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 > 诗歌 > 一个女人的命运

原标题:一个女人的命运

浏览次数:100 时间:2020-01-28

1990年的春天,豫东平原上,万物复苏,到处都焕发出勃勃生机。大早上东子家的院子里却传出一个女人哭天喊地的哀嚎。邻居们顾不得抹把脸就朝东子家涌去。冬春两季是豫东平原上最闲适的季节,所有的农事都做完了,就等着小麦长到初夏收割呢。平日里闲的发慌,就盼着东家西家生出点事由。这样几个老娘们在一起说话的时候有又有嚼头了。跑在最前头的是号称小喇叭的何婶,四十多岁,整天东家西家的乱串,村里的头条新闻几乎都是由她发布的。她兴奋的脸上泛红光对后面的人说:“走,看看去大早上的嚎啥呢?”
  一拨人到了东子家都惊呆了,东子的媳妇巧巧哭的像个泪人样,东子却睡到床上停止了呼吸,他们三岁的女儿在一旁若无其事的玩耍。
  “咋回事呢?一觉醒来人就没了,难不成又出现了现代版的潘金莲?”人多嘴杂大家议论纷纷。
  东子的几个哥们一脸正气的对东子的媳妇巧巧说:“别嚎了,快说东子是怎么死的?说不出个因果看我们不把你送进派出所!”
  巧巧急了:“你们怀疑我害了我老公吗,我疯了咋的,我们家上有老下有小,东子没了我们怎么活呀!”
  “那你倒是说这东子昨天晚上活蹦乱跳的,和我们在一起打麻将喝酒呢,今天怎么就死了呢?”东子的几个哥们义愤填膺的说。
  “我终于知道我们家东子是怎么死的了,原因都在你们这儿呢,我昨天晚上一直给东子留门,等他回来,我们家妞也睡着了,我熬不过,看看表已经十一点半了,就迷迷糊糊睡着了,可能我睡得太沉了,东子什么时候回来的我也不知道,天明醒来,我推了推他,才发现他没了气息。”巧巧悲愤的说。
  东子的几个哥们立即惊慌的说:“你千万不要血口喷人,我们在一块儿玩,一块儿喝酒我们怎么没事?这中间不定有啥事呢?”
  “谁不知道东子喝酒不知道深浅,谁一劝他,他就不知道姓啥了!你们几个合着伙的耍他。”
  东子的哥们说:“无凭无据的不要乱说话,这要经法医鉴定了才知道结果。”
  “鉴定就鉴定,东子是我男人我得为他主持公道,不能让他死的不明不白!”巧巧话音刚落,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婆疾步过去,一个耳光扇的巧巧眼冒金星。
  “我让你鉴定!我让你鉴定!你光顾你自己睡的舒服,自己的男人啥时候死的都不知道,你还有脸提鉴定,你想让我儿子死了死了也不得安宁,还要给他开膛破肚,你真是个狠毒的女人!”说过扑在儿子身上乖呀,儿呀的嚎啕大哭。
  东子的几个哥们互相使了使眼色,偷偷的溜走了。那个时候的农村人们的法制观念还很淡薄,换成现在他们在一块喝酒的几个哥们,谁不掏几万块钱,赔偿给死者家属也不行。
  扑在东子身上哭的老太婆是东子的妈,巧巧的婆婆,一个要强的女人,东子的爸五十多岁在工地上干活的时候从脚手架上掉下来摔死了,包工头赔了两万块钱。那时候东子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这些钱就用来给东子操办婚事了。说起来巧巧的娘家也不远和东子家隔了不足十里地。巧巧的父母在巧巧很小的时候就没了,一个大她十岁的哥哥可以说代替了父母,抚养他,照顾他,最后又给她挑选了一个还算不错的婆家。结了婚夫妻恩爱,次年添了一个可爱的丫头。因为从小没有父母巧巧对东子的妈是全心全意的好,俗话说“两好搁一好”东子的妈自然也不把巧巧当外人。她就一个闺女一个儿,现在有了儿媳等于又多了一个闺女。东子的妈隔三差五的就到闺女家小住几天。听说东子出事了就急急慌慌的朝家赶,闺女送孩子上学去了,她都没顾得跟闺女言语一声。
  不大一会儿,东子的姐姐娟子扒开人群进来了,唯一的弟弟死了自然心疼,哭的地动山摇的。人死不能复生,这道理都懂。伤心归伤心死者的后事还得处理。东子就一个闺女才三岁,什么也不懂,东子的死东子妈和东子姐都过不了心里这一关,她们认定责任在巧巧,就硬逼着巧巧披麻戴孝,巧巧更难过,对东子的死也心存内疚,穿啥戴啥像个木头人似的由他们摆布。送葬的队伍像条雪色长龙,缓缓的向田野里行去,那时候的农村还没开始实行火化政策,一抔黄土掩埋了一口乌黑油亮的棺材,结束了东子短暂的一生!   

本文由www.4155.vip-mg娱乐登录地址发布于诗歌,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个女人的命运

关键词:

上一篇:大海的儿子

下一篇:没有了