 “你,你这个臭小子!你,我怎么生出个你这样的儿子!” “父王,你对母亲不是一样?”刘珏头也没回,狠狠地瞪着子离。 太子与王燕回对看一眼。王燕回缓步走过去,拉过阿萝:“青萝妹妹,你说,你心中爱慕何人?姐姐与你作主便是!” 阿萝眸光转动,心下大急,这那象是演戏嘛,头一低:“我,大哥!”目光避开王燕回,盈盈看向子离。 这声小如蚊蝇,堂上众人却听得分明,子离精神一振,大笑道:“听到了么?平南王?还要继续么?” 刘珏已分不清是演戏还是真实,面色瞬间变得雪白,那种要失去她的痛楚猛的涌上心头。眼睛泛起淡淡的红雾,杀气自身上透体而出,一声清啸,乌衣骑涌上前来,太子怒道:“平南王!你怎么这般不讲道理!” 刘珏昂然道:“本王一旦下了聘,就断无毁亲一说,要我生生把自已的女人拱手让出,办不到!太子请恕珏失礼了!”他走到王燕回身边,对阿萝道:“不管你心里的人是谁,你生是我的人,死也要做我王府的鬼!”手已钳住阿萝胳膊,用力把她拉向身边。 阿萝觉得胳膊奇痛,惊叫出声:“痛!” 子离身形一动,乌衣骑将他团团围住。他望向人墙外的阿萝,仿佛刘珏生生从他身上扯下一块血肉,痛得他脸上肌肉抽搐,却已定下心来,淡淡的笑容浮了上来:“阿萝,你等我,我必接了你走!刘珏!别说我没给你机会,三月十五,西城外黄水峡谷一战,你若败于我剑下,休得再为难阿萝!你现在给我放手!你要捏断她的胳膊么?”说到后面,已是咬牙切齿,心痛之色溢于言表。 说完子离深深看了一眼阿萝,对安清王和太子一礼:“这是臣弟与平南王私人纠葛,皇兄不必再劝。”说完甩袖离开。 阿萝哇的一声哭出来。心里内疚得要死。她不是故意的,她不想看子离这么伤心,子离不是假装的,他对她的深情,她那会感觉不到。她后悔为什么要淌这趟混水。子离,那染上痛楚与难过的双眸,自已还会带给他多大的伤痛! 太子长叹一声:“妹妹不要过于伤心,若是不想留在这里,进宫散散心也好。” 刘珏已恢复神智,迅速回道:“殿下不必太担心,我绝不会让阿萝出这王府半步,璃亲王休想再见她一面。” 王燕回担忧地说:“你与四皇弟都是血亲,何若来呢。” “娘娘此言差矣,璃亲王下了战书,珏必应战!” 太子道:“王叔不必生气,想当年你不也一样……” “哼,我安清王的儿子难道抢个女人都抢不过?太子与太子妃关心,本王领了。今儿也折腾累了,早些回宫安歇吧!”安清王尤在吹胡子瞪眼。 王燕回温柔笑道:“妹妹好生保重,我看平南王待你也是一片真心,这情字,终是叫人难解啊!” 两人告辞一走。 阿萝仍忍不住在饮泣。刘珏怒吼:“是戏还是真,我都分不清了,谁出的主意!” 安清王一摸头:“今天人太多,吵晕了,青影啊,扶本王歇会儿,哎呀,头痛啊!” 堂中众人散去,刘珏气呼呼地瞧阿萝还站在那儿伤心异常,一使劲抱了她就往松风堂去。 第59章 阿萝从回到松风堂就闷闷不乐,刘珏站在窗边也是心烦意乱。谁都瞧得出子离眼中那份认真,刘珏想,要不是先王有旨,老头人下令倾力相助,没淮真的要为阿萝打上一架了。想起刚才的事情,他就想骂子离,他妈的也太不是东西了,这样相助,还把阿萝推至危险之中,他居然认了真的想要阿萝。就不怕惹急了真帮太子去了?还有阿萝,想到这儿他回头,阿萝坐在椅子上还郁闷着,泪痕未干,冲口吼道:“还哭!当真了是吧?” 阿萝吓了一跳,她也正为子离方才的样子烦恼。坐着回想与子离在一起的零零总总,从相识到相熟到子离新婚之夜的表白。想了半天觉得自已没给过子离什么希望与承诺,也没表现出有爱上子离的迹象。被刘珏一吼,实在委曲得很:“哭又怎么了?有个这么优秀的男人对我情深一片,感动很正常!” 这句话无疑火上浇油。刘珏两步跨到她面前,瞪着她:“你,你,你怎么是这样的女人!” “怎样的女人?朝三暮四,朝秦暮楚?我是人,人有心的,能不感动?他待我情深一片,我就一点感觉都没有才好?”阿萝声音里带着气。她只是感动一下,想想子离终会明白这是在帮他设的一个局,他的痴心终究是要落空。想起往日的情分心疼他而已。值得这般大呼小叫似是她真的红杏出了墙一样。 “好,他待你情深一片,你感动,那我呢?我对你的心你扔都宁河里去了?”刘珏醋劲大发,一句话出口心中酸楚异常。 阿萝望着他,那双眸子里染上的伤痛这么重,愣了一下,跳起来抱住了刘珏。这是阿萝第一次主动抱他,他的心跳得很快,他的胸膛坚实有力。阿萝把脸埋着,双手抱得很紧,似乎这样拥住他才能压迫住胸口那抹心痛不再扩散。她轻声道:“我喜欢你。” 阿萝扑进怀里的瞬间,刘珏惊呆。双手垂着全身僵硬。耳中只听到心跳声,一下又一下,在胸腔里喘气,想喊出一声什么来。听到她翠鸟一般清丽的声音。打了个寒战。猛的把阿萝推开。 踉跄退后几步,阿萝望向刘珏,他愣愣地瞧着她。他是不信她么?眼睛一红,阿萝紧咬住嘴唇不让自已哭出来。头一低就往外跑。 刘珏反应过来,猿臂一伸,搂住了她的细腰,阿萝一声惊呼,已被他压在睡榻上。刘珏俯身上前,吻似狂风暴雨般,不给她半点喘息的机会,由不得她去配合,势如破竹占据了她所有的思想,终于风弱雨歇,阿萝才得以猛吸一口空气,双手撑住他的胸微微喘气,刘珏邪魅一笑,拉开她的双手,在她还没喊出来时又吻住了她。三番几次,阿萝的唇已红肿起来。他终于满足的把头靠在她的颈窝里笑了。 醒了醒神,阿萝没好气地侧头看去:“起来!猪一样沉!” “不!就不!” “信不信一脚踹你下去!” “你腿还动得了么?” 阿萝暗骂一声无赖,手慢慢放到刘珏腰间,一吸气,使劲一挠,刘珏痒得惊跳起来:“你,你……” “呵呵,挠你痒痒总怕了吧!”阿萝一计得逞,得意的娇笑出声。 刘珏忍不住笑了:“这种招术你也使得出来?”温柔把她脸上散落的发丝抿到耳后,“阿萝,你刚才对我说的话再说一次好不好?” “挠你痒痒?” “不是这句,你抱着我时说的。” “我饿了。” “什么?” “早上起来现在早过午时了,我还没吃东西,我饿了。” 刘珏一听,自已好象也饿了,高声呼道:“思画,爷饿了!” 外面思画笑答道:“都热过两回了,没敢打挠少爷。” 阿萝听了脸红得吓人。推开刘珏,抿抿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刘珏低低地笑出声来,追问道:“再说一次,嗯?” “忘了,吃饭!”—— 东宫里太子喜道:“我瞧四皇弟是走火入魔了,他对青萝倒真的有情!” 王燕回不冷不热地回道:“有情又如何?” “夺妻之恨,当众侮辱,平南王肯定不会站在他那一边!” 王燕回想起子离见了阿萝情不自禁的样子,叹了口气道:“边城八万人马有调动行军迹象,你觉得四皇弟不会来争这个王位?” “我早瞧出他会与我一争了!这次回来他对我的态度和从前判若两人。” “这就是了,这当口,他会与安清王父子为敌?”王燕回答道。 太子想了会儿,有些迷惑:“但今日王府中两人真的不是在演戏!” 王燕回慢慢从榻上起来,看外面枝头上爆出的新芽,飘扬的素白灵幡也挡不住春的来袭,属于春天的绿色终会在冷清的白色天地里找到自已开枝散叶日趋繁茂的空间。子离便是那抹春色,终于开始以强势的姿态来争取他的空间和地位了。她轻轻笑了:“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四皇弟胸有成竹,待你的态度开始转变,也不畏安清王父子的势力。二是他们已经联手。无论是那一种,对我们都无好处。前者防不胜防,不知其深浅,后者兵力与我们旗鼓相当,而风城却早已在平南王控制之中。” “我与东宫谋士们商议过了,如你所说这两种可能,前者我们断定不了四皇弟手中的筹码,而后者若安清王父子与之联手,则是硬碰硬的仗。成者为王败者寇,取不了巧的。”太子说道,“当然,所有的谋士都希望能让安清王父子效力于我,这样局势大好。所以,我今日见了那一幕,虽说有怀疑,但不象演戏,无论如何也不肯轻易放弃掉安清王父子的支持!” “是啊,能得安清王父子支持,这场王位之争胜算就大了。只是,总不能尽信。” 太子皱眉道:“要信要凭借却不能全信,这可怎生处置为好?” 王燕回沉稳答道:“父亲已定好计划,尽换宫中侍卫,平南王控制住风城,却控制不了王宫,有个万一,王宫就是最后的防线。这事已交由成侍郎亲自布置。王宫久攻不下,宁国必将大乱,这样一来,布置在各地的兵马也会一分为二,支持你的,支持四皇弟的,胶结在一起,鹿死谁手,就各凭本事了。”她眼中那分迷茫之色慢慢被坚韧狠绝替代:“三月十五,如果四皇子与平南王真的一战就是一网打尽的机会,如果他们两家联手,就是设了个局,不管是那一种,我都要他们出不了黄水峡谷。” 太子沉思一会儿:“你别忘了平南王的十五万南路大军候在南门外,我们抢先动手,就给了他们发兵的借口,离登基大典只有三日之期,这个时候灭了四皇弟与平南王,朝中众臣谁会心服?” “殿下忘了,要出兵自然是我隐藏在黑山森林的两万北路军。军中并无此军建制,查无实处,战败都与东宫与我王家无关。”王燕回脸上露出自傲的神情:“况且,能与四皇弟、平南王一战,也是燕回之幸事!” 青蕾走到殿门处,宫侍入内报与太子及王燕回。王燕回对太子笑道:“李良娣对殿下情深意重,殿下可不要负了她。”折身回到榻上靠着,笑嘻嘻地等着青蕾。 太子目光闪烁:“其实能得燕回、青蕾真心,鉴心满意足。” 青蕾娉婷进来,行礼站在一边:“不知姐姐唤青蕾前来何事?” “蕾儿有所不知……”太子细细把今日在王府所见一一说给她听,叹了口气道:“正和燕回商量,怎么才能化解。” 青蕾听得连声惊叹:“阿萝怎么惹下这么大的麻烦!父亲怎生说的?” “李相连呼头痛,安清王府又不放青萝回家,唉!” “殿下的意思是?”青蕾乖巧地问道。 王燕回懒懒答道:“我看啊,最好把青萝接进宫来,等登基大典一过,殿下亲赐绣楼,抛绣球招亲算了。” 青蕾扑哧一笑:“姐姐真是有趣,没准儿啊两位王爷会打起来把绣楼都拆了。” “可不是么?今日不是殿下在,那两位就差点要把安清王拆了。我看青萝妹妹十足不想留在王府,又坳不过平南王强势。回家又得听李相罗嗦,倒真不如进宫逗逗芯儿玩更开心。”王燕回脸上带着笑容,眼睛盯着青蕾,冷得似冰。 青蕾一哆嗦,勉强笑了:“姐姐与殿下这般为阿萝考虑是她的福气,芯儿自见过阿萝一面后成天问我她的天仙姨娘几时再来看她。我想阿萝也会想念芯儿的。” 王燕回笑得如沐春风:“妹妹可要想得周全,那个平南王整个的就是醋坛子,对了,三月十五他还要和四皇弟决斗呢。” 青蕾笑了:“有两位王爷这样待她,她也不枉了。”眼神不禁偷偷瞧向太子。见他尚在沉思中,心里一叹,笑容不改:“青蕾先行告退,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芯儿去。” 第60章 风城西三巷成府中,青菲正缝着一件婴儿衣。成思悦推门进来,青菲抬头温柔瞧了他一眼,又低头纳线:“相公今天回来好早,还有几针,等我!” 成思悦走过去坐在她面前,眼也不眨地瞧着她。青菲快做母亲了,还是这般娇美。他轻轻伸手过去抚上微微隆起的腹部,再有五个月,他就要做父亲了:“今日感觉可还好?” 青菲脸上飞过一丝红晕,黑眸流转,娇憨笑道:“嗯,挺好的。”说完低头咬断针线,把小衣裳一展:“好看么?” “好,菲儿做的,以后儿子穿上不知多俊!” 青菲嘴一嘟:“就是你总是忙,常常好几日不归家,以后还这样,宝宝都不识得爹了。” 成思悦柔声道:“等忙过登基大典,我答应一定好好陪着你们母子俩。” 青菲满足地倚在他怀里,家里的事她已有耳闻。大姐青蕾与她从小更亲,她明白青蕾的苦处,而小妹青萝虽不亲近,她对她却也没有什么恶意,太子夜宴,因为大姐,也因为成思悦她做了伪证,心里时时不安,好在没出什么事,倒也过了。大姐在宫中看似得宠,却万般无奈,小妹青萝得两位王爷相争,只有自已,自嫁入成府,足不出户,与成思悦呤诗做对,过得却甚是幸福。 “菲儿,你可知道,我从小就是孤儿,能有今天,能有个家,心里感慨自不同常人。你是相府是千金,跟着我苦了你了。”成思悦叹道。 “相公胡说什么,不论相公做什么,菲儿都会支持,跟着你,现在又有了宝宝,从前在相府倒不如现在这般自在。菲儿很知足。” 成思悦笑了:“我知道,不管做什么,只要是为我好,叫你提刀杀人,你都会的。” 青菲一惊,伸手去捂他的嘴:“说什么呢,吓着孩子。” 成思悦扶起她:“我扶你走走,多走路有好处。” 小小的庭院内几枝迎春开得艳丽。成思悦轻轻折下一朵小心地插进她的鬓旁:“菲儿真美,快做母亲了,每次瞧见你都觉得你一日美过一日。” “我们家三姐妹中,大姐才是最美的。”青菲笑道。 “我看你家要说相貌,应该是青萝最美。”成思悦不置可否。 “哦?我倒是三年多没见到阿萝了,她比大姐还漂亮?”青菲惊问道。 成思悦笑了:“的确如此,不过,我独爱我的菲儿罢了。”他顿了顿,眼睛深深地望着青菲,扑的笑了:“因为我的菲儿为了我,连道理良心都可以不要呢。” 青菲知道他在说太子夜宴一事,不觉又恼又悔:“你还拿那事笑我?” 成思悦轻轻地抱她入怀:“当时我便知事有蹊跷,但是菲儿,能为我泯灭了良心说假话,在我眼中却是难得的一心人。从那时起,我就打定主意真的要娶了你了。” 青菲不禁面上一红,啐道:“那有这种喜欢人的道理!” “我与别人不同,菲儿,你是我妻子,只待我一心一意,这已经足够了。”成思悦认真说道,迟疑了下接着道:“菲儿,这些日子局势紧张,我要你答应我,不得出门半步,不论是谁,那怕是你娘亲亲来接你,你也不可离府!” 他脸色凝重地看着青菲,认真无比。青菲笑笑:“我明白,相公你要做什么尽管去,我知道现在离登基大典越近,局势越紧张。” 成思悦眼中精光闪动:“千万不要入宫,不论你大姐如何求你,都不要去,宫里危险得很。不要淌进这趟混水,更不要因为我而做任何事,只要你们母子平安,我就无后顾之忧。” 青菲点点头,突道:“相公,有这般紧急么?你平时再忙,几日不回家,也不曾见你这样严肃过。” “人总是有弱点的,现在我的弱点就是你们母子。”成思悦低低说道,“我已安排人手暗中保护你,万一有什么变故,会接了你走,记住,除非来人亮出与你身上相同的玉佩,不要相信他。就算是你爹来接,也不理不睬。” 青菲忍不住跟着紧张起来:“你会有危险么?相公?我好怕!” 成思悦沉声道:“我的菲儿是爽朗的女子,就算我有个万一,你为了孩子也要坚强活下去,听明白了么?” 青菲眼睛一红,成思悦轻叹一声:“不会的,这世上能要你相公命的人少着呢。”意气风发,神采飞扬,看得青菲一呆,强大的安全感油然而生。 按照王太尉的部署,成思悦开始着手调换安插人手入宫。与之对应的是一帮忠心四皇子的大臣也往禁军里布置耳目。 三月初十夜,顾相打着看望女儿的旗号大摇大摆进了璃亲王府,子离忙得不可开交,风城里的情报汇总,边城兵马调动。顾相来时,他正在看黄水峡谷的地形图。 “岳父大人!”子离深鞠一躬。淡定地扶顾相坐下:“安清王府一事气坏岳父了。” “唉,男人三妻四妾也是正常,更何况你以后……”顾相叹了口气不想再提那件事,说起来是自已气晕了头,都忘记子离身份了。 子离正言道:“岳父误会了,那是与王叔定下的计谋,不管太子信与不信,也是迷惑他的伎俩。以后不管怎样,天琳始终是我的结发妻子。我会好好待她的。” “那个老狐狸,连我也瞒!“嘴里骂着,顾相脸上却乐开了花,长舒一口气:“有安清王相助,这事就好办多了。这份名册是宫中我们的人。你收好“ 子离郑重接过:“我与平南王苦思如何在黄水峡谷一战,岳父可有高见?” “怎么?是打给东宫看吗?” 子离沉思良久道:“王叔身经百战,他的意思是,这是计中计,我们设局,却也要防着东宫将计就计。只是一直传闻王燕回谋略过人,行军布阵样样精通,王太尉曾言道,有此一女,当抵十万精兵,不知她的手法如何。” “天翔长期呆在南军,曾言道当时与南军陆军统领闲聊兵法时说起过,燕回小姐不管怎么布阵,总爱留支奇兵出其不意,凡事喜留后着,而往往这一后着才是最后的精兵。”顾相想了想答道。 “岳父所言与王叔平南王猜测相同,这是黄水峡谷,北面是玉象山余脉,草原藏兵不易,要想伏兵于峡谷之上也甚难,肯定有我们的人马守候,所以只有从山这边杀往峡谷,而这种办法很笨,因为高处是我们的人,居高临下,对方来人必败无疑。守住峡谷入口也容易,难的是如何引敌入谷。” 窗户外一声轻笑:“暗夜求见。” 子离有些恼火,每次这个暗夜都来无影去无踪,沉声道:“请进!” 暗夜自窗外飞身进来,对顾相一抱拳,并不开口,直接从怀中取出一物放在书案上,低声道:“主子交待的布阵图。”再对子离抱拳施礼,跃窗而出。 顾相惊道:“安清王府乌衣骑?怎么从来不知道还有这等人物?” 子离笑笑:“王叔甚是信任于他,我对他也是惺惺相惜。”说着打开布阵图,吸了口气,喜道:“真是妙计!王叔好本事!不由子离不佩服。” 顾相侧身看过,抚着花白的胡须呵呵笑道:“若是计成,此一役后,东宫再无能力与你相争了。老狐狸就是老狐狸。” 子离烧掉布阵图,转身又是一礼:“如此王宫之内,三月十五全靠岳父与一般大臣了。不必担心天琳,我的五百铁卫全留于王府之中,王叔会亲自坐镇风城,控制城内局势。” 顾相走后,子离推开窗户,夜风送来隐隐的琴声,哀怨中带着温柔,回风城后,他只见过天琳两次,也总是独宿在书房,她,子离轻叹一声,默默关上窗,琴声被隔绝在窗外,渐弱不闻。 他拿出边城带来的酒,慢慢地饮下。屏弃了一切杂念。他告诉自已。当下要紧之事不在于儿女情长。然而那张绝美的脸不受控制地浮现在眼前,眸子流光溢彩,婉转生动。他猛的仰头喝下整瓶酒,脑袋终于有些迷糊。他露出淡淡的笑容,可以入睡了。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蔓蔓青萝

关键词:

上一篇:蔓蔓青萝www.4155.vip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