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诗歌 > 蔓蔓青萝

原标题:蔓蔓青萝

浏览次数:67 时间:2019-10-06

第17章 刘珏回到家气得在树林里召集了一群属下陪他练功。出手如风,下手丝毫不留情,打趴下一群人手都酸了才停了下来。也不看众人回到松风堂看着墙上挂的那幅画像生气。 刘英小心翼翼地瞅着小王爷铁青的脸,不知道向来喜怒不动于形的他怎么发这么大的脾气。讨好地问了一句:“主上,找着那小女孩想怎么报仇?” 刘珏一听火蹭地又冒了起来,睥睨着刘英冷笑:“李相的三小姐,未来太子侧妃的小妹,与四皇子关系非浅之人,你觉得呢?” 刘英越听越觉得烫手,难怪敢把小王爷打晕了。还不能明着下手,看来主上就为这事心烦。听到与四皇子关系非浅不觉多了句嘴:“四殿下不是赐婚要娶顾相千金吗?” 刘珏在桃花宴上听罢顾天琳一曲对这个兰心慧质的女孩子深有好感,中秋宴见顾天琳舞姿翩翩已暗暗心仪,当时临时有事走开没来得及听李青蕾抚琴,事后听闻太子被一曲秋水打动他并不以为意。中秋宴上见二女不分轩辕,一心想找顾天琳,因差阳错却遇到了打晕他的小丫头。他每日对着画像端详,丝毫没有察觉那双剔透晶莹的眸子早已深印在脑海里。如今顾天琳被赐婚给四皇子,他怎么会不气恼? 刘英见小王爷怔怔看往墙上画像,他知道画的是顾府千金,不由得一个巴掌扇在自已脸上,悔恨地告罪:“属下乱说话,该死!” 刘珏主意已定,淡淡道:“罢了,备贴,我要拜访李相。” 李相见刘珏上门,心下暗自揣度。安清王战功赫赫,长年领兵驻扎在西部边塞。王府上下交给这个小王爷打理得井井有条。 朝廷以太子为尊,却很有一部份人拥护四皇人。太子是现任皇后嫡子。四皇子却是已故皇后的嫡子。宁王对故皇后情深一片,碍于立嗣立长和现皇后王家的势力立了刘鉴,心里却是极疼这个四皇子的。自已全力支持太子,王太尉女入主东宫,四皇子明显势弱,而宁王则迅速将顾相独女赐婚给了四皇子。 帝心难测,宁王如果有意大行后四皇子继承王位,安清王的意见就举足轻重了。只有他领兵才能压住皇后外戚助四皇子登基。此时刘珏造访,安的又是什么心呢? 阿萝刚从外面回来,就听到上房传话,李老爹要她前往。阿萝不知道是什么事,走到厅堂规规矩矩行了礼。她早看到刘珏坐在一边笑得像只狐狸就知道他找茬来了。装作不认识没看到低头顺目站着。 李相呵呵一笑:“阿萝,小王爷在中秋宴上见过你吹笛。赞笛声悠扬功力不凡,极为仰慕,小王爷也是弄笛高手,想邀你今日晚宴,月下吹笛切磋。你去吧。” 满口胡言!阿萝心里暗骂着,口中极温柔地答道:“容阿萝回去收拾一下。”行了礼匆匆告退。 李相与刘珏相视一笑。 待到出了相府,阿萝撩开轿帘对刘珏道:“你要带我去哪儿?”(下载TXT提供并整理!欢迎大家的观看!|www.xiazaitxt.com) 刘珏骑在马上奇怪的说道:“晚宴,吹笛切磋啊。” 阿萝气闷,那有这么简单的事。 轿子抬得晃晃悠悠,阿萝被颠得胸口阵阵恶心,深吸一口气慢慢吐出,闭上眼想象火锅,香辣鱼,麻婆豆腐,酸辣粉……一切有滋有味的东西,然后又开始想和子离合作开的酒楼每天宾客满堂,银子似水一般流进口袋,想象书本上写的各国风情,自已怎么带着七夫人小玉游山玩水。尽量转移注意力。然而轿子就跟走不到头似的。阿萝大喊道:“停轿,停下!我要吐!” 轿子一停下,阿萝走到一边狂吐。刘珏骑在马上怒道:“还要走大半时辰才到用膳的地方呢,你们怎么抬轿的?”。他故意让轿夫颠着绕道走,就等着看阿萝出糗求饶。 阿萝吐完心里舒服了好多。抬眼看刘珏神色。脸上对着轿夫发火,眼底却有一抹得意,知道他是成心的。听说还要坐一小时,阿萝发了狠,你想看我晕轿,就让你看个够,大不了一路吐给你看就是了。 阿萝平静地坐进轿子:“走吧,误了小王爷晚膳可不得了。” 刘珏一怔,看到轿夫们脸上均露出不忍,气得一打马跑了起来:“都宁河边流香画舫见。” 刘珏一走,轿子突然就平稳了,两刻钟不到就出了南门来到了都宁河边。 都宁河宽三十余丈,涛涛向东而去,河岸边晚风吹来,天边几许烟霞隐隐带紫,阿萝不由想起烟光凝而暮山紫,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诗句。在现代没有污染的河流只有在山里才能看见清波荡漾。想游遍这异世界的心更切了。 河岸一侧分散停泊着十来艘画舫。暮霭中已点起了缤纷的灯笼。流香画舫有三层楼,雕梁画栋,陈设精美。侍女引阿萝上了最顶层,刘珏负手站立在珠帘背后内间的镂花窗户边上。 阿萝看看四周,外间设有锦凳几案,悬挂着名人字画。摆有各色繁花,珠帘后摆着一张大圆桌,旁边还有睡榻,圈椅。空间宽敞。窗户打开,河风吹进来,一室凉爽。 刘珏衣袂飘飘,几络发丝飞舞,半边侧脸线条分明,极是英俊。她想,最好是能解释。阿萝隔着珠帘开口道:“那日宁王颁旨来家中,实在不是有心爽约。还是想说声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刘珏转过头端起一杯茶,没喝,慢慢把玩着茶杯,突笑道:“知道我今天去府上是为了何事?” 阿萝说:“其实我本来今日想去你府上找你解释的。上次在桃花宴是我不对,不该打晕你。只是第一次出府,好不容易看到那么美的景致,偏生被你打挠,心里不舒服,再说一声对不起。” 刘珏见阿萝态度诚恳不禁笑道:“那次的事就算了,不过呢,你抢了我的银子……” 阿萝脸上一红,低下头回答:“我还给你。” 刘珏心想,那点银子我还不放在心上,阿萝一再道歉,他本来不应该再有与阿萝计较的心思,可就是觉得那里不对:“说声对不起就完了?” 阿萝想,我都道歉了,还要怎样?开口问刘珏:“那你想怎样?” 刘珏一噎,是啊,我想怎样?想起阿萝与刘绯甚是亲热,不知那来的无名火,道:“你与四皇子这般交好,我能怎样?” 阿萝一愣:“那个四皇子?”突的明白,刘珏说的是子离?便问道:“子离?陈子离?是刘绯?” “你真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看你俩认识已非一日,千风楼掌柜道你亲手下厨为他做菜,这般亲密!” 阿萝急急问他:“他说他叫陈子离啊,四皇子不是叫刘绯?” 刘珏冷冷一笑:“故皇后姓陈,子离是他表字,陈子离就是刘绯,刘绯就是陈子离,你唤他子离,能让你如此称呼,显见已是关系不一般。” 阿萝张张口,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她初见子离也用了假名,子离不欲人知晓身份,从母姓倒底还是真名。没有什么大不了。认了个四皇子当大哥,也没什么不好。自已不认为是相府千金,别人听了不也以为身份多金贵。 刘珏话语一转不再提子离,笑道:“听闻三小姐笛艺超群,能吹奏一曲?” 阿萝拂开珠帘进去,走到几前,自已倒了杯茶喝下:“饿了,先吃东西,你是真要听曲,还是想约出来整我?” 刘珏出言叽讽:“你看你这样子,那象相府千金,大家闺秀?” 阿萝瞪他一眼道:“你用轿子颠了我一个多时辰,胃吐空了,又渴又饿。那有闲情有力气吹笛?” 刘珏呵呵笑着拍了拍手。侍女鱼鱼贯而入,一会儿功夫端上各种菜肴。阿萝想,这里的菜会是什么味道呢。对刘珏说:“开动了?”说完举起筷子开吃。觉得味道很好,但是几样素菜却是不行,这才明白,风城菜肴色香味浓,却于素菜做得不精致,难怪千风楼一盘白水豆腐都能用三绝来形容。心里暗想,在风城怕是只能做素菜取胜了。筷子下处全是大鱼大肉。看得刘珏直皱眉:“你在相府没吃过肉?” 阿萝吃得高兴随口说道:“平时都是棠园小厨房做,大都是小菜,我好多年没吃过这么好的东西了。” 刘珏心里侧然:“李相竟清廉至此?” 阿萝笑道:“我那美貌娘长得漂亮却不受宠,在棠园只能说平淡渡日。” 刘珏冷嘲热讽:“那你还这么嚣张?一个庶出的不受宠的女子见了似小王这般人物更应该殷勤才对,哦,对了,如你待四皇子一般。” 阿萝大怒。强忍着怒气慢慢放下筷子道:“晚宴吃过,不知道小王爷是否听了笛曲就送小女子回家?” 刘珏见阿萝神色平静,一双眼睛在灯光照耀下流光宛转,把流海挡住的半张小脸衬得极为生动,却又看不透她心中所想。他主意早已拿定,把玩着酒杯道:“外间方是献艺之所。”言语之间已将阿萝视作当舫间女乐。 阿萝想,换个古代闺秀听了刘珏的话没准儿会受辱投河!就算不死也会怒目而视斥责于他!离桌走到外间,找了张几凳坐下,心想你越是气我,我越是要高兴,横笛在手吹出一支《喜洋洋》来。 第18章 河上明月朗朗,花舫上香气微吐,有河风轻揉,如此美景当以悠扬之声相衬,阿萝一曲《喜洋洋》节奏欢快。刘珏听了半分情趣也无。瞥见阿萝的眼睛笑成了两弯月牙儿,小脑袋跟着曲声晃来晃去,不由得啼笑皆非。暗道这丫头明里没生气,暗底里却小招术众多。听完一曲,没等阿萝开口便道:“听说你大姐以一曲《秋水》得太子欢心,李家世代书香,能否也抚琴一曲呢?临河望月,就《秋月》吧!” 阿萝想起替青蕾抚琴一事便道:“我不会抚琴,李家三女每人各学一样技艺,我只会吹笛。” 她越是不会,刘珏越是想为难她,眼珠一转为难地说:“小王就只想听琴,本来心情已经大好,只等你抚完一曲以后就前账了清,再不找你麻烦,你却说不会,这怎生是好?” 随便他怎么说,阿萝牢记要会弹琴以后必会埋下祸端,只摇头。刘珏见说不动她,对外间侍女道:“取琴来!” 刘珏坐在矮几旁,双手一伸,一缕琴音飞泄而出,弹的正是《佩兰》。阿萝见他也是常抚琴之人,琴曲娴熟,想起这是顾相千金于桃花宴上所弹的曲子。看刘珏弹得甚是专注,心想,原来他恼四皇子是心上人被赐了婚。忍不住开口道:“这是皇帝赐婚,说不定子离很早就看上了顾家小姐,谁叫你下手晚了!” 刘珏把手往琴弦上一放,“蹭宁”一声,琴声嘎然而止:“刘绯与顾家小姐倒是天造地设的一双,相配得很呢。” 阿萝想了想笑道:“是啊,我也觉得他们很配呢,一个抚琴一个吹箫,夫唱妇随,好过某些人独自叹息的强。” 刘珏却也不恼:“刘绯怕是连顾家小姐的琴都没听过吧,桃花宴他没去,错过了。” 阿萝端起一杯茶,慢慢品味:“现在没听过不要紧,以后听到了会更惊喜!他二人郎才女貌,如你所说,当真般配!” 刘珏奇道:“以后刘绯有了顾天琳,还有心思放你心身上?想再让他成日陪着你出府吃饭怕是难了。” 阿萝一怔,又释然,子离娶顾天琳要等到太子大婚之后,那是明年春天的事了。在这半年时间银子赚够就行。 刘珏以为说中阿萝心事,看她如此在意刘绯,冷冷道:“你学会这曲《佩兰》,我便不再为难于你。” 阿萝眨眨眼睛:“其实你若想听有*****这首曲子,相信这花舫上也是有会的,何苦非要我弹给你听?再说我又不会弹琴,这曲子太难,学不会。” 刘珏道:“不会就学着弹会,你今日不会,我明日还来府中接你出来,你那日会了便罢。” 阿萝瞪他:“你怎么这么不讲理?人家不会岂能强着要学?学着了你心上*****曲,就能似她弹给你听一般?” 刘珏道:“顾家小姐弹给我听,我当洗耳恭听,她不弹我听过一曲已如天簌,再听不听已无关要紧,你要我不找你的茬就弹了我听便罢。” 阿萝突然想到,好歹自已还是个相府千金,也不是平常人家女子,刘珏真的敢这么放肆?她笑咪咪地喝了口茶,评道:“这茶味清香,回味悠长,看汤色黄亮澄明,好茶!”绝口不提弹琴之事。一皱眉似想起了什么道:“看月影上移,时辰已经不早,若是有人认出,这李相府的三小姐深夜流连在外,你说,我爹会不会气的吐血,找皇上理论要治你之罪呢?” 刘珏见她左思右想竟想出了这么一招,低低轻笑起来:“是啊,你爹官居右丞相要是听到坊间传闻家中幼女与一男人花舫相处到月至中天,他会不会气的吐血呢?世代书香啊,一世英名啊,就这样由你败坏了门风?啧啧,他怎么办呢?当然要去找皇上了。” 刘珏露出坏坏一笑,走到阿萝身后,伸着脖子在她耳边轻笑着:“找皇上,赶紧赐婚吧!早点把这个不肖女嫁了,当然,小王是极负责任之人,与三小姐孤男寡女深夜相处,怎容无知小儿败坏三小姐名声呢?三小姐还没及芨呢,这般误人终身之事,小王可是做不出来的。” 阿萝听到脖子上鸡皮小粒子颗颗爆开的声音。她强压着心里的恐惧,对刘珏说:“弹就弹,可是,我那有这么快就学会了,总得给我时间吧。” 刘珏见她妥协,心情大好,呵呵直笑:“没问题,小王有的时间,出府之时令尊还殷殷道,一定要尽兴而归。看现在离月到中天至少还有两个时辰,以三小姐的悟性,不说学得有模有样,成曲应该没有大碍!” 阿萝一嘟嘴:“我不识琴,连音在那儿都不知道。你送我回去,改日我学好了再弹给你听就是。” 刘珏看她小嘴一翘,心里乐翻了天,走到琴旁:“来,小王亲自授琴于你。” 阿萝很认真的撑着下巴看他,一会儿问这个音,一会问那个调,见他极是耐心,就越发问得勤快。转瞬一个时辰就过了。阿萝问得累了,刘珏教得累了。刘珏问她:“会儿么?” 阿萝摇摇头。刘珏气得琴一扔:“你怎么这么笨啊?” 阿萝委曲地望着他:“小王爷,你再教一遍吧!” 刘珏耐着性子又细细把宫商角徵羽音准音调勾弹抹滑手式指法讲了一遍。阿萝听得昏昏欲睡。强打精神听他唠叨。末了刘珏又问:“这下会了?” 阿萝刚想摇头,嘴一张竟打了个哈欠。忙用手挡住嘴。眼睛在刘珏脸上一转。他已冷了脸:“闹了半天是消遣我来着?” 阿萝一惊,睡着全无,直冲他摆手:“小王爷,我确实于琴半分感觉也无。我能记得几个音,我马上弹给你听,曲子是说啥也不会的了。” 刘珏半信半疑:“你会吹笛,怎么不会抚琴?风城闺秀十人有九人会琴且琴技不错,你真是个特例?” 阿萝开始编故事:“据说小时候抓周,大姐一把抓住琴不放,二姐一把抓住笔不放,我就抓了笛子。后来二姐擅长书法也去学琴,怎生也及不上大姐,我就更不用说,对琴就是一窃不通!” 刘珏道:“算啦,扫兴!” 阿萝压住开心望着刘珏道:“可以回府了么?我困了。” 刘珏没好气地说:“走吧,回去。” 阿萝又道:“以后记得两清了,没有仇了,我也不欠你了。” 刘珏嘴角浮起一丝邪魅的笑容:“我怎么会和你有仇呢?我是如此小气之人?” 阿萝马屁赶紧拍:“小王爷风度翩翩,潇洒之极且才学渊博,世家风范,怎么会是小气之人。” 刘珏哦了一声突问道:“我与四皇子那个风度更翩翩,那个更潇洒,那个才学更好呢?” 阿萝一怔马上答道:“各有千秋,嘿嘿,我个人认为,你更胜一筹。”心想,这下够了吧? 刘珏又是一笑:“能得三小姐抬爱,我定不负三小姐。” 阿萝见他说得奇奇怪怪,似有深意,又听不出来。只得与他下楼。 走到二楼楼梯处,有琴声传出,刘珏驻足呤听,阿萝也跟着听,刘珏突然瞟到阿萝眉头稍一皱便展开。面色恢复正常,不禁大奇,这时更是琴声出错之处。刘珏暗想,可能是偶然吧。不知怎的,这个相府三小姐除了道歉,之后说的话他一句也不信,又找不出什么漏洞。到底是那里不对呢。 阿萝回到相府马上去李相处报道。李相笑咪咪地看着她,样子慈爱极了:“阿萝,今日与小王爷相处可好?” 阿萝中规中矩回答:“在流香画航用膳,然后吹了一曲笛,小王爷没说什么。” 李相呵呵笑道:“小王爷风流倜傥,家世显赫,实乃好人选啊,阿萝,多与小王爷走动。” 阿萝突然想,能不能就正正当当地出府呢?便试探道:“小王爷相约明日,阿萝可以去吗?” 李相惊喜:“去,怎么不去,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去。” 阿萝微笑道:“知道了,阿萝先回棠园了。” 可以大方出府,就免了不在府中时露马脚。这个机会还得谢谢小王爷了。阿萝回去时轻笑出声。 刘珏回到王府,怔怔地看墙上的画像。他要阿萝学弹《佩兰》真的是已经忘不了顾天琳了吗?阿萝那双眸子嵌在顾天琳脸上似乎越来越灵活。刘珏躺在长椅上看着那双眼睛,手指轻轻敲打扶手,倒底是那里不对劲儿呢?半刻唤来刘英:“速去查明李相府中情况,我要这位相府三小姐的全部情报。还有,从明日起,找人盯着她。她会些功夫,小心点。” 第19章 阿萝大摇大摆地带着小玉出府。有了第一回,就有第N回,她与子离的酒楼顺利开张。阿萝教会了厨子她会的系列素菜做法。酒楼取名为素心斋。只设了七八个雅间,排队订座已排到两周之后。 家里开始忙着为青蕾嫁给太子忙得热火朝天,刚开始出府李相还要询问阿萝与刘珏往来之事,阿萝小心应答,不露端倪。李相要忙政务,操心青蕾,渐渐问得少了。 刘珏似乎消失了似的,没有露面。阿萝成天沉浸在银子带来的快乐中。与子离空了就去学骑马。日子变得逍遥起来。 子离不知阿萝已知晓身份只字不提,阿萝也不问。子离常常看着阿萝出了府就象只快乐的小鸟忍不住就想多宠她一些。觉得与阿萝在一起心情奇好。有什么烦心事,与阿萝一起往往能一扫而空。就象有天阿萝终于能够策马狂奔,一张脸跑得红通通的,笑意盈盈道:“大哥,感觉就象是飞起来的感觉。自由!” 子离笑道:“飞起来会是什么感觉呢?你飞过吗?” 阿萝想起以前坐无动力滑翔机的感觉,对子离形容道:“是那种在空中俯瞰大地,觉得心境一宽的感觉。” 子离道:“人怎么可能在空中飞呢?” 阿萝想了想叫子离的随从做了一只很大的纸鸢,对子离道:“大哥,我策马放起纸鸢,你试试用轻功站在上面试试。” 等到子离双足一点站在纸鸢上时,纸鸢往下沉了沉,被阿萝的马带着疾飞,鼓起的风力加上子离的轻功,这一刻子离真的感觉到了阿萝说的那种飞的感觉。只可惜一会儿就不行了。子离却深深记在了心里。 阿萝知道很多故事,她有次对子离说道:“有一个人他向天神抱怨负担太重,太累,太苦。天神就许诺说只要他不回头,就跟在他身后陪着他走,走一段路,以后就再也不会苦,不会累。那个人就真的再不回头一直往前走,走过了高山,走过了平原,走过了大海,他越走越顺,越走越轻松。就对天神说,你为什么不能陪我走一生呢?有你在我走了这么远,却越来越轻松。” 子离笑道:“那是天神施了法,看他走得累帮他把身体变轻了。” 阿萝笑咪咪地看着子离道:“天神啊就让他回头看,他此时正走过海滩,回头一瞧,海滩上只有他一个人的脚印。天神就说,我其实根本就没陪着你走。你的神在你自已心中。意思是每个人都对自已的行为负责,战胜自已就战胜了一切。” 子离深深地看着阿萝。良久才用阿萝听不到的声音低叹:“你就是我心中的那个神明。” 转眼半年时间已过。青蕾虽是太子侧妃,因为太子宠爱,却也嫁得风风光光。出嫁那天阿萝头回看到古时太子娶妃的场面,当然不是青蕾,而是王燕回。阿萝咋舌,人多力量大啊。绵延几里的队伍,这就是古代的三军仪仗队? 她带着小玉靠在酒楼二楼看热闹。刘珏突然出现了:“许久不见,听说你学会骑马了?过得开心得很?” 阿萝扯开笑容:“是啊,你要是不出现,我会更开心。” 刘珏压低嗓子道:“太子大婚之后四皇子也会大婚了哦。” 阿萝哦了一声也压低嗓子道:“太子大婚之后,顾相千金也要出阁了哦。” 刘珏一愣,露出笑容:“咱俩不是两个伤心人?一起喝喜酒去?” 阿萝不屑:“你不会借酒装疯丢人现眼吧?” 刘珏微笑:“你要是酒入愁肠我可以搂着你哭。” 阿萝骂:“登徒子!” 刘珏一笑:“什么意思?” “不要脸的同意词!” “我怎会不要脸呢?我最多和你在一起把脸揣怀里罢了。”说完刘珏大笑着离去。 太子大婚完后一月,子离用箫声约出阿萝,带着她骑马直出西门,两人跑了一会儿停下。阿萝跳下马惊叹道:“没想到四月的草原竟开满了花。这里的草原怎么都开的是紫色的花?” 子离含笑道:“这种花叫北星兰,四月开放,能开到六月末。” 阿萝看着连到天边的草原,对子离说:“要是有帐篷,晚上在草原上露营烧肉看星星多好啊。” 子离笑道:“这有何难?让人准备就是。” 阿萝为难道:“晚上我可不能出来。被那个爹发现可不得了。” 子离眨眨眼睛:“你早早睡下,再偷偷出来?我来接你便是。” 阿萝觉得子离太伟大了,高兴得合不扰嘴。子离瞧着阿萝道:“阿萝,你今年秋天就满十四了是吧?我觉得你又长高一头呢。” 阿萝用手比了比,还真是,头顶都及子离的肩了。觉得可能还会长,长大了真好。一蹦一跳地告诉子离要准备那些东西,要什么调料。子离一一答应下来。 这天晚上,阿萝等到大家睡下,把门反锁,悄悄从窗子跳出,轻手轻脚出了院子。子离已悄然候在了竹林里,带着阿萝跃出了院墙。 城门早已关闭。子离东穿七弯,不知从哪儿竟钻出了城。他对阿萝笑笑:“宁国太古老,总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恰巧我知道这么一条秘道。” 两人上了马飞驰在草原上,头顶上星星闪如碎钻,月色分外明亮,天上竟一丝儿云彩也没有。跑了一段路,看到火光。 子离的随从准备好了一切,等到两人到来便默默消失在黑暗中。 阿萝围着火堆烤东西,往灰里埋土豆。烤好一串子离吃一串。阿萝笑他:“你这么饿啊?” 子离笑道:“递给我不吃,岂非太不懂礼?” 阿萝哭笑不得,只得命令他拿着。烤得差不多了两人你一串我一串地边吃边聊天。子离问阿萝:“如果你知道我是宁国皇子你还会不会与我来往?” 阿萝道:“我不是已经和你来往了这么久吗?大哥?还是叫你刘绯?” 子离笑道:“你早就知道?” “是啊,刘珏告诉我的。” “那为何不来问我?” 阿萝蹲着刨土豆:“好烫,快接!”扔了一个给刘绯,自已用手把土豆甩来甩去:“我早就说过了啊,你愿意告诉我自然会说,不愿意我问来干嘛。” 子离慢慢剥开土豆的皮递给阿萝,接过她手上的继续剥:“那你早知道顾天琳赐婚于我?” 阿萝边吃边说:“是啊,我知道。” 子离道:“你觉得顾天琳如何?” “美丽,骄傲,聪明,很好,我对她印象很好。” “你们怎么认识呢?” 阿萝吃得很舒服,躺下看星星:“她在桃花宴上弹了一曲《佩兰》,选曲和弹奏都是一流,以琴传意,震晕了好多人,至今还有她的FANS呢。哦,就是爱慕者。” “可是为何太子选了令姐而没选她呢?” 阿萝语塞,子离继续说:“据传言道令姐一曲《秋水》技压全场,琴声逍遥胸襟开阔,志向高远。气度不凡。” 阿萝忙点头称是。子离又道:“然我去东宫,见着令姐,太子高兴令她抚琴一曲,琴艺虽不凡,却不见得如传言一般。” 阿萝只好解释:“可能姐姐嫁给太子之后,一心只想做好妻子本份,不如待字闺中之时。” 子离喃喃道:“阿萝,你喜欢顾家小姐是么?” “是啊,我当时还叫她天琳姐姐呢。” 子离笑道:“那么阿萝,你想嫁个什么样的男子呢?” 阿萝想起了河东狮吼,也想起了憨夫成龙,想起了从前看过的太多爱情故事。笑道:“不知道。我以前没恋爱过。” 看着天上的星星,阿萝对子离道:“认得你我真幸运,我以为在这里我不会认识什么好男人的。” 子离眼睛慢慢亮了,阿萝说:“你的眼睛好亮,象天上的星星一样,大哥,你是个帅哥呢。” 子离往天上看:“小时候,我母后也掌抱我看星星,说子离的眼睛象星星一样闪亮。小时候,我很淘气,大哥很疼我……” 阿萝慢慢听子离说往事,听着听着就睡着了。子离瞧着她看入了神,拉过毯子裹住她,让阿萝头躺在他腿上。子离抬头看看满天的繁星。心想,要是能一直这样不理朝事的过日子该有多好。 就在阿萝与子离跃出相府出城而去的时候。刘珏在王府已得知此事。今日不同往昔,他觉得不安和急燥。一想到阿萝和四皇子在草原上过夜,心里竟难受异常。在松风堂内看了会画像出神,唤来刘英道:“召集玄组,赤组,我要出城。” 第20章 刘英听小王爷要召集玄组,赤组,心里一惊。眼神偷过扫过主上的脸,竟隐隐带着萧杀之意。深夜出城,就为了相府家三小姐与四皇子草原相会? 安清王手握重兵,王府里乌衣骑是先帝赐旨组建的死士,只听王府号令,除了安清王,只有小王爷能够调动,平时都不知道人隐藏在哪时。乌衣骑共六组,就算护卫当今宁王登基也不过动用五组,今夜竟召集两组人马。刘英神情不由自主地开始紧张。 半个时辰之后,王府松风堂前已悄然无息多出了百十条黑影。清一色黑巾蒙面,玄组身着暗青软甲,赤组着降红劲装。黑暗中不仔细瞧,似乎都与夜色融在了一起。 只听刘珏冷冷道:“小王今晚要去草原狩猎,玄组跟随,赤组接应。” 面前黑压压百十号人齐刷刷单膝跪下,低声喝答:“遵令”。 从聚合到出府乌衣骑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动静,马蹄全包了布,飞驰过大街到了南城门。守城门的军士被刘英拍醒,睁眼一瞧,吓得脚一软就坐在了地上。不知道这群人什么时候出现的。 刘珏没有多话,手一扬亮出了赤龙令。这是先皇去世时御赐给安清王府的令牌,只待在朝廷动荡持此令者有生杀大权,可直接接管风城城防。没想到刘珏今晚为了出府竟动用了此令。 军士一见赤龙令想都没想就打开了城门。一行人打马往草原而去,在月光下象片乌云在地上飘动。 军士瞧着又揉了揉眼睛。听到马队最后一个人冷冷道:“你一觉睡到了天亮,现在是在梦游。”军士木木的点点头,瞧那片乌云飘远了,赶紧关上城门。缩回门房内用被子盖着头发着抖睡觉。 乌衣骑离开风城五里之后,刘珏手一挥,赤组众人分成几组离开大队消失在草原中。玄组死士紧紧跟着刘珏往前奔驰。直到隐约看到远处有星点火光,刘珏打马更急。只听到“嗖”的一声弦响,刘英马鞭一卷,却是只无头箭。前方草从一动,站出数十条人影。月光下瞧得分明,正是四皇子府上打扮。 一人上前低声道:“来的可是安清王府乌衣骑?” 刘英喝道:“大胆,竟敢阻小王爷前行!” 那人对刘珏一施礼,并不买账:“小王爷安好,我家主公正在赏景休息,请小王爷绕道而行。” 刘英怒道:“岂有此理,我家小王爷深夜出城狩猎,尔辈怎敢出言不逊?” 王府众侍卫刷的抽出配刀。大有说不好就打一架的架式。 刘珏突然笑了:“四殿下在此本不该打挠,既然这么巧遇上了,不如与四殿下一同赏景。”他抬头看看夜空:“今晚的星空多美啊!你们留下吧。人多煞了风景。” 刘英急道:“主上!” 刘珏瞟了他一眼。刘英无奈退下答道:“属下在此守候。” 刘珏骑着马缓缓前行,王府侍卫面面相觑。一人道:“小王爷慢行,卑职前往通报。”身形一动往火光处而去。 子离瞧着阿萝香甜的睡容。感觉人来,他早已感觉到地面有蹄声带来的轻微震动,想了想,伸手拂过阿萝睡穴,把她抱进了帐篷中安置好。站在帐篷前,听侍卫通报刘珏率乌衣骑夜入草原,单骑前来。 子离慢慢走到火堆旁坐下。漫不经心地往火里加柴。蹄声在身后止住,刘珏朗笑道:“殿下真是好兴致,如此会享受。”言语间也走到火堆旁坐下,并抛来一个酒囊道:“父王从边城捎回的酒,饮之如火,又痛快淋漓!” 子离脸上似笑非笑,接过饮下一大口抛还给刘珏:“小王爷怎么有这么偏僻的嗜好,爱在夜间狩猎?” 刘珏仰头也喝下一大口笑道:“那是四殿下没有享受过夜间狞猎的乐趣。要知道,夜间只看猎物眼睛狩猎委实比白日瞧得实在了更刺激!” 子离淡淡问道:“今晚小王爷看到猎物的眼睛了吗?” 刘珏眼神似乎往帐篷里瞟了瞟,笑道:“猎物都怕了小王的箭矢,闭着眼睡了。” 子离轻轻勾起一抹笑:“既然都睡了,看来小王爷今夜要无功而返了。” 刘珏霍地站起身,伸伸懒腰笑道:“小王向来不空手而回,唤醒了就是。”说着抬脚便向帐篷方向走去。子离身形一动,已挡在帐前:“小王爷自去草原狩猎,本王不送。” 刘珏脸冷了下来:“小王看到一双眼睛在帐内闪烁,乱窜着扰乱殿下寝帐可是不妙,待小王捉她出来!”蓦的一掌朝帐篷扫去。 子离手一挥挡下这掌,笑道:“本王帐中之事就不劳小王爷费神了!” 刘珏冷笑:“殿下何不满足一下小王的好奇心呢?”两人身形飘动,竟动起手来。烈烈掌风相激下,只听“轰”的一声,帐篷往下一塌。子离一惊,抢入账中抱出了被毯子卷盖住的阿萝。 刘珏停下手:“真是抱歉,原来四殿下星夜草原会知已,小王倒是鲁莽了。” 子离脸色已经很不好看,淡淡说道:“那里那里,小王爷如是还有雅兴,不妨再喝喝酒,阿萝睡得香甜,倒没有挠到她。” 刘珏眼睛扫过阿萝的睡脸。已知她被点了穴,尚在梦中。退后两步,坐在火堆边上喝酒。 几个王府侍从不知从哪里冒出来,飞快地收拾好倒塌的帐篷离开。空寂的草原上只留着巨大的火堆噼里啪啦的燃烧。子离轻轻把阿萝放在毛毡,动作轻而温柔。 刘珏突然出声道:“四殿下真是好福气,再过两月就将迎娶到风城双绝之一的顾相千金。” 子离还是浅笑着:“的确好福气,到时还请小王爷前来观礼。” 刘珏呵呵笑道,眼睛看向阿萝:“四殿下难不成欲享齐人之福?” 子离微笑道:“娥黄女英,也乏一段佳话,怎么,小王爷近来也有成家打算?” 刘珏嘿嘿一笑:“四殿下似乎还不知情,小王年前已向李相提亲,李相欣然同意,只待幼女及芨便上门迎娶。” 笑容凝固在子离脸上,他沉默会儿展开笑容道:“看来不止本王一人向李相提亲,一女不嫁二夫,这李相难不成想脚踩两条船?” 刘珏盯着子离的脸,见他坦荡荡地与自已对视,看不出半点心虚,一时之间竟有些分辨不出是真是假。素闻李相狡猾城府极深,难道他嫁了一个女儿给太子,还想再嫁一个给四皇子?将来不论谁登基,他都坐收渔利?刘珏心思转动,脸上笑容未变:“这可怎生办才好?四殿下?难不成要我们两人一决高下?那传出去可真真难堪呢。” 子离听出刘珏意思,难堪的当然会是顾相,女儿还未嫁,自已就又向李相求亲。顾相老脸往哪儿放?再说,顾天琳乃宁王赐婚。这样一来也是不给宁王面子。子离淡淡道:“阿萝及芨还有一年多时间,由阿萝决定吧。”说罢眼神突得变得锐利,眼风扫过刘珏的脸:“本王不欲有任何强她之事出现。” 刘珏见好就收,朗声大笑道:“小王也非不识趣之人,强扭的瓜不甜!当然,四殿下若是与顾小姐伉俪情深改了主意。别忘了知会小王一声。”刘珏站起身跳上马,看着天边隐现的晨曦喃喃道:“这里的风景的确美丽。”正待驱马离开。 子离突然说道:“听闻小王爷松风楼里一直悬挂顾小姐画像,是否因此与本王相争?” 刘珏一怔。子离又道:“若是如此,本王劝你就不要再打阿萝主意了。” 刘珏冷笑道:“你待阿萝不过如此,你即疼她,难道让她委曲妾室?”再不接话,用力一挟马腹,马长嘶一声往来时方向飞驰而去。 子离愣住,负手看着天边一点点亮起来,一丝橙色慢慢染红天际。不由得轻叹一声。 他招了招手,侍从牵过马来。子离抱起阿萝上马入城。风从耳边吹过,四月的清晨草原还有着凉意。阿萝双颊带着粉红色,还在梦中。子离用力搂紧她,这软软的身躯上传来阵阵温热,让他感觉怀中不再空虚。 跃入相府,子离拍醒阿萝:“到府中了,回去吧。” 阿萝揉揉眼睛:“大哥,我都睡着了,没陪着你。” 子离温柔笑道:“以后大哥再带你去看更美的风景。时辰不早了,赶紧回去。” 阿萝看着子离,心里很快乐,子离待她真的好。她朝子离挥挥手:“大哥,再见!”回头跑着出了竹林。 小玉已经起来看她从外面走进来便道:“我推门见房门紧闭,还以为你没起呢。” 阿萝伸伸手笑道:“我早去竹林练功了。”捏捏小玉的脸道:“帮我准备洗脸水吧,我还没洗呢。” 小玉走开后,阿萝左右瞧瞧,又从窗户里翻进去,打开了房门。她坐在镜子前。想起刺激的夜行和美丽的草原星夜。觉得如果没有李相相逼,没有古代的乱七八糟的规矩,一直能自由生活在这片美丽的国土上也是件舒服的事情。事情总是两全。这里也不是现代,由不得她想干嘛就干嘛。能有一次轻松就算一次吧。谁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阿萝用过早点,等七夫人上房请安回来,对七夫人道:“娘,我们现在银子足够了,我们跑了吧?” 七夫人对阿萝笑笑:“三儿,我们怎么走?现在没有万全之策不能轻举妄动的,不然我们能走多远?” 阿萝也笑:“我知道,我只太想离开。你放心,没有准备好,不会露丝毫端倪的。现在银子有了,至少还有一年多时间,够我们策划好路线,做好一切安排的。” 七夫人欣慰地笑了。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蔓蔓青萝

关键词:

上一篇:蔓蔓青萝

下一篇:伊丽莎白【www.4155.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